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仗势欺人
    ,精彩小说免费!

    “竟然是顶级的龙涎香?”老者看到木盒里那一小块接近白色的龙涎香,更是无比激动的将盒子捧在手中,仔细的看了又看,回头对着黄子佩开口:“沈夫人这段时间睡眠很差,如果有了这龙涎香,绝对可以改善。”

    黄子佩听到这话不由的一喜,看来之前自己坚持来a省是对的,锦医堂这样的老字号医馆的确有门路能弄到上好的顶级药材。

    “这些药材我……”黄子佩余光一扫,却是一眼看到了商奕笑,整个人顿时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眼睛猛地瞪大,神色震惊,“你没有死?”

    这怎么可能!

    不过在震惊慌乱之后,黄子佩却发现眼前这女孩和商奕笑面容有六七成的相似,鼻梁没有商奕笑的那么挺直,下巴也显得更加尖细,而且她并没有戴眼镜。

    黄子佩渐渐的冷静下来,乍一看的确相似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可是仔细一看的话五官上是有些细微的差别的,面前这女孩子身体更为清瘦,扎着马尾辫,齐刘海,气息也显得年轻了很多。

    这不是商奕笑,只是一个和商奕笑长得很像的小姑娘!黄子佩悬着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视线一转,当看到旁边的谭亦时,黄子佩不由的再次愣住了,他怎么在这里?

    当初在和江省,谭亦凭着一手精湛的银针术将沈夫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都快两个月了,黄子佩没想到会再次看到谭亦。

    还是当初在医院时一样高冷疏离的姿态,可是他和酷似“商奕笑”的人站在一起,莫名的让黄子佩感觉到了几分说不出来的不安。

    “这位是鼎盛集团的黄小姐,沈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刚刚趾高气扬放狠话的吴主任此时得意洋洋的说出了黄子佩的身份,一副与有荣焉的姿态,“还有哪些好药材都拿出来。”

    朱经理也是满脸谄媚的笑容,赶忙上前一步,唯恐自己步伐慢了被邹广白捷足先登了,毕竟论起来自己只是打工的,邹广白才是锦医堂的主人。

    不过朱经理也知道邹广白的性子,醉心医学,不懂人情世故,所以他才敢越俎代庖的招待黄子佩这位贵客,“少夫人您好,因为知道少夫人具体需要哪些药材,所以我一直将这些药材都留着没有出售,都是野生的好药材,年份久,药性足。”

    “多谢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黄子佩微微一笑的颔首,让原本就漂亮的她看起来更加的优雅雍容,“窦老,你看有哪些药材是我们需要的?”

    谭亦视线扫过自说自话的几人,随后看向一旁的邹广白,略带清冷的嗓音里流露出几分讥讽,“广白,将我要的药材都包起来,我赶时间。”

    “是,师叔。”邹广白虽然知道了黄子佩的身份,可是对他而言谭亦这个贺氏医门的传人才是自己真正要尊重的贵客,别说只是珍稀的药材,就算是将这个药店双手奉上,邹广白也不会有二话。

    成立锦医堂的邹家先祖正是贺氏医门的学生,一身医术全部源于贺氏医门,可以说没有贺氏医门就没有邹家锦医堂。

    虽然后来邹家数代人醉心中医的研究,也渐渐将祖辈传下来的医术不断的改进创新,可是饮水思源,贺氏医门才是正统,锦医堂论起来只能算是贺氏医门的一个旁支。

    小肖和另外两个店员迟疑了一下,不过他们平日里就不喜欢朱经理,再者邹广白才是真正的老板,所以小肖率先将柜台上余下的药材接着打包装起来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没听到沈少夫人的话吗?”吴主任妆容精致的脸庞此刻完全扭曲了,愤怒的一个上前,凶狠的目光恶狠狠的瞪着邹广白,“这些药材都是沈少夫人的,你还不让他们快停手!”

