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遭雷劈
    ,!

    整个甬道被两壁无数的荧光石照亮,有点刺眼。这是被强行拉进来的顾微羽,对这条甬道的第一印象。

    不过修士并不只有眼睛才能看见东西,顾微羽一入甬道,神识便外放了出去。

    那些在顾轻羽眼里只能拼凑出的几何图案的荧光石,在丹阵双修的顾微羽眼里却成了一根根精美的线条,组成了一座五行平衡阵。

    五行平衡阵由五行虫为阵眼,因阵中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气都处在相互衍生,又相互克制的平衡状态中,整个阵中便形成了一个混沌的小世界。但凡有一点点灵气异常,都能触动阵法,引起五行虫的攻击。

    修士要想顺利通过此阵,只有两个方法,一:象她一样是五行平衡的混元灵根,大大摇大摆的走过此阵,但混元灵根万年难出其一,整个天远大陆恐怕就她一位。二:暴力闯阵,边杀便闯,就看你灵气能支撑你多久。

    顾微羽的神识扫过甬道地面,那里积了厚厚一层五行虫的尸体,因该有人闯过了此阵,难怪这些五行虫都醒着,此刻它们轻轻蠕动着身体欢迎她的到来。

    这些五行虫因生长在混沌之中,从出生到死亡的一千时间里,一直都是二阶的修为,但其胜在数量多,繁衍能力强,整个种群即便死剩最后一条,都能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恢复至种群最初的数量。

    顾微羽抓了几条五行虫送进空间至宝中,这些五行虫斗法时没有多大作用,但让它们看守洞府却是不错的选择。

    做完这些,她不再停留,足尖一点地,人已掠过甬道,停在三个洞口前,她略微犹豫了一下,便选择中间一个洞穴钻了进去,她能感觉到这这洞穴里呼唤她的声音更为急切。

    …………

    顾轻羽靠在山岩上长长的呼了口气,等着生长在岩石上的三枚朱果成熟的间隙,她给满身血污的自已使了个清洁术,让破破烂烂的自已看上去不那么狼狈。

    她的衣服都是凡人穿的普通衣服,在与一窝赤火蟒的缠斗中,被撕成了布条,此刻正一条一条的挂在身上。而这一身布条是她进洞以来的第三套衣服,前两套也是在与妖兽斗法中被撕烂后扔掉了,她的储物袋里如今还有两套衣服,但她不知道还有多少妖兽等着她,所以在这套衣服还没完全丧失遮体功能的时候,她暂时还不打算换下来。

    将地上一窝赤火蟒的尸体收进储物袋,这一窝赤火蟒,两条为三阶,其中一条隐隐有突破三阶的迹象,三条为两阶,余下都是一阶的赤火蟒,所以顾轻羽猜测它们可能是一家子,她进入蛇窝的时候,这一大家子围绕着一株长着三枚朱果的灵植或远或近的盘着。

    顾轻羽三年伙计生涯学到最多的便是辨认灵草灵果,所以她一眼就认出这是角冬果,是疗伤圣药塑脉丹的主要灵材之一,角冬果如果直接服用,不管是人修还是妖兽都可起到强健肉身的功效,在现今的修真界已是千金难觅。

    顾轻羽进入蛇窝的时候,角冬果将熟未熟,赤火蟒见到有修士进来,一时之间一家老小全都为之疯狂,前仆后继群起而攻之。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强龙不压地头蛇,描述的就是这场景,顾轻羽一时之间

    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幸好顾轻羽什么都没有,就符菉多,而且品种齐全,质量优,什么火龙符,荆棘符,巨浪符……朝着炸不到角冬果的地方一股脑儿的扔了出去,符菉过后,赤火蟒一死一大片,要不鹿死谁手最后还不一定呢!

    没等多久,一股浓郁的清香从角冬果上飘了出来,原本还带着淡淡青色的角冬果瞬间变成了火红色。

    顾轻羽眼疾手快,三个玉盒同时飞出,三枚角冬果稳稳的落入玉盒中,贴上封禁符,浓浓的香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神识中,那些原本闻到香味蠢蠢欲动的妖兽,摇摇脑袋,茫然的趴回窝里。

    顾轻羽也不在蛇窝停留,几个箭步便出了蛇窝,入目的居然不是千遍一律的三个洞口,而是一大片大小不一的石柱。

    这些的石柱并不高,只比顾轻羽略探头一点点,但造型却不是常见的圆形,也不是少见的方形,而是多菱形,并且菱形的每一面都被打磨的光可鉴人。往前一站,就象是一面面的哈哈镜,一会儿将顾轻羽照成大肥肥,一会儿又将他拉城瘦竹竿,一会儿是侏儒,一会儿又成了大美女……

    看着奇形怪状的自已,一直紧绷着神经的顾轻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然而笑声还没收起,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凭空劈了下来,直直的砸在顾轻羽身上。

    滋滋滋……

    一阵青烟过后,顾轻羽痛得咧着嘴吐出一个烟圈,哈哈镜中,无论是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丑的,美的,统统成了一块烟炭,而且还是杀马特造型的烟炭。

    遭雷劈啦!顾轻羽眨巴了几下还能分辨出来的眼睛,缓缓抬头看向天空,湛蓝的天上几朵白云悠闲的飘着,根本没有一朵乌云。

    雷电不是从天上来的,顾轻羽瞬间便作出的这样的判断,虽然这样的判断有点匪夷所思,但这里不是事事讲究科学的地球,而是什么都有可能的天远大陆。

    尤其是这片造型奇特的石柱林,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

    神识一点一点的石柱林中搜索。

    石柱林深处一点耀眼的白光闪过,咔嚓又一道雷电凭空劈了下来。

    痛,顾轻羽不由自主的吸了口冷气,这种疼痛与经脉的撕裂的疼痛又不同,如千万根钢针在密密麻麻的扎着她的身体,就连体内的灵气都有滞留的迹象。

    她足下一点,向着白光闪耀的地方扑了过去,然而那白光就象是个调皮的孩子,随着她的靠近,雷电劈得越厉害,这些雷电穿过她的防御灵气罩,直接作用在她的肉身上,疼得她呲牙咧嘴不得不放慢脚步,缓缓的摸索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