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突袭重伤
    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黑暗一片里,商奕笑猛地抓住门框用力的向前推了去,砰的一声!

    从门口刚一脚跨进来的男人额头被狠狠的撞了一下,剧痛之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商奕笑已经抓着他的胳膊,将人一个反扭,再次用力的撞到了坚硬的墙壁上。

    接连两次的撞击,男人眼前一黑的就昏厥了过去,商奕笑将人直接拖了进来反手关上了门,手机依旧是没信号的状态,而走廊外同样也是一片漆黑,这是打算夜黑风高杀人越货吗?

    商奕笑想到刚刚和自己一起过来的老人,不由眉头一皱的打开门走了出去,旁边的审讯室里门依旧锁上了,黑暗里,商奕笑从包里拿出一把多功能军刀,特制的撬锁工具对着门锁捣鼓了几下。

    老人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借着手机的灯光看着进来的商奕笑,不由笑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不过留在这里只怕不安全,我们先出去。”商奕笑低声开口,她初步怀疑是傅涛在做最后的殊死一搏。

    毕竟刚刚那一片是姚哥的地盘,也就等于是傅涛的势力,自己和冯海那些混混大打出手,傅家会收到消息也不奇怪,傅涛虽然被抓了,但是他在外面的势力肯定一直盯着自己的行踪。

    老人站起身来跟在商奕笑身后往门口走了去,却见黑暗里有两个人快速的走了过来,穿着制服,看到商奕笑后眼神狠辣一变,随后高喊着,“犯人逃走了!有人袭警!”

    商奕笑快步上前,两个男人同时抽出警棍对商奕笑挥了过来,只可惜他们依旧小看了商奕笑的身手。

    侧身避开打过来的警棍,商奕笑快速抓住另一个男人的手腕,用力的一个反扭,快速的夺下他手中的警棍,直接抽到了第二个男人的肩膀处。

    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成功将两个人击昏之后,商奕笑回头看向老人,“今天估计是我连累您老了。”

    “无妨,刚好我可以给你当个人证。”老人温和一笑的摇摇头,跟着商奕笑摸黑向着外面走了去。

    走到了外面手机信号就恢复过来了,老人拨通了自己保镖的电话,“你们过来接我。”

    等了不到一分钟,两辆汽车呼啸的开了过来,商奕笑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好在没有连累无辜的人。

    两人坐到了汽车后座上,老人这才再次开口:“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今晚上的事情你放心,我会处理的。”

    事情的起因不过是和冯海这些混混起了冲突,至于刚刚的危险,商奕笑也只是将人打晕了过去,不算什么大事。

    商奕笑报出了地址,拿出手机打算打个电话给谭亦告诉他一声,可立刻就反应过来,老人说他从外地来帝京的,他的保镖知道四合院的地址也不知道怎么开。

    勾着嘴角笑了起来,商奕笑放下手机,还没有开口对司机说该怎么开车,脸上的笑容倏地消退了,手机竟然还没有信号,扭头往车窗外一看,司机竟然知道在十字路口右拐?

    这让商奕笑眼神不由的一沉,一抹暗色从眼中一闪而过,又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放回了包里,而此刻她右手赫然多了一把枪,只不过她的背包放在上面挡着,旁边的老人都没有发现,更别提前面的司机和副驾驶位的保镖。

    “前面左拐就快到了。”商奕笑看了一眼车窗外,这些人果真将自己送到四合院这边来了,所以他们不是冲着自己来的,难道是身边的这位老人家?

    也对,刚刚在外面街上的时候明明手机有信号了,到了车上却又没有信号,这说明他们身上带了干扰器。

    老人经过了今晚上的一幕,倒也没有吓到,可是此刻他表情却是一变,下意识的开口:“你不是罗森!”

    刚刚商奕笑报的是地址,而老人的司机都和他一样是从国外回来的,也许以前也来过帝京,但绝对不会这么熟悉路况,老人一开始也没有多想,此刻才警觉到了不对劲。

    “不许动!”副驾驶位的男人倏地转过身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后座的商奕笑和老人,而司机也是一踩油门,方向盘猛地一转,汽车呼啸的离开了去往四合院的道路。

    反应过来之后,老人抱歉的看向商奕笑,“这一次是我连累你了。”

    刚刚他不该开口的,这些人一定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们估计是打算将这个小姑娘送回家,省的多一个人节外生枝,自己戳破了他们的身份,反而连累她和自己一起被抓了。

