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冲突不断
    帝京军区医院,三号楼。

    因为梅家的面子,黄子佩一被送过来了,妇产科的主任医师亲自给她做的检查,好在虽然有流产迹象,不过在紧急治疗之后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血已经止住了,目前需要的是卧床休息。

    “老爷子和老夫人不用担心,人没事,病人情绪不稳导致的流产迹象,这段时间病人需要保持精神愉悦,再住院观察两天吧,没事就可以回去休息了。”即使军区医院三号楼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好,但医院毕竟是医院,哪有回家修养舒服。

    “这就好这就好,苗医生谢谢你了。”梅老夫人感激的向着苗医生道谢着,可是一想到沈墨骁和黄子佩如今的状态,老夫人眉头又皱了起来。

    “老夫人客气了,这是我分内的事,我先去其他病房了,有什么事您让护士去叫我。”苗医生笑着开口,转身带着护士离开了,看来豪门世家也不都不太平那,黄子佩的心思太重,即使她营养再好,胎儿却发育的不太好,如今更是有流产的前兆,好在送来的及时,情况并不严重。

    安静的走廊里,因为沈夫人在病房里和黄子佩说话,梅老爷子拍了拍老妻的手,搀扶着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语调轻柔的劝慰着,“这不是没事,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今天是没事,可是以后呢?”梅老夫人面色忧虑的叹息一声,抬头的看着梅老爷子,“墨骁铁了心的要离婚,可是孩子怎么办?子佩她要是赌气将孩子流产了,墨骁以后怎么办,他肯定不会再结婚的。”

    如今的沈墨骁就好似行尸走肉,老夫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对子佩没有感情,可孩子是无辜的,有了孩子,墨骁或许会有所改变。

    “放心吧,子佩她不会这么做的,她也是要当母亲的人了,舍不得扼杀一条小生命。”梅老爷子安抚的拍了拍老夫人的手,一旦离婚了,这个孩子就是黄家和沈家包括梅家联系的桥梁。

    梅老爷子不认为黄子佩会狠心下来打掉孩子,只不过日后孩子就成了她要挟逼迫沈梅两家的工具,只是他却不会对老夫人说出这样丑陋的实情。

    “而且墨骁虽然打算离婚,可是他也说了会抚养这个孩子,你不用担心。”即使沈墨骁不打算要孩子,梅老爷子也会将孩子接过来抚养,绝对不可能留给黄家,否则孩子就成了工具了。

    但是要让梅家松口,只怕也需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而且梅老爷子明白即使孩子到了沈家,也无法改变黄子佩是他亲生母亲的事实,日后还是会牵扯不清。

    梅老夫人这才点了点头,神色舒缓了几分,她也心疼沈墨骁这个外孙,自然舍不得用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强行绑着他,只是人老了,年纪大了,最舍得的就是小孩子,老夫人也想有个孩子陪着沈墨骁,日后他也不会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生病了也有个人能守在床边照顾。

    两个老人静静的私语着,头发都已经苍白,脸上带着岁月留下来的痕迹,可是夫妻俩的深厚感情却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好。

    许久之后,梅老夫人看着挂断手机的老爷子,“墨骁的电话还打不通吗?刚刚他急匆匆的跑出去,只怕是发生了什么事。”

    在梅家的时候,沈墨骁接了顾岸的电话就匆忙的跑出去了,甚至将拦他的沈夫人给推倒了。

    “顾岸那边出了点事墨骁过去帮忙了。”梅老爷子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他知道肯定是发生了大事,老爷子想起墨骁接电话时的表情,真的非常不对劲,可惜到现在都打不通沈墨骁的电话,手机一直提示无人接听。

    “算了,我们进去吧,我去劝劝子佩,还有你也不要将事情做绝了,说到底是我们对不起子佩和黄家。”梅老夫人责怪的看了一眼老爷子,为了让黄家答应离婚,他们爷孙两竟然对黄家的生意下手,这真的太过了,夫妻两即使过不去下去,那也应该是好聚好散,哪能这样的仗势欺人。

    “好好好,是我的错,不要生气了,只要黄家同意离婚,我一定会补偿的。”梅老爷子连声道歉着,这么多年他将老夫人保护的很好,外面那些肮脏的事她都接触不到。

    老夫人数十年如一日的保持着年轻时单纯善良的性子,而这也是梅老爷子最希望看到的,他愿意给她遮风挡雨,只要她过的幸福就好,能欺骗她一辈子就够了。

    老夫人不由笑了起来,没好气的瞪着一把年纪还耍宝的老爷子,这才推开病房的门看向躺在床上的黄子佩,语调温柔而慈爱的开口:“子佩,好一点了没有?”

