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一起收了
    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秋雨一落下来,天气顿时感觉清冷了很多,帝京每天都会发生不少事,沈黄两家联姻破裂的事已经没有人再谈论了,早就被其它新鲜事代替了。

    “二哥,你和墨骁这是要干什么?现在才早上六点钟!”顾岸一打开门就看到守在门口的两个门神,不由头痛的耙了耙头发。

    三天了!天天早上来这里扰人清梦,还让不让睡觉了!顾岸无语的看着谭亦和沈墨骁自来熟的跨门而入,只能发泄般的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结果一回头对上两人冰冷的眼神,顾岸后怕的瑟缩了一下肩膀,自己摔自家的大门都不行吗?“这是药膳,一会你送去给笑笑。”谭亦将保温桶放在了茶几上,明明只是三天的时间,谭亦却感觉无比的煎熬,尤其是他只能从医生和护士那里知道商弈笑的情况,甚至没办法亲眼去看看。?不甘示弱的沈墨骁将一个黑色的巴掌大的盒子也放到了茶几上,“这是最新款的监听设备,上面有微型探头。”

    好吧自己不单单要兼职保姆还要兼任特情人员的!顾岸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个黑色的男士耳钉,这让顾岸不有错愕的开口:“我没有耳洞。”

    耳钉这种娘兮兮的东西,顾岸自认为是个粗糙老爷们,他更不会佩戴,弄个纽扣或者手表一类的也好过耳钉那。

    谭亦勾着嘴角笑着,语调薄凉的开口:“小岸,不要太挑剔,有些人能力有限,只能弄到现成的设备。”

    如果是谭亦出手,他肯定会让人直接改装一个,但是沈墨骁的关系和势力都在商界,而且时间这么短,能弄到这么高端的设备,他也是有相当的本事了。

    毕竟谭亦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东西是内部研发的,根本没有在外面流通。

    “我没有耳洞。”顾岸将盒子丢在了茶几上,练练后退了好几步,眼神带着忌惮和防备。

    片刻之后,顾岸很是恼火的瞪着不近人情的谭亦和沈墨骁,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行,我戴还不行吗?”

    为什么他们谈恋爱,最终受苦受罪的还是自己!这一刻,顾岸不得不承认关煦桡太阴险了,难怪他大早上的就跑去上班了,妈的,他就是猜到二哥和墨骁还会来。

    耳垂上传来微微的刺痛,顾岸没好气的拿过纸巾擦掉了鲜血,然后对着镜子将黑色的耳钉给戴在了耳朵上,越看越娘气!

    从浴室里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泾渭分明的谭亦和沈墨骁,顾岸阴森森的一笑,自己诅咒他们谁都谈不成恋爱!商弈笑最好去学校找个十八岁的小男生谈恋爱,让二哥和墨骁郁闷去。

    病房里,商弈笑的身体恢复的有点慢,她的身体素质其实很好,如果不是之前剿灭臭鼬的时候被黑蜘蛛盯上受了一次重伤,结果半年不到的时间,又重伤了一次,商弈笑现在绝对不会走几步路就脸色发白,身上冒冷汗。

    “笑笑,你也不要着急,你伤的这么重,而且失血过多,身体恢复过来需要一个过程,这是急不来的。”护士长柔声的安抚着,自己女儿比她还大几岁,去年大学毕业,现在虽然有工作,但基本是月光族,没钱了也只会找家里要。

    可是对比之下,护士长感觉商弈笑真的太不容易了,年纪轻轻的,从事的却是最危险的工作,身上还挨了几颗子弹,差一点命都没有了。

    护士长给商弈笑换药的时候发现她身上还有旧伤,同样也是枪伤留下来的痕迹,看起来至多是半年前受伤的,这让她更加的心疼商弈笑。

    “我知道,就是躺太久了稍微活动一下身体。”商弈笑点了点头,她现在是宁愿面陌生人,也不愿意想起谭亦和沈墨骁。

    顾岸是早饭都没有吃就被赶出家门了,他倒是想半路开溜了,结果谭亦和沈墨骁一路将他送到了军区医院。

    然后两人进了一间办公室,直接打开了带过来的笔记本电脑,通过耳钉上的探头可以清晰的看到顾岸的一举一动,让他想开溜都没法子。

    “煦桡,我他妈的真要疯了!”顾岸不敢开口说话,只能快速的在手机上打着字,“你不知道二哥和墨骁多么变态,他们竟然给我弄了个耳钉,上面还有监控探头,更重要的是,我他妈的上厕所他们估计都能看到!”

    另一边,说是去上班其实回到了柳叶胡同的关煦桡呛的一口豆浆喷了出来,对面的顾均澈来不及避开,被喷了一头一脸的,看着有些呆的脸上满是错愕。

    “抱歉,实在你哥的信息太劲爆了。”关煦桡拿过纸巾递给了顾均澈,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很是无语的回了一条,“你放心吧,二哥和沈墨骁对你一点性趣都没有,而且你厕所的时候可以用左手挡住耳钉!”

    对哦,自己竟然没想到?顾岸愣了愣,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为什么感觉自己突然变得这么蠢!一定是被二哥和墨骁给折磨的,这两人天天来自己这里报道,还逼着自己去见商弈笑,所以自己一定被折磨的神经衰弱了。

    病房里,看到顾岸进来了,商弈笑倒好脾气的对他笑了笑,经过几天的时间,商弈笑其实已经冷静下来了,至少不会像一开始知道真相时那么情绪失控那么暴躁。

    但商弈笑越是这样冷静,通过耳钉监听的谭亦和沈墨骁越是不安,这说明笑笑将所有的情绪都压到了心底,她不是不生气,而且铁了心的要和他们划清界限,她没必要和两个陌生人生气,不值得!

