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跳楼自杀
    “不好了,有人要跳楼!”

    “什么?谁要跳楼啊,难道失恋想不开了。”

    “快,快去,实验楼那边,听说都到天台上了!”

    连青大学早上的平静因此被打破,听到消息的同学呼啦一下向着北边的实验楼蜂拥而去,站在楼下可以听出的看到五楼的天台上的确站着一个人,刷刷刷的所有人拿起了手机,有的报警有的拍视频。

    钱嘉惠又要作死了!商奕笑虽然恼火,可是脚下步伐却是极快的向着办公室跑了过去,钱教授不怎么刷微信,也不上学校的论坛,自然不知道跑到天台要跳楼的正是钱嘉惠。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正在研究实验数据的钱教授吓了一跳,回头不解的看着商奕笑,“出什么事了?跑这么急?”

    “教授,你跟我过来一下。”商奕笑不敢明说,钱教授毕竟也是六十出头的年纪了,北面实验楼距离办公室这边也有十来分钟的路程,她也怕钱教授一担心起来自己身体受不住。

    钱教授站起身跟着商奕笑往外面走了去,一路上看到不少学生往实验楼方向小跑了过去,再听到什么跳楼不跳楼的话,钱教授一愣,远远的向着实验楼方向看了过去,距离隔着远,可是依旧能看清楚楼顶商穿着红色t恤的身影。

    “教授,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估计还是为了窦旭阳进实验室的事。”商奕笑快速的解释着。

    钱嘉惠性格骄纵蛮横,但自从被顾岸的手下教训了一次之后,钱嘉惠再也不敢闹腾了,商奕笑不认为这样贪生怕死的人会跳楼,估计还是逼迫钱教授的手段。

    担心归担心,好在钱教授够冷静,只是脚下的步子却快了许多,远远的看了一眼楼上的红色身影,脚步就更快了,“报警了没有?”

    警察还没有过来,不过已经同学自发的把体育器材室的垫子拿过来铺在下面了,还有同学抱着棉被过来了,有的则是将毯子系在一起,弄成了一张巨大的毯子,如果钱嘉惠真的掉下来了,或许还能补救一下。

    学校的保安已经将楼道给堵住了,不让学生再上楼,商奕笑和钱教授快速的向着楼梯走了过去,此刻五楼的阳台上已经有不少最开始就上来的学生,一个学生会的学姐正在劝着钱嘉惠。

    “你们都后退,谁也不准,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钱嘉惠已经站在栏杆后面的天台边缘,水泥砌成的边沿也就三十多厘米宽,刚好能够站人,钱嘉惠一手扶着栏杆,否则就她这体型估计这会已经掉下去了。

    “大家都后退到角落里,不要挤过来。”学姐回头指挥着二三十个同学都后退了好几米,有些同学当时就在实验楼里做实验,有些是在最近的教室里上课,听到有人跳楼的消息后,呼啦一下都上了天台,看热闹的也有,有些则是想要帮忙的。

    商奕笑看着钱嘉惠死死抓着栏杆不松开的手,再次验证了之前的判断,她并不是真的要跳楼寻死,只是用这个手段逼迫钱教授。

    “嘉惠,你不用冲动,有话好好说。”钱教授脚步急切的上前,但是又怕刺激到了钱嘉惠,最终停留在距离天台两米左右的距离,耐着性子温声的劝着,“大伯答应你让窦旭阳进实验室,你快点过来,这里太危险了。”

    “我不!”尖叫的吼了一嗓子,钱嘉惠眼中有着得意一闪而过,之前想到这个办法,她也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跳楼太危险,弄不好真摔下去了。

    可是窦旭阳已经提出分手了,钱嘉惠只要一想起这个就心如刀割,再加上她知道钱教授不和黄子佩签约,那么自己或许一辈子就这样了。

    想买辆好车都没有钱,大伯年纪大了,还能做几年实验,到时候一退休就是死工资,钱嘉惠父亲是老来子,好吃懒做,只顾着自己享受,母亲也就在自来水公司上班,虽然清闲却只有一点死工资。

    钱嘉惠知道自家生活还过得去也是因为爷爷和奶奶的退休金都给了他们,但是爷爷奶奶一旦去世了,那要怎么办?就算所有遗产都给了自家,最多也就两三百万,坐吃山空肯定是不行的。

    “大伯,反正我不是你女儿,你也不用管我的死活了!”一想到黄子佩给钱教授开出的那些条件,钱嘉惠更加忿恨的喊着,作势要跳下去。

    不远处围观的学生发出了惊恐的呼声。

    “嘉惠,你不用冲动!”钱教授满脸焦急的劝着,却也不敢上前,唯恐真的激怒了她。

    看到所有人都害怕自己跳下去,钱嘉惠愈加的得意,早知道这个办法管用,自己肯定早就用上了,想到这里,钱嘉惠报复的目光恶毒的看了一眼站在人群里的商奕笑,都是她害得!

