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统统被抓
    商奕笑没想到窦家父子俩还盯着自己的摆件,之前他们虽然通过郭树才找了人顶罪,可是这不代表一切就风平浪静了,只不过明面上盗窃的案子已经结案了。

    下午军训在四点钟就结束了,估计是商奕笑之前彪悍放倒了黑面教官,医药学专业的同学对她的态度和善了许多。

    “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和几个同学打了招呼,商奕笑拿着包向着校门口走了过去。

    此刻,南校门。

    黑面教官愤怒的看向丁少校,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口,“是你打的小报告是不是?”

    “你干什么呢?快放手!”

    “自己干了这样的龌龊事,还有脸怪到丁少校身上!”

    “哼,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旁边几个教官一看黑面教官竟然敢动粗,一个一个都怒火中烧,脾气暴躁的更打算直接动手教训黑面教官了,身为一名军人,竟然故意针对一个才上大学的小姑娘,他还要脸不要脸!

    下午军训的时候,被底下的学生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教官们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难看,好在连青大学的学生素质高,再加上他们也不是黑面教官,所以才没闹出事来。

    制止住了要动手的手下,丁少校冷眼看着叫嚣的黑面教官,伸手抓住了黑面教官的手腕,猛地一个用力,却见他吃痛的嘶了一声,攥着自己衣领的手松开了。

    “贾军,你被保卫部调查那是因为你自己犯了错。”冰冷着声音带着嘲讽,丁少校一边说一边整理着皱巴巴的领口。

    其实下午接到保卫部命令的时候,丁少校也有些的吃惊,事发之后他就将贾军的事情上报了,也将操场上的监控录像一并上传了。

    可惜领导却打算和稀泥,用误会当借口来遮掩这件事,甚至还暗示丁少校要维护营区的正面形象,不要将事情闹大了。

    丁少校虽然很不满贾军的卑劣做法,可自己也只能听从命令,好在连青大学没打算追究,商奕笑也在贾军道歉之后就离开了。

    谁知道中午一点的时候,丁少校却再次接到了保卫部的电话,竟然是要彻查这件事,而且听对方的语气,这事绝对不能善了。

    同样得到消息的贾军这才在校门口闹了起来,他以为是丁少校打小报告陷害自己。

    “我根本没犯错!不就是看错人了,这屁大点的事情不可能被保卫部注意到,肯定是你背后捣的鬼!”贾军依旧愤怒的叫嚣着,被保卫部一查,就算自己能平安无事,可是留下了档案,日后提升的机会都没有了。

    站在不远处听到这话的商奕笑莞尔一笑,看来老头子的速度还挺快的,不过看着还敢叫嚣耍横的贾军,商奕笑知道他这是记恨上丁少校了。

    “你不用嚷嚷了,这事和丁少校没关系,是我捅到保卫部的。”商奕笑懒洋洋的开口,看着猛地转过身的,眼神阴狠毒辣的贾军不由冷声一笑,“难道你真以为自己道个歉这事就完了?还是说背后指使你的人没告诉你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

    “是你!”怒火瞬间飙升到了极点,新仇旧恨之下,贾军攥紧了拳头,只可惜他还没有来得及动粗就被一旁丁少校给拦住了。

    “够了,贾军,你还想要罪上加罪吗?”丁少校冷冷的训斥着,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商奕笑,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来头不小。

    不过想到她之前凌厉的身手,丁少校也释然了,贾军替人办事,却没有想到自己踢到铁板了,这也是他活该。

    就在此时,一辆挂着部队拍照的吉普车停在了校门口,从车上走下来四人,为首的男人看起来五十来岁,笑眯眯的模样,径自带着三个手下向着商奕笑和丁少校几人走了过来。

    “丁少校,你好,我是保卫处强春泽。”男人一眼认出了丁少校,余光扫了一眼旁边怒气冲冲的贾军,然后将工作证递了过去。

    丁少校知道这四人是保卫部来调查事件的人,可是当看到工作证上的职称时,丁少校倏地站直了身体敬礼,“强处长您好,我是丁海。”

    旁边几个教官和贾军也都是一愣,谁也没有想到这不算大的一件事竟然惊动了保卫部的领导,强春泽这样的身份一般处理的都是重案要案。

    “长官好!”其他教官也刷刷的敬礼。

    “这就是贾军吧,行了,有什么事和我回去说清楚。”强春泽态度依旧温和,脸上还是笑眯眯的表情,可是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小觑他,这绝对是个笑面虎,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贾军再没有了刚刚嚣张跋扈的气焰,脸色煞白着,整个人都萎靡下来,原本被保卫部调查,这事就等于闹大了,对自己非常的不利,如今还是强春泽这个领导亲自调查,贾军知道自己这一次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想到此,贾军凶狠的目光仇恨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商奕笑,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被调查!都是她害得!

