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我有百万
    商奕笑将行李放在房间里,静静的看着窗户外,白鹳县紧邻着市区,不堵车基本上四十分钟就能到市中心。

    东源大酒店处于县城外围的经济开发区,从窗户看过去,一排一排的商住楼,然后是新建的商业中心,看起来很繁荣,丝毫不比市里差。

    当警车停在楼下,看到下车的胖子民警时,商奕笑眉头皱了一下,不会是商家那些人又出幺蛾子了吧?不过想想也对,每个月的八千块没有了,那些人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想到这里,商奕笑转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警察同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一看到胖子民警和高哥又回来了,酒店经理连忙热情的招呼了过去,将两包未拆封的软中华递了过去。

    “不用客气,我们还在工作中。”高哥将香烟推了回去,可却还是被经理强行的塞到了他的口袋里。

    胖子民警看了一眼充满欧式风格的酒店大堂,虽然是县城的酒店,可也算是四星级了,大堂的天花板上都安装了探头,胖子民警也说明了来意,“我们过来调取大门口的监控。”

    一听是这事,经理无奈的苦笑两声,这才开口解释,“实在是抱歉,两位警官也知道上面要在我们酒店召开全市经济会议,这不前天就对酒店的所有设置进行了检修,酒店的监控和会议室的电子屏都有点问题,厂家正在维修,所以监控就没有开,谁知道刚好就出事了。”

    白鹳县因为地理位置的优势,所以招商引资过来的大型企业集团都坐落在这里,通往市区的这两边就是工业园区。

    高哥怀疑的看了一眼经理,真有这么巧合的事?回酒店之前他已经从交通部门查到了,肇事的凯迪拉克是在东源集团的小少爷孙兆丰名下的,肇事的司机也是孙家的一个保镖兼司机。

    “这真的是我们的疏忽,没想到会这么巧合。”经理再次诉苦着,看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还请两位多多包涵,这也是我工作的失误,不过星期一就要召开经济会议了,出了事对酒店的影响也不好,伤者那边我们一定会积极治疗积极赔偿。”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高哥也没有再开口。

    一旁胖子民警目光一转看到走过来的商奕笑时不由一愣,“你住这里?”

    “是啊。”商奕笑回了一句,目光看了一眼经理,试探的开口:“之前被车撞的出租车司机就是送我过来的那一位,没想到我刚上楼他就出事了。”

    高哥和胖子民警错愕一愣,没想到会这么巧。

    “幸好你走运,马上就九月份了,这要是受了伤就错过开学了。”胖子民警感慨的开口,这小姑娘运气真好,她要是再迟个三五分钟下车,估计自己也要重伤了。

    经理眉头皱了一下,打量的目光看着商奕笑,不确定她到底有没有目睹到事发经过,她就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如果真的看到了什么,民警和交警第一次来现场的时候应该就说了。

    “司机大叔在哪个医院,我能过去看看吗?”商奕笑似乎没有察觉到经理一瞬间紧张的表情。

    原本看商奕笑对商家人那么绝情,胖子民警还以为她是个心狠的,没想到她对一个出租车司机都这么热心,不由的笑了起来,“因为伤情严重送去市医院抢救了,刚好我们也要去过了解一下情况,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看到商奕笑上了警车离开后,经理眉头紧锁着,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这年头哪有这么热情的陌生人?就坐了一趟出租车而已,竟然去市医院探望重伤的司机,经理越想越感觉不对劲。

    急匆匆的离开了大堂,回到办公室之后,经理拨通了一个电话,“张秘书,事情有点变故,或许是我想太多了。”

    从医院病房里出来,张秘书看起来很精瘦,戴着眼镜,一身得体的西装,乍一看和职场上那些人没什么区别,甚至笑起来更加的和善,“出什么事了?关系到小少爷,任何风吹草动都值得我们重视。”

    一听到张秘书这话,经理也松了一口气,连忙开口道:“刚刚入住酒店的一个客人要去市医院探望受伤的魏大国,之前她就是坐魏大国的出租车来酒店的,事发的时候她已经去了房间,我不确定她有没有看到楼下的车祸。”

    从商奕笑回房间到车祸发生,其实也就三四分钟的时间,但一般客人入住房间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通风,如果商奕笑当时站在窗户边,那么楼下的车祸她就亲眼目睹了。

    “不沾亲带故的一个小姑娘竟然特意去医院了?”张秘书危险的眯着眼,面容上闪烁着算计的精光,“医院这边我来处理,你先去查一下她的来路。”

