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人为财死
    包厢里烟味夹杂着酒味混合在一起,三四个年轻的纨绔少爷坐在沙发上,会所的公主不是在陪酒就是在唱歌,气氛h到了极点。

    “我说你小子没事吧,这两天手机都关机了。”高瘦的年轻男人嘴巴里叼着烟,将凑过来的公主推到了一旁,笑着看向正在喝酒的孙兆丰,“昨晚上在锦都园碰到了林信那帮人,妈的,听说林家找到门路和沈家搭上关系了,都得瑟的没边了。”

    “你们动手了?”孙兆丰看了一眼潘磊,他额头有一块明显的淤青,自己兄弟被人揍了,孙兆丰年轻的脸庞上怒气直飙。

    啪一声将酒杯子重重的放在茶几上,孙兆丰冷声开口:“明儿我带人去堵了林信,敢动老子的兄弟,真他妈的活腻味了!一个老旧的家族,还整天以为是在三十年前呢,在我们面前也敢嚣张!”

    林氏制药是清远市最早的企业集团,祖上在明清时期就是做药材生意的,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一下子发展起来,林氏制药甚至一度成为了华国制药行业的龙头老大。

    只可惜时代在变迁,林氏制造依旧守着老旧的思想和经营思路,而东源集团则是在十年前发展制药这一块的,从国外引进最新的医药技术,向全国各大医院和药房推销药物和医疗器械。

    短短三年不到的时间,东源集团就成功取代了林氏制药的地位,只不过林氏制药毕竟是老牌公司,在其他省份都有一些门路关系。

    而东源集团在a省发展的极好,但是想要进军其他省市,动能就不足了,其他制药公司在本土发展的都不错,东源集团作为外来户想要抢占市场,难度不是一般大。

    但是一旦东源集团能和鼎盛合作,那么就是一个质的飞跃,所以在孙兆丰闯祸了之后,孙平治才会将这个纨绔小儿子关在了家里,今晚上孙兆丰是趁着孙平治在加班,所以偷偷的溜出来。

    “林信也蹦跶不了几天了,听说之前林信的大哥还想和黄家联姻呢,也不看看自家那穷酸样,黄家能看上他。”潘磊一边说一边给孙兆丰倒了一杯酒,两人对视一笑的碰了个杯。

    这事一度也成为了清远市的笑料,在沈墨骁和黄子佩举行婚礼之后,林信足足在家里憋了一个星期没有出门,就是怕被孙兆丰这些死对头嘲笑。

    咔嚓一声包厢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了,潘磊和孙兆丰几个纨绔原本以为是方媛媛回来了,结果看到她身后跟着的蒋丽时,几人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

    “呦,美女面生的很那,媛媛,你出去补个妆还捡了个美女回来。”潘磊哈哈一笑,轻佻的目光在蒋丽身上游移着,这身材,前凸后翘的,啧啧,绝对能玩十天半个月都不会腻。

    看着几人痴迷的目光,连自己的男朋友都如此,方媛媛眼中有着嫉妒之色一闪而过,随后朗声一笑,“潘少你可是迟了,我这个老同学已经名花有主了,你们就只能看看。”

    方媛媛径自的走到自己的男朋友身边坐了下来,眼中有着恶毒之色一闪而过,向着几人介绍道:“这是我老同学蒋丽,现在在市医院当白衣天使,对了,蒋丽,你不是和男朋友一起过来的,干脆将人叫过来,大家认识一下。”

    蒋丽脸色微微一变,她是被潘春德包养的,虽然蒋丽可以肯定潘春德比在场这些纨绔少爷都有钱,但是潘春德的年纪足可以当她的爹了。

    将一瞬间的难堪压了下来,蒋丽知道方媛媛是故意的,但她依旧笑靥如花,弯下腰的一瞬间,露出半个丰满雪白的胸脯。

    蒋丽端起茶几上的酒,笑着看向孙兆丰几人,“今天有些不方便,我先干为敬,改日有时间一定亲自给几位赔罪。”

    话音落下,蒋丽头一仰,无比豪爽的干了一杯子红酒,孙兆丰几个纨绔顿时起哄的鼓掌。

    蒋丽接连喝了三杯酒,绝对的诚意十足,原本妩媚的脸庞染上了酒后的红晕,再加上刻意的舔了舔嘴唇,更是勾的几个纨绔火气上涌,妈的,这就是个性感尤物!

