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见财起意
    商奕笑在清远市绝对算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可是诡异的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和她扯上了关系,让商奕笑很无奈的成为了清远市各方关注的焦点。

    “你说什么?谁被抓了?”诧异的声音震惊的响了起来。

    行政大楼办公室里,身为清远市的二把手,左明山主要负责的就是经济发展这一块,前两天沈墨骁在来清远市的路上出了交通事故,就是左明山亲自带人过去处理的,也算是和沈墨骁正式见面了。

    而明天就是经济会议召开的时间了,这么关键的时刻竟然掉链子了,左明山脸色黑沉沉的,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文件丢在了桌子上,看向自己的秘书马光耀,“小马,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天早上魏毅去了市局报案,说孙平治的小儿子孙兆丰肇事逃逸致使他父亲魏大国被撞身亡。”马光耀连忙将手里头的资料递了过去。

    魏毅真是吃饱了撑着,他没事找事,害得自己被左书记训,马光耀略显得古板刻薄的脸上有着迁怒之色一闪而过,不过面对左明山的态度愈加的恭敬,“魏毅提供了不少证据,刑侦大队这边在审核确认了这些证据之后,今天早上决定将孙兆丰带过去审讯。”

    魏毅提交到市局的证据很全面,直接认定了是孙兆丰在白鹳县东源大酒店门口撞伤了魏大国,之后孙兆丰逃逸,让自己的司机顶替了。

    翻看着手头的这些证据,五分钟之后,左明山愤怒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脸色阴沉的骇人,“刑侦大队那些人是怎么查案的?竟然让受害者家属去搜罗证据,他们要是不想干了,直接卷铺盖滚蛋!”

    左明山气狠了,连粗口都爆了出来,如果一开始就查到是孙兆丰撞死了人,虽然影响的确不好,可是还有时间来善后,和死者的儿子魏毅好好沟通,将赔偿事宜做到位,争取魏毅的谅解,说不定事情就有转机了。

    可是孙平治竟然给他小儿子遮掩罪行,甚至找人去顶替,结果呢?他孙平治如果有本事将事情做圆满了,不让人发觉,左明山也不说什么了。

    可是现在闹成什么样?受害者家属将孙兆丰的犯罪证据给搜罗齐全了,这根本是打刑侦大队的脸!关键明天就要召开经济会议了,这事要被被记者媒体曝光出来,清远市就等于颜面扫地!还招商引资给屁!

    “书记,您消消气,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只能说该怎么善后呢。”马光耀连忙给暴怒的左明山倒了一杯茶,这个时候再生气也是枉然了,关键不能将事情闹大,不能破坏了东源集团和鼎盛的合作。

    平复着怒火,左明山端着茶杯喝了几口茶,这才缓声开口:“小马,这事你亲自负责,你先去刑侦大队走一趟,去见见魏毅,确定一下他的想法,不管如何,这事不能闹大了,最好能内部处理了。”

    等马光耀离开之后,左明山叹息着,虽然他对孙兆丰这个纨绔子弟的做法也是深恶痛绝,可是如今还是要大局为重!

    左明山刚打算找孙平治沟通一下,办公桌上的电话却已经响了起来。

    孙平治一开口就是道歉,“左书记,是我教子无方,您放心,兆丰他既然犯了事,我绝对不会姑息,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不会有二话。”

    都是当父亲的人,左明山听着孙平治诚恳的道歉声,仅有的一点怒火也消散了,儿子再怎么浑,那也是自己的儿子,总不能真的一棍子打死。

    “行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务之急是先安抚好受害者家属的情绪,不让事态继续恶化下去。”

    “书记您放心,这是兆丰的错,不管魏毅那边提出什么赔偿条件,我都会同意。”孙平治道歉的态度很诚恳,其实他也没有想到魏毅的动作会这么快,之前张秘书带着律师去谈赔偿的时候,直接被魏毅拒绝了。

