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谁都不见
    商弈笑隔壁的病房一直是空着的,之前沈墨骁和谭亦虽然不眠不休的守在病房里,但是每天也去旁边的病房里洗漱。

    “二少,你先去冲个澡吧。”小周将柜子里干净的衣服拿了出来,随后递给浑身湿透的谭亦,不得不感慨爱情的力量果真强大,之前自己怎么劝二少都不听,商小姐一出来,二少立刻就改变主意了,什么原则什么底线都喂狗了。

    “你去看一下笑笑,让护士过来检查一下,防止伤口裂开了。”谭亦抹去脸上的雨水,看似一身的狼狈,可是心情却是极好,笑笑竟然生气了!

    谭亦勾着薄唇笑向着浴室走了进去,生气了就说明笑笑还在乎自己,不过估计也气的狠,身上有伤口还跑的那么快。

    病房里,商弈笑板着脸,越想越是暴躁,可浑身的火气好像都被强行压制在身体里,让她再暴躁,可是火气怎么都发不出来,憋得整个人五官都阴冷下来,脸色黑沉的似乎可以刮下一层锅灰。

    正在检查伤口的护士长诧异的瞄了一眼商弈笑,虽然不知道这姑娘的身份,但身上中了几枪,失血过多差一点导致脑死亡成了植物人,结果一苏醒就能下床跑,速度还贼快,难道这些受过特训的人身体素质都这么变态吗?

    “伤口没裂开,不过下一次不能这么大幅度的动作了,伤口还在愈合阶段,最怕就是裂开发炎感染。”护士长关切的开口,见商弈笑点了点头,不有语调温和的劝了一句,“没什么事比自己的身体更重要,有什么事也得等身体痊愈了再处理。”

    “谢谢,我记住了。”商弈笑道谢一声,余光看到站在一旁的小周,怒火蹭一下又涌了上来。

    片刻后护士长这边一离开,商弈笑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麻烦周秘书将门反锁一下,有点事想问问你。”

    小周头皮一麻,就算问也该去问二少啊!可是对上商弈笑凶狠的目光,小周知道自己不答应,估计她能直接下床去锁门,这要是伤口裂开了,二少一定会将自己发配到非洲据点去。

    听到房门咔嚓一声反锁上的声音,商弈笑靠在病床上,从乱嗡嗡的脑子里理出一点思绪,一字一字开口,语调冰冷的没有一点感情,“视频的事情,谭亦知道?”

    身为谭亦的机要秘书,小周认为自己有必要为了二少的终生幸福添砖加瓦,此刻正色的回答:“二少的确知道,但这并不是二少策划的。”

    商弈笑冷嗤一声,“不是他计划的也是他默许的!”所以周秘书根本没必要给谭亦遮掩,他是什么性子,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当时情况比较特殊,邓鹤翔不单单和黑蜘蛛联系,其实他也是m国安插在国内的间谍,二少想要帮助邓鹤翔取得m国情报部门的信任,就必须这么做。”小周看了一眼商弈笑,却无法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开口:“邓鹤翔想要取得沈夫人的信任,就必须帮助她解决你。”

    当初在和江省,董家和赵家二房一直从事走私的生意,获取的巨额利润有一部分就交给了黑蜘蛛,这一条走私线路国内有赵家的保驾护航,在国外就是黑蜘蛛的庇护。

    谭亦铲除了董家,同时打压了赵家二房,趁机也收编了赵家的一些势力,但这两家出事了,黑蜘蛛这边肯定还要寻求新的提供资金的渠道,邓鹤翔就成功的博得了黑蜘蛛的信任。

    邓鹤翔瞄准的就是沈氏集团,想要通过沈夫人一步一步的蚕食沈氏集团,这也是他向m国体现自己价值的强有力证明,谭亦起的就是推波助澜的作用,邓鹤翔成功了,谭亦就可以通过他精准的掌握黑蜘蛛以及m国的一些动向。

    看着商弈笑不言不语的陷入沉思里,小周低声再次开口:“当时你的替身并不需要死亡,二少也和她说过。”

    想要骗过邓鹤翔不难,但是想要取信黑蜘蛛并不容易,一丁点不确定的因素就会让黑蜘蛛放弃邓鹤翔这个棋子,宁可重新选择、培养其他人,黑蜘蛛和m国不会容许有任何不确定的因素存在。

