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章 逃离
    ,!

    对着禁制又是一通乱砍,顾轻羽颓废的坐到地上。

    半个月啦!整整半个月,她坐立不安,担心和欢真君随时会回来,她一刻都不敢怠慢,对着禁制绞尽脑汁也奈何不了它。

    她甚至趁着小依熟睡时用隐匿符隐去身影都没能顺利通过禁制,她只差将惊涛符宝祭出来劈这禁制啦,若不是最后一点理智告诉她,若现在使用惊涛符宝,只能是饮鸩止渴。

    她记得原著中曾有个小家族筑基修士,在一次探秘古洞府时得到了一枚威力惊人上古符宝,家族喜出望外,却不想招来无数修士的觊觎,上至天远大陆最顶尖的七大宗门,下至无处不在的散修,当然他们用的方法各有不同,但最终的结局整个家族逃不过被灭门的惨剧。

    当然,符宝的最后归属自然是气运通天的女主顾微羽,在女主后来的历险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所以当时作者大大将符宝描写的很详细。

    如果真要动用惊涛符宝,也要和欢真君陪葬,顾轻羽恨恨的想着,烦躁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轻羽。”小依弱弱的叫了她一声,自从顾轻羽将修为释放出来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叫她。

    顾轻羽抬眸看她,经过半个月的修炼,虽没引气入体。但小依整个人看上去娇媚无比,同为女子的她都有种伸手去揉一揉的冲动。

    “什么事?”顾轻羽没好气的问道。

    “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呢?留在主人身边不好吗?”她没忘记和欢真君离开时的命令。

    “闭嘴,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小依的话还没落下尾音,顾轻羽的手已搭在她雪白纤细的脖子上。

    此刻的顾轻羽咬牙切齿,双目中带着淡淡的血丝,在小依眼里仿佛是地狱修罗,脖子上的疼痛告诉她,顾轻羽真的会要了她的命,她双眼里噙着泪水不住的点头。

    顾轻羽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松开手退至门边,她也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吃惊,原来半个月的坐立不安在心里积攒了这么多的负面情绪,如果再得不到释放,就有可能转化成心魔。

    紫韵师尊曾说过:心魔是每个修士进阶最大的障碍,轻则修为终身不得寸进,重则身消道陨,魂飞魄散永不入轮回。

    顾轻羽长吸一口气盘膝坐下,下一秒凤栖出现在她面前,她双手抚上琴弦,和风鸣如山间清冽的泉水,流进她的心田,又如三月春风吹拂过她的肌肤,滋润了她的四肢百骸,狂躁不安的心渐渐平复下来。

    同样受益的还有小依,她原本害怕不安的心逐渐平静下来,感觉到四周空气中漂浮着五色的光点,其中蓝色和绿色的光点钻入了她的身体。

    一曲终了,顾轻羽睁眼便看到,四周的灵气快速的涌入小依的身体,由于房间内的灵气有限,禁制外的灵气也仿佛得到了召唤,纷纷透过禁制,进入房间里。

    元婴修士的手段真高明,顾轻羽不由在心中暗暗给和欢真君点了个赞,但随即想到了什么,双手在禁制上四处摸索,感受灵气进入房间的状态。

    禁制和阵法一样都有一个节点,那个节点是整个禁制或者是阵法的薄弱点,也是外面的灵气最容易通过的点,所以那里的灵气波动因该最剧烈。

    身在凡俗界顾轻羽虽然没条件有开始修习丹符器阵四艺中的任何一艺,但奈不住她有个惊才绝艳的化神师尊,丹符器阵四艺的入门基础知识里都将这些讲述得详详细细,顾轻羽为了到达修真界后能有一门养活自己的手艺,便将这四艺的入门基础知识牢记在心,这一刻便派上了用场。

    是这里!顾轻羽在窗前停下脚步,她能感觉到这窗户左侧有一处,灵气的波动比任何地方剧烈。

    就在她刚想祭出随音时,手腕处一麻,节点上一扇灵光闪烁的门正在缓缓打开。

    这门有点眼熟,她低头看看手腕,那块胎记果然不在手腕上。

    顾轻羽心中大喜,原本凭她的修为,即便找到了节点也没有把握能破开禁制,现在好了,她毫不犹豫的跨入门中。

    “不要。”恰好睁开眼的小依看到这一幕,朝着顾轻羽的背影冲了过去试图抓住她,然而禁制上荡过一圈涟漪,那扇门消失的无影无踪,手腕处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她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

    跨入门中,顾轻羽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这感觉咋象是坐过山车,而且特么象书中描述坐传送阵的感觉。

    眩晕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顾轻羽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烧烤架上,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肤都被烤得火烧火燎的疼。

    入目处,居然是咕咚咕咚冒着红色气泡的岩浆,她真站在岩浆旁的悬崖上,她本能的联想到原著中顾轻羽身消道陨的那处秘境火山,恐惧不受控制的爬上心头,她不由自主的连退数步,退至远离岩浆的地方才稍稍放下心来。

    她抬眼看向四周,这是个红色的山洞,红色的岩浆,红色的岩石,还有两株红色的小草,外加一个用亮晶晶的红色晶块垒成的窝,整一个红色世界。

    这里的灵气浓度显然比凡俗界浓郁了许多,难道那扇门带着她一步跨到了修真界?

    看那两株小草和那个晶石垒成窝上灵气流动,跟师尊说过的修真界的灵草和灵材极其相似。

    顾轻羽顿时一阵兴奋,发财了三个字还没在脑海中成形,手腕处芒光一闪,一扇门冲到那窝前,人性化的张开大嘴,啊呜一声把那个晶石窝吞了下去,然后又人性化的打了个饱嗝飞回顾轻羽的手腕,同时顾轻羽的识海中传来糯糯的声音:“好吃。”

    顾轻羽感到整个人都在懵逼,啥情况?那声音是谁?怎么会在她识海里?

    可还没等她弄明白怎么回事,岩浆深处发出呱的一声怒吼,震得顾轻羽直接口喷鲜血趴倒在地。

    一只火红的巨型蟾蜍从岩浆中跃至半空。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愤怒的四处搜索,长长的舌头四处来回抽打在红色岩石上,溅起许多红色的小石子。

    有时候本能反应往往快于思维,顾轻羽想都没想开启了隐匿符宝的隐形功能,然后躲躲闪闪摸索着爬向洞口,至于那两株灵草只能眼巴巴的看它们长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