    “酒中女豪杰啊。”孙兆丰玩味的笑着,眼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淫邪**,拍了拍身侧的沙发,“美女坐下来缓缓。”

    蒋丽也没有推拒,大方方的在孙兆丰身边坐了下来。

    其他几个纨绔看到孙兆丰这表现就知道他来了兴趣,他们原本就是以孙兆丰为主,自然不会有人和他抢女人,都识趣的让到了一旁,将空间留给孙兆丰和蒋丽。

    “蒋小姐在市医院工作?”潘磊和孙兆丰关系最好,此刻反而坐近了几分,“之前东源集团的司机撞到了一个开出租车的,现在就在市医院抢救。”

    蒋丽没想到潘磊会问这个,难道他们和东源集团有关系?

    想到这里,蒋丽的心更火热了几分,却依旧端着架子,回答也是一板一眼的,似乎谈到了工作后,蒋丽就没有了刚刚轻浮的一面,“对,病人叫魏大国,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之前就是我照看的,不过白天发生了点误会,我被院长从二号监护室调走了,所以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了。”

    孙兆丰听到魏大国的名字后脸色就阴沉了几分,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被关了两天!

    而且他老子孙平治也放话了,等这一次的经济会议结束之后,再好好收拾他,孙兆丰逍遥自在的日子估计要提前结束了。

    “人还没有死?真他妈的命大!”冷嗤一声,孙兆丰抽出香烟点燃了,深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下,年轻的脸上却带着一股子暴躁和狠辣。

    如果面前几个贵少和东源集团真的有关系,不满魏大国也正常,蒋丽脑子快速的转动着,她想到商奕笑和两个白鹳县民警来医院之前,院方都将魏大国从重症监护室给赶出来了,而且魏大国腹腔里二次出血,当时郝主任都不打算进行手术。

    之前种种的不对劲在脑海里快速的浮现而出,蒋丽之前没多想,此刻看着孙兆丰阴沉的表情,蒋丽好像明白了什么。

    “说起魏大国,这事还真有点蹊跷。”蒋丽这话说的不明不白的,倒是将孙兆丰和潘磊的好奇心都吊了起来。

    蒋丽也不卖关子,笑着继续开口:“魏大国的儿子一直联系不到,可是他出租车之前载过的一个乘客却来了医院……”

    蒋丽快速的将商奕笑的事情说了一遍,要说奇怪也的确很奇怪,哪有人这么热心肠,就坐了一趟出租车,都要将魏大国当成自己亲爹孝顺了。

    而且蒋丽清楚的看到商奕笑可是先垫付了一百万的手术费,这可不是小数目,亲女儿都不一定舍得,看她那穷酸模样,也不像钱多的没地方花,竟然这么照顾魏大国,怎么看都感觉有些的猫腻。

    原本以为魏大国没死是他命大,现在知道是因为商奕笑多事,孙兆丰怒极反笑,将香烟狠狠的摁灭在烟灰缸里,“这女人是脑子进水了吗?魏大国是死是活关她屁事!”

    愤怒之下,孙兆丰一脚踹在茶几上,眼中凝聚着要报复的怒火,“既然她钱多的没处花,老子找人给她花了!”

    蒋丽低头压下脸上的笑意,那个贱人敢投诉自己,让院长将自己调走了,哼,现在看她还怎么嚣张!