    “外婆,我没事的,就是一时有点激动,情绪接受不了。”黄子佩压抑着心底的愤怒,苍白的脸上透露着虚弱和委屈,可是发现到梅老爷子神色依旧波澜不动,黄子佩知道离婚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她之前的流产迹象不过是最后赌一把,看看梅老爷子和沈墨骁会不会看在孩子的份上回心转意,只可惜沈墨骁导现在没有出现,梅老爷子也是无动于衷,既然注定了要离婚,她肯定要将利益最大化!

    “思雪,你陪你母亲回家一趟,熬点参汤过来,顺便带些洗漱用品。”梅老爷子老神在在的开口,将老夫人和梅思雪都支走了。

    病房里,黄子佩身体微微的绷紧,随后正色的开口,“外公,我答应和墨骁离婚,孩子我也会生下来。”

    看着公事公办的黄子佩,梅老爷子眼底有着失望一色一闪而过,她如果大吵大闹、歇斯底里,梅老爷子还认为她对沈墨骁真的有感情,如今看来她之前装的那么温良贤淑,也不过是看在沈氏集团的财力还有帝京梅家的背景。

    “孩子你交给墨骁抚养,每个星期你都可以探视,至于补偿,你可以和你父亲商量,拿出一个具体的补偿方案。”梅老爷子神色冷淡,难怪墨骁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不能说她不好,只能说她野心太大,利益为重,墨骁又怎么可能喜欢?

    自己当初如果支持墨骁和商弈笑在一起,今天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梅老爷子愈加的懊悔,当初在和江省就不应该沈夫人的寻死觅活而心软,是自己害了墨骁。

    “好,我会和我父亲商量的,还请外公高抬贵手将相关部门都从鼎盛集团撤走。”黄子佩再次开口,当初嫁到沈家,鼎盛的生意跟着水涨船高,不看僧面看佛面,有了帝京梅家的面子,谁不给鼎盛行个方便。

    如今一切又回到了起点,甚至可能更差,毕竟外人只以为黄家和沈氏闹翻了决裂了,落井下石的人肯定有不少,黄子佩必须要好好的筹谋一番,她不能让离婚的事件毁掉了黄家。

    没有了帝京梅家的靠山,黄子佩眸光闪烁着,自己或许可以和邓叔那边再搭上关系,还有马老那里也可以运作一下,有了马老和邓叔,相信商界那些人也不敢小觑黄家,他们想要趁火打劫,哼,最终会被剁了手!

    !分隔线!

    和江省的消息直到第二天才传回了帝京,谁也没想到沈黄两家联姻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破裂了,关键是沈墨骁竟然会选择在黄子佩怀孕的时候离婚,一时之间,从商界杂志到娱乐媒体,甚至包括互联网上都炸了锅。

    “当初我看到婚礼的照片,还认为这就是现代版的王子和公主,谁知道遇到了渣男!”

    “最恨这种不要脸的男人了,当初既然选择了结婚,现在孩子都有了竟然要离婚,还打压黄家的生意,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赌上一包辣条,预祝沈渣男出门肯定要踩到狗便便,吃饭噎着喝水呛着,一辈子打光棍!”

    “好心疼黄小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学历还那么高,竟然也会被抛弃,渣男是眼瞎了吗?”

    因为沈氏和梅家的沉默,舆论劈天盖地的对沈墨骁泼脏水,偶尔有一两个沈氏集团的女员工想要给沈墨骁辩解一下,立刻就被广大网友群起而攻之,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直接被攻占了。

    更多愤怒的网友和水军同时攻占了沈氏集团的官微,甚至传出抵制沈氏集团的风声,这其中有黄家的手笔,自然也有沈家和梅家敌人的推波助澜,看热闹不嫌事大,说到底离婚事件是沈墨骁理亏,他被骂的狗血喷头在广大网友看来也是活该。

    沈墨骁竟然一夜未归,沈夫人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却撒不出来,而且自从梅老爷子不惯着她,沈夫人也不敢再胡来,毕竟没有了帝京梅家,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妈,我没事,你这两天心情也不好,趁着机会去外面走走散散心。”黄子佩柔声的劝说着。

    在沈夫人看来黄子佩这个儿媳妇方方面面都是这样完美优秀,一点不好的地方都找不到,偏偏梅老爷子和墨骁一样,像是被鬼打昏了头,竟然真的要离婚了,而且离婚的消息也公布出去了。