    要不是商奕笑从中搅合,大伯肯定就答应子佩姐了,百分之三的股份,以后自己就不算不工作,每年分红也有上百万,完全够自己花销了。

    “反正你也不管我的死活了,我死了不正如了你的意!”钱嘉惠尖利着嗓音发泄着不满,看着钱教授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钱嘉惠莫名的感觉到了报复的痛快。

    几个校领导得到消息也急匆匆的赶过来了,快速的爬了五层楼,一个个都累的气喘吁吁的,看着大吼大叫要跳楼的钱嘉惠,几人也顾不得劳累了。

    “钱教授,不管什么条件,你都先答应下来,不能刺激了你侄女。”副校长低声对着钱教授开口,自己也跟着劝道:“嘉惠啊,有话好好说,你大伯不答应你,今天我做主答应你了任何要求,你不要冲动……”

    教导处主任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看了一眼四周,随后对着站在角落里的二十多个同学开口:“好了,你们都下去吧,不要杵这里。”

    “不行,都不许走!”钱嘉惠一看到有同学要离开,立刻尖叫着嚷嚷着,“他们都是人证,不能走,谁敢走我现在就跳下去。”

    “好好好,都不走不走,嘉惠啊,你不要激动!”教导处主任转过身来连声安抚着,原本打算离开的同学也都停留在了原地。

    商奕笑站在一旁,目测了一下自己和钱嘉惠的距离,有栏杆挡着,要救人并不容易,而且即使能救下这一次,不一定能救得了下一次,关键要看钱嘉惠到底想干什么。

    “大伯,你说让旭阳进你的实验室?”钱嘉惠双手抓着栏杆开始谈条件了。

    “是,我同意了。”钱教授也看出钱嘉惠只是拿跳楼来威胁自己,可是不管如何,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钱嘉惠真的跳下去,而且她即使不打算真跳,站在那里也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掉下去。

    满意的点了点头,钱嘉惠仇恨的目光看向了商奕笑,恶狠狠的放出话来:“商奕笑,我不管你是怎么哄骗我大伯的,今天你如果不将之前的协议作废,我立刻就跳下去!”

    之前钱嘉惠想让钱教授和黄子佩签约,可是商奕笑捷足先登了,而且合约上的违约金就高达五千万,这不是针对钱教授,而是防止之前签约的那些教授会违约,也是为了警告黄子佩和傅涛,这么高昂的违约金,他们不需要做无用功了。

    如果违约的成本太低,黄子佩和傅涛说不定会用些下三滥的手段逼迫这些教授违约,但是现在有了高昂的违约金,黄子佩和傅涛心里清楚不管自己怎么威逼利诱,他们都不可能违约的。

    钱教授眉头一皱,如果只是窦旭阳进实验室的事情还好办一点,钱教授没想到钱嘉惠还没有死心,甚至还变本加厉的借着跳楼威胁自己和商奕笑。

    “商奕笑,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跳了啊!”高喊了一句,钱嘉惠忽然松开了手,状似要跳了,四周的同学不由发出了惊呼声,几个校领导也吓的够呛。

    “商同学,不管有什么事,现在救人要紧。”教导主任连忙开口劝着,钱嘉惠这身材,不管她是真跳还是假跳,一不小心就会弄假成真,这可是一条人命。

    钱教授也为难的看向商奕笑,谁也不敢拿钱嘉惠的性命去赌。

    “好,我答应你,你下来吧。”没有任何的迟疑,商奕笑点头同意了,这让钱嘉惠一愣,藏在人群里的徐苗苗也是错愕一愣,谁也没有想到商奕笑会这么干脆。

    商奕笑是半点不含糊,再接再厉的开口:“我和钱教授之前签的合约正是作废,这么多同学和校领导都可以做作证,等你下来了我就将合约撕毁,你不用担心我骗你,你随时可以再上一次天台。”