    蒋丽坐了一下就离开了,毕竟潘春德还在包厢里等着。

    潘磊拍了拍孙兆丰的肩膀,“兆丰,这事有点蹊跷,那女人估计想要敲诈。”

    看到方媛媛几人正喝的嗨,潘磊压低声音继续道:“她当时就在东源大酒店,估计目睹了事情的经过,所以想敲诈,但是她又没有证据,所以她才会去医院照顾魏大国,只要魏大国不死,她敲诈的目的就能达成。”

    一旦魏大国死了,商奕笑手里又没有证据,给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敲诈东源集团,所以她才要确保魏大国活着,自己成为了目击证人,就可以趁机捞一把。

    “这事兆丰你要查一查,马上就要召开经济会议了,林家估计一直都盯着你家呢,别再这个节骨眼上出事了。”潘磊看起来性格大咧,其实比在场几个纨绔都敏锐多了。

    “活腻味了,敲诈到了老子头上!”孙兆丰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完全相信了潘磊的话,“这事你别管,我来处理。”

    !分隔线!

    和张秘书达成了协议,商奕笑倒不担心魏大国的安全了,左右不过是赔钱的事,东源集团不差钱,所以可以用钱来解决,他们绝对不会背负一条人命。

    一大早刚上班,胖子民警就看到商奕笑走了过来,不由热情的招呼了过去,“商同学,你怎么来这里了?是不是你家里又找你麻烦了?”

    “不是,我来这里盖章,户口要转到学校那边去。”商奕笑晃了晃手里头的文件,她的户口早就从商家迁出来了,现在是单独一个户口本。

    不过因为九月中旬要去帝京上大学,户口也要迁过去,所以就要到户籍部门来走个程序。

    “原来是这事,我认识户籍大厅的人,你过来我帮你弄。”胖子笑着开口,带着商奕笑往旁边的户籍大厅走了过去。

    五分钟之后。

    “这个户口簿信息不对,没有办法迁出去!”大厅的工作人员将户口簿放到了台子上,看了一眼商奕笑,“你要去居委会开个证明,将个人信息更正之后,才能将户口迁出去。”

    “怎么回事?”胖子拿过户口簿一看,立刻就发现了出生年月日这一栏的错误。

    当初商家几人不准商奕笑上高中让她出去打工,可是按照法律规定,父母必须将孩子抚养到成年,当时商奕笑才十六岁。

    商家人怕商奕笑闹,就将她的户口都从家里迁出来了,不过因为她还属于未成年人,户口簿上的年纪就被商老大找人改成了十八岁。

    至于以后,真的有需要的话,到时候再来户籍大厅更正一下,就说是电脑打印错误,改过来也容易。

    但是现在商奕笑和商家人已经撕破脸了,这种情况下,商家人肯定不愿意拿出老户口簿给她当证明,这事还真有点麻烦。

    “你先回去看看能不能拿到商家的户口簿,如果不行的话,我这边给你想个办法。”走出户籍大厅,胖子低声说了一句,实在不行自己就用职务之便将商家的户口簿给骗出来。

    商奕笑点了点头,“行,我先回去看看。”

    这边商奕笑刚离开派出所,没走几步就察觉到有人盯上了自己,估计是在派出所这边,所以暗中盯梢的几个人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目光一转,商奕笑看着街道上的车流和人群,目光诡异的闪烁着,随后径自向着商家方向走了过去。

    十五分钟之后,因为老太太还躺在医院里,商泉和袁素文都过去陪房了,毛婷婷也在棋牌室,所以商家这会一个人都没有。

    商奕笑从背包里拿出工具,对着锁孔捣鼓了几下,咔嚓一声,门锁已经被打开了,商奕笑开门走了进去。

    片刻后,耳朵贴在大门上,商奕笑能清楚的听到楼道里传来的脚步声,一共四个人,正是之前尾随自己过来的。

    咚咚咚!大门被敲响了,商奕笑勾唇一笑,毫不防备的将门打开了。

    这边门一开,四个混混立刻挤了进来,反手又将门给关上了。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商奕笑后退了几步,戒备的看着来者不善的四个混混。

    “小丫头,挺嚣张的吗?”阿华斜着眼笑着,打量了一下简陋的老房子,拉过椅子坐了下来,表情陡然一狠,“给我砸,狠狠的砸!”

