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阴暗角落
    ,!

    多宝楼的二楼临窗站着一位面容清瘦的中午男人,眯缝着眼眺望着一个瘦小的身影没入广场上的人流中。

    “她每个月都会去趟广场与那卖丹药符菉的女修会面吗?”

    “是的真人,这三年她每月月初必去。每次去,我都派人跟踪她,但她身上大概有什么法宝能隔绝人神识探查,每次去的人都是无功而返。”中年男人身后肥肥的冯掌柜正毕恭毕敬回答着中年人的问题,而中年人真是坐镇渡凡城多宝楼的金丹真人,渡渊真人。

    “真蠢,她在屋里的时候,连我的神识都无法渗透进去,不要说是你们。”渡渊真人撇撇嘴,一脸的不屑。

    “是,真人教训的有理。”冯掌柜低眉敛目道:“所以属下派人跟踪了那位烟衣女修。那女修虽然狡猾,但终究是修为有限,无法防范周全,因此我派出的人查探到,那女修其实是个炼丹师,而且天赋不错,从她摊位上买来的丹药品阶来看,炼气八层的修为,已有二品炼丹师的资质。”

    “哦!”渡渊真人颇有兴趣的轻哦一声道:“没想到小小的渡凡城竟然人才济济,那么那个小丫头呢?一定也有过人之处吧!三年,修为连续进阶三层,这样的修炼速度,大宗门金丹真人亲传弟子大修炼速度也不过如此。”

    “真人果然有先见之明。”冯掌柜适时的拍了下马匹道:“从那个女修售卖的物品来分析,她售卖的只有丹药和符菉,月初和月中各出摊一次,因着丹药和符菉的品阶都很高,所以摊位的生意很好,而月初售卖的符菉又多于月中,而她们会面的时间都在月初,所以属下大胆猜测,符菉有可能是小羽所绘制。”

    “证据?”渡渊真人眼中的眸光微闪,虽然是在质疑冯掌柜,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明显已信了冯掌柜的分析。

    “据我派出的人调查回来报告,那女修三年前来广场摆摊,起初她每隔一段时间买进过大量月觅草,真人亦知道月觅草除了炼制符纸外,再无其它用途,而女修的摊位上既没有出售过月觅草,也从来没有卖过空白符纸。再有,从两年前开始,或许是已有灵石积蓄,她不再收购月觅草,改为收购空白符纸,同样这些空白符纸从未出现在她摊位上。当然这些并不能说明月觅草和空白符纸一定都去了小羽那里,但小羽在初进多宝楼时曾炼制过符纸,当时的月觅草是从多宝楼购买的,属下还给她打了八折。她第一次制作符纸时,小豆子在旁帮忙一起炼制,后来我旁敲侧击从小豆子嘴里得知,第一次他们炼制了五百来张符纸,而她只卖给了多宝楼两百多张,还有两百多张不知她是如何处理的,不知去向,而那次以后,她也再没在多宝楼购买月觅草,所以我猜那些月觅草和空符纸因该是女修为她购买,而她用这些制作符菉。”

    冯掌柜边说边将几张符菉呈给渡渊真人:“这几张符菉是从烟衣女修的摊位上购来的符菉,虽都是些低阶的火球符,缠绕符等,但却都是上品的符菉。”

    渡渊真人接符菉细看,然后点点头道:“那小丫头身上的确有几分神秘,而你的分析的确有几份道理。不过。那小丫头最近是什么态度。”

    冯掌柜把头往下低了低,然后说道:“一直这样,我说该找个靠山依靠,她就把头点得象拨浪鼓,但却没有更进一步的打听到哪里去寻找靠山。”

    冯掌柜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踌躇半天又道:“真人,小羽资质不凡,如果吸收为多宝楼的弟子,相信若干年后定能修成高阶修士,到时多宝楼兴许会多个为多宝楼忠心效力的高阶修为。”

    “怎么,对那小丫头动了恻隐之心!”冯掌柜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金丹真人的神识,渡渊真人的语气陡然转冷。

    “不敢。”冷汗从冯掌柜的额前淌下,身体也跟着嗖嗖的发抖。

    “别忘了你的身份,主楼交待的事不能办好,后果不要说是你,就是我都抗不住。”渡渊真人收起身上的威压,但声音冷的绝对可以将人冻成冰块。

    “是。”冯掌柜的声音都在打颤。

    “再过半年,就是主楼要人的时间,想办法哄那小丫头上路。”

    “是。”有了刚才的教训,冯掌柜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下去吧。”

    “是。”冯掌柜颤抖着躬身行礼,然后退下。

    “师父。”房间的阴暗角落里走出个美貌的女修,躬身行礼道:“要我去监视这个老家伙吗?”

    “不用,他没这个胆,倒是那个小丫头我倒感兴趣,你都关注下那个小丫头,看能不能套出她的秘密,最起码她的隔绝神识的法宝很厉害。”

    “是。”女修行一礼,重新推回阴暗角落里。

    …………

    远离广场的草地上,隔绝阵中的顾轻羽仰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悠悠飘过的白云,思绪也跟随着白云飘飘荡荡,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弯已是三年,十一岁的身体慢慢开始发育,已经不能再留在多宝楼了。

    “锦惜。”她轻唤一声,这三年的合作,让她们成了朋友,她们偶尔聚在一起消磨一点时光,放松一下。

    “嗯!”躺在不远处苏锦惜嗯了声,合着的眼睛挣都没挣一下。

    “我要走了。”顾轻羽略带惆怅的说道,呆了三年的地方。却不是她的家,她就像颗浮萍,幅员辽阔的修真界没有她安身立命场所。

    “什么时候。”苏锦惜丝毫不觉得惊讶,对于散修而言四海为家再正常不过。

    “现在。”顾轻羽想了想,又加上一句:“马上。”

    “好,我为你准备点丹药。”苏锦惜什么都没问,从地上爬起来,从储物袋中倒出一大堆丹药。

    顾轻羽嘴角牵起一丝苦笑,苏锦惜不问为什么,是她们之间彼此的默契,不探究对方的**。她想倾诉,除了小界,她不敢告诉任何人。

    冯掌柜对她越来越殷勤,那句找个靠山的口头禅也说得越来越勤,有时眼底顾轻羽偶尔能捕捉到一闪而过的怜悯,那是近来才有的变化,是时机快到了吧,他们是准备动手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