    吴主任的长指甲差一点戳到自己的鼻子,邹广白后退了两步,冷淡的开口:“这里是锦医堂,药材要给谁我说了算,沈少夫人如果需要的话,等我师叔完事了之后,需要什么只要锦医堂有的,尽可以买走。”

    邹广白的确对鼎盛集团没什么好印象,之前孙兆丰没少来锦医堂胡搅蛮缠,不就是因为东源集团想要和鼎盛合作,进一步扩大规模,所以就想吞并锦医堂。

    沈夫人因为汀溪山庄的意外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再者她年纪毕竟大了,后来因为沈墨骁和商奕笑的事情又要死要活的闹腾了好几次,身体状况一直在下降。

    黄子佩带来的窦老其实是和江省保健局的老专家,之前还是给和江省一把手调理身体的专属保健师,在调养着一块,窦老可以说是权威,他也打算从药膳下手,虽然见效慢了一点,但是对身体没任何的副作用,而且能从根子上将身体调理过来。

    窦老专家看着柜台上被包装起来的药材,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对着一旁的黄子佩开口:“估计也是要做药膳的。”

    好药材难寻,尤其是野山的顶级药材,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对方将这些都挑走了,黄子佩这边就落空了。

    “邹大夫,沈少夫人前些天就已经预定了这些药材,只是我忘记收定金了。”朱经理苦巴巴的开口,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邹广白真是脑子进水了,竟然放弃这大好的机会,非得巴结这个什么师叔,得罪了鼎盛集团,锦医堂估计都开不下去了。

    看着小肖几个店员还在装药材,吴主任脸色也阴沉到了极点,怒火冲冲的看着邹广白,唾沫横飞的叫骂起来,“你怎么回事?我刚刚说的话你听不懂吗?这些药材必须留给沈少夫人,还是说你这破店不想开了!你要是不想开,我马上一个电话过去就让人来查封了这里!”

    锦医堂行医从来不看对方的身份和背景,卖药也是如此,否则这批好药材就不会放到店里出售了,邹广白冷眼看着叫嚣着要封店的吴主任,硬气十足的回答:“就算这家店开不下去,这些药材也不会卖给其他人!”

    “你简直不可理喻!”尖声叫骂着,吴主任气的扭曲了表情,忿恨的瞪着油盐不进的邹广白,得罪了沈少夫人,这一次的经济会议就等于是泡汤了,这个责任一下来,吴主任感觉自己的前途肯定是没有了。

    “吴主任,邹大夫性子拗,只对医术感兴趣,不懂人情世故。”朱经理也急的直冒火,但是他也不敢真的得罪邹广白,毕竟他还在人手底下打工呢。

    说完之后,朱经理示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商奕笑和谭亦,如果这两个人不买了不就可以了吗?现在邹广白已经杠上了,他们只能从源头来解决这事。

    吴主任深呼吸着,压下怒火,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邹广白,他给自己等着,等这一次经济会议结束之后,自己再找他算账!一个开医馆的,竟然敢和自己牛,哼,真是不知所谓!活得不耐烦了!

    商奕笑睁大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过来的朱经理和吴主任,他们这眼睛是怎么长的,难道自己和身边这一位看起来比邹大夫更好说话吗?

    “沈少夫人的身份我就不说了,两位何不退让一步结个善缘,日后若是有什么困难,也能有个靠山。”朱经理低声的开口,比起拿到的回扣,他更看重的就是和鼎盛集团搭上关系,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人情。

    吴主任依旧板着脸,看得出很不高兴,平日里自己出去,不都是被人巴结着捧着,今天却被面前这几个人抹了面子,按照吴主任一贯的脾气,她绝对会一个电话打出去,立刻将药店给封了。

    至于谭亦和商奕笑,他们要是识时务也就罢了,如果和姓邹的一样敬酒不吃吃罚酒……

    吴主任冷哼一声,高昂着下巴,一副施舍的姿态,“我奉劝你们别闹事,这药材今天你们就算买走了,一会还是得乖乖的送回来,只不过到时候就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后果绝对不是你们能承受得起的!”

