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57章 嘴硬心软
    被谭亦一把抱住,扯动了身上还没有愈合的伤口,商弈笑痛的浑身一颤,可是看着谭亦紧绷的俊脸,商弈笑又放弃了挣扎,只是声音依旧虚弱,“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其实商弈笑当时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将m国的人拦在二楼下面的,田振江掌握着高端电子芯片和半导体的核心技术,而这正是华国欠缺的,未来的战争说白了就是科技的较量。

    国内在相关行业比起国外至少慢了几十年,所以田振江手里的核心技术就无比重要,不要说牺牲商弈笑一个特工,就算是一支队伍也是值得的。

    否则m国那边也不会动用了潜伏的精锐,而且足足有十个人,足可以看出m国对田振江的看重,如果能从他口中逼问出核心技术就最好,真的不行肯定要杀掉田振江,绝对不能让华国得到这份技术。

    “醒了就好。”声音带着几分嘶哑,谭亦松开手坐在床边,一手轻轻的抚上商弈笑苍白的脸颊,“下一次不要轻举妄动,相信我一定会及时赶过来的。”

    商弈笑扯着干裂的嘴角笑了笑,一分钟不到的交谈就让她感觉到深深的疲惫,这一次的确是从鬼门关前走了一趟,手指有些无力的反握了握谭亦的手,“我真的没事了,再睡一下就好了。”

    就在此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走进来的沈墨骁面色依旧冷沉而凝重,带着三天三夜没有休息的疲惫,目光不经意的一扫,当看到病床上已经睁开眼睛的商弈笑时,沈墨骁不由的怔住了。

    呆滞了片刻,目光震惊而狂喜的看着商弈笑,在确定不是自己眼花之后,沈墨骁一扫冰冷的表情,快步冲了过来,“笑笑!”

    躺在病床上的商弈笑根本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沈墨骁风一般的冲过来了,一把抱住了自己,这一次换成商弈笑傻眼了,他怎么在这里?

    身上的伤口再次被扯到,疼痛唤醒了商弈笑的理智,沈墨骁刚刚叫自己“笑笑”,所以他知道了,想到这里,商弈笑脸色不由的一变。

    她之前几次和沈墨骁见面,都是以陌生人的身份,即使这样她都做不到冷静自若,如今身份暴露出来,商弈笑脑子里嗡嗡的乱响着,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沈墨骁。

    “松手,你碰到笑笑伤口了。”看着商弈笑目光呆滞,一脸懵懂的迷惘模样,谭亦立刻将情绪激动的沈墨骁给拽开来了。

    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商弈笑这才感觉呼吸顺畅了一点,不由感激的对着谭亦笑了笑,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想面对沈墨骁。

    站在床边,看着商弈笑对谭亦露出这样信任和感激的笑容,沈墨骁只感觉一股怒火蹭一下涌到了胸口,所有的理智都失去了,只余下巨大的愤怒。

    “你没有资格留在这里!”声音嘶哑的怒吼着,沈墨骁一把推开面目前的谭亦,眼神阴冷的骇人,自己和笑笑变成这样,都是他从中作梗!

    商弈笑还没有想明白沈墨骁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然后就看到他和谭亦激烈的打在了一起,没有任何的战斗技巧,纯粹就是雄性动物之间的本能较量,你一拳过来,我一拳还回去,眨眼的功夫脸上脸上都挂了彩,出手的力度之大都能听到拳头打在身体上的闷沉声。

    顾岸和关煦桡还没有吃两口早饭,就听到护士说病房里打起来了,两人无奈的对望一眼,双双放下筷子快步的走了出去,这三天来二哥和墨骁之间的火药味浓烈到一触即燃的地步,要不是担心商弈笑,估计两人早就大打出手了。

    “墨骁,你冷静一点!”顾岸进门之后一把抱住疯狂的沈墨骁。

    关煦桡则是拦住了谭亦,“二哥,有话好好说,现在抢救笑笑是最关键的,有什么私人恩怨暂时放到一边去,笑笑她……醒了……”

    “什么醒了没醒,煦桡,你将二哥拉出去。”顾岸错了一愣,这才发现商弈笑躺在床上对着自己苍白一笑的眨了眨眼,顾岸声音陡然提高了三分,“你……你……你竟然醒了!”

