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双面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什么,今天有同学过生日,我就不回来吃饭了。”商奕笑对着手机另一头的谭亦开口,眼神莫名的有点子心虚。

    “去哪里吃饭?地点太远的话,我晚上过来接你。”清朗的嗓音悦耳动听,谭亦勾着薄唇笑着,从徐苗苗坠楼身亡到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她也躲了自己一个星期了。

    “不用了吧,你也知道她们一闹腾起来,至少要凌晨了,太迟了我就去宿舍睡。”商奕笑快速的回了一句,为什么隔着电话她都能感觉到危险?

    现在竟然还敢夜不归宿?谭亦似笑非笑的凤眸里染上了危险的气息,“没事,我今晚上有些文件要看,刚好等你回来,好了,就这样吧,你去玩吧。”

    手机被挂断了,商奕笑抓了抓头,等你回来四个字回响在脑海里,所以今晚上如果自己不回去,谭亦是不是就会得一晚上?这是苦肉计?

    “笑笑,快点,就差你了。”不远处几个女生笑着喊了一句,商奕笑虽然独来独往的,但绝对算的上是连青大学大一新生里的风云人物。

    或许也是因为她背景的不简单,开学三个月不到,大多数同学和商奕笑的关系挺好,这不有同学过生日,原本邀请商奕笑也只是走了过场,谁知道她真的答应了。

    “来了来了。”将手机收到了包里,商奕笑快步走了过去,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向着校门外走了去。

    校门口对面马路上,一辆黑色汽车停在停车位上,直到许久之后才缓缓发动起来,坐在后座上,顾岸一个头两个大的看着远处混在一群学生里的商奕笑,这他妈的都叫什么事啊。

    “小岸,你说笑笑是不是没有死?她只是在责怪我,所以才不见我。”沈墨骁视线透过车窗看向远处商奕笑的背影,可是不等顾岸开口,沈墨骁自嘲一笑,“是我在自欺欺人,笑笑的尸体是我收殓的,也是我亲自安葬的,我甚至不相信笑笑已经离开了,所以拿了她的牙刷去比对dna。”

    顾岸纠结的看着自说自话的沈墨骁,如果他面对的不是二哥,那么墨骁或许很快就能发现真相,可是以二哥的算无遗策,墨骁怎么查都查不到的。

    “小岸,我已经决定和黄子佩离婚了。”沈墨骁声音陡然冷厉了下来,也正是因为这个,沈墨骁这几天一直是住在酒店。

    梅老爷子和老夫人也气的够呛,毕竟人老了,最想看到的就是一家团聚,沈墨骁即使对黄子佩没有感情,可是他也不能如此任性的对待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偏偏不管怎么劝说,沈墨骁已经铁了心的要离婚。

    “墨骁,你该不会想追求商奕笑吧?”顾岸感觉自己小心肝都颤抖了,二哥谈恋爱之后就已经疯魔化了,墨骁要是敢横刀夺爱……呸,这话不对,原本墨骁和商奕笑才是一对,他们是被二哥给拆散的。

    但是以顾岸对谭亦的了解,他二哥既然撬墙角了,那就绝对不会让墨骁再回头,真惹恼了二哥,顾岸只感觉愈加的头痛。

    顾岸甚至可以肯定之前沈夫人给沈墨骁和黄子佩下药,让他们同房了,黄子佩是顺水推舟的乐见其成,但是他二哥肯定也在暗中出手,确保一切会顺顺利利。

    “她不是笑笑。”好在沈墨骁的回答让顾岸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可是紧接的话却让顾岸再次纠结的恨不能让时间倒转回过去,自己为什么要知道这个真相。

    “小岸,虽然她五官和笑笑只有五六成的相似,声音甚至也不同,可是每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总感觉笑笑就在我面前。”沈墨骁闭着眼,遮住眼底最深沉的悲恸和苦涩,或者这只不过自己在自欺欺人。

    但是沈墨骁就忍不住的想要去靠近,可内心又无比的煎熬,因为他这样做就等于背叛了对笑笑的感情,他怎么可以在一个相似的人身上寻找笑笑的影子。

    深呼吸着,顾岸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离婚了也好,不过孩子是无辜的,我相信不管发生了什么事,笑笑也希望你会幸福。”

