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跋扈侄女
    梅建业绝对是最疼爱沈墨骁这个外甥的,此刻快步一个上前,一把拽住了撒泼的沈夫人,厉声怒斥,“够了,你要疯回家去疯!”

    “你也是傻的,你妈不着调,你不知道躲一下吗?”梅建业心疼的看着面如死水的沈墨骁,愈加的感觉沈夫人在造孽。

    而黄子佩看着是个好的,可她的行事让梅建业也很心寒,这样一个利益为重,心机深成甚至不择手段的女人,真的能弥补墨骁内心的情伤,让他日后拥有幸福?

    “我没事。”对于梅建业这个小舅舅,沈墨骁依旧是敬重的,只是他的眼神依旧一片孤寂,心已经死了,被沈夫人怨恨怒骂或者被梅建业维护疼爱,沈墨骁都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我先回去了,明天再约你。”顾岸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虽然藏着这个秘密让他很是纠结,可是他也清楚自己再不和墨骁交流,他只怕真的要完全封闭自己了。

    “好了,都回去吧。”梅老爷子沉声开口,径自向着楼梯口走了过去,看得出老爷子的心情并不好。

    网上的报道在八点的时候全都撤下去了,连青大学的官网和公安部门的官微也同时发了一条消息,对黄龙玉摆件的事情,还有陈兴东一家在连青大学门口要点燃液化气罐**的事情都做了阐述。

    官微的内容很直白简单:根据调查商奕笑是捡漏了,陈兴东将价值不菲的摆件当成赝品卖了,而且据目击者的口供,商奕笑当时也以为摆件是假的,最多也就值个三四千。

    她是看陈兴东急着用钱,所以才花了一万块钱买下这个摆件,只能说好人有好报,商奕笑走大运了,这摆件竟然是真品。

    后来得知这一情况的陈兴东一家所要摆件不成,这才到了连青大学门口闹事,企图利用舆论压力逼迫商奕笑将摆件还给他们家。

    这个官微一出来,王教授立刻就转载了,他也算是证人。

    之后大兴珠宝老总郭树才也转载了,因为就是他看错眼了,认定了摆件是赝品,导致陈兴东贱卖了,可真正决定卖的也是陈兴东,没有人逼着他,这还真怪不到别人头上。

    网友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陈兴东一家缺钱的原因也查出来了,因为他孩子上小学要交高昂的赞助费,至于一个外地人怎么能有帝京的学籍,原因很快也出来了,因为林科长转发了官微。

    林科长话很中肯:看到陈兴东一家在连青大学闹事的新闻,我感觉很心寒,也为商同学感不值得,在古玩街买到真品就如同中了彩票大奖一样,纯属个人运气。

    商同学在半个月之前找到了我,给了我一张支票,让我代为支付了陈兴东孩子小学六年的赞助费,至于初中和高中的赞助费,到时候她还是会出。虽然这笔数额不算太多,但是加起来也有百万。

    林科长同时附上的还有一张六十万的支票,包括小学财务那边的记录,一切都显示商奕笑虽然捡漏了,可她还是暗中补偿了陈兴东一家。

    回到梅家,梅爱国刚下车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一个老朋友打过来的,之前梅爱国就是拜托对方将新闻报道撤下来,只不过被谭亦摁住了,根本撤不下来。

    “爱国,网上的消息都撤下来了。”老友第一时间告知了梅爱国这个消息,迟疑了一瞬间再次开口:“而且公安部也发了官微,说是澄清一下连青大学门口液化气罐**的事。”

    其实大家心里头都明白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这个官微说白了是为了证明商奕笑的清白,确保不会有任何人再拿摆件的事情诋毁商奕笑,能发出这个官微,这背后的力量可想而知。

    “我知道了,谢谢。”梅爱国道谢之后挂断了电话,面色带着几分凝重,谭亦此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有背景。

    这一刻,梅爱国突然庆幸谭亦并没有对梅家下手,否则真的闹出人命来了,梅家说不定就会被拖下水了。

    梅建业正拿起手机看着,兴奋的开口:“大哥,我就说这小姑娘人不错,你看她竟然拿了几十万去补偿陈兴东,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

    同样看了官微的梅老爷子和梅爱国无语的瞪着叫嚷的梅建业,这个没脑的儿子(弟弟)真的是自家的吗?现在是夸赞商奕笑的时候吗?

