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斟茶道歉
    第140章

    黄子佩真的没想到傅涛看似精明,谁知道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他派去的狗仔队将沈墨骁当成了谭亦,然后就是各种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真的假的都混在了一起,架势十足的要将谭亦的名声搞臭。

    “大哥,怎么回事?我怎么看点击量在不断上升,还在到处转发呢?”急匆匆从部队赶回来的梅建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询问情况。

    黄子佩更是低着头,眼中有着懊恼一闪而过,她知道这事瞒不过梅爱国和梅建业,自己在大舅和小舅舅的眼里印象更差了。

    想到此,黄子佩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幸好自己有了孩子,有了这个保障几乎是高枕无忧。

    “有人按着不让撤下来。”梅爱国已经可以肯定幕后的人是真的半点不忌惮梅家。

    这个报道可以说是傅涛造成的乌龙,当时墨骁在连青大学门口拦住了闹事的陈兴东一家人,他派去的狗仔队误会了他的身份,毕竟沈墨骁很少在媒体上公开露面,他又是从和江省来帝京的,狗仔队认错人了也正常。

    傅涛是在半个小时之后看到报道就知道弄错了,他立刻下令将新闻撤下来,可惜梅爱国都没办法撤下来,傅家的这点人脉关系就更不行了。

    “墨骁怎么去了连青大学,他该不会……”梅建业这话说到一半给停下来了,有点尴尬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黄子佩。

    “子佩,你先回房间休息,这事我来处理。”梅爱国说了一声。

    他虽然在体制内工作,也见识过很多的尔虞我诈,可行事却光明磊落,子佩和傅涛想要拿下研究所那块地也正常,可他们却选了旁门左道,谁知道算计到最后将墨骁给扯进去了。

    “麻烦大舅舅了,小舅我先上去了。”黄子佩温柔一笑的点了点头,转身向着楼上的客房走了过去,背对着身后两人,黄子佩原本柔和的表情不由狰狞了几分,眼中写满了对商奕笑的迁怒和忿恨。

    看着黄子佩离开了,梅建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没个坐样的翘着二郎腿,“大哥,墨骁是不是将那小姑娘当成了去世的商奕笑,看墨骁现在那冷漠的性子,就算他刚好出现在连青大学门口,他也不会主动帮忙的。”

    “你仔细看了报道没有?所有的照片上这个小姑娘都是看不清五官的远照,最清楚的就是墨骁的脸。”梅爱国面色严肃冷冽了几分,一开始他也只当是谭亦手眼通天,按着不让报道撤下来。

    可是后来仔细的看着报道之后,梅爱国敏锐的发现了这一个细节,这说明谭亦早就察觉到了傅涛接下来的行动,挖了个坑让傅涛跳进去,还不让爬出来,当然,将墨骁扯进来,或许也是对梅家的一个警告。

    梅建业性子暴烈,没那么细致,听到大哥这话立刻拿出手机一看,眼神沉了几分,再次打开其他的一些相关报道,果真如此。

    梅建业将手机丢沙发,疑惑的道:“或许只是巧合呢?傅涛原本的打算是败坏姓谭亦的名声,狗仔队认错人了,这些照片都针对墨骁也正常吧。”

    “墨骁为什么会去连青大学?”梅爱国可不会这样认为,不是自己习惯阴谋化,这事原本就不简单。

    黄子佩已经走了,梅建业自然没什么顾忌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墨骁是去看这个小姑娘,即使不是同一个人,也是个念想。”

    最纯真的恋情因为母亲的阻拦而夭折,而偏偏商奕笑意外死亡了,这就等于在墨骁的心里头烙下一道无法消除的疤痕。

    “你以为子佩不会介意吗?”叹息着,梅爱国余光看了一眼楼上,自己不喜欢黄子佩这个外甥媳妇,或许也是因为她明知道墨骁有了相爱的女朋友,却一直在思雪这个准婆婆面前刷好感,做人不该是这样的。

    收回思绪的梅爱国接着道:“子佩肯定会介意墨骁这样的举动,傅涛此人年纪轻轻,行事却老练狠辣,他既然安排了陈兴东一家人去连青大学门口闹事,还散发了诋毁小姑娘的传单,除了败坏谭亦的名声外,也是间接的讨好子佩。”

    “所以傅涛的这些报道除了要诋毁谭亦的名声,同样也要毁掉那小姑娘?”梅建业眉头一皱,出口的语调火爆了几分,“他们这也太过分了!”