    顾岸只希望时间可以冲淡这种伤痛,过个三五年了,墨骁或许会重新遇到一个好女孩,然后再次拥有一段幸福的生活,即使没有爱情,至少他身边有一个可以陪伴他照顾他的人。

    沈墨骁没有再开口,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再获得幸福了,因为他已经将自己的幸福给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哇,尤佳,这餐厅看起来很贵吧。”旁边的同学抬头看着餐厅的招牌,这档次一看就不便宜。

    “我听说这里的菜口味很不错。”同样是大一的新生,尤佳看起来是真的乖巧斯文,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穿着也很普通,大家没想到尤佳竟然也是个隐形土豪。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有同学打趣的一句,一行十来个人向着餐厅走了进去。

    菜单上的菜价真心不便宜,但是看尤佳一点不在意的模样,大家再次肯定她是真的不差钱,所以也就没了拘束,纷纷点起菜来。

    “笑笑,你爱吃什么就点什么。”菜单传到尤佳这边,她顺手递给了旁边的商奕笑,两人虽然都是医药系的,可商奕笑独来独往,尤佳太乖巧,两人接触的倒不多。

    “好的,谢谢。”商奕笑也没有客气。

    最是青春年少的时候,又没有了高三学业上的压力,包厢里的气氛越来越热烈,说着说着也不知道就说起恋爱的事。

    “尤佳,你可得小心了,我听说好几个学长都打听你呢。”坐对面的女生笑着揶揄着,尤佳绝对是个清秀佳人,性子又乖巧温柔。

    别说高年级的学长,同是大一的新生,也有不少男生喜欢尤佳,只不过才进入大学没多久,大一的学生性子还比较腼腆,没敢表白。

    “我去洗手间。”被众人打趣着,尤佳红着脸快速的站起身来,引得其他同学都跟着笑了起来。

    另一个同学也跟着站起身来,“我也去洗手间,尤佳,我们一起。”

    坐在包厢里,看着笑意融融的同学,商奕笑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和他们融入到一起,看来等身体完全恢复过来之后,自己该重新考虑一下接下来的发展。

    就在此时,包厢外忽然听到了尖利的喊叫声,“那是小兰的声音,”有同学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刚刚尤佳和小兰去了卫生间。

    商奕笑也跟着众人快步走了出去,就看到隔壁的包厢门开着,两个年轻男人满身的酒味,此刻正拉扯着小兰要将她拽进包厢里去。

    “你们干什么?”男同学怒喝一声的冲了过去,可人还没冲到包厢门口去,却被一个男人一脚踹了肚子上,整个人砰一下摔了出去。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管老子的事。”一道年轻的男音从包厢里传了出来,走过来的几人一看,尤佳已经被拖到包厢里了,此刻被一个壮汉抓着胳膊无法动弹,看到商奕笑几人,吓得泪水涟涟的呜咽着。

    年轻男人这个包厢里也有七八个人,还有两个壮汉估计是保镖,此刻双方都拥挤在包厢门口和走廊里。

    “豪哥,这几个学生长的都不错啊,好像都是连青大学的高材生。”一个纨绔淫邪的笑着,露骨的目光在商奕笑几人身上扫过,好似要将她们身上的衣服给都剥下来,然后好好品鉴品鉴每个人的身材。

    “正好今天我们没找到小姐,就让她们几个陪我们喝一杯。”另一个纨绔附和的大笑着,哥俩好的搭着旁边纨绔的肩膀,“你还真别说,会所那些女人都玩腻了,难道能碰到这么清纯青涩的小妹妹,我都有些蠢蠢欲动了。”

    会所酒吧里的那些女人久经情场,都是老手了,都是冲着他们的钱和地位来的,玩多了都没感觉了,哪有这些不谙世事的大学生看起来清纯可口。

    “你们这是在犯法!”男同学气急的开口,几个人快步走到了前面将几个女同学都挡在了后面,“你们快报警,如果情况不对就往外面跑。”

