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我不甘心
    商奕笑刚走到校门口,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停在了不远处,不等她过来,驾驶位上的司机就已经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商奕笑笑着走过来,“峰哥,你这么客气做什么?”

    “这样才是尽职的司机。”峰哥是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皮肤略显得黝黑,爽朗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等商奕笑坐上车之后,关上车门快速的回到了驾驶位,这才将调查的资料递给了后座的商奕笑。

    目送着奥迪车离开了,站在校门口的大一新生们三三两两的凑到一起,“那就是商奕笑,她难道真是千金大小姐?”

    “无风不起浪,徐苗苗之前到处说商奕笑是她家的穷酸亲戚,可是你看商奕笑和她理论过吗?还不是照样去二楼餐厅吃饭,而且钱教授对商奕笑多好。”

    另一个女生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徐苗苗讥讽的说了一句,“这是人家底气足,根本不在乎这些诋毁和风言风语。”

    郭嘉怡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捧着徐苗苗,不就是因为她爸说了徐苗苗家里有背景,结果这根本就是个冒牌货,是佣人家的女儿,难怪高中几年她总感觉徐苗苗没什么零花钱,也没有名牌衣服和首饰。

    “苗苗,刚刚那奥迪车挂的可是帝京的牌照?”郭嘉怡一扫以前的谄媚和巴结,高傲的冷笑着,不屑的目光打量着脸色青青白白变化的徐苗苗。

    一想到自己给一个佣人的女儿当了几年的小跟班,郭嘉怡气不打一处来,阴阳怪气的讥讽,“她一个a省来的土包子还真有手段,短短几天就能坐上豪车,还有司机专门接送。”

    谎言永远都是一戳就破!徐苗苗表情难堪的攥紧了手,没有理会郭嘉怡,也不在乎四周同学那奚落嘲笑的眼神,风一般的向着校门外跑了去。

    汽车里,商奕笑正翻看着卖黄龙玉摆件的民工资料,他叫陈兴东,是个木工,跟着一个小装修队,二十岁就来帝京打工,后来认识了做家政的妻子田萍,夫妻俩最开始的打算是帝京工资高,赚个十年的钱再回家乡。

    可是在帝京待久了之后,田萍就不想回农村了,夫妻俩就向着存钱买套房子,只可惜每一次感觉首付的钱有了,房价就涨了,然后就想等着跌下来再买,谁知道房价就跟坐火箭一样一路飙升,再也买不起了。

    “陈兴东儿子想要留在这里上小学,需要一笔赞助费?”商奕笑知道了他要卖摆件的原因了。

    峰哥一边开车一边回答,“是啊,陈兴东也算是运气好,他之前装修的房子,房主的儿子在教育局工作,父子两人冷战了十多年没有说话……”

    房主的妻子十多年前去世了,说起来也是个悲剧,房主当年还没有退休,他也在教育部门工作,前一天和妻子吵架了,第二天晚上应酬就喝多了,朋友将电话打到了她妻子手机上,谁知道对方来接人的途中遭遇了车祸当场死亡。

    房主的儿子原本和做教育的父亲感情就不好,父子俩脾气都倔,现在母亲的死亡横亘在两人中间,父子彻底决裂,十多年都没有再开口。

    “据说是衣柜的推拉门坏了,房主就打了电话找陈兴东帮忙修,挂了电话之后房主高血压突然犯了,幸好陈兴东来的及时。”峰哥也认为是好人有好报,他也算是救了房主一命。

    而房主的儿子在差一点失去老父亲之后,父子两人时隔多年终于和好了,为了表示感激,房主的儿子这才花了大力气给陈兴东的儿子弄了个学籍,日后他就可以在帝京上学,高考也不用回家乡。

    帝京好大学最多,而且分数线比起地方上要低很多,陈兴东夫妻俩高兴的厉害,可是即使办好了学籍,但该交的赞助费是少不了的,小学一年十万,六年就六十万,估计初中高中也同样需要不菲的赞助费。