    “长官,这就是受害者商同学。”丁少校看向商奕笑的目光更为的郑重了,能惊动保卫部或许只是有点来头,但是能让强长官亲自接手这件事,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关系。

    强春泽倒没有想到商奕笑也在这里,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强春泽语调诚挚的开口:“商奕笑同学,我为今天的事情向你表示歉意,这是我们营区的疏忽,我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

    “老强,你怎么在这里?”就在此时,另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却见一个男人刚从车上下来,诧异的看了一眼强春泽,随后大步走了过来。

    脸色灰败的贾军一看到对方来了,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

    “原来是朱主任。”强春泽目光晦暗了几分,随后又笑着迎了过去,两人一番真情假意的寒暄。

    身为营区政治部的朱主任看了一眼在场的几人,随后老神在在的开口:“这事我的过错啊,贾军是我带出来的兵,没有想到却犯了这样的错。”

    贾军自然明白朱主任这话里暗示的意思,立刻大声的表明态度,“对不起长官,下一次我一定会更加谨慎,不会再认错人了。”

    “老强,你看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者下半年的全区拉练赛就要开始了,贾军的名单早就报上去了,他在我们营区负责雷达通讯这一块,是不可缺少的关键性人才。”朱主任抛出了最强硬的借口要将贾军带走。

    如果贾军真的犯了大事,那即使朱主任过来了也不可能给他说情,但是商奕笑这件事说起来只是芝麻大小的一点事。

    尤其是贾军一口咬定是自己看错人了,而且也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他也道歉了,要想将这件事一笔带过也不是不行,更何况朱主任连借口都想好了,全区拉练赛这关系到整个集团军的荣誉。

    强春泽知道姓朱的这是在扯虎皮做大旗,可在某些时候营区有优先权处理权,余光一扫,强春泽忽然笑着回道:“关系到全区拉练赛,我也不能扯后腿,不过朱同志你和商同学亲自商量。”

    看着将皮球踢到自己这里来的强春泽,商奕笑发现有些人上了年纪,脸皮反而越来越厚。

    “原来这就是被贾军错认的小姑娘。”朱主任诧异的看了一眼商奕笑,一副皮笑肉不笑的道歉,然后又再次敷衍的开口:“商同学你放心,等这一次拉练赛结束之后,我亲自将人送到保卫部接受调查,不过目前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商同学你如果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一定满足。”

    商奕笑不停的点着头,似乎一副被朱主任给说服的态度。

    一旁贾军脸上闪过得意之色,朱主任脸上的笑容也愈加的明显,终究是个大一的小姑娘,虽然背后有几分关系,但是自己稍微施压一下,看来她就屈服了。

    “难道保卫部不能越过营区?”商奕笑扭头看向一旁的强春泽,看起来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求助他。

    如果没有朱主任的横插一脚,强春泽肯定会将贾军带回去处理,此刻只能对着商奕笑摇摇头,“全区拉练赛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具有优先权。”

    朱主任冷傲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如果没有把握自己怎么会过来自取其辱?这还是因为强春泽在这里,如果只是保卫部的普通办公人员,朱主任都懒得浪费口水,摆明身份之后就会直接将贾军带走。

    但考虑到强春泽的身份,朱主任不得不给了他三分薄面,这才解释了一番,顺带的还给商奕笑敷衍的道了歉。

    旁边的几个教官和丁少校都沉默的站在一旁,看着贾军一扫刚刚的颓败,摆的更加的得意和张狂,马上就要跟在朱主任后面扬长而去,几人都气的绷紧了脸。

    “既然事情解决了,老强我就先回营区了,为了在拉练里取得好成绩,我还有一摊子的事要处理。”朱主任和强春泽打了声招呼就要离开了。

    贾军也挑衅的看向商奕笑,皮笑肉不笑的开口:“目前我也要以拉练的事为主,还请商同学多多包涵。”

    看到贾军这恶劣的态度,强春泽原本笑嘻嘻的表情也冷了几分,抛开个人的关系背景不说,贾军这事做的就够丢脸的,针对一个小姑娘,他还好意思炫耀,简直丢了全军的脸!