    当时孙平治还想着这事也急不来,等经济会议结束之后再处理也不迟,谁知道这么一疏忽就出了大纰漏,现在只能尽可能的挽救了,不影响东源集团的名声。

    孙平治组织了一下语言,此刻再次开口:“主要是林氏制药那边一直盯着呢,我担心他们会将事情给闹大,魏毅在短短几天时间就查到这些东西,背后只怕是有人撑腰。”

    商场如战场!东源集团和林氏制药是竞争的敌对关系,如今林氏制药被压的死死的,a省七成的市场都被东源集团给占据了,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至多五年的时间林氏制药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尤其这一次经济会议的召开,东源集团一旦和鼎盛达成合作关系,这等于提前判了林氏制药的死刑,所以林礼才会不顾一切的盯着孙兆丰,甚至诱使孙兆丰下黑手弄死了躺在重症监护室抢救的魏大国。

    “林氏制药那边我来处理。”叹息一声,左明山知道这两家之间的恶劣关系。

    但是站在左明山的角度考虑,目前和鼎盛集团合作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将会给a省的经济发展带来一次巨大的腾飞,所以左明山绝对不会让林氏制药在暗中捣乱。

    “不过你也要稍微退让一点,我们清远市县级医院的医药代理权就让给林氏制药吧。”左明山也知道不给林氏制药一点好处,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清远市做为a省的省会城市,在东源集团飞速发展长大之后,市区各大医院的医药供应都来自东源集团,做为老牌制药公司的林氏被迫退出了市区,只能守住县医院和城镇医院的市场。

    可是东源集团依旧步步紧逼,利用价格战,薄利多销,再加上东源集团人脉关系更强大,渐渐的,白鹳县这些县医院的市场也被东源集团抢占了四分之一。

    孙平治虽然有些不甘心,可是为了能和鼎盛合作,他也不得不做出让步,再者左明山已经开口了,孙平治不可能不给他面子,干脆的答应下来,“可以,那一切就麻烦书记您了。”

    这边马光耀刚从行政大楼走出来,一辆黑色奥迪车就开了过来,张秘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快步下了车,热情的向着马光耀伸出手,“马大秘,这大热天的还让您跑一趟,实在是罪过。”

    张秘书是孙平治的机要秘书,也是他的心腹,在东源集团也有一定的话语权,而马光耀身为左明山的秘书之一,虽然不属于机要秘书,只负责处理一些闲杂事,但只要他的顶头上司是左明山,任谁看了他都要给三分薄面。

    “张秘书客气了,我们都是给老板办事,说不上劳累不劳累的。”打着官腔,马光耀一扫刚刚面对左明山的恭敬和谨慎,态度显得倨傲了许多。

    马光耀笑着和张秘书握了握手,“刚好这事也要和东源集团沟通一下。”

    “马大秘我们车上说。”张秘书亲自打开后座的车门,等马光耀上车之后,张秘书也跟着坐了进来,“说起来都是我们家小少爷行事太过于莽撞,给马大秘添麻烦了。”

    “无妨,都是工作嘛。”马光耀高昂着下巴,皮笑肉不笑的敷衍了一句,道歉的话谁不会说。

    汽车离开了行政大楼,呼啸的融入到了车流之中,张秘书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张五十万的支票,不动声色的放到了马光耀的公事包上。

    张秘书面上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依旧谈论着魏毅和魏大国的事,“对于魏大国的死亡赔偿,我们孙总给了指示,只要魏毅开口,我们一定会满足他的一切要求。”

    张秘书这话一说出来,收了支票的马光耀脸上笑容就多了三分。

    处理好魏大国的死亡赔偿,让魏毅不再闹事,这是左明山交给马光耀这个秘书的工作,他如果不能完成,挨批评事小,一旦被左明山认为他是个没能力的,少了左明山的提携,马光耀的仕途也就走到头了。

    马光耀此刻笑容真实了几分,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天我们或许不会白跑一场了,解决了的魏毅的事情,我们俩也算是完成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了。”

    !分隔线!