    “峰哥,我们过去房主那边一趟。”商奕笑已经决定了,既然得了他的摆件,陈兴东儿子十二年的赞助费自己就交了。

    教育局的宿舍楼,小区里的树木因为年数长都长的格外粗壮,碧绿的枝叶遮天蔽日,不少退休的老人依旧住在这里不愿意搬走,一来是地理位置的确好,二来四周都是老邻居,大家都认识,即使儿女在外面工作很少回来,也不会感觉太寂寞。

    “那边坐在轮椅上的就是房主和他儿子。”峰哥指着不远处正在树荫下坐着的两人。

    “嗯,我过去一趟。”商奕笑点了点头向着两人走了过去。

    看到商奕笑,坐在轮椅上还在恢复期的房主并没有多在意,倒是他儿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已经看出商奕笑是直奔自己来的,而他的在教育局工作,现在正是开学的时间段,不少人为了上学的问题都找他帮忙。

    “小姑娘,你有什么事?”房主年纪大了,头发已经花白了,年轻的时候脾气又臭又硬还古板,这才导致和儿子关系不好,如今和儿子修复了关系,房主性格倒变的柔软多了。

    “林老先生,林科长冒昧打扰了。”商奕笑打着了声招呼后,直截了当的将来意说了一遍,“虽然说买卖是双方自愿,我终究是占了大便宜,听说陈兴东正在为儿子入学的赞助费奔走,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林科长行个方便,这个赞助费我来处,只不过对外称是政策减免了。”

    林老先生和林科长都有些傻眼了,实在是这事太突然了,听完之后父子俩都愣了几分钟,说实话乍一听到两千万的价格,他们都震惊了,不由感慨陈兴东真的是运气不好,将宝贝当假货给卖了。

    可是银货两讫!别说是两千万,就算是两个亿,他既然将摆件卖了,只能自认倒霉!再看商奕笑在知道摆件是真品后,愿意出这个赞助费,绝对算是仁至义尽了,她就算一毛钱不补偿也在情理之中。

    “这个我可以帮忙。”林科长虽然古板正直,不过他并不傻,陈兴东不知道真相更好,否则他下半辈子估计都会活在后悔懊恼里。

    而且东西这么贵重,他一个普通的民工也绝对保不住,说不定还会惹来祸事,商奕笑这样的补偿是最好的办法。

    商奕笑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六十万的支票递了过去,“这是小学六年的赞助费,至于初中和高中的,到时候我会再麻烦林科长。”

    将支票收了起来,目送着商奕笑离开之后,林科长低声说了一句:“这小姑娘估计来头不小。”

    否则不会一出手就是六十万,虽然是她捡漏了,可如果是普通人,绝对闷声发大财,她虽然迂回的找了自己帮忙,这也说明她不怕陈兴东知道真相后去闹。

    “这事你好好办,别让陈兴东知道了,左右那个摆件和他无缘。”林老先生拍了拍儿子的手臂,到了他这把年纪,钱财什么都是虚的,一家人和和和睦睦才是最好,陈兴东是个老实人,不知道真相是最好的。

    商奕笑办好了这事就回四合院了,刚走进院子里就听到徐苗苗尖利的叫骂声,伴随的是东西被打砸的声音,这让商奕笑不由眉头一皱。

    “你还敢回来!都是你害得我!”一眼看到走过来的商奕笑,徐苗苗歇斯底里的喊了起来,疯了一般的冲向了院子,表情狰狞着向着商奕笑扑了过去。

    徐大叔动作很快,赶在徐苗苗发疯之前一把将人给抱住了。

    “放开我,放开我!”嘶吼着,徐苗苗一头的热汗,头发凌乱的黏在脸颊上,淬了毒一般的眼神凶狠疯狂的瞪着商奕笑,要不是徐大叔有一把子力气,估计都抱不住发疯的徐苗苗。

    “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无法挣脱的徐苗苗只能更加疯狂的嘶吼着,可惜更恶毒的话还没有骂出来,就被后一步出来的徐大婶一巴掌给打停了。