    钱嘉惠满是肉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双手抓紧了栏杆就要翻过来,商奕笑要是敢欺骗自己,下一次自己就不来连青大学跳楼了,去市中心,到时候记者媒体都到场了,商奕笑想反悔都不行。

    “嘉惠,笑笑已经答应你了,我过来拉住你。”看着钱嘉惠站在天台上,钱教授都有些胆战心惊的,实在是她太胖,一不小心就能跌下去,重力太大,旁人想拉都拉不住。

    徐苗苗表情阴沉的骇人,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虽然之前的确是她给钱嘉惠支招,让她用跳楼来威胁商奕笑,可是徐苗苗没想到商奕笑竟然会同意!

    看了一眼四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钱嘉惠身上,甚至连商奕笑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眼瞅着钱教授和另一个校领导向着钱嘉惠走了过去,徐苗苗眼神一狠,将手里头的包包微微倾斜了一下。

    “啊!有蛇!”

    “蛇啊!”

    惊恐的尖叫声突然响了起来,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对蛇都有着本能的惧怕,所以当看到一条蛇在快速的游移在大家的脚边时,场面彻底的混乱了。

    徐苗苗顺着人流向着钱嘉惠这边逃窜了过去,一条一米多长的蛇正在游移着,扁平的蛇头微微的抬起,蛇身上的花纹让人看着都毛骨悚然。

    还没有翻过栏杆回来的钱嘉惠更是吓的大叫着,脚下一滑,身体直接跌了下去,商奕笑身体快速的冲了过去。

    “啊!救我啊!”钱嘉惠吓的哇哇大叫着,刚刚看到蛇的一瞬间,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跌下去了。

    站在楼下的同学都仰头看着五楼,见到钱嘉惠滑下的那一瞬间,人群发出了惊恐的喊叫声,有胆小的已经捂住了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商奕笑速度极快,只可惜钱嘉惠惊恐之下,双手竟然在半空里乱抓着,却不知道抓住可以救命的栏杆。

    商奕笑清瘦的身体直接越过了栏杆,双脚踩在天台边沿上,商奕笑一手抓住了栏杆,侧过身的右手抓住了掉下去的钱嘉惠。

    而楼下的人都震惊的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千钧一发的时候,竟然还有人敢越过栏杆抓住钱嘉惠,而此刻钱嘉惠整个身体都悬挂在半空中。

    “你别动!”商奕笑厉声斥了一句,一只手抓住着栏杆根本使不上多大的劲,偏偏巨大的惊恐下钱嘉惠身体却再次挣扎的乱动着,悬挂在天台外的身体更是乱晃着。

    混在人群里,徐苗苗表情狰狞的扭曲着,钱嘉惠竟然没有掉下去!不行,自己不能失败!眼神陡然狠辣下来,透露着疯狂,徐苗苗再次发出惊恐的叫声推搡着前面的同学。

    混乱里,商奕笑双手依旧抓着钱嘉惠,而推撞过来的徐苗苗看似是来帮忙的,可是眼神却极其的阴狠。

    “商奕笑,我来帮忙。”徐苗苗喊了一句,身体趴在栏杆上,看起来是想要帮着商奕笑将钱嘉惠给拉上来,可是她却用自己的指甲使劲的掐着商奕笑的手,想要掰开她的手指头让钱嘉惠掉下去。

    至于站在五楼下面的同学,因为高度的关系,在他们看来徐苗苗也是来帮忙的,毕竟她大半个身体都越过栏杆了,一不小心自己也会跌下去。

    “徐苗苗!”商奕笑眼神冰冷,抓着钱嘉惠的手猛地用力要将她拉上来。

    徐苗苗表情愈加的疯狂,双手用力的掰着商奕笑的手,却忘记自己大半个身体已经挂在了栏杆外,而她身后躲避蛇的人群再一次的撞挤过来。

    啊!身体失去了平衡,徐苗苗惊恐的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被撞的从栏杆处翻了下去,而商奕笑一手抓着栏杆,一手抓着钱嘉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苗苗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在半空里抓了几下,身体直直的掉了下去。