    同一时间,药材市场,距离锦医堂不到五百米远的倪氏中医馆。

    之前开业第一天还没有剪彩,招牌就被商奕笑给砸了,倪致远气的够呛,但是多少畏惧商奕笑那彪悍的身手,只能咽下这口恶气。

    倪致远当时想着等自己将中医馆开起来,得到了东源集团的扶持,日后将锦医堂给吞并了,商奕笑这些人还不任由他拿捏,要她生她就生,要她死她就得死!

    “师傅,这简直是欺人太甚!”看着被打砸之后一片狼藉的中药馆,孙玲珑绷着俏脸,眼中迸发出愤怒的寒光。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被打砸的当天开不了业,倪致远气的离开了,交待其他人将中医馆收拾一番,明天重新开业。

    谁知道第二天早上,孙玲珑他们推开门一看,昨晚上几个工人加班加点弄到了凌晨四点多,将被打砸的中医馆恢复成了原样,谁知道到了早上又是狼藉一片。

    当时倪致远差一点气的厥过去,二话不说的就打电话报警了。

    民警过来勘查了现场,也拍照取证了,还询问了一下倪致远的情况,虽然他们一致认为是锦医堂的人干的,可是没有明确的证据,这一切只能是倪致远他们的猜测,民警自然不可能去抓人。

    有了第二次被打砸,倪致远也学聪明了,让人将医馆再次整修弄好了之后,派了人直接留在医馆里过夜,这样一来,如果锦医堂的人还敢来打砸,刚好抓个现形。

    可是谁曾想几个守夜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就昏睡了过去,等到早上的时候倪致远过来一看,得,医馆又被打砸了,接连被砸了四次,倪致远光换新的家具就用了十多万了。

    “邹老头子救治过不少人,估计认识几个好手,光派人是守不住的。”倪致远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在人脉关系这一点上,邹老爷子远远强过他,至少倪致远就找不到练家子来守着医馆。

    “师傅,要不我们也找人将锦医堂给砸了。”孙玲珑阴沉着表情,满脸的歹毒算计之色,锦医堂算什么东西,敢和他们东源集团过不去,简直是找死!要不是现在是和鼎盛合作的关键时期,孙家早就收拾了锦医堂,还能轮到他们这么嚣张!

    倪致远的确是被砸怕了,前后整整四回了!他不由的想起当天商奕笑放出来的狠话,他这个中医馆敢开一次,商奕笑就砸一次!

    “这都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倪致远语调平静,可眼神却阴狠的骇人,他何尝不想报复,可惜凭借自己根本不是锦医堂的堆放,想到此,倪致远不由的看向孙玲珑,“玲珑,孙少爷那边怎么样了?”

    东源集团想要吞并锦医堂,可惜邹家人不识时务,倪致远的打算就是抱上东源集团的大腿,然后顺势将锦医堂吞并了,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代表锦医堂和东源集团长期合作了。

    “师傅,我之前打了电话,可是表弟手机关机了,而且现在是和鼎盛合作的关系时期。”孙玲珑只是孙家的旁系,她也是最近才和孙兆丰走的近了一点。

    这还是因为东源集团要吞并锦医堂,孙玲珑有点用处,否则孙兆丰这个纨绔少爷怎么可能和一个孙家旁系的女孩子有什么接触。

    倪致远也明白这个道理,犹豫了一下,不由的再次开口:“玲珑,要不你再找找朋友,看看能不能帮忙,我们如果不能挤垮了锦医堂,日后中医界就没有我们师徒的立足之地了。”

    倪致远是被邹老爷子赶出师门的,他以前也医治了不少病人,可是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患者,自然是找邹老爷子亲自出手诊治,倪致远这个大徒弟最多就是旁观一下。

    所以邹老爷子的关系人脉很多,而倪致远唯一的靠山就是孙兆丰,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东源集团肯定不会再管自己,他又被赶出师门了,日后绝对是身败名裂的悲惨下场。

    孙玲珑的处境其实要好很多,但是孙玲珑的父亲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发展,靠的也是东源集团,孙玲珑也想吞下锦医堂,让自家和东源集团的关系更加牢固,所以不管如何,倪氏中医馆一定要开下去,而且要开的红红火火,将锦医堂给压的死死的。

