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期待爱
    ,!

    在凡人眼里价值连城的美玉,对于顾微羽而言,只不过是在空间至宝的旮旯堆里翻出来的下品防御宝器。

    原著中顾微羽也是送了这样一块不需要灵力便能激发防御功能的玉佩给顾鸣彰,当时还是程韵的顾轻羽赞道,女儿就是小棉袄,贴心,现在看来是女主没时间。

    不过文中提到正是这块玉佩让顾鸣彰躲过一劫。在一次敌国来犯时,顾鸣彰率兵出战,不想敌国有一武将极其骁勇善战,顾鸣彰不敌,眼看性命难保,正是这枚玉佩发出一道灵光,为顾鸣彰挡下了武将的致命一击。

    当然作者大大只是粗粗的一笔带过,倒是在原著中作者大大将修士的法器分类介绍的极为详细,法器共分为宝器,灵器和法宝,法宝之上有仙器,仙器之上便是传说中的神器,就象顾微羽拥有的空间至宝一样。

    原著中宝器和灵器分别分为上,中,下三品,同样的法术,同样的修为,使用不同的法器,越是品阶高的法器,释放出来的威力越大,而法宝则分为普通型法宝和成长型法宝两样,到金丹修为之后锻造的本命法宝都属于成长型法宝,它会随着修士的修为而成长,只要你修为达到一定程度,成长为仙器,甚至是传说中的神器,都有可能。

    顾鸣彰捧着玉佩小心翼翼的收进袖袍,心道:还是三丫头最实在,等会宴会结束后好好的慰劳下二姨娘,给自己生了个这么乖巧的女儿。他喜滋滋的想着,根本没在意顾微羽嘴里的高僧是哪一位。

    以至于顾四小姐将她亲手精心绘制,堪称大师级作品,顾鸣彰策马扬鞭英气勃发的画像呈上去时,也只能引得顾鸣彰微微抬了抬眸。

    顾四小姐的失落明晃晃的落入顾轻羽的眼中,每个孩子都期待父母的肯定和爱,但在一夫多妻儿女成群的环境里,所谓庶女又是何其的困难。尤其是失去母爱的顾轻羽小盆友,为了能得见顾鸣彰一眼,不惜扭曲自己,刻意讨好苏氏母女,最终被成功洗脑成了脑残。

    她轻轻叹口气,她抱着瑶琴缓缓走到顾鸣彰面前行礼道:“祝父亲生辰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说罢在顾鸣彰的示意下盘膝坐下,缓缓拨动琴弦。

    虽然用古琴弹奏前世的流行歌曲有些不适合,但琴音依然在她灵巧的十指下如流水般泻出,随着音乐她缓缓张开嘴,如珠如玉般空灵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

    生活一直在等待

    空荡荡的口袋

    …………

    所以这一次我要勇敢大声说出来

    期待期待你发现我的爱

    无所不在我自然而然的关怀

    你的存在

    心灵感应的方向

    我一眼就看出来是因为爱

    我猜你早已发现我的爱

    绕几个弯靠越近越明白

    不要走开

    幸福的开始就是放手去爱!

    这一刻顾轻羽放任原主的情绪在身体里肆无忌惮的蔓延,前世麦霸的功力加上今世真挚的情感将深深的期待演绎的淋漓尽致,当然也将那两个英文单词稍稍改动了一下,免得一下暴露她外星来客的身份。

    唱副歌的部分的时候,顾轻羽微微抬头看向顾鸣彰,在他轮廓分明的俊脸上多了一丝微笑和一丝柔和,这一刻,她感觉到原主残留的情绪从兴奋,然后慢慢的归于平静,原主对顾鸣彰的执念得到了满足而消失。

    一曲唱吧,整个大厅静悄悄的,顾轻羽却蹙眉,疑惑的朝着大厅外看了眼,行礼退回座位上时,然后听到有人叫了声好,便是一阵如雷般的鼓掌声。

    而顾轻羽脸色淡淡有些心不在焉,频频向着大厅外观望,以至于后面妹妹们都有些什么样的才艺她都不晓得。

    同样无心看表演的还有顾锦羽和顾为羽两位。

    顾锦羽极力掩饰着眼里的妒忌和恨意,时不时的趁人不注意,对着顾微羽和顾轻羽剜上一眼,今日她以为可以艳压群芳,却不想顾微羽一块玉佩就吸引了父亲全部注意力,更没想到一直无脑的顾轻羽居然还有这一手,藏得可真好,看来自己低估她了。

    顾微羽眼神古怪低着头,前世的顾轻羽的确也唱了一曲,但顾鸣彰连眼皮都没抬,只是这一世她明显感觉得到顾轻羽在刻意避她,是什么让她有如此的改变?难道她亦是重生?

    “丫头在想什么。”一个沧桑的在她的识海里响起。

    “沿叔,你醒啦!”顾微羽不由得一阵惊喜。

    “是你丫头运气好,得了块紫云石,才让我可能苏醒半个时辰。”

    “沿叔这是我因该做的。”

    上一世魂魄将灭之时,沿叔耗费神魂之力将她带回重生,致使他一直陷入沉睡之中,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加紧修炼提升修为,寻找一些凝炼神魂的宝物,凭着上一世的记忆她提前从季思聪那里得到了紫云石。

    而沿叔醒来得刚刚好,自己的疑问可能得到解释:“沿叔,一个人如果重生回来,那么她前世的一些习惯会不会被彻底的改变。”

    “不会。”器灵答得很肯定:“就象你,虽重活一世,不断纠正着前世的错误想法和做法,但还是能在细节中看到上一世的习惯。”

    “既然不是重生,那么能让一个人改变彻底原因是什么?”顾微羽沉思片刻,突然眼睛一亮:“夺舍!沿叔,顾轻羽会不会被夺舍啦!”

    “不可能。”器灵的回答很肯定:“凡人根本没能力做到夺舍,而修士能做到夺舍也最起码修为在金丹以上,但修士夺舍凡人不仅会遭天谴,而且凡人的肉身根本承受不起高阶修士的神魂而会直接爆体,所以没有那个修士会蠢到夺舍凡人。而且她的神魂和肉身契合度很高,没有夺舍的痕迹。”

    “那为什么我重生回来后,感觉顾轻羽象换了个人似的。”

    “你也说你重生回来后。也许真因为是你的重生,而产生的蝴蝶效应吧!”

    “蝴蝶效应?也许吧。”想不明白,也解释不了,只能相信沿叔的解释,但不管她今世怎么变,上一世她伙同顾锦羽将她卖给元婴真君,导致自己被吸干元阴而死,这仇她一刻未忘。只是现在将军府里,顾轻羽又成天呆在轻园里,找不到象上次那样光明正大的下手的机会。恨意在她心中蔓延。

    “丫丫有些事太执着便是心魔。”

    “是。”顾微羽心中微微一惊,但要放下,却不是她所愿。

    宴会在三人各自的心思里结束,送走最后一名宾客时夜幕已降临,喧闹了一天的将军府重归安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