    “谭先生,我好害怕啊。”商奕笑忽然一把抱住谭亦的胳膊,嗲声嗲气的娇嗔着,她现在看起来也就十**岁的模样,倒也不显得娇媚反而透着一股子憨态。

    身体还故意往谭亦身后缩了缩,商奕笑声音唯唯诺诺的响了起来,“谭先生,要不还是不买了吧,他们看起来也不好惹,到时候真找了几个混混对付我们怎么办?”

    邹广白眼角抽了抽,别过头,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

    商奕笑装的倒挺像,眼神忽闪着带着几分惶恐不安,表情也有些的怯怯的,可是一想到之前在锦医堂,她大杀四方的将十几个混混都揍翻在地,一脚将木质的椅子直接踢散架了,邹广白只能感慨这小姑娘太会装了。

    “放心,一个鼎盛集团我还不看在眼里,这些药材我都要了。”配合着商奕笑耍宝逗乐,谭亦神色一如既往般的随意慵懒,薄唇处却勾着浅薄的冷笑,看得出他根本不将黄子佩放在眼里,更不可能在意吴主任和朱经理的威胁。

    一看局面僵持住了,窦老专家眉头皱了一下,打圆场的开口:“我看这样吧,大家各退一步,这些药材数量不少,我们一人一半,这个小姑娘身体有点的虚,气血两亏,不如我给你把个脉,开个方子调养调养。”

    窦老专家是保健局的泰山北斗,能请得动他来看病的都是达官显贵,他主动开口看诊绝对是天大的面子。

    之前孙兆丰因为太早开荤,玩的太过,有些的肾虚,窦老专家声名远扬,孙平治直接让孙兆丰带了一副价值数百万的古画上门求医,却还是被窦老专家给拒绝了。

    站在谭亦身侧的商奕笑却是半点不领情,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然后用亮晶晶的一双眼无比崇拜的看着谭亦,“不要,我只相信谭先生的医术。”

    窦老专家脸色倏地一下阴沉到了极点,他已经屈尊降贵了,谁知道这小姑娘却不知好歹,窦老专家冷哼一声的在一旁椅子上坐了下来,不打算再开口了。

    黄子佩一直在观察,最开始看到和商奕笑这么相似的一个人,她的确被吓到了,但是现在越看越感觉这两人只是五官相似罢了,面前这小姑娘估计是年纪不大,所以有些的任性霸道。

    “谭大夫,非常感谢之前您对母亲的救命之恩,墨骁后天才能过来,到时候我们夫妇一定重谢谭大夫。”黄子佩是见识过谭亦的医术,不过她也清楚谭亦性子的高冷孤傲,否则沈家就不会找了窦老专家给沈夫人调理身体。

    “谢就不必了,这些药材我都要了,沈少夫人如果真的要感谢,直接离开就行了。”冷嗤一声,谭亦不留情面的将话说死了,反正他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一点药材都不可能留给黄子佩。

    看到黄子佩吃瘪,商奕笑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对着谭亦赞赏的眨了眨眼,对待敌人就该狂风暴雨般的冷酷无情。

    看着偷笑的商奕笑,谭亦眸光不由柔软了一点,大手宠溺的在她头上揉了揉,这就高兴了?

    “少夫人不必和他们客气,我看有些人就是给脸不要脸!”看到黄子佩都被打脸了,吴主任厉声开口,阴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商奕笑和谭亦,咬牙切齿的道:“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解决这事!”

    黄子佩没有理会叫嚣着走到一旁打电话的吴主任,此时按捺住心底的不悦,微微一笑,“谭大夫,这个小姑娘要调理身体也用不到这么多的药材,不如给我们黄家和沈家一个面子。”

    “你们的面子很值钱吗?”商奕笑很是“天真无邪”的反问着,笑的格外的欠扁,“反正这些药材都是给我补身体的,你就算给再多钱,我也不会让给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还有你的都结婚了,就不要对我们谭先生笑的这么暧昧,我们和你不熟!”