    要不是黄子佩住院观察,沈夫人还被梅老爷子软禁着,这会听黄子佩一说,沈夫人立刻心痒难耐,她也想找邓鹤翔说说话,吐吐怨气。

    “那你先睡一下,我去外面给你买点鲜花回来插病房里,看着也养眼。”沈夫人找了个借口,看到黄子佩真的躺下准备睡觉了,自然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离开了军区医院。

    医院不远处的一家茶楼,此刻包厢里,等邓鹤翔却再没有了煮茶品茶的好心情,他脸色阴翳的有些骇人,沈夫人这些年被养废了,沈氏集团的事情他根本无法插手,帝京梅家的事情就更不指望了,但凡重要一点的消息,梅家人都避开沈夫人,没有人会和她透露,当然,沈夫人自己也不关心这些。

    邓鹤翔和黄子佩搭上关系之后,通过一番交谈就知道她比沈夫人聪明多了,也有用多了,关键是黄子佩野心勃勃,这样才能被他所用。

    谁知道双方还没有深入交谈,也没有达成任何合作的意向,沈墨骁和黄子佩竟然要离婚了,邓鹤翔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差一点被气的吐血。

    当敲门声响起,邓鹤翔立刻收敛了浑身的煞气,整了整西装,随后走过去开门,对着站在门口的沈夫人温柔一笑,英俊的脸上带着明显可以感知的喜悦,“思雪,你起来了,快进来,我让他们准备了你最爱喝的洺香茶。”

    “这多年你还记得我的喜好。”沈夫人声音柔软下来,带着年轻时的娇羞,面前的男人还和年轻的时候一样英俊儒雅,不过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周身多了一股成熟男人的韵味,这让邓鹤翔看起来更加的有魅力。“我也是才知道墨骁要离婚的消息,怎么这么突然?”邓鹤翔开始泡茶了,一边试探的询问沈墨骁要离婚的原因,黄子佩虽然年轻可是非常精明,邓鹤翔很难从她那里探听到真实的消息。

    一提到这个沈夫人就郁闷,脸上带着怨愤,“他现在有我父亲撑腰,早就不将我这个妈放在眼里了,子佩差一点流产,沈墨骁竟然都没有来医院一趟,手机一开始无人接听,后来干脆关机,我就没见过这么狼心狗肺的人!”

    邓鹤翔眉头一皱,沈墨骁手机竟然关机了,那他会在哪来,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邓鹤翔怎么想帝京这段时间也是平平静静的。

    当然,倒是有一件事,田振江在帝京失踪了,目前下落不明,可是沈墨骁是商界的人,邓鹤翔不认为他和田振江的失踪能扯上关系。

    “墨骁或许有什么事情耽搁了。”邓鹤翔打了个圆场,等茶叶的香气散出来之后,拿起杯子给沈夫人倒了一杯茶,“之前老爷子不是不同意,这一次怎么就同意了呢,如果有长辈阻止,墨骁或许就不会这么冲动了。”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沈夫人将她知道的什么事情都说了出来,也幸好梅家人知道她如今不靠谱,涉及到机密的事情从来不和沈夫人说,否则她将家底给卖光了都不知道。

    虽然沈夫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惜她说了这么长时间,邓鹤翔一点有用的情报都没有打听到,最终只能忍着厌烦陪着沈夫人吃了一顿午饭。

    “包两束花。”花店就在医院旁边,此刻邓鹤翔刚一开口,旁边沈夫人错愕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脸上顿时火烧火燎着。

    “先生和太太可真幸福。”花店的小姑娘羡慕的开口,动作麻利的包好了两束鲜花,随后递给了邓鹤翔。

    “思雪,这束百合送给你。”邓鹤翔一开口,沈夫人脸上再次染上了红霞,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柔情和幸福,这么多年了,她似乎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种酸酸甜甜的幸福味道在心底发酵蔓延着。

    两人出了花店,因为邓鹤翔不方便去医院,所以在大门口就分开,“思雪。”就在沈夫人转身要离开的一瞬间,邓鹤翔突然开口,深情款款的凝望着她,随后不动声色的握了一下沈夫人的手,“你一定要幸福,即使这份幸福不是我给你的,可是看着你幸福我就会幸福。”

    沈夫人微微一怔,这些年了,她一直感觉沈家就如同一个牢笼,将她关押在里面,而沈父在电话里的冷淡态度,更让沈夫人愤怒。

    此刻看着邓鹤翔,听着他饱含深情的话,想到他二十年前就离了婚,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拉扯一对双胞胎女儿,沈夫人不由的感觉到了几分心酸和不舍,他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等自己!