    关于商奕笑的情况,梅建业也知道一点,说实话这小姑娘能考上连青大学真的是靠自己的努力,商家那些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全市中考状元却不让上高中,说什么没钱,不过是商家人自私自利,舍不得出学费,也怕她去了大学脱离家里的掌控,还不如让她打工,每个月的工资如数交还给家里。

    看着气愤填膺的梅建业,梅爱国无语的揉了揉眉心,现在是给这小姑娘抱打不平的时候吗?

    当然,黄子佩和傅涛的做法也触犯到了梅爱国的底线,商场如战场,可是为了这一块地,却要牺牲一个小姑娘的名声和前途,实在太过了,也难怪性子刚烈的建业会生气。

    “我就说傅涛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算什么事,他们有本事和贺氏医门去斗,和姓谭的争个你死我活,将一个小姑娘拉下水算什么本事!”梅建业越想越恼火,他家里头是两个儿子,所以对乖巧懂事的小姑娘特别喜欢,可惜这辈子他是不指望能有女儿了。

    调查了商奕笑在a省的资料之后,梅建业就特喜欢她的行事作风,对待商家那些狼心狗肺的亲戚,就该这么狠,尤其知道商奕笑还学过功夫,是个练家子,之前军训的时候就将贾军那个败类教官给干趴了。

    “大哥,你看报道上说的那些话,什么被包养?呵,傅涛他没脑子吗?这小姑娘凭的是真才实学考上连青大学的,听说身手很好,估计学功夫那三年没少吃苦,哪有人会这样包养一个小姑娘。”梅建业冷嗤一声,对商奕笑的印象约好,对傅涛就越是不喜欢。

    十六岁的小姑娘,靠着上夜校考到了帝京顶尖的大学,还学了一身功夫,说谭亦包养商奕笑,梅建业感觉还不如说谭亦在养女儿,而且对贺氏医门的人品,梅建业还是相信的,不可能干出这样龌龊的事情。

    梅老爷子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听着小儿子那要申讨傅涛的话,老爷子终于忍不住的发火了:“梅建业,你的脑子呢?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的关注点是什么?”

    “爸,你干嘛站在门口偷听那。”一看精神矍铄的老爷子,梅建业嘀咕一句,快速的将翘起的二郎腿放了下来。

    他倒不是怕梅老爷子揍自己,实在是怕了他给自己上思想政治课,听着听着,脑子都嗡了,梅建业宁可挨一顿揍。

    梅爱国站起身来亲自给老爷子倒了一杯茶过来,这才打了个圆场,“建业就是这性格。”

    “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一点长进都没有。”梅老爷子嫌恶的看了一眼小儿子,这才正色的看向长子,“爱国,查出谭亦走了谁的关系?”

    沈墨骁的确是被误伤的,但是报道里的照片商奕笑的五官都看不清楚,明显是借着这事来故意抹黑沈墨骁,虽然无伤大雅,却也能看得出谭亦丝毫不在意梅家,一个贺氏医门没这么大的本事对抗梅家,所以梅老爷子认为是谭亦背后有人在给他撑腰。

    “会不会是我们想太多了,说不定谭亦是看不惯墨骁呢?这小姑娘明显和谭亦关系非同一般,把四合院过户到了她名下,研究所那块地也给了她,墨骁去连青大学找人,谭亦估计吃醋了,所以将计就计败坏墨骁的名声。”梅建业越想越有这种可能,身为男人对情敌肯定会下狠手的。

    梅老爷子和梅爱国对望一眼,得,或许还真有这部分原因,当然,谭亦这么做了,还顺势教训了傅涛和黄子佩,让他们丢了脸不说,梅家几人对他们的印象也差了一些,至少有点芥蒂。