    校领导虽然也害怕蛇,不过好在也知道救人要紧,回过神来之后立刻帮着商奕笑抓住了钱嘉惠的胳膊,几个人一起用力的将吓傻的了钱嘉惠给拉了回来。

    接到报警电话匆匆赶来的民警刚上了天台,就和游蹿过来的蛇面对面碰了个正着!吓的一个哆嗦,好在民警反应更快,趁着蛇游到门口的瞬间,一把将天台的门给关上了,蛇身被门夹住了,尾巴在后面疯狂的摇动着。

    “我靠!”隔着门,能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叫骂声。

    关门的民警动作最快,而他后面还跟着五六个同事,他们爬楼慢了一点,刚爬到最后一个台阶上,就看到门被关上了,而一尺多长蛇身和蛇头被门夹着,对着自己嘶嘶的吐着舌头。

    “有蛇!”经过被蛇吓,又差一点从天台掉下去的惊恐一幕,钱嘉惠此刻跌坐在地上哇哇的哭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身体不停的发抖,一想到刚刚差一点真死了,钱嘉惠这辈子都不会再上天台了。

    “商同学你力气真大。”旁边的教导主任敬佩的看着商奕笑,刚刚拉钱嘉惠的时候,差点没要了他的老命,还是他们几个男人一起用力才将钱嘉惠给拉上来的。

    教导主任想起钱嘉惠被蛇吓到差一点掉下去的时候,商奕笑一个人就拽住了钱嘉惠,否则等教导主任他们反应过来,钱嘉惠已经掉下去了。

    其他几个校领导也都松了一口气,刚刚的混乱之下,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徐苗苗已经掉下去了,毕竟掉下去也就是那一秒钟的时间,此刻所有人以为要跳楼的钱嘉惠被拉上来了,一切万事大吉了。

    商奕笑没有开口,趴着栏杆向着楼下看了过去,之前在人群里看到徐苗苗的时候,商奕笑也没有多在意,可是天台上突然冒出一条蛇来,这绝对不是意外,徐苗苗难道是想害死钱嘉惠从而诬陷自己吗?

    如果钱嘉惠今天真的掉下去了,这就是一条人命,虽然钱嘉惠是自己作死,但是她坠楼身亡的起因是商奕笑,舆论的压力再加上背后有黄子佩和傅涛运作,商奕笑说不定还要被判刑。

    多行不义必自毙!商奕笑看着自己右手上的血粼粼的指甲印和抓痕,这都是刚刚徐苗苗要掰开商奕笑的手时留下来的痕迹。

    “主任,有人掉下去了。”有看到的女同学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其他人一愣都顺着栏杆看了下去。

    楼下虽然已经撑起了毯子和垫子,五楼的高度不低,徐苗苗下坠的力度太大,虽然被毯子接住了,可人还是落到了地上,头部落地,殷红的鲜血流了一地,徐苗苗身体动弹了几下就没了反应。

    校领导们都傻眼了,钱嘉惠已经安全的救上来了,谁能想到竟然还有人掉下去了。

    几分钟之后,楼梯上的几个民警用电棍将蛇给打死了,惊魂未定的民警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妈呀,差点没被吓死。

    “啊!”看到商奕笑向着死蛇走了过去,胆小的女同学惊恐的喊了起来,几个民警也是一愣,他们几个大男人都被吓了一跳,这小姑娘要干什么?

    蹲下身来,商奕笑抓住了蛇头,在众人惊恐的目光里,商奕笑扒开了蛇的嘴巴,随后抬起头目光锐利的扫过全场,这强烈冲击的画面感让不少人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第一次发现看似乖巧的商奕笑竟然如此变态!

    商奕笑将死蛇丢在地上,拿过纸巾擦了擦手,对着旁边同样呆傻的民警开口:“这不是野生蛇,毒牙被拔掉了,应该是有人将蛇装在包里带到天台上的,或者之前就将蛇放到了天台上。”

    刚刚钱嘉惠要跳楼,突然出现一条蛇,这难道是谋杀!所有人都阴谋化了,毕竟平白无故的不可能出现一条蛇。

    出警的民警也感觉到事态严重了,立刻向上级汇报了情况,牵扯到了谋杀,那肯定得让刑侦队接手。

    校领导都头大了,这事一闹出来,对连青大学的声誉绝对会造成负面影响,想到此,几个校领导不由迁怒的看了一眼脸色苍白,表情浑浑噩噩的钱嘉惠,她真要跳楼去她自己的学校啊,跑到连青来做什么,简直害人不浅!

