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暗下黑手
    “墨骁,你冷静一点。”梅爱国诧异的看着神色冷酷的沈墨骁,从没有想到这个温雅的外甥如今竟然变得这样冷血无情。

    傅涛被抓之后,梅爱国立刻就派人查了一下,好在目前的情况不会牵扯到黄子佩,她虽然和傅涛合作了,并没有实质的牵扯,可梅爱国看沈墨骁这架势,他这是打算不择手段对黄子佩下狠手吗?

    沈夫人更是气的铁青了脸,抓起一旁的茶杯泄愤的向着沈墨骁砸了过去,尖着声音叫骂着,“我看你是疯了!整天离婚离婚,离了婚你难道和商奕笑的墓碑过一辈吗?”

    怒吼之后,看着沈墨骁陡然阴沉下来的眼神,那深不见底的黑眸里燃烧着怒火,沈夫人更是气到了极点,猛地站起身来,一手指着沈墨骁再次怒骂,“你要走那你走,子佩是我儿媳妇,她肚子里是我的孙子,子佩是不可能离开沈家的!”

    “那我们就断绝母子关系吧。”看着歇斯底里的沈夫人,沈墨骁已经再没有了身为人子该有的孝顺和尊敬,当初自己如果也能狠下心来,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墨骁!”梅爱国怒喝一声,严肃的看着面容冷漠的沈墨骁,随后又回头责备的看了一眼怒不可遏的沈夫人,“你少说两句!”

    黄子佩也拉住暴怒的沈夫人,不停的安抚着,只是偶尔用失望的目光看着无动于衷的沈墨骁,傅涛出事在她的意料之外,可是黄子佩行事很小心,徐苗苗意外坠楼的事情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并不怕警方来调查。

    可是沈墨骁竟然铁了心的要离婚,甚至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管不顾了,黄子佩有些恼火沈墨骁的绝情,而她更懊恼的是现在的局面,一旦真的离婚了,她就是失去沈氏集团和帝京梅家这两个靠山。

    更重要的是黄子佩肯定要留下这个孩子,但是看沈墨骁如今的狠心绝情,复婚是不可能的,那么黄子佩即使再结婚她也没办法挑一个好对象。

    女人再有钱,离婚了还带着孩子,那些世家豪门的优秀子弟是绝对不可能和黄子佩结婚的,他们完全有更好的选择对象。

    “好了,都先冷静一下。”梅爱国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示意他跟着自己去楼上书房谈,之前墨骁要离婚,甚至搬到酒店去住了,两个老人就气的一天没吃下去饭。

    如今墨骁铁了心的要离婚,梅爱国都不知道两位老人家能不能承受得住这个打击,可是看着面如死水的沈墨骁,梅爱国又打心底心疼这个外甥,当初那么温雅俊朗的一个人,如今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客厅里,沈夫人依旧气愤难耐,冷眼看着上楼的沈墨骁,随后心疼无比的看着脸色苍白,失魂落魄的黄子佩,不由慈爱的安抚着,“子佩你放心吧,我和你爸还有外公外婆都站在你这边的,墨骁他除非净身出户,否则他绝对不可能离婚!”

    说到这里,沈夫人拿起一旁的手机拨通了沈父的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抱怨和怒骂,“沈天刈,你教的好儿子,他现在为了一个死人要和子佩离婚,我看他沈墨骁的良心就是被狗给啃了,他这是成心要气死我……”

    沈夫人嫁到沈家这么多年,说到底她的坏脾气都是被沈父给惯出来的,当年结婚的时候的确是沈家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再加上沈父性子温和儒雅,他也感觉愧对了沈夫人这个世家名媛,所以在生活上也就处处忍让,一眨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墨骁如果真的决定离婚,我不会反对。”沈父声音平静的响起,在商奕笑死后,看到沈墨骁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除了加班还是加班,沈父已经后悔了。

    黄子佩有了孩子之后,沈父也曾想着或许沈墨骁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会有所改变,但前天他才知道沈墨骁因为喝酒太多,导致胃出血,他只在医院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出院了,他这是在糟蹋自己的身体。

    沈父如此清醒的意识到当初的棒打鸳鸯是多么的残忍,后悔已经太迟了,他只希望可以弥补一下,至少不要让这段婚姻再绑着沈墨骁的灵魂。

    “沈天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沈夫人在震惊之后怒不可遏的咆哮着,这么多年来她早就习惯了沈父对自己的纵容,第一次被他反对了,沈夫人只感觉怒火蹭蹭的涌了上来,“沈天刈,你要是敢这样纵容着沈墨骁,那么我们也不用过了,我带着子佩就留在帝京!”