    “没事,两位慢走。”出人意料的是商奕笑表情却是无比的和善,似乎半点都不生气,笑嘻嘻的看向一旁的朱主任,“我可以问一个让我迷惑不解的问题吗?”

    虽然懒得搭理商奕笑,但毕竟理亏在前,朱主任点了点头,“你问吧?”

    “我只是有点好奇贾教官这样的人也能成为营区的骨干吗?今天在操场上,十秒钟之内他就被我放倒了。”商奕笑这话一说出来,一旁贾军的脸刷的一下黑了。

    “估计我力气比较大,贾教官趴地上半点没能起来,还是丁少校让其他教官搀扶着才将他拉起来的,这样的人去拉练真的可以吗?我怎么感觉他就是出去给人当活靶子练手用的?”商奕笑微微挑着眉头,清澈的眼睛里是一片疑惑不解之色。

    一个教官性子直,此刻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强春泽倒是一愣,诧异的看了一眼商奕笑,这瘦竹竿一般的小姑娘竟然还是个练家子?

    朱主任此刻也黑着老脸,贾军丢脸了,等于他这个领导也跟着丢脸了!说什么全军拉练比赛不过是捞人的借口而已,却被商奕笑当场给戳破了。

    “商同学,这是贾军他让着你,总不好和你一个小姑娘真动手!”朱主任狠狠的瞪了一眼一旁脸色难堪的贾军,还真是没用的东西,害得自己也跟着丢脸被强春泽嘲笑!

    “是这样吗?”商奕笑却是再次追问着,目光里闪烁着跃跃欲试的战意,“要不我再和贾教官公平公正的打一场?不管输赢,这事就这么算了,我也不会再追究了。”

    贾军如果打赢了还好,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被商奕笑给揍翻了,那丢脸就丢大了!还连带着整个营区都跟着他一起丢脸,传出去了会让他们成为笑柄。

    按照朱主任的想法,他的确想要贾军打一场挽回脸面,但是一看他那瑟缩后怕的模样,朱主任咬牙切齿的开口:“抱歉商同学,我这边赶时间,等下一次有机会一定满足你。”

    输人不输阵!结果贾军却怂成这样!强春泽嗤笑一声,能看到这两人狼狈的模样,今天这一趟即使无功而返也值得了。

    朱主任转过身大步向着停在不远处的车子走了过去,突然一辆商务车呼啸的开了过来,嘎吱一声紧急的刹停在两人面前,速度之快,差一点将大步走的朱主任都给蹭到了。

    “你是怎么开车的?不知道这里是校园吗?”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现在等于找到了发泄口,朱主任怒喝一声,砰的一脚踹在了车门上。

    贾军也知道刚刚自己丢人了,惹朱主任不高兴了,此刻立马狗腿的快步上前,将玻璃车窗敲的咚咚响,狗仗人势的叫嚣着,“你们还不下车道歉!知道你们差一点撞到谁了吗?朱主任要是出了点事,这个责任你们担得起吗?”

    驾驶位和副驾驶位的车门同时打开了,走副驾驶这边走下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个头很高,身材略显得健壮,面容冷硬、眼神肃穆。

    商奕笑看了一眼气势凌厉的男人,一声的浩然正气,这个男人绝对是来自部队,看起来是个硬茬。

    男人冷漠的目光看了一眼一下子怂了的贾军,从驾驶位下车的属下快速的将一张逮捕令递了过去,“贾军,我们是总政保卫部,请跟我们走一趟。”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贾军的脸色更是苍白到了极点,抓着逮捕令的双手甚至都瑟瑟颤抖着。

    被强春泽带走调查,那也是营区的保卫部,有什么事也是内部解决,可是被总政的保卫部带走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别说朱主任在这里,就算营区的一把手在这里,他也没有权利干涉总政保卫部的调查。

    “带走。”男人冷沉的声音威严的响起,甚至没有看朱主任一眼,转身又回到了车上。

    事情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看着商务车呼啸的离开了,朱主任老脸涨成了猪肝色,谁能想到这么丁点儿大的事情竟然会惊动总政保卫部插手。

    刷的一下,所有人看向商奕笑的目光充满了复杂和凝重,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总政这边将贾军抓走了,这绝对是为了给她出头。

    被众人用复杂难辨的眼神注视着,商奕笑咧嘴一笑,“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之后,商奕笑直奔不远处峰哥的车子,这边刚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谭亦的号码,商奕笑立刻接起电话,“我说这事是不是闹的太大了一点?”

