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凶残狠辣
    “傅少,那个商奕笑太可恶了,我不过是让她进来给郭少道个歉,她竟然一脸蛮横,根本不将你们两位放在眼里,连保镖过去了都没用。”进了包厢之后,徐苗苗抱着傅涛的胳膊忿恨的嘀咕着。

    “妈的,她算个什么东西!”郭君豪一脚踹在了椅子上,表情狰狞的扭曲着。

    之前在今古拍卖行他算是丢了大脸,八百万的一对盘子让他十万块钱给贱卖了,钱是小事,关键是脸面问题。

    参加拍卖会的除了古玩圈子里王教授那样的老一辈,还有很多都是商界的大佬,剩下的则是喜欢凑热闹的世家子弟,可以说是上流社会的交际圈子,郭君豪出了丑,短时间之内他都不好意思出门,绝对会沦为别人口中的笑料。

    “行了,和一个丫头片子置什么气,我已经让人去查她的底细了,这个场子我会替你找回来。”傅涛安抚的拍了拍郭君豪的肩膀,他看上的是那黄龙玉的摆件,肯定要和商奕笑对上,现在开口正好在郭君豪面前刷个好感,捡个顺水人情。

    “哥们,谢了。”郭君豪果真一脸的感激开口,浑然没有察觉到傅涛眼中的算计之色。

    一看傅涛这态度,徐苗苗不由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的两个保镖,拉着傅涛的胳膊继续撒娇摇晃着,胸前的两个丰满不时的蹭着他的手臂,“傅少,刚刚你的两个保镖如果听了我的话将商奕笑抓过来,郭少也可以出口恶气。”

    郭君豪半点没有领情,嗤笑的看了一眼拿自己当借口的徐苗苗,还真蹬鼻子上脸了,傅家的保镖她也想指挥,也不看看她算个什么东西,有这个资格吗?

    傅涛依旧斯文的笑着,看着是纵容徐苗苗这个女朋友告状,可实际上态度没有任何的软化,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她真的能指挥自己的保镖,傅涛反而要考虑将保镖给换掉了。

    “傅少。”其中一个保镖此时走上前来,无视了耍脾气的徐苗苗,面色带着几分凝重:“刚刚和商奕笑一起来吃饭的男人说这个餐厅是顾家的地盘。”

    “什么?”傅涛眼神倏地一变,傅家也是黑色家族,做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生意,不管是傅家还是其他一些家族、势力,他们上面都压着一个庞然大物,那就是顾家,黑暗世界的王者。

    徐苗苗根本不是圈子里的人,自然不知道顾家两个字代表着什么,此时白眼瞪着一旁的保镖,不满的嘀咕着,“就因为对方说什么顾家,你们俩就怕了,你们可是傅少的保镖,这么怂,丢的可是傅少的脸……”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喋喋不休的徐苗苗被傅涛一巴掌给扇到了地上,傅涛原本斯文和善的表情此刻转为了让人惊骇的狰狞之色。

    “你和他们起冲突了吗?”看都不看被扇到地上的徐苗苗,傅涛眼神阴沉的看向面前的保镖,顾家的规矩不可犯,这是铁和血的定律。

    “没有,听到他说出顾家之后我们就收手了。”保镖连忙回答,除非自己是不想活了,否则他怎么可能在顾家的地盘商闹事,即使这家餐厅不一定是顾家的,但没有人会冒这个险。

    窦旭阳跟在郭君豪和傅涛后面混,多少听过顾家的名头,只不过他并不了解,但看傅涛都如此忌惮,窦旭阳心里头满是震惊,这个顾家到底有多可怕,竟然让涛哥都这样敬畏。

    “涛子,我们回去吧。”郭君豪家里是做珠宝生意的,和黑道上的势力也有所接触,他也不想继续留下来了,省的惹出了麻烦。

    徐苗苗捂着红肿的脸从地上爬了起来,红着眼眶,眼底写满了怨恨,可是瞄到傅涛那阴冷骇人的表情,徐苗苗立刻将情绪收敛下来,她不敢嫉恨心狠手辣的傅涛,于是又将这份仇恨算到了商奕笑头上。