    “也可以,我会亲自着父亲说的,如果你愿意分居就分居,你要是想离婚我也不会再强求。”沈父再次开口,听着那喋喋不休的叫骂声,神色冷淡的将电话挂断了。

    坐在沙发上听着沈夫人的叫骂声,黄子佩低着头眼中有着不屑和鄙夷一闪而过,这也幸好是投胎在帝京梅家,否则这样的女人别说嫁入豪门了,估计连普通人家都不会要。

    黄子佩是真不懂沈夫人每天瞎折腾什么,公司的事情她什么都不懂,可是当一个家庭主妇,她却不会相夫教子,每天还穷折腾,现在丈夫儿子都离了心,黄子佩是真的后悔了,关键时刻沈夫人一点用处都没有,根本帮不上自己的忙。

    “妈,你也别生气了,一会外公和外婆就该回来了,别让他们二老担心。”对沈夫人已经不抱有希望了,黄子佩感觉只有梅老爷子或许能压制沈墨骁。

    沈夫人也是气狠了,儿子顶撞自己,丈夫竟然不站在她这一边,此刻听到黄子佩的话,沈夫人粗重的喘息着,不停的抚着胸口,“子佩你放心,你外公和外婆是不会准许沈墨骁乱来的!真的离开了沈家和梅家,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黄子佩并不认为沈墨骁离开了沈家就一无是处,而且她很清楚的感觉到不管是沈父还是梅家都更看重沈墨骁,真的闹到撕破脸的地步,被扫地出门的绝对不会是沈墨骁,不过如今她只有沈夫人这一个帮手,也只能暂且这样了。

    !分隔线!

    书房里,马老脸上阴云密布,他虽然成功的阻止了商奕笑拿下东源研究所这块地,但是黄龙玉摆件却是下落不明,更重要的是傅涛竟然被抓了,“傅家就没有什么行动吗?”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马老,组织了一下语言谨慎的开口:“刑侦队以教唆他人犯罪的罪名抓捕的傅涛,而且他的手下败涉嫌强暴,目前是人证物证齐全,傅家已经放弃营救傅涛,只想尽快撇清楚关系,保全下傅家。”

    马老恼火的一巴掌拍在了书桌上,脸色更加的阴沉难看,到了这种地步,想要将傅涛捞出来是不可能了,“找到田振江了吗?”

    “没有,我们人赶到的时候田振江已经秘密离开了m国,而且根据我们的调查好像还有一批人也在找他,目前只查到田振江的飞机抵达了帝京机场,他究竟去哪里了还是找不到。”

    在偌大的帝京找一个人不亚于大海捞针,关键是田振江还是个巨富,听说他手底下养了一批佣兵专门保护他的安全,所以田振江的具体行踪都被抹除了,短时间之内根本查不到。

    “继续派人去找,一定要将他找到!”马老脸色愈加的阴沉,其实傅涛被抓已经是一个警告,马老如果收手的话,一切都和他无关。

    但是到了这种地步,马老怎么甘心,尤其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被商奕笑一个小姑娘还有谭亦一个大夫给斗败了,马老更是丢不起这个脸。

    同一时间,连青大学北校门,尤佳笑着向商奕笑道别,“你不用担心,干我这一行的被人盯上也正常,放心吧,不会有危险的。”

    “你确定?”商奕笑也是中午和尤佳去外面吃饭的时候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盯着。

    一开始商奕笑还以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但后来却发现这个人是盯着尤佳的,不过对方似乎没什么恶意,而且很快就离开了。