    黄子佩性情温婉那是面对同等身份的人,至于谭亦,黄子佩虽然有几分在意他的医术,可是听到邹广白称呼他为师叔,黄子佩猜测他应该也是锦医堂的人。

    这样一来,黄子佩真的没什么好顾虑的了,鼎盛集团要出手,分分钟就能将锦医堂关门大吉,看着嚣张挑衅的商奕笑,一再忍让的黄子佩表情也冷了下来。

    目光冰冷的看着商奕笑,黄子佩姿态高傲的给出了忠告:“小姑娘不要口无遮拦,我的身份不是你能随意侮辱的!若不是看在谭大夫救过母亲的份上,今天你只怕都出不了这个门!”

    商奕笑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宛若星辰般的璀璨双目里是毫不遮掩的嘲讽,“我好害怕啊,之前还那么客气,现在知道我们谭先生来自锦医堂,这点子背景还不被你放在眼里,所以少夫人自然没有顾虑了。”

    不知道谭亦背景的时候,黄子佩的确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是顾岸找来的,而顾岸和沈墨骁可以说是死党,黄子佩自然不敢轻视对方。

    尤其谭亦不单单医术高明,性格更是清冷高傲,之前在医院的时候,不管是黄家还是沈家,谭亦是半点面子都不给,如果没有背景,谁敢这么目中无人。

    但是知道他来自锦医堂,之前那么高冷只是依仗着自己年纪轻轻医术了得,所以黄子佩自然就没必要再小心翼翼。

    “少夫人不必和他们一般见识,这事交给我来处理。”打完了电话,吴主任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谭亦和商奕笑,这两人纯粹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该让他们吃点教训,长长记性!

    黄子佩点了点头,在窦老专家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今天她的主要目的是这些药材,没必要和这些小人物置气,不知者无畏!这些人自以为医术好就天下无敌了,根本不知道黄家和沈家的强大。

    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却见工商和卫生部门的十多个人快步的进了药店,带队的柳大明一看到吴主任立刻巴结的凑了过去,“吴主任,这点小事交给我们处理就行了。”

    “快点吧,别耽搁了少夫人的时间。”吴主任倨傲的丢下一句话,随后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和谭亦,不见棺材不掉泪!

    柳大明目光转了一圈,他也知道锦医堂的名声,可是和鼎盛集团比起来,锦医堂算个屁啊。“我们接到群众的举报,你们药店里涉嫌贩卖假药材,现在要将所有的药材进行封存,等待查实之后再进一步处理。”说完之后,柳大明趴在柜台上快速的将查封通知书递给了邹广白。

    “邹大夫一会跟我回去接受调查,你们几个将店里所有的药材都封存起来,注意一下,看看是不是混杂着假药材,这年头有些黑心生意人,为了赚钱,简直无恶不作!治病救人的药材也敢造假,这根本就是草菅人命!”

    听到柳大明义正言辞的斥责声,邹广白直接被气乐了,偏偏柳大明那姿态却是正义无比,邹广白也不善言辞,气狠了只能丢出一句话来:“你这根本是颠倒是非黑白!”

    “邹大夫,请不要让我们难做,我们也只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的,如果锦医堂这里没有假药材,邹大夫何必害怕我们调查呢?”柳大明阴测测的笑着,小眼睛里闪烁着算计的精光,锦医堂的确有几分人脉关系,可是那能和鼎盛集团相提并论吗?

    鼎盛集团可是今年清远市经济腾飞的保障,锦医堂和鼎盛集团过不去,这根本是鸡蛋碰石头!更别说定黄家和沈家联姻了,鼎盛集团背后就是沈氏,别说一个锦医堂了,就算十个都不行!

    “邹大夫,拿手机将这些药材都拍照,等检查结束了,再将药材给我们。”商奕笑坏笑着,查,尽管查,随便封!将这些药材都拍照留了底了,她倒要看看黄子佩怎么将这些药材给私吞了。

    黄子佩眉头一皱,在和江省的时候,她就感觉“商奕笑”可恨,有心计、会伪装,将墨骁的心死死的抓着,要不是沈夫人竭力反对,只怕自己都成不了沈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而面前这个酷似“商奕笑”的小姑娘同样可恨,她倒不会伪装了,可是说话直来直往的,依旧让人气的肺管子都疼了。