    一行人刚走到一楼,还没有出大门,却见餐厅经理走了过来,傅涛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傅少爷。”三十来岁的经理穿着笔挺的西装,看起来就像是精英人士,说话的声音也是温温和和的,只不过态度却无比强硬,“听说傅少的两个手下今天在餐厅差一点动手了。”

    “是我的错,没有管教好手下,给贵餐厅带来了困扰。”傅涛没有任何辩解就笑着道歉了。

    两个保镖立刻上前,对着经理九十度鞠躬,“对不起,是我们冲动了。”

    经理笑着摆摆手,“傅少太客气了,不过有些事不是道歉就能挽回的,当然了,好在并没有真的动手,这样吧,就让这两个人留下,明天再回傅少身边如何?”

    “当然可以,既然犯了错就该接受惩罚。”傅涛笑着云淡风轻,可是垂落在身侧的双却死死的攥紧成拳头,他的保镖被打或者被罚了,丢的还是傅涛的脸,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两个保镖脸色煞白成一片,眼中盛满了惶恐之色。

    其实很多从事地下生意的家族并没有和顾家真正接触过,可是但凡有犯了顾家规矩的地下势力,一般都会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彻底消失。

    顾家很低调同样很神秘,但是顾家雷厉风行的行事手段却让这些地下势力臣服、畏惧,顾家之威不可犯!

    “两位不用担心,鉴于二位及时收手了,这样吧,两位就到大门口单膝跪着,等到晚上九点之后就可以离开了。”经理依旧是笑容温和的姿态,这个惩罚也算是最轻的,但同样也等于将傅涛的面子往地上踩。

    怒火蹭一下在胸口疯狂的燃烧着,可是再恨再屈辱,傅涛也不敢开口抗议,只能僵硬的笑了笑,转身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去,再留下来傅涛担心自己都要忍不住了。

    郭君豪眉头皱了皱,只感觉顾家行事也太霸道嚣张了一点,杀人不过头点地!让两个保镖跪着,这让涛子还有什么脸面在圈子里立足?可是郭君豪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只能跟着离开了。

    倒是徐苗苗和窦旭阳两人呆傻的愣住了,他们俩是知道傅涛的本事的,在年轻一辈里,虽然不能和世家圈子里的那些贵少门相提并论,但在商界这个圈子里,傅涛也算是个人物,听说和世家圈子也能搭上话。

    可是今天,就因为一个不能算是冲突的冲突,傅涛的两个保镖就这样跪在了餐厅门口,徐苗苗和窦旭阳只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完全被颠覆了,这就是权势的力量和可怕吗?

    !分隔线!

    东源生物研究所在帝京并不算多出名,生物制药和研究这一块还是国外走在顶尖前沿,在建国之前国内都是中医,在引进了西医之后,国内才有生物制药这一块的研究。

    “这地方可不小。”当汽车停下来,下车的商奕笑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场地,在帝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还有这么大的一块空地。

    而空地上建起的四幢五层的楼房反而更像是占地盘的士兵,建筑面积不到整体面积的五十分之一,而且这地方估计有些年数了,靠着围墙种植的大树粗壮的一个人都抱不过来,至少栽了几十年了。

    “这是东源集团的研究所,孙平治还是有几分眼光,只可惜心术不正,野心太大。”谭亦解释了一句。

    东源集团在a省这些年发展的很快,甚至将老牌的林氏制药打压的都快破产了,只可惜孙平治被金钱利益蒙住了双眼,为了谋取暴利和医院这边狼狈为奸,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用低价药替换高价药来谋取高额利润。

    “那这块地方现在充公了?”商奕笑回头看向谭亦,东源集团所有资产都被查封,孙平治等相关负责人也已经被羁押了。

    之前谭亦为了给商奕笑出口气,一直等到东源集团和鼎盛签约了才以雷霆万钧之势突然出手,将黄子佩给坑惨了,双方刚签约,上亿的前期启动资金也到位了,结果东源集团被查封,鼎盛也被牵累了,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可是里子面子都丢尽了。

    “暂时还没有定下来,盯着的人太多。”目测了一下这块地的面积,谭亦当初查封东源集团的时候,对这块地就有了计划。

    其他人打的是地盘的注意,毕竟这块地占地不小,开发成楼盘是肯定不行的,但是建一幢商业大厦倒是可以,关键是这块地目前性质还属于公家,只要托对了关系,比起从私人手里头买要便宜多了。

    商奕笑明白的点了点头,这地方在二环,绝对是帝京的中心地段,估计不少地产商都抢破头的在争,可是谭亦将自己带过来干什么?