    “放心,如果真有危险我会找你帮忙的。”尤佳妩媚的笑着,感激的看了一眼商奕笑,之前她以为商奕笑和自己是一样的人,只不过她更幸运,遇到的是好男人。

    但是看着眉清目秀,眼神清澈如水的商奕笑,尤佳顿时发现她和自己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她善良热心,而自己骨子里早已经腐烂生蛆了。

    商奕笑也没有再强求,如果是尤佳以前的情债,即使查到是谁也没用,好在对方并没有恶意。

    从校门口离开之后,商奕笑慢悠悠的沿着景观湖向着四合院方向走了去,店铺两旁已经亮起了七彩的灯光,清雅的音乐声回响着,行人的脚步不自觉的就慢了下来,很难想象繁华的帝京还有这么悠闲惬意的一条街。

    “爷爷,你买一袋子茶叶吧,这是我奶奶从老家山里采摘的,是野茶,而且也是奶奶烘烤出来的。”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熟练的介绍着自己手里的茶叶,看起来包装的确有些简易。

    沿湖这一片的茶楼居多,还有一些老字号的糕点铺子,也有一些卖古玩玉器的,不少人会来这边推销一些土特产和小玩意。

    此刻坐在外面桌子上的是一个老者,估计有七十多岁了,身体似乎不是,可是笑容却显得很平和慈爱。

    “这袋茶叶多少钱啊?”老人笑着开口,接过小女孩手里头的茶叶,老人手腕上戴着一串佛珠,如果有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手串价值不菲。

    “一袋一斤,奶奶说三百块钱。”小女孩甜甜的笑着,一直记得爸爸的交待,如果客人不还价很干脆,那就说三百,如果客人犹豫了就说两百,实在不行一百一斤也可以卖。

    老人点了点头从钱包里拿出三百块钱递给了小女孩,小孩子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谢谢爷爷。”

    小女孩接过钱兴奋的转身就跑,一头撞到了走过来的商奕笑身上。

    “不要跑,担心摔倒了。”坐在桌边的老人提醒了一句,就看着小女孩对着商奕笑道歉一声之后蹭一下就跑走了,连脖子上的玉佛掉下来都没有注意到。

    好在这边是木地板,玉佛掉地上也没有摔碎,商奕笑将东西捡起来回头一看,小女孩已经混在人群里跑远了,三两步就窜到远处的巷子里看不到身影了。

    老人看着商奕笑手里头的玉佛,劣质的红绳,玉佛很大,颜色碧绿透亮,但一看就知道是个假货,只不过红绳都已经磨的发毛了,估计洗澡的时候也不拿下来,绳子的颜色都泛白了。

    “东西是假的,可家人的心愿却是真的。”老人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玉佛目光有些的飘远,一股沉痛染上了他有些浑浊的双眼。

    沉默片刻后,老人看向商奕笑,“小姑娘愿意陪我将东西送回去吗?估计她就在那边巷子里。”

    今天是周五,所以小女孩放了学就帮着家人推销茶叶,价格也不算贵,一般人看着这么小的孩子,一个心软就买下来了,老人估计小女孩一会还要拿着一包茶叶出来卖。

    商奕笑原本打算自己将东西还回去,不过看老人那深沉又怀念的目光,商奕笑点了点头,“那我扶着您过去。”

    商场后面的巷子显得有些的阴暗,再往前面走一段路就是地下天桥了,不少人拿着一些东西出来卖,商奕笑扶着老人往台阶下面继续走。

    地下通道左侧的角落里,此刻站着三个人,小女孩泪水蒙蒙的看着旁边两个小青年,刚刚赚到手的三百块钱一下子就被他们抽走了两张,小女孩不由的哽咽起来。

    旁边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表情带着几分无奈,却还是摁住了小女孩的肩膀,“妞妞,没事,周五客人多,一会你再去卖两袋茶叶。”