    所以商弈笑的替身选择了死亡,沈夫人只能求助邓鹤翔帮忙处理尸体,让邓鹤翔成功取得了沈夫人的信任,日后沈夫人即使后悔了,她也不可能逃脱邓鹤翔的掌控,因为她杀人的证据就在邓鹤翔手里掌控者,沈夫人只会成为邓鹤翔利用的工具。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商弈笑又问了好几个问题,小周都一一作答了,当然遣词造句上都是偏帮着谭亦,可是小周也明白这事谭亦做的太不厚道了。

    片刻后,房门被扭动的咔嚓声响起,商弈笑和小周同时向着门口看了过去,透过玻璃能看到谭亦正站在门外,似乎没想到房门竟然被反锁了。

    “更详细的情况二少才清楚。”小周可不敢将谭亦关在门外,而自己却和商弈笑同处一室,此刻说了一句,动作迅速的打开房门,“二少,你和商小姐继续谈,我先出去了。”

    谭亦视线诡谲的看了一眼落荒而逃的小周,反手关上门,深邃的目光灼灼的盯着靠在病床上的商弈笑,“小周将该说的都说了,我就说一下你不知道的。”

    商弈笑冷眼看着拉着椅子在床边坐下来的谭亦,他神色一片的轻松从容,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商弈笑感觉一股子怒火蹭蹭的在胸口炽热的燃烧着,这让她的表情更加的冰冷。

    “出于私心,我选择了隐瞒你视频的事情。”谭亦很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私心,“抛开外界因素,你和沈墨骁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沈墨骁是因为你的死亡才醒悟,否则他不可能真的忤逆他母亲。”

    商弈笑直接被气笑了,目光冰冷而嘲讽的看着谭亦,“就算我和沈墨骁不能在一起,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我宁愿和沈墨骁一辈子这样纠缠下去,即使痛苦也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声音说到最后已经尖利了几分,商弈笑别过头,压抑着愤怒,他凭什么站在制高点,像是神一般决定自己的感情,决定自己的未来!

    最可笑的是自己还对他感恩戴德,一直感激着他!商弈笑如今想想只感觉自己真是他妈的蠢!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谭亦目光定定的看着冷嘲热讽的商弈笑,这一刻他才明白商弈笑之前的确是带着伤去楼下阻止自己继续淋雨,却不代表她就原谅了自己。

    “我只是认为这样对你更合适。”谭亦有些苍白的辩解了一句,沈家那种情况,沈墨骁即使不妥协,他也只会采取拖延政策,到时候即使沈夫人不下黑手,黄子佩这边肯定也会动手。

    与其处于被动的局面,谭亦认为主动出击更好,这样所有的计划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而且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可是他唯独忘记了询问商弈笑,她是否愿意这样做。

    “麻烦你出去,我想要休息了,还有请以后不要再来了,等伤好之后我也会回学校宿舍去住。”商弈笑躺了下来,侧过身背对着谭亦,她不想再看见这个人,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的接触,人犯傻一次就行了,总不能接二连三的傻下去,那就是犯贱了。

    谭亦沉默的看着浑身透露出疏离和抗拒的商弈笑,在做这个决定之前,他想过她一旦知道了真相必定会生气,但谭亦那个时候笃定自己和商弈笑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所以她再生气,自己也能挽回。

    可如今,谭亦深深的感觉到了一股子挫败和无奈,他不知道该怎么道歉才能让商弈笑原谅自己,才能翻过这一篇。

    静静的在床边坐了许久,知道谭亦知道商弈笑是真不可能原谅自己,这才起身离开了,关上门的那一瞬间,透过玻璃他清楚的看到商弈笑脸上的冷漠之色,谭亦眼神晦暗的阴沉下来,明明他没有感觉自己做错了,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此刻谭亦忽然有些后悔了。

    !分隔线!