    “生物制药这一块最领先的就属于连青大学的实验室。”像是洞悉了商奕笑心头的疑惑,谭亦笑着解释着:“钱教授是国内的权威,我把这地交给你,以你的名义建立一个全国规模最大最前沿的生物制药研究所,你顺便把把关,钱教授这个研究团队里的人员合格的就吸纳进来。”

    商奕笑呆愣愣的眨巴着眼睛,自己一定是幻听了!不说这块地的价值,他口中全国最大的生物制药研究所这得投入多少资金!

    做研究原本就是最烧钱的,前期投入资金太大,而且周期长,短则数十年,长了估计得几十年,而且投入了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资金,还不一定能有研究成果,这也是东源集团有了这个研究所,但一直没有发展起来的原因。

    “你想干嘛?”回过神来之后,商奕笑瞪大眼瞅着谭亦,他送给自己一个四合院也就罢了,反正她已经打算将黄龙玉摆件送给谭亦的父母当礼物了,顺便将那对青花釉里红的盘子也送去,这也算是两清了。

    结果他一出手又送这么大的一块地给自己,还要建个私人研究所,天上掉馅饼都没有这么大个头的!这是天上掉钻石了!

    谭亦目光宠溺的看着商奕笑,“这是给你的身家,以后再碰到黄子佩这些人,直接摆出身价来吓死他们。”

    当初沈夫人激烈的反对商奕笑和沈墨骁在一起,甚至以死相逼,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门第之见,商奕笑混迹在娱乐圈,无权无势,而黄子佩是黄家千金,黄家就她这一个女儿,日后鼎盛集团就是黄子佩的。

    沈夫人好面子,她一直认为自己嫁到沈家是下嫁,让她颜面无存,甚至不愿意回帝京面对曾经那些闺蜜,因为她们嫁的都是世家,而自己只是商人妇。

    现在时代变了,豪门富商的地位提升不少,但沈夫人绝对不可能让一个下三流的戏子当自己的儿媳妇,让自己颜面扫地,沦为笑柄,商奕笑当时也想过如果自己有来历有背景,沈夫人是不是就不那么反对了。

    “我不要。”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商奕笑没好气的瞪着谭亦,他这也太任性妄为了,这样顶级的研究所即使不归国有,也不该放到自己名下。

    “反对无效。”只可惜谭亦已经有了决定,而且即使商奕笑不要,这个研究所也会登记到她的名下,甚至不需要她去签字。

    猛地抬起头,商奕笑一脸的凶恶,他又想要先斩后奏,从来只有人骗钱的,哪有人上赶着将钱送人的,还这么大的手笔,他家就是开银行的也架不住他这么挥霍。

    “我坚持。”谭亦再次开口。

    “我反对!”商奕笑不甘示弱。

    “反对无效!”四个字将商奕笑气的一阵无语,只能用目光狠狠的凌迟着谭亦,“你这是钱多的没地方花……”

    商奕笑正抗议着,两辆车呼啸的开了过来,一声急刹之下停在了谭亦的车子旁边,下车的郭君豪臭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商奕笑,还真是冤家路窄!

