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引气入体
    ,!

    有了修炼心法,顾轻羽心思就活络起来。

    原著中,顾轻羽是到达虚天宗,被小丹峰的木淳真人收为弟子后才开始修炼。

    换了芯子的她换了师尊,提前得到了修炼功法,而且还是远超本界天地玄黄四阶功法的功法,是否意味着她可以远离虚天宗,远离女主女配,走自己想走的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一想到美好的生活有可能由自己支配,顾轻羽顿时来了动力。

    她仔细估摸了下轻园和微园的距离,大约有一里的路程,她不知道顾微羽现在是什么修为,但根据原著推断,最多是炼气二层的修为,原著中描述,顾微羽引气入体后,第一次放出神识最远的距离是自己的小院,大概五六十米的样子,照此推算,炼气二层的神识范围绝对覆盖不了轻园,自己在轻园里修炼她根本察觉不到,而她拥有的空间至宝中神识强大的器灵,原著亦有交待,要等顾微羽筑基后才能完全清醒。

    至于成功引气入体成为修士后,顾轻羽暗戳戳的想,紫韵真尊这样一个化神大能总该有一两件隐匿修为的法宝吧!如果实在没有最多提前跑路啦!

    顾轻羽虽说心大,却也有是个说干就干的人,想明白一切后,便开始反复研读脑袋里那象文言文般的引气决。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无形化有形,有形即无形……

    顾轻羽摇头晃脑大有老学究的风范,也所幸她大学里学的是文科,这么晦涩难懂的心法,硬是被她用三天的时间整明白,接下来她便开始实际操作。

    实际操作的难度远远超出她的想象范围。

    成为真正的修士第一步便是感应灵气,每到傍晚顾轻羽早早的把两个小丫头赶出内室,她盘膝坐在床上运转引气诀感应灵气。

    起初,不到半个时辰,她便腰酸背痛,直接载倒在床上躺尸。渐渐的,她支持的时间久了点,却端坐在床上兴致勃勃的玩着小鸡吃米的游戏,再接着,玩腻了小鸡吃米游戏的她只能感觉到四周除了一大片烟还是一大片烟。

    一日复一日,三个月的时间一眨眼变从指尖溜走,她沮丧的一次又一次的安慰自己:这里是凡俗界,灵气稀薄的可以忽略,别急慢慢来,人家女主三天引气入体,那是因为空间至宝中灵气浓度比现金修真界都要浓郁几倍的缘故,你又不是女主,要淡定淡定。

    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麻痹中坚持着再坚持着。

    六月末,下过一场暴雨的天空繁星点点,空气中夹杂着泥土和百花的芬芳。

    就在顾轻羽以为今夜还是一无所获时,她看到就在一片漆烟之中,稀稀拉拉的漂浮着一些五色光点,它们象是顽皮的小孩,围着顾轻羽上下翻飞,时不时的蹭蹭她脸颊,显得十分亲昵。

    灵气!顾轻羽的心不由狂跳侧

    ,吓得这些光点一哄而散,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偷偷打量顾轻羽。

    顾轻羽强忍着差点冲出口的笑声,稳了稳心神,缓缓运转引气诀,再度试着沟通那些光点。

    或许是没有感到顾轻羽有任何危险,又或许是顾轻羽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它们感到亲昵,它们再度从墙角飘出,慢慢的向顾轻羽靠拢。

    近了,再近一点,顾轻羽努力控制着激动的情绪平稳的运转着引气诀。

    突然,五色光点中的红色和绿色的光点快速的冲向顾轻羽,围着她转了两圈,然后嗖的一声,没入顾轻羽的眉心。

    顾轻羽顿觉得全身暖融融的,仿佛久霾未晴的冬日,一缕阳光撕开厚厚的云层散向大地。

    她完全沉浸在连脚趾头都在叫嚣着舒畅的感觉里,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右手手腕处灵光闪烁不停,一股浓郁的灵气从手腕处逸出,将她紧紧包裹在其中。

    一周天,两周天,直到三周天后,顾轻羽的神识慢慢延伸开来,她看到栽种在轻园四周的花草迎着晨曦微微摇摆着身体,看到春花正忙碌的在小厨房里烧水做早饭,看到柳红正伸手推开自己的房门,准备进来催促自己起床。

    然后便听到一阵剧烈的干呕声,听到小丫头急急忙忙冲到自己的床边大喊:“小姐……”

    “干什么?”顾轻羽没好气的应了她一声,这小丫头在嫌她臭,不过这味道也实在太难闻了。

    还好!她家小姐没事。柳红松了口气,不过她记得昨晚小姐明明洗得香喷喷的才进房间睡觉的,怎么一大早居然这么臭。

    “愣着干什么,快去准备洗澡水啊。”小丫头正干呕着,听到顾轻羽的吩咐,风一般的冲出房间。

    这速度唬得床上的顾轻羽羽一愣一愣的,要不是从小她就在自己身边,她都怀疑她是潜伏在她身边的武林高手。

    两个小丫头忙忙碌碌给顾轻羽换了三次洗澡水才将一身的污垢洗去。

    柳红终是忍不住,迟疑的问道:“小姐,你刚才……”

    “你去趟和馨园,就说我病啦。”话说一半便被顾轻羽打断了,她不打算让她们知道,她与她们已不同。

    “哦!”柳红不明白顾轻羽是什么意思,但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转身匆匆的出了轻园。

    一旁不善言辞的春花看着顾轻羽,憋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小姐,你好像变得更漂亮啦!”

    “是吗!”顾轻羽的心情大好,小丫头这句话最动听,这修仙的福利真不错。

    她伸出双手仔细端详,手指柔软细长,肌肤莹白光洁,然而她的笑顿住,目光盯在右手手腕处一块形状类似于门的绿色胎记上。

    手腕上什么时候有了胎记,记得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自己检查过自己的身体,根本没有这块胎记,而且这块胎记的形状很眼熟,象极了她上一世一直挂在手腕上的玉佩。

    她记得上一世被闺密拉着去古玩市场淘金,当时在一个古玩摊位上看到了这块指甲盖大小又毫无光泽的绿色门状玉佩,因为小又无光泽,所以无人问津。

    当时的她被玉佩上的花纹吸引,花了五十元将其买下,当成挂件一直挂在手腕的手链上。

    她还跟闺密笑称,这是哆来a梦的任意门,想去哪儿一步就到。

    她记得被水果刀削破手指时,她伸手去抽面巾纸,这玉佩刚好擦过带血的手指,而那时她嘴里说出的正是穿越两个字。

    顾轻羽只觉得天雷滚滚,这样狗血的套路竟然出现在自己身上。除了骂自己是乌鸦嘴外,她还能吐槽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