    “是,华哥!”三个混混立刻抡起桌边的椅子,对着客厅、卧室、厨房就是一通打砸。

    噼里啪啦一阵之后,整个屋子估计也就墙壁是好的,电器都被砸了,连窗户玻璃和衣柜也都被砸坏了。

    “胆子挺大的啊。”阿华诧异的看了一眼站在客厅里无动于衷的商奕笑,若是一般人碰到这事,这会估计都已经吓傻了。

    收回目光,阿华阴森森的笑着,将屁股下唯一完好的椅子踢到了一旁,气势汹汹的向着商奕笑走近了两步,“难怪敢招惹不能招惹的人,小丫头,今天给你一点教训,以后出去学乖一点,没本事就不要嚣张!”

    昨晚上接到潘春德的电话之后,阿华就调查了商奕笑,再次确定了她和东源集团没任何关系,也确定了商奕笑就是个普通人,所以为了给老板的小情人出气,阿华这才带着人赶到了白鹳县教训商奕笑。

    三个混混停下了打砸,向着商奕笑走了过来,看这架势估计是两人将商奕笑给抓住,另外一人再动手。

    可是就在此时,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看这魁梧健硕的身材,和屋子里四个混混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你们是谁?”阿华眉头一皱的看向两人,这两人气势很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轻蔑的看了一眼阿华,两个男人同时出手,其余三个混混根本就是花架子,三两下就被放倒了,阿华倒是有点本事,只可惜二对一的情况下,阿华很快也不敌,被男人一拳头揍翻在地。

    “商同学,我家大少爷有请!”一脚将地上的阿华给踢晕了之后,男人看向商奕笑,虽然说这请字,可是态度却依旧高高在上,似乎这样的小人物不足以让他亲自出手。

    这倒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商奕笑看了一眼地上被打晕的四个混混,又看了一眼面前两人,“稍等一下,我拿个东西。”

    “五分钟。”男人有些不满,不过还是同意了。

    七十平米的房子这会是一片狼藉,商奕笑径自向着老太太的房间走了过去,很快就从衣橱抽屉里将户口簿给找出来了。

    看到老太太藏在抽屉夹层里的五万块现金,商奕笑不怀好意的一笑,将五沓现金也丢到了背包里,这才走了出来。

    听到打砸声的时候,楼上楼下的人原本以为商家又闹起来了,谁知道门一打开,看到走出来的两个西装革履的大汉,姚大婶几人错愕一愣,这是什么人那?

    有胆大的伸着头,顺着门缝一看,赫然见到地上还躺着几个人,吓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难道是商老二过去招惹的那些高利贷找上门来了?

    “笑笑,这是出什么事了?”一看到商奕笑跟在后面出来了,姚大婶按捺下不安走上前来问了一句,忌惮的看着一旁的两个男人。

    商奕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刚刚闯进来四个人二话不说就将家里给砸了,后来又来了两个人,说是有人要见我。”

    “该不会是爸借的高利贷找来了吧?”姚大婶担心的看着商奕笑,当初商老二还没有跑路的时候,这样的事商家隔三岔五的上演一次,都是上门来讨债的。

    后来商老二跑外面躲起来了,商老太太也是个泼辣的,那些债主之前已经从商老二身上捞了不少钱,这才没有再上门,否则真的逼死了老太太,这事就闹大了。

    现在看这架势,难道是这些要债的知道商奕笑在外面赚到钱了,所以又上门来了,可是姚大婶虽然硬着头皮上来询问了两句,却是不敢阻拦两个一看就不好惹的男人。

    “大婶,我没事,我过去看看。”商奕笑倒是很感谢姚大婶,这毕竟只是一个邻居,如果是商家人在这里,估计早就跑远了,问都不会问一句。

    看着商奕笑被带走了,其他看热闹的人连忙跑下楼来,推开商家的门一看,嗬!家里走被砸光了,再看着地上四个被打晕过的四个混混,“要不我们先报警吧?”