    商奕笑莫名的有种祸国殃民的心虚感,原本她只算让雷霆介入一下,顺便查查贾军有没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如果他身上不干净,就顺势将人给收拾了。

    可是谁知道谭亦这么狠,直接调动了总政的人,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商奕笑感觉自己以后绝对是国宝大熊猫级别的人物了,谁还敢不长眼的招惹自己啊,分分钟送到总政保卫部去。

    清朗的笑声悦耳的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商奕笑只感觉耳朵微微有点发烫,不好意思的嘟囔一声,“你还笑,你不知道刚刚他们看我的眼神是多么的震惊和诡异!”

    “放心吧,这事传不到外面去,最多就在内部传传,不会影响到你的日常生活。”谭亦笑着解释着,“如果需要换保姆的话,你直接让小峰给你调人过来。”

    原本谭亦也挺满意徐大婶夫妻俩的,所以秘书小周在徐苗苗入学的问题上才会帮忙,可没想到他们的女儿这么不识抬举。

    “暂时还不用。”商奕笑连忙回答,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一位看着风光霁月,其实就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

    不过一想到谭亦处处为自己考虑的这么周全,商奕笑出口的声音也柔软下来,透露着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思念,“徐苗苗的事我处理就行,你专心忙你的事,你什么时候回帝京,我去机场接你。”

    “再有十天左右吧。”谭亦也想着回帝京。

    可是东源集团用廉价药替换高价药,套取巨额钱财的事不单单牵扯到东源集团本事,还牵扯到a省的医院,包括很多院方高层和主治医生,甚至连护士长护士都参与其中。

    当然,这个生意连接能安安稳稳的做了这么多年,甚至都没有被人发现,而但凡举报过的人都因为各种意外沉默了,这其中也涉及到其他单位的一些人。

    所以谭亦要做的事情很多,他只能借着调查东源集团的事,慢慢将有些人给调换下来,不能引起社会的动荡。

    !分隔线!

    今天是周六,商奕笑睡了个懒觉,徐大婶看到她起来洗漱了,这才快速的回到厨房里将早上先包的饺子放到了锅里。

    “妈,豆浆在哪里?我也要喝一点。”徐苗苗表情阴沉沉着,语气也不好,看起来似乎还在和徐大婶怄气。

    “碗橱里你自己端,白瓷碗的那是你的。”徐大婶态度同样冷硬,虽然依旧会照顾徐苗苗的吃喝,但却不会主动理睬她。

    打开橱门,除了徐苗苗的那一碗豆浆,旁边还放着一杯,她知道这是给商奕笑的,自家用的碗筷都是最普通的,可是徐大婶给商奕笑用的却是国内顶级的品牌,碗筷都是一整套的。

    回头看着徐大婶依旧在煮饺子,徐苗苗快速的从睡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打开之后将白色的粉末快速的倒进豆浆里,然后端着杯子摇晃了两下。

    看到粉末都沉下去了,徐苗苗这才不动声色的端着自己那一碗豆浆走到桌子边喝了起来。

    十五分钟后。

    客厅里,徐大婶将托盘放在了桌子上,除了一碗饺子之外,还有一杯豆浆,然后是两样小菜,旁边的碟子里放着洗干净的水果,还有两块红豆糕,也是徐大婶昨晚上做的,今天蒸惹了端过来了。

    商奕笑睡到九点多才起来,这会的确也饿了,自家包的饺子肉馅更香,商奕笑接连吃了好几个,可端起豆浆之后,还没有入口,气味上细微的变化让商奕笑表情微微一变。

    比起牛奶商奕笑更爱喝豆浆这些中式的东西,所以徐大婶每天早上都会变着花样做早餐,有时候是黑米红豆的糊糊,有时候是豆浆,也会炖点银耳莲子羹。

    将杯子晃了几下,味道似乎更浓烈了一点,有人在豆浆里加了东西,商奕笑看了一眼窗户外,徐大婶正拿着剪子将盛开的月季花给剪下来插到花瓶里,徐大叔一早又出去找房了。

    至于徐苗苗这几天商奕笑还真没碰到,有心避开的话,即使两人在同一个屋檐下也见不到面,毕竟商奕笑吃住都在自己这边,徐大婶一家吃饭都在厨房的桌子上。

    一个小时后。

    峰哥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刚刚已经检测出来了,放的是安眠药,不过分量有些多。”