    “对,小丫头你嘴巴甜,再多去卖几袋,那些人客人要是不买,你就跪着抱着他们的腿。”两个小混混恶毒的笑着,两人一人拿着一百块钱放到了裤子口袋里。

    小女孩擦着眼泪,气鼓鼓着脸,虽然有些不甘,却也害怕,只能接过父亲手里头的一袋子茶叶。

    “我说老黄那,你这女儿长的不丑,你老婆还等着救命的钱,你真不打算将她送过去?放心吧,也不会真对她怎么样,就是跳跳舞拍几张照片,这么小不会真出事的。”旁边的小混混舔了舔嘴角,带着几分淫邪之色看着白皙着脸庞,黑溜溜一双大眼睛的小女孩,只要将人介绍过去了,自己提成就有一万块。

    “是啊,老黄,拍一组照片就五千块,而且脸部会做处理,不会让人认出来是谁的,再说女大十八变,到时候谁知道妞妞拍过这些照片。”另一个混混也附和着开口,要不是怕出事了,他们都打算强行将妞妞带过去了。

    “我不,你们都是坏人,我妈妈说了不准我跟你们走!”妞妞尖着嗓音叫喊起来,身体下意识的躲到了父亲的身后,气的绷着小脸,虽然她还不怎么懂,但是妈妈说的话妞妞一直记得。

    “爷爷,你怎么来了?”妞妞表情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不由惭愧的低下头。

    她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她卖的茶叶都是粗茶,也就袋子最上面的茶叶好看一点,有些客人回家拆开之后发现上当了,至多咒骂几句,也懒得来找。

    但有些客人当场发现了就会找过来,此刻看到老人和商奕笑,妞妞以为他们不想要要茶叶了,所以找自己退钱来了。

    两个小混混知道妞妞刚刚碰到个大方的老头,二话不说就给了三百块,此刻一看到老头过来了,两人眉头一皱的走上前来,“老头,茶叶卖出去了概不退还。”

    无视着两个嚣张的小混混,老人向着走了过去,将掌心里的玉佛递给了妞妞,“刚刚你跑的太快,挂坠掉了。”

    妞妞小手往脖子上一摸,果真掉了!此刻立刻拿起自己的玉佛,对着老人甜甜的笑着,“谢谢爷爷,这是我妈妈第一次来帝京的时候买给我的,说是能保平安的。”

    妞妞父亲也松了一口气,他真的担心老人是来退茶叶的,虽然有两个混混在这里,退肯定是退不掉的,但是一般人都会迁怒的将妞妞臭骂一顿,妞妞每一次都咬着嘴唇不哭,可是身为父亲他知道妞妞心里头难受。

    “老头,你手上这手串不错啊。”小混混看着老人收回来的左手。

    这边靠近古玩街,所以这些混混不单单看管妞妞父亲这样的小摊贩,同样还会找古玩街上那些小摊贩收取保护费。

    老人手上的手串估计有些年头了,深沉的暗红色,乍一看手串都不像是木制的,估计老人经常把玩,手串已经包浆了,表面看着像是镀上了一层玻璃底,卖得好的话估计都能卖上四五千。

    老人眉头一皱的看着两个小混混,冷着脸开口:“坑蒙拐骗警察或许管不了,但是拦路抢劫你们以为能逃过法律的制裁吗?”

    两个混混嗤笑一声,打量着穿着唐装的老人,刚刚他们还真没注意,这个老头一看就是个有钱的,再看他这么宝贝这条手串,估计这手串能卖个一两万。

    两人对望一眼,随后一个快步上前打算明抢了,老人脸色倏地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在帝京还有人敢这么张狂。

    “啊!”痛苦的哀嚎声响了起来,两个混混此刻狼狈不堪的摔在地上,商奕笑的一脚还踩在其中一个人的手上。

    一旁妞妞震惊的瞪圆了眼睛,刚刚两个混混要动手的时候,妞妞已经吓的快哭了,可是商奕笑的突然出手,让妞妞呆傻的愣住了,她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这样的一幕。

    老人眉头一皱,目光怀疑的打量了一眼商奕笑,看到她出手,老人忍不住怀疑刚刚的偶遇是不是人为制造的巧合,甚至面前卖茶叶的妞妞还有这两个混混都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死女人,你敢动手……”摔在地上的混混忿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商奕笑,一手捂着腹部,叫嚣的放着狠话,“你知道我们是谁吗?这一片都是姚哥的地盘!你给我们等着!”