    “行,你们拍照吧,我们都是透明执法,秉公处理。”柳大明大度的摆摆手,根本不在意他们会不会拍照,然后又对着黄子佩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示意她放心,这事自己绝对会办的漂漂亮亮的。

    柳大明嘲讽的看了一眼商奕笑,这种事自己处理的多了去,拍照留有证据又怎么样?只要药材到了自己的手里头,那就是自己说了算。

    到时候一不小心药材丢了,不就是找个借口写写书面报告,至于赔偿,可以啊,等所有的程序走下来,估计也要半年的时间了。

    柳大明又不傻,即使赔偿也不用他私人掏腰包,最重要的是讨好了鼎盛集团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得到了上级的夸赞,说不定自己下月个就能转正了。

    看着柳大明这些人得意的模样,商奕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啊!她见过不要脸的,可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抢别人东西还抢的这么理直气壮!自己果真很傻很天真!

    看着商奕笑气鼓鼓的模样,谭亦不由的笑了起来,雷霆这些部门一贯来就很简单,至于娱乐圈虽然复杂,不过商奕笑就是个小龙套小透明,那些门门道道的算计也落不到她头上。

    笑什么笑?自己这是单纯!哪里想到社会这么黑暗!商奕笑不满的瞅了一眼谭亦,然后将头凑了过来小声嘀咕,“现在该怎么办?”

    他们按照程序办事,连查处通知书都拿出来了,商奕笑又不傻,自己这会直接阻拦,那就是暴力抗法,一不小心被抓起来了,那不是如了他们的愿。

    想知道?谭亦无声的看着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的商奕笑,“广白,打电话给保险公司,让他们过来一趟,将我要的这些药材上一千万的保险。”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谭亦轻飘飘的丢出了解决的办法,绝对的行之有效,根本不怕这些魑魅魍魉暗中动手脚。

    柳大明想借着查封药材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些药材送给黄子佩,到时候也就赔钱了事,可是谭亦就让他们赔不起!

    保费如果有一千万,那么如果丢失了的话,那一旦索赔,如果是按照十倍赔偿,那就是一个亿!柳大明再胆大包天,他也不敢弄出一个上亿的赔偿单子。

    黄子佩眼神阴沉了几分,她没有出手已经是看在墨骁的面子上,看在他救过母亲的份上,可是他既然不知好歹,得寸进尺!黄子佩也不打算手下留情了。

    “少夫人,这事?”柳大明也怂了,一千万的保费,赔偿到时候就上亿了,把他卖了也不值这个价钱。

    吴主任更是气的铁青了脸,可是谭亦和商奕笑软硬不吃,她也没办法,鼎盛集团再有钱,也不可能拿一个亿来买药材,这不是当冤大头吗?

    “行了,我自己来处理。”黄子佩冷淡的说了一句,既然明着不行,那只能来暗的,一个锦医堂而已,她还真不放在眼里。

    而且这也是黄子佩嫁到沈家之后第一次公开亮相,如果这事都处理不好,黄子佩的面子就丢大了,所以不管她真的是为了调养沈夫人的身体,还是为了挽回自己的脸面,黄子佩都要将这些药材拿到手。

    看到黄子佩走出去打电话了,商奕笑眼睛冒着亮光,一副贼兮兮的模样,“你说她还有什么招数?”

    “放心吧,这药材今天谁也抢不走。”无奈的看着商奕笑这挤眉弄眼的得瑟模样,谭亦淡然一笑,凤眸里带着戏谑之色,“你想怎么出气?”

    别说是一批药材了,她只要敢说,谭亦绝对就能办到,沈氏集团是实业公司,短时间之内,为了保障社会稳定,谭亦倒不方便动手。

    可鼎盛集团是靠着医药发家的,这也算是谭亦的老本行了,他要想让鼎盛破产真的没多大的难度,更何况这些年药价居高不下,虽然出台了不少医保政策,可是看病的费用却是越调越高,谭亦也打算好好的查一下。

    “算了,往日无怨,只要近日无仇,她不惹我,我才懒得理会呢。”商奕笑哼哼着,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大度宽容,只不过她要是能将那冒着兴奋光芒的眼神收一收就更像了。

    锦医堂的确有不少门路关系,不过最大的药材来源还是苏家,邹广白和苏之傟关系很好,苏家的药材也是让锦医堂优先购买,而且价格也压得低。

    五分钟不到的时间,邹广白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谭亦,随后接起了电话,“父亲,你说什么?苏家要中止我们的药材供应?”