    “徐苗苗,你疯够了没有?”徐大婶气狠了,身体甚至在发抖,若不是看到徐苗苗的白嫩的小脸在这一巴掌之后迅速的红肿起来,徐大婶高高举起的手估计还要再落下第二巴掌。

    徐苗苗下午回来之后就跟疯了一般拼命的砸东西,问她话也不说,当时徐大婶刚好去超市了,徐大叔不善言辞,也问不出什么来。

    等徐大婶回来之后客厅的东西都被砸光了,徐苗苗当时真抡着椅子去砸商奕笑卧室的门,这才被徐大婶夫妻俩给制止住了,刚好商奕笑回来了,徐苗苗就疯一般的冲了出来。

    “你打我?”脸被打的肿起来,徐苗苗不敢相信的看着打自己的徐大婶,一手猛地指向商奕笑,“你为了这个贱人打我?”

    “够了!”徐大叔此刻也怒斥一声,失望的看着没有分寸的徐苗苗,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该说的话之前他们夫妻都已经和她说过了,徐大叔没想到她还是这样口无遮拦。

    被一而再的训斥,徐苗苗抹去脸上的泪水,充满恨意的目光盯着商奕笑,再次疯狂的喊了起来,“都是你害得我!你这个言而无信的贱人!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这是我的家,我根本不是佣人的女儿!”

    说白了依旧是自尊心作祟,徐苗苗享受惯了同学们追捧的眼神,老师们欣慰关切的目光,如今一切真相都被揭露出来了,徐苗苗知道自己已经沦为连青大学的笑柄。

    郭嘉怡那个贱人以前对自己嘘寒问暖,现在却敢当众奚落嘲讽自己,这一切都是商奕笑这个贱人害得,是她害得自己身败名裂。

    “是佣人的女儿怎么了?”商奕笑平静的看着歇斯底里的徐苗苗,“难道你以为你的谎言能一辈子不被拆穿?”

    “你如果不来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徐苗苗红着眼嘶吼着,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来帝京,这一切都属于自己。

    徐大婶和徐大叔已经不需要再多问什么了,夫妻俩抱歉的看着商奕笑,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是他们知道如果不是徐苗苗又干了什么事,商奕笑不可能主动拆穿她的身份。

    可是拆穿又如何?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他们夫妻就是最普通的劳动者,初中毕业,再伪装他们也不可能成为体面的城市人。

    “大婶,你不用道歉,把客厅收拾一下,我先回房了。”商奕笑抢先打断了徐大婶的道歉,这原本也不是他们夫妻的错,只是徐苗苗无法接受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已。

    连青大学那么多外省的学生,有些还是山区走出来的,家境更为贫困,徐苗苗如今的条件可以说比很多学生都好,绝对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是她太心高气傲,虚荣心太强。

    “不用你假好心,滚,你给我滚!”商奕笑越是从容,徐苗苗越是愤怒,她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所以不和自己这个佣人的女儿计较?

    她凭什么高高在上!凭什么高人一等!这个贱人不过是从a省走出来的土包子!她哪里比自己强了。

    看着依旧不知道悔改的徐苗苗,徐大婶也是彻底死心了,“老徐,你明天就出去找房子,你和苗苗搬出去,商小姐需要用车的时候你再过来。”

    一番撒泼之后已经筋疲力尽的徐苗苗猛地抬起头,愤怒的盯着徐大婶,“我为什么要走?要走也是她走,这里是我家,我住了十多年了,我不走!”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去辞职,我和你爸重新出去找工作。”徐大婶面色愈加的冷淡,小周秘书对他们家已经很照顾了,看着疯魔的徐苗苗,徐大婶感觉不能留下来了,否则日后只怕还会出事。

    对于徐大婶的请辞,商奕笑迟疑了一下,说实话他们夫妻俩真的很好,可是想到徐苗苗,商奕笑点了点头同意了,“等找到房子了再搬出去吧,不过你和大叔不用辞职。”