    为首的豪哥冷眼扫过全场,随后嗤笑一声,“得了,别吓着我们祖国的小花朵们,今晚上是私人恩怨,和你们没关系,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别他妈的乱出头,否则老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拉扯小兰的纨绔听到这话,虽然有点不甘心,却还是将人给放了,只不过却故意的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听到她惊恐叫声,一众纨绔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放了尤佳,我们已经报警了!”男同学一把将小兰拉到了自己身后,随后看向被保镖钳制住的尤佳。

    “妈的,给脸不要脸是吧?”豪哥眉头一皱,一股子戾气从眼中迸发而出,他也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尤佳,但是既然碰到了,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小贱人,所以豪哥才懒得理会一群穷学生,没曾想他们还敬酒不吃吃罚酒,还敢多管闲事。

    为首的男同学还算冷静,他家就在帝京,家里开了个小公司,也算是见过世面了,此刻男同学再次开口:“几位,尤佳是我们同学,如果她冲撞了几位,我们代替她给几位道歉,还请几位高抬贵手。”

    豪哥嗤笑一声,不屑的看着说话的男同学,“又一个被这个小贱人给骗了的傻逼,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老子和她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出头,要滚就滚,否则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豪哥,别生气。”之前开口的纨绔笑着走上前来,眼中满是恶意,一手夹着烟吸了两口,这才慢悠悠的开口:“行啊,你既然想要代替她赔罪,那就跪着给我们豪哥磕三个响头,说不定豪哥一高兴了就放人了。”

    “对,磕头磕头。”

    “妈的,想要追马子不牺牲一下怎么行呢。”

    “磕三个头太少了,至少得三叩九拜。”

    其他纨绔哈哈大笑的附和着,明显就是故意羞辱人,就算真的磕头了,他们也不可能将尤佳给放了,明显是有旧怨的。

    旁边的女同学一看几个男生都忍不住的攥紧拳头了,连忙将人拉住了,“别冲动,我已经报警了。”

    豪哥眉头一皱,他倒不是怕,只是嫌麻烦,此刻火大的看着愤怒不已的几人,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既然不识抬举,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气!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几个愣头青!”

    对方虽然只有七八个人,可都是经常打架闹事的纨绔,而且还带了两个保镖,商奕笑这边是十来个人,可有一半是女同学,还有几个男生一看就是清瘦弱鸡型的,估计连泼辣的女生都打不过。

    “别动手!”在女同学害怕的尖叫声里,商奕笑快步上前,拦住了气愤不过要冲上去打架的男同学,随后看向气焰嚣张的豪哥几人,“如果是私人恩怨,就私下里解决,今天当着我们这多人的面你想要将尤佳带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小姑娘,你是不是看豪哥长的帅气,所以故意站出来引起豪哥的注意啊,其实哥哥我也很有本钱的,要不你今晚上试试?”旁边的纨绔下流的笑着,还故意对着商奕笑挺了挺胯部,惹得其他人再次跟着大笑起来,各种黄段子都出来了。

    商奕笑平静的看着低级下流的几个纨绔,好吧,自己就不该试着和他们讲道理,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就不该浪费口水耍嘴皮子。

    看商奕笑似乎吓的蒙圈了,纨绔更是走上前来,一手向着商奕笑的脸摸了过去,在手指被商奕笑抓住的瞬间,纨绔依旧得意洋洋的笑着,“小姑娘的手有点力气……啊……”

    凄厉的叫声在手指被反扭住之后痛苦的响起,商奕笑一拳击中纨绔的腹部,在他痛的佝偻身体的同时,右手肘撞向了纨绔的后背,干净利落将人打趴在地上了,“现在可以放人了吗?或者你们还想要试试看。”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旁边抓着尤佳的保镖眉头一皱,眼神戒备的看着商奕笑,随后对着豪哥低声道:“是个练家子。”

    绝对不是那些去了培训班学了点皮毛功夫的花拳绣腿,商奕笑出手太干净利落了。

    “你们两个过去。”豪哥不悦的盯着多管闲事的商奕笑,自己亲自上手抓住了一旁的尤佳,让自己的两个保镖上前。

    以前豪哥出门自然不会带保镖的,可是他爸这半个月疑神疑鬼的,总感觉有人要对自家不利,所以豪哥出门必须带着两个保镖以策安全,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

    几个纨绔刚刚叫嚣的够凶,但是一看商奕笑出手,顿时有种危机感,好在豪哥带了保镖过来。

    两个保镖左右夹攻的向着商奕笑同时出拳,只可惜商奕笑的速度更快,眨眼的功夫,两个保镖就挨了几拳,商奕笑并没有下狠手,但依旧让两人痛的说不出话来。

    “够了!”豪哥一看就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将尤佳带走了,此刻转过身,阴狠着眼神死死的盯着尤佳,凑到她耳边一字一字的开口:“你今天晚上最好乖乖的和我走,否则我就将你那些照片贴到连青大学校门口,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上学还怎么做人?”