    汽车渐渐远离了市区,一直向着郊外开了过去,一个多小时之后,偏僻的山区别墅,两辆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将手机拿出来!”下车的男人厉声开口,眼神冰冷的透露着杀气,一看就是手上见过血的。

    商奕笑和老人将各自的手机交了上去,男人将手机丢在地上,穿着马丁靴的脚狠狠的踩了下去,两部手机彻底报废了。

    “都进去。”男人推了一把商奕笑,指了指她拎手里头的包,“包拿过来。”

    估计是看商奕笑是个小姑娘,男人抢过背包之后并没有打开看,直接丢了汽车后备箱里,随后押着商奕笑和老人向着屋子走了过去。

    商奕笑目光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围墙很高,上面有高压电网,大门口就有两个监控探头,院子里站着两个人,二楼阳台处和屋顶上各有一个人,安防非常的严格,再看这些人言行举止,商奕笑知道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目测一下至少有十人左右。

    “进去!”将商奕笑和老人推到了二楼的房间里,男人咔嚓一声将房门锁上了。

    二十平米不到的房间,估计这幢别墅好久没有人住了,房间的地板和桌子上是一层灰,阳台的推拉门同样被锁死了,而且即使能从阳台下去,绝对会被守在院子里的人发现。

    老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四处打量的商奕笑,不由的开口:“你不要轻举妄动,他们估计是m国派来的间谍,你放心,他们要什么我知道,我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的。”

    “您老是什么人?”听到这话的商奕笑从阳台处走了回来。

    她随身除了多功能军刀之外,还带了手枪,虽然目测一下有十个敌人,但是因为他们对商奕笑没有任何的防备,所以偷袭的话成功率还是很大。

    “知道m国的智飞科技吗?”老人刚说出公司的名字,商奕笑眼睛倏地瞪大了几分,“您老是智飞科技的创始人田振江先生?”

    前天商奕笑才从谭亦那边得到消息,田振江突然消失了,抹除了所有的痕迹,但是初步判断他应该是来帝京了,而马老那边同样也在寻找田振江,商奕笑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巧合。

    田振江点了点头,这才继续解释道:“我二十多年离开帝京回到了m国定居,我的独子染上了毒瘾,我也无心经营生意。”

    当年田振江最开始经营的是服装贸易的生意,旗下有几个高端品牌的女装和男装,但是田平安染上毒瘾之后,田振江有些的心灰意冷,再没有心思继续经营服装生意,只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生意。

    在田平安戒毒的时候,田振江意外认识了一个高智商的年轻人麦克,他虽然也染上了毒瘾,可时间不长,最主要的是这个年轻人是大学辍学,之后去研发半导电和电子芯片,他很有才能,只可惜却没有人愿意投资,郁郁不得志的麦克才因此染上了毒瘾。

    田振江也是心有感触,所以答应给麦克全额投资,谁能想到当初的一个善举,竟然成就了智飞科技的发展。

    “高端电子芯片和半导体技术国内并不成熟,我早些年立下了遗嘱,去世之后将所有的财产都捐给国家。”田振江这些年在m国也受到了监视。

    但是因为田平安是在帝京染上毒瘾最终去世的,而且东源研究所那块地也是孙平治当初用非法的手段给谋夺走的,而且孙平治早就疏通了关系,所以即使像马老这样的人都知道实情,但并没有人站出来给田振江主持公道。

    对m国而言田振江是心灰意冷之下回到m国的,儿子和妻子的去世,让他看起来更为的仇视华国,所以m国也因此放松了警惕,可是最近因为马老的举动,让m国警觉了,随后查到了田振江的遗嘱。

    “他们不在乎我的财产,他们是担心我将高端芯片和半导体技术带回国内。”田振江虽然悲痛独子和妻子的去世,但是是非轻重他一直很明白。

    这些年为了让m国放松警惕,田振江在言谈举止里甚至透露出仇敌华国的意思,他如此小心谨慎,这才得以偷偷回到国内,但是他一失踪,m国那边立刻就采取行动了,外面这些人估计就是潜伏在帝京的特勤人员。

    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商奕笑第一次懊悔没让谭亦在自己身上放定位器,不过现在都快九点钟了,自己还没有回去,手机也是关机状态,想必谭亦一定会找自己的。

    但是商奕笑同样担心这些人会对田振江下狠手,“你把这些核心技术储存在什么地方?”