    关煦桡是在事发后十五分钟赶过来的,五楼的天台已经被民警给封锁了,所有在天台的学生都有嫌疑,大家都被带到了会议室里,手机也都被没收了。

    会议室旁边的办公室里,校医已经过来给钱嘉惠检查了,“没什么事,就身体滑落的时候撞到了天台边缘,有几处瘀伤。”

    也难怪校医的态度很冷漠,今天不是钱嘉惠要跳楼,至少不会害得另一个女学生为了救她最后自己却掉下去了。

    不过面对一旁的商奕笑时,校医态度立刻和善了许多,刚刚如果不是商奕笑抓住了钱嘉惠,说不定今天就是两条人命了。

    “右手臂的韧带有轻微拉伤,如果痛的厉害就来校医室做一下推拿。”校医仔细的给商奕笑检查了一下,看到她右手背和手腕上的指甲印和抓痕,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我给你开点药,你擦一下。”

    “嗯,谢谢。”商奕笑并不在意这一点伤口,虽然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徐苗苗当时也是疯了,商奕笑手背和手腕上的抓痕很深,皮肉都被抠掉了一层,血糊糊的还有轻微的红肿。

    看着地上的血迹,关煦桡抬头看了一眼五楼的天台,谁能想到消防队在来的路上竟然遭遇了车祸,耽搁了几分钟,也就这几分钟一条鲜活的人命就没有了。

    “关队,我已经询问过医院那边了,人在救护车上就没有心跳了。”旁边的刑警感慨的惋惜,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寻死觅活自杀的人,最后自己没死反而害得无辜的人死了。

    “去楼上天台看看。”关煦桡向着楼梯口走了过去,旁边民警赶忙将黄色的警戒线抬了起来。

    五楼的天台已经空无一人了,死蛇也被当成物证给封存起来了,天台上还有推挤时掉下来的一副耳机,还有一条手链。

    关煦桡四处看了看,最后目光停留在左侧的角落里,据说蛇最开始就是从这里出现的。

    当时围观的二三十多个同学也都站在这里,钱嘉惠在前面五米远的天台上站着,几个校领导距离她比较近,不过为了不刺激钱嘉惠,他们站在栏杆后面两米左右多的位置。

    “关队,这蛇肯定是有人带上天台的,左侧这边空荡荡的,那条蛇有一米多长,如果一开始就在这里,肯定就被大家发现了。”

    旁边的手下也查看了一下四周的地形,指着右前方的位置,“那边有些遮挡物,可是蛇如果从那边游过来的,最开始发现蛇的应该就是学校的领导们。”

    关煦桡认同的点了点头,“你去查一下蛇的来源,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你们两个跟我过去会议室那边。”

    因为当时足足有三十二个同学在天台上,这也给录口供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不过关煦桡过来扫了一眼,对着旁边的手下开口:“重点询问女同学,那么大一条蛇,没有带包的男同学不可能是嫌疑犯。”

    那条蛇能将天台上的众人吓的四处逃窜,除了蛇本身的花纹鲜艳,一看就是毒蛇之外,也是因为是一条大蛇,连头带尾的足足有一米五的长度,这样一条蛇肯定是藏在包里带过来的。

    虽然当时场面很混乱,不过好在很多人都是三三两两一起到天台上的,大家不是在同一个班上课,就是在同一间实验室里做实验,随身带的包其他同学多少有点印象,而且走廊都有摄像头,也可以看到是谁带了什么包。

    关煦桡将询问口供的事部署下去之后,就带着两个手下直奔旁边的办公室,校领导还有钱教授都在这里,钱嘉惠依旧傻傻的坐在椅子上,估计是真的吓狠了,商奕笑倒是对着关煦桡点头笑了一下。

    “关队长,麻烦你了。”副校长立刻迎了过去,谁也不要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事已至此,只希望尽快找到凶手,否则各种消息沸沸扬扬的传下去,最终损害的还是学校的名声,“有什么需要问的你尽管问,我们一定都配合调查。”

    几个校领导在知道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赶去实验楼了,他们可以互相作证,谁也没有带包,自然不可能藏着一条大蛇。