    虽然身体很疲惫,但毕竟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商弈笑还能坚持住,看了一眼嘴角流血的沈墨骁,目光又转移到谭亦这边。

    谭亦的右脸颊肿了起来,刚刚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估计是磕到了椅子腿,额头上有个小小的伤口,还在流血,这让商弈笑不由眉头一皱。

    明显能感觉到商弈笑对谭亦的在乎,沈墨骁眼眸紧缩着,痛苦涌上心头,让他对谭亦更为的痛恨和愤怒,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商弈笑竟然醒了!顾岸和关煦桡对望一眼,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一旦她知道了真相,商弈笑会原谅二哥吗?

    “笑笑,我都知道了。”深呼吸着,沈墨骁将所有的情绪都压了下来,快步走到了床边,深情的目光带着失去后的痛苦和悔恨凝望着商弈笑。

    “那又怎么样?”反问了一句,商弈笑知道沈墨骁的痛苦,可他已经结婚了,就算知道自己的身份又能如何,离婚再和自己在一起?

    嘲讽的勾着嘴角,商弈笑表情愈加的冰冷,虚弱的语调透露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和冷淡,“麻烦沈总裁出去,我要休息了。”

    以前他以为自己死了,所以他再看到自己只当是同名同姓的陌生人;现在知道真相了,自己和沈墨骁也不过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已!不会再有任何的改变。

    “不!”悲痛的一个字如同野兽最后的哀鸣,沈墨骁一把抓住商弈笑的手,“笑笑,不是这样的,你根本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商弈笑不解的看着情绪激烈的沈墨骁,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沈墨骁这样失控,不由疑惑的看向站在不远处的谭亦,此刻他虽然一身的狼狈,可是高昂着下巴,俊美的脸庞上流露出冷傲疏离,狭长的凤眸带着商弈笑不能理解的陌生。

    这样的谭亦好似她第一次在医院里见到他时的模样,那个时候他接了顾岸的电话来医院给沈夫人手术,面对沈家和黄家的邀约,谭亦就是这般目下无尘的冷傲。

    沈墨骁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他知道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商弈笑依旧不会原谅自己,所以沈墨骁快速的拿出了手机,开机之后调出了其中一个视频文件,“笑笑,对不起,我不该误会你。”

    当初商弈笑出国去追捕臭鼬,替身代替她留在和江省,这个视频正是替身假装是商弈笑和沈夫人在咖啡厅见面的场景,随着视频的播放,当看到替身竟然真的去宾馆和陌生的男模发生了关系,商弈笑脸色变得更为的苍白。

    关煦桡和顾岸一直不知道沈墨骁和商弈笑分手的真正原因,此刻瞄到手机上的视频之后,两人目瞪口呆的对望一眼,二哥这么做也太狠了吧!

    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友出轨,甚至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关系,沈墨骁即使结婚了,还能那样思念着商弈笑,这绝对是真爱,一般男人根本无法容忍自己女人出轨。

    “回到和江省之后,当天晚上我去住所找过你,你承认了一切,心灰意冷之下我才决定和黄子佩结婚。”沈墨骁眼角泛红,此刻用力的握着商弈笑的手,峻朗的脸庞上满是痛苦和悔恨,“笑笑,对不起,是我没有认出你来。”

    不管谭亦在其中做了多少手脚,可是沈墨骁知道自己认错了人,误会了笑笑,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他可以想象笑笑回来之后,知道自己结婚的消息,那一刻她会多么痛苦,她只会以为自己对母亲妥协了,所以最终选择了黄子佩结婚。