    这事的确有些的奇怪,一般人就算再热心,也不会特意来医院,而且现在魏大国还在抢救中,这个小姑娘或许真的看到了什么。

    白鹳县到市医院也就四十来分钟,胖子民警很热情,也没什么心机,商奕笑挑起话题之后,胖子就将知道的都说出来了。

    “肇事司机开的是凯迪拉克,所以车祸的时候就额头撞伤了,轻微脑震荡,魏大国伤的很严重,主要是他突然打开车门下车,凯迪拉克速度太快,直接将人夹在了两辆车中间,当场就吐血了,估计内脏器官受损。”

    东源集团的司机开的车?商奕笑回想着刚刚从酒店走出来时,地上根本看不到任何刹车的痕迹,这说明司机不但速度快,而且根本没有踩刹车,不管是专业的司机还是保镖,按理说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酒店监控在维修?”将疑惑压下,商奕笑随口又问了一句。

    或许是职业病,商奕笑入住酒店的本能习惯就是观察环境,当时大堂里的监控包括房间走廊外面的监控都是好好的,怎么可能就大门口的监控坏了?

    再想到肇事的是凯迪拉克的跑车,车主是东源集团的小少爷,只不过车祸是时司机在开车,商奕笑眼里划过一抹冷笑,这也未免太巧合了。

    “是啊,不过好在肇事方是东源集团,听说已经找了最好的主任医师进行手术,尽一切可能将病人抢救回来。”胖子民警点了点头,至少肇事方愿意承担所有的赔偿责任,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市第一医院。

    半个小时前结束了手术,郝主任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休息,听到敲门声后放下茶杯,冷淡的开口:“进来。”

    一回头,当看到走进来的人时,郝主任一扫刚刚倨傲的姿态,立刻站起身来,态度极其殷切的迎了过去,笑容谄媚到了极点。

    “张秘书你怎么来了?快请坐快请坐,今天的手术非常的成功,因为病人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第二期手术打算安排在两天后,还是我来主刀。”

    张秘书虽然只是一个秘书,可他是东源集团老总孙平治的秘书,而且还是心腹手下,张秘书这样的身份,就算是医院院长见了都会客气三分,更别说郝主任只是一个外科医生。

    “郝主任不用客气,我过来了解一下魏大国的情况。”张秘书精明一笑,示意郝主任坐下来,这才状似无意的开口:“我听说伤者家属知道肇事方是我们东源集团,打算狮子大开口,索要天价赔偿。”

    郝主任听得一头雾水,家属漫天要价的事情的确有,可是魏大国是白鹳县的急救车送过来的,到现在家属都没有来,听说手机电话簿上他儿子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呢。

    似乎没有察觉到郝主任不对劲的表情,张秘书笑着继续开口:“现在我倒是理解有些肇事司机为什么会二次碾压了,人真的死了也就是一次赔偿,否则日后会麻烦不断,郝主任,你说是这个理吧?”

    “对,有的家属的确不可理喻,否则这些年医患关系也不会这么紧张了。”郝主任干巴巴的迎合了一句,眉头越皱越紧,张主任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郝主任,公司那边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张秘书站起身来,笑着拍了拍郝主任的肩膀,“我听说下个月有一个医疗交流会,到时候还请郝主任多推广我们东源集团的制药和医疗器械啊,对了,魏大国病情如果有变,郝主任一定要通知我。”

    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张秘书,办公室里郝主任眯着眼沉思着,医疗交流会一般都是院长或者副院长才有资格参加,他虽然是主治医师,在医院也有相当的地位,外科技术也过硬,可级别毕竟不够。

    张秘书这么说是暗示自己快要升职副院长了吗?郝主任表情猛地一变,仔细的将张秘书的话琢磨了一番,张秘书最后一句话说魏大国的病情如果有变,一定要通知他?

    可是之前自己才结束了手术,魏大国的情况虽然还是很凶险,可也算是稳定下来了,怎么会有变?郝主任倏地起身来,顾不得被自己打翻的茶杯,“难道张秘书是这个意思?”

    商奕笑和胖子民警、高哥赶到医院时,刚问了护士魏大国的病房,这不三人才走到这边,就看到护士正将魏大国从重症监护室里推出来。

    “怎么回事呢?这要将病人送哪里去?”胖子民警连忙上前两步询问,却见另一边的护士将另一个病人推到了重症监护室里。

    “转去普通病房。”护士看了一眼胖子,“快让开,别挡着道。”

    “不是,他这么危险了,还插着氧气,怎么能送去普通病房呢?”胖子一把抓住轮床,再没有常识的人也知道,魏大国现在还昏迷不醒,脸色白的跟鬼一样,连自主呼吸都不行,送去普通病房那不是要出人命么?