    客厅里,沈夫人的表情愈加的难看,梅建业越是夸赞商奕笑,沈夫人越是愤怒,这股子愤怒里还夹杂着心虚和惊恐,让她即使知道只是同名同姓的人,可是沈夫人依旧有种处之而后快的狠辣念头。

    黄子佩面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可是有些事已经不需要多说,商奕笑确算是善良了,之所以借着林科长的手去交了赞助费,也是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陈兴东一家不知道摆件的真实价格更好一些。

    只可惜被傅涛这么一搅合,陈兴东一家果真贪心了,对比之下,看看商奕笑的为人处世,再看看陈兴东、傅涛等人,高低立现!同样的,搀和进来的黄子佩……

    低着头,莫名的有些的难堪!黄子佩知道梅爱国和梅建业两个舅舅对自己的不喜,如今只怕梅老爷子对自己也有几分意见了,自己这个外孙媳妇或许只是有名无实了。

    唯独沈墨骁依旧冷漠着一张峻脸,商奕笑用赞助费暗中补偿陈兴东一家,这让沈墨骁思绪有些的恍惚,当初笑笑也是这样,嘴上说的多狠,其实她内心最为柔软。

    娱乐圈那么多是是非非,笑笑从没有要去报复谁,她明知道只要开口了,自己一定会给她出头,可是笑笑却大度的包容别人对她的诋毁和伤害。

    !分隔线!

    陈兴东这一家子闹了这么一出,商奕笑在连青大学再次出名了,普通学生只是羡慕她的好运气,毕竟一个真品的黄龙玉摆件价值数千万,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至于那些豪门和世家出身的学生则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公安部的官微辟谣,这可不是一般的关系,而且黑面教官贾军听说被保卫部给带走调查了,这都说明了商奕笑背后的人非同一般。

    “笑笑,钱教授让你下课的时候去他办公室一趟。”这一节是思修的公共课,商奕笑刚走进进来,坐在门口的同学热情的转达着钱教授的话。

    “我知道了,谢谢。”商奕笑道谢的点了点头,刚打算找个空位,旁边的同学立刻往里面挪了挪让出了座位。

    坐在最后排靠左边的角落里,徐苗苗阴郁着眼神嫉妒的看着倍受欢迎的商奕笑,巨大的落差让徐苗苗无法接受,她现在虽然跟了傅涛成了他的女朋友,但是在学校里,徐苗苗的名声是臭不可闻,几乎没有同学再和她来往。

    “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老师枯燥乏味的上着思想道德课,台下学生一个一个昏昏欲睡,下午两点钟的思修课绝对是催眠曲。

    商奕笑瞄了一眼讲台上说的怡然自乐的老师,头皮子阵阵发麻,自己为什么以为当学生很轻松?再上几节这样的课,商奕笑宁可去出任务。

    “替我掩护一下。”低声和旁边的同学说了一句,商奕笑快速的将书收了起来,趁着老师转身的一瞬间,商奕笑一手撑在桌面上,身体一个翻越,然后动作极其迅速的向着门口蹿了过去。

    前后绝对不到五秒钟的时间,讲台上的老师浑然没有察觉到商奕笑溜走了,而旁边几个学生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这速度?这敏捷灵活的身手?想要逃课的男同学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走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商奕笑顿时感觉精神多了,懒洋洋的向着办公区走了过去,钱教授找自己肯定是通行证已经办下来了。

    “旭阳,你放心吧,这个实验室我大伯说了算,你现在能进去,以后绝对前途无量。”骄纵的声音响起,钱嘉惠亲密的挽着窦旭阳的手,自顾自的显摆着,浑然没有察觉到窦旭阳脸上的厌烦和忍耐。

    钱教授家也是书香门第,他父母就是知名的大学教授,钱教授是家中长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钱教授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母亲竟然又有了孩子,钱家多了一个老来子。