    “傅涛的人?”商奕笑一挑眉梢。

    这个姚哥也算是道上的一个人物,明面上经营着好几家修车厂,其实都是处理手下偷来的车子,而且还占了古玩街这一片收取保护费,也干一些坑蒙拐骗的勾当。

    两个混混一愣,他们虽然是姚哥的手下,但是也就见过姚哥几次,至于傅少那更是传说中的人物,他们没想到商奕笑竟然知道傅少的名字。

    “傅涛和姓姚的都被抓了,你们还敢这么嚣张?”商奕笑收回脚,也懒得和这样不入流的小混混计较,也不能将人打死了,而且他们好吃懒做惯了,即使今天得到教训收敛了,估计不到三天还会明知故犯。

    “呸,这是谣言,谁敢动我们姚哥!”两个混混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商奕笑似乎不打算动手了,蹭一下脚底抹油的逃走了,临走前还放下狠话,“有种你们别走,今天这事没完。”

    看到两个混混逃走了,妞妞破涕为笑的拍着手,“大姐姐好厉害。”

    “姑娘,你和你爷爷还是快走吧,他们肯定是叫人去了。”妞妞爸爸忍不住的催促着商奕笑和老人赶快离开,以前他也见过有人打了这些混混,但很快他们就会召集一二十人过来,双拳难敌四手,再留下来就要吃亏了。

    “你们没事吧?”商奕笑看向妞妞父子两人,这些混混一会儿如果回来找不到人了,商奕笑担心他们会迁怒到妞妞和他父亲身上。

    妞妞父亲感激的看了一眼商奕笑,“我们没事,他们就是收一点保护费,也就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收的多起来了。”

    “不是一点,是很多,那都是给妈妈治病的钱!”妞妞气呼呼的嚷了起来,一想到三百块钱被两个混混拿走了两百,妞妞就哽咽的抽了抽鼻子,看着商奕笑和老人低着头道歉,“爷爷,大姐姐对不起。”

    “不要道歉,爷爷是自愿买的茶叶。”老人笑着揉了揉妞妞的头,心里已经打消了对商奕笑的怀疑,此刻笑着开口:“小姑娘,我们上去吧。”

    “行,我扶着您老。”商奕笑点了点头,依旧扶着老人向着台阶走了过去。

    两人慢悠悠的走着,乍一看倒像是祖孙俩,老人看了一眼商奕笑,“刚刚你说的姚哥是什么人?”

    “是负责这一片的混混头目,前两天涉案已经被抓了,所以这一片这段时间有点乱。”商奕笑估计姚哥的那些手下要不就自顾自的逃命,担心自己被抓,要不就忙着分割姚哥的地盘,所以这些小混混才敢明目张胆的乱收保护费。

    按照妞妞爸爸的话,以前虽然收,但是一晚上是二十块钱,周末和周日才上升到五十块,而且茶叶也是姚哥他们提供的,妞妞爸爸白天在工地上班,晚上带着妞妞来卖东西,虽然也有坑蒙拐骗的嫌疑,可也是被生活所迫。

    “看来帝京的治安还算好的。”听完之后老人明白的点了点头,不管多么繁华发达的城市,有光明自然就有黑暗,虽然这一片也有混混收保护费,如果不是姚哥被抓了,估计也不会乱起来。

    商奕笑疑惑的看了一眼感慨的老人,难道他不是华国人?

    两人刚走到马路边,只听见身后嘈杂声响了起来,街上的行人刷刷的退让开,却见二十多个混混呼啦一下就将商奕笑和老人给围了起来,带头的正是刚刚天桥下面的两个混混。

    小混混指着商奕笑和老人,向着旁边的穿着黑色t恤,胳膊上左青龙右白虎纹身的中年男人说道:“冯哥,就是这两人搅合我们的生意。”

    冯哥眯着眼,一脸的戾气,此刻打量了一眼商奕笑,随后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小姑娘,虽然说不知者无罪,但今天我这么多兄弟在这里,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今晚上你只怕没办法回家了。”

