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力争做个女汉子
    ,!

    练武场上,两个少年挥汗如雨,刀剑相交之际,动作快如狸猫。两人之间虽没剑拔弩张的敌对气氛,但谁都看出两个少年之间都憋着一股劲,谁都不肯服输。

    两人中,顾轻羽远远的便认出了其中一位是大将军府嫡子顾锦昭,而另一位,翻遍原主的记忆也没找到有这号人。

    练武场边上站着一个男人,有着魁梧的身材,刀削斧砍般深邃的五官,再配上小麦色的肤色,整个人显得充满了阳刚之美,尤其是一双眼睛象极了女主顾微羽,漂亮的不象话。

    帅!酷!

    属于外貌协会的顾轻羽眼中顿时直冒粉色泡泡,骨子里叫嚣着让她赶快到那男人身边。

    幸好柳红死死的拽着她:“小姐,那是老爷在教少爷们练武,我们不能过去。”

    顾轻羽咬了咬唇,压制着属于原主的孺慕之情,半晌她眼中的热切慢慢退去。她甩甩头,用胳膊轻轻捅了捅柳红轻声问道:“诶!知不知道要怎样做才能象他们一样练习武术。”

    “小姐!……”柳红闻言差点惊掉下巴,结结巴巴的说道:“小姐,我们都是女子,女子学武会被人家嫌弃的,将来找个好点的婆家都难,而且太太知道了会责罚我们的。”

    “你傻啊!我们不会关起门来偷偷的练,干嘛要宣扬的人尽皆知。”

    “可是……”

    “没有可是,这事就交给你啦!”顾轻羽轻松的耸耸肩,这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小丫鬟的脸却瞬间皱成了苦瓜:“小姐,你让我怎么办?我又不会武功。”

    “笨:!”顾轻羽用手指轻点她额头:“陈护院不是有个儿子是你的小竹马吗!听说功夫不错。”

    “小姐。”柳红的脸顿时飞上两朵红霞。

    唉!这个世界的人咋这么早熟,才十二岁就想情郎真的好吗!不过她现在还得仰仗小丫头,这话打死她都不会说。

    她凑到柳红身边忽悠道:“你帮我把这事办妥,将来你的婚事就包在我身上。”

    “小姐!”柳红的声音轻若蚊呓,整个人就象是煮熟了的大虾,红的发亮。不过顾轻羽的话没错,她的卖身契还在小姐手里,她的婚姻的确只需小姐一句话。

    ******

    月影西沉,鸡啼初遍,柳红和另一个小丫鬟春水紧张的透过门缝观察着轻园外的一草一木。

    如今的轻园就剩下她们三人,当初为了练武,她昧着良心诬陷刘婆婆偷了她首饰,将她赶出轻园,当时她虽觉得这事干得不厚道,但没办法,谁让她是无间道呢!

    庭院里的花花草草早在开始练武之前移入花盆中,此刻被移至角落里,露出庭院一角里的人形木桩,百来斤重的石锁,和几个绑腿的沙袋。

    旁边的木架子上放着长剑,长抢,木棍……这里俨然已成了个简易的练武场。

    梳着包包头,身着对襟盘扣太极服的顾轻羽小脸红扑扑的,眉宇间一扫往日的懦弱和刻薄,整个人显得英气勃发。

    不过就这一身打扮却遭到了柳红的嫌弃:“小姐,这是什么怪衣服,好难看噢!”就连春花小丫头也跟着笑出了声。

    顾轻羽有时候常想,是不是最近脾气太好啦!连两小丫头都敢嘲笑她家乡最时髦的练功服,等下一次得对她们狠一点。

    顾轻羽向园门口看了一眼,今天陈护院的儿子陈翔来得有点晚,大概也被他老爸抓起来练功了吧!