    钱教授自己有两个儿子,两个妹妹家生的也都是男孩,唯独小弟家生的是女儿,可想而知钱嘉惠在家的娇惯程度,几乎整个家族的长辈都宠着她。

    而如今,十八岁的钱嘉惠体重至少有一百五十斤,个头还不高,被惯坏了之后,成绩就没法看了。

    好在钱家家风严谨,钱嘉惠的父亲是个拎不清的,想要让钱教授将钱嘉惠保送到连青大学,被钱教授一把拒绝了,最后钱嘉惠只能去了私立的大学。

    “嘉惠,谢谢你。”窦旭阳敷衍的回了一句将手臂从她满是肥肉的手中抽了回来。

    之前指使徐苗苗偷黄龙玉摆件,窦旭阳和徐苗苗都被抓起来了,好在商奕笑没打算深究,窦旭阳虽然被放出来了,可是性情大变,以前不可一世的狂傲也收敛了许多。

    再加上窦老专家看重了书香门第的钱家,钱嘉惠又一直倒追窦旭阳,这一次他被窦老专家强压着和钱嘉惠谈恋爱,说白了还是为了能进入钱教授的实验室。

    商奕笑推开钱教授办公室的门,正好看到钱嘉惠踮着脚想要强吻窦旭阳,而他就跟吃了苍蝇一般的憋屈,看到商奕笑的瞬间,窦旭阳倏地一下将钱嘉惠给推开了,脚步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不是吧?商奕笑目瞪口呆的看着敢在钱教授办公室里亲热的两人,她不能昧着良心说钱嘉惠长得好看,但她刚刚这霸王硬上弓的架势,的确将商奕笑给吓到了,窦旭阳之前可是眼高于顶,一脸的傲气,现在竟然屈服在一个女胖子手里头?

    “你谁啊,谁让你进来的,不知道这里是办公室吗?”没吻到自己的男朋友,钱嘉惠将怒火蹭蹭的撒到了商奕笑身上,再看着她瘦竹竿一样的身材,刚刚的迁怒顿时转为了嫉恨。

    “还不滚出去!上课时间溜出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尖利着嗓音叫骂着,钱嘉惠阴沉着脸快步上前,看起来是打算将商奕笑推出去。

    这就是典型的乌鸦看不到自己黑!自己逃课了,难道她和窦旭阳没逃课?商奕笑一个侧身避开了动粗的钱嘉惠,“我来找钱教授。”

    “钱教授还没回来。”被商奕笑看到这一幕,窦旭阳满脸的难堪,但是经过之前的种种,他却是不敢再和商奕笑过不去了。

    毕竟傅涛这一次都狠狠的栽了个跟头,窦老专家给他分析了之后,窦旭阳总算明白过来,商奕笑也许不足为惧,可是她背后的谭亦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窦家其实也就是靠窦老专家撑起来的,看起来有几分脸面,可是根本没办法和谭亦的人脉关系相提并论。

    钱嘉惠之前只是嫉妒,她自己胖,就嫉妒所有比她瘦的女生,以前在高中的时候没少因为这件事欺负同学,不过那些有钱有势的,钱嘉惠没这个胆,只敢暗自嫉妒诅咒。

    她欺负的都是那些普通人家的小姑娘,现在看到一直不搭理自己的窦旭阳竟然好声好气的和商奕笑说话,钱嘉惠嫉妒疯了,胖的都快看不见眼睛的脸庞更是扭曲成了一团。

    “说!你和旭阳是什么关系?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是不是跟踪旭阳了!”钱嘉惠言语低俗的叫骂着,然后显摆的一把抱住窦旭阳的胳膊,挑衅的看向商奕笑,“我告诉你旭阳是我男朋友,你这个小贱人给我死远一点,否则我让你没法子在连青大学待下去!”

    “你胡说什么,我和她就是普通同学!”粗俗的钱嘉惠让窦旭阳感觉无比丢脸,可是爷爷说了想要进钱教授的实验室,窦旭阳就必须学会忍耐,现在他不习惯,以后进入社会只会更加不习惯。

    “普通同学你会给她辩解?”窦旭阳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钱嘉惠更是嫉妒的发狂,她就是喜欢高傲冷酷的窦旭阳,偏偏他一直不理会自己。

    好在窦旭阳对其他同学也都是这样爱理不理的高傲,将钱嘉惠迷的不要不要的,好不容易他向自己打听大伯实验室的事情,钱嘉惠自然要把握机会,谁知道杀出了商奕笑这个狐狸精。

    无辜被牵累的商奕笑摇摇头,得,自己还是过一会再来找钱教授吧,这个胖姑娘根本不可理喻。

    “你是不是心虚了?所以想要逃?”一看商奕笑转身要走,钱嘉惠更是尖声叫喊着,抓起办公桌上的烟灰缸就向着商奕笑砸了过去,“你不准走,不说清楚你哪里也不准去!”

    身体快速的一个避让,哐当一声,烟灰缸砸到了墙壁上,商奕笑是彻底无语了,这就是个疯子!

    “你闹够了没有?”丢脸已经算了,可是看着还撒泼的钱嘉惠,窦旭阳唯恐她惹怒了商奕笑,到时候再出点什么事,自己想要进钱教授实验室的事只怕就泡汤了。

    “你为了这个贱人骂我?”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钱嘉惠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我爸妈都不敢骂我,你凭什么为了一个贱人骂我!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勾引旭阳!”