    “这谭亦不简单那。”许久之后,梅老爷子感慨着,看似随意的一个举动,却是精妙无比,说是一箭双雕也不为过。

    看着混不吝的小儿子,梅老爷子再次开口:“谭亦心机城府过人,背后还有连我们都查不到的关系,爱国,你亲自联系一下谭亦,就说感谢他之前救过思雪。”

    一个贺氏医门并不可怕,但是一个有着起死回生医术的医生才是真正的可怕,谭亦能将伪造一份假合同,将研究所这块地放到商奕笑名下,能按着不让沈墨骁的负面报道撤下来,这些都说明了谭亦背后势力的强大和可怕。

    “爸,你不说我都忘记思雪是他救回来的。”梅建业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一茬,此刻他表情微微一变,看了一眼楼上,语调里充满了嫌弃,“子佩她知道这事,却让傅涛去败坏谭亦的名声,这不就是恩将仇报?”

    梅建业心里头不由的膈应起来,刚刚他也不满傅涛和黄子佩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败坏商奕笑的名声,现在他感觉黄子佩也太忘恩负义了,不管怎么说谭亦都救过梅思雪,为了一块地,黄子佩竟然能这么做。

    梅爱国看着毫不掩饰情绪的梅建业,所以父亲才说谭亦此人很可怕,梅家上下对黄子佩都会有芥蒂,或许连思雪也会有点意见,毕竟谭亦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傅涛这样算计谭亦,也是不将梅思雪放在眼里。

    !分隔线!

    帝京的知味楼也算是一个特色餐厅,走的是仿古的路线,从装修布局到店里的服务员都是清一色的古味,门口挂着灯笼,一进门就是全木质的桌子和柜台,店小二装扮的活计热情的到门口接待客人。

    顾岸自然也看到了白天的报道,眼神纠结的看着有些失神的沈墨骁,明知道商奕笑没死,只是换了个身份,偏偏不能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墨骁这样悔恨自责,顾岸心里也不好受。

    “她和笑笑性格不一样,更泼辣彪悍一下,笑笑虽然嘴上不饶人,其实最柔软不过。”沈墨骁低着头看着手里头的茶杯,低喃的语调里充满了思念和感伤,有时候他是如此的痛恨自己,如果他能狠下心来拒绝母亲,笑笑是不是就不会死。

    当然不一样了!以前的商奕笑要隐瞒特勤人员的身份,可是如今这个却是一言不合就开打,又有二哥撑腰,顾岸叹息一声,“墨骁,你已经结婚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即使明知道不是同一个人,可每次看到她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一个恍惚里,沈墨骁总感觉他的笑笑没有死,还好好的站在那里,可是自己是亲眼看到的尸体,是亲手安葬了她,甚至不相信笑笑已经死亡了,他还比对了dna。

    手机突然响起,顾岸松了一口气,再这样和墨骁相处下去,顾岸真怕自己兜不住什么都说了,“我接个电话。”

    逃荒似的拿着手机走出了包厢,顾岸接起电话,“二哥。”

    “回头看。”听到电话里谭亦的声音,顾岸不解的转身回头,然后表情彻底的黑了,二哥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还带着商奕笑一起过来,这不是往墨骁的心口上扎刀子吗?

    将手机收了起来,看着走过来的谭亦和商奕笑,顾岸忽然感觉这才是二哥对自己最大的惩罚,让他知道这个秘密却只能守口如瓶,每一次看到墨骁,自己都要承受内心的煎熬!

    “怎么?看到我不高兴?”谭亦眉梢一挑,俊美优雅的脸上带着浅笑,反而让顾岸愈加的感觉到危险。

    “怎么会,就是感觉太巧了。”顾岸干干的回了一句,二哥太狠了,他宁可再次接受魔鬼训练,二哥明知道自己性子直,却让自己保守秘密,简直是杀人不见血!