    “谢谢。”徐大婶感激的开口,以前自己只感觉苗苗骄纵了一点,可是如今看着同样是才上大学的商奕笑,徐大婶感觉这个女儿真的被自己惯坏了。

    以前只想着她是个小姑娘,成绩也好,也懂事,就是脾气坏了一点,谁家的女儿不是娇惯的长大着,如今徐大婶却发现是自己错了,好在不算晚,苗苗只有十八岁,真要改也是能改过来的。

    !分隔线!

    帝京的房子并不好找,地段好一点的房租太高,地段太偏的,徐大婶来四合院这边打扫做家务就不太方便,路上会耽搁不少时间,好在商奕笑不在意徐苗苗的胡闹,徐大婶就厚着脸皮多留几天,想要找到合适的房子。

    星期三徐苗苗请了一天假没去学校,老师也知道学校的传闻,自然就批假了,而星期四徐苗苗还想请假就被老师否决了,今天就是正式军训的日子了,老师不可能为了照顾徐苗苗的小情绪就让她再旷课。

    “不就是知道我是佣人的女儿,所以才不批我的假!”徐苗苗恶狠狠的开口,短短两天的时间,徐苗苗整个人阴郁了很多,浑身透露出阴暗的气息,看人的目光都带着刺和攻击性。

    不过再怎么愤怒,徐苗苗也不敢耍性子,因为她明白一旦自己被连青大学开除了,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即使再屈辱,她也只能出门了。

    徐大婶正在院子里给植物浇水,看着出门的徐苗苗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如果是以前她还会让徐苗苗蹭商奕笑的车一起去学校,可是如今徐大婶算是明白了,生米恩斗米仇,再纵容下去徐苗苗的思想只会更加偏激。

    九月中旬的天气依旧有些炎热,火辣辣的太阳一晒,甭管是城市的还是农村的来的,此刻都热的受不了,汗珠子像水一般从额头上流淌下来,可他们却跟树桩子一样,动都不敢动一下。

    高中三年他们过的再苦也只是埋头学习,现在在大太阳下面站军姿,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身体站直了,这才半个小时一个一个都蔫了,我告诉你们谁晃一下所有人站军姿的时间延长半个小时!超过五个人不标准,你们今天中午就不用吃饭了。”

    训话的教官皮肤黝黑,声音响亮,带着一股子凶煞之气,只不过他打量队伍的目光却充满了几分诡谲,好几次从商奕笑的身上掠过。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商奕笑看起来比在场的女生都要清瘦,可是她的站姿却是最标准,如同一杆枪纹丝不动,而且眼神平静的就跟是一方深潭,没有任何的焦躁。

    十分钟之后,黑面教官忽然指着商奕笑的方向,“谁让你动的!所有人延长半个小时!”

    刷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抱怨的转向了商奕笑,此刻都忘记自己还在站军姿,他们这一扭头就等于都犯规了。

    “报告长官,我没有动,你是眼花了。”商奕笑之前就发现黑面教官打量自己的视线有点不对劲,现在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人分明是故意针对自己,别说只站了了十五分钟军姿。

    当初在雷霆接受狙击训练的时候,趴在地上一趴就是几个小时,而且精神还要高度集中,那么艰苦而变态的训练商奕笑都挺过来了,现在她只不过是身体还没有完全痊愈,还不至于连站军姿都坚持不了。

    “之前我说的规定都忘记了吗?这一个星期你们就是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黑面教官像是抓住了商奕笑的把柄一样,此时扯着嗓子怒斥着,“我既然说你动了那你肯定就动了!质疑教官的命令,其他人延迟半个小时,你再加操场跑十圈!”