    咔嚓一声,办公室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了,撒泼的钱嘉惠一看到来人,立刻冲了过去,怒不可遏的指着旁边的商奕笑,“大伯,她勾引我男朋友,还欺负我,还要打我,我头发都被揪掉了一大把,大伯,你要是不将她开除了,我回去就告诉爷爷和奶奶!”

    看着钱嘉惠手指间的头发,再看着一旁表情极其无辜的商奕笑,钱教授就算不了解商奕笑的为人,他也知道钱嘉惠这个侄女骄纵跋扈的性子。

    “你不上课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钱教授冷冷的开口,从钱嘉惠上学开始,九年义务教育也就算了,毕竟她再闯祸闹事,学校也不能让她退学。

    可是上了高中之后,钱教授为了钱嘉惠的事情跑了学校没有一百次也有八十次,每一次都是她欺负学生,闹大了,学校肯定要找家长。

    钱教授那个小弟弟因为是家中老来子,四十多岁的人了,就跟十七八岁的小年轻一样,正事不做,整天吃吃喝喝赌赌钱,父母都八十多岁了,这些事自然只能让钱教授来处理。

    钱嘉惠还想要告状,不过看到一旁的窦旭阳,这才不甘心的将怒火忍了下来,“大伯,这是我男朋友窦旭阳,也是你们连青大学的高材生,旭阳是学中医的,想要进你的实验室学习学习。”

    “胡闹什么!”钱教授冷声打断了钱嘉惠的话,不过对这个没脑子却又任性到极点的侄女,钱教授早在几年前就放弃和她讲道理了,“你和窦旭阳先回去,我现在有正事要处理。”

    “什么正事能比我男朋友的事情更重要!”被钱教授抹了面子,钱嘉惠气恼的嚷了起来,尤其看到一旁的商奕笑和窦旭阳,钱嘉惠大感丢了面子,更是不甘的叫嚷着,“我回去就告诉爷爷和奶奶,让他们给我做主!”

    钱教授的父母还健在,父亲身体还好,母亲早些年脑中风,现在半身不遂的躺在床上,也是活一天是一天了,自从重病之后,钱教授母亲的性情变了很多,以前那么通情达理、坚韧坚强的一个女人,如今却变得偏激不可理喻。

    不过钱家人都知道她是因为生病,所以性格变了,大家也都让着老太太,可有时候就是这样,儿女们越是顺着让着,老太太反而越来越不讲理。

    唯独对钱嘉惠这个孙女儿言听计从,她要是一告状,老太太就躺在床上又哭又闹,还绝食不吃饭,不吃药。

    “教授,你给商奕笑的通行证丢实验室忘记带过来了。”就在此时,钱教授带的一个研究生快步走了过来,手里头还拿着通行证。

    钱嘉惠原本就在闹性子,这会听到这话不由错愕一愣,快速的跑到门口一把抢过研究生手里头的通行证,上面有商奕笑的名字还有她的照片,这一下就跟捅了马蜂窝一般。

    “大伯,你不给照顾我男朋友,却要照顾这个狐狸精!”钱嘉惠气的将通行证丢在地上,还想要踩两脚,被商奕笑眼明手快的给捡了回来。

    “大伯,你说这个狐狸精是不是你的私生女?”气到极点,什么话钱嘉惠都敢说,“还是说他是你养的小情人!所以你这么护着她,不管我这个亲侄女!”

    门口的研究生呆愣愣的看着大吼大叫如同疯子一般的钱嘉惠,莫名的感觉自己闯祸了,而且是闯大祸了。

    钱教授听着这话更是气的脸都青了,小时候这个侄女虽然胡闹,他还想着等年纪大了懂事了肯定好一点,现在钱教授感觉她还不如不长大。

    商奕笑见过骄纵跋扈的千金小姐,可是她还真的没见过钱嘉惠这样不靠谱的,跟个疯子没两样,看着越骂越离谱的钱嘉惠,商奕笑余光一扫,脚步一个上前,突然一把抓住了钱嘉惠的胳膊,一个反扭,砰一声将人反扭着胳膊摁在了办公桌上。

