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准备回国
    审讯室。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商奕笑依旧保持沉默,因为有林氏盯着,东源集团这边也不敢对商奕笑太过分,否则就是现成的把柄送上去。

    办公室里,洪队长正在接电话,“张秘书,你看还有一个小时就满四十八小时了,商奕笑这边该怎么处理?”

    张秘书也有些的头疼,商奕笑的种种表现都超出了他的预测,即使被抓捕了,她没有生气愤怒,同样也没有害怕求饶,她就安安静静的待在审讯室里,一副岿然不动的姿态。

    如果说一开始商奕笑还指望和江省包养她的男人会给她出头,那个时候她很冷静也正常,可是两天时间都过去了,张秘书一直派人盯着呢,根本没有人来打听商奕笑的事,而且她也没有对外打电话求援。

    这就让张秘书有些摸不清商奕笑的底了,她这是到底打算干什么呢?

    “洪队长,一切按照你们的规章制度来办,暂时也不要提起公诉,你再和她谈谈,如果商奕笑依旧什么都不说,先将人羁押着再说,具体情况到时候我再通知你。”张秘书目前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要不是兆丰少爷中了林礼的计弄死了魏大国,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那行,我再过去问问,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打算。”洪队长也很是无奈,商奕笑这老僧入定的姿态,重不得轻不得,简直像是弄了个老佛爷回来供着。

    将手机挂断,张秘书揉了揉眉心,商奕笑这事真有点难处理,真提起公诉,将人逼急了,商奕笑投靠了林氏制药,到时候就麻烦了。

    虽然魏大国已经去世,算是死无对证,所有证据也都抹除干净了,可是真的闹起来,对东源集团的名声也不好。

    “商同学,你到底是个什么打算?”洪队长是真的弄得没脾气了,他儿子今年十六岁了,对比起来,他儿子那就跟个二愣子一样,很傻很天真,商奕笑就大了三岁,可是让洪队长都摸不透。

    看商奕笑依旧神色冷静的沉默着,洪队长将提起公诉的相关文件在她面前摊开,“就算你不交待银行卡里巨额资金的来源,可你看马上就九月份开学了,你总不能不去上大学吧?”

    不管商奕笑是被什么人包养了,可她能坚持上夜校,而且还能考上帝京连青大学医学系,这说明她对未来是有规划的,也期待能上大学开始崭新的人生,这也是洪队长唯一能找到的突破口。

    商奕笑抬头看了一眼洪队长,沉默两天之后第一次开口:“这话不应该是去问张秘书吗?看看东源集团打算怎么处理我?”

    被堵的没话说!洪队长无语的瞅着商奕笑,她还不如保持沉默呢!张秘书那边因为摸不清楚商奕笑的底,所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不过按照洪队长的判断,张秘书估计不打算动商奕笑,估计就是个拖字诀,等经济会议结束,东源集团和鼎盛如果顺利签约,到时候肯定会将商奕笑释放了。

    就在此时,审讯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了,洪队长走到门口,手下看了一眼里面的商奕笑,关上了门低声开口:“队长,林氏制药的林经理来了,还带了律师过来。”

    洪队长眉头一皱,林氏制药和东源集团根本就是死对头,这个时候林经理过来,还带着律师,绝对是来者不善!

    “你进去看着商奕笑,我过去看看。”洪队长刚走了两步,就看到副局陪着林礼还有律师已经走过来了。

    “这就是洪队长吧,幸会。”张律师看了了林礼一眼,率先对洪队长伸出手,随后表明了来意,“受商同学母亲袁素文女士的请求,我将成为商同学的律师,不知道现在是否方面见一见商同学。”

    对于商家那些人和事,洪队长在抓捕了商奕笑之后就有所了解,商家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商奕笑被抓捕了,就算知道了,估计他们也不会给商奕笑请律师,而且还是林氏制药带来的律师。

    难道是包养商奕笑的那个金主和林氏制药搭上了关系,金主自己不愿意出面,所以才让林礼和律师来处理商奕笑的事?