    田振江虽然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但是他并没有完全相信商奕笑,此刻只是摇摇头:“放心吧,所有的东西我都存放在云盘里,只有我知道和密码。”

    商奕笑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如果只是存放在硬盘里的话,那么田振江或许更安全一点,如果是存放子网络上,只有他知道和密码,那么m国的人绝对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一旦田振江被救走了,这些核心技术就等于落到华国手里头了,这是m国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您老休息一下,最多两个小时就会有人来救我们。”商奕笑也没有强求,将手枪递给了田振江,对上他错愕一愣的表情不由笑着开口:“您拿着防身,外面这些人我来解决。”

    看着商奕笑手里头的军刀,再看着自己手里头的枪,田振江不由疑惑的开口:“你到底是谁?”

    这里不是m国,帝京的治安算是极好,枪支武器管制的很严格,一个小姑娘竟然在身上带着武器,这绝对非比寻常。

    “您老放心,绝对不是坏人。”商奕笑扬唇一笑,将一旁的柜子推了过来挡在了房门口,随后又将椅子猛地对着床沿狠狠的砸了下来,用掉下来的椅子腿抵住了门锁,这样一来外面的人想要进来得花点功夫了。

    一晚上撬了两次锁,商奕笑无奈的摇摇头,好在这幢别墅估计是他们临时占用的,阳台的锁也就是普通的门锁,商奕笑捣鼓了几下之后就将门锁给撬开了。

    “如果有人闯进来了,你直接开枪。”商奕笑又叮嘱了田振江两句,她也是以防万一,只希望谭亦可以尽快找过来。

    “我没事,你自己小心一点。”田振江点了点头,比起留在房间里,她这样出去只怕更加危险。

    黑暗里,商奕笑推开阳台的玻璃门,清瘦的身体快速的蹿了出去,看了一眼楼下,随后迅速的顺着旁边的下水管道爬了下去。

    !分隔线!

    一个多小时之前,商奕笑带着田振江离开派出所之后,一道身影悄然无息的行走在黑暗里,当看到倒在走廊里的两个人时,黑影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快速的蹲下身来,双手抓住对方的头猛地一扭。

    咔嚓一声,骨头被扭断的声音响起,黑影将尸体丢在地上,再次将另一个人的脖子扭断了,黑影站起身来向着旁边的审讯室走了过去。

    在门口的地上同样昏迷着一个人,黑影再次故技重施,将三个人的脖子都扭断了之后,黑影将手套塞到了制服口袋里,然后迅速的离开了。

    “怎么回事?停电也就算了,怎么手机还没有没有信号啊?”一开始停电的时候,大家第一反应就是拿手机出来照明,然后打电力部门的抢修电话,谁知道手机竟然没信号。

    “我刚刚出去看了,好像是信号塔那边在抢修,我们这里估计是电路老化引起了停电,凑一块了。”另一个人回了一句,他记得自己是手机先没信号的,刚打算出门去问问同事,谁知道又停电了。

    “也不知道什么事来电……呦,电来了,哈哈,早知道我嘴巴这么准,今晚上我就该买张彩票啊。”说话的男人呵呵一笑,跟着众人转身向屋子走了去,刚刚停电大家都站到院子里了。

    片刻后,一声惊呼声响起,众人这才发现走廊里躺着两个同事,关键是他们的头呈现扭曲的角度耷拉在脖子上。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关煦桡带着刑侦六队的手下赶到了凶案现场。

    “关队长,三具尸体我们都没有挪动,两具在走廊里,一具尸体在审讯室里。”张队长面色严肃的向着关煦桡汇报着情况,“初步推断嫌疑人正是商奕笑和一个不知道身份的老人。”

    在来的路上关煦桡已经大致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关键是商奕笑的手机打不通。

    制止了喋喋不休的张队长,关煦桡蹲下身看着走廊里的两具尸体,警棍丢在一旁,其中一人的脖子到肩膀处上有明显的淤伤,看痕迹应该是警棍造成的。

    三具尸体的死因都是一样的,颈骨被扭断了,看得出凶手是个老手,动作很干净利落,现场并没有什么打斗痕迹,唯独审讯室里的这具尸体额头有明显撞击的伤痕,而墙壁上的相应位置也沾染到了一点血迹。

    “关队,从墙壁上的血迹来看,死者应该是被人重重撞击到了墙壁上,然后又被扭断了脖子致死。”一旁的手下小张仔细的观察着审讯室,接着开口:“桌子都在原位没有挪动,凶手应该是在死者一进门的时候就发起的攻击。”