    豪哥的声音压得很低,尤佳却听得清楚,身体不由的一颤,一股子恼火从眼中快速的一闪而过,看来自己必须将照片拿回来。

    “滚吧!”豪哥阴森一笑,粗暴的一把将尤佳向着商奕笑推了过去,眼中是势在必得的张狂,他就不相信这个贱人不屈服。

    其他人站得远,再加上豪哥声音压得低,所以他们没听见,商奕笑耳力极好,自然听到了豪哥最后威胁的话,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尤佳,商奕笑玩味一笑,得,自己还真没察觉到尤佳是个双面人。

    原本的聚餐因为闹了这么一出自然就提前结束了,尤其是女生们都被吓得的够呛,以前也就看新闻上说这些纨绔少爷们会仗势欺人,没想到今天真就碰上了,如果被他们给抓走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尤佳,你是回家?”站在餐厅门口,女同学关切的开口,拍了拍尤佳的肩膀,也没有多想,尤佳家就在帝京,发生了这种事肯定要回去和爸妈说。

    “你和笑笑打车回去的时候注意一点,有什么事给我们打电话。”另一个同学也关切的开口,要不是两辆出租车已经摁喇叭催了,估计他们还要将商奕笑和尤佳送上车。

    直到众人都离开了,尤佳一扫刚刚斯文乖巧的模样,勾着嘴角笑着,看向商奕笑的目光里充满了玩味之色,“我原本以为你和我是同一路人,没想到你还是个雏啊。”

    表情僵硬在脸上,商奕笑无语的看着浑身透露着万种风情的尤佳,这人前后变化还真大,刚刚就像乖乖女,瞬间就成了性感尤物。

    并不是说尤佳的长相和穿着,而是她的气息完全变了,眼神明晃晃的勾人,笑起来更显得妩媚妖娆,多了一抹风尘的味道。

    “之前来学校找你的两个男人都不错,都是极品,笑笑,你运气可比我好多了。”尤佳咯咯的笑着,一手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

    第一次注意到商奕笑自然是军训的时候,她直接将找茬的黑面教官给干翻了,尤佳当时就想这姑娘身体够软,估计很多高难度的动作她都能做出来。

    第二次则是在校门口,陈兴东一家因为摆件的事在校门口大吵大闹,还四处发传单说商奕笑被人包养了,后来沈墨骁出来了,尤佳才发现原来成功男人也有这么年轻俊朗的,而不都是大腹便便,一副色眯眯的下流模样。

    至于第三次则是钱嘉惠跳楼的时候,原本尤佳是跟着同学过去看帅哥的,毕竟群里的女同学都在说来了一个帅气的刑警。

    关煦桡绝对够英俊够帅气,结果尤佳意外看到谭亦来找商奕笑,说不嫉妒都难啊,自己身边那些男人又老又丑,偏偏她身边的男人一个比一个出色。

    谭亦就那么长身玉立的站着,即使他无权无势,尤佳相信都有无数的女人前仆后继的想要和他发生关系,那一张俊雅的脸庞,那尊贵的气息,倒贴也愿意啊。

    “你和刚刚那个豪哥是怎么回事?需要帮忙吗?”商奕笑侧目看着面容依旧稚嫩,可是眼神却变得无比沧桑的尤佳。

    她估计真的只有十八岁,但是比起刚刚离开的那些同学却成熟老练多了,应该是很早就接触社会了,而且还是最阴暗的一面。

    尤佳似笑非笑的看着商奕笑,半晌后摇摇头,“同学都说你独来独往很难相处,依我看来你这个人却是嘴硬心软。”

    她见过许多口蜜腹剑的男人,嘴上说的多好听,其实不过是哄骗女人上床而已,她也见过那些豪门阔太太,在人前一个一个都是那么的端庄高贵,可是骨子里却自私狠辣阴毒。

    “既然你要帮我,那我就不客气了。”尤佳笑着回答,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随意和浪荡,自己一个人过去的确危险,商奕笑不简单,而且身手也那么好,有她跟着自己倒安全多了。

    两人站了不到五分钟,一辆大红色的跑车呼啦一下停了过来,后座的车门打开了,豪哥估计也没想到商奕笑还在这里,不过也没有多在意,讥讽的开口:“这是买一送一吗?”