    “师傅,我再联络一个朋友。”孙玲珑说了一声,拿着手机向着内室走了过去,拨通了熟悉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孙玲珑声音不由的娇媚起来,“马哥,这一次你真的要给我出头啊,锦医堂简直欺人太甚……”

    坐在汽车里,马光耀原本不打算接电话的,但他也知道孙玲珑蛮横泼辣的小性子,自己要是挂断了,她肯定会源源不断的打进来,所以马光耀这才接起了电话,只是眼神略显得尴尬。

    马光耀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家里的女儿也上初二了,孙玲珑才二十二岁,两人早在一年前就勾搭在了一起。

    孙玲珑家里开的是建筑公司,说白了就是包工头的性质,仗着自己姓孙和东源集团的关系,倒也能接到不少的业务。

    不过孙父手底下不干净,没少干一些强取豪夺、欺压老百姓、克扣民工工资的事来,不过自从孙玲珑成了马光耀的小情人之后,这些破事都被马光耀压下来了。

    可孙玲珑毕竟是孙家旁系的女孩子,张秘书又是孙平治的机要秘书,马光耀饶是清高,这会也有几分的尴尬。

    张秘书识趣的侧过头看向车窗外,孙玲珑和马光耀那点破事他自然知道,孙家也是默许的,毕竟左明山的三个秘书里,只有马光耀贪财好色可以收买,其他两人行事很周全,滴水不漏、软硬不吃。

    所以东源集团要打探一些内部的机密消息,确定左明山的态度,只能从马光耀这里着手,自然也默许了马光耀的婚外情。

    而且马光耀自己都不知道他和孙玲珑的一些暧昧照片和视频都在东源集团的保险箱里放着,这就是拿捏他的把柄,马光耀乖乖听话,拿着好处肯办事,那自然是大家都好。

    可马光耀如果贪心不足,或者起了什么歪心思,东源集团自然会用这些照片让马光耀乖乖听话,只不过到时候就撕破脸了。

    “既然是玲珑小姐那边有事,马大秘,不如我们就过去一趟。”张秘书笑着提议,魏毅是谭大夫聘请的保镖,锦医堂现成的把柄送上门来了,这样一来要拿捏住魏毅也多了一个筹码。

    !分隔线!

    锦医堂,虽然倪致远还有十多个坐镇大夫都离开了,不过大浪淘沙之后,剩下的人更为团结一致,尤其是倪致远的中医馆接连四天都被打砸了,到今天都无法开业,让邹广白这些小辈只感觉大快人心。

    “行了,你们不用管他人的事情,做好我们自己的本分就行了。”邹老爷子无奈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个小辈,“一会你们师叔过来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有什么不懂的一定要问。”

    “爸,你放心吧,我们昨晚上就准备好了。”邹广白对谭亦的手段是真的佩服万分,他明白这一次要不是有谭亦出面,得罪了东源集团的锦医堂只怕就危险了。

    早上九点,谭亦的准时过来了,虽然马上要去的是连青大学的医学系,不过商奕笑对这个真没什么兴趣。

    “你去和邹大夫他们讨论吧,我去外面看看。”商奕笑不怀好意的笑着,眼睛里闪烁着恶劣的光芒。

    倪致远还以为找几个人守夜就万无一失了,却不知道他们派过来的都是一个放倒十几个特种大兵的好手,所以晚上轻而易举的将守夜的人都给弄晕过去了,然后又将中医馆给砸了。

    谭亦了然一笑,大手宠溺的拍了拍商奕笑的后脑勺,“行了,你过去吧。”

    三两步离开了锦医馆,远远的看着倪致远带着孙玲珑一群人毕恭毕敬的等在中医馆的大门口,商奕笑咧嘴笑了起来,“呦,倪大夫这是带着徒子徒孙来欢迎我吗?这认错的态度听诚恳的嘛。”

    “是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倪致远猛地转过身来,愤怒的目光恶狠狠的瞪着漫步走过来的商奕笑。