    虽然安眠药不至于让商奕笑致命,但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而且这么大剂量的安眠药吃下去,如果情况严重一点的话,估计都要送到医院去洗胃,对大脑也会造成一定的伤害。

    “安眠药也是处方药,短短几天的时间,徐苗苗不可能自己弄到药。”商奕笑平静的开口,今天才星期六,从自己揭穿徐苗苗的身份也就四天的时间而已,“我先装昏过去,看看她要干什么,峰哥你去通知一下关队长,让他带人盯着徐苗苗,明天就是今古拍卖会了,徐苗苗要是偷摆件,今天肯定要拿出去交易。”

    卧房里,徐苗苗有些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着,脸上不时的闪过阴沉而恶毒的表情,从和窦旭阳达成了交易之后,星期三晚上他就将安眠药给了徐苗苗,可是徐苗苗一直没下手。

    因为她知道如果商奕笑星期四和星期五没有去学校,徐大婶肯定会进去找人,到时候发现商奕笑昏睡不醒一定会将她立刻送去医院。

    所以徐苗苗恶毒的选在了周六,即使她没有睡醒,中午也没有出来吃午饭,也没有人会怀疑。

    徐苗苗倒不至于真的敢闹出人命来,但是她铁了心的要报复商奕笑,想要将对商奕笑的伤害程度弄到最大。

    看时间差不多了,徐大大叔没回来,徐大婶去超市了,徐苗苗这才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卧室里静悄悄的,徐苗苗推开门一看,商奕笑果真躺在床上,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徐苗苗关上房门向着旁边的书房走了过去,她已经观察过了,商奕笑这个贱人如果在家里,她就不会锁门。

    咔嚓一声,打开书房的门,徐苗苗一眼就看到放在桌子上的黄龙玉摆件,眼中不由露出贪婪之色,“这竟然价值两千多万?”

    有那么一瞬间,徐苗苗想要独吞了摆件,可是理智让她立刻否定了这个念头,东西丢了,商奕笑那个贱人肯定会报警,到时候自己就逃不了了,还不如卖给窦旭阳拿五百万的好处费。

    这样商奕笑即使要查,也只能去找窦家要,和自己无关!

    将摆件放到了背包里,再将书房的门关上,徐苗苗脚下生风的向着外面走了去,一想到即将到手的五百万,徐苗苗恨不能立刻就和窦旭阳达成交易。

    这边徐苗苗走出巷子口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却浑然不知道开车的司机就是刑侦六队的刑警,报出和窦旭阳约好的地点,“去锦绣茶楼。”

    十多分钟之后。

    推开包厢的门,一看到里面人不是窦旭阳,徐苗苗表情不由的一变,抓着背包的带子就要转身离开。

    “徐苗苗小姐请留步,我是代表窦旭阳和你交易的。”男人笑着开口,快步走了过来将包厢的门给关上了,看着戒备的后退好几步的徐苗苗,招呼着她坐了下来,“这里有份协议,徐苗苗小姐你看一下。”

    估计想着茶楼也是公共场合,徐苗苗这才忐忑不安的坐了下来,拿起协议大致的看了起来。

    其实协议的内容很简单,这是一份公平公正的买卖协议,黄苗苗将黄龙玉摆件以五百万的交给卖给眼前这个男人。

    虽然脑子不笨,可徐苗苗毕竟只是一个大一的学生,历练太少,根本看不出这个合同里隐藏的陷阱,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徐苗苗放下足足有三页纸,高达五千多字的繁杂合同,“我把东西给你,你把钱转到我的银行卡里。”

    “是的,如果徐苗苗小姐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先转给你一半,等我确定摆件没有问题之后,立刻将另一半再转给你,当然,我可以先签合同。”男人和善的笑着,态度看起来极其的诚恳。

    “好。”徐苗苗将银行卡递了过去,男人立刻在自己手机上进行操作。

    五分钟之后,双方达成了协议,彼此都很满意,看着手机上传来的入账短信提示,徐苗苗脸上不由露出兴奋的笑容,“那我走了。”

    说完之后,她打开包厢门走了出去,这笔钱不能放在卡里,自己该去买一套房子,写上自己的名字,即使现在不住也可以出租,每个月至少几千块的收入,而且房子登记在自己的名下最安全,放在卡里说不定还会出现银行卡被盗的事件。

