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顺利签约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估计是担心商奕笑这个定时炸弹,再加上沈墨骁的态度也是敌我不分,东源集团不得不加快了和鼎盛之间的交流讨论,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签署合约。

    原本长达七天的会议,已经缩短为了五天,黄子佩也想要尽快结束工作回和江省,“爸,明天去白鹳县考察,如果合作顺利的话,药厂的选址就定在白鹳县工业园区。”

    电话另一头黄父很满意黄子佩这个女儿的工作能力,她虽然没有杰出的经商才能,但是知人善用,在收拢人心这一块黄父都自愧不如,所以日后将鼎盛交到黄子佩手里头,黄父很放心。

    “爸,我打算在利润这一块做出一些让步,墨骁哥对那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太在意了。”话语里充满了怨恨,黄子佩眼神阴沉的扭曲了,嫉妒和不甘让她的脸上瞬间染上了杀意。

    原本黄子佩认为沈墨骁这样睿智精明的男人,是不可能将感情寄托在一个替身身上,即使她们同名同姓,五官也有六成的相似,他会有一时的迷惑,但很快就能明白这只是一个替身,并不是已经“去世”的商奕笑,沈墨骁不可能这样玷污自己和商奕笑之间的爱情。

    可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黄子佩一巴掌,不管这个男人多么完美多么强大,可是陷入爱情之后,他就疯狂了,甚至到了失去理智的地步。

    一想到沈墨骁之前竟然还和谭亦打了一架,黄子佩恨不能将所有和商奕笑有关的人都给弄死,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你自己决定就好。”对于公司的事情,黄父给了黄子最大程度的决定权,“子佩,你要记得男人就像手里头的沙子,你握的越紧流失的越快,当初商奕笑为什么没有离开娱乐圈?因为只有做好了自己,才能赢得男人的尊重,即使没有爱情,你也可以享有沈氏集团总裁夫人的地位和权利。”

    黄子佩愣了一下,她其实已经对商奕笑动了杀心,毕竟一个小小的锦医堂黄子佩还不放在眼里,至于谭亦,这个人虽然清高冷傲,医术也是一绝,而且和a省的一把手丁恒杰似乎关系密切,或许这也是他最大的靠山。

    但是对黄子佩而言这些都不足畏惧,通过国外账户将比特币的悬赏花红挂到暗网的悬赏板块,自然有杀手接下单子。

    人一死,等暗网系统确认之后,杀手就可以拿到悬赏的比特币,不管什么人来查都是一点证据都查不到,绝对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自己想要杀的仇人。

    “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语调放缓,黄子佩已经醒悟过来。

    自己什么都不做就已经牢牢的坐稳了沈家儿媳妇的地位,就算真正的商奕笑没有死,墨骁哥已经和自己结婚了,自己什么过错都没有,墨骁哥不可能和自己离婚,这是他身为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相反的,如果自己做了多余的事,即使墨骁哥没有抓到把柄,但只要他认定了是自己所为,那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婚。

    电话另一头的黄父笑了起来,听得出心情很是愉悦,有这么一个聪明的女儿,即使他没有儿子也知足了,“子佩,你记得什么多余的事情都不要去做,等你日后有了孩子,鼎盛和沈氏都属于你的孩子的。”

    这就是以不变应万变!黄子佩结束了和黄父的通话,整个人也从这两天阴郁的情绪里走了出来,等墨骁哥回到和江省,那个小姑娘也该去帝京上大学了,自己的确不需要做多余的事情。

    第二天,已经深究八月末的最后一天,炎夏的日头依旧散发出炙热的光芒。

    对白鹳县的考察只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这一次的经济会议也算是圆满完成了,只等着东源集团和鼎盛明天早上正式回市区签署合约。

    “少夫人,非常感谢对我们东源集团的信任,关于这一次的合作,我们东源集团愿意再让出百分之五的股份。”孙平治一边走一边开口,他也是迫不得已!