    将这个念头暂时压下,洪队长点了点头,“张律师你好,商同学正在审讯室里,我带两位过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又回到了审讯室里,看着安然无恙的商奕笑,林礼也没有什么奇怪,这个节骨眼上,东源集团不可能再对商奕笑下黑手,同样的错误不会犯第二次。

    “商同学,你好,我是受你母亲的聘请……”张律师快速的说明着自己的身份,可是对上商奕笑那过于纯净的似乎能看透一切的双眼,张律师声音微微停顿了一下,这种借口一戳就破。

    不过张律师认为商奕笑只要脑子没进水,她肯定会顺着台阶下,没有人愿意继续被羁押。

    商奕笑将目光看向一旁保持沉默的林礼,片刻之后,就在所有人都因为她的沉默而有些七上八下时,商奕笑终于开口了:“非常感谢林经理的好意,也谢谢张律师来这一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离开。”

    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张律师立刻发挥自己的专业能力,从公事包里拿出相关的文件。

    洪队长抓捕商奕笑是蒋丽报案的,按照蒋丽之前的口供,她在重症监护室里的时候,魏大国短暂的苏醒过,指控商奕笑骗取他的钱财。

    洪队长就根据这一点调查了商奕笑的存款情况,要求她证明自己两百多万巨款的合法来源,但是一旦张律师介入了,洪队长这边的许多证据就经不住推敲了。

    “洪队长,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应该是洪队长你们提供我的当事人非法获取巨额财产的罪证,而不是让我的当事人提供这笔存款的合法来源。”张律师言辞极其犀利,一针见血的就点明了不合理之处。

    无视了洪队长有些难看的表情,张律师继续质问:“对于护士蒋丽的口供,我认为纯属诬告,相信洪队长已经调查过了,我的当事人和死者魏大国先生在次之前没有任何的接触,而且两者之间也没有钱财的往来,根本不存在诈骗。”

    “根据蒋丽的口供死者魏大国当时是从昏迷里苏醒过来,死者当时的意识不属于清醒状态,即使他开口说了什么也不能作为调查的证据,更何况根据我在市医院的走访调查,我的当事人和蒋丽存在口角纠纷,这根本是恶意诬告,我的当事人可以随时追究对方的法律责任。”

    张律师霹雳啪啪一阵说完之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向商奕笑,释放着善意,“商同学,如果你要追究的话,我们马上就可以起草律师函。”

    两天的时间足可以商奕笑确定蒋丽在魏大国死亡事件里的作用,面对张律师或者是林礼的示好,商奕笑领情了,“可以,既然蒋丽因为私人仇怨诬告我,我要求追究她的法律责任。”

    一个小时之后。

    在走完了所有的程序,商奕笑终于可以离开了。

    “商同学,你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一程。”看到司机将车子开过来了,林礼笑着看向身侧的商奕笑,如果不是为了拉拢她,林礼也不会亲自来这一趟。

    “林经理,我想知道蒋丽具体做了什么?”商奕笑平静的询问,魏大叔的死肯定和蒋丽脱不了关系。

    林礼迟疑了一下,随后温和一笑的开口:“我只查到蒋丽在魏大国的点滴液里注射了一种无色透明液体,可惜没有证据。”

    至于蒋丽注射的只是生理盐水,林礼不打算告诉商奕笑,她只需要知道魏大国的死,蒋丽是直接凶手,孙兆丰是幕后凶手,这就可以了。

    “看来林经理不单单没有查到证据,同样也不知道魏大叔真正的死因,蒋丽只是一个吸引外界注意力的挡箭牌。”商奕笑嘲讽的勾着嘴角。

    如果真的是蒋丽直接动手的,东源集团绝对不可能让蒋丽来状告自己,只会将蒋丽藏起来,否则一旦蒋丽的口被撬开了,这个杀人罪就等于安到了孙兆丰头上,东源集团不会冒这个险的。

    “不过还是很感谢林经理和张律师。”商奕笑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眉头紧锁着,林礼冷眼盯着商奕笑清瘦的背影,语调阴沉的开口:“张律师,她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这样一来,我们想利用商奕笑状告东源集团谋杀魏大国的计划只怕是彻底行不通了。”

    “东源集团不可能再对商奕笑动手,而商奕笑也不会成为我们利用的工具。”虽然结果不如人意,可是这就是事实,张律师感觉如果是自己,他也不会搅和进来。

    因为东源集团和林氏制药的争斗,魏大国已经死了,商奕笑如此敏锐警觉,那么她绝对不会贸贸然的搀和进来,成为被利用被牺牲的工具,经理的打算是要落空了。

    林礼还是有些不甘心,如今林氏制药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了,一旦东源集团和鼎盛合作成功,那么整个a省就没有林氏制药的立足之地,只要没有到最后一刻,自己绝对不会放弃的!

