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炼气三层
    ,!

    对于顾轻羽的失踪,刚刚收了夜明珠的顾鸣彰倒是像模象样的派人四处寻找了几天,很快便偃旗息鼓了,将军府内众人各忙各的,仿佛将军府从来没有过顾轻羽这个人一般。

    倒是将军府外一处青砖瓦房内,两个小丫头看着锦囊里的卖身契,五百两银票和一封信后抱头痛哭了一场。

    对于这一切顾轻羽根本没时间顾及,此刻的她正躲在离皇城不远的玉顶山上苦练法术。

    她隐身离开将军府的那天,漫无目的的在黎国皇城中四处转悠,黎国的皇城跟世界上所有国家的首都一样繁荣昌盛。

    街道上行人如织,商铺林立,各色各样的小贩们起劲的吆喝着,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

    她将身上所以值钱的东西都到当铺换成了银子,然后在成衣铺挑了十来套最便宜的大大小小男装女装,没办法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就当得了一百来两银子,根据师尊留下的玉简来看,到达修真界她还是一段好长的路要走。而且即便到了修真界,她也没多余的灵石买法衣。

    路过包子铺的时候,顺便买了点包子放入储物手镯中,储物手镯和储物袋一样,都有保鲜的功能,放进去什么样子,拿出来还是什么样子。

    准备完这些,她在城中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适合她修炼的地方,最后只得出城,在皇城外的玉顶山深处,她摆放出隔绝阵,盘膝坐于阵中准备冲击炼气三层。

    大山深处的灵气并不比将军府浓郁多少,但这些顾轻羽并不担心,这两年虽没弄明白手腕上的小门胎记究竟是什么法宝留下的,但总算弄明白一点,她每次修炼时,小门胎记总会释放出浓郁的灵气供她修炼。

    由于积累深厚,突破是水到渠成,随着经脉各丹田的剧烈的疼痛传来,炼气三层的壁垒啵的一声破裂,顾轻羽顺利的成为炼气三层修士。

    识海中,《琴心》闪过一层金光,缓缓的翻过一页,炼气期心法清晰的印在识海中。

    相比于引气诀,炼气期心法更加晦涩难懂,顾轻羽一遍又一遍咀嚼,引导着灵气游走在经脉中。

    一天一夜后修为稳定在炼气三层,她挣开眼,习以为常的在大山中寻了片瀑布冲掉了一身的污垢。

    炼气三层后,便可以修炼法术,《琴心》炼气期心法后也同时显示了五行最基本的法术,金箭术,青木术,水龙术,火球术,土遁术,疾风术和最实用的除尘术。

    五行基本法术每个修士都能练习,只不过没有相应灵根的修士在使用其它系的法术时,需将自身灵力转换与法术成相应的灵力,就比如顾轻羽是木火双灵根,在使用金水土三系法术时需将灵力转换成金水土三系,才能施展出三系法术来,而转换灵力需要一息。

    另外灵根除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外,还有雷,风,冰三种变异灵根,将灵力转换成三种变异灵力时则需要两息。

    修士之间生死搏杀一息便能决定生死,所以修士练习法术时往往只选择与自身灵根相符的法术修炼。

    顾轻羽也不例外,选择了与自己灵根相符的青木术和火球术,而没有灵力要求的疾风术和除尘术则可以在去修真界的路上慢慢学,现在最主要的是要学会使用防身**术。

    山中多得是豺狼虎豹,十几天过后,当青木术刚刚能使种子暴出嫩芽,火球术炼出的小火苗还在风中摇晃的时候,存储在储物手指中的包子没了,没有筑基前的炼气修士不能完全辟谷,顾轻羽只得走出隔绝阵寻找食物,在一处山坳里便遇到了同感出来觅食的黄斑猛虎。

    黄烟相间条纹的皮毛,眉间大大的王字,无不彰显它凡俗界百兽之王的威风。

    它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低吼一声后腿蹬地,裹挟着一阵腥风,腾空扑向顾轻羽,其速度之快,甚至不亚于一个武林绝顶高手。

    顾轻羽本能的侧身后退避过虎爪,同时灵力透体而出,双手不停打着手诀,她想试一试新学的法术究竟有多少威力。

    斑斓猛虎一扑不中,它嗷的一声,坚起铁鞭般的虎尾如秋风扫落叶般,卷起枯枝败叶,夹带着劲风,照着顾轻羽的细腰便抽了过来。

    顾轻羽的手诀还没有完全结成印,枯枝败叶中刚刚冒出点点绿芽,还没等绿芽茁壮成长,啪的一声,虎尾已结结实实的抽在腰上。

    小小的身躯便倒飞了出去,咔嚓一声,将身后碗口粗细的树木一撞两断。

    顾轻羽虽有灵力护体,巨大的撞击力还是让她有点发懵。

    吼……斑斓猛虎怒吼一声,身体很随着顾轻羽一起腾空而起,一起落到断树旁,张开虎口,朝着顾轻羽的脑袋便咬了下去。

    顾轻羽虽有灵力护体,老虎根本伤不了她,但被老虎叼着脑袋,这滋味也不好受。

    同时心中憋屈的想:靠,修士不发威,当个病秧子,你个扁毛畜牲不就是欺负我炼气低阶不能释放威压吗!简直是孰可忍孰不可忍,看姐怎么给你点教训。

    她忿忿的想着,行动却快于想法,双手结印的速度远远快于平时,一个火球瞬间弹入老虎的大嘴里。

    嗷呜……老虎痛苦的嚎叫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拼命的打滚,不一会儿,老虎趴在地上不动了,并且传来了阵阵肉香。

    顾轻羽眨巴着眼睛,看着躺在地上的大家伙,她有点怀疑这是拍电视剧用的老虎模型道具,或者是某个动物园中被饲养员训练的服服贴贴的老虎在表演装死。

    她亲手杀过鱼,也见过姥爷杀鸡,可谁来告诉她,她手不刃血的就杀了只大老虎。

    她哆哆嗦嗦的上前踢了老虎几脚,看它依然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她突然意识到她今天有肉吃啦。

    想到有肉吃,她顿时来劲啦!手脚麻利的将老虎收入储物手镯,然后快速的冲下玉顶山,奔入皇城,她要买些锅碗瓢盆和调料。

    …………

    日子如前世一样,虚天宗的筑基修士如期而至,同样轰动整个黎国。

    皇城附近的城镇闻讯,纷纷将家中年满五岁,未满十五周岁的男孩女孩带入皇城,甚至一些小乞丐也闻讯而来,一时间,皇城之中大街小巷人满为患,但他们中绝大部分人带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回。

    三天后,顾微羽站在飞船上眺望,还如前世一样,整个皇城万人空巷,全都抬头仰望天空,发出一阵阵赞叹之声。

    而飞船上,依然如前世般坐着五六十个来自皇城周边千里之内的小孩。

    他们或坐,或站,或挤在一起开心的大笑,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

    她的身边还如前世一般站着季思聪,而顾锦羽的身边却少了顾轻羽。

    这一世真的不同了吗?她凝望着云海任凭季思聪在她身边不停的说着话,她一句都没进耳朵里。

    大街的角落里,一个粗布衣衫的女孩抬头看了眼空中的飞船,一声不吭的向着飞船消失的房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