    顾岸的这套公寓距离军区医院比较近,所以他和关煦桡暂时就住在这里,商弈笑昏迷不醒的时候,顾岸和关煦桡跟着操碎了心,可是如今她清醒过来了,这两人还是操碎了心。

    “煦桡,以后我们俩就搭伙过日子,女人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理解的生物,最关键的是她有本事能让男人跟着失去理智。”从公寓到医院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顾岸看了一眼远处的五号住院楼,他是真的不想来啊,可不来又不行,顾岸真担心谭亦和沈墨骁再次打起来。

    “谈了个恋爱而已,所有人都跟着遭罪!”吐糟了两句,顾岸想想头皮就发麻,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柳叶胡同的光棍汉这么多,到时候每个人来一次,顾岸感觉自己绝对会老十岁,太折磨人了,“煦桡,还是我们过最省事。”

    “别,你和均澈过日子去,我一个人就很好。”关煦桡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小岸这就是个暴力分子,年轻的时候脾气就不好,等到老了,那不就成了定时炸弹了,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爆起来,自己是吃饱了撑着才会和小岸搭伙过日子过日子。

    被嫌弃的顾岸长臂一伸搭在了关煦桡的肩膀上,贼兮兮的一笑,故意拖长了语调开口:“这话我听着怎么就这么耳熟呢,当初大哥和二哥都没结婚的打算,连谭果也说过这话,可是现在呢,孩子都生出来了,煦桡啊,有些话别说的太满,担心我到时候和你媳妇告黑状。”

    关煦桡斜着眼瞅着打趣自己的顾岸,温和俊朗的脸上露出笑来,“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就你这破性子,没哪个姑娘能接受。”

    “你这是小瞧哥哥我了,我以后真要结婚的话,绝对找个三从四德的女朋友,我说东她绝对不会往西,我说站着她绝对不会坐着,保管什么事都没有,不会像二哥这样瞎折腾。”顾岸将胸口拍的砰砰响,帅气桀骜的脸上眉宇飞扬,浑身充满了大男子主义的霸气。

    关煦桡懒得和顾岸打嘴仗,只希望日后他不成了妻奴,反正狠话谁都敢说。

    两人到了楼上,此刻走廊里气氛显得有点的诡异,沈墨骁和谭亦一大早都已经过来了,却被护士长拦在了病房外。

    “商小姐之前说了,拒绝任何人探视,否则她就强行出院。”护士长多少看出了点门道,瞅了一眼面前优秀的两个男人,这绝对是三角恋那!

    也难怪小姑娘谁都不见,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回来,住个院都不能安生,还得面对两个争锋相对的男人,想想就糟心。

    被拒之门外的沈墨骁冰冷着脸庞,迁怒的看了一眼谭亦,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自己和笑笑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谭亦半眯着眼,目光晦暗莫测,心里却远不像表面上这么冷静自若,他不确定笑笑只是短时间生气,还是一直生气,甚至会和自己决裂。

    “二哥,你和墨骁要不先回去,这几天你们也积累了不少工作……”顾岸这话刚开了个头,就对上谭亦和沈墨骁冰冷的责备眼神,难道在小岸眼里工作比笑笑更重要吗?

    好吧,自己不说了!顾岸在嘴巴上做了个拉链的收拾,多说多错,二哥和墨骁现在都不理智了。

    “护士长,麻烦你去说一声,就说关煦桡想和她谈一下目前案情的进展情况。”关煦桡温和一笑的开口,换成自己,他也懒得见二哥和墨骁,但大家总不能都堵在走廊里吧,关煦桡打算去探探商弈笑的口风。

    护士长点了点头转身向着病房走了过去,片刻后,她再次走了出来,“商小姐只让你一个人进去。”

    一瞬间,关煦桡同样感到到四道冰冷冷的视线锁住了自己,明明自己是帮他们去探口风的,为什么成为了攻击的对象!