    “你怎么就没有认出来!”商弈笑痛苦的嘶吼一声,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可是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有些人错过就已经错过了,不可能再回头了。

    悲从心中来,商弈笑痛苦的攥紧了手,在国外知道沈墨骁要结婚的消息时,她就直强忍着悲痛,宁可流血绝对不流泪,哭泣是懦弱的表现。

    她装作无事人一般,将所有的情绪压到了心底最深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似乎这样就不会痛不会苦,而此刻,当知道一切都是误会之后,商弈笑再也无法控制情绪了。

    “出去,都出去!”嘶吼着,商弈笑愤怒的看着面前的了沈墨骁和谭亦,闭上眼,压抑住眼底的泪水和痛苦,这一刻,商弈笑只想一个人待着。

    谭亦看了一眼痛到极致身体甚至微微颤抖的商弈笑,最终沉默的转身向着病房外走了去,看似挺的笔直的身影,却似乎背负着千万斤的重担。

    顾岸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这个时候还是让商弈笑静一静吧,她承受的痛苦甚至比墨骁还多,毕竟商弈笑一直将二哥当成了朋友,可二哥却背叛了她,导致了她和沈墨骁感情的破裂。

    所有人都离开了,当房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商弈笑终于放声痛哭起来,长久以来的压制在知道真相的这一刻终于崩溃了。

    走廊里,即使隔着一扇门,依旧能听到那深沉的压抑着痛苦的哭声,商弈笑那么坚韧的一个人,即使面对m国的十人精锐,她也凭着一己之力,身上挨了几枪,差一点牺牲了,也顽强的将敌人拦了下来。

    可是如今,却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病房里失声痛哭,可想而知她此刻承受的痛苦有多深。

    沈墨骁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听着商弈笑悲痛的哭声,他眼角也泛着红,曾经他们那么深爱,如今却形同陌路。

    谭亦背对着众人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口前,目光空洞的看着窗户外,看起来他好似三人里最冷静的一个,可是周身那冰冷疏离的气息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浓郁。

    病床上,当泪水流尽的那一刻,商弈笑疲倦的闭上眼,脑子里嗡嗡的,乱七八糟的片段不断的回放在脑海里,有和沈墨骁在一起的,有和谭亦相处的画面,也有知道沈墨骁要结婚的消息时,那一刻自己的茫然无措,好似被丢在人海里的稚儿,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该去哪里。

    谭亦和沈墨骁再次回到病房里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商弈笑已经陷入了昏睡里,脸色愈加的苍白,即使在睡梦里,她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眼角还挂着残留的泪水。

    好在心电仪上的数据一切正常,谭亦不放心的给商弈笑再次把了脉,片刻之后收回了手,看着站在一旁凝望着商弈笑失神的沈墨骁,谭亦表情漠然的转身向着门外走了去。

    “你留在这里。”关煦桡对着顾岸说了一声,自己快步追了出去,虽然他知道二哥不需要自己的陪伴,可是关煦桡是真的不放心。

    离开病房之后,谭亦先和军区医院的几个专家再次进行了病情的会诊,甚至交代了接下来的治疗方案,还当场写了两个调理的药方,“中药我会让贺氏医门派人过来在医院这边当场熬制。”

    半个小时之后,电梯里,谭亦看向身侧的关煦桡忽然的开口:“现在外面情况如何?”