    百分之五的股份那!日后说不定价值都上亿了,当然,最关键的是谁控制股份多就掌握了对公司的决策权,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孙平治也不会这么大方的让出百分之五的股份,他实在是被阴晴不定的沈墨骁给弄怕了。

    这五天的时间,谭亦的确像是个医药局的专家,虽然全程旁听陪同考察,不过并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相反的,沈墨骁的态度却让人捉摸不透。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孙平治干脆一狠心让出一部分股份,尽快和鼎盛签约,再拖下去,他真怕沈墨骁会临阵倒戈。

    “孙总太客气了,我也很期待和贵公司的合作,日后达成盈利的共同目标。”黄子佩微微一笑的和孙平治握了一下手,原本她也打算做出让步,尽快签约尽快离开。

    不过黄家收买的一个股东昨晚上临时透露了消息给黄子佩,知道孙平治也急了,黄子佩自然就沉住气了,甚至隐隐的表露出要将鼎盛的决定权交给沈墨骁,孙平治果真按捺不住了,先一步选择了退让。

    商奕笑看着走在前面黑压压的一群人,小声的和身侧的谭亦嘀咕着,“我怎么感觉我们两个就是打酱油的?”

    她还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谭亦要跟在后面跑了五天,商奕笑怎么想都感觉不对劲,这男人一定憋着大招,否则这大夏天的不晒吗?

    谭亦勾着薄唇浅笑的,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就是故意带着这丫头在沈墨骁面前晃悠,故意的刺激他!

    当然,不管心底多么的幼稚多么的腹黑,谭亦看起来依旧是那副清高冷傲的优雅姿态,“我让小周去详细调查东源集团,我们跟在后面也算暂时麻痹他们。”

    不管是孙平治还是黄子佩,他们都会调查谭亦的身份,锦医堂的背景太弱了,所以谭亦这才找上了丁恒杰,确定谭亦没什么大来头,敌人自热会放松警惕。

    “然后等他们签约了?前期投资金额到账了,你再下手?”商奕笑眼睛里闪烁着算计的精光,笑嘻嘻的对着谭亦露出一口小白牙,“你这么腹黑这么阴险,简直太对我胃口了。”

    谭亦挑着眉梢,斜睨了一眼偷乐的商奕笑,“明天早上就会他们就会签约,而且前期鼎盛和东源集团会各自拨出两个亿的启动资金,资金会进入公共账户。”

    谭亦等的就是这个时机,虽然这笔钱对鼎盛和东源都不算伤筋动骨,不过后续的调查会紧随其上,鼎盛毕竟资产庞大,而且黄父行事非常谨慎,并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虽然私底下也有些见不得人的阴私,不过问题不大。

    可是东源集团却难逃一劫了,这些年东源集团迅速的发展,打了不少擦边球,也干了很多违法乱纪的事,私底下人命都有好几条,而魏大国的死也是因为东源集团,所以谭亦并不打算放过东源集团。

    不远处,沈墨骁沉默的看着落在最后面的商奕笑和谭亦,两人之间亲密的一幕刺痛了沈墨骁的眼睛,让他周身的气息变得愈加的冷沉,带着无法言说的落寞和悲恸。

    “各位进去吃个便饭,休息一下,我们下午两点钟返回市区。”孙望野快步从酒店里走了出来,早上一行人是去白鹳县的工业园区进行了实地考察,孙望野则留在了东源大酒店安排午餐和休息的房间。

    左明山也笑着招呼着,“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大家先进去尝一尝我们清远市最地道的凉茶,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凉茶方子,最是清热解暑了。”

    就在众人要走进酒店时,忽然从角落里窜出了三个人,门口的保安眉头一皱,刚要过去将人拦下来,带头的女人却已经开口了,“笑笑,我和你爸来看你了。”

    保安脚步停了下来,是来找考察组的人?