    傅涛眉梢一挑,看似斯文的脸上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阴冷笑容,之前在餐厅被下了面子,再加上他又盯上了商奕笑的那个黄龙玉摆件,所以傅涛早就将商奕笑和谭亦的底细给查清楚了。

    商奕笑根本不用说了,徐苗苗说的一点不错,她的确是a省来的土包子,只不过被眼前这个姓谭的给包养了。

    至于谭亦,傅涛这边的调查是他并不是来自锦医堂,而是贺氏医门,可以说是中医界的开山始祖,窦旭阳之所以能跟在傅涛和郭君豪后面混,不过是因为窦老专家医术不错,在帝京有几分脸面。

    而在贺氏医门面前,窦家根本不算什么,这么一来谭亦有几分关系和门路也很正常,贺氏医门虽然低调,可是底蕴还是有的。

    估计帝京不少老一辈还都欠着贺氏医门的人情,尤其是当年从战争年代走出来的那些老人家,哪个没受过伤,身体没被子弹给射穿过,当年这些人的身体都是贺氏医门给治愈调理的,这样一来谭亦会这么嚣张倒也不奇怪。

    “谭大夫的消息很灵通那。”看了一眼占地极广的研究所,傅涛阴阳怪气的打着招呼。

    此人虽然只有二十岁,可城府极深,之前在餐厅丢了那么大的脸,此刻面对谭亦依旧是面带笑容,只是晦暗的眼神却透露出几分类似毒蛇般的狠辣阴暗。

    “他能有什么消息,不过是刚好在a省,知道东源集团被查封了。”郭君豪嗤笑一声,年轻的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高傲。

    之前在今古拍卖行,郭树才因为青花釉里红的盘子的事还特意警告了郭君豪,东西既然卖出去了,这个闷亏也就认了,不许他去找商奕笑的麻烦。

    当时不知道商奕笑和谭亦的底细,郭君豪也不敢胡来,可是如今摸清了底细,谭亦也就是个中医,只不过师门比较高而已,郭君豪之前的忌惮和顾虑统统消失了。

    “我们走吧。”商奕笑懒得和这两人浪费口舌,东源集团这块地是个香饽饽,想吃下的人很多,傅涛会看上这块地一点也不奇怪。

    不过瞄了一眼身旁的谭亦,商奕笑挑了挑眉梢,他们最好还是放弃吧,不管他们怎么努力最后也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走?”郭君豪一声冷笑,往前一站挡住了商奕笑和谭亦的去路,倨傲的开口:“之前让我丢了那么大的脸,你以为可以一走了之。”

    这边郭君豪的话音一落,傅涛的四个保镖立刻走上前来,之前那两个保镖已经被调走了,他们在餐厅门口跪了几个小时,让傅涛里子面子都丢尽了,这样的耻辱他自然不会再放在眼前。

    当然,连家里的保镖傅涛都能狠下心来收拾了,更别提罪魁祸首的商奕笑和谭亦,之前在餐厅,那是顾家的地盘,傅涛不敢有所动作是忌惮顾家,可此刻在外面,要收拾了面前这两人就跟捏死蚂蚁一样容易。

    “涛子,把你的保镖借我用用,今天这事你别插手,算是我的私人恩怨。”郭君豪一手指着商奕笑,狂傲无比的放出狠话。

    “现在给你一个选择,你回去将那青花釉里红的盘子原封不动的给小爷送过来,你男人我最多就打一顿出出气,否则的话今天我就断了他的第三条腿!”

    即使被四个保镖给包围了,谭亦依旧保持着优雅冷傲的姿态,可是当郭君豪这威胁的话一出口,谭亦的凤眸倏地一眯,现场的气息陡然降低了好几度。

    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郭君豪浑然没有注意到谭亦危险的眼神,看着姿色不错的商奕笑话锋陡然一转,语调里多了一抹下流的淫邪。

    “不,我改变主意了,这个丫头片子留下来,你回去拿东西,记住,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迟到一秒钟,我就让这个丫头片子好好的伺候小爷,到时候你还不过来,顺便将这四个保镖也一同伺候了。”

    商奕笑无语的看着作死的郭君豪,她已经敏锐的感觉到谭亦身上的杀气已经实质化了,今天绝对要见血了。

    “耳朵聋了?没听见小爷的话吗?”看着谭亦没反应,郭君豪眉头一挑,戾气从眼中迸发而出,嚣张霸气的抡起了拳头。

    “别以为你是贺氏医门的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小爷告诉你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小爷就算将你给打残打废了,你也只能认栽!”

    莞尔一笑,谭亦一手将商奕笑推到了旁边安全区域,对着叫嚣的郭君豪点了点头,俊美无俦的脸上笑容让人毛骨悚然,“的确这里没个人证,也没有监控,打死打残了也只能认了。”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感觉自尊被挑衅了,郭君豪怒喝一声,“哥几个的给我动手,打死了小爷负责!”