    “沈黄两家都已经放出离婚的消息了,不过墨骁一直在医院,没有回和江省办理离婚手续,黄子佩也从梅家大宅搬出来了,沈夫人也跟着搬了出来。”关煦桡对沈夫人是真的无语了,她这是典型的冥顽不灵,一条道走到黑,宁可丢了沈墨骁这个儿子,也要坚定的和黄子佩站在一边。

    谭亦一出来,秘书小周立刻将车子开了过来,打开车门让谭亦和关煦桡上了车。

    “马迹远那边什么情况?”靠坐在汽车后座上,谭亦平静的开口,这几天他一直留在医院,并没有理会外面的事情,不过按照之前的形势判断,马迹远估计这会儿正春风得意。

    “通缉令已经下来了,刑侦队这边派了两队人,一队在连青大学那边盯着,一队人盯着四合院这边,我估计马迹远想要趁着抓捕的时候对商弈笑下杀手。”盯梢的两队人里,有好几个不入流的角色,关煦桡并不否认队伍里也存在一些毒瘤。

    有些人是为了金钱利益地位,有些人是把柄被人抓住了,所以他们会趁着抓捕商弈笑的时候下杀手,到时候只说商弈笑拘捕,那么商弈笑即使被杀了,也只是走一个程序的问题。

    谭亦脸上流露出几分冰冷,此刻勾着薄唇诡谲而危险的笑了起来,“这么说来黄子佩那边也开始动手了吧?”

    “她身体不适,之前差一点流产,所以这几天还在家里静养,是邓鹤翔出面找了钱教授几次,想要让钱教授和鼎盛签约。”关煦桡这几天虽然也来医院,不过也一直留意着外面的动静,密切注意着事态的发展。

    商弈笑一旦成了杀人凶手,又在缉捕过程里反抗被击毙了,那么她之前签署的所有合约就都失效了,钱教授他们即使毁约了,也不用承担高达五千万的违约金赔偿。

    关煦桡看了一眼身侧的谭亦,只可惜发生了这么多事,他依旧无法从二哥的脸上看出任何的情绪波动,要不是二哥脸颊还红肿着,额头上还有磕出来的伤口,关煦桡真的要因为谭亦半点不在乎商弈笑。

    “钱教授和两位江(姜)教授都拒绝了,其他人虽然有些的动摇,但并不是因为邓鹤翔和黄子佩开出来的丰厚条件,而是担心商弈笑是个骗子,不过钱教授亲自打电话给他们了,所以目前大家都在等案情水落石出的时候。”

    关煦桡倒是真佩服钱教授这些搞研究的学者,他们是真的淡泊名利,一心扑在研究上,只是目前国内并没有良好的研究环境。

    “经得住考验才能做研究。”谭亦之前没有介入任由事态发展,也是为了再次考验钱教授等人,这一次国家会大力扶持生物制药研究,如果钱教授他们这一次能动摇,那么下一次面对更大的诱惑,是不是也会动摇?

    关煦桡一愣,之前他以为二哥不让自己插手这事,是因为二哥太担心重伤昏迷的商弈笑,无心过问这些琐事,而且二哥让马老他们尽情的折腾,最后再收拾他们。

    此刻听到谭亦的话,关煦桡才知道谭亦竟然还存了考验钱教授他们的意思,二哥的心思真的太深沉了,关煦桡不由想起沈墨骁手机上的那段视频,二哥有时候真的太狠了,难怪沈墨骁会一怒之下和黄子佩结婚。

    沉默在车子里蔓延开来,谭亦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此刻闭上了眼睛小憩着,半晌后突然开口:“墨骁,你认为笑笑会生气吗?”

    “二哥?”关煦桡一愣,这根本不是生气不生气的事!这事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关煦桡感觉自己都会杀了二哥,沈墨骁看向二哥的眼神都赤红的充满了杀气。

    侧目瞄了一眼依旧闭着眼休息的谭亦,关煦桡组织了一下语言,弱弱的开口:“二哥,你得给时间让商弈笑冷静一下,毕竟这不是一般的事,还牵扯到一条人命呢。”

    不管如何,商弈笑的替身终究是死了,之前商弈笑应该是把这条人命算在了沈墨骁头上,所以对她才对沈墨骁不假颜色,如果商弈笑把这条人命算到二哥头上,那真不是生气的事了,说是仇人也不为过。?“笑笑不会的。”谭亦声音依旧冷静,听不出他是在自欺欺人还是太过于自信,自信的认为商弈笑不会生他的气。

    !分隔线!