    别看钱嘉惠至少一百五十多斤,商奕笑看起来就八十来斤,可是她一用力,钱嘉惠不管怎么反抗怎么挣扎,上半身却依旧被死死的摁在桌子上动弹不了。

    “你再敢骂一句,我划了你的脸!”商奕笑手起刀落,刚刚从桌上拿起的水果档蹭一下扎在了木制的办公桌上,刀身距离钱嘉惠的脸不到三厘米。

    “再骂啊,你不是挺能骂挺能撒泼的!”商奕笑扭着她胳膊的手一个用力,另一只手则将水果刀拔了出来,又蹭一下扎到了桌子上,这一次差一点就扎到钱嘉惠的鼻子。

    商奕笑清冷的语调阴森森的透露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信不信我半夜潜到你房里,将你打晕之后,在你脸上横三刀竖三刀的割几下,省的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要让着你。”

    喉咙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钱嘉惠吓狠了,看着近在眼前的水果刀,钱嘉惠身体不住的颤抖着,而商奕笑威胁的话更是让她感觉到了惊恐。

    “现在就滚出去,下一次再看到你来连青大学撒泼,后果你知道。”商奕笑这才将人松开了,右手则灵活的转动着水果刀,任谁都看得出这绝对是个玩刀子的高手,否则谁能将刀子如同笔一般在指间旋转着。

    深呼吸着,钱嘉惠第一次发现自己离死亡这么近,此刻竟然顾不得一旁的窦旭阳了,迈着粗壮的腿咚咚咚的就跑了出去,连背包都忘记拿。

    “钱教授,我过去看看。”窦旭阳也不愿意留下来,抓起钱嘉惠丢在椅子上的背包就追了出去。

    “教授,我回实验室了。”门口的研究生心虚的笑了笑,同样转过身跑了。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钱教授诧异的看了一眼商奕笑,随后忍不住的摇摇头,“嘉惠被惯坏了,移了性情,谁说都没用,没想到却怕了你。”

    钱嘉惠小时候被惯坏了,长大后性子自然跋扈骄纵,钱教授他们这些当长辈的也想过给她扭过来,可是钱嘉惠却吃准了他们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就是各种撒泼各种闹,然后找躺在床上的钱老太太告状,祖孙两个一起绝食甚至还要自残。

    当父母的肯定拧不过孩子,钱教授他们狠不下来心来,钱嘉惠更是有恃无恐,行事越来越张狂泼辣,谁知道今天被商奕笑给收拾了。

    “她就是吃准了教授你们舍不得对她下狠手教训她。”商奕笑解释了一句,熊孩子应该都是这样养出来的。

    自己当初在雷霆训练的时候,那么苦那么累,为什么都能坚持下来,不就是没有依靠,只能靠自己,咬咬牙,汗水夹着在血泪里吞下去,该练的还是要练。

    钱教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母亲绝食,看着钱嘉惠拿刀子自残,此刻叹息一声的转移了话题,“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实验室,通行证你拿好了,这个可不能丢了。”

    十分钟之后。

    “那边是微生物区,这边是动物、植物区,最后面是海洋生物区,实验室最大的就是人体区域,不过现在愿意捐献遗体的人太少了。”虽然不知道商奕笑为什么想要了解生物制药的实验室时,不过钱教授并没有深究,带着她参观了一圈。

    偌大的实验室里,穿着白色大褂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着,商奕笑现在所在的只是最普通的区域,“教授,这个实验室的生物级别达到三级了吧?”

    “是,我们只负责研究,三级已经是国内最高的级别,贮存各种危险病毒的实验室安全级别必须到达四级。”钱教授点了点头,再次看了一眼商奕笑。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算长,可是钱教授也看出来她并不热衷生物制药研究,只是为了上学而上学,“怎么突然想要了解实验室了?”

    商奕笑从包里将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然后打开了页面,指着上面的三维立体图,“这是打算在一年之内完工的生物制药研究所,安全级别是四级,将会引进国外最先进的仪器……”

    王教授痴迷古玩文物,钱教授一心放在研究上,商奕笑此刻展示的实验室绝对能让钱教授疯狂,这是他做梦都想要的地方。

    可是钱教授也明白国内的现实情况,研究是最耗费时间和金钱的,而且这么巨大的投资都不一定能有任何的成效。

    “你?”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抬起,钱教授目光无比复杂的看着商奕笑,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这是真的?”

