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从起点回到原点
    ,!

    虚天宗主殿问虚殿是整个虚天宗的权力中心,也是对外展示万年大宗门底蕴的地方,整个问虚殿建造的恢宏大气,暖玉为阶,烟曜石为柱,养神木为梁。

    不说殿中其它灵木,灵矿石,单单一项养神木便体现了虚天宗的实力。

    养神木,被修士公认的十大神木之一,有滋养神识的功效,将养神木制成香囊,经常佩戴在身上,能让神识在不知不觉间有所增长,其功效虽不及七弦杀来得明显,但在绝大多数修士认为神识是天生,后天无法修炼的修真界来说,那怕是只能增长一点点的神识,都是无价之宝,而且自上古大战之后,养神木早已在天远大陆灭绝,要不是虚天宗底蕴深厚,这一屋子的养神木早被抢光光了。

    大殿正中央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俊美男子正端坐在一把剑形木制成的太师椅上,虽面带微笑,却让人有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这就是高阶修士对低阶修士天然存在的压力,顾轻羽低着头,做着乖宝宝状,从这人的气场和所坐的位置判断,这人有可能是虚天宗的掌门玉昆真君。

    果然她耳中听到带他们进来的金丹真人上前一不行礼道:“掌门师叔。”

    然后又听到余下五人齐声道:“参见掌门太师祖。”

    “见过真君。”这情景,顾轻羽自然是跟在他们身后行礼。

    “呵!居然还有一个散修。”玉昆真君浅笑一声道:“后山出了什么事,你们说说罢。”

    “是。”林师兄上前一步。将问虚山后山外围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当然这其中略去了他们所得的宝物。

    虚天宗没有要求弟子必须将所得机缘上缴宗门的强制宗规,建宗万年来,除了宗门要求每位弟子完成相应的宗门任务外,他们崇尚的是散养模式,宗门里不许私斗,但允许在演武场斗法切磋,若有恩怨,亦可在演武场解决。

    宗门每十年进行一次小比,按照成绩给予相应的奖励,更有外门弟子大放异彩者被金丹真人,或元婴真君破格收为亲传弟子,这样的事,每十年或多或少都会上演一次。

    宗门鼓励弟子出门历练,所得机缘归弟子所有,若有自愿上缴宗门者,宗门则按照上缴机缘的大小给予相应贡献点。

    有了贡献点,才能进虚天宗的藏经阁挑选功法,有能贡献点,可以和宗门换取一些坊市难于寻觅到的天材地宝,也可以换取丹药符菉,灵器等等。

    所以贡献点是好东西,但难得,大部分弟子都是靠完成宗门任务得到贡献点。

    这样的修炼环境就造成了宗门上万弟子人人刻苦修炼,敢于争先的修炼氛围,造就了虚天宗万年不衰的宗门巨擎。

    若能在这样的修炼环境里修炼,人多虽难免有些磕磕绊绊,但终究是能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说多宝楼。可惜这里有女主女配。

    顾轻羽低着头光顾着胡思乱想,却没有看到玉昆真君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浓:这小女娃倒是挺有意思,第一次站在问虚殿中非但不害怕,还敢在元婴真君面前胡思乱想,这胆够大。

    “掌门太师祖,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林师兄的汇报已接近尾声。

    “嗯!这件事不必对任何人提起。”玉昆真人吩咐道,那个地方他自会派人去查探,在结果出来之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是。”五人又齐声答道。

    玉昆真君又勉励他们几句,才让他们退出问虚殿。

    对着殿中剩下的小丫头,玉昆真君弯弯了唇道:“火木双灵根,十三岁,炼气七层,资质不错,可惜丹田和经脉受过重伤,在没有痊愈的情况下强行动用灵力,致使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若再来一次,你的经脉和丹田也就废了。”

    玉昆真君的话不徐不急,听得顾轻羽却是冷汗直冒,废了?啥意思?

    “就是一年之内若再妄动灵气御敌,终生修为止步于炼气七层,再难有所寸进。”玉昆真君仿佛知道顾轻羽在想什么,好心的补充解释道。

    啊!顾轻羽的脸色顿时煞白,她是散修啊!不能动用灵气御敌,那跟杀了她有什么两样。

    玉昆真君的心情却大好,胆敢在问虚殿中无视他的存在,这回知道害怕了吧!

    “真君前辈,除了不能妄动灵气斗法外,我这伤还需注意些什么?”

    “咳。”玉昆真君差点被自已的口水呛到,这小丫头怎么不按常理出牌,这个时候她不该是求他帮她疗伤,顺便收留她吗?怎么反倒把他当成医修了,还拿清澈无辜的眼睛瞪他。

    一旁的金丹真人也挑眉,这小丫头知不知道这里是虚天宗问虚殿,这是他们的元婴真君掌门,她还得了问虚山后山的机缘,她就不怕虚天宗杀人夺宝吗!

    顾轻羽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今日所得在炼气期修士眼中的确是宝物,但在元婴真君眼里恐怕也只能算是珍贵而以,若一个大宗门贪婪至此,这个宗门离灭亡不远,所以顾轻羽也在赌虚天宗不会做杀人夺宝这种下三滥的事。

    矮!算了,不跟个小丫头计较。玉昆真君咳嗽一声道:“你可愿成为我虚天宗弟子?”

    啥?顾轻羽眨眨眼,她没听错吧,原来兜兜转转贼老天要的就是让她从起点回到原点。

    “怎么?我虚天宗太小容不下你。”玉昆真君有点生气,不就是有点眼缘,她还不愿意,他可是元婴真君。

    他一生气,元婴真君的威压释放出了一点点。

    顾轻羽扑通一声就摔倒在地:“没有,弟子只是高兴傻了。”

    而她心里的话却是:贼老天,走着瞧。

    “嗯!”得了顾轻羽这句话,玉昆真君满意的点点头,对着门口的筑基弟子道:“子轩,带她去执事堂登记为主峰杂役。”

    “是,师尊。”门口的慕容子轩应声而入。

    玉昆真君又抛了个储物袋给顾轻羽道:“一年内养好伤,六年后宗门小比你必须入前十。”

    “为啥?”顾轻羽有点蒙圈。

    “因为你是本座破格录入宗门的,所以你必须要给宗门上下的弟子作个表率。”

    这啥跟啥,我还不想入虚天宗呢!不过这话顾轻羽没胆说,乖乖的跟着慕容子轩离开问虚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