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心魔誓
    ,!

    “道友对不起,我有事急着要赶过去,等下次吧。”炼气五层男修匆匆的收拾着摊位,准备开溜。

    “欸……”

    顾轻羽的话刚到嗓子眼,张伟波已经伸手拉住男修开口道:“道友什么事这么急,东西我兄弟已拿在手里,你只需报个价,我们把灵石一付就完事,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男修身体一顿,然后一拍额头道:“三十下品灵石,道友快点,我真的有急事。”

    “什么,这小棍要三十块下品灵石?”张伟波的嗓音提高了一倍,劈手夺过顾轻羽手中的小棍输入灵力,但小棍却丝毫没有任何变化。

    “你看看,你看看,这小棍宝器不是宝器,灵器不是灵器,灵气又输不进,真不知道,它怎么值三十下品灵石了。”

    男修郁闷的想要吐血,挤着眼不断向顾轻羽求救,而他周围的摊主时不时的对他瞟过一眼同情的目光。

    顾轻羽自然知道摊主不是真的有急事,他只不过是忍受不了张伟波的话唠而以,但她不是暴发户,灵石多得没处花,有人帮她砍价,她何乐而不为。

    见求救无效,男修咬咬牙道:“十七公子,我们散修生活不易,这的确是从一个古修洞府里得来的,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十七公子你看着给个价吧,只要合适,这位道友就拿走。”

    张伟波点点头,掂了掂手中的小棍道:“这东西也不知道有啥用,若依我看一块灵石都不值。”

    男修握了握拳,磨了磨了牙,要不是城中不允许斗法,要不是家里还有一个凡人妻子,一个刚刚引气入体的女儿,他真想把这小子修理一顿,然后一走了之。

    “不过这东西既然能被我兄弟看中,说明这件东西还是有其一定的价值,要不十块下品灵石如何。”

    虽说是在询问男修卖不卖,但没等他答应,张伟波已催促顾轻羽道:“兄弟,付账付账,五块下品灵石。”

    男修松了口气,还好,还值五块下品灵石,不是真的一文不值。

    顾轻羽却在心中为张伟波点赞,这标准是小贩们的克星,上街必备的好闺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省了几十块下品灵石,顾轻羽还想转一转,买点补气丹,解毒丹之类修士必备的物品。

    却听一个温和的男声道:“十七又在欺负人啦,嗓门大我老远便听到了。”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正含笑看着他俩。

    他的身边还站着两男四女,都是十四五岁的模样,修为有的炼气五层,有的炼气六层,甚至炼气七层,他们衣着华贵,腰间的储物袋都是鼓鼓囊囊,一看便知出身非富即贵。

    作为多宝楼的伙计,顾轻羽自然认得这几位经常光顾多宝楼的大主顾,渡凡城最有钱有势张,杜,叶三家的嫡子嫡女。

    说话的正是张家家主嫡子张泽波,七人中唯一的炼气七层修士。

    “三哥。”张伟波上前恭敬的行礼道:“我没有欺负人啊,我只是在买东西讨价还加,你说是不是。”

    他冲男修询问道,在张泽波面前,他的话唠病还是有所收敛。

    男修还没开口,张泽波笑道:“就你这张嘴,我还不知道,跟我走去多宝楼,免得在在惹事。”

    “我没有……”

    张伟波刚想分辨,却被顾轻羽打断:“大哥去吧,我一个人转转就行。”

    “吆,张十七公子什么时候跟个小伙计称兄道弟啦!”杜家四小姐出言讽刺道。

    “他原本只是旁系,跟散修没什么区别。”叶三小姐跟着呛声道。

    “你们……”张伟波顿时涨红了脸。

    “大哥,再见。”顾轻羽却早一溜烟,跑得没影了。她没必要跟这帮修二代置气,让张伟波难做,自己也落个没趣。

    她在人群中往回走,她记得在转角处有个烟衣女修,炼气六层,她的摊位上摆放着许多盛放丹药的玉瓶,她也不象其它摊主那般大声吆喝,她安安静静盘膝坐在摊位后等顾客自己上来挑选。

    顾轻羽站到她摊位前时,她也只抬眸看了她一眼,继续一言不发的低头打坐。

    摊位前摆放着一张价目表,上面清清楚楚标明着养气丹,解毒丹,辟谷丹三中丹药下品,中品的价格,而且最下方还注明:不还价。

    每一个盛方丹药的玉瓶上同样标明玉瓶中盛放的是下品,还是中品的某某丹药和数目,让人一目了然,但这摊位上唯独没有上品丹药。

    顾轻羽拿起一瓶下品养气丹,倒出一颗色泽圆润的养气丹,她挑眉看了眼烟衣女修,见她纹丝未动,顾轻羽闻了闻手中的丹药,又拿起中品养气丹的玉瓶,倒出丹药,同样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这下她确定了她刚开始的感觉,这里的下品养气丹优于多宝楼的下品养气丹,略次于中品养气丹,而中品养气丹同样优于多宝楼的中品养气丹,略次于上品养气丹,难怪刚过去的时候看见摊位上有十多个玉瓶,现在转回来只剩下五个玉瓶。

    顾轻羽抚摸着玉瓶良久,然后仿佛作了什么重要决定似的,猛的抬头看着烟衣女修传音道:“你是炼丹师。”

    烟衣女修身体一震,猛然挣开眼,眼中的寒芒如万道利箭,连同着炼气六层的威压一起嗖嗖嗖的射向顾轻羽。

    顾轻羽只觉得如掉冰窖,寒意冷飕飕的从脚底直往身体里钻,幸好她天天用七弦杀锻炼神识,神识甚至比炼气六层的烟衣女修还强,《琴心》在全身运转一遍,才将冰冷的杀意驱赶出体外。

    她平静的与女修对视,继续传音道:“我没有探究你秘密的兴趣,我只是想找个人合作。”

    “合作?”或许是顾轻羽稚嫩的脸庞在她炼气六层的威压下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女修过了很久才开口询问道。

    “是的,我想学习制符术,学成之后我想找个人代我售卖符菉。”

    对于顾轻羽的坦率,烟衣女修微微有点惊讶,在修炼资源越来越匮乏的现今修真界,一门传承代表了什么,谁都心里清楚,在这个女孩嘴里就这样轻易说了出来。

    的随即她又冷冷的说道:“你还没有开始制符,谁知道你说得是真是假,让人如何相信。”

    “你有疑问正常,其实我也不放心你,不如我们各自发个心魔誓,发誓在筑基以前谁也不会说出对放是炼丹师还是制符师。”顾轻羽提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