    护士蒋丽不满的看着碍事的胖子,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你干什么呢?这里是医院,还轮不到你来做主!不送去普通病房,难道送太平间吗?你知道重症监护室一天多少钱吗?到现在这人已经欠了十多万的手术费呢,难道我们医院还要继续倒贴钱?”

    “魏大国是被东源集团的司机给撞伤的,所有的费用应该是东源集团来结算。”高哥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刚刚在东源大酒店的时候,经理还说会积极治疗,怎么现在就将人从重症监护室给赶出来了。

    “这事我不知道,也不归我管,我接到院方通知将病人送去普通病房。”护士蒋丽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要不是看胖子和高哥都还穿着制服,估计都不会解释,蒋丽扯着嗓子没好气的赶人,“你们再不让开,病人要是出事了,这个责任你们担当的起吗?”

    胖子表情讪讪的让开了,眼睁睁的看着魏大国被推走了,脸上满是恼火,“我现在就打电话去东源集团问问是怎么回事?”

    “那行,我去找一下院方了解情况。”高哥点了点头,事关一条人命,马虎不得,说完之后就向着走廊另一边的办公室跑了过去。

    “您好,这里是东源集团,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前台小姐的声音甜美的响了起来,听到胖子的话之后,依旧不急不缓的开口:“好的,您所说的情况我已经记下来了,马上就会通知公司的管理部,谢谢您的来电。”

    听到电话被挂断的声音,胖子民警烦躁的抓了抓头,看了一眼商奕笑无奈的开口:“这些大集团都要走程序,不过他们管理部知道了,肯定会马上处理的。”

    可是过了五分钟之后,依旧什么回应都没有,胖子不得不又拨通了东源集团的电话,“还是我,现在是人命关天,你们东源集团具体是谁负责处理这起交通肇事案,如果不行,你将对方的电话给我,我直接和他联系。”

    “抱歉先生,我已经将您刚刚的要求转述给了管理部,其他的事情我不了解,还请您不要着急,耐心等待……”

    又是千篇一律的应酬话,胖子民警烦咔嚓一声将电话挂断了,看了一眼商奕笑,“我们先去找高哥,让医院先救人,而且之前魏大国送过来了,东源集团肯定也派人来处理这件事了,也许医院这边有联系方式。”

    商奕笑越看越感觉到这事不对劲,对一个年产值数十亿的集团而言,几十万的治疗费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怎么会将病人赶出重症监护室。

    而且院方这边也不可能这样草菅人命,难道医院还怕东源集团日后不给治疗费吗?

    “抱歉,高警官,郝主任正在和另一个医生会诊。”护士挡下了高哥,刚刚她进去的时候,郝主任正在研究病情,特意交待了不要让任何人打扰。

    “高哥,怎么样了?”胖子民警快速的走了过来,一看高哥的表情心里咯噔了一下,“院方这边怎么说?”

    “主治医生正在里面讨论下一个手术情况,我还没有见到人。”高哥隐隐的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可他也只是个小民警而已,人微言弱,面对这种情况也是一筹莫展。

    就在此时,忽然看到一个护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推开郝主任办公室的门就说道:“郝主任,二十六床的魏大国血压突然降低,马医生让你赶快过去……”

    郝主任眉头一皱的站起身来,看了一眼门外的商奕笑三人,随后不急不忙的走了出去,“我过去看看。”

    谁也没有想到刚送到普通病房,魏大国的病情突然就恶化了,此刻不单单郝主任,护士长和其他两个外科医生也都赶了过来。

    快速的检查之后,郝主任面色沉重了几分,“必须马上进行二次手术,估计是腹部还有出血点,造成了腹腔再次出血。”

    “郝主任,二十六床还欠着第一次十二万的手术费。”护士长面色为难的开口,手术费不到位,医院这边总不能倒贴钱给病人手术,到时候病人不给钱,难道医院还能将人再给弄死。

    “不是说东源集团垫付所有的医疗费吗?”郝主任正色的开口,对着护士长道:“你立刻联系东源集团,病人必须马上进行手术,我先去术前准备。”

    站在病房外,胖子民警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院方这边还在积极的治疗。

    护士长交待了旁边的两个护士几句,自己快速的离开了病房走到护士站打电话,“什么?你说负责处理这一次肇事事故的钱科长出去开会了?难道联系不上吗……我知道了。”

    这边护士长刚挂断了电话,胖子民警急切的开口:“东源集团怎么说?”

