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禁锢
    ,!

    顾轻羽觉得小依没救了,这世界还有人甘心愿意为人奴仆的,她不禁摇摇头。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小依瞪大眼睛,显得无辜的问道:“凡间不是也有好多丫鬟仆人吗?我的小姐妹中就有好几个想到大户人家去做丫鬟,吃香喝辣从此就不用愁啦!”

    商队走南闯北,承担着很大的风险,随时都有生命之忧,而且挣到的银子不是很多,小依的娘就是在一次抢劫中死去,所以商队老板特别爱怜小依。

    相反大户人家一个得宠的一等丫鬟生活安稳,身家也确实比他们丰厚许多,所以顾轻羽觉得自己白活了二十八年,一时间居然找不到合适的词反驳小依,憋半天才憋出一句:“这不一样,会死人的。”

    “死人?轻羽啊你不知道?签了卖身契,丫鬟的生死一样由主人定。而且我们主人是仙人,能给仙人做奴仆,不知道比她们高出多少倍,最起码我也是仙童,这得几辈子才能修来这样的福份!”

    得!这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再继续下去她没把小依洗脑成功,反被小依洗脑啦!

    她摆摆手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居然小依选择留下,那么再见。”顾轻羽说完转身便欲离开。

    “你不能走。”小依雪白的小死死的拽着顾轻羽不放:“主人说了让我看着你。”

    顾轻羽眯了眯眼,眸光顿冷,这话什么意思?

    小依不由得哆嗦了下,但还是没有松开手:“主人临走时说你不老实,装模作样,所以让我看着你,而且你也走不出这房间。”

    装模作样?原以为自己演技超棒,完全可以封个影后当当,谁知道连个群演都不如。顾轻羽沮丧的挠了挠头道:“小依,你是拦不住我的。”

    “是吗!轻羽你可以试试。”小依松开抓着顾轻羽的手后退一步,右手纤细的食指在和欢真君留下的手镯上一点,顾轻羽立马感到房间内灵力一阵波动。

    糟了!顾轻羽足下灵力一点,人如疾风般扑向房门。然而为时已晚,人重重的撞在一层薄薄的禁制上,重重的弹了回来,重重的摔倒在地。

    “轻羽你不要挣扎啦!主人说了,只要你乖乖带上手镯,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

    手镯果然有问题,顾轻羽腾的站起来,一记手刀朝着小这脖子快速的劈了下去,然后又重重的摔倒在地。

    “你是伤不到我的,主人说啦!这手镯会保护我的。”小依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了点得意,她接着劝道:“轻羽啊,你看这镯子都漂亮,我们姐妹一人一个带着多好。而且即使做了奴仆也不一定全会死,我们村里有一个姑娘入相府做丫鬟,得到了主子的青睐,提升为一等大丫鬟,不但吃香喝辣,而且每年还可以回来探亲一次,回来的时候那风光啊……”

    “闭嘴!”伴随着一声冷喝,炼气四层的修为同时放了出来,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发生了变化,小依一瞬间整个人都懵逼。

    顾轻羽整个换了个人似的,全身上下自带灵动的光环,仿佛九天仙女下凡尘,让人不得不心生敬畏。

    这种感觉在和欢真君的身上她也感觉到了,而且更加强烈,让她不得不俯首称臣。

    她不知道这是灵气入体的缘故。一时间她愣在那里,嘴巴张得圆圆的看着顾轻羽变魔术似的摸出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照着房门发泄般噼里啪啦一通乱砍,耳中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乱鸣。

    顾轻羽直砍得汗如雨下,丹田内的灵气消耗一空也没能撼动禁制一丝一毫,她知道她这样的行为标准是蚍蜉撼树,元婴修士布下的禁制,岂是她小小的炼气期修士能撼动的,但让她坐以待毙却是如何都不甘心。

    她看了眼小依命令道:“打开。”

    小依的脑袋却摇得象拨浪鼓:“不,我也不知道怎么打开,而且主人说啦,只有我俩同时带上手镯才能出去。”

    手镯果然有问题,顾轻羽连掐死小依的心都有了。她快速的思考出又出不去,修炼又有人在旁,小门胎记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暴露在外人面前,那怕这人是凡人,但丹田内的灵气必须尽快恢复,才能想办法对付禁制。

    她盘膝坐下缓缓运转功法的同时心中默念:千万不要释放灵气,千万不要释放灵力……

    或许是听到了顾轻羽的心声,小门胎记居然真的没有任何动作,这让顾轻羽大大送了口气,但也正是小门胎记毫无动静,顾轻羽足足修炼了八个时辰才将丹田内的灵气补足。

    她睁眼便看到小依仰面朝天躺在床上,身旁放着和欢真君留下来的小册子。

    顾轻羽一挥手把小册子摄到手中,《玉女诀》三个字明晃晃的印入眼睑。

    顾轻羽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玉女诀》原著中某些特定机构培养炉鼎专用心法,和欢真君的用心一目了然。

    弱肉强食为了进阶不择手段,这是现在修真界的现状,若想自保必先自强,顾轻羽暗自给自己加了加油,起身准备再去禁制,和欢真君随时都有回来的可能,她必须加紧时间离开。

    然而就当她靠近禁制时,禁制由外向内发出一圈涟漪,悦来客栈的店小二出现在房间里。

    “客官好。”店小二一见顾轻羽,马上提着食盒点头哈腰道:“按照离开的那位客官吩咐的,每日早晨给两位客官送的吃食。”

    “你是怎么进来的?”

    “啊……”店小二被顾轻羽问的摸不着头脑,愣了半晌才呐呐的答道:“我敲门,然后就进来啦。”

    “离开的那位客官有没有你什么东西?”

    “没有啊!”店小二有点懵,这位客官怎么回事啊?带她们来的长辈不把好东西留给她们,反倒给他一个外人?然而顾轻羽接下来的话让他更懵。

    “你出去,然后再进来。”

    “啊?”

    不过客官说什么就什么吧。店小二走到门口,轻轻松松的跨了出去,然后转身又轻轻松松的跨了进来。

    “客官……”

    “出去。”没等他说完,顾轻羽又再度吩咐道。

    “有病。”店小二终于忍不住嘀咕了句,再度跨步走出房间,头也不回的离开。

    身后顾轻羽迅速跟上,然后砰的一声她再度被弹了回来。

    这禁制还带智能!顾轻羽有点崩溃,究竟要如何才能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