    “豪哥,我就是个人尽可夫的交际花,不过这一位你可得罪不起,她住的四合院在我们大学旁边。”尤佳嗤笑一声,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让商奕笑坐了进去,自己则坐到了后座上。

    对上桂万豪怀疑的眼神,尤佳砰一声关上车门,这世道就是这样,人善被人欺,无权无势的漂亮女人最终只会沦落为男人的玩物。

    我靠,刚刚那车是谁的?顾岸没想到自己出来透个气竟然看到商奕笑上了一辆拉风的跑车不见了,二哥这要是知道了?

    头皮一麻,顾岸快步向着旁边的泊车小弟走了过去,估计是他周身的气势太强,泊车小弟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身体,双腿都有点打颤。

    “刚刚那红色跑车是谁的?”顾岸眉头直皱的开口,他当然知道商奕笑不会在外面乱来,可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商奕笑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见了,二哥肯定会迁怒到自己身上,想到此顾岸眼神更为的凶狠。

    “那是豪哥的车。”泊车小弟吓的脸都白了,结结巴巴的开口:“桂万豪,恒远地产老总的独生子,是我们餐厅的常客。”

    桂万豪?顾岸一脸哔了狗的模样,商奕笑怎么和他扯到一起了?顾岸之所以知道桂万豪的名字,并不是因为恒远地产多么有钱,而是因为坊间的一个传闻。

    据说当年桂总在外面养了个小情人,不过不是长期的那种,而是随叫随到的,桂万豪这个纨绔也是男女不忌,玩的特别开。

    有一天桂万豪带着一群纨绔去找乐子,结果自己得知自己玩的好的女人被人捷足先登了,桂万豪顿时怒不可遏,虽然随便玩玩的女人,但是在他还没有腻味之前,竟然还有男人敢和自己抢,尤其是当着这么多纨绔的面,桂万豪大感丢了面子。

    于是一群二十来岁的纨绔少爷们风风火火的赶去酒店捉奸了,谁知道打开门之后,在大床上抓到的奸夫竟然就是他老爹桂总,这一下才是真的丢脸丢大发了,父子两人竟然玩了同一个女人。

    再后来坊间的传闻就不能听了,什么父子反目成仇,为了这个欢场女人大打出手,又或者说桂家父子两人玩出了兴趣,干脆三个人一起嗨了,总之各种粉色传闻不断。

    顾岸深呼吸着,酒也醒了,自己该打电话给二哥呢还是不打了?纠结之下,顾岸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先将电话打给了自己的手下,“立刻派人查一下恒远地产的桂万豪现在在什么地方,派人去盯着,如果有什么事立刻回禀我。”

    交待下去之后,顾岸犹豫了一瞬间,终究还是拨通了谭亦的电话,“二哥,我刚刚在这边吃饭……对,我就是看到商奕笑了,她刚刚……”

    快速的说完之后,顾岸都不敢听谭亦的回答,咔一声就挂断了电话,得,墨骁还在楼上的包厢借酒消愁,自己先将他安置妥当了再去找商奕笑。

    !分隔线!

    估计是忌惮商奕笑的存在,桂万豪直接让司机将车开到自己的别墅,他原本存了教训尤佳的心思,可是看着多事的商奕笑,脸色愈加的难看,“这位同学不如就留在客厅喝杯茶,我和尤佳去楼上书房谈。”

    “豪哥何必这么麻烦,我和笑笑是好闺蜜,有什么事直接说吧。”尤佳动作轻佻的坐在商奕笑的身边,挑衅的看着桂万豪,有种他直接动手啊。

    “你他妈的别以为我不敢动你们!”被一而再的抹了面子,桂万豪脸色一沉,暴躁的一脚踹在沙发上,眼神愈加的阴冷,“你真以为她的金主和为了一个玩物和恒远地产为敌?”

