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离开的准备
    ,!

    春去春回来,花谢花会再开。

    又是一年年关将至,顾轻羽站在回廊下,通过开着的园门眺望着银装素裹的将军府。

    还有一个月过了这年,这具身体便是八岁,她来这个异世也已经整整三年,到了大年初五,虚天宗的筑基修士便会抵达黎国,一个月后带她们进入修真界。

    书中将这日子写得很清楚,因这日是凡俗界迎接财神的日子,定远将军的三位小姐和永昌候府的世子被仙人选为仙童的消息在整个黎国爆炸开,顿时将军府门庭若市,王侯将相纷纷带着子女上门来蹭仙气。

    是时候离开啦,顾轻羽想。

    如今她如今的修为已是炼气二层顶峰,这还是她刻意压制的结果。师尊在玉简里提到过,炼气期是修士打磨根基的时期,所以不能急于进阶,要打磨锤炼经脉与丹田,使之越来越宽广,能容纳下更多的灵气,才有越阶挑战的能力,但她能感觉到经脉和丹田快到极限啦,年前她一定会突破炼气三层,到时可以练习一些小法术啦,音功也可以修炼啦,除了第一次在紫韵真尊面前弹奏的和风鸣还有便是进入炼气一层,《琴心》显示的七弦杀,和风鸣清心宁神有祛除心魔之功效,而七弦杀直接作用于人神识,作用在自己神识时,能增强自己的神识强度,作用于他人神识时,则能绞杀他人神识。

    只是一开始修炼音功后,灵石便会消耗的更快,如今还剩六十多块下品灵石维持不了多久,必须尽快进入修真界赚取灵石。

    但在顾轻羽小盆友对女主女配的执念消失以前,她不想跟她们一起去虚天宗,这小姑娘的眼界局限在于这深宅里,必须出去走走看看,开拓眼界才能释怀。

    而且原著中女主顾微羽是个杀伐果决的人,从未放下过虐杀前世虐她之人,在执念释怀之前必须远离她。

    “小姐,小姐。”春花清脆的声音从轻园外传进来打断了顾轻羽的思绪。

    裹得象只熊宝宝的春花踏着积雪快步走到她面前:“小姐,他们来了。”

    轻园外一个身体魁梧汉子和一个俊朗少年快步走了进来,见到顾轻羽远远的站定抱拳行礼道:“五小姐。”

    少年还远远的瞟了眼站在顾轻羽身后的柳红。

    柳红瞬间红了脸,低垂着头,轻轻扯了扯顾轻羽的衣摆。

    顾轻羽嫣然一笑,这丫头想了这么多年情郎,到这一刻却害羞啦!

    “你先回房。”她轻声吩咐柳红,随即又道:“陈护院,小师傅里面请。”

    陈护院再度一抱拳,跟着顾轻羽进入外屋,分宾主落坐。

    小丫头春花麻利的上茶,站到顾轻羽身后,忽闪着双眼,兴奋的看着屋中三人。

    陈护院轻茗一口茶道:“五小姐,犬子胡乱教五小姐习武,当不得小师傅这一说。”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小师傅教得很用心,当得起这一说。”顾轻羽微笑着看了眼俊朗的少年,当年羞涩的小男孩,如今已是阳光大男孩。

    她笑着又说道:“当年我答应过小师傅,要将柳红嫁于他,如今柳红已及笈,可以婚配啦。”

    “爹。”顿时陈翔眼中的兴奋遮都遮不住,他以为柳红最起码要等到五小姐及笈才会嫁给他,没想到这么快。

    陈护院的眼中既有兴奋,也有讶异。柳红是他好友之女,要不是当初她爹病危,凑不出许多银两,也不会卖身到将军府,这丫头他从小就喜欢,两家早有心思将他们定为娃娃亲,只是后来柳红当了五小姐的丫鬟,这事才歇了。

    “五小姐……”陈护院略微激动的想说些什么,却被顾轻羽打断了。

    “陈护院不会反对这亲事吧!”

    “怎会,在下欢喜还来不及。”陈护院赶紧起身抱拳行礼道。

    “如此甚好。我之前查过黄历,五天后便是黄道吉日,待我一会禀明母亲后,你们便将柳红迎入家中。”

    “多谢五小姐。”陈护院虽觉得有点仓促,但还是难掩兴奋,拉着兴奋的不知所措的陈翔向顾轻羽躬身施礼。

    “不必多礼。”顾轻羽摆摆手道:“那你们回去准备一下吧。”

    “是。”陈护院和陈翔再度施礼退出轻园。

    小丫头春花更是一溜烟的跑到柳红房间报喜去了。

    …………

    各房的丫鬟都由各房的小姐姨娘决定婚姻,跟苏氏报备一下,则只是为了突出主母的地位而以。

    苏氏没有任何反对,只是重新拨了个丫鬟给她,顾轻羽笑笑,便收下了。

    倒是顾微羽看她的眼神有点古怪,让顾轻羽的心不由得紧了紧。

    轻园和微园相距一里地左右,以如今顾微羽炼气四层的修为,想必早已将其覆盖。

    她每晚修炼时必定启动隔绝阵,顾微羽的神识无法看清轻园的一举一动,想必早已疑心,再加上原著中顾轻羽走时根本没将柳红许于何人,按照顾微羽的个性定是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有所动作。

    炼气四层已可以施展法术,炼气二层的她对上顾微羽根本没有赢的可能。

    不管顾轻羽心中如何紧张,五日后柳红依然按时出阁。

    一身红衣的柳红在轻园门口盈盈下派,呜咽的叫了声小姐,泪珠就扑索索的掉了下来。

    她这一走小姐身边除了笨拙的春花,再无可信之人,她原以为小姐只是将她的亲事定下来,却没想到这么急的把她嫁了,她真舍不得小姐。

    “傻丫头!”顾轻羽拉起她的手,擦掉她的眼泪,叮嘱道:“走吧!陈翔的喜轿已停在将军府的后门啦。的一定要记得要幸福哦!”

    “小姐……”

    “红姐,放心,我会对小姐好的。”同样眼泪汪汪的春花扶着柳红,挺着胸脯向她保证道。

    顾轻羽眼中顿时也有了丝湿润,这两丫头不枉自己对她们好。她从怀中取出两个锦囊递给她们道:“春花你送柳红出嫁后不必急着回来,在陈翔家里住上三日再回来,回来之前打开锦囊看看,记住这锦囊必须在三日后方能打开,知道吗!”

    “是。”两个抽抽搭搭的答应着,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轻园。

    新到轻园的小丫嬛绿娟看着这一幕,不宵的撇了撇嘴。

    目送柳红离开,顾轻羽回屋拿了个锦盒朝着顾鸣彰的书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