    而其他人也纷纷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就见袁素文搀扶着老太太,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人,他个头有些高,板着脸,一双眼如同毒蛇的眼睛一般晦暗,浑身流露出一股子阴沉的气息。

    孙平治和孙望野父子两人对望一眼,虽然不知道是谁指使商家的人过来的,但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对于商奕笑和谭亦,孙平治是厌恶到极点了。

    两个小人物而已,不过是仗着现在是和鼎盛合作的关键时期,东源集团有些投鼠忌器,这两人竟然嚣张到将他的小儿子都送到了监狱里,这个仇不是不报,孙平治只是在等待时机,而一旦和鼎盛签约了,这个时机也就等到了。

    “笑笑啊,奶奶求求你,你放过你大伯和小叔吧。”商老太太估计是被人提点过了,此刻颤巍巍的走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商奕笑的面前,“你小时候不听话,奶奶我不该打你骂你,可是你报复你对着我来啊,我反正一把年纪了,我也活够了。”

    控诉完了之后,商老太太还对着地面砰砰砰的磕头,奶奶给孙女下跪磕头,这分明是要将商奕笑不孝长辈的恶名,当然,现在看来是无伤大雅,可是如果照片被人传到连青大学,商奕笑的大学生涯只怕就毁了。

    袁素文站在一旁哽咽的摸着眼泪,几日不见,她更加的消瘦了,精神也很差,眼下是疲惫的黑眼圈,泪水涟涟的看着商奕笑,虽然没有开口说什么,但这样的效果丝毫不比演戏的老太太差。

    谭亦忽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和有些小人物打交道,因为是小人物,所以没有自知之明,不知道害怕,也更加的贪婪自私,总存着几分侥幸的心理。

    像孙平治这种人就聪明多了,即使谭亦将孙兆丰给弄去坐牢了,孙平治却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诚然说孙平治这种人更可怕,可至少不会膈应人。

    “看来之前我的话你们都忘记了。”谭亦轻笑着走了过来,明明是那么优雅俊美的姿态,可是大夏天的,却让四周的人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子说不出来的阴冷寒意。

    老太太猛地抬起头,对上谭亦那过分俊美的脸,不由的想起当天在农庄谭亦直接逼着一个人一刀子扎进心脏自杀了,后来又让他的保镖残忍的将商老大和商泉的一条腿给打断了。

    跪着的老太太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身体不安的向后瑟缩着,这一刻,老太太才真的知道害怕了,可是之前当有人将一包二十万的现金加上一封信放到商家房子里时,老太太早就被这些钱给迷住了眼,也忘记了对谭亦的恐惧。

    “就是你打断了老大和老小的腿?”身为老太太的二儿子,商承志从小就是个混不吝的,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以前商老二只能算是个好吃懒做的痞子。

    可是为了躲避高利贷在外面待了几年之后,商老二性子变得更为阴沉,行事也狠辣了许多,他这一次之所以能回来,是因为他欠了高利贷的两个债主倒霉的被抓进去了。

    商老二干了最后一票,在疯狂盗窃了三户人家,将偷来的手机、笔记本、照相机这些一共卖了三万块钱之后,商老二就回到白鹳县了。

    “打的好,他们两不是个东西,打死了我还能拿到一笔死亡赔偿金呢。”商老二阴森森的一笑,目光落在站在大门口的商奕笑身上,“不过我的女儿可不是给人白玩的,三年前她才十六岁,一年一百万,你拿三百万出来,这事就算了,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谭亦一脚将放狠话的商老二给踢了出去,而等候在一旁的魏毅和秘书小周也走了过来。

    “既然也是商家人,那自然要一样的待遇。”谭亦收回脚,语调平静的开口。

    魏毅立刻大步走了过去,从地上爬起来的商老二还想要反抗,只可惜他那点身手也就是打架打出来的,吓唬普通人还行,魏毅毫不留情的将人放倒了,然后抓起他的腿,用力的一脚踩了下去。

    骨头断裂的声音让酒店门口左明山等人都傻眼愣住了,这也太张狂了!就算是起了冲突闹了矛盾,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这样下狠手,直接将人的腿就给打断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左明山皱着眉头看着动粗的谭亦,即使他是丁书记看重的人,此刻左明山也必须开口:“谭大夫,如果有什么事我们就报警处理,私下里动手不太妥当!”

    黄子佩冷眼看着行事张狂到了极点的谭亦,还真是恃才傲物!以为自己有几分医术就天下无敌了吗?行事一点规矩都没有,早晚会被贬低到尘埃里,到时候后悔就太迟了。

    可是再怎么看不上谭亦的简单粗暴,黄子佩目光却嫉妒的看向了商奕笑,她什么都不用做,就有男人为了她出头!