    “关队。”就在关煦桡思考的同时,另一个手下快步的跑了过来,汇报着刚刚查到的情况:“是后面厨房的线路老化导致了停电,而前面大约五百米处的手机信号塔出了故障正在抢修,好像是下水管道出问题了,挖掘机开挖的时候不小心将通讯电缆线给挖断了。”

    “可惜停电了,否则就能调出监控了。”基于现在的情况,小张倒没有怀疑是凶手故意制造了停电然后杀人,不过这个案子怎么看都很蹊跷,根本找不到杀人动机。

    关煦桡一直沉默着,又去了厨房看了老化的线路,最终才对手下开口:“让物证科先过来检查一下现场,尸体送去尸检,看看能不能得到更为准确是死亡时间,你们两个跟我过去提审冯海。”

    冯海都快吓傻了,脸色煞白的坐在椅子上,双手不停的抖动着,他根本没想到就是普通的打架斗殴,而且伤的最终的也就是牙齿被打掉了一颗,怎么就牵扯到凶杀案里,而且还一次死了三个人。

    当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冯海吓的一个哆嗦,抬头看着走进来的关煦桡三人,声音颤抖的解释着,“警官,凶杀案真的和我没关系……我虽然没有在审讯室里……可是真的和我没关系……”

    冯海和张队长关系密切,所以他是在张队长的办公室里录口供的,停电的时候张队长出去问情况了,冯海就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这会连个人证都找不到。

    “行了,你先将事情交代一遍,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想着隐瞒,你的那些手下我们都会一一询问!”刑警厉声呵斥了一句,这才坐下来拿起笔准备记录。

    “我是听到瘦子说有人在我们的地盘上捣乱,所以我就带着兄弟们过去了……”冯海哪里敢有什么隐瞒的,他甚至怀疑傅涛和姚哥都被抓了,是不是还有人打算害自己,将自己也给抓起来。

    可是转念一想又感觉不大可能,自己也就是姚哥手底下的二把手而已,做的也就是收收保费费,或者威逼利诱的一些事,虽然都是违法的,但真没必要弄死三个人来陷害自己。

    “关队,冯海说的和他的手下基本是一致的,出警的民警从目击证人那里收集的口供也是这样。”小张翻看着手里头的另外几分口供。

    关煦桡点了点头,面色愈加凝重了几分,“整个案子看起来都是偶尔事件,但是既然牵扯到了三条人命,就绝对不是偶尔,那个老人的身份查出来了吗?”

    “还没有,毕竟他年纪大了,只让他在审讯室里坐着,张队长这边是打算先给商奕笑录口供的。”小张看了一眼面色严肃的关煦桡,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关队,如果是偶尔事件,商奕笑根本没必要杀人。”

    “这个案子的关键或许不是商奕笑,而是身份不明的这个老人。”关煦桡掷地有声的开口,看了一眼冯海对着小张继续道:“让画像师过来将老人的模样画出来,再比对一下沿湖街那边的监控,冯海说老人是从外地过来的,尽快查一下机场还有高铁包括高速收费站的监控,尽快查处老人的身份。”

    !分隔线!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马老却一直没有睡,此刻留在书房里等待着最新的消息,当听到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时,马老眼中一喜急切的开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傅涛这边已经下手了,死了三个民警,商奕笑下落不明。”中年男人快速的将最新的情况汇报给了马老,“案子是关煦桡接手的,但是他并没有将商奕笑定为嫌疑犯,而是锁定了和商奕笑同行的一个老头。”

    “简直乱弹琴!”马老气愤的一拍桌子,脸上是难掩的怒火,“关煦桡简直是无法无天,他这是想要包庇商奕笑吗?”