    她弯腰将沙袋绑在腿上,围着院子开始跑步热身。

    她还记得陈翔第一次被柳红强拽来时,眼中带着点轻视,却又不得不强压着的别扭模样。他指着他带来的沙袋和石锁道:“五小姐,如果你真想跟我学武术的话,就从练习体力开始吧。”

    小小少年不似养候门的公子哥有太多的心眼,做事全凭本性:认真。负重跑,举石锁,蹲马步……苛刻得如同现代军营训练的特种兵。

    那时候的她柔弱的如同路边随时会被风吹弯了腰的小草,跑几步累得直喘粗气,蹲马步半个时辰不到,直接晕过去。

    小小少年眼里的轻视越来越浓,他相信也许只要到明天,这位突然心血来潮想要习武的五小姐会收回她奇怪的想法。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柔弱的五小姐,一次次刷新了他对她的认知。

    累了,她可以就地趴下休息,然后接着再来,晕过去后醒来,接着继续。她倔强的还同路边的小草一样,只要有机会立马挺直腰杆。

    那时候的她全身肌肤青一块已一块,根本找不到一块象样皮肤,那怕是再轻柔的按摩,都能引出她杀猪般的嚎叫,惹得两个小丫头眼泪汪汪的哭作一团:“小姐,咋不要习武啦,不受这份罪,行不?”

    行!当时的她心道:死了,就什么都不用啦!

    半年后,陈翔教了她第一套拳法,此时少年眼里已全是敬佩,他教得更为用心,出拳运气不厌其烦的反复讲解,直到她全部领会为止。

    轻园的门吱哑一声迅速的打开,然后又迅速的关上,一个烟色劲装的少年冲着顾轻羽抱拳行礼道:“五小姐,对不起,今日来晚啦。”

    “无妨。”顾轻羽微笑着说道:“小师傅若有事尽管去忙。”

    劲装少年正是陈翔,他羞涩的偷偷瞄了眼门口警戒的柳红,然后挠挠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世界的娃也太早熟啦!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就想老婆啦!想姐当年二十八岁都没男朋友一个。顾轻羽心中不住的腹诽,但脸上依旧带着微笑道:“小师傅有话但说无妨。”

    陈翔又偷偷瞄了眼柳红,他可没忘记,当初这位五小姐答应过只要教她习武,就将柳红许配给他,现在没时间教了,这话不知道还有没有效。

    他纠结着忐忑的说道:“今年揽武堂招生,我又幸成为其中一员,所以……所以以后怕没时间来教小姐习武啦。”

    “恭喜小师傅。”陈翔别扭的表情让顾轻羽好笑,但能被揽武堂招为弟子顾轻羽还是为他高兴的。

    作为武将的子女,自然听说过揽武堂,是黎国最有名的武馆,有黎国顶尖高手坐镇,每年春季招生,招收的全国最有武术天赋的弟子。从揽武堂出来的弟子,不要说都是将军,但在军中混个一官半职却是极容易的。

    能为这样的男孩喜欢,顾轻羽自然为柳红高兴。

    当陈翔再一次瞄向柳红时,顾轻羽道:“陪我打一架吧。”

    “啊?”陈翔一愣,却听顾轻羽说道:“这一架若能打得酣畅淋漓,我就把柳红风风光光嫁给你。”

    “好。”陈翔豪气顿起,但他好字音未落,顾轻羽的拳头就冲着他面门而来。

    他架手回击,左手握拳也冲着顾轻羽的面门而去,耳中只听顾轻羽道:“不准打我的脸,等会我还要去母亲那里请安呢。”

    “哦!”陈翔微微一愣,左手生生停在半空,而自己的脸却在一愣神之间被顾轻羽击中。

    偷袭成功,顾轻羽更来劲,团身便扑了上去。

    不过她才习武半年,如何跟从小便开始习武的陈翔比,十几个回合后,吧唧一声,顾轻羽重重的摔倒在地。

    她从地上爬起来,没形象的吐了口口水,女汉子气势十足的说道:“再来。”

    又过了十几招,吧唧顾轻羽再度摔了出去,短信的小半个时辰里,来来回回顾轻羽吧唧了十几次。

    看得旁边两个小丫头眼泪汪汪的直心疼,但又习以为常的不上前搀扶。

    再度吧唧一声摔出去后,顾轻羽终于举起了白旗:“别打啦,我答应把柳红嫁给你就是啦!”

    腾!陈翔的脸顿时红了,五小姐这话说得,好像自己是来抢亲的,尴尬的拱手行礼道:“五小姐,在下先告辞。”说罢落慌而逃。

    “呵呵!”顾轻羽忍着疼,咧嘴笑了出来,小样,把姐摔成这样,不膈应你一下,就太你啦便宜!

    “小姐……”柳红埋怨的看着她。

    “别废话,扶我起来,沐浴去和馨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