    “桂先生明说吧,你怎么样才愿意将那些照片拿出来?”商奕笑开门见山的开口,她自然看出尤佳是在利用自己,可是她这样毫不遮掩的利用,商奕笑也不生气,总比那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阴险小人来的好。

    尤佳一直表现的很轻佻很放荡,像是久经欢场的老手,但是听到照片的事,她身体微微紧绷了几分,看得出尤佳还是很想留在连青大学继续上学。

    桂万豪一时有些的无语,自从发生了捉奸那件事之后,他被父亲狠狠的训斥了一顿,甚至被迫断绝了和尤佳之间的关系。

    人有时候就是如此,如果没有桂总的强制命令,估计最多一个月桂万豪就玩腻了,但是被强制断绝往来之后,桂万豪反而放不下尤佳这个性感尤物,思思念念的心里头更猫抓了一般。

    求而不得之下,桂万豪就派人偷偷的跟踪尤佳,谁曾想拍到了不少尤佳和他父亲的暧昧照片,桂万豪看到这些照片之后气红了眼,不甘心之下他偷偷找到了尤佳,想要和她重归于好。

    毕竟在桂万豪的眼里自己年轻力壮,比起已经快五十岁的父亲肯定优秀太多了,而且他父亲是有钱,可自己身为恒远地产唯一的继承人,以后整个集团都是自己的。

    尤佳只要有脑子她就知道该怎么选,一个是年老力衰的老男人,一个是年轻有为的公司继承人。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拒绝我?”时隔一年多了,桂万豪不甘心的问了同一个问题。

    尤佳嗤笑一声,倾过身拿起茶几上的香烟,因为这个动作露出了丰满的胸口和纤瘦的腰身,“豪哥你该知道,我对年轻的小男人没什么兴趣,我喜欢的是桂总那样成熟有魅力的男人。”

    尤佳笑的格外的轻浮,熟练的点燃了香烟抽着,白色的烟雾之下,她原本就妖媚的眼神更加的勾人心魂。

    商奕笑看了一眼吞云吐雾的尤佳,她才多大年纪,却这样的世故老成?可从尤佳的动作还有言语里,商奕笑能发现她隐匿在放荡背后的冷漠,她这是在报复什么人吗?

    “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明天我就将那些照片贴到连青大学,这样那些人知道你喜欢老男人,就不会纠缠你了!”怒到极点的桂万豪阴冷的笑着,她不是喜欢年纪大的老男人嘛,“说不定这些照片一发出去,你还可以勾引到那些教授、校领导,反正都是年纪大的,符合你的要求。”

    尤佳脸上轻佻的笑容终于转为了冰冷,她私下里再放荡,可是她依旧喜欢连青大学的氛围,而且她的成绩甚至名列前茅。

    那些和她有过关系的男人都以为尤佳这样爱学习,只不过是为了激起他们的兴趣而已,毕竟比起学渣,还是学霸更让人喜欢,一个斯文乖巧爱学习的小姑娘却在自己的身下舒展各种风情,想想就让人热血澎湃。

    可是没有人知道尤佳是真的喜欢学习,而桂万豪已经触到了她的底线,尤佳冰冷着眼神站起身来,“你敢做,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笑笑,我们走吧。”

    商奕笑跟着大步向着门外走去的尤佳,“我可以帮你将照片拿回来。”

    “你打算怎么做?”尤佳侧过头一笑,商奕笑虽然看起来不简单,但是尤佳感觉她并不是那些豪门子弟,因为她身上没有那种与生俱来的傲气。

    再加上之前徐苗苗爆出来的她在a省的还有商家人的那些消息,在尤佳看来商奕笑背后的男人不简单,当然,她到现在都是个雏,所以绝对不像自己这样靠出卖身体来维系和男人的关系。

    回头看了一眼亮着灯的别墅,商奕笑扬唇一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也可以将桂万豪打晕了,然后拍出各种照片,到时候拿你的照片来换呗。”

