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为什么
    ,!

    血再度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整个脑袋嗡嗡嗡的直响,仿佛有千万根绣花针在她的识海里轮番的扎。

    紫韵师尊留下来的玉简中曾警告过她,修为越高越要慎用七弦杀杀敌,七弦杀杀敌时所用音符为整个七弦杀中一组最强音符,杀敌时虽可控制杀敌的范围和人数,但七弦杀的两面性同样作用在控琴之人的神识上,控琴之人虽有《琴心》相护,不会有神识被歼灭的危险,但一段时间之内将无法调动神识,无法调动神识,就代表无法使用法术,在危机四伏的修真界无法使用法术自保,等于是一只羔羊任人宰割,其危险可想而知。

    而且随着修为越高,这种反噬越严重,直至识海开辟出紫府,七弦杀的反噬作用才会消失,但开辟紫府靠的是运气机缘,而不是修为,那怕你修至化神,若无机缘紫府也休想开启。

    三年前,顾轻羽在凡俗界灭杀络腮胡时,当时她只有炼气三层的修为,又被第一次杀人的事实震撼,浑浑噩噩间反噬的作用就稀里糊涂的过去了,而这一次随着修为的提高,反噬短时间不会太短。

    “小界。”她轻轻唤了声:“谢谢你!”要不是小界拼命帮她凝聚灵气,死的会是她。

    “主人,你没事吧?能动吗?快点啊!我感觉到又有一股灵气正在向这里靠近,好像是妖兽。”识海中小界焦急的催促着。

    因该是那条白鳞蟒吧,顾轻羽抬头看了看躺在不远处的两具尸体,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取了他俩的储物袋,不能动用法术,便弹出两张火球符将他们的尸体焚毁,她知道她这样做点假惺惺,但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妖兽生吞进肚子里。

    做完这一切的顾轻羽找了大树坐下,贴上隐形符隐去身形。妖兽没灵智,有了隐形符藏起身形和敛去全身气息,不用担心被它找出来。

    …………

    渡凡城,多宝楼的一间密室里,一长排的木架上,二十几盏样式古朴的铜灯里,蓝幽幽的火苗微微晃动着,突然噗噗两声,其中两盏铜灯的火苗一前一后分别熄灭,看守铜灯的童子面无表情的看了眼两盏铜灯,推开密室的门走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冯掌柜在二楼弯着腰,向渡渊真人禀报道:“真人,九哥任何失败。”

    渡渊真人眺望着远处的双眼里涌上一抹满意的笑意:“看来是真的低估了那个小丫头,冯掌柜。”渡渊收回目光胖胖的冯掌柜道:“这回你亲自去。”

    冯掌柜胖胖的脸哆嗦一下,然后迅速的行礼道:“是。”转身准备下楼。

    “记住,我要活的。”渡渊真人的话在冯掌柜的身后再度凉凉的响起。

    “是。”冯掌柜脚步没停,走得反而更急。

    …………

    等着顾轻羽从隔绝阵挣开眼时,看到胖胖的冯掌柜盘膝坐在阵外修炼,他的身前摆放着一面罗盘,与明威手中拿着四处寻找她的罗盘一模一样,她不由得一阵苦笑。

    与九哥一战,经脉和丹田布满裂纹,不得不停下来疗伤,苏锦惜相赠的上品固体丹的帮助下,在小界不断凝聚精纯灵气的过程中,半个月的时间不但将经脉和丹田修复,经脉和丹田也得到了意外的拓宽。

    在这半个月里,她从没奢望过多宝楼不再派人来捉拿她,只是她从没想过会是冯掌柜亲自出马。

    她选的疗伤地是山坡后一个隐蔽的山洞,洞口布置着紫韵师尊留给她的隔绝阵,即便是金丹真人路过,若不仔细,也定发现不了这里,冯掌柜能发现这里,那只有一个解释,便是那面罗盘。

    她从明威的储物袋中取出罗盘反复细看,却什么都没发现。

    隔绝阵外,冯掌柜却挑了挑眉,抬头看向隔着隔绝阵的山洞,然后低低的说道:“我知道你醒了,伤疗得怎么样?”

    顾轻羽勾了勾唇角,抬手一道灵诀没入隔绝阵中,才开口道:“多谢,伤已无碍。”

    “……”

    隔绝阵外,冯掌柜一阵沉默,良久才又问道:“不问我为什么能找到你。”

    “为什么?”顾轻羽从善如流的答道。

    冯掌柜的肥肉抖了抖,再多的肥肉也遮掩不了他苍凉的笑:“多宝楼有一种特殊的材料,能制成了一种奇香,这种奇香无色无味,仅凭修士绝难闻到,而一旦被这种奇香沾染上,一年之内这种香味会一只留在她身上,洗都洗不掉。”

    他又缓缓的拿起身前的罗盘道:“这是寻香盘,沾染上了这种奇香的修士,一年之内,无论她逃到天涯海角,寻香盘都能找到她。”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如今寿元两百六,筑基初期的修为,你认为我还可以活多少年。”冯掌柜顿了顿,不等顾轻羽发问继续说道:“我本是修真界凡人家的该子,父母兄妹一大家子,八岁查出四灵根,被带入多宝楼,成了多宝楼最普通的弟子,半个月后引气入体,从此成了多宝楼的一份子。我对多宝楼给了我成为修士的机会感恩戴德,我不管资质如何,始终努力修炼,尽心尽力完成多宝楼交给我的每个任务,为此我四十岁时得了枚筑基丹的奖励,四十五岁时侥幸成功筑基,成为筑基修士,我得到了多宝楼的重视,分配到了更多的修炼资源,我意气风发,在一次回家探亲的过程中,将火木双灵根,年仅六岁的侄孙女带进了多宝楼,却不想把她送上了不归路。”

    “她成了炉鼎?”顾轻羽肯定的问。

    “不是,具体我不知道,而且即便知道也说不出来,但我知道她已不在人世,而且就死在多宝楼总楼。”

    顾轻羽点点头,冯掌柜这话没骗她,被多宝楼种下独门印记的修士,知道多宝楼再多的秘密也说不出来,即便是被高阶修士搜魂也搜不出来。

    “我的下场会跟你侄孙女一样。”

    冯掌柜却答非所问道:“都说修士为修大道都需无情,但又有多少修士真能登上大道!又有多少高阶修士真能对血亲视而不见!”

    “所以你才让小豆子告诉我多宝楼的一些琐事,你想让我怎么做,扳倒多宝楼?我没本事。而出你真能无视多宝楼的命令放我走?”

    “不能,即便我放你走,渡渊真人也会重新让人来追捕你的,能不能逃出生天,还看你的造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