    !分隔线!

    清远市新天大厦。

    三个漂亮的女孩子此刻正逛着商场,“小丽,这款包我想很久了,可惜太贵了,你们身边有朋友出国吗?能给我人肉带回来一个就好了,价格实在是太贵了。”

    蒋丽看着同伴手里头的橙红色的手提包,今年上半年的新款包包,蒋丽翻开吊牌看了一眼,眼中骄傲之色一闪而过,不在意的开口:“也不是很贵啊,五万块不到呢。”

    两个女孩子错愕一愣,她们三个之所以认识,那是因为她们身份相同,都是被那些老总包养的小情人,当然,潘春德这个金主最有钱也最大方。

    可是以前逛街的时候,蒋丽虽然也买一些名牌的衣服和包包,不过买的最多的还是那是首饰,毕竟以后和金主分开了,只有首饰才是真正值钱的东西。

    “我挺喜欢这款包包的,包起来。”蒋丽得意洋洋的开口,享受着柜台小姐还有两个同伴羡慕嫉妒的眼神,财大气粗的将银行卡递了过去,“刷卡。”

    这张卡里有一百万!蒋丽真正高兴的不是孙兆丰给自己的这张一百万的卡,而是搭上了东源集团的小少爷,一旦进入了这个圈子,说不定日后自己也能嫁入豪门,所以五万的包包那也是身份的象征,太寒酸了怎么去勾引那些豪门贵少。

    “小丽,没想到潘总对你这么大方啊。”女伴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同样是被包养,自己的金主就抠门多了,一个月也就给几万块钱的生活费,偶尔给自己买些衣服化妆品。

    潘春德那个老男人可不是自己的最终目标!蒋丽神秘一笑,眼中闪烁着野心和**,自己的目的是孙兆丰那些年轻的贵少。

    蒋丽刚打算开口再炫耀几句,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到上面的号码,蒋丽表情微微一变,将手中的购物袋交给女伴,“帮我拿一下,我接个电话。”

    “什么?你说商奕笑盯上了我?已经让律师起草律师函控告我?”蒋丽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了,阴沉着脸,眼中怒火凝聚。

    那个该死的黄毛丫头,竟然还敢找自己的麻烦!“我是听从孙少爷的命令行事的,现在该怎么办?”气归气,蒋丽倒没有害怕,自己现在是孙兆丰的人,东源集团不可能让自己出事的。

    “行,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嗯,医院那边我也会打电话请假的,麻烦你转告孙少爷,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挂断电话之后,蒋丽再没有了逛商场的心情了,快步向着同伴走了过去,“医院那边有点事,我要马上回去了。”

    三人中蒋丽最聪明,这两个被包养之后就当起了金丝雀,而蒋丽却坚持去医院上班,这样“自食其力”的品格,反而让潘春德更喜欢。

    “那就走吧。”女伴不高兴的回了一句,反正她也不想逛了,一个早上就看蒋丽在这里显摆,几万块的包包,上万的化妆品,蒋丽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们两个彻底沦为了配衬。

    三人从商场走了出来,蒋丽有些心不在焉的,“小心车子!”女伴拉了一下走神的蒋丽,一辆出租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差一点将蒋丽给剐蹭到了。

    “谢谢。”蒋丽回过神来,反应过来之后身上也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司机怎么这么慢,这都晒死人了。”另一个女伴看了一眼停车场的方向,她的金主疑心病重,即使她是和蒋丽这些闺蜜出来,美其名曰派司机护送,其实就是盯梢。