    而黄子佩最缺少的就是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不管自己怎么有钱有背景,或者自身如何聪明,身为女人黄子佩依旧希望身边有一个男人可以给她遮风挡雨,可以对她嘘寒问暖。

    “左书记不用担心,对付这种人只有将他打残了打怕了,否则日后就无法安生。”谭亦朗声一笑的回答,似乎没有看见左明山满脸不赞同的表情。

    “你们这样是犯法的!”老太太终于回过神来,扯着嗓子哭嚎着,“没有天理了啊,光天化日之下就这样打人,这是要逼死我们平头老百姓那!”

    整个考察组不单单有清远市的人,也有公司集团的代表,随行的还有几个电视台和报纸杂志社的记者。

    虽然大家没有明着拿出摄像机拍摄,但好几个媒体人手里头都拿着手机,他们身上或许还带着微型拍摄装备,至少录音笔肯定是有的,左明山都不敢肯定谭亦施暴的这一幕有没有被记者给拍下来。

    “笑笑,不管如何,那你都是爸爸,你怎么能?”袁素文未语泪先流,当她抬手擦眼泪的那一刻,扯动了身上的瘀伤,袁素文痛的嘶了一声,眼中盛满了对商奕笑扭曲的恨意。

    就因为她的奸夫将商老二弄回家了,袁素文的生活立刻就坠入了黑暗的地狱,短短几天的时间,袁素文已经被打了三顿。

    而且从外面回来的商老二比起以前更加的阴狠,下手的力度更重,竟捡着人身上痛的地方下狠手,可是却不会打脸,也不会在胳膊小腿这些裸露的皮肤上留下殴打的痕迹。

    这让袁素文更为痛恨商奕笑这个女儿,如果不是她,不是她的奸夫!自己怎么会过的这么苦!商老二还故意打在女人最隐秘的地方,这种痛根本没办法告诉别人,只能自己忍着,每走一步路都会痛一下,同样让袁素文对商奕笑的恨意多增加一分。

    沈墨骁目光灼灼的看着一旁的商奕笑,从对商家的调查资料里,沈墨骁早就发现了袁素文这个母亲隐匿在懦弱胆小背后的歹毒心思,她分明是将对商老二这个丈夫的仇恨还有对商家人的怨恨都转移到了商奕笑这个女儿身上。

    只不过袁素文伪装的太真实了,左邻右舍也好,商家的人也罢,都当她是性子懦弱,从没有人想过袁素文会仇视商奕笑这个女儿,想要通过报复她来寻求报仇的快感。

    “我为什么不能?他从小到大难道对我很好吗?是教过我还是养过我?”看了一眼痛的惨叫的商老二,商奕笑冷声讽刺了回去。

    别说没有血缘关系,就算这两人真的是她的亲生父母,商奕笑也不会愚孝,父慈才有子孝!商奕笑没有被人打了左脸,还将自己右脸再送上去找抽的习惯。

    袁素文表情微微一变,她之前就发现商奕笑这个女儿变得心狠手辣了,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她去帝京上大学,去过人上人的富裕生活,袁素文怎么都不甘心,所以她今天才会再次过来,虽然表面上她是被老太太给胁迫的。

    “笑笑,你真的不管妈的死活了?”声音哽咽着,袁素文泪水滚滚的从眼眶里落了下来,伤心的目光悲痛欲绝的看着商奕笑。

    孙平治也好,黄子佩也罢,包括左明山他们都调查过商奕笑的资料,只不过他们当商奕笑是个小人物,没有深入调查怎么,只是查了个大概。

    在这几人眼里,袁素文纵然性子软弱好欺负,可是对商奕笑着女儿还是非常爱护的,他们没想到商奕笑竟然铁石心肠,面对哭泣哀求的母亲,也是这般无动于衷,这样看来,她会让谭亦打断了商家三兄弟的腿就一点不奇怪了。

    “商同学,不管如何,你母亲终究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年纪小,不知道母爱的伟大,等你日后明白过来就太迟了,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身为子女一辈子都无法抹除的悲痛和悔恨。”黄子佩叹息一声的感慨,她是不会主动报复商奕笑这小姑娘,到时候惹墨骁哥反感。

    但是这不代表黄子佩愿意看着商奕笑这么得意,她如果在乎袁素文,就等于有了弱点,到时候孙平治肯定会掐着袁素文这个弱点收拾商奕笑。

    “抱歉,我没有少夫人这么孝顺。”商奕笑回头看了一眼用心险恶的黄子佩,想要抓着自己的弱点,日后来威胁自己,抱歉,自己没这么圣母!