    黄子佩面色平静,这只是一个提醒,如果锦医堂还是这样冥顽不灵,她不介意再次施压。

    吴主任和朱经理此刻都得意洋洋的看着震惊的邹广白,该!活该!让他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好了吧,鼎盛集团施压了,锦医堂到时候连中药材都买不到,看他们还怎么经营药店,还怎么治病救人!

    “邹大夫,其实事情并不需要走到这一步。”黄子佩叹息一声,美丽端庄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似乎她只是被逼着动用关系给锦医堂施压。

    邹广白性子的确温和,可是老实人有时候脾气却最是执拗,此刻邹广白冷冷的看着假惺惺的黄子佩,态度半点没有软化,“即使锦医堂关门,这些药材依旧是师叔的,谁也拿不走!”

    “沈少夫人,不需要和他们客气,这些都是贱民,不见棺材不掉泪!”吴主任站在黄子佩身边尖声怒骂着,表情愈加的狰狞凶狠,“都是些贱骨头,给脸不要脸,让他们吃足了苦头,估计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识时务!”

    听到这么难听的骂声,商奕笑却是半点不生气,她只是眼巴巴的瞅着坐在身旁的谭亦,反正这一位绝对是不吃亏的主,他们现在骂的越狠,一会儿被收拾的就越惨。

    谭亦看了一眼面色平静如水的黄子佩,虽然鼎盛集团在中医药这一块涉足的不算多,可是都是医疗体系的,黄子佩应该知道锦医堂这些年救治了多少患者。

    就因为一时冲突,她竟然给苏家施压断掉了锦医堂的药材供应,看得出这个女人面上看着温婉柔和,其实骨子里比男人还要狠辣自私。

    而坐在他身旁的商奕笑,这丫头看起来咋呼咋呼的,对待敌人也是毫不留情,可是对待这些普通人,她其实最为心软,就算打架至多也只是皮肉伤而已,被打的那些人休养半个月基本就没什么大碍了。

    “鼎盛集团的人脉关系果真了得。”谭亦似笑非笑的开口,狭长的凤眸里目光却是清冷而漠然,“只不过沈少夫人不感觉自己做的太过了吗?”

    被谭亦那薄凉而锐利的眼神看的莫名的有点心慌,不过黄子佩却快速的冷静下来,“我也是被逼无奈,谭大夫应该知道母亲的身体多么需要调养,而这些药材更是可遇不可求。”

    将一片拳拳孝心表露无遗,黄子佩叹息一声,“谭大夫身边的这个小姑娘虽然也是气血两亏,不过她毕竟年轻,即使药材品质差一点,很快也能调理过来,谭大夫何不成人之美?”

    “沈少夫人口才很好,不过也只是白费口舌而已,这个世道还是靠实力说话。”谭亦淡然一笑的拿出手机,然后拨通了秘书小周的电话。

    看着打电话的谭亦,黄子佩不由的蹙起眉头,他刚刚这话说的很对,这个社会的确靠实力说话,而他应该也知道鼎盛集团的强大,这个时候就应该低头了,而不是继续死扛到底,将自己撞的头破血流。

    商奕笑看着拧着眉头满脸不解的黄子佩,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随即笑着开口:“沈少夫人应该听过这样一句话,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大夫,尤其是医术好的大夫,因为他不仅仅能救你的命,而且也能救很多大人物的命。”

    看着嚣张挑衅的商奕笑,黄子佩发现和“商奕笑”长的相似的人同样惹人生厌,看着这熟悉的五官,黄子佩心里就不痛快,有种将对方斩草除根的冲动。

    想到谭亦的医术,黄子佩的确有些不安,可是转念一想,他就算救过某个大人物,对方手眼通天,可是黄家和沈家也不是善茬。

    更何况自己要的这批药材是为了给母亲调理身体的,即使做的有点过了,那也是一片孝心,更何况帝京梅家不可能置之不理的,想到这里,黄子佩也安下心来了,她倒要看看他们能找到什么样的大人物来救场。

    “丑人多作怪!”吴主任不屑的嗤笑一声,一个大夫而已,年纪还这么轻,他以为自己神医吗?

