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反派死在话太多
    ,!

    巨大的漩涡虽未直接击打在她身上,但击散了她全力用琴音凝成的银色飞龙,她感觉到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肩上包扎过的伤口再度被撕裂,紫色的衣衫瞬间湿了一大滩,整个人倒飞出去,一口血卡在嗓子眼里,随时都有喷出来的可能。

    趁着倒飞出去的时候,神识却没闲着,心免转动间,丹药已扣入手中,几十张火球符,外加三张二阶火龙符,不分先后没头没脑的砸向九哥。

    九哥眸光微沉,一阶的火球符再多他也不惧,但加上三张二阶火龙符以他现在的修为,解决起来就有点吃力。

    他不敢大意,十指飞快的结印,长枪回旋,蛟龙虚影所过之处,火球纷纷熄灭,就连火龙也摇摇欲坠,但九哥的脸色也微微有点发白,丹田内的灵气几乎消耗一空,应付三张二阶的火龙符终究是有点勉强。

    而就是这一瞬间,顾轻羽迅速的将一大把固体丹和补气丹一股脑儿的吞了下去,火辣辣的疼痛得到抚平,干涸的丹田顿时有了灵气流动。

    没有斗法经验的她,做起这一切来却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一切得感谢现代军事演习给了她的启发。感谢陈翔小师父为她提供了一年打架的机经验。感谢作者大大将修真界的危险提前曝光,让她提前有了防范意识,感谢他每次将女主的斗法经历描写得精彩绝伦,让她的想象力有了借鉴的地方,模拟出什么情况下,该怎么做,在多宝楼没有斗法日子里反复演练。

    当然这一长篇感谢演讲稿她现在没时间来演讲,她现在得争分夺秒搞定眼前这个九哥。

    “主人,加油,我帮你凝聚灵气,为你添砖加瓦。”小界在识海里不停的为她加油。

    小屁孩,这成语什么时候学会的?顾轻羽想着,琴声已倾泄而出,银色飞龙再度腾空而起,一阶的火球符不要钱的往外撒,银色飞龙顿时化作熊熊燃烧的火龙,咆哮着冲向九哥。

    九哥是多宝楼的专职打手,斗法经验丰富,但即便如此,也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小丫头难对付,他不出绝招绝难将她活捉回去。

    他同样往嘴里塞了大把的补灵丹,手指一点长枪,长枪轻颤,无数花朵纷纷扬扬从天而降,这些花朵泛着淡淡的微光,不象是花木自然生成的花朵,倒象是一朵朵精铁铸成的铁花。

    九哥的嘴里冷冷的蹦出一个字:“困。”

    花朵在空中飞舞盘旋,迅速的编织成一张大网,迎着火龙,罩向顾轻羽。

    顾轻羽单手抚琴,琴声急促如狂风骤雨,火龙在大网中左冲右突,却奈何不了大网半分。

    顾轻羽能感觉到,即便她大把大把的吞服补灵丹,并有小界的相助,灵气的补充比一般修士来得快,但灵气依然成入不敷出状。

    她屈指一弹,六张火龙符化作五条火龙张牙舞爪加入战斗。这些火龙符是她准备离开多宝楼前几天刚刚突破成二阶制符师时绘制的,存货不多,总共十几张。一下子甩掉九张,于顾轻羽而言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但财富和性命之前,不要问,自然是命重要。

    她同样低喝一声:“破。”

    火龙卷气熊熊火焰,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铁花织成大大网。

    灵气在碰撞的中心爆炸开来,琴声火龙同时泯灭,大网四分五裂,长枪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顾轻羽重重的摔了出去,趴在地上动弹不得,鲜血带着五脏的碎屑一起喷了出来。

    九哥艰难的抬手塞了几颗丹药到嘴里,顺手擦了擦渗出嘴角的鲜血,拄着长枪摇摇晃晃站起身,看着一动不动的顾轻羽冷冷道:“把你的功法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个痛快,留你全尸。”

    “呵呵!”顾轻羽轻笑几声,牵动了五脏六腑传来阵阵剧痛,让她的脸跟着也扭曲变形。

    她缓缓的吐掉一口血沫子,不紧不慢的说道:“多宝楼给你的任务是活捉我吧,我若死了,你怎么向多宝楼交代呢?”

    九哥微微顿了顿,冷哼一声道:“你很聪明,多宝楼的确是给了我活捉你的命令,但是,只要我得到功法,我可以远走高飞,多宝楼能奈其我何。”最后一句话,九哥说得有点心虚,他们是多宝楼从小培养起来的打手兼杀手,若真杀了这个小丫头,他真不好回去交代,最好能吓吓她,让她把功法自动交出来。

    “呵呵呵呵!”顾轻羽这回笑得大声了一点,牵动了更多的伤口,顿时嘴象打开的水龙头,不停的往外喷着血。

    识海中,一扇门快速的旋转着,一股股精纯的灵力涌入经脉,《琴心》自动运转,修复着布满细小裂纹的经脉和丹田。

    小界糯糯的声音充满了焦急:“主人再忍一忍,马上就能动了。”

    等到不再喷血时,顾轻羽用看白痴的眼神瞟灵九哥一眼,然后用怜悯的口气说道:“不要告诉我,你为多宝楼卖命,多宝楼便全心全意的信任你,培养你。”

    “……”九哥心中一凉,居然一时没找到话反驳顾轻羽。

    他那里知道,顾轻羽是看过原著的穿越达人,原著中,多宝楼虽神秘,但对于它培养的打手兼杀手是有几句简单的描述,这些人从小便入多宝楼修炼,一旦引气入体,便会被高阶修士在神识中种下独门印记,只有当他们也修炼成高阶修士时,这种印记才会消失,而他们修炼的功法是仅高于大路货黄级功法的玄级功法,他们每月能得到的份例都是丹毒居多的下品丹药和少得可怜的几块下品灵石,想要修成高阶修士,除非气运逆天,奇遇连连。所以他们中绝大部分人终生都无法摆脱多宝楼,一生为其效命。

    试问,一个修士谁不希望自已登上大道,修成无边法力,尤其是象他们这样受制于人的修士,更加渴望得到天,地二阶功法修成高阶修士,摆脱压制他们的桎梏。

    九哥与顾轻羽四目相对,谁都不说话,九哥的目光却越来越冷,顾轻羽的心却越提越高。

    忽然,九哥拄着长枪踉跄前行几步,露出个阴森森的笑容道:“如今我重伤,你说如果我说你拒捕,最后两败俱伤,你伤重难愈,最后一命呜呼,你说多宝楼会定我什罪?我想最多任何失败,最多关个禁闭十天半个月,这样的先例不是没有。”

    九哥指尖再度凝聚灵力点向长枪。

    顾轻羽却冷笑一声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九哥的动作顿了顿迟疑的反问道。

    “反派死在话太多了。”说罢,顾轻羽的手已搭上凤栖,七弦杀如春雨,细细密密的侵入九哥的识海,九哥双眼顿时一翻,直挺挺的摔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