    钱教授是被商奕笑叫过来的,此刻他看了一眼钱嘉惠这才继续开口:“当时我在办公室里分析实验数据,笑笑过来了,她怕我担心一开始都没有明说,快到北面实验楼的时候我听到四周同学的议论声,这才知道嘉惠要跳楼。”

    “我是听同学说的,他们是看到群里传出来的消息,有摄影社团的同学刚好带了单反,所以拍下了天台上的钱嘉惠传到了群里,我就去办公室喊钱教授了。”商奕笑估测蛇应该是徐苗苗带来的,只不过她已经死了,商奕笑在犹豫着要不要说。

    几人的口供很快就问完了,商奕笑也带了包,不过她的是双肩包一直背在背上,而且当时商奕笑是站在那些看热闹的同学前面,距离钱嘉惠的位置也比较近,除了死掉的徐苗苗,她身后有三十二双眼睛盯着这个方向,蛇不可能从商奕笑的背包里游出来。

    “钱教授,如果钱嘉惠同学现在没办法冷静,我们可以暂时不询问口供,不过她必须在刑侦队的看管之下。”关煦桡仔细的观察了钱嘉惠,她是真的吓狠了,当时如果不是商奕笑的速度快,钱嘉惠估计就从天台掉下去了,所以说她应该也不知道蛇的情况。

    但是她要跳楼,蛇就出现了,怎么看都不是巧合,应该是有人事先知道钱嘉惠要跳楼,所以才在包里准备了一条蛇带到了天台上,想要借着混乱闹事,估计凶手的目的还是冲着钱嘉惠去的。

    钱教授估计一时半会的也没办法从钱嘉惠这里问出什么来,所以同意了关煦桡的建议,“那就等等吧,让她平复一下情绪。”

    不管如何钱嘉惠这一次是真的将事情闹大了,因为她要跳楼最后害死了一条无辜的生命,钱教授面色沉重的叹息着,这个教训太惨烈了。

    校领导结束了笔录口供之后立刻出去处理徐苗苗死亡的事了,而此时关煦桡温和一笑的看向商奕笑,“不知道商同学能不能出来一些,有几个问题我还想要问一下。”

    两人离开办公室直接站在走廊里,关煦桡也不卖关子了,开门见山的道:“我刚刚派人联系了死者徐苗苗的父母,却以为发现她父亲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正躺在市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她的母亲涉嫌盗窃,已经被南区派出所关押了,而且她父母的意外是同一天发生的。”

    “什么?”商奕笑错愕一愣,徐大婶一家搬出四合院之后,商奕笑并没有再留意他们的消息。

    毕竟中间出了徐苗苗盗窃黄龙玉摆件的事,而且她还在商奕笑的豆浆里放了安眠药,这个性质就严重了,即使商奕笑同意,谭亦也不可能让他们一家留在四合院。

    商奕笑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推理分析:“钱嘉惠是借着跳楼来逼迫钱教授同意让她男朋友窦旭阳进入钱教授的实验室,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我放弃和钱教授的签约……”

    “这的确像是她能做出来的事。”关煦桡之前已经让手下做了简单的背景调查,除了查到徐苗苗父母的事,也查到了钱嘉惠的一些情况。

    从钱嘉惠初中和高中的学校那边了解到了不少事,说白了钱嘉惠就是个被宠坏的千金小姐,蛮横跋扈不讲理,还一直仗势欺人,欺辱那些普通同学,行为甚至有些过激。

    校园欺凌说是小事也是小事,只是同学之间的矛盾,但说是大事也能算是大事,因为有些过分的欺辱甚至能扭曲一个人的性格,毁掉被欺辱孩子的一辈子。

    “或许是钱嘉惠过去欺辱的同学来报仇,也可能是某个人给被她欺负的同学报复。”关煦桡认为凶手的目的是冲着钱嘉惠来的。

    商奕笑抬起自己的右胳膊,卷起了袖子,指着手背和手腕上的掐痕和抓痕,“这是徐苗苗抓出来的伤口,她的指甲缝里应该能找到我皮肤组织,徐苗苗当时不是救人的,她是要掰开我的手让钱嘉惠掉下去。”

