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究竟谁要谁的命
    ,!

    炼气二层的猥琐老头,趁着络腮胡和阴柔男子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挪到顾轻羽身旁。

    “小娘子,这鸡好像有点糊啦。”说着,伸出咸猪手意欲去抓顾轻羽握在木枝上的白嫩小手。

    顾轻羽自然不会让他得逞,嘴里嚷嚷着:“哎呀,糟了糟了,真的糊了。”说着已将热气腾腾的烤鸡塞入猥琐老头的手中。

    疼得老头嗷的一声,把鸡甩了出去,而且不偏不倚鸡飞出去的方向刚好是阴柔男。

    出于本能,阴柔男毫不犹豫伸手接住,然后便是惨叫一声,烤鸡再度飞出,直直的砸向火堆,砸得火星四溅。

    时刻关注烤鸡去向的顾轻羽瞬间脚尖一点,向后跳开,这一次她用的是凡俗界的闪躲腾挪。

    阴柔男和猥琐老头没防备,一时间脸上多了好几个火泡。

    “瞿老六,你想干嘛?”阴柔男的眼里同样冒着火星,恨不得下一息就把猥琐老头掐死。

    “对不起啊!对不起四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烤鸡会掉到火堆里。”猥琐老头点头哈腰不住的道歉。

    这两人在一旁吵吵嚷嚷,反观络腮胡却显得气定神闲,火星溅到他面前时,他曲指一弹,一道灵力屏障出现在他面前,将火星纷纷挡在外面。

    顾轻羽的眼神暗了暗,这就是炼气中期和练气初期的区别,突然炼气四层进入炼气五层,就意味着进入炼气中期,这时候修士的威压可以外放,灵力可以在周身形成保护膜,使人一时半会伤不了他。对付这样的人,只能出奇制胜。

    而络腮胡看向顾轻羽的眼神更为灼热,没想到这个小娘们还会武功,压在身下那滋味一定美妙无比,如果不是她太小他真的很想将她就地正法。

    但即便不能将她就地正法,要是将她搂在怀里随意揉搓那感觉定也不错。

    络腮胡一想到那滋味心里不由变得火热,也不管旁边两人怎么吵,一步跨过火堆,张开蒲扇般的手抓向顾轻羽。

    机会!顾轻羽眼前一亮。

    在络腮胡的眼里,武功再好的凡人也只不过是蝼蚁,所以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甚至连灵力都有用。

    顾轻羽连退数步,会退间十指连弹,一颗颗藤蔓的种子无声无息的落到地上。

    就在络腮胡的手即将要搭上顾轻羽的肩膀时,顾轻羽指尖灵光一闪,炼气三层的修为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三人面前。

    “原来你也是修士。”络腮胡眼中的贪婪更加疯狂,一个炼气三层的女修,抓回去做个炉鼎,说不定能帮他突破炼气中期,达到炼气九层。

    然而想法太美,现实太骨感。

    还没等他将贪婪的念头转化为行动。他的脚下,藤蔓疯狂的生长,眨眼间便把他捆成了粽子。

    灵力迅速在络腮胡周身形成灵力罩,试图将藤蔓从身上剥离开,同时金灵气凝成一把金色的长刀,狠狠地斩向藤蔓,然而长刀斩得快,藤蔓生长的更快。

    他想的倒没错,五行中金能克木,然而这些藤蔓虽是顾轻羽在山林间收集的普通藤蔓种子,但经她灵力催生,比普通藤蔓粗壮了一倍有余,而且胜在数量多。络腮胡想要突困而出,没有一会半会的功夫却也是办不到的。

    顾轻羽自然也不会等他挣扎出藤蔓再动手,所谓乘你病要你命,就是这个时候。

    顾轻羽掌中寒光闪动,随音携带着风声,照着络腮胡便砍了下去。

    虽也是凡俗的剑招,但在灵力的催动下,威力同样不容小觑。

    络腮胡的灵力罩一阵剧烈的摇晃,虽没马上破裂,但也薄了许多。

    还没等络腮胡松口气,顾轻羽的第二剑便已经到了。这一次灵力罩没能挡下随音,咔嚓一声,灵力罩四分五裂的破碎开,随即消失在空气中。

    随音的余势却未消,笔直的刺向络腮胡的咽喉。

    络腮胡急得冷汗直冒,想要调动金色长刀拦截随音,但他随即发现长刀上已缠绕着几根碧绿的藤蔓,他居然无法扯动长刀。

    耳畔听到噗的一声,他只觉得嗓子眼里冰冰凉凉,然后瞪着死鱼眼,什么都不知道了,身体随着藤蔓的消失,呯的摔倒在地。

    “大哥……”阴柔男和猥琐老头同时大叫出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还是吵吵嚷嚷的两人,只觉得周围灵气波动剧烈,眼前的绿光大盛,然后等他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们的大哥嗓子眼里插着一把剑,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臭婆娘,拿命来。”阴柔男祭出他的法器七寸鞭照着顾轻羽的面门便劈了下去。

    猥琐老头同样祭出自己的双钩法器,配合着阴柔男攻向顾轻羽。

    顾轻羽脸色白了白,足下运转疾风诀,人贴着地面飞掠而出。不是她怕这两人,只是刚刚对付络腮胡已经耗掉了她丹田内大部分的灵气,如果与这二人硬抗上,她没有把握必胜。

    飞掠中,凤栖已飞出储物手镯悬浮在她面前,随着十指抚动琴弦,七弦杀如疾风暴雨般响起,又如细细密密的牛毛侵入身后紧追不放的两人识海。

    “啊”“啊”

    两声急而短促的惨叫声嘎然而至,阴柔男和猥琐老头同时直挺挺的摔倒在地。

    顾轻羽也同时一屁股坐到地上,整个人抖得如同筛子。

    一来她丹田内的灵气耗尽的缘故,二来她上一世遵纪守法的爹娘教育她杀人是犯法的,要坐牢的。所以她可以接受杀鸡,杀兔子,甚至杀大老虎,杀人却不是她说接受便能接受得了的。但她同时也知道,她若落到他们手中,她会比死更惨。

    这是正当防卫,这是正当防卫。她不停的给自己心里暗示,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仅仅只是开始,修真界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妄造杀孽,并不代表不杀人,自己既然决定走散修的路,周围谋财害命杀人夺宝的修士一定不会少,自己一定要坚强,坚强!

    当丹田内恢复了一丝灵气后,她踉跄着脚步走到三人尸体旁,按着修真文中所有修士的惯例,机械的取下三人的储物袋,弹出三个火球将三人尸体焚烧成一摊灰烬后才踉踉跄跄的离开。

    这里的血腥味太重,不久便会有大型的食肉动物前来觅食,她虽不怕这些凡兽,但她现在什么都不愿想,不愿做,只想找个地方静一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