    沈墨骁三天来只打了一个电话给梅老爷子报平安,之后手机就关机了,梅老爷子甚至都来不及和他说沈父已经来帝京的事。

    “天刈,思雪的事情是我愧对你啊。”梅老爷子缓缓的开口,右手将一颗棋子落在了棋盘上,看了一眼面色依旧温和的沈父再次开口:“如果真的过不下去,你就直接说,不用顾及梅家这边。”

    梅老爷子到了这把年纪,他自然希望儿女都平平安安的,幸幸福福的,但是这几天传回来的消息却让梅老爷子彻底死心了,沈夫人竟然真的和邓鹤翔暧昧不清。

    她搬离了梅家大宅,不仅仅是生气梅家让沈墨骁离婚,心疼黄子佩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因为她想要和邓鹤翔见面,毕竟继续留在梅家,她依旧是被禁足的。?“爸你不用这么说,只能说我和思雪有缘无分。”沈父是真的很平静,即使之前在医院门口看到沈夫人和邓鹤翔之间黏黏糊糊、恋恋不舍,沈父都没什么愤怒的,反而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迁就了沈夫人二十多年了,沈父也累了。

    再者即使和沈夫人没有感情了,但是至少还有两个优秀的儿子,沈父已经很满足了,反而有些抱歉的看了看梅老爷子,自己真的离婚,两位老人家受到的伤害会更大。

    “外公,爸?”回到梅家的沈墨骁诧异的看了一眼正在客厅和老爷子下围棋的沈父,“爸,你怎么来了?”

    梅老爷子和沈父同时抬头,然后错愕一愣,沈父更是诧异的站起身来,快步的走了过来,“你和人打架了?”

    沈墨骁自小到大都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从小成绩就顶尖、为人也是彬彬有礼,长的俊逸不凡,年纪轻轻就能接手沈氏集团,甚至将生意经营的有声有色,商界多少人恨不能沈墨骁是自己的儿子,那么做梦都能笑醒了。

    这么多年来,沈父不说多了解这个儿子,但他也知道沈墨骁的性子,男孩子十六七岁最叛逆的时期,沈墨骁都没有和人打过架,如今在商场磨炼了几年,沈墨骁性子更为的沉稳世故,可是今天却顶着一脸的伤,明显就是打架打出来的。

    “没什么,发生了一点冲突。”沈墨骁想到谭亦的时候,眼神陡然冷冽了几分,但是他并没有详细说,商弈笑的身份很特殊,沈墨骁再高兴他也只能当商弈笑已经去世了,面前这个只是同名同姓的一个人,“外公,爸,我去楼上洗个澡。”

    目送着沈墨骁快步上楼了,沈父疑惑的收回目光,看向一旁同样深思的梅老爷子,“我怎么感觉墨骁似乎变了。”

    自从和黄子佩结婚,又亲手安葬了“商弈笑”,沈父就知道沈墨骁的心也跟着死了,他如今活着就像是个行尸走肉,是个疯狂工作的机器人,看着沈墨骁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沈父早就后悔了。

    可是今天的沈墨骁身上却没有了那股子悲痛和沉重,整个人似乎轻快了很多,虽然他看起来很是疲惫,脸上还带着伤,但是沈父能敏锐的感觉到沈墨骁是真的变了。

    “不管发生了什么,看来是好事。”梅老爷子也发现了这一点,墨骁身上的重担似乎一下子消失了,气色好了很多,难道是因为和黄子佩离婚?