    “对,老王你有商泉的电话,你打个电话让他回来一趟,我这就报警。”姚大婶赶忙说了一句,想到被带走的商奕笑,不由无奈的开口:“商老二真是作孽啊,自己不想好,偏偏还要连累了孩子。”

    楼下停着的是价值不菲的宾利车,商奕笑被带上了后座,汽车呼啸的离开了老旧的小区,出了县城之后直奔清远市的方向开了过去。

    一个小时之后。

    法国餐厅。

    下车的商奕笑看了一眼高档优雅的西餐厅,她可不认为对方这么好心的请自己吃饭,想到这里,商奕笑更感兴趣了,迈步就走了进去。

    靠窗户边的座位商,一个男人正优雅的品着红酒,看到商奕笑过来了,不由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

    “冒昧请商同学过来一趟了,请坐。”示意两个手下离开,男人风度翩翩的招呼着商奕笑,“这里的牛排都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商同学可以尝尝看。”

    商奕笑打量着面前的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笔挺的高级定制西装,面容俊朗,笑容温雅,能对一个小人物如此客套热情,绝对是有所图谋。

    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这会儿正是午餐时间,商奕笑也不客气,拿起刀叉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动作显得很是随意,反而让人明白她肯定是经常吃西餐,所以才没有一点的拘谨。

    “听说商同学考上了连青大学医学专业。”男人笑着开口,对着商奕笑举起酒杯,“祝商同学前程似锦。”

    “不知道先生贵姓?”商奕笑放下刀叉,目光随意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余光从玻璃橱窗外一扫而过。

    按理说为了隐秘性,至少会选择楼上的包厢,而不是坐在大堂里,而且还选了靠窗户的位置。

    这会儿正午时分,有稀疏的阳光越过外面的树荫照射进来,这个位置绝对不算好,所以他这是故意选在这里,打算让人看到自己和他一起吃午餐。

    “商同学不必担心,我认识一个朋友和商同学同名同姓,前些天去世了,因为意外知道了商同学的名字,总抱着几分幻想,所以才特意请商同学过来一趟。”男人笑着解释着,似乎真的是缅怀去世的朋友,所以才对同名同姓的商奕笑感兴趣。

    商奕笑眼角抽了一下,他口中去世的朋友说的就是自己吧!可惜自己连见都没有见过这人,果真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说的跟真的一样。

    就在此时,一辆炫酷蓝的跑车停在了餐厅外,因为隔着车窗玻璃,所以她看不到驾驶位的人,但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跑车又呼啸的离开了。

    商奕笑收回目光,貌似自己才回到清远市,似乎又招惹了麻烦,不过商奕笑也懒得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似乎真的只是一顿平常的午餐,一个小时之后,男人站起身来,和煦的目光看着商奕笑,“之前闯入商家的四个人我会派人去查的,商同学可以放心,日后这些人绝对不会再来找你麻烦,这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如此多谢了。”商奕笑没什么诚意的道谢一声,他这话真的只能去忽悠涉世不深的小姑娘,否则哪有那么巧的事,四个混混前脚闯了进来,他的人后脚就到了。

    商奕笑估计他之前就盯上了自己,而回到清远市,商奕笑除了和商家人撕破脸之外,也就牵扯到魏大国被撞的事件里,面前这个人不可能是东源集团的人,那么会因为魏大国的事盯上自己,只怕就是东源集团的竞争对手了。

    孙平治很喜欢这家西餐厅的牛排,不过因为经济会议迫在眉睫,整个东源集团这段时间都忙疯了,连孙平治这个老总也是接二连三的加班,更没有时间出来吃西餐。

    孙兆丰这个纨绔每一次惹了事,他都会特意来这家餐厅订一份孙平治最喜欢的牛排套餐,然后亲自送到公司里去,等孙平治的气消了,孙兆丰也可以逃过一劫。

    而今天,孙兆丰此刻却坐在汽车里打电话,“是,将我父亲爱吃的那个套餐直接送到店前面的十字路口,我的车就停在这边。”

    “好的,孙少爷您稍等,套餐已经准备好了,我马上就送来。”经理虽然不明白今天孙兆丰怎么不来店里拿,不过他也不敢多问什么,接过侍应生递过来的餐盒,就快步向着门外走了去,亲自给孙兆丰送过去。

    汽车里,孙兆丰冷着脸,眼神阴沉,昨晚上潘磊提醒了他之后,孙兆丰就让人将商奕笑的资料送到了面前,没想到今天就看到她竟然和林礼一起吃饭!