    别说商奕笑一个清瘦的小姑娘,就算是体育系的特长生在大太阳下面沿着操场跑十圈估计也够呛,今年大一军训的新生这么多,其他教官虽然同样铁面无私,可是对女生的要求却没有这样苛刻,毕竟她们也只是大学生,不是真的军人。

    “我不服!”商奕笑可没有受虐的习惯,此时毫不客气的从队伍里走了出来,目光直视着黑面教官。

    “前面的树上装了摄像头,既然教官你说我动了,那么我们就去保卫科将监控录像调出来,如果我动了,我认罚!如果教官你是无中生有的诬陷我,仗着自己是教官就可以欺负我们连青大学的学生,我会找教官的上级讨要一个说法!”

    “你!”黑面教官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往身后一看。

    经过了一个夏季,大树是枝繁叶茂,不过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到安装在树杆上的监控探头的,他原本就黑的老脸这一下更是彻底黑了。

    底下站着的新生原本就被晒的心浮气躁,这会听到商奕笑的话,再看着黑面教官的表情,他们能考入连青大学,就没有一个是傻的,此时所有人顿时怒了起来。

    “教官,你这是心虚了吗?”一个胖子忍不住的喊了起来,他的军训服都被汗水给湿透了,但是自己动一下就要连累全班同学,所以胖子只好咬着牙硬挺着,谁知道这教官根本不公平公正,竟然故意欺辱他们!

    “我们要求看监控!”另外几个女生也跟着嚷了起来,她们已经知道商奕笑的身份不简单,而且钱教授对她很是照顾,这种情况下不管是为了巴结商奕笑,还是因为大家都是一个班的要团结一致,所有人都愤怒的抗议起来。

    “都给我闭嘴!”一看场面失控了,黑面教官怒斥一声,只可惜他小看了气愤填膺的众多学生,大家晒了一个早上,一个一个都满肚子的火气,就跟炸药桶一般一点就着了。

    不远处其他训练的教官一看这边乱了,立刻快步走了过来,就听到学生叫嚷着要找校长,要投诉他们教官欺辱学生。

    “同学们,大家都冷静一下,我知道军训很苦很累,可这也是在培养大家的集体荣誉感,也是为了锻炼大家的体质,当然,过度体罚肯定是不对的。”负责这一次连青大学军训的少校好脾气的劝着,他都四十多岁了,自然不会和一群十**岁的小孩子计较什么。

    其他几个年轻的教官则是眉头紧皱着,他们自然不认为是黑面教官在故意针对商奕笑,估计是这个小姑娘受不住了,刚好黑面教官要惩罚她,小姑娘性子急躁,一下子就嚷了起来,导致全班同学都跟着抗议起来。

    “丁少校,你这样接下来的几天没办法训练了!”有个脾气急躁的教官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这些学生就是太娇惯了,一点苦都吃不了,现在丁少校让步了,其他班的学生到时候有一样学一样,那就不用军训了。

    站在一旁的商奕笑看向面容和善的丁少校,此时再次开口:“我以前接受过专业训练,所以我刚刚根本没有动,教官却诬陷我动作不标准,罚我跑十圈,我认为他这是在故意针对我,所以我申请调看监控。”

    丁少校原本以为学生抗议闹事只是不想训练,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有时候激烈起来,男学生还会和教官打一架,只不过军训结束之后,依依不舍的还是这些大一新生。

    可是看着语气平和,目光镇定从容的商奕笑,丁少校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旁边怒火冲冲的黑面教官,难道他和这小姑娘有私仇?所以故意针对她?

    “丁少校,你不用听她信口开河的胡说,这会她要调监控,那下一次是不是所有人都要调看监控,那么我们还有时间军训吗?”黑面教官冷冷的开口,绝对不能查监控!