    按照马老的推断,应该是傅涛派人制造了停电,想要趁机去暗杀商奕笑,不过商奕笑的身手的确好,她杀了人之后匆匆逃走了,虽然没有达到直接杀掉商奕笑泄恨的目的,但是现在她背上了杀人罪,效果也是一样的。

    “马老,商奕笑应该不会鲁莽的杀人,而且还连杀了三个人。”中年男人并不是偏袒商奕笑,他只是感觉能考上连青大学,商奕笑的脑子肯定不笨。

    而且她还能抢在黄子佩和傅涛面前将钱教授这些生物制药领域的专家都签约走了,这样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鲁莽冲动的人。

    马老刚刚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此刻倒是冷静了下来,仔细的思考了一番不由认同的点了点头,“的确,她只要将人打晕了,然后出去就安全了。”

    商奕笑被带走录口供也只是因为她和冯海这些混混大打出手了,真的论起来商奕笑也是受害者,即使在停电的时候她察觉到有人要杀自己,商奕笑只需要逃出去就好了,一旦她杀了人,这辈子就完了。

    “你再派人去傅涛那边询问一下情况,或许是商奕笑将人打晕之后,她逃走了,但是傅涛还派了其他人善后,而这个人才是傅涛真正的心腹,是他将三个人都杀了嫁祸给商奕笑。”马老虽然年纪大了,有些的刚愎自用,但是对这些阴谋诡计却依旧擅长。

    对于在看守所的傅涛而言,今晚上将是一个不眠夜,他只能选择和马老合作,否则一旦上了法庭,就没有人会给自己疏通。

    凌晨十二点,该得到的消息已经传回来了,傅涛此刻躺在床上,眉头紧锁着,马老猜测的的确不错,他是派了四个人,其中三个是去暗杀商奕笑的,最后一个是他的心腹,外界包括傅家都不知道这个人早在五年前就被他收买了。

    如果商奕笑成功被杀了,这个心腹就是去善后的,抹除一切痕迹,如果商奕笑成功逃走了,那么心腹就要见机行事,在傅涛看来商奕笑应该是将三个人打晕了过去,然后他的心腹将他们三个杀了嫁祸给商奕笑,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厨房电路老化也是傅涛派人做的手脚,可是手机信号塔在抢修却和傅涛一点关系都没有,事情安排的多,牵扯到的人也就越多,其实更越容易被人查出来,难道信号塔坏掉了真的只是巧合?

    傅涛虽然还有些疑惑,但是他的目的基本达到了,而且目前他也没办法继续调查,只能被动的等待着更新的消息。

    !分隔线!

    院子里,商奕笑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游走在夜色之下,猛地一把捂住男人的嘴巴,商奕笑手中里的军刀几乎同时向着他的脖子划了过去。

    锋利的刀刃割破了气管和咽喉,男人痛苦的挣扎了两下,鲜血从伤口处喷溅而出,商奕笑托着男人的身体慢慢的将他放在了地上。

    将染血的匕首在男人的衣服上蹭了几下,擦掉血迹之后,商奕笑将他的手枪别在了腰后,随后向着院子里另一个正在抽烟的男人走了过去。

    黑暗里,鲜血味渐渐的蔓延开来,成功的暗杀了两个人之后,商奕笑将其中一人的身体靠在一旁的树杆上,用他的皮带将身体固定住不让他下滑,这样一来从屋子里看,这个人似乎靠在树杆上休息。

    慢慢的挪移到了窗口,透过缝隙向着客厅看了去,客厅有四个人在休息,商奕笑估计楼上或许还有四个人,偷袭是肯定不行了,对方人数太多,一旦发现了不对劲,绝对会冲到二楼先杀掉田振江。

    观察了片刻之后,商奕笑再次顺着下水管道爬回了二楼,如果不是身上有股淡淡的血腥味,只怕还以为她只是出去一趟了。

    “院子里的人已经被解决了,可是院门是锁着的,车子停在外面,我们只怕出不去。”商奕笑抹了一把脸,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她想要脱险更容易一点。

    但是田振江不但七十多岁了,而且身体并不好,他又是敌人猎杀的目标,商奕笑不敢带着他冒险。

    “你如果能证实自己的身份,我或许可以将云盘的和密码告诉你。”田振江站在阳台处看了一眼楼下的院子,隐隐的还是能看到靠在树杆上的男人,如果不是商奕笑开口,他也无法相信这个男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就目前的情况,田振江也知道自己或许难逃一死了,但是他也担心从遇到卖茶叶的妞妞到碰到商奕笑,然后冯海这些混混来捣乱,一切或许都是商奕笑设计的圈套,目的就是从自己这里骗走核心资料。

    “田老先生,我没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即使我证明了,你也会怀疑我是不是投靠了m国的特勤人员。”商奕笑笑了笑,虽然任务很艰巨,但是她不会放弃。

    田振江没有再开口,他刚刚这话的确是一个试探,就目前的情况他谁都不会相信,毕竟将他劫持到这里来的那些人也都是华国面孔,他们可能是m国的特勤人员,也可能是叛变了华国特勤人员,所以田振江无法判断商奕笑的真实身份。