    又等了一分钟左右,看到车子开过来了,三人迈步走了过去,就在此时,一辆汽车忽然从另一边疾驰而来,速度极快,蒋丽三人吓的慌了神,双脚更像是被钉住了一般。

    砰的一声!在四周路人惊恐的目光里,蒋丽的身体被高高的撞飞了出去,然后如同被摔烂的布娃娃一般落在地上,嘴角和身下流出了大量的鲜血。

    而蒋丽身边的两个女伴也是轻微受伤,可看得出司机是冲着蒋丽去的。

    商奕笑没想到自己离开不到半天时间,又再次见到了洪队长,“请进。”

    “商同学抱歉打扰了,我们也是例行公事过来询问一下情况。”洪队长在房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开门见山的道:“下午一点钟,在新天大厦门口蒋丽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撞了,人当场死亡。”

    说完之后,洪队长一直注意着商奕笑的表情,他知道蒋丽不可能是商奕笑派人撞死的,很有可能是东源集团要灭口,也有可能是林氏制药做的,然后嫁祸给东源集团。

    洪队长来酒店找商奕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她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可惜他却发现商奕笑从面部表情到眼神,甚至到肢体动作都非常的平静,就好似听到旁边的人在说今天天气不错这样的话题。

    “东源集团和林氏制药是死对头,在这么敏感的时机,他们都不会动手去杀蒋丽的。”商奕笑也有些吃惊蒋丽的死亡,不过她想的更透彻,“如果能确定是蒋丽是被人故意撞死的,那么洪队长你们怀疑的对象应该是情杀。”

    买凶杀人不外乎情杀仇杀和钱财,后两者和蒋丽这个普通人应该没多大的关系,感情这一块反倒最有可能,蒋丽被潘春德包养了,幕后人有可能爱慕蒋丽求而不得,疯狂之下将她杀了,也有可能是其他女人嫉妒仇视蒋丽。

    就在此时,洪队长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听到电话里手下的汇报,洪队长震惊的站起身来,“你说什么?蒋丽怀孕两个月了?”

    片刻后,洪队长目光复杂的看着商奕笑,尸检结果证实蒋丽怀孕两个月了,不过陪蒋丽逛街的两个同伴并不知道怀孕的事,蒋丽或许自己都没有发觉,但是潘春德的原配可能知道了。

    “打扰商同学了,如果你知道什么消息的话,请随时通知我。”将名片放在了桌子商,洪队长起身告辞了,既然发现了怀孕这条线索,调查的方向也明了了。

    潘春德并不是一个好男人,他在外面的养的小情人远不止蒋丽一个,其他几个小情人同样年轻漂亮,最低文凭也是大学本科。

    除了好色之外,更重要的是潘春德只有一个儿子,而他这个儿子却是弱智,潘春德赚到钱越多,他越是想要一个继承人。

    可惜原配就是个母老虎,而且家世稳稳的压了潘春德一头,他不敢得罪妻子和她的娘家艾家,自然也就不敢离婚。

    当年确定妻子不可能再生了,潘春德就偷偷包养了一个女人,而对方也如他所愿的怀了孩子,可惜不等潘春德高兴,女人却被佣人从楼梯商推了下来,五个月的孩子流产了,而且还是个男婴。

    幕后凶手正是他的妻子,艾家自知理亏,再加上自家女儿是光明正大的买通佣人动手的,为了平息潘春德的怒火,艾家就默认了他在外面养情人,不过一旦有了儿子,潘春德必须将外面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都遣散了。

    或许是注定命中无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潘春德的年纪越来越大,这些身体健康的小情人竟然一个都没有怀孕,潘春德也早就死心了,他妻子也懒得去查去管了,反正这么多年都没有哪个女人怀上。

    太平间里,看着身上盖着白布的蒋丽,潘春德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商,双手不停的颤抖,

    这里面是他的孩子啊,还有八个月就可以出生了,可惜现在竟然就没有了!

    “老板?”华哥低声的开口,这都站了一个多小时了,太平间里阴气阵阵的,对着尸体看了一个多小时,饶是华哥胆子大,这会儿也有点的毛骨悚然。

    潘春德年纪毕竟不小了,此刻也有些撑不住,身体一个晃悠,一旁阿华连忙将人给扶住了,“老板,现在最重要的是给蒋小姐报仇。”

    眼中戾气横生,潘春德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蒋丽,这才将白布给盖上了,嘶哑的声音里透露出一股子疯狂和狠辣,“对,你说的对,害了我儿子的凶手,我是不会放过的!”