    商奕笑勾着嘴角笑了起来,身体忽然一动,一拳快速的向着黑面教官的脸颊挥了过来,黑面教官毕竟接受过专业训练,一看到商奕笑动手,身体本能的反击起来。

    只可惜他的动作看似很快很标准,但是在商奕笑眼中却是漏洞百出,直攻脸颊的拳头在对方反击的瞬间突然调转了方向,商奕笑速度快到了极点,黑面教官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腹部剧烈一痛。

    在他吃痛弯下腰的一瞬,商奕笑膝盖猛地往上一顶,直接撞到了黑面教官的下巴,脚步同时往旁边一侧,右手肘对准他的后背砸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从商奕笑动手到将黑面教官直接掀翻在地前后不到三十秒的时间,而商奕笑用了五成的力度,所以此刻狼狈趴在地上的黑面教官佝偻着身体,爬了两下竟然都没有爬起来。

    “丁少校,我想已经不用调看监控录像了。”商奕笑潇洒的一耸肩膀,说是查监控不过是吓吓对方而已,既然能动手何必那么麻烦的查看监控。

    到时候黑面教官来一句自己看错人了只是误会,商奕笑总不能纠缠不休,所以还不如揍对方一顿来的痛快。

    医药系的新生目瞪口呆的看着趴在地上的黑面教官,再看着清清瘦瘦的商奕笑,学生们顿时发出一声惊叹的欢呼声,鼓掌的吹口哨的,场面简直嗨到了极点。

    而丁少校和其他几个教官则是眼神怪异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她已经用她的身手证明了她的话,能训练出这样精湛的身手,当初肯定吃了不少苦,所以站个军姿绝对是小儿科,她既然说没动,而且还要求查看监控录像,那肯定是真的没有动。

    “抱歉同学,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接下来你们班由我亲自带。”丁少校快速的做出了判断。

    黑面教官并不是丁少校手底下的兵,所以他对他并不了解,可是他无法接受黑面教官竟然卑鄙无耻的针对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这已经是人品道德有问题了。

    其他几个教官脸色同样不好看,不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黑面教官低劣的品行已经抹黑了整个教官队伍,这事一旦传出去,以后谁还敢让他们当教官带领学生进行军训。

    远远的看着黑面教官被带走了,站在人群里的窦旭阳眼神晦暗的阴沉了几分,没想到商奕笑竟然是个练家子!

    而同样失望的还有独自站在角落里被众人排斥的徐苗苗,她原本以为可以看到商奕笑倒霉。谁知道希望越大失望更大!

    中午十二点半。

    会议室。

    丁少校已经先一步将监控调出来了,果真和商奕笑说的一样,她站的笔直,从头到尾身体都没有晃一下。

    “估计是我眼花看错了。”黑面教官强词夺理的找了个借口,大家都穿着同样的训练服,商奕笑旁边还站着两个瘦瘦的女生,她们的动作却是一点不标准,“左边这个女学生动了好几次,我是想罚她的,只是认错人了。”

    “这话有几分可信度你心知肚明。”丁少校冷冷的回了一句,在看过监控之后,他已经打电话回去将情况汇报了。

    只可惜黑面教官有些关系,上面要求丁少校酌情处理,不能破坏了他们的形象,再说只是看错人的小误会,黑面教官虽然有错,可是事情也不用上纲上线,这分明就是和稀泥,想要袒护黑面教官。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商奕笑跟着校长还有其他校领导的后面走了进来,钱教授身为医药系的主任,他又是商奕笑的老师自然也过来了。

    校长也不打算将事情闹大,没有必要,不管是真误会还是家误会,闹大了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不过黑面教官肯定不能留下来继续带学生军训了。

    “来大家都坐,既然是误会,解释清楚了就好。”校长笑呵呵的打着圆场,商奕笑具体有什么背景校长并不知道,不过开学之初他是接到了上面的电话让商奕笑从临床医学转到了钱教授的医药系,所以这事校长才会亲自出面处理。

    “我倒想要知道我的学生是怎么得罪了这位教官,才会被穿小鞋被针对!”钱教授可不会和稀泥,他最为护短,而且王教授今天早上有事不再学校,否则他要是过来了,这事更没法子善了。