    这一刻,关煦桡也想学着顾岸骂爹了!二哥和沈墨骁也太幼稚了吧,自己又不是他们的情敌!顶着那火辣辣的四道目光,关煦桡同手同脚的向着病房走了过去。

    房间里很安静,商弈笑靠在床上,关键是床头柜上竟然摆着一个花瓶,可是花瓶里插的却是小雏菊,关煦桡眼角狠狠的抽了两下,哪有人送菊花的,这绝对是商弈笑自己让人买回来的。“关队长,我现在还是杀人嫌疑犯吗?”商弈笑之前看了手机,连青大学的论坛上这几天还是沸沸扬扬的。

    尤其是商弈笑一直没有出现,再加上她之前展露出来的身手,不少人都忍不住揣测商弈笑是不是杀了三个人的暴徒。

    “差不多已经要到收网的阶段了,邓鹤翔私下里去见了马迹远,明面上是为了生意合作的事,其实是借着马老的关系打探田振江的下落。”关煦桡快速的将现阶段的情况说了一遍。

    沈黄两家的联姻已经破裂了,就差沈墨骁去和江省明政部门办理离婚手续,黄子佩和沈夫人都搬出了梅家大宅,邓鹤翔代替了傅涛和黄子佩合作。

    马老也打算入个干股,不投资现金,只拿股份分红,当然,人脉关系这一块就需要马老去疏通,说好听一点是强强联手,说难听一点就是狼狈为奸。

    “你打算怎么办?”关煦桡实在不想当什么知心哥哥,可总不能让二哥和墨骁一直这样堵在走廊里。

    商弈笑猛地抬起头看着关煦桡,脸上带着苍白的笑容,可声音却冰冷的瘆人,“麻烦关队长替我说一声,我原谅他们了,只希望以后没有任何交集。”

    不管是沈墨骁还是谭亦,商弈笑现在都不想理会,但是想到这两人固执,商弈笑眼神陡然狠厉了几分,“关队长再替我转告一句,他们如果还坚持留下来,见他们一次,我给自己一刀。”

    这还真是个猛人!关煦桡忌惮的看了一眼表情凶狠的商弈笑,确定她并不是说得玩的,估计她真的气到了极点,偏偏二哥和沈墨骁都守在门外,商弈笑才会说出这话来。

    “放心吧,这话我一定转达到。”关煦桡又说了两句关心的话,可明显发现商弈笑对自己的敷衍,对自己的态度都这么冷淡,二哥和沈墨骁那里就更甭指望了。

    不过转念一想,关煦桡也能理解商弈笑的心情,这事放谁的身上都接受不了,二哥这一次真的做错了。

    这边关煦桡一从病房里走出来,咻咻咻的,不仅仅是谭亦和沈墨骁的目光紧迫的看了过来,顾岸这个看热闹的瞅着关煦桡,看着很是好奇他和商弈笑谈的怎么样了。

    “二哥,墨骁,商小姐气色还不错,不过她也说了暂时不想见你们。”关煦桡刚说完,顿时感觉这两人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更为的冰冷凶狠。

    无语的一耸肩膀,关煦桡不得不赞同顾岸之前的观点,不疯不成魔!恋爱果真让二哥和墨骁都变的不正常了,他们用这么凶狠的目光盯着自己有什么用,又不是自己惹的商弈笑。

    “还有。”关煦桡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莫名的感觉自己有生命危险,但是关煦桡还是硬着头皮将剩下的话都说出来了,“商弈笑说了,她不想见再见到你们,否则见到一次她就给自己一刀。”

    顾岸眼睛倏地瞪大了几分,对着关煦桡眨眨眼,不是吧,商弈笑这么凶残?她真要是给二哥一刀,顾岸感觉谭亦宁可受伤也会来医院,但是商弈笑要自残,二哥真的能忍心吗?还有墨骁他都那么悔恨和自责了,更加不可能舍得商弈笑受伤。

    谭亦和沈墨骁脸色阴沉的骇人,他们知道商弈笑的性格,她虽然嘴硬心软,可是对自己绝对能狠下来心,舍不得责备商弈笑,两人不有迁怒的看向关煦桡,他到底是怎么和笑笑谈话的?

    我是招谁惹谁了!关煦桡无语的看着表情凶狠的谭亦和沈墨骁,他们谈恋爱自己为什么得跟着遭殃!不过关煦桡依旧好脾气的笑了笑,语调温和的劝道:“二哥你和墨骁还是让笑笑冷静一下,至少等她身上的伤口痊愈了,到时候笑笑也冷静了,再来谈这事肯定会事半功倍。”

    “是啊,二哥,现在还是先处理一下外面的事,总不能等一直让笑笑背着杀人犯的罪名,到时候都没办法回连青大学了。”顾岸帮腔的说了一句,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顾岸感觉这绝对比自己谈恋爱更折磨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