    四个保镖之前就得到了傅涛的眼神暗示,此刻随着郭君豪的一声令下,四人立刻向着谭亦扑了过去,而郭君豪同样加入了战局。

    商奕笑站在一旁,视线落在同样旁观的傅涛身上,比起冲动易怒的郭君豪,他才是真正的狠角色,会咬人的狗不叫,这话一点都不错。

    “你他妈的敢动我?老子让你……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原本嚣张的郭君豪此刻痛的扭曲了脸,左手腕直接被谭亦给折断了,整个人痛的不停的颤抖着。

    傅涛脸色倏地一变,郭君豪毕竟不是窦旭阳那样的小角色,抛开大兴珠宝不说,郭君豪的外婆可是梅家的人,他跟自己在一起,却被人打断了手,傅涛必须给郭家和梅家一个交待。

    “谭亦,差不多就算了。”看到谭亦对着躺在地上的郭君豪抬起脚,商奕笑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抓住谭亦的手,拉着他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他这一脚下去,郭君豪的第三条腿就真的废了。

    看着紧紧抓着自己手的商奕笑,她是担心自己真的废掉了郭君豪?谭亦凤眸里有着亮光一闪而过,只是面上看着依旧阴沉,似乎随时还要动手一般。

    让商奕笑不得不加大了几分力度,就差没将自己挂在谭亦身上了。

    “放手。”谭亦加重了语调,眼神示意商奕笑松开手。

    “我不!”梗着脖子反驳了回去,商奕笑依旧攥着谭亦的手,这人凶残起来也太没人性了,郭君豪这样的纨绔多了去了,他总不能见一个废一个,废了手也就罢了,他竟然还要废掉郭君豪的命根子,他也不嫌膈应!

    谭亦无可奈何的看着坚持的商奕笑,半晌之后沉默了。

    难得能在和谭亦的较量里取得胜利,商奕笑得瑟的笑着,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被某个色迷迷的老狐狸给算计了。

    傅涛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没有想到谭亦身手这么好,而且看着俊美优雅,可是性子却这么狠辣冷血,废掉了郭君豪的一只手不说,他竟然还想要让郭君豪断子绝孙。

    这绝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傅涛隐隐的有种不安的危险感,谭亦虽然是个大夫,却绝对没有医者的仁爱良善。

    “谭大夫也未免太过分了。”傅涛阴沉着表情走上前来。

    四个被打的保镖也忍着痛快步上前将地上的郭君豪扶了起来,相较于郭君豪断了一只手,保镖只能算是皮肉伤,养个七八天就没事了。

    谭亦俊美的脸上依旧带着浅笑,半点看不出出手时的狠辣凶残,“怎么?傅少也想尝尝断手的滋味?”

    “谭大夫,别以为贺氏医门的招牌就是免死金牌!”傅涛不是忌惮贺氏医门,他只是没想到谭亦身手如此了得,即使傅涛也出手,只怕也会落得一个被收拾教训的下场。

    郭君豪嚣张跋扈,那只是没脑子的豪门纨绔,而谭亦的狂傲则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他轻挑着眉梢,俊美的脸上带着三分冷意,薄唇微微勾着,涓狂霸气到了极点,“傅少不相信可以试试看。”

    看着傅涛表情狰狞起来,商奕笑无语的看着谭亦,他不应该是站在云端睥睨苍生,无视这些蝼蚁的挑衅,可为什么他会较真起来?

    “要不我们回去呗,大太阳的怪晒的。”商奕笑抬头看了一眼白花花的大太阳。

    她不是怕事,只是感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程度的冲突,也不可能真的将人给弄死,所以何必这么麻烦,就让他们继续嚣张下去,然后逮着机会彻底将他们给摁死。

    谭亦看着对自己扮鬼脸的商奕笑,清朗里的语调里充满了无奈和包容,“行,听你的,我们回去。”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可是察觉到谭亦话语里的宠溺,商奕笑莫名的感觉有几分别扭,匆匆的迈开步子往车子走了过去,半点没察觉到自己的手还抓着谭亦的手。

    目送着两人上车离开了,傅涛眼神阴霾着,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竟然还看上了这块地,刚好一次就收拾了。

    半个小时之后,将郭君豪送到了医院,此刻走廊里,傅涛拿起了手机,“将四合院的地址透露给陈兴东一家。”

    !分隔线!