    “之前垫付的十万治疗费已经用光了,现在还欠着十二万的手术费和医药费,如果东源集团不继续打款过来,暂时没办法进行手术。”护士长抱歉的解释着,“关键是负责的钱科长目前联系不上,东源集团那边也在积极想办法。”

    “姓钱的联系不上,难道不能找其他人吗?这可是人命关天!”胖子烦躁的吼了一嗓子,难道就因为找不到人,就不交住院费,不抢救病人了吗?

    护士长无奈的摇摇头,这种情况的确有很多,可是医院也是无能为力,否则日后病人一旦不结清费用,这笔钱就需要所有进入手术的医生和护士来平摊,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我去找主治医生!”胖子愤怒的丢下一句话,这些人太冷血无情了,刚刚的主治医生看起来还算不错。

    已经进行了术前准备,郝主任刚走到手术室门口,之前的护士蒋丽已经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郝主任看着面色沉重,心里却已经放松下来,没有缴费,到时候耽搁了手术,魏大国即使死了也和自己没关系。

    “郝主任,现在人命关天,你能不能先进行手术,我保证东源集团一定不会拖欠手术费的。”胖子急切的开口,唯恐郝主任不答应将自己的工作证都拿了出来,“我用我的工作证担保,现在救人要紧。”

    “抱歉,我们医院有医院的规定。”郝主任一脸无奈的拒绝了胖子的请求。

    “我说你们够了吧,不交手术费,怎么进行手术?你知道那些进口药多贵吗?”护士蒋丽尖利着声音嘲讽,一脸的高傲和不屑,“你要真的担心魏大国的安全,你也别压工作证了,你将手术费交了不就行了。”

    看到几人不说话,护士蒋丽更是得寸进尺,鄙视的冷嗤一声,“没有钱就别打肿脸充胖子,整天将仁义道德挂嘴上,漂亮话谁不会说啊,这里是医院可不是慈善机构,你们要想装好人,就去外面施舍乞丐,保管他对你们磕头,满足你们虚伪的心理。”

    “妈的,多少钱,老子交了!”胖子的火气也上来了,不就是钱吗?没有了再赚,难道还能眼睁睁的看着魏大国等死?

    郝主任眼神猛地阴沉了几分,冷冷的看了一眼激怒了胖子的蒋丽,放缓了语调解释:“警官,你知道你的心情,可是这是我们院方的规定我也没有办法。”

    “郝主任我知道这事不怪你。”看着都进行了术前准备的郝主任,胖子狠狠的一抹脸,“我也不是赌气,我说真的,要交多少钱,我先垫付了,救人要紧。”

    “之前已经欠了十二万的手术费,如果再进行二次手术,病人情况又危险,即使手术成功也必须送去重症监护室,我估计你至少要暂时垫付五十万。”郝主任将数字报出来,看到胖子的表情一变,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就算这个死胖子再热心,这可是五十万,不是一点小钱。

    “我……”胖子为难的抓了抓头,他自己是一点钱都没有存,就算赵父母要,至多也就能拿个十几二十万,一下子交出五十万,短时间之内胖子真的没办法。

    对上胖子救助的目光,高哥也无能为力的摇摇头,这可是要五十万的现金,就算他找朋友找家里人借,也需要时间,而现在魏大国急等着手术,最差的就是时间了。

    护士蒋丽刚刚还真被胖子给镇住了,这会看到他拿不出钱来,脸上顿时露出讥讽的笑容,语气更加的尖酸刻薄,“呦,刚刚喊那么大声,还以为你真有钱呢,没钱就快滚,别道德绑架,真要救人,你去卖房子啊,不行你去卖肾那,呵,这年头你这样的虚伪小人我见得多了。”

    胖子气的老脸通红,可是五十万他真的无能为力!

    “我带了钱,这笔钱我来出。”一旁的商奕笑忽然开口,让所有人都错愕一愣。

    毕竟从刚刚到现在,胖子是最着急的一个,高哥看起来更加沉稳,谁也没有在意一旁的商奕笑,实在是她此刻的装扮看起来就是个涉世不深的单纯小姑娘。

    护士蒋丽目光轻蔑的打量着商奕笑,怎么看都感觉她不像是个有钱人,“行了行了,别在这里耽搁我们时间了,五十万,可不是五万,看你这穷酸模样,估计连五千块都没有了,还装什么大佬。”

    “好了,先将病人再送回病房,现进行初步的保守治疗,等手术费到位之后立刻进行二次手术。”郝主任打断了蒋丽的话,现在不是逞强斗气的时候,赶紧将这些多事的人弄走。

    “我去缴费,最多就两分钟的时间,手术肯定来得及。”商奕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表情遽变的郝主任,随后大步向着电梯走了过去。

    等到商奕笑进了电梯离开了,胖子这才回过神来,傻愣愣的开口:“高哥,我没听错吧?这小姑娘她这么有钱?”