    沈父没有想到自己来帝京没有见到梅老爷子这个岳父,没有见到沈墨骁这个儿子,却看到了沈夫人的初恋情人邓鹤翔,她捧着两束花站在医院大门口的树荫下,两人目光缠绵、恋恋不舍,沈父突然感觉自己这二十多年的坚持真的很没意思。

    “那我回去了。”沈夫人并没有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沈父,和邓鹤翔道别之后,这才依依不舍的向着医院大门口走了进去。

    邓鹤翔直接上了车,脸上的温柔早已经退去,只余下冰冷和嘲讽,“小六,你说梅思雪如果离婚,她能分到多少财产?”

    邓鹤翔名下虽然经营这几家跨国公司,可是生意并不是很好,盈利并不多,虽然他有m国那边的消息支持,可是商场就是商场,盈利是有,但是想要暴利就不那么容易了,而邓鹤翔之前将生意的摊子铺的太大,如今面临着资金的紧缺。

    他一开始想到在国内银行贷款,可恨的是邓家以前的敌人却处处使绊子,邓家早就从政治舞台上下来了,而邓家的敌人却身份显赫,所以直接堵死了邓鹤翔从银行弄资金的计划。

    开车的小六是邓鹤翔的心腹,他每一次去国外的时候,果真就是小六坐镇,此刻他一边开车一边回答:“沈天刈性格温和,如果真离婚他肯定不会亏待梅思雪,如果邓总您在暗中推波助澜的话,梅思雪一旦闹起来,绝对可以拿到沈氏集团的股份,而且梅家也不会看着自己女儿吃亏的。”

    在小六看来梅老爷子对沈父再好,也不过是因为他是梅家的女婿,是梅思雪的丈夫,但是一旦离婚了,情况肯定就不一样了,梅家人肯定会向着沈夫人,沈父不死也要脱层皮,给出一半的家产都是有可能的。“没有这么顺利,你别忘记了如今沈氏集团是沈墨骁当家,梅家不一定会插手。”邓鹤翔早就觊觎了沈氏集团的财产,可是有梅家保驾护航,邓鹤翔还真不敢使什么手段。

    “我没有邓总你想的透彻。”小六不动声色的捧了捧邓鹤翔,随后又开口:“邓总,您和黄子佩合作,是不是看上了鼎盛集团?”

    比起沈氏集团,鼎盛肯定差一些,但是鼎盛也不可小觑,这几年虽然业绩有所下滑,但是丝毫不比外强中干的邓家差多少,而且黄子佩一旦和沈墨骁离婚,鼎盛就没有了靠山,这的确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所以我的打算是两边同时出手。”邓鹤翔狂傲一笑,牢牢的掌握住鼎盛集团,至于沈氏那边,只要他抓住了沈夫人,不怕她不从沈氏扒下一层皮,“小六你交代下去,继续让媒体大肆报道沈墨骁和黄子佩离婚的消息,同时让我们的人暗中对黄家出手,只有感觉到危机,黄家才会找我们当靠山。”

    “是,邓总我明白了。”小六毕恭毕敬的答应下来,“现在我们去见马老吗?”

    “对,马迹远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邓鹤翔点了点头,目光幽深而诡谲的看向车窗外,小六虽然是他的心腹,但也只是知道明面上的事情。

    邓鹤翔知道马老看上了田振江上百亿的家产,只可惜田振江如今失踪了,m国这边都找不到人,而且连负责寻找田振江的精锐小队都失踪了,这肯定是出事了,十人的队伍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邓鹤翔不能明着寻找,倒是可以利用马老这边的关系,不过明面上他是和马老谈东源研究所的这块地,傅涛已经被抓了,黄子佩选择和邓鹤翔合作,所以他完全有理由去见马老,而且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分隔线!

    军区医院很大,即使有梅老爷子的身份在,黄子佩也只能入住三号楼,但是商弈笑却是在安防更为森严的五号楼,而此时沈墨骁依旧陪伴在病房里。

    入夜,五号楼一片安静,但是暗中依旧有荷枪实弹的警卫兵在巡逻着,能在五号楼祝愿的病人身份都相当重要,容不得半点闪失。

    “笑笑,你还记得以前说过要寻个靠山的大宅子居住,地方大、空气好,你还能在庭院里种许多花……”沈墨骁一遍一遍的诉说着和商弈笑过去的事情,眼角发红,黑眸里是最为深沉的思念和愧疚。

    “娱乐圈太乱太累,你说等结婚了就不干了,留在家里当阔太太,反正沈氏集团的钱也是用不完的,那么累不值得。”