    “行了你去吃饭吧,我和笑笑约了人。”谭亦意味深长的拍了拍顾岸的肩膀,却没有说约自己出来吃饭的正是梅家的人。

    幸好没说凑一桌吃饭,否则顾岸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商奕笑和沈墨骁,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顾岸这才恢复了正常,“那我不耽搁二哥你们了。”

    三楼包厢里,沈夫人有些不满的放下手机,沈墨骁的电话竟然关机了,这让沈夫人对这个儿子愈加的不满意。

    虽然她也不喜欢谭亦这个心高气傲的中医,但对方毕竟救了自己的命,现在他和子佩有些误会,沈夫人感觉沈墨骁应该在场,偏偏找不到人。

    “别担心,道个歉走个过场而已,不能让人以为我们梅家人恩将仇报。”看着有些愧疚的黄子佩,沈夫人的慈爱之心立刻流露出来,劝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这事都是傅涛做的,你也不知情。”

    “可是外公和舅舅他们……”黄子佩苦涩一笑,努力的装作坚强的表情,但是眉眼里依旧流露列出担心和自责。

    对于两个哥哥,沈夫人如今也有些的不喜,他们只会责怪自己,没有一个人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考虑,商奕笑那个戏子能和子佩这样的千金小姐相提并论吗?

    沈家的第三代是个人尽可夫的戏子生出来的,想想沈夫人都感觉丢脸,偏偏梅爱国和梅建业都认为她不该强行拆散了沈墨骁和商奕笑。

    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沈夫人也没有再开口,下午黄子佩陪着沈夫人在商场逛了逛,所以她们俩先到的餐厅,梅家几人这会才过来。

    “不是约了七点吗?他们怎么还没到?”看着梅老爷子和老夫人都来了,偏偏谭亦还没有来,沈夫人不满的抱怨了一句,她要道谢是不假,可是一个中医也太拿乔了吧,竟然不将梅家放在眼里。

    “七点还差十分钟。”梅建业看不惯心高气傲的沈夫人,当年那个小妹怎么变成现在这幅德行。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别让外人看了笑话!”梅老爷子一锤定音的开口,警告的看了一眼小儿子和小女儿,一个性子暴烈,一个没脑子,梅老爷子都怀疑当初在医院是不是抱错孩子了。

    黄子佩没有说什么,可是她能明显感觉到梅家人对自己的冷淡,当然,老夫人依旧温和,一坐下来就询问黄子佩身体怎么样,可是梅家能做主的却是外公和两个舅舅。

    距离七点还差五分钟,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了,梅建业率先站起身来,他也想看看谭亦这个神秘的年轻中医到底长什么样。

    沈夫人依旧高昂着头,端着茶杯喝了这一口茶,这才慢悠悠的抬头向着门口看了过去,她并没有见过谭亦,毕竟在手术室躺着的时候已经人事不知的昏迷了,可是当看到跟着谭亦一起进来的商奕笑时。

    “啊!”一声惊恐的叫声,手里头的茶杯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沈夫人表情惊恐的遽变着,她竟然没有死?商奕笑没有死!

    梅家众人都疑惑的看着苍白着脸,像是被吓傻了的沈夫人,虽然第一眼看到商奕笑的时候,他们也感觉这两人真的很像,但是定睛一看,就会发现五官也只是六成的相似。

    而且面前这个小姑娘明显瘦了很多,肤色带着几分营养不良的微黄,看得出是因为当初在a省商家过的不好,从小吃了不少苦,所以身体才显得虚。

    “梅老爷子,老夫人,晚上好。”谭亦嘲讽的看了一眼吓狠了的沈夫人,她以为自己杀人的事神不知鬼不觉,可是她却无法消除内心深处的恶魔,而笑笑的出现就是最好才催化剂,有些仇不是不报。

    “老爷子,老夫人。”商奕笑跟着叫人,其实她是真的不想来的,她不愿意面对沈墨骁,自然也不愿意和梅家人接触。

    可是今晚上梅家的确存了化干戈为玉帛的打算,连老爷子和老夫人都来了,真的是诚意十足,商奕笑不来就太失礼了,再者对上谭亦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商奕笑明知道是激将法,偏偏还是上套了。

    “都是好孩子,快坐吧。”梅老爷子笑眯眯的开口。

    见过许多世家子弟,可是梅老爷子不得不承认谭亦绝对是最出色最耀眼的那一个,英俊优雅一身的贵气,这份气度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而梅老爷子更震惊的是自己竟然看不透面前这个年轻人。