    “之前医生说你身体太虚了,需要好好调理一下,这是药膳粥,你多少吃一点。”顾岸将保温桶放到了桌子上,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商弈笑,不由眉头一皱的开口:“你也别急着下床走路,总得等身体痊愈了。”

    “没事,躺太久了活动一下,看看窗户外,精神也好一点。”商弈笑擦去额头上的冷汗,视线从顾岸的耳钉上一扫而过,“麻烦你扶我一下,腿有点发软。”

    顾岸性子爆烈,自然没有那么注意细节,此刻大步走了过去,长臂一把揽过商弈笑的腰,这腰瘦的都像是没骨头了,二哥和墨骁也太作孽了。

    靠在顾岸身边,商弈笑突然伸出手来,快速的将他的耳钉拿了下来,然后快步走到了窗户边,打开窗户玻璃,咻一下将耳钉丢了出去。

    顾岸目瞪口呆的看着商弈笑这一系列的麻利动作,抬手摸了摸还有些痛的耳垂,随后对着商弈笑竖起了大拇指,嘚瑟的大笑起来,“干的漂亮!”

    “你吃过没有,这么多我也吃不了。”商弈笑其实和顾岸很谈得来,在和江省的时候两人也算是相谈甚欢,只可惜后来发生太多的事,在帝京相遇之后,因为沈墨骁,所以有些的尴尬,现在倒是找回一开始见面的感觉了。

    商弈笑吃了两口粥,味道很熟悉,之前在四合院的时候商弈笑一个星期要吃三次药膳。

    “多吃一点,你不知道二哥和墨骁真的越来越变态了,他们就差没住在我那里了!”顾岸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从柜子里拿出碗筷来给自己盛了一碗,“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看着满脸好奇的顾岸,商弈笑阴森森的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再配上她过于苍白瘦削的脸庞,愣是有种恶魔现身的惊悚感。

    “你想知道?”商弈笑看了看顾岸,笑得愈加的诡谲阴险,“你认为我二选一,另一个怎么办?”

    呃……顾岸楞了一下,这的确是个无解的题目!不管商弈笑选择了谁,另一个男人肯定会受伤,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顾岸感觉落选的那一个估计一辈子都无法从情伤里走出来了,说不定会孤苦到老。

    商弈笑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要不我两个一起选了,坐享齐人之福!”

    噗嗤一声!一口粥喷了出来,顾岸目瞪口呆的看着商弈笑,几乎怀疑自己是幻听了!好吧,自己就不该问这么蠢的问题!“我们吃饭,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

    商弈笑这才收敛了表情,慢悠悠的吃着粥,顾岸也打消了所有的好奇心,自己果真该三缄其口,二哥和墨骁他惹不起,商弈笑这丫头更惹不起,她疯起来更可怕!

    关键是商弈笑要是发疯了,到时候二哥和墨骁肯定会联手收拾自己,顾岸想想就是一阵后怕,所以多说多错、不说不错果真是真理!

    办公室里,谭亦和沈墨骁对望一眼,算是相看两生厌!可偏偏两人如今却绑在了一起。

    “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不用监听器了吗?”谭亦挑着眉梢不屑的开口,“你当笑笑是普通人吗?”

    “那你刚刚守在笔记本面前干什么吗?你不也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成功,至少一开始看到笑笑了。”沈墨骁同样冷声的嘲讽了回去,此刻,他终于知道商弈笑为了和自己在一起她放弃了什么。

    她拥有这样的身手,又这么年轻,这些特情部门培养一个优秀的特工,至少要花费不菲的金钱和精力,笑笑却打算一结婚的时候就退役,沈墨骁不用想也知道商弈笑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能换回自己的退役。

    谭亦和沈墨骁也知道这样争论没任何意义,两人同时停住了话茬,原本以为顾岸很快就会出来,结果等了又等,谭亦和沈墨骁都开始各自忙碌工作了。

    中午十一点半。

    “二哥,你和墨骁还没有走?”推开办公室的门,看着各自占据着一张办公桌在工作的谭亦和沈墨骁,顾岸一手扶着门框嘿嘿的一笑,“二哥,你和墨骁相处的很愉快啊,说不定你们在一起会很搭啊。”

    商弈笑自行找个男朋友,二哥和墨骁就搭伙过日子,这样就都完美了!

    谭亦和沈墨骁老脸一黑,两人同时转过身来,危险的目光冷冷的盯着口无遮拦的顾岸,看来他和笑笑谈的很好啊,竟然能在病房里待几个小时。

    “抱歉,就当我没说!”明显感觉到了危险,顾岸警觉的想要溜走,可惜他却忘记了谭亦的身手比他好太多了。

    片刻后,乖乖坐在椅子上,受审的顾岸不安的瞅了一眼谭亦和沈墨骁,“有话好好说,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和笑笑都说了什么,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谭亦危险的眯着凤眸,自己怎么没有发现笑笑竟然很喜欢顾岸这种性格呢?明明之前没感觉到啊。

    沈墨骁同样冰冷着俊脸,他一想到顾岸早就知道了商弈笑的身份,却一直瞒着自己,虽然沈墨骁也知道他是被谭亦给镇压了不敢说,但理解归理解,沈墨骁心里头也憋着一股子邪火。

    “一字不差?”顾岸后怕的瑟缩了一下身体,可惜在两个男人凶狠的目光之下,顾岸只能努力的回想着,然后慢慢的诉说着。

    当说到商弈笑问顾岸她该选谁时,顾岸竟然沉默了,谭亦和沈墨骁眼神顿时凶狠了许多,小岸竟然没有回答!

    而当顾岸说商弈笑打算两个一起收了,坐享齐人之福!谭亦和沈墨骁表情扭曲的一变,对望一眼之后,不由膈应的厉害,一山不容二虎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