    中医馆被打砸了四次,浪费了十多万的家具和装修的钱是小,关键是这事传出去之后,倪致远在药材市场这边已经名声扫地了,不少同行都奚落他是罪有应得!而这一切都是拜商奕笑所赐。

    孙玲珑阴沉着脸,愤怒的目光嫉妒而扭曲的盯着商奕笑,自己虽然是旁系,那也是孙家的人,背后是东源集团。

    可是孙玲珑感觉自己这么有后台都没有嚣张,偏偏商奕笑这个不要脸的拜金女,抱上了姓谭的大腿,竟然嚣张跋扈到了自己头上,关键是她还赢了!

    无视着这师徒两人要杀人的目光,商奕笑双手负在身后,慢悠悠的绕着大门口走了一圈,“啧啧,这中医馆不行那,连个招牌都没有,而且里面就几把椅子,连桌子都没有摆上,这不是太寒酸了吗?”

    “够了,你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吗?”孙玲珑气不过的怒声开口,“你也嚣张不了几天了,现在是我们孙家忙着和鼎盛合作,腾不出手来收拾你,等忙过这一阵子,我看你还怎么嚣张!商奕笑,到时候你就算是跪着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倪致远名声臭不可闻,孙玲珑这个徒弟自然也受到了牵连,之前倪致远是邹老爷子的大徒弟,孙玲珑身为倪致远的徒弟,好名声也是一箩筐的。

    每一次参加聚会,那些贵妇们谁不是将她各种夸赞,都说能有这么个优秀的儿媳妇,那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现在倒好了,自己就差成过街老鼠了。

    商奕笑格格的笑了起来,看着盛气凌人的孙玲珑,一脸同情的摇摇头,挑着眉梢问道:“你果真是孙家的旁系,这消息也太落后了,今天早上孙兆丰都被刑侦队给抓走了,你一个旁系也敢和我横?”

    “不可能!”孙玲珑震惊的喊了起来,自己是旁系,在东源集团无足轻重,兆丰可是孙总的小儿子,东源集团的小少爷,在清远市谁敢抓他!

    可是孙玲珑想到早上怎么都打不通孙兆丰的手机,她心里头不由的咯噔了一下,看向商奕笑的目光充满了畏惧和恐慌,难道她背后还有大靠山?

    就在此时,一辆黑色的汽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当看到从后座走下来的马光耀和张秘书之后,孙玲珑一下子感觉底气足了,不由快步迎了过去,“马哥,张秘书,你们来了。”

    马光耀在人前依旧端着高高在上的官威,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嗯,张秘书说你这里遇到了麻烦事,他过来看看,我就顺便跟着一起过来了。”

    “商同学?”张秘书目光复杂的看着商奕笑,没想到最终还是将小少爷给抓起来了,看了一眼被打砸的中医馆,张秘书越发的感觉商奕笑这个小姑娘有些的让人看捉摸不透。

    “原来是张秘书。”商奕笑微微一笑的点了点头,视线落在马光耀和孙玲珑身上。

    马光耀已经四十多岁了,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戴着眼睛,四方脸,个头不矮却很瘦,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的清高,官威十足的架势。

    孙玲珑才二十来岁,不过相由心生,孙玲珑一副眼高于顶的高傲姿态,可是和马光耀站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之间弥漫出一股暧昧不清的奸情,虽然两人装的挺像那么一回事,但是那眼神依旧透露出了他们之间的桃色关系。

    倪致远也见过张秘书几面,知道他在东源集团的地位,此刻倪致远放低了姿态,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中医馆被砸了四次了,他弄好一次,商奕笑砸一次,倪致远再老谋深算,此时也气的想要拿刀砍了商奕笑这个罪魁祸首。

    “哼,我倒不知道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人这么张狂!”马光耀原本就是来给孙玲珑出头的,虽然他表现出两人不怎么熟悉的疏离姿态,可是该干的事还是要干的。