    相对于谭亦的气度不凡,商奕笑看起来就平凡多了,只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她站在如此耀眼的谭亦身边,两人的气息是如此的融合,丝毫不给人不相配的突兀感。

    “听说商同学身手不错。”梅建业半点没有长辈的架子,态度热络和商奕笑说话,看不住她这瘦巴巴的模样,竟然还是个练家子。

    “笑笑身体不太好,我刚好和部队那边有点关系,所以找了两个人教了笑笑几年。”谭亦这话看似在解释,其实也点明了自己背后的关系。

    沈夫人此刻才回过神来,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沈夫人低着头隐匿着眼底的恐慌和惊悚,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不是商奕笑,可是一模一样的名字,相似的五官,让沈夫人有种被恶鬼给盯上的惊恐感。

    你是故意的吧?商奕笑瞅着谭亦,她对沈墨骁没有恨,但是对沈夫人,她欠了自己一条人命,看到沈夫人被吓的六神无主了,商奕笑莫名的感觉到几分痛快,或许从骨子里自己也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谭亦勾着薄唇莞尔一笑,动作优雅的给商奕笑剥着虾,然后放到了她碗里,明明是那么冷傲尊贵的男人,可他对商奕笑的照顾却显得如此体贴入微。

    黄子佩低着头,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嫉恨之色,为什么自己得不到这种照顾?虽然这事是自己不对,可自己是墨骁的妻子,身为男主人,他不应该代替自己出面吗?却让自己单独来面对这一切。

    原本黄子佩以为自己结婚之后,即使得不到爱情,她也不会后悔,在她的心里权势财富地位才是第一位,爱情只能排到第二位,可是此刻看着谭亦如此照顾商奕笑,黄子佩身为女人她无法不嫉妒!

    “老爷子,明人不说暗话。”谭亦拿过毛巾擦了擦手,勾着薄唇笑的优云淡风轻,可是态度却是强势逼人,“连青大学这事真的要追究起来,陈兴东一家跑不了,但是教唆他们闹事的幕后人也难逃法网,在大学门口拿着液化气罐要自然,这已经危害到公共安全了。”

    “他们不过是做做样子!”梅爱国回了一句,来者不善!看来谭亦是不打算善了了。

    谭亦认同的点了点头,“的确是做样子,但也是有人怂恿的,而且如果我暗中让人换下了空掉的液化气罐子,那就不是做样子了,真的发生了爆炸,这个罪名即使牵扯不到梅家,只怕沈少夫人也难逃其咎。”

    谭亦此话一出,梅家三个男人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但也不得不承认谭亦如果真的是心狠手辣的人,他完全可以借此将事情闹大,液化气罐子一旦真的爆炸,死伤几人,又是在连青大学门口,暗中怂恿的傅涛和黄子佩谁都逃不了。

    当然,即使没有直接证据,可只要有间接证据,其中损失最大的或许还是梅家,因为梅家目前处于上升的关键时期,一旦传出梅老爷子的外孙媳妇为了商业利益导致连青大学爆炸案的发生,不单单梅老爷子晚节不保,梅爱国和梅建业的前途只怕也到头了。

    “这事是我欠你和商同学一个人情!”梅老爷子语调沉重的开口,这个人情是真的欠下了,黄子佩是沈墨骁的妻子,她在帝京打着梅家名义做的任何事,梅家都要承受结果。

    黄子佩脸色煞白到了极点,她没有想到谭亦如此狠,三言两语就将自己说成了是梅家的罪人,而且老爷子开口承了这份人情,就等于给黄子佩定罪了。

    “爸。”沈夫人总算冷静下来了,此刻不满的对着梅老爷子嚷了起来,“他要是敢换了液化气罐子,即使爆炸了,也该追究他这个凶手,和我们梅家有什么关系!”

    “你给我闭嘴!”梅建业火大的对着不着调的沈夫人吼了一嗓子,她是真的蠢到极点了!连带的看向黄子佩的眼神也冰冷下来,“傅涛怂恿陈兴东一家毁掉商奕笑名声的时候可没有心慈手软,你凭什么让别人对我们梅家高抬贵手!”