    姚哥被抓走的消息还是封锁着,这些小混混都不知道消息,冯哥算是姚哥的心腹,堂口的二把手,早就存了代替姚哥的野心,只可惜姚哥一直被傅涛看中,冯哥根本找不到机会。

    现在姚哥一被抓,听说傅涛也进去了,冯哥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原本今天这种小事他根本不需要出面,但是为了在这群手下面前立威,冯哥这才亲自带人过来围堵了商奕笑和老人。

    “你们想怎么样?”老人慢悠悠的开口,看得出绝对是久经沙场的老江湖了,此刻并没有因为冯哥这群混混而又丝毫的害怕。

    一旁小混混凑到冯哥耳边低声道:“冯哥,老头很宝贝他手腕上那个手串,我估计值不少钱。”

    冯哥的眼光比小混混好太多了,一眼就看出老头手腕上的手串至少戴了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前手串什么的还没有兴起,不像现在是人是鬼都要戴个串。

    这个老头只怕有点来路!冯哥一记冷眼扫过旁边的小混混,随后笑着看向老人,“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刚刚手下不懂事,得罪两位了,不知老人家贵姓?我在这里先赔个罪。”

    “你不用套近乎,我不是帝京人,免贵姓田,听说帝京如今很繁华,所以过来看看。”老人慢条斯理的开口,“既然没什么事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了。”

    冯哥在脑海里把帝京那些大人物的姓氏过了一遍,干他们这一行的最怕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但是帝京还真没有姓田的世家豪门,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你也不用看我,我就是个学生,从a省白鹳县来的,在帝京上大学。”商奕笑也报出了身份。

    a省那个落后贫穷的破地方,还是从小县城出来的!冯哥刚刚的笑脸彻底垮了下来,此刻语调阴狠的开口:“敢情你们祖孙两是在耍我吗?那就将你这个手串当赔礼吧!”

    老人表情冷了几分,左手抚上右手腕的手串,“这是我妻子在庙里给我求来的,给你只怕是糟蹋了。”

    “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冯哥表情阴冷的笑着,今天就拿他们祖孙两立威!

    商奕笑目光四处瞅了瞅,没看到老人的外援,不由低声道:“您老的保镖呢?”

    冯哥再有眼光也就是个混混头子而已,商奕笑却是不同,老人这份气度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再加上他身体似乎不太好,不可能是一个人来帝京的,保镖司机肯定在四周。

    “我嫌他们麻烦让他们留在停车场。”看着商奕笑这表情,老人不由的笑了起来,“一会不行你先跑,拿着我手机打他们电话就行了。”

    “没事,这点人我还不放在眼里,就是怕一会伤到您老,动手的时候你往旁边站站。”商奕笑不在意的一笑,看来这一位真的是从外地来帝京的,估计是旧地重游,帝京对他应该有特殊的感情,否则不会让保镖都离开了。

    别看冯哥带的人多,可真的架不住商奕笑太彪悍,一脚踹过去就能废了一个人,一拳下去基本摔地上的就爬不起来了。

    老人退到一旁已经打了电话,此刻看着人群里大杀四方的商奕笑,目光不由的柔软慈爱了几分,当年如果自己对平安也能严厉几分,说不定他就不会走上歪路。

    四周的行人一看到情况不对早就报警了,十来分钟之后,警车呼啸的开了过来,而商奕笑已经结束了战斗,包括冯哥在内的混混都被她打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张队长看到躺地上的冯海错愕一愣,昨天晚上他们才吃了饭,他也收了冯海给的好处,没想到今天就碰到这事了。

    老人对着暗中要过来的保镖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过来。

    “都带回去。”张队长一挥手,让手下将商奕笑还有冯哥这些人全部带回去了。

    马老一直在盯着商奕笑的行踪,所以这边商奕笑被带走录口供了,马老立刻就收到了消息,此刻他犹豫着是不是该趁机将商奕笑给弄死。

    之前让傅涛出手,谁知道不但失败了,傅涛竟然还将自己给搭进去了。

    片刻之后,马老眼神阴狠的一变,无毒不丈夫!商奕笑必须得死!“去将这个消息告诉傅涛,该怎么做他心里头有数。”