    尤其刚刚孙玲珑给他打了暗号,今天晚上会好好的伺候他,一想到晚上的火辣,再想到刚收到的五十万支票,马光耀恨不能立刻就解决了商奕笑。

    商奕笑歪着头,笑眯眯的看着板着脸一身威严的马光耀,“我也不知道原来身为公职人员,竟然信口开河的诬陷他人,不是一直强调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吗?担心我找左书记投诉你哦。”

    “你!”马光耀气的面色铁青,以他现在的身份,走到哪不是被人捧着,即使张秘书对自己也很是客气,结果却被商奕笑一个小丫头给顶撞了,偏偏四周都是看热闹的人,而马光耀的确没有任何证据。

    张秘书看着牙尖嘴利的商奕笑,的确有些弄不明白她的真正意图,不过此刻却不得不打圆场,毕竟马光耀此人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脸,说不定还会怪到自己身上。

    “商同学,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管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不如我们进去谈谈如何?”张秘书风度翩翩的笑着,比起只会摆架子的马光耀,张秘书的确称得上八面玲珑、圆滑世故。

    “行,那我们就进去说吧。”商奕笑点了点头,率先向着倪致远没有招牌的中医馆走了进去。

    家具都换了四波了,倪致远实在不想再将买家具的钱打水漂了,所以他决定等事情解决了再买家具,所以屋子里只放了几把借过来的塑料椅子,连个桌子都没有。

    看到马光耀那嫌弃的目光,倪致远忿恨的看了一眼已经坐下来的商奕笑,要不是她派人打砸了自己的中医馆,这里怎么会这么寒碜。

    “商同学,你也知道马秘书的身份了,今天我们是来处理魏大国先生死亡的赔偿事宜,不如商同学让魏毅先生过来一趟。”张秘书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

    他算是看出来了,商奕笑看着年纪小,实际上这姑娘根本让人摸不透底,而且这性子也够泼辣的,足足将这个中医馆砸了四次,现在连个喝水的茶杯都找不到了。

    魏毅是跟着商奕笑一起来到药材市场这边的,只不过现在人在谭亦那边,商奕笑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让魏毅过来一趟。

    “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啊,证据都已经提交到了刑侦大队,孙兆丰肇事逃逸致人死亡,他也被抓起来了,一切都按照法律来办。”商奕笑说完之后,对着震惊的孙玲珑挑衅一笑,自己说孙兆丰刚被抓了,她还不相信,现在被吓到了吧。

    张秘书和马光耀眉头都皱了一下,这事处理不好,他们两个都没有好果子吃。

    “商同学,该走法律程序的肯定是要按照法律程序来办,不过该我们东源集团赔偿的,我们也会赔偿。”张秘书也不打算将孙兆丰捞出来,就算要捞人,也要等经济会议结束之后,等风声过去了再说。

    反正孙兆丰被关押了也是好事,身为东源集团的小少爷,即使不需要继承家业,他也该明白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吃一堑长一智也好。

    魏毅来的很快,一进门,扫了一眼全场,随后恭敬的走到商奕笑的身侧站着。

    “魏先生,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这是我们东源集团的一点心意。”张秘书发现性子彪悍的商奕笑让他看不透,而看起来老实憨厚的魏毅同样让人有点捉摸不透。

    张秘书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了过去,上面的数额从第一次在医院赔偿的一百五十万足足翻了一倍,三百万的赔偿。

    倪致远和孙玲珑看到支票上的数额之后,两人不由的眼热了几分,这可是三百万!

    就连一旁马光耀扫了一眼,原本高傲的姿态也是一变!三百万那,张秘书刚刚在车上只给了自己五十万,现在却拿出了三百万。

    虽然知道这钱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马光耀同样嫉妒的眼红了,不就是撞死了一个人嘛,哪里能赔到这么多。

    “我不需要,一切按照法律来执行,该赔偿多少就赔偿多少。”魏毅面色不变,半点不为三百万的高额赔偿而心动。

    张秘书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管是商奕笑还是魏毅都是普通人,看到三百万的支票,他们竟然浑然不在意,要不就是真的不在乎钱,视金钱如粪土,要不就是这两人还有更大的图谋。

    张秘书忍不住想到魏大国的死也是孙兆丰下的黑手,虽然他可以肯定商奕笑这里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张秘书相信商奕笑一定知道这一点,这代表魏毅也知道了魏大国真正的死因了。

    难道将小少爷以肇事逃逸的罪名抓起来还不行,商奕笑和魏毅还打算以谋杀罪控告小少爷吗?可是他们哪里来的自信敢和东源集团相抗衡,难道就凭着一个锦医堂?