    难怪商奕笑会有一百万,难怪她亲自去医院照顾魏大国,担心他会死翘翘,原来背后都是林礼在怂恿!

    孙兆丰昨晚上看到资料后,他原本的打算是直接收拾了商奕笑,敢敲诈东源集团,他先将她的胆子给打碎了!可是刚刚看到林礼之后,孙兆丰就改变了主意。

    自己如果这个时候动商奕笑,就等于将现成的把柄送到林礼手上,林家不就是想要破坏东源集团和鼎盛的合作吗?孙兆丰阴冷一笑,自己偏不如他的意!不能动商奕笑,自己还不能对躺在病床上快死的魏大国动手?

    !分隔线!

    因为早上四个混混的打砸,商奕笑下午又回到了白鹳县,不过这一次她拒绝了林礼的好意,自己打了出租车回去的。

    “我的钱?我的钱那!”老太太原本躺着医院里,等他从商泉口中得知商家被放高利贷的找上门了,商奕笑还被带走了,老太太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还恶狠狠的骂了商奕笑几句。

    可是当知道家里都被混混给打砸了,东西也翻得乱七八糟的,老太太尖利着声音嚎叫起来,这才想起自己藏在家里的五万块钱,这可是她的棺材本!

    等商家人从医院赶回来,四个混混已经被派出所的民警给带走了,而商家也是一片狼藉,就剩下一把椅子是好的。

    老太太什么也顾不上的跑到房间里,往抽屉里一找,钱没有了,一口气没有吸上来,人直接跌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就叫骂起来。

    “商泉,你二哥就是个害人精!”毛婷婷阴沉着脸,好在她的首饰和存折都藏的比较隐秘,没有被翻出来。

    可是家里被砸光了,重新置办一下家电和家具,估计也要两三万,毛婷婷想想就肉痛,对商老二这个罪魁祸首更是狠的直咬牙,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毛婷婷都想要捅商老二几刀。

    “行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商泉烦躁的回了一句,只感觉老太太叫的他耳朵都痛了,可是商老二就是个混不吝的,他惹上的也是那些放高利贷的混混,商泉又能怎么办,真惹恼了那些人,断胳膊断腿都是轻的。

    商老大和商大嫂倒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两人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屋子,估计也是担心老太太真的嚎出病来了,到时候他们身为儿子和媳妇,还是要出钱出力的,所以商老大率先开口了。

    “妈,你也别哭了,俗话说的好父债子偿,老二惹出来的这事,笑笑是他的女儿,总不能不管。”商老大看了一眼厨房里正在收拾冰箱的袁素文,冰箱也砸坏了,里面还有不少蔬菜和冷冻食品,袁素文正在一点一点的收拾。

    老太太和商泉、毛婷婷闻言一愣,刚刚只顾着着急,这会三人才想起来这一茬,至于听姚大婶说商奕笑被带走了,商家几人根本不在意,恨不能有人代替他们收拾了商奕笑。

    “对,要让商奕笑那死丫头赔偿我们的损失!”老太太眼中冒着凶光,那可是她存了好几年的棺材本,整整五万块钱!一想到钱没了,老太太就跟有人拿刀子在心脏上割一样。

    商奕笑在出租车上就接到了袁素文的电话,上一次老太太是装病,而这一次是真的伤了心神,这会躺在病床上打点滴,“我知道了,还有半个小时我就到。”

    病房里,商大嫂低声对脸色阴沉的毛婷婷开口:“行了,不就是几万块钱,我告诉你老太太这一次病了,我让医院多开一点好药补药,到时候这个钱不就出来了。”

    毛婷婷不解的看着神神秘秘的商大嫂,“大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算开再多的补药,那也是便宜了医院,虽然让商奕笑多花了钱,可是自己是一点实惠都没有捞到。

    商大嫂将毛婷婷拉到病房外,确定四周没有人了,这才低声开口:“这事我就和你说,你别告诉商泉,你知道现在医生开药都有回扣,有些进口药和补药,那价格都贵的吓人,到时候缴费单子上开的都是这些药,但实际上并没有给老太太用,至多就是用点维生素、葡萄糖,这些药钱到时候可以返利一部分给你。”

    说白了就是偷梁换柱!缴费单上开了两三万的补药,但实际上就是一张单子而已,至于那些药都被廉价的维生素、葡萄糖一类的代替了,医生将单子上的这些名贵补药私自换下来,然后重新给药厂这边的医药代表回收走,这一替换几万块轻轻松松就到手了。

    老太太主要是没什么病,所以还不好动手脚,那些得了重病的患者,有好多用的都是进口药和进口的手术器材,但是病人和家属难道知道自己用的是进口的还是低廉的国产药?