    沈夫人这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可以算计你,可以陷害你,但是你却不能算计我,否则就是不道德的,是违法的!哪有这门子道理。

    梅爱国拉住了暴躁的梅建业,看向一旁慢条斯理给商奕笑夹菜的谭亦,“谭大夫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

    谭亦既然来了,而且没将事情做绝,就说明他对梅家没有恶意,梅爱国并不想迁怒黄子佩,可是被谭亦一点醒,他也不得不想黄子佩和傅涛合作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一点顾虑梅家的名声吗?他们只想着利用梅家,打着梅家的旗号好办事,又有谁考虑过回给梅家带来什么危害?

    “梅司长既然说了,那我也不客气了,傅涛那边我会亲自处理,至于沈少夫人看在梅家的面子上,她给笑笑斟茶赔罪,这件事就过去了。”谭亦说的轻松,可是这话却是对黄子佩最大的羞辱。

    说道最后,谭亦声音里已经蕴含了凌厉的杀气,狭长的凤眸冰冷的看着黄子佩,“再有下一次,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不是真的给梅家面子,而是直接弄死了黄子佩没有意义,她既然让笑笑那么痛苦,谭亦会将同样的痛苦十倍百倍的偿还回去,和东源集团合作失败只是开始,让黄子佩倒茶赔罪也不过是收点利息。

    谭亦这话不为过,梅老爷子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再看重黄子佩这个外孙媳妇,她也不可能和梅家相提并论,既然她危害到了梅家的利益,这个赔罪只当是个警告。

    梅老夫人想要开口求情,但是看到老爷子冰冷的表情,再对上长子严肃的眼神,老夫人性子柔和,此刻只能担忧的看着黄子佩。

    沈夫人简直要气炸了,面前这个小姑娘算个什么东西,子佩可是她的媳妇,梅家的外孙媳妇,竟然要给她端茶赔罪,沈夫人担心她受不起,折了寿命!

    “不可能!”沈夫人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最开始害怕的情绪已经过去了,此刻她看向商奕笑的目光就跟淬了毒一般,这个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即使死了,又弄了一个相似的人出来膈应自己!

    “子佩是我们家沈家的媳妇,再说这件事也是傅涛做的,和子佩没关系!”沈夫人下午逛商场的时候其实也看到了新闻,黄子佩也解释了,只不过当时新闻的图片上,商奕笑的五官并不清楚,沈夫人也没有多在意。

    “妈,我道歉。”黄子佩拉住给自己出头的沈夫人,目光里充满了哀求之色,“原本就是我做错了事。”

    看到沈夫人还要叫嚷,梅老爷子缓缓开口:“思雪,你如果当自己还是梅家的人,认为子佩也是我们梅家的外孙媳妇,那么就让她道歉,否则你们就只是沈家的人,和帝京梅家没有任何关系。”

    这话重的就跟断绝父女关系一样,沈夫人错愕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面色冰冷的梅老爷子,自己当年为了梅家牺牲那么多,不惜下嫁给了沈天刈,现在他们竟然要赶自己出家门?

    “外公,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妈她只是维护我。”黄子佩快速的开口,随后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走到了商奕笑面前,眼中满是真诚的歉意,“对不起商同学,我给你道歉。”

    能屈能伸!黄子佩端着茶杯,身体至少弯曲了九十度。

    看到她这幅模样,梅老爷子的火气也消散了几分,梅爱国和梅建业也不忍再说什么,不管如何,她终究是墨骁的妻子,肚子里还有墨骁的孩子。

    “下不为例。”商奕笑坦然的接受了,接过茶杯直接搁在了桌子上,能看到黄子佩这么低三下四的道歉还真不容易啊,不过商奕笑更明白,黄子佩虽然被情势所迫的道歉了,日后她的报复绝对会更加隐秘更加疯狂,不过商奕笑不在乎,她要是敢出手就剁了她的手,敢出脚就断了她的脚。

    “老爷子,感谢晚上的招待,我和笑笑就先回去了。”目的已经达到了,谭亦并不打算久留,和梅家人招呼一声之后就带着商奕笑先离开了。

    一出包厢的门,商奕笑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难怪顾少主那么怕你,你果真是睚眦必报啊。”