    “你还说一定要先生个儿子,以后等你老了,就可以挽着儿子的胳膊去逛街。”沈墨骁声音嘶哑的哽咽着,紧紧的攥着商弈笑的手,过往的一切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你还说要生个小女儿,她小的时候我们惯着她,等我们老了,就让她哥宠着她,谁也欺负不了我们家的宝贝女儿。”

    一天一夜的时间很漫长,好在商弈笑的情况似乎稳定下来了,没有再继续恶化。

    守了一天一夜,顾岸实在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息,对关煦桡使了个眼色,两人看了看依旧坐在椅子上沉默的谭亦,这才向着电梯走了过去,他们得出去透透气。

    凌晨五点钟,天色依旧是暗黑的一片,顾岸点燃了一支烟,狠狠的抽了一口,背靠着身后的墙壁,“煦桡,你说二哥当初到底做了什么?”

    现在墨骁已经知道商弈笑的身份了,那么之前他们之间的误会或许会解开,顾岸一想到谭亦接下来会面临的一切,不由的感到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烦躁。

    他并不是说二哥撬墙角做得对,但是看到谭亦对商弈笑那么在乎,顾岸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二哥受伤是肯定的,商弈笑如果迁怒二哥?

    关煦桡手里夹着烟并没有抽,看着暗沉的夜幕开口:“沈墨骁突然和黄子佩结婚,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那段时间商弈笑应该是去了国外执行任务,而死的是她的替身,很有可能是二哥将她支出去,然后策划了这一切。”

    至于替身的死亡,关煦桡并不知道细节,可是横亘了一条人命在中间,商弈笑才会放弃了沈墨骁之间的感情,而沈墨骁一直以为死掉的替身是商弈笑,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这个秘密或许会一直隐瞒下去。可是商弈笑清醒的那一天就是一切都揭开的那一天,她即使不和沈墨骁重归于好,但却会痛恨二哥,这一切都是二哥亲手策划和造成的,甚至包括替身的死亡,关煦桡很明白如果谭亦有心救人,替身不可能会死。

    “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顾岸不愿意往深处想,目前还不知道商弈笑能不能醒过来,如果她成为植物人,二哥和墨骁这辈子只怕都要守在病床前了。

    沈家和黄家离婚的消息依旧在发酵,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沈墨骁只打了电话给梅老爷子报了平安,然后又守在了病床前。

    “笑笑会醒过来吗?”不管之前多么恨多么愤怒,但是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商弈笑,沈墨骁突然发现所有的仇恨都没有意义了,他唯一期盼的就是笑笑可以醒过来。

    沈墨骁守了三天,而谭亦从商弈笑出事到之后的抢救,他足足守在医院里五天了,此刻他眼睛里泛着血丝,眉眼里是浓郁的化不开的疲惫和担忧,唯一不曾改变的是他面对商弈笑之外的人,永远都是那么清高冷傲,透露着一股子疏离之色。

    走到床边,谭亦的手还没有碰到商弈笑的胳膊,沈墨骁却如同被激怒的野兽,一把将谭亦给挡下来了,“你要干什么?笑笑不属于你!”

    即使暂时放下了仇恨,但不代表沈墨骁会容忍谭亦再接触商弈笑,他只要一想到自己和笑笑的分开都是面前这个男人捣的鬼,沈墨骁就恨不能将谭亦赶出医院,可是谭亦的医术却让沈墨骁生生的隐忍下来。

    “不要忘记你已经结婚了,即使你现在离了婚,但是黄子佩肚子里的孩子却代表着你曾经的背叛。”谭亦倨傲冷笑着,略显得薄凉的嗓音毫不客气的戳上了沈墨骁的软肋。

    怒到极点,沈墨骁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亦,突然伸出手揪住了他的衬衫领口,“你不要忘记这一切是拜谁所赐!和那个男模发生关系的人根本不是笑笑,是你利用我母亲制造了这个误会,让我一怒之下答应了和黄子佩结婚!”

    沈墨骁并不笨,只能说他爱的太深,所以当通过视频看到“商弈笑”和一个男模发生关系,他一下子就失去了理智,再加上沈夫人一次一次的以死相逼,沈墨骁才会同意结婚。

    在他回到和江省的时候已经冷静了很多,他去了商弈笑的住所,可是当时出来的人根本不是笑笑,沈墨骁的质问,对方的承认,才是两人关系决裂的根本原因。

    如今想想沈墨骁才知道当天晚上自己见到的根本就不是笑笑,这一切都是谭亦安排好的。

    ------题外话------

    抱歉,今天更新太迟了,一会还有一点点,大家就不用等了,明天早上再看二更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