    丁少校并不打算开口,不管这个小姑娘做了什么,身为教官都不应该针对学生,这种龌龊的行为日后传回去了,他还有什么脸面在营区待下去。

    黑面教官阴沉着目光看了一眼钱教授,此时只能服软道歉,否则这事没办法收场,“对不起商同学,是我之前认错人了,我想点名的是站在你左边的人,不管如何,这件事都是我不对,我愿意接受营区给予的任何处分。”

    黑面教官是归营区管,别说连青大学没子给处罚他,就算他真的犯了点事,派出所也会按照规定将他移交到营区。

    听到这看似是道歉,却更像是挑衅的话,钱教授板着老脸,面色更为的严肃。

    丁少校眼神更为的鄙视和不屑,黑面教官有恃无恐,不就是仗着他在营区有点人脉关系,他见过无耻的人却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

    就连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校长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可是身为当事人的商奕笑却无比平静的开口了:“既然是误会,我接受你的道歉,也希望你记得刚刚自己这番话,你会接受营区给予的处分。”

    黑面教官得意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她不接受又能怎么样?就凭着监控录像而已,她还以为真的能扳倒自己不成。

    不过钱教授和校长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商奕笑,她这是话中有话啊!

    “校长,教授,既然事情解决了我就先出去了。”商奕笑站起身来,临走之前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黑面教官。

    一出会议室,商奕笑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加密号码,等电话一接通,商奕笑立刻就告起状来,“老头子,帮我查一个人,在军训的时候针对我,我敢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商奕笑今天出门被几个小混混给盯上了,她将人揍一顿之后都不会报警,毕竟这些小混混就是收钱干坏事的人,可是黑面教官做了同样的事,性质却是完全不同的!商奕笑无法接受营区有这样的败类。

    “你说你当个学生就不能安安生生的上几年学吗?”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奈,“行了行了,我来查,你给我悠着点,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调养身体,让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我告诉你商奕笑,你身体要是留下点后遗症,你这辈子就给我搞后勤,还是不配枪的那一种!专门洗厕所、打扫浴室顺带洗全营区的衣服和袜子!”

    商奕笑呆愣愣的瞪大了眼睛,直到手机里传来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商奕笑这才回过神来,忍不住的对着天花板竖了个中指,老头子现在越来越变态了!

    下午的军训两点钟才开始,此刻,大部分的学生不是在寝室里休息就是在图书馆看书,而此刻,教学楼后僻静的角落里。

    “你找我干什么?”窦旭阳又恢复了以往冷傲的姿态,以前对徐苗苗冷淡他还没有表现出现,现在窦旭阳的眼神则是完全的冷漠和无视。

    “我知道你想要买商奕笑的摆件,我可以帮你!”徐苗苗表情阴森森的开口,看了一眼诧异的窦旭阳,她接着开口:“东西还在我家里,我可以帮你偷出来,但是你要答应给我五百万!”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短短两天的时间,徐苗苗已经体验了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感,今天她来学校,所有的同学都对她指指点点,有些人当面嘲讽奚落,郭嘉怡更是带着一千高中的同学组团来嘲讽徐苗苗。

    军训的时候要不是教官的喝斥,估计没有人会站在徐苗苗的身边,去食堂吃饭她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之前那些想要追求她的男生如今对她退避三尺,好像她是毒虫蛇蝎一般。

    徐苗苗不甘心,可是她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尤其是徐大婶打算搬出去,到时候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今天一个早上徐苗苗想了很多,这才有了刚刚那一番话。

    “好,只要你将东西偷出来了,我会以五百万的价格买下来。”窦旭阳目光闪了闪,随后就答应下来。

    即使商奕笑知道了,她又能怎么样?东西是徐苗苗偷的,而自己是光明正大的买的,她们住在一起,自己怎么知道徐苗苗是小偷?

    而且到时候东西一到手,将仿品抓紧时间制造出来,商奕笑真的想要闹就把假货拿走。说不定自己到时候还可以反告商奕笑和徐苗苗诈骗,用假的古玩诈骗了自己五百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