    “大嫂,那这事就拜托你了。”毛婷婷感激的握着商大嫂的手,家里被砸成那样,毛婷婷也肉疼,现在能从商奕笑身上扣一点钱就扣一点,否则她真被那些高利贷把钱弄走了,商家就什么都捞不到了。

    “行了,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到时候我们家买挖掘机,还需要你和商泉借钱给我们呢。”商大嫂笑着回了一句,远远的看着商奕笑过来了,快速的说了一句,“利息还是一分的,商奕笑来了,我们先看看她怎么说。”

    商奕笑看了一眼商大嫂和毛婷婷,忽然有种自己被野狼给盯上的关系,这两人刚刚在这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但她们看自己这眼神,估计没什么好事。

    “那些人怎么没把你这个祸害给弄死了!”病房里,老太太一看到商奕笑,新仇旧恨就涌了上来,张嘴就骂了起来,“都是你那个要死的老子,生下你这个小畜生,害得我们家宅不宁,你们怎么一个一个不死在外面呢!”

    “我那个杀千刀的父亲可是您老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您老当初就该在生下来的时候直接掐死他。”商奕笑冷声一笑,丢了五万块钱,估计真的要了老太太的半条命,脸色都灰败了许多。

    商老大和商泉眉头紧皱着,商奕笑这个死丫头只有十九岁,可却是滑不留手的,软硬不吃,让想要算计她的两人感觉到无比棘手。

    一想到商奕笑都能从高利贷手里安全无虞的回来,商老大和商泉更感觉到压力很大,这个死丫头出去待了三年,也不知道学了些什么,这么难搞!一点不像十九岁的小姑娘。

    “笑笑,老太太气狠了,血压升高了,心脏也有点问题,估计要留在医院里观察,之前你不是说老太太的住院费你都给吗?”商大嫂率先开口,任凭老太太这样骂下去有什么用?商奕笑根本不在乎,还是办正事要紧。

    “可以。”商奕笑倒也干脆,瞄了一眼眼中一喜的毛婷婷是,商奕笑留了个心思,难道他们真的打算等自己交了钱,然后他们去将住院费退走?可这样能拿多少钱,到顶也就一万块钱。

    之前从老太太那里搜刮到了五万块,所以商奕笑财大气粗的直接交了一万块,“等这个钱用完了,不够我再来交,但是丑话说前头,这钱是给老太太住院的,谁要是将钱退走了,我可不会交第二次。”

    “你放心吧,我们眼皮子没这么浅,连老太太住院的钱都贪。”商大嫂冷淡的回了一句,她以前嫌弃商家,也就过年的时候来老太太这里吃个饭,平日里基本不走动,和商奕笑接触的也少。

    估计是商奕笑很干脆的交了住院费,商家人也没有留她。

    从医院里出来,商奕笑原本是打算查一查林礼的,可是随后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左右和自己没多大的关系,真出事了再说。

    想到这里,商奕笑直奔派出所方向去了,拿到了户口簿和居委会的证明,也可以将户口的事情落实了。

    入夜,市医院依旧处于忙碌中,今晚上是蒋丽值班,她之前从二号监护室被调走了,丢了面子,蒋丽一开始请了假不来上班了,谁知道晚上又回来了。

    此刻,蒋丽坐在椅子上,面色带着几分犹豫,可是一想到孙兆丰的身份……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眼神一狠,蒋丽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相信没有人会知道的。

    即使一不小心被人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有东源集团给自己善后,一定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想到这里,蒋丽站起身来,拿起一旁的病历本,随后向着病房方向走了过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