    !分隔线!

    第二天早上,商奕笑离开了清远市回到白鹳县的东源大酒店,经理看到她之后立刻迎了过来,“商同学,你回来了,之前的房间一直给你保留着。”

    “谢谢。”商奕笑刚开口,一辆豪车忽然停在了门口,随着保镖将车门打开,一个五十来岁的贵妇走车里走了下来。

    “商同学,我们夫人有请。”贵妇向着大堂右侧的休息区走了过去,而保镖则径自向着商奕笑走了过来,说是请,可是保镖态度强势,明显就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商奕笑看了一眼不远处在沙发上坐下来的贵妇,看起来雍容华贵,可是眉宇里却带着一股子阴冷的戾气,法令纹很重,眼角微微下垂,板着脸,一看就是个不好相处的女人。

    经理看到商奕笑走过去了,瞄了一眼停在大门口的车子,将车牌号记下来之后,对着前台的人开口:“盯着那边,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交代完了,经理大步向着办公室走了过去,已经拿出手机向张秘书汇报情况了。

    “相信你已经知道蒋丽去世的消息,不过你大概不知道肇事司机也自杀了。”贵妇声音压得低,透露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恶意,冷眼看着面前的商奕笑继续开口:“而司机自杀之前已经对警方交待了所有的犯罪经过。”

    余下的话就不需要多说了,商奕笑和蒋丽在市医院起了口角纠纷,之后蒋丽报案诬陷商奕笑诈骗了魏大国的钱财,然后林礼带着张律师出面,商奕笑没事了,反过来给蒋丽发了律师函。

    现在蒋丽被撞身亡,商奕笑有杀人动机,而肇事司机偏偏在指认了商奕笑是凶手之后就自杀了,如果没有人帮忙,商奕笑的处境可以说非常的危险。

    就算最后被无罪释放了,但是被调查期间,她肯定不能去帝京的大学报到,这样一来,说不定就失去上大学的机会。

    听完贵妇的话,商奕笑感觉自己这段时间肯定是犯小人了,所以什么破烂事都能扯到自己身上。

    看着眼带恶意的贵妇,商奕笑冷冷的开口:“所以呢?我去伏法认罪?比起我,我相信潘夫人更有杀人动机,蒋丽怀孕了,潘夫人不愿意将偌大的家产给私生子,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尸两命,永绝后患!”

    脸色陡然阴沉下来,潘夫人视线阴冷冷的盯着商奕笑,冷冷一笑,原本刻薄的表情显得更加的恶毒而阴险。

    “你的确很聪明,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难怪能考上连青大学,只可惜你还是太单纯了,你不了解潘春德的性格,那个男人自私自利,阴险狠辣,不管蒋丽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就凭着你是蒋丽的仇人,潘春德就不会放过你的。”

    可惜面对这样危险的处境,商奕笑神色却是半点不变,冷眼看着特意从市里赶到白鹳县见自己的潘夫人,“让我代替你认罪,然后你保证我的安全,确保我不会被意外死亡?”

    这真的很可笑!她找人撞死了蒋丽,却让自己给她背黑锅,这也就罢了,关键是潘夫人还一副施恩给自己的高傲姿态,好似她开了金口,自己就该感恩戴德的跪谢。

    潘夫人知道当年自己第一次弄死怀着潘春德孩子的情妇时,潘春德虽然愤怒,可还有理智,因为那个时候他认为失去了这个孩子,他很快还能有第二个第三个孩子。

    而且那个时候潘夫人的娘家艾家正处于鼎盛时期,而潘春德的三鑫矿业也需要艾家的支持,所以这件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但时隔二十多年,艾家的势力已经不如当年了,而潘春德却是如日中天,将三鑫矿业经营的非常好,而且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女人怀孕,如今唯一怀孕的蒋丽却被撞死了,潘春德的怒火可想而知。