    看守所里,傅涛正坐在床上,他虽然被抓进来了,不过还没有提起公诉,所以暂时被羁押在看守所里。

    为什么会这样?傅涛仔细的思考着,徐苗苗的死他也很意外,他的本意是让徐苗苗教唆钱嘉惠跳楼,相信以徐苗苗的头脑和她对商奕笑的嫉恨,她一定会做的更好。

    而事实果真如傅涛所料,徐苗苗一边假意给钱嘉惠支招,让她跳楼威逼商奕笑毁约,一边偷偷去市场买了蛇,想要制造混弄让钱嘉惠坠楼,谁知道徐苗苗竟然弄死了自己,这也就罢了,刑侦队却顺着这条线索一直查到自己头上!

    傅家不管自己的死活只想着自保,黄子佩竟然也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傅涛年轻的脸上表情狰狞的扭曲着,他也知道人证物证确凿的情况下,自己就等于是废棋了,可是就这样被放弃了,傅涛怎么都不甘心。

    “傅少。”就在此时,一个穿着橘红色囚服的男人快步的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四周,随后站在傅涛的床前低声开口:“刚刚收到了消息,商奕笑因为在闹市区打架斗殴被带走调查了……”

    “想要借着我的手除掉商奕笑?”傅涛听完之后阴狠的脸上露出扭曲的诡谲笑容,他们打的好算盘,还想让自己这个废棋再发挥最后的作用吗?

    一旁的男人依旧低着头,看起来很是惧怕傅涛,可是声音却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傅少你的结果已经注定了,如果搏一搏,说不定还能让自己以后舒服一点。”

    马老的意思很明确,傅涛只要动手弄死了商奕笑,马老肯定不会亏待傅涛,至少能让他以后过的好一点,反正傅涛已经是这样的处境了,即使他弄死了商奕笑,多背上一条罪名,情况又还能坏到哪里去。

    沉默片刻之后傅涛伸出手来,男人见状快速的从裤子里摸了一个手机放到了傅涛的手里,即使被抓起来了,傅涛在外面肯定还有一些人脉关系,要弄死商奕笑也不难。

    “都下来,一个接着一个不要乱!”这边车子停到了派出所门口,民警和协警让二十来个混混和商奕笑等人都下车进去录口供。

    此刻最后一辆车子里,张队长看向身旁的冯海,“怎么回事?昨天才和你说了这段时间查的严,傅涛都翻船了,你怎么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张大哥,这不是没办法吗?你也知道姓姚的出事之后,虽然消息捂住了,可是下面全都乱了,我要不趁机立威将这些人拢在手底下,只怕以后这一片都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冯海嘿嘿的阴笑着,眼中闪烁着野心和**。

    他这是先下手为强!其他人并不知道姚哥被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是彻底翻船了还是还能再出来,如果姚哥还能出来,现在出头争夺权力的人,只怕会死的很惨。

    但是冯海因为打通了不少关系,所以他也从张队这里了解到了最新的消息,姚哥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所以他才会抢占先机,今晚上也算是他立威,不管如何都要干的漂亮,否则连个老头和小姑娘都搞不定,以后谁还会跟着他冯海混。

    “这事我只能公事公办,不过你放心吧,你这边也不会有什么差错,至于立威,你再另外寻个时机动手,明面上我们俩没什么私交。”张队严肃的叮嘱了冯海两句,这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此刻坐在空荡荡的审讯室里,商奕笑眉头皱了皱,按理说冯海即使有点关系和门路,这事也不可能完全偏向他那边,最多是各打五十大板,然后和和稀泥,然后什么事都没有了,毕竟商奕笑这边还是受害者。

    可是等了十多分钟,都没有人进来,商奕笑隐隐的感觉到不对劲了,突然的,屋子里的灯闪烁了几下,咔嚓一下好像是灯泡炸了,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商奕笑倏地一下站起身来,门从外面反锁住了,商奕笑退到了门后面,一片黑暗里视觉失去了作用,耳朵变得更加灵敏了,片刻之后,隐隐的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商奕笑眼神冷厉了几分,这是要下黑手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