    让黄子佩当众道歉,只怕比给了她一刀还要难受,不过黄子佩越憋屈,商奕笑就越是感觉痛快,对谭亦这份维护自己的心思也越是感激。

    “学到了没有?以后在帝京谁敢和你过不去,直接出手,天塌了我给你顶着。”谭亦回了一句,宠溺的揉了揉商奕笑的头,看着她眉目如画的笑容,谭亦相信终有一天她会从情伤里走出来。

    商奕笑小鸡啄米一般的点着头,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原来这就是被人娇惯的感觉,不管你受了什么委屈,都会给你加倍的讨回来,这种依靠别人的感觉对商奕笑而言有点陌生,可真的很窝心。

    即使以前和沈墨骁在一起的时候,商奕笑也从没有想过去依靠他,在娱乐圈遇到的那些破事,商奕笑也是自己解决,她也知道沈墨骁很可靠,可是自己能做的事为什么要求助呢?

    而当沈夫人以死相逼,沈墨骁一次一次退让的时候,商奕笑内心是失望的,她能理解,但并不代表认同,此刻看着谭亦,商奕笑却知道自己可以信赖他依靠他,或许这就是家人吧。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谭亦挑着眉梢,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商奕笑的表情。

    “大恩不言谢,不如以身相许吧?”说着电视电影里最常见的桥段,商奕笑揶揄的看着谭亦,然后自己没忍住格格的笑了起来,“看你晚上吃的不多,我请你吃夜宵,走吧,去吃烧烤,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夜市的烧烤摊子上。”

    谭亦不管是从长相还是气质,怎么看都和烧烤摊不搭,他也知道商奕笑是故意的,却纵容的一笑,揽着她肩膀向着门外走了去,“那就走吧。”

    可是出门的那一瞬间,谭亦余光却是一扫,看了一眼站在楼上失神的沈墨骁,有些人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他不知道珍惜,可自己会。

    目送着两人离开,沈墨骁冷漠的脸上满是无法言语的痛苦,曾经,自己和笑笑也是这样的相处,那么的轻松愉快,是自己的优柔寡断害死了笑笑!

    “墨骁,我们走吧。”顾岸表情无比的纠结,二哥还是故意的吧,故意的来刺激墨骁!

    顾岸虽然不愿意将谭亦想的这么阴暗,可是这些年的相处让顾岸明白他家二哥就是这么阴险的人,否则约人吃饭,哪里不能选,偏偏选了这里!

    梅家人也没有吃饭的心情了,沈夫人更是气的铁青了脸,对梅老爷子不满,对两个哥哥不满,同样不满没有来的沈墨骁,满心只有对黄子佩的心疼,在帝京,在梅家人面前,子佩竟然还蒙受了这样大的屈辱。

    “墨骁?”沈夫人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了沈墨骁,顿时气的活不打一出来,直接向着沈墨骁冲了过来,看着他面色冰冷的模样,沈夫人情绪失控的骂了起来,“你既然在这里了,为什么不来包厢?你知不知道刚刚子佩受了多大的屈辱?”

    “和我无关。”沈墨骁冷淡的回了一句。

    今天早上在连青大学门口发生的事,梅家人知道是傅涛和黄子佩怂恿的,沈墨骁同样明白,如今看着黄子佩,沈墨骁只感觉面目可憎,笑笑才是真正的善良,而黄子佩不过是伪善而已,却是心狠手辣。

    “沈墨骁!”一晚上从乍见商奕笑的惊恐,到黄子佩受到的屈辱,到此刻沈墨骁的冷漠无情,沈夫人情绪失控的吼了起来,抬手向着沈墨骁的脸打了过去。

    沈墨骁目光冰冷的看着暴怒的沈夫人,却是不打算躲闪。

    一旁顾岸却是眉头一皱,一把将沈墨骁给拽了过来,毫不留情的斥责,“沈夫人,你有什么资格对墨骁动手?墨骁变成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那个贱人死了活该!”沈夫人尖利着声音反驳着,双手更是死死的攥紧成了拳头,商奕笑早就该死了!她死的活该!

    ------题外话------

    突然感觉二哥好阴险好腹黑啊……

    来来来,月底了,月票都丢过来给谭二哥,么么哒o(n_n)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