    这办法简单粗暴但绝对是最管用的,尤佳说白了只是一个普通人,她的照片公布出来至多是名誉受损,可是桂万豪日后要继承家业,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有这样的污点,所以商奕笑感觉这办法挺好的。

    不过脑海里莫名的浮现出谭亦那危险的俊脸,商奕笑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大不了自己只负责将人打晕,拍照的时候让尤佳自己去做。

    “不用了,这事我自己能处理好,如果最后还不行的话,我一定会找你帮忙的。”尤佳笑了笑,看向商奕笑的目光里充满了更为深沉的复杂之色,她这样是自己最喜欢的模样,肆意随性,只可惜自己这辈子已经烂在淤泥里了,永远都爬不出来了。

    两人刚走出别墅大门口,正愁着该怎么回到市区,忽然一辆汽车开了过来,看到熟悉的车牌,商奕笑似笑非笑的看着下车的谭亦,他这速度够快的啊,商奕笑都怀疑谭亦在自己身上装了定位器、

    尤佳之前在大学里远远的看到过谭亦,此刻近距离观察,她发现这个男人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俊雅,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世家子弟的优雅风范。

    “尤同学也一起上车吧,先送你回去。”谭亦风度翩然的对着尤佳微微颔首,随后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看着眼中含着诡谲笑意的商奕笑,谭亦也不由的笑了起来,她绝对多心了,自己真没必要按什么定位器。

    真的?商奕笑挑了挑眉梢,明显的不相信,自己和尤佳碰到桂万豪绝对是意外事件,前后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已,他竟然就找来了,还说没盯梢自己?

    自从谭亦回到帝京之后,原本暗中跟着商奕笑的峰哥等人都撤下去了,在帝京这地界上,商奕笑要还能出事,谭亦也不用混了,再者他也清楚商奕笑并不喜欢暗中有人跟着。

    之前谭亦是不放心,而商奕笑也是为了让他放心所以才妥协的,但是谭亦既然回帝京了,这些人自然就不用再跟着呢。

    “回去再说。”谭亦笑着开口,难道能说是小岸陪着沈墨骁在同一家餐厅喝酒,所以自己才知道她来这里了。

    “我说你们要**也该回去关着门,我这个电灯泡还杵在后座上呢。”尤佳笑嘻嘻的调侃着,或许是经历过许多男人,尤佳一眼就能感觉到谭亦身上那股危险的气息,但同样的,她也能感觉到谭亦对商奕笑的在乎。

    那是自己从没有拥有过的东西,那些男人在床上说的再好听,私下里给了她再多的钱或者珠宝首饰,可是没有一个人会真正的在乎她或者尊重她,当然,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也的确不需要被人尊重。

    等将尤佳送回她住的公寓,汽车平稳的向着四合院开了过去,谭亦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帮我接一下电话,开车不方便。”

    商奕笑无语的看着一脸义正言辞的谭亦,他还能再胡扯一点吗?

    开车接电话的确违法交通规则,可他是遵纪守法的人吗?商奕笑出任务的时候,车速快的就差没飞起来了,别说接电话了,有时候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都能探出车窗外对着前面的敌人开枪射击。

    手机铃声持续的响着,商奕笑从谭亦上衣口袋里将手机摸了出来,一看是顾岸的电话也就摁下了接听,商奕笑还没有开口,顾岸的声音已经传过来了。

    “二哥,我不过来了,墨骁刚刚突然吐血,我现在将他送医院去抢救。”顾岸也没有想到自己回到包厢的时候沈墨骁还在喝酒,只听他咳嗽了几声,竟然吐了一口鲜血出来,顾岸吓的够呛,连忙将人送去医院。

    好在冷静下来之后顾岸估测沈墨骁是喝太多胃出血了,他打这通电话给谭亦也是为了提醒他二哥他是欠了沈墨骁的,以后如果墨骁真的做了什么,二哥也该手下留情。

    手机啪一下从手中滑落了下来,商奕笑脸色苍白,茫然无措的看着旁边的谭亦,脑子里嗡嗡的,只听见手机里顾岸的声音继续传了出来,“二哥,墨骁会不会出事,好好的怎么就吐血了?”

    ------题外话------

    顾岸同学这通电话是挖坑将自己给埋了啊……

    尤佳是下面情节里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么么哒,周末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