    听到这话的关煦桡错愕一愣,商奕笑穿着长袖,她不将袖子卷起来,关煦桡都没有注意到她胳膊上的伤。

    而且他一直以为徐苗苗是救人的时候意外掉下去的,毕竟当时那么混乱,有同学撞到了趴在栏杆上的徐苗苗,最终导致她掉了下去摔死了,这是意外,但也正常。

    “所以是徐苗苗想要害死钱嘉惠?”关煦桡刚说完,立刻想到了钱嘉惠跳楼的目的,除了逼迫钱教授之外,还要逼迫商奕笑放弃之前和钱教授签下的合约。

    如果钱嘉惠意外坠楼身亡了,商奕笑只怕也被牵扯进来,有没有民事责任不说,至少她不可能再和钱教授签约了,而徐苗苗的确和商奕笑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关煦桡看来这算不了仇恨,但在徐苗苗眼里这或许就是深仇大恨。

    “她只是没想到我能抓住钱嘉惠。”商奕笑苦笑一声的点了点头,钱嘉惠体型太胖,蛇一被放出来之后,钱嘉惠就吓傻了。

    即使她没有吓得掉下去,二三十个同学吓的四处逃窜的时候,徐苗苗完全可以乘乱将钱嘉惠给推下去,顶楼没有监控,当时情况又混乱,谁能想到是徐苗苗下的黑手,只会当钱嘉惠是意外掉下去的。

    “我立刻让人查一下徐苗苗和钱嘉惠的手机,两人应该有联系。”关煦桡没有对商奕笑的话产生任何的怀疑,忽然想起一个细节,“徐苗苗被送救护车带走的时候,她身上并没有包,所以这个包肯定还在现场。”

    这是一个关键,只要找到包了,通过指纹鉴定,就能判断这个包是不是徐苗苗的,物证科也能判断蛇是不是被藏在这个包里带到天台去的。

    等关煦桡离开了,商奕笑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谭亦的电话,商奕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放心吧,我没事。”

    “我在楼下。”谭亦根本没想到徐苗苗和钱嘉惠两个小姑娘竟然还能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此刻他俊美的脸上有着杀气一闪而过,看来之前给笑笑造势之后,傅涛和黄子佩依旧不死心,只不过他们不敢直接出手,转而是借刀杀人。

    商奕笑一下楼就看到了站在下面的谭亦,他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俊美的脸庞,优雅而清冷的气息里流露出疏离的味道,但是商奕笑却敏锐的发现谭亦的表情更冷了几分,确切来说他是在生气。

    “肩膀有没有受伤?”谭亦快步上前,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她右边的胳膊和肩膀。

    “没什么大事,就韧带和肌腱有点轻微拉伤。”商奕笑快速的拉下了谭亦的手,看着他眼中的自责,商奕笑决定不告诉他自己胳膊被抓伤的事。

    只可惜谭亦如此敏锐,商奕笑这躲闪的动作让谭亦眉梢一挑,肩膀的确没什么大碍,可是她心虚的眼神……

    “这是怎么回事?”低头检查的谭亦一眼就看到了商奕笑的手背,白嫩的手背上都是被指甲掐出来的月牙形血痕,随着袖子被卷上去,一道道抓痕更加的触目惊心,皮肉都被抠掉了许多。

    “这真的是意外。”商奕笑在雷霆受过许多伤,那一次不必这个严重,就一点抓痕,看起来有点难看,其实半个月就没事了。

    “钱嘉惠抓出来的?”谭亦危险的眯着凤眸,眼中是毫不遮掩的怒气,在他看来这是商奕笑救人的时候,钱嘉惠估计怕掉下去,所以死死的抓着商奕笑的右胳膊,然后造成的这些伤口。

    可是看到她手背上的指甲掐痕,谭亦立刻否定了这个判断,钱嘉惠抓着笑笑的胳膊有可能留下抓痕,但是那么危险的时候,钱嘉惠不可能去掐她的手背,这更像是在泄恨。

    “徐苗苗!”比起关煦桡,谭亦更为的敏锐,即使并不了解当时的具体情况,但是从商奕笑的这些伤口,谭亦已经推断出了大部分真相。

    “算了,人都死了。”谄媚一笑,商奕笑拉着谭亦的手晃了两下,“你那里不是有很多药膏,我擦几天就没事了。”

    不远处,关煦桡呆愣愣的看着站在大楼门口抓着谭亦手的商奕笑,太过于震惊之下,关煦桡揉了揉眼睛,光天化日的,自己没有眼花,真的是二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