    四合院门口,下了出租车的胖女人一把扯着跟在后面的陈兴东的胳膊,尖利着声音叫骂着,“你还傻愣着做什么?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地址,你还不将东西要回来,那可是上千万,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说你能干点什么正事!”

    自从前两天知道那个黄龙玉摆件不是赝品,而是价值上千万的宝贝,陈兴东整个人都蒙了,而他老婆刘桃更是一蹦多高,对着陈兴东就是一阵撒泼叫骂,然后扯着他直接跑去派出所报案了。

    可惜民警一听东西是在古玩街卖掉的,而且也不存在欺诈和强买强卖,算是公平交易,只能说陈兴东太倒霉,将真宝贝当赝品给卖了,这事派出所也不可能受理。

    刘桃在派出所又是一阵哭闹撒泼,最后拉着失魂落魄的陈兴东在古玩街这里找了两天,问了许多人,一个小时之前终于打听到了商奕笑的地址,夫妻俩上了出租车就直奔四合院而来了。

    “杀千刀的骗子,你们全家不得好死啊!”对着四合院的大门就是一通捶打,刘桃扯着嗓子唾沫横飞的叫骂着,“那个骗人的小贱人,你给老娘出来,你这个该死的小贱人,你不得好死,该下十八层地狱!”

    “你有话好好说,不要骂的这么难听。”陈兴东皱着眉头,他虽然也舍不得钱,也想要将摆件拿回来,可是陈兴东心里明白这事自己不在理。

    “好好说?我怎么好好说?”陈桃就跟点着的炮仗一样,对着老实巴交的陈兴东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怒骂,“你这个没用的男人,败家子!将几千万的东西一万块钱给卖了,你怎么不去死啊!老娘嫁给你真是上辈子作孽了!”

    商奕笑和谭亦还没有回来,看守四合院的老于夫妻俩眉头一皱,两人向着院门口走了过去,这不刚打开门,身材魁梧健硕的刘桃对着老于的媳妇就伸出手来要抓她的头发。

    “你干什么!”虽然脚有点跛,可是老于毕竟是退伍大兵,手上力气不小,一巴掌就将动手撒泼的刘桃给推翻在地,自己连忙将吓到的于婶子拉到身后护着。

    “你还敢动手?”刘桃并没有摔痛,此时快速的爬了起来,狰狞着表情,再次泼辣的冲到了门口,口水飞溅的叫骂着。

    “你这一家的骗子,让你家那个小贱人给老娘滚出来,骗了老娘的家传宝,我呸,她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老娘今天就放着这条命不要,你们也得将我的摆件给交出来!”

    老于眉头皱了一下,他自然也知道黄龙玉摆件的事,毕竟之前徐大婶一家会离开就是因为徐苗苗偷了摆件想要拿出去卖。

    现在一看这两人,老于明白过来他们是知道摆件值钱了,所以找上门来要,只是这夫妻两竟然能找到四合院来,老于回头看了一眼于大婶,“你进去打电话告诉笑笑。”

    “想要跑!没门!”刘桃又要往门里冲,可是老于黑着脸,再次将人往后面一推,反手将院门给关上了,她要撒泼可以,别想进四合院。

    “陈兴东你这个窝囊废,你老婆都被人欺负死了,你是死人那,不知道说一句话!”撒泼归撒泼,刘桃也知道自己一个女人长的再壮实也不可能打过老于这个男人,立刻将怒火发泄到一旁闷声不说话的陈兴东身上。

    “我……”陈兴东抬起头,看着面色冰冷的老于,犹豫着,终究还是开口了:“你告诉那个小姑娘,摆件我不卖了,一万块钱我也带来了。”

    “对,东西我们不卖了!”刘桃叫嚷着,从挎包里拿出一沓一万块钱,“这是你们的钱,将摆件还给我,一万块钱就想骗老娘家的祖传宝贝,我呸,我已经在古玩街找人问了,至少能卖两千万!”