    入夜,病房里的灯光显得很柔和,医生来查房的时候商弈笑已经醒了,之前哭的太狠,眼睛干涩的痛着,喉咙也痛的厉害,此刻静静的躺在床上,商弈笑脑子里依旧是乱糟糟的一片。

    推门进来的沈墨骁手里头拎着食盒,回到沈家大宅洗漱之后,沈墨骁也睡了一觉,下午让厨师熬了粥。

    “笑笑,你醒了,医生说你现在只能少量吃一点流食。”沈墨骁的语调很是自然,好似两人只是闹了一点小矛盾的情侣。

    商弈笑不想见木然着表情,她现在除了医生和护士,谁都不想见!看到自顾自忙碌起来的沈墨骁,看着他熟悉的身影,商弈笑别过头,即使知道了是误会,可有时候错过了就没办法回头。

    沈墨骁一回头就看到商弈笑清冷疏离的表情,眼中一痛,却依旧温声的开口:“笑笑,你右肩膀有伤,我喂你吃一点粥。”

    “我不想吃。”商弈笑是真的没食欲,当然,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再面对沈墨骁,与其这样的相处,她宁愿和沈墨骁不见面,这样至少会自在一点。

    捧着碗的手猛地用力收紧,沈墨骁目光痛苦的看着抗拒自己的商弈笑,“我知道你怪我,笑笑,我不祈求你的原谅,可是你至少给我机会来弥补。”

    说到悲痛处,沈墨骁声音愈加的嘶哑,商弈笑昏迷的三天,他一直守在病床前不停的说话,想要唤醒商弈笑的意识,喉咙早就嘶哑了。

    在商弈笑的记忆里,沈墨骁一直都是那样俊逸非凡、风度翩翩的男人,不管在商界的行事多么果决凌厉,但是面对商弈笑的时候他永远都是那样温和包容的。

    此刻看着顶着脸上的愈伤,喉咙嘶哑,眼神流露来着痛苦和哀求的沈墨骁,商弈笑突然就沉默了,他不该这样卑微求全,沈墨骁该是商场的王者,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即使分开了,商弈笑也希望他可以幸福。

    “笑笑,吃点粥吧。”再次恳切的开口,商弈笑虽然保持着沉默,可是了解他的沈墨骁却知道商弈笑已经默认了,立刻拿过勺子喂了一口粥过去。

    他的笑笑一直都是这样的嘴硬心软,是最柔和不过的人,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相信在视频里看到的画面,为什么没有发现和自己分手的人根本不是笑笑,只是一个替身!一失足成千古恨,沈墨骁知道后悔已经没用了,他只希望可以弥补。

    站在病房门口,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的一幕,谭弈自虐般的看着,许久之后才表情漠然的转过身离开了,比起他们之间几年深厚的感情,自己又算得了什么?

    离开病房之后,谭亦并没有离开而是在楼下庭院的长椅上坐着,计划赶不上变化!谭亦并没有想过一辈子瞒着商弈笑,他只想着等过个几年,自己和笑笑的感情好了,到时候再坦白,即使她生气也不会气太久。

    可是谭亦却忘记了最不能算计的就是人心,真相揭露的太快太早,如今沈墨骁留在病房里,而自己只能坐在这里。

    沈墨骁并没有发现谭弈的到来,商弈笑虽然还躺着病床上,可是她的敏锐并没有消失,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沈墨骁,同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谭亦。

    以前的沈墨骁最是温和不过,但或许是失去过一次,沈墨骁变得格外的固执,喂了商弈笑吃了几口粥之后,他依旧不愿意离开,“笑笑,你休息吧,我坐在这里就可以了。”

    “不用,你回去吧,我已经没事了。”对上沈墨骁哀求的目光,商弈笑的确无法狠下心来,她情绪失控的时候是质问沈墨骁为什么没有认出自己来,可是商弈笑知道这不过是迁怒而已,是她情绪的发泄。

    替身如果能被人轻而易举的识破,那就失去了替身的作用了,更何况在经历了视频之后,沈墨骁情绪不稳,他又是深夜去见的人,没有认出对方是替身真的一点不奇怪。

    知道了真相,商弈笑心里头的那个结反而解开了,她虽然依旧无法立刻放下对沈墨骁的感情,但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逃避了,她只是有些的茫然无措。