    商奕笑点了点头,“这个生物制药研究所规格或许只比m国国家研究所差一点,但绝对是亚洲顶级的,教授,你可以用这一年的时间考察可用的人员,当然,现在对外一切都是保密的。”

    谭亦在一年前就已经筹备这件事了,国内所有顶尖的研究人员和有潜力的学生的详细情况也都调查备案了,资料甚至详细到幼儿园小学,甚至还动用了心理分析小组暗中对名单上的人进行观察分析,确保他们的可信度。

    “那好,人事这一块你放心,我会严格把关的。”钱教授自然不认为这么大规模的实验室是商奕笑一个小姑娘能建造起来的,她应该只是放在明面上的人,这个背后不是帝京某个世家就是其他的势力。

    不过钱教授只关心研究,至于这其中的复杂关系,他不会多问,不过这会钱教授总算明白为什么商奕笑的通行证上面那么快就批准了。

    !分隔线!

    帝京的消息传播的最快,尤其这一次公安部都发了官微,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东源研究所的这块地,说实话真正的世家是看不上这点利益的,至多算是给小辈们练练手。

    酒吧包厢里,傅涛阴沉着脸,一口接着一口的灌着酒,因为这事,傅家被上面给警告了,商场竞争是常态化,但是傅涛这一次越线了。

    陈兴东一家要真的在连青大学门口点燃了液化气罐,这个影响就太恶劣了,会严重损害帝京的形象,如果被外媒再乱报道一下,败坏的就是整个华国的脸面。

    “涛子,谭亦不就是个中医,他哪来那么大的本事!”郭君豪手腕上还打着石膏,之前被谭亦打了一顿,连手都被打断了。

    更让郭君豪气愤的是身为父亲的郭树才不但不给自己出头,还将自己软禁起来,责骂自己惹是生非。

    啪的一声将杯子砸在茶几上,傅涛表情阴狠的骇人,这一次他是里子面子都丢尽了,因为上面的警告,傅家正在谈的一笔银行无息贷款直接被停了。

    傅涛想和梅家搭上关系,如今只怕被梅家给记恨上了,傅涛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这事没完!”

    只不过陈兴东这边是指望不上了,官微已经出来了,王教授和郭树才都给商奕笑作证,这事就算闹到了法庭上,陈兴东也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涛子,姓谭的保养了商奕笑,当时她初中毕业也就十六岁,按周岁估计只有十五岁,这可是犯法的!”郭君豪虽然是个纨绔,但也知道分寸,有些事是绝对不敢做的,否则一旦被仇家爆料出来,家里再有钱有势也枉然。

    傅涛也算是冷静下来了,此时正色的开口:“这事没证据,a省那边我之前就派人调查了,谭亦行事很谨慎低调,商奕笑也不可能站出来控告他。”

    包养未成年人这肯定是犯法的,傅涛这一次利用舆论媒体来抹黑谭亦也是出于这个目的,即使没有确切的证据,只要媒体大肆宣扬了,白的也能被说成黑的,谁知道狗仔将沈墨骁当成了谭亦,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老子吞不下这口恶气!”郭君豪气的一脚踹在了茶几上,在帝京她也算是个人物,在拍卖行被商奕笑给捡漏了,后来又被谭亦给打了,郭君豪越是越气。

    傅涛虽然和郭君豪同龄,可他却不是为了面子和尊严的意气之争,傅涛看的更长远,因此对谭亦和商奕笑也更加痛恨。

    “君豪,你也忍一忍,主要是谭亦的来历打听不到,你也知道我家的关系并不在高层。”傅涛给郭君豪倒了一杯酒,说着掏心窝子的话,黄子佩那边是指望不上了,傅涛只能从郭君豪这边入手,毕竟他外婆是梅家的人,或许能打听到一些机密。

    一仰头将酒一口干了,郭君豪看着自己打着石膏的手,“放心,这事我来打探,这个场子肯定是要找回来的。”

    两人喝了许久之后,等到出了酒吧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将君豪安全的送回去。”让司机将郭君豪送走之后,傅涛揉了揉眉心,虽然有些醉意,不过一想到这些烦心事,傅涛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少爷。”此刻,傅涛的心腹快步的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四周低声开口:“少爷,刚刚收到的消息,马老爷子似乎打算和商奕笑见面,亲自谈那个黄龙玉摆件的事。”

    之前傅涛想要找个摆件就是为了送给马老爷子,他也是意外得到消息,听说马老爷子在寻找一个黄龙玉的摆件,但是具体是什么样,傅涛并不清楚。

    “没关系,让人继续盯着,商奕笑的性格我了解,她都没有将东西卖给王教授,即使马老爷子亲自出面,只怕也没用。”傅涛阴冷冷的笑了起来,马老爷子吃瘪了就更好,这样一来自己如果能将摆件弄到手,再送给马老爷子,东源研究所这块地估计就能弄到手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