    目光不经意的对上沈墨骁复杂的眼神,商奕笑怔了一下,快速的收回了目光,此刻冷眼看着一脸怯弱又哀伤的袁素文。

    “之前回来的时候我就说过带你去帝京,你随便找个工作就能养活自己,可是你偏要留在商家受虐待,现在又一副寻死觅活的姿态。”商奕笑脸上才嘲讽意味更浓了几分。

    “说实话,你要是真想死,转身就是大马路,你死了,我也会给你收尸找块好墓地,你要是以死要挟,抱歉,命是你自己的,你要死谁也拦不住。”

    对于上了年纪的人而言,商奕笑这话太过于恶毒!太没有人性!可是她毕竟就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这些年在商家过的也不容易,左明山这些人虽然满脸的不认同,不过倒也能理解。

    唯独一旁的沈墨骁怔怔的,看到这一幕他就忍不住的想起沈夫人当初寻死觅活的那一出出,是他的退让伤害了笑笑,如果他也能做到这样心狠,是不是笑笑就不会死?

    沈墨骁不是不尊敬沈夫人,可是如果在两人之间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沈墨骁绝对会选择商奕笑,可是如今,当他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人死不能复生!

    不愿意再看门口这一幕,沈墨骁冷漠的转过身径自向着门内走了进去。

    商奕笑虽然在面对袁素文,可是余光还是不由自主的看到了离开的沈墨骁,她刚刚的确是故意说这番话,故意在沈墨骁的伤口商撒盐,可是商奕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快。

    “魏毅,找辆出租车过来,将人送去医院。”谭亦也懒得和商家人浪费时间了,看来之前断了一条腿,他们还没有得到教训,既然如此,谭亦不介意再用点手段。

    十分钟之后,出租车司机将商老二放到了后座商,老太太和袁素文这会都耷拉着脑袋,不敢再面对谭亦这个煞星了,至于商奕笑,她们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死丫头就是个畜生,根本不管她们死活,所以再留下来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看到出租车离开之后,谭亦一边向着酒店内走了去,一边拨了顾岸的电话,估计刚刚这一幕太过于震慑,酒店大堂此刻是一片安静,谭亦打电话的声音不算大,不过依旧让靠近的人听的很清楚。

    “小岸,我在清远市白鹳县,你找几个人替我看着商家……”谭亦似乎也不打算掩饰自己的行为,“不需要做多余的事,让他们家的人不离开白鹳县就可以了,当然,如果他们找死也不用留手。”

    这样的小事随便找个道上有点地位的老大就能做,谭亦让顾岸来做真的算是大材小用了,但这样的效果也绝对是最好的,三五年之内,商家人别指望离开白鹳县了,更不可能去帝京找商奕笑的麻烦。

    恶人自有恶人磨!商老二回来了,商家不会再安宁,而且袁素文不可能拿捏商奕笑了,所以她自然不会再任由老太太欺辱。

    商老大现在靠的是老婆的娘家,她家里开了好几个药店,商大嫂也在县医院的药房里上班,等东源集团一被查,药店到时候倒闭了,商老大一家绝对会陷入困境,更何况他还借了钱买了两台价值两百多万的挖掘机。

    至于商泉夫妻俩的棋牌室每个月也就三千块钱,他们小日子过得滋润是因为商奕笑每个月打回来的八千块,没了这笔收入,贫贱夫妻百事哀,更何况现在住的房子也是当年从商老二手里头贱买过来的,商老二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鸡飞狗跳都是轻的。

    “看在左书记的面子上,今天这事就这样算了。”谭亦挂断电话之后,笑着揉了揉商奕笑的脑袋,带着几分歉意,似乎没有将商老二弄死有些过意不去。

    左明山眼角直抽,自己还该感谢他吗?因为自己在这里,所以他没有大开杀戒,丁书记怎么会看重这样一个行事没有章法规矩的后辈?是姓谭的太嚣张狂傲,还是说他真的有背景来历?