    不管心里如何慌张,张秘书面上依旧带着沉静的微笑,“我知道这张支票不能挽回生命,不过还请魏毅先生收下,这只是我们的一点补偿。”

    “既然如此,魏大哥你就收下吧。”商奕笑忽然改变了态度,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拿到雷霆也能改装几辆好车了。

    魏毅二话不说的就接过支票,不过自己没有收起来反而是递给了商奕笑。

    “我还是那句话。”商奕笑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眼睛都嫉妒的发红的倪致远,“我最看不惯这种欺师灭祖的小人,这个中医馆敢开一次,我就派人砸一次,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见过猖狂的,马光耀还没见过这么猖狂的!拿了五百万的支票还不满足,还敢这么嚣张!马光耀气的都快失去理智了,可是想到左明山的交待,这个时候他还真不敢惹怒了魏毅和商奕笑。

    “马大秘,算了吧,权当是花钱消灾,商奕笑这丫头心狠手辣,之前我才得到消息,她大伯和小叔都被人打断了腿躺在医院里,真要得罪了她,还不知道会怎么闹呢。”张秘书一把拦住了马光耀,目前为止经济会议最为重要,不是和商奕笑较真的时候,而且张秘书隐隐的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张秘书看了一眼被打砸的中医馆,同情的看着表情都扭曲了的倪致远,“倪大夫就当休息一段时间,等风声平息了再做打算。”

    商奕笑就跟个定时炸弹一样,张秘书算是怕了,再说倪致远这样的人,商奕笑瞧不起,张秘书也看不上,而且收购锦医堂也是后一步的打算,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和鼎盛的合作。

    “我明白。”即使再不甘心,倪致远也只能憋屈的认了,孙兆丰都被抓起来了,自己还能怎么办?

    这边处理好了,张秘书就先告辞了,反正马光耀和孙玲珑一会估计要去开房间,他也没必要留下来。

    果真,十分钟之后,孙玲珑也走了,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她和马光耀在自己的爱巢里碰面了。

    “老公,你也别生气了,不值当。”孙玲珑凑到了马光耀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着,想到刚刚父亲和自己说的话,孙玲珑小声的开口:“你不知道商奕笑那丫头可有钱了,之前她和兆丰还有潘夫人打赌,直接赢走了三千万!”

    如果说之前三百万的支票让马光耀眼红,而现在知道商奕笑竟然轻而易举的弄到了三千万,马光耀已经不仅仅是嫉妒了,他甚至有种弄死商奕笑,将她的钱都抢过来的冲动,那可是三千万!

    “其实商奕笑也嚣张不了多久。”孙玲珑忿恨不甘的嘀咕一句,这才继续道:“现在是东源集团的关键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才没有腾出手对付商奕笑,让她拿着鸡毛当令箭,她不就是被姓谭的大夫给包养了,锦医堂的医术是好,可惜在这些豪门面前算得了什么。”

    商奕笑如果大有来头,别说她有三千万,就算她有三个亿,也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可是如果她只是个平头老百姓,那么她有三千万,那绝对是催命符。

    马光耀此刻也顾不得男女之间那点事,将手从孙玲珑的衣服下摆抽了回来,眯着眼沉思着,目光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你和我详细说说商奕笑的事。”

    马光耀虽然被左明山指派过来处理魏毅的事情,但是对商奕笑这样的小人物,他之前根本不会在意,但是起了别的心思之后,马光耀自然想要多了解一下商奕笑的事,确保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