    男人将黄龙玉摆件小心翼翼的收到了盒子里,拿起电话发了个短信出去之后,也跟着离开了,只不过男人出了茶楼之后却向着不远处的一家餐厅走了过去,同样没有注意到身后有刑警盯上了自己。

    窦旭阳并没有亲自出面和徐苗苗交易,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这样一来,不管商奕笑怎么闹,即使她报案了,也查不到自己的头上,而且有一纸合约在,要追究也该追究徐苗苗。

    “东西拿来了?”窦旭阳一看到男人进来了,立刻激动的走了过去,接过他手里头的礼盒,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好,这事办的不错,你放心吧,我和我爸不会亏待你的。”

    “窦少客气了,原本就不是什么麻烦事。”男人不在意的笑了笑,这种事他干的多了,早就有了一套应对的法子,钻了合约和法律的空子,再有窦家在暗中的帮忙疏通,即使被查了,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两人又交谈了一番之后,窦旭阳迫不及待的拿着摆件离开了,男人则留在餐厅包厢里吃午饭,反正也到了饭点时间,听到敲门声,男人只以为是服务员送菜过来了,“进来。”

    包厢的门被推开,男人一抬头,表情倏地一变,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双手已经被冰冷的手铐铐在了背后。

    而另一边,窦旭阳浑然不知道摆件里藏了微型监听设备,所以不管是徐苗苗和男人在茶楼的交易,还是他和男人在餐厅包厢里的对话,都被一五一十的传到了关煦桡这边的电脑上。

    窦家。

    “爸,我回来了。”窦旭阳一进门就兴奋的嚷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窦父表情满意的点了点头,旭阳虽然年轻,不过办事还很是可靠的,“下午的时候王大师就会过来,他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弄一个高仿的摆件出来,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嗯,反正是徐苗苗签了合约,是她将东西偷出来卖给了别人,和我们没关系。”窦旭阳很高兴自己周全的计划,中间又过了一手,而且男人下午两点的飞机就会离开帝京了,等查到这个男人的身份之后,仿制品肯定也造出来了。

    到时候这个男人再回帝京,如果真的查到他的头上,他就会拿着仿制品还给徐苗苗,然后这事就扯不清了,男人还可以反过来诬告商奕笑和徐苗苗串通一气又假的仿冒品诈骗五百万。

    “关队,我们现在就过去抓人?”楼下小区的停车位上,商务车后座里,负责监听的手下看向一旁的关煦桡,有了这些对话,已经算是证据齐全了。

    关煦桡摇头一笑,“不着急,不是说还有一个王大师要过来,你和小艾去跟踪这个大师,到时候数罪并罚。”

    制造假造金额巨大,这也是不轻的罪名,窦家父子贪心不足,终究会自食其果的。

    半晚时分,商奕笑早上起来的迟,没有吃中饭挺正常的,可是到了半晚时分了,还没有看到人出来,徐大婶就有些疑惑了。

    “果真是享福的千金大小姐,一整天吃了就睡,命真好。”徐苗苗阴阳怪气的讥讽着,她倒是看了好几个楼盘,不过还没有确定下来买哪里的房子,有了五百万在银行卡里,徐苗苗心情显得极好。

    “我过去看看。”徐大婶刚站起身来,门铃却响了。

    一旁徐大叔快步的向着院子门口走了去,这个四合院很少有客人过来,而且如果是来找商奕笑的,她也会提前说一声,徐大婶这边也好准备待客的茶水和糕点。

    “我们是刑侦六队的,徐苗苗涉嫌盗窃罪,而且数额极其巨大,这是拘捕令。”六队的刑警说了一声之后,径自的向着里面走了去。

    听到动静的徐大婶和徐苗苗也走了出来,一听到拘捕令三个字,徐苗苗脸色刷的一下苍白到了极点,这不可能!怎么会被发现呢?

    商奕笑此时也从卧房走到了院子里,徐苗苗呆愣愣的看着自己被拷上了手铐的双手,整个人还处于巨大的震惊里。

    “商同学,你好,我们是来负责取证的,请问被盗的黄龙玉摆件之前放在哪里?”一个刑警向着商奕笑走了过来。

    然后就是一系列的取证,不单单是门锁上有徐苗苗的指纹,而且书房的桌子上也有,再加上从徐苗苗身上搜到的手机,上面还有银行五百万的汇款记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