    其他人同样无语的瞄了一眼谭亦,冲冠一怒为红颜!他们算是见识到了!虽然说商家人的确很可恶,可是他难道不能背着人再下手,哪有众目睽睽之下就打断别人的腿,这要是闹大了,致人重伤的罪名是逃不了了。

    众人落座不到十分钟,只喝了凉茶解暑,还没有来得及吃饭,此刻,左明山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左明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谭亦。

    不管是谁指使商老太太和袁素文他们找来酒店的,幕后人肯定一直盯着,商老二被打断腿送去了医院,幕后人只要一个报警电话打过去,谭亦这边就麻烦了,尤其现场还有这么多目击证人,总部可能眼睁睁的说瞎话,说商老二的腿不是谭亦打的,是自己摔断的。

    “爸,是不是潘春德那边动手的?”孙望野低声和孙平治开口,潘夫人之前输掉了两千万给商奕笑,再者蒋丽的死虽然是潘夫人下的手,其实多少也和商奕笑有关系,潘春德忌惮东源集团,也不敢对潘夫人直接下手报复,自然会迁怒到商奕笑身上。

    “不管是谁,他们都麻烦了。”孙平治老神在在的回了一句,他还想等和鼎盛的合作结束之后再对付商奕笑和谭亦,看来他们太会作死,都不需要自己出手了。

    孙平治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独坐在沙发上的沈墨骁,沈总裁对商奕笑另眼相待,黄子佩这个妻子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的,说不定其中也有黄家的手笔。

    不管如何,商奕笑和谭亦算是犯了众怒,大家一起出手,即使有丁书记护着,这两人只怕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毕竟丁恒杰还在帝京汇报工作,远水解不了近火,等他回来,人已经死了,丁恒杰又能怎么办?他毕竟明年就要退休了,不说东源集团每年在税收上的贡献,现在他们和鼎盛合作了,丁恒杰还敢对付东源集团吗?

    “你说要抓谁?”左明山声音猛地提高了三分,快步向着酒店门外走了去,面色严肃而沉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左明山以为这电话打过来是请示自己的,谭亦在众目睽睽之下伤了人,但他有跟在自己后面,要抓人还是不抓人,刑侦大队这边也需要了解一下情况,征询一下自己的态度,谁知道竟然是要抓潘春德的。

    “上面突然下来了一个调查小组将潘春德扣押了,三鑫矿业的所有资料也都被查封了,根据调查小组的说法,三鑫矿业涉嫌非法开采,生产许可证和安全许可证都不合格……”总的来说潘春德是一身的错处,一抓就一大把。

    开矿这个行业的确赚钱,但是如果按照上面的规章制度来实施,所有的设备都必须通过环保和安全部门的审核,对于工人这一块的福利待遇也要符合要求,条条框框下来,别说赚钱了,估计矿业公司都经营不下去。

    “我知道了,你们配合调查组的工作,我下午就回来。”左明山挂断了电话,这不可能是巧合!自己也是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再说了三鑫矿业的确有些不合格的地方,可比三鑫矿业更不规范的矿业公司有许多,怎么就潘春德招来了调查小组,而且越过了地方直接将他抓捕了。

    在门外冷静了几分钟,左明山再次回到了酒店,此刻众人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却发现左明山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可是他不开口,大家自然不好意思问他刚刚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要来抓谭亦。

    因为下午没有工作了,按理说今天中午这顿饭大家可以慢慢吃,酒水也能尽兴了,但是左明山兴致不高,不到一个小时饭局就结束了。

    当天下午三点,一行人回到了清远市,而明天早上十点就是东源集团和鼎盛的正式签约仪式。

    “你说什么?潘春德被抓了?”坐在汽车后座的孙平治猛地直起了身体,这个时候,潘春德出事了,孙平治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几个小时之前他还猜测商家人是被潘春德唆使的,现在人就被抓了。