    “那你休息,我在走廊里坐着。”见商弈笑依旧沉默着,沈墨骁退让了一步,自己不该太急切。

    “不,你回梅家,我真的只想一个人待着。”商弈笑再次开口,看着不为所动的沈墨骁,她只能硬下心来,“或者我立刻出院。”

    沈墨骁一惊,深沉的目光看着态度坚决的商弈笑,半晌后无奈的笑了起来,“你一直都知道如何让我退让,或许这就是一物降一物,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沈墨骁并没有立刻离开,他在走廊里坐了半个多小时才走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自己还没有和黄子佩正式解除婚约,而且笑笑身上还背着一张通缉令,沈墨骁如今并不想让谭亦来解决商弈笑的麻烦事,他宁可利用梅家的力量来处理。

    外面下起雨的时候,商弈笑睡不着,好在她苏醒之后身体的机能在不断的恢复,此刻商弈笑起身穿上鞋之后,慢慢的在病房里走动着,伤口还在痛,不过走了几步,感觉精神好了不少。

    站在窗口边,商弈笑看了一眼外面,雨势不大,淅淅沥沥的,配上外面路灯的灯光,倒是有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这让商弈笑不由想起电视剧里的场景,最煽情的一幕就是男主角或者女主角在雨中求爱。

    扯着嘴角笑了笑,可是当透过雨幕看到楼下长椅上的一道身影时,商弈笑不有错愕的一愣,虽然她是在五楼,还隔着雨幕,可是她有种感觉楼下的人就是谭亦。

    足足看了五分钟,商弈笑眉头一皱,他是傻了吗?这都是十一月了!沈墨骁对商弈笑的判断并没有错,她看着嘴硬,其实最心软不过。

    “商小姐,你伤口还没有愈合,不能走廊!”护士错愕的看着往电梯口走的商弈笑,连忙跑过来拦住了她,这位可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差一点就成了植物人了。

    “我没事,躺久了活动一下身体,不用担心。”对着护士说了一句,电梯叮一声打开门,商弈笑速度极快的窜了进去,然后关上电梯门,让护士都来不及阻拦。

    站在电梯里,商弈笑痛的嘶了一声,挨了几枪果真够疼的,估计没一个月都不行,电梯很快到了,商弈笑走了出来,可是脚步却迟疑了,她并不想这个时候去面对谭亦,但是看着他坐在雨里,商弈笑又于心不忍。

    犹豫了片刻,商弈笑还是想着大厅后面走了去,隔着玻璃门看着坐在长椅上淋雨的谭亦,他低着头,手指抵着额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连下雨都感觉不到一般。

    “商小姐?”秘书小周也是不放心谭亦,一下雨的时候他就来了,却被谭亦赶走了。

    小周在车里又待了一段时间,眼瞅着雨越下越大了,终究还是违背谭亦的命令赶过来了,谁知道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商弈笑。

    谭亦怔了一下,缓缓的抬起头,隔着雨幕和玻璃门,静静的看着站在里面的商弈笑,她吧唧着拖鞋,穿着宽度大的病服,披散着头发,看着就像是个因为做噩梦而害怕逃出卧室的小姑娘。

    站起身来,谭亦抹去脸上的雨水,此刻不需要小周催促了大步向着门口走了过来,“你怎么下楼了?伤口还没有愈合,最好是卧床休息。”

    商弈笑没有开口,就这么看着谭亦,片刻之后,突然转过身,吧唧着拖鞋咚咚咚的向着电梯口走了过去,速度极快,都快到了健步急飞的地步,似乎身上的伤口根本不会痛一样。

    “商弈笑,你给我停下来!”谭亦声音陡然凶狠了几分,快步追了过去,想要将人拦下来,可是看到自己一身都湿透了,谭亦不得不在商弈笑面前停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