    沈少夫人打电话,那是因为她有这个资本,鼎盛集团的关系网在这里,那些大人物都要给黄家三分薄面,他也打电话,可别一会儿找不到救兵,反而丢人现眼。

    这边谭亦挂断了电话,局面依旧处于僵持状态。

    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柳大明的电话第一个响了起来,一看是顶头上司的电话,柳大明立刻绷直了身体,来之前他已经请示过了,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无比让沈少夫人满意。

    可是现在却闹成这样,柳大明头皮一麻,迁怒的瞪了一眼谭亦和商奕笑,都是这两个人害得,接起了电话,柳大明声音显得无比的谄媚,“领导,我这边正在处理呢,马上就能好,您老放心,一定会让沈少夫人满意的,绝对会确保这一次经济会议的顺利召开……”

    “你给我闭嘴!”一声怒吼响了起来,打断了柳大明的自说自话,电话另一头的领导估计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你立刻将所有人给都带回来,马上就回来!”

    咔嚓一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柳大明被吼的耳朵都痛了,关键这怒骂来的莫名其妙啊,犹豫了一下,柳大明也不敢继续待下去了,“你们几个立刻跟我回去。”

    “沈少夫人,非常抱歉,突然来了紧急公务,我马上得回去处理一下。”柳大明对着黄子佩牵强的解释着,然后带着自己的手下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边柳大明前脚刚走,吴主任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吴主任背后有靠山,所以她的顶头上司倒也不敢直接怒骂,只是语调同样不好,“你马上回办公室,经济会议的事情我交给小马负责了,你不用管了。”

    “什么?这都是我在负责!”吴主任不满的嚷了起来,只要这一次能顺利的让鼎盛集团在清远市投资,自己的功劳绝对不小,还有几天就要开会了,现在不让自己负责了,这算什么。

    “行了,你回办公室再说。”懒得再废话,对方说完之后也挂断了电话。

    吴主任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隐隐的警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如果不是出了大事,上面不可能将自己调走的。

    想到这里,吴主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不回去了,只要和沈少夫人打好了关系,谁也不能将自己调走!

    黄子佩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谭亦,没有想到自己还是小看了他,不过想到这里只是a省,经济一般,至多算是三线省份,黄子佩也没有多在意谭亦,沈黄两家真正的靠山是帝京梅家,这才是庞然大物。

    而就在此时,黄子佩的手机也忽然响了起来,看到是黄父的电话,黄子佩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连忙接起电话,“爸,你怎么这个时候打我电话?”

    “子佩,你在清远市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人?”黄父眉头紧皱着,刚刚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黄父都惊了一下,章叔可是帝京的大人物,虽然前几年退休了,但是影响力依旧在。

    鼎盛集团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规模,除了黄父的经营能力之外,也是因为早些年的时候,黄子佩的爷爷曾经救过章叔妻子和女儿的性命,结下了这段善缘,有了对方的保驾护航,鼎盛集团在商界才能如日中天。

    “爸,出什么事了?”黄子佩的脸色此刻才是彻底变了,忌惮的看了一眼云淡风轻的谭亦,他到底托了什么关系。

    “子佩,我刚刚接到你章爷爷的电话,说你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这一次章爷爷舍下脸面给我们黄家周旋,但是从此之后,两家再没有关系了。”黄父语调是无比的沉重,章叔说这话就说明他以后再也不会管黄家的死活了,这就等于黄家最大最稳妥的靠山彻底失去了。

    ------题外话------

    打脸打的啪啪的,和谭二哥比关系,简直是自寻死路啊o(n_n)o~

    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就不要吝啬啊,把月票都丢过来吧,么么哒,爱你们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