    “爸,会不会是姓谭的做的?”孙望野皱着眉头开口,只能说这个时间点太巧合了,让人忍不住的猜疑。

    张秘书也是刚刚打探到的消息,“按理说不大可能,透露出的消息是上面派了调查小组,或许是潘春德前几年的塌方事故东窗事发了。”

    上面特派的调查小组这身份非同一般,张秘书怎么看谭亦都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哪个豪门世家的人去学中医,而且还包养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

    “或许只是巧合,明天和鼎盛签约的事更重要。”孙平治也有些的不安,但是轻重缓急他还是明白的,天塌下来了也阻止不了东源集团和鼎盛签约的事。

    同一时间,黄子佩这边也收到了消息,不过她也没有重视,潘春德的三鑫矿业在清远市也只能算是三流偏上的公司,放到和江省也就是个小公司,潘春德虽然和商奕笑有冲突矛盾,但是他被调查组抓捕的事,黄子佩不认为是谭亦做的。

    !分隔线!

    “再把所有座位上的姓名牌点一下,千万别漏下了谁。”

    “快点把主席台上的鲜花摆放好,这都什么时候了,动作麻利一点。”

    “你过去和会议室的记者们沟通一下,一会采访的时候按照事先安排好的顺序发言……”

    九点半,参加签约仪式的众人纷纷入场,记者媒体手中的相机也咔嚓咔嚓的响个不停,摄像机更是全角度的拍摄着全场,坐在第一排主席台上的自然是东源集团和鼎盛的代表。

    反而是沈墨骁并没有坐到主席台上,不过大家也没有强求,经过五天的短暂相处,众人也算是看出来了,沈墨骁对鼎盛的事并不热衷,黄子佩是鼎盛日后的继承人,也是她负责今天的签约。

    当热烈的掌声响起来的时候,黄子佩和孙平治将签好的合约展示给了所有的人,媒体的镜头也纷纷对准了台上的两人。

    左明山暗自松了一口气,潘春德被抓之后,左明山一夜都没有睡好,总有点不安的感觉,可是现在东源集团和鼎盛顺利签约了,这说明之前是自己想多了,太杞人忧天。

    “下面进行签约仪式的第二个环节……”随着司仪洪亮的声音响起,黄子佩和孙平治再次回到了座位上,只是此刻两人面前都有一台笔记本电脑。

    确定了秘书输入的金额之后,两人同时输入了密码,按下了确认键,今天不单单是签约仪式,同样也是双方投资的第一步,各自拨出了两个亿的巨款到了公司的共同账户上,确定前期工厂修建等一些列的准备工作可以顺利展开。

    现场的掌声比起刚刚更为的热烈,一切顺顺利利的,孙平治和黄子佩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估计也是因为潘春德的被抓,让人心里头毛毛的。

    “下面是签约仪式的第三个环节,欢迎记者朋友们提问。”司机的声音刚落下,就有记者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

    双方这一次的合作对清远市的经济将是一个质的飞跃,记者的提问,两个公司的回答也都充满了激情昂扬,对于未来公司的前景是无比的看好。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门忽然被大力的推开了,所有人一愣,回头一看,却见四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推开了保安大步的走了进来。

    四个男人径自向着主席台走了过去,带队的男人看起来不过三十七八岁,此刻对着孙平治亮出了工作证,“孙平治,你涉嫌虚假经营……”

    潘春德的三鑫矿业不干净,东源集团私底下就更不干净了,只不过东源集团是清远市标志性的企业集团,是税收大户,真的出了点什么事,上面也会给他遮掩善后。

    可是调查小组却是越过了地方,直接将孙平治抓捕了,而且还是在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现场不单单有本地的记者,也有外省的记者媒体,这一下是彻底的乱了。

    饶是黄子佩精明镇定,此刻也是蒙了,早不抓人,晚不抓人,偏偏在双方签约之后,甚至连两个亿的资金都到账的情况下再抓人,这分明是算计好的,谁会这么狠毒!

    刷的一下,黄子佩的目光看向最角落里,可是谭亦和商奕笑早已经不见了,是他,一定是他!

    ------题外话------

    前脚签约,后脚抓人,感觉谭二哥真的太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