    “你不需要认罪,你只需要答应嫁给我儿子,我就能确保你的安全。”潘夫人挑剔的目光看了看商奕笑,原本强势冷硬的态度终于放软了几分,“当然,你需要很快怀上孩子。”

    这些年,潘夫人不是没想过给自己的儿子找一个妻子,可是看过那么多人,没有一个潘夫人是满意的,家世好一点的自然不可能嫁给一个弱智,而那些普通人,不是长的不行,就是智商一般,有些则是性格、人品让潘夫人看不上。

    商奕笑却是最好的人选,她很聪明也很理智,她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这样一来,日后她能很好的教育自己的孙子。

    而且商奕笑和商家人不和,潘夫人也不需要担心商家那些人来他们家打秋风,同样的,商奕笑虽然性子狠辣,可是对魏大国一个陌生人却能如此友善,说明她本性不坏。

    这样一来,即使她嫉恨潘夫人和潘春德,但是对那个痴傻的丈夫却不会迁怒怨恨,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

    商奕笑目瞪口呆的看着自说自话的潘夫人,第一次感觉自己智商可能不够用!

    商奕笑以为潘夫人开出的条件是让自己认罪,然后她确保自己的安全,等过两年风声平静下来了,再将自己捞出来,甚至还可以让自己上大学,或者去国外读书,可是商奕笑真没有想到,潘夫人竟然想要让自己嫁给她的傻儿子!

    “非常抱歉,我不会答应的。”回过神来之后,商奕笑直接起身离开了,再待下去,商奕笑感觉自己脑子也要和潘夫人一样不正常了,这都什么事啊!

    对于商奕笑的离开,潘夫人并没有生气,只是冷冷的丢下威胁的话,“你会后悔的,我等着你来找我。”

    听到这话的商奕笑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自己脑子进水了才会去找她!这都是什么事啊!

    !分隔线!

    商家被打砸之后,袁素文不得不从厂里提前支取了这个月的工资,然后找人将家里的门窗都修理好了,剩下的钱则买了电饭锅一类的小家电。

    至于冰箱和电视机这些,袁素文的工资也就三千五,只能等下个月发了工资再置办。

    “大哥,你们不是这事就算了吗?”袁素文瑟缩着身体,苍白的脸上带着惶恐和不安之色。

    之前她不下心将老太太推倒了,当时老太太嚷着要报警,袁素文吓得够呛,好在商奕笑后来承担了老太太的住院费。

    袁素文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哪里知道商老大和商泉又旧事重提。

    “二嫂,事情我们是不会追究的,不过你也知道老太太七十多岁了,现在看着没事,但血压那么高,日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这可都是你的责任,不过你放心,我和大哥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商泉说了一通威胁的话,然后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赔偿协议,“二嫂,你看一下将这个协议签了,老太太两年内如果不出事,那都和你没关系,如果出了意外,那你要承担所有的丧葬费,也不多,我罗列了一下也就几万块钱而已。”

    袁素文接过协议看了一下,上面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这协议就是确保袁素文日后不能抵赖,要承担老太太的丧葬费。

    “素文,老太太是被你推倒的,我们也没有报警,两年之内老太太出事了,那肯定是你的责任,可到时候你要是不承认耍无赖,我和老二也没办法,除非我们现在就报警,走法律程序,日后你想抵赖也不成。”

    商老大这威胁的话一说出来,袁素文就一个哆嗦,连忙放下手中的协议,哀求的开口:“我愿意签。”

    “二嫂,我们也是防患于未然,你放心,协议说的很清楚,只是两年之内,两年后老太太再出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商泉笑着将笔递了过去,看她签字摁下手印之后,不动神色的将协议翻到第三页。

    “二嫂,这边还要签个名,右下角这里,还有手印。”几分钟之后,看着袁素文没有丝毫怀疑的签字了,商泉和商老大对望一眼,眼中闪烁着无法遏制的贪婪,成功了!