    沉默蔓延开来,又等了半个小时,站在阳台处的商奕笑听到楼下开门的声音,脸色不由的一变,有人出来了,那么敌人马上就会发现院子里的同伴已经被杀了。

    回头对着靠在椅子上休息的田振江打了个手势,商奕笑快速的从二楼顺着下水管道爬了下去,目前只能正面交锋了。

    当枪声响起,刚走到院子里的敌人倒下来之后,客厅里剩余的敌人立刻向着院子冲了出来,黑暗里,商奕笑眼神凛冽,只可惜只出来了四个人,还有三个人在屋子里,甚至可能在二楼。

    激烈的交战声回荡在安静的深夜,敌人很快就发现并不是敌袭,而是之前被带回来关押在二楼的商奕笑逃出来了。

    “去,杀掉田振江!”对着一旁的手下开口,为首的敌人向着商奕笑这边疯狂的射击着,原本他们还打算等待上面的指示,然后秘密的将田振江带走。

    但是情况有变,只能执行b计划,不惜一切代价杀掉田振江,确保机密核心资料不会泄露或者转移。

    商奕笑快速的向着屋子后面逃窜着,随后一枪崩掉了电箱,别墅顿时陷入到了黑暗里,而商奕笑的身影则快速的向着别墅里突击着……

    哐当一声,院门突然被悍马车撞开了,已经成功守住二楼的商奕笑不由的笑了起来,虽然身上挨了几枪,可是值得了!

    而敌人也知道情况不妙,和之前的商奕笑一样疯狂起来,不顾自己的安危向着楼上冲杀着,强大的火力直接将据守在二楼的商奕笑完全给压制住了。

    黑暗是最好的掩护,但是对有夜视仪的特勤人员而言,黑暗就是收割敌人性命的最大利器,已经打光最后一刻子弹,当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敌人砰的一声倒地身亡了,商奕笑身体一下子软坐在地上。

    “来的真及时!”黑暗里商奕笑咧嘴笑着,虽然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但是她知道带头的人就是谭亦。

    “不要说话!”谭亦一靠近商奕笑就能闻到她身上浓郁的血腥味,俊美的脸庞紧绷着,快速的检查商奕笑身上的伤口。

    最致命的是胸部的一处枪伤,鲜血汩汩的流淌着,商奕笑虽然在笑,可是脸上却是血色尽失,唇色都已经苍白,呼吸更是孱弱到快感觉不到了,如果不是凭着最后一口气硬挺着,估计她早就倒下去了。

    “放心,只是比上次多了一颗子弹……”商奕笑笑着,满是鲜血的手握住了谭亦的手,她想要用力的握紧一点,让谭亦不用担心,可是意识却在渐渐远离。

    “笑笑,不要睡!”谭亦接过手下递过来的针筒快速的给商奕笑注射了一针肾上激素,随后拿过纱布迅速的给她的伤口止血,“笑笑,和我说话,不要睡!”

    或许是激素起了作用,商奕笑再次苍白的笑着,虽然四周是一片黑暗,她的视线也是模糊不清,可是她却能清晰的看到谭亦俊美的脸庞,没有了往日的优雅和慵懒,他面容严肃的紧绷着,薄唇用力的抿成了一条线。

    “放心……我不会死……”商奕笑轻声的说着,她会挺过去的,那么多危险的任务自己都挺过来了。

    看着谭亦那冰冷的凤眸,商奕笑第一次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如果真的死了,谭亦或许会一辈子沉浸在痛苦里,“你不要担心……我……”

    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当伤口被纱布给堵住止血的时候,剧痛席卷而来,商奕笑抓着谭亦衣服的手一松,整个人沉底陷入到了昏迷里。

    第二天,铺天盖地的小道新闻席卷了帝京的媒体圈子,昨晚上死了三个人的消息一下子传的沸沸扬扬的,一次死了三人可不是一般的凶杀案!

    马老这边估计不敢将事情闹的太大无法收场,所以并没有说明三个人的身份,也没有说死亡的地点,只说根据可靠消息,帝京发生了恶劣的杀人事件。

    沈墨骁翻看着手机上的新闻,昨晚上突然从噩梦里惊醒,沈墨骁再也没有睡着,一闭上眼他就想起从山上挖出“商奕笑”尸体的一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