    商奕笑和谭亦是在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回来的,而此刻四合院门口除了撒泼的刘桃之外,陈兴东九十岁的奶奶,六十多岁的老娘,还有他妹妹一家,以及妹夫家的亲戚。

    包括刘桃一家在帝京打工的亲戚,但凡是扯上关系的人,管他是七大姑八大姨的,这会都聚集到了四合院门口。

    远远看去,老老少少黑压压的一片,足足有二三十号人,陈兴东家的那个摆件,他们这些亲戚也见过,但都不认为能值什么钱。

    毕竟当年陈兴东的父亲也就是个厨子,在服装厂的食堂里烧饭,一个月的工资基本都交给家里养活老老小小了,怎么可能有钱买宝贝。

    之前知道这摆件一万块钱给卖了,大家还感觉已经去世的老陈还不错,至少这东西还值一万块,抵得上两个月工资了。

    后来听说这东西是真品,值两千万,所有人都感觉陈兴东和刘桃是脑子进水,想钱想疯了,还两千万,他们怎么不去买彩票?

    可是眼瞅着这夫妻俩班都不上了,天天去古玩街找商奕笑,跟着过去的亲戚也从古玩街这边打听到,陈兴东卖的黄龙玉摆件的确值钱,这一下所有人都炸锅了。

    这不刘桃一个电话打过去,所有亲戚都不上班了,老老少少的都过来了,这可是两千万那,到时候买个房子也可以借钱付首付,想买车的也能借到一点了,反正有两千万那!他们几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商奕笑拉着谭亦咻一下躲到了拐角处,做贼一般探出头来瞄了一眼,一回头就看见谭亦满脸揶揄的笑容,商奕笑老脸尴尬的一红,“我这不是最不擅长应付这些人嘛。”

    要真是郭君豪傅涛那样的纨绔,动手也就动手了,可是堵在四合院门前的都是些普通人,商奕笑别看平日里够彪悍,面对这些老老小小的,她还真下不了手。

    “我们该怎么办?”胳膊肘捣了捣身后的谭亦,商奕笑看着陈兴东家这些亲戚就感觉头皮发麻,打不得,又赶不走,难道这几天去宾馆住?

    “我让小岸带人过来。”恶人自有恶人磨,谭亦了解人性的自私和贪婪,为了两千万,这些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顾岸?商奕笑愣了一下,她第一次和顾岸见面还是因为沈墨骁,如今时隔几个月,却是物是人非。

    “放心,小岸即使想问什么,他也没那个胆子。”大手安抚的揉了揉商奕笑的头,谭亦知道她又想到了沈墨骁。

    有时候她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是不在意,只是她乌龟般的退缩逃避了,将和沈墨骁的一切压在心底,不去想就好像不会痛一般,可是伤口要痊愈,就必须得见阳光,这样才能结疤。

    情绪有些的复杂,或许并没有将谭亦当外人,商奕笑在他面前倒没有伪装,只是点了点头,“那你让顾岸过来吧。”

    “二哥,你回帝京了?我怎么不知道?”电话另一头的顾岸惊诧的开口,这段时间顾岸被谭亦送到部队里训练了,断绝了和外界的一切消息。

    直到不久前他才被放出来,没想到沈墨骁竟然结婚了,可新娘竟然是黄子佩,而商奕笑那个前女友却意外死亡了,顾岸原打算立刻去和江省一趟,不过沈墨骁打算来帝京了,顾岸也就没过去了。

    “我回来需要你批准?”听着顾岸那一惊一乍的声音,谭亦半眯着凤眸,清朗悦耳的声音听起来却无比危险,这绝对不是因为沈墨骁迁怒到小岸身上。

    顾岸咻一下绷直了身体,头皮一麻!之前封闭式的魔鬼训练已经将顾岸给折磨的半死不活的,他现在绝对不敢再招惹谭亦,此刻陪着笑脸谄媚的开口:“二哥,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二哥,你有什么指示,我一定不折不扣的执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