    签完字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袁素文是今天四点的班,这会拿着包匆匆的离开了。

    屋子里,商泉快速的将协议的前两页丢到一旁,第三页上面都是空白一片,只有右下角是袁素文的签字和手印,“大哥,成了,我们立刻找人将空白部分补充完整。”

    已经开始上班的袁素文完全没有想到一张自己签名的欠条已经无中生有的出现了,上面的金额赫然是五百万,利息也是按照国家规定的私人借贷的最高利息。

    如此一来,即使商奕笑闹到了法庭,商家两兄弟也不必担心。

    阿华这边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向着书房走了过去,敲响了书房的门,“潘总,欠条已经弄好了,金额是五百万,商奕笑名下的银行卡里只有两百五十多万,她绝对没有能力偿还五百万的巨款。”

    “你去白鹳县盯着,我要让她生不如死!”潘春德一字一字阴冷的开口,他知道商奕笑不是幕后凶手,可是姓艾的那个女人竟然和东源集团搭上了关系。

    潘春德暂时不能对潘夫人动手,但是商奕笑却被他迁怒了,已经失去理智的潘春德不会在乎商奕笑是不是无辜的。

    他只知道如果不是商奕笑和蒋丽发生了口角,蒋丽不会被东源集团的人利用,那么潘夫人就不能搭上东源集团,蒋丽也就不会死,一切都不会发生!

    国外,某个隐秘的据点。

    “二少,任务圆满完成。”六个的小队成功的回到了据点,虽然有两人轻伤,不过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谭亦放下手中的文件,俊雅的脸上露出赞赏的笑意,“辛苦了,准备一下,明天早上的飞机我们回国。”

    六人高兴的欢呼一声,你推我挤的回房间了,谭亦视线再次回到了手中的机密文件商,经过这段时间的打击,没有一两年的修整,黑蜘蛛不可能再有所行动。

    最关键的是黑蜘蛛完全没有怀疑邓鹤翔已经暴露了,相反的,黑蜘蛛甚至打算重用邓鹤翔,因为董家和赵家走私线路的被摧毁,黑蜘蛛名下的几家跨国公司也被清剿了,资金严重短缺的情况下,邓鹤翔就盯上了沈氏集团。

    “二少,根据国内的线报,邓鹤翔借着酒意和沈夫人发生了关系。”秘书小周刚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被雷的里嫩外焦。

    沈夫人都一把年纪了,沈墨骁这个儿子也结婚了,说不定明年就能抱孙子了,没想到沈夫人竟然出轨了,当然,这其中更多的是邓鹤翔的引诱。

    白皙而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谭亦头也不抬的开口:“沈墨骁吞并了董家的生意,而且赵家二房也放弃了手中的所有的产业,赵咨勋这边只保留了几个家族产业,其余的也都被沈家和黄家吞并了,对缺钱的黑蜘蛛而言,沈氏集团就是一块大肥肉。”

    邓鹤翔知道沈氏集团不可能和赵家二房和董家那样给黑蜘蛛提供资金,所以只能剑走偏锋,他成功勾引了沈夫人,就等于抓住了沈夫人的把柄。

    更何况商奕笑的“死”也是一个把柄,沈夫人日后只能听从邓鹤翔的指挥,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沈夫人终究会引狼入室,即使日后她察觉了,可是现成的把柄在邓鹤翔手里头握着,沈夫人也只能听命行事,除非她愿意后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就在此时,魏毅忽然快步跑了过来,脸色是前所未有的悲痛,出口的声音已经嘶哑了,“二少,我能提前回国吗?”

    “出什么事了?”谭亦看向魏毅,别看他长的魁梧健硕,看起来就是个憨实的性子,其实他是谭亦手中精通各类炸弹的化学专家,或许也是天赋吧。

    “我爸出车祸前几天去世了,我刚刚看到消息。”魏熊眼眶发红,不管多么危险的任务他都能冷静面对,可是家中父亲的突然去世,却让这个坚强的男人满眼悲痛,子欲养而亲不待!

    谭亦眉头一皱,所有人出任务的时候,包括谭亦自己都和外界断掉了一切的联系,这也是为了确保任务的机密性和所有人员的安全。

    所以小周也是在半个小时前,任务成功完成之后,才收到国内的线报,知道沈夫人和邓鹤翔发生了关系。

    魏毅则是刚刚回到房间,打开手机才看到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小周去通知一下,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立刻出发。”谭亦拍了拍魏熊的肩膀,“我记得你父亲是在a省清远市,我和你一起回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