    这可不是五百块,而是整整五十万,在白鹳县都能买大半套房子了,而且她不是才十九岁,当保姆的钱还都给了家里,自己还要存学费和生活费,怎么还有这么多钱呢?

    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商奕笑已经回来了,手里头拿着缴费单子,“我怕钱不够,一次性存了一百万进去了。”

    胖子嘴角直抽,拿过缴费单子一看,妈的,好几个零呢,真的是一百万那!可是此刻也顾不得震惊了,胖子看向郝主任,“有钱了,快进行手术救人那。”

    护士蒋丽脸青青白白的变化着,不相信之下,一把抢过胖子手里头的缴费单子,仔细的看了又看,竟然真的是一百万!

    “现在有钱了,可以去手术吧!”胖子得意的怼了一句,她虽然穿着白色护士服,可是脸上却画着浓妆,而且一副妖里妖气的妖媚模样,哪里像是白衣天使了。

    蒋丽气的扭曲了脸,恶狠狠的瞪了商奕笑一眼。

    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程咬金!郝主任脸色同样显得异常难看,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让护士将魏大国送来手术室这边。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手术室的灯还亮着,商奕笑三人等在门外,胖子忍不住的开口:“你放心,这个缴费单子你拿好了,东源集团肯定要还给你的,要是你急用钱,一会我和高哥去一趟东源集团,省的打电话都说不清楚。”

    “我不着急。”商奕笑不在意的开口,医院这边不愿意救人,分明是想要让魏大国死无对证,所以肇事司机肯定不会是那个所谓的保镖兼秘书,否则东源集团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

    郝主任虽然已经领悟了张秘书那番话的意思,但是他不能让人死在自己的手术台商,这样一来自己的声誉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而且事情一旦闹大了,如果定性为手术失误,自己就更麻烦了。

    两个小时之后,魏大国再次被推出了手术室,而此刻,东源集团负责这一次事故的钱科长已经来了,无比热情的握着胖子的手。

    “今天真的非常感激三位,这都是我的工作失误,之前让会计部暂时打款一百万治疗费到医院的,谁知道会计输错了金额,少打了一个零,这才出现了出现了这事,差一点就酿成了大祸。”

    看着不停道歉的钱科长,胖子的火气也消了,爽朗一笑的开口:“人没出事就好,这钱都是商奕笑垫付的,缴费单子在这里,你把钱还了就行了。”

    “一定一定,到时候我一定重谢三位。”钱科长连声开口,看到魏大国被推出来了,快步走了过去,显得无比关心魏大国的情况,“郝主任,手术情况怎么样?一定要用最好的药,钱这方面不用担心,之前是我们公司会计的失误。”

    “病人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不过因为伤情太严重,还需要后期观察。”郝主任这会没有打包票说什么情况稳定了,否则之后人死了,砸的就是自己的招牌。

    商奕笑看着再次被送进重症监护室的魏大国,“如果还是联系不上病人家属,我可以留在医院里陪房。”

    郝主任和钱科长的表情微微一变,却见钱科长连忙转过身来,笑着看向商奕笑,态度无比的热情和感激,“这是属于我们集团的责任,哪里需要外人留在这里陪房,我会找最好的陪护,一定会照顾好魏大国先生。”

    “重症监护室除非是病人家属,否则外人不能留下来探视照顾。”郝主任也冷声的丢下一句话。

    这个小姑娘脑子有毛病吧?非亲非故的,垫付了一百万的手术费不说,现在竟然还要留下来陪房,对自己爹妈估计都没有这么孝顺的。

    “笑笑,你马上就要去学校了,还有不少事要忙,这里不需要你留下来。”胖子也跟着开口。

    他算是看出来,虽然商奕笑对商家人很无情,但是对一个陌生人都这么好,这丫头就是个心软善良的,估计是商家人将她逼狠了,所以她才会那么绝情,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

    “我留下来没关系,毕竟我没事,魏大叔却生命垂危,不做点什么我心里不安。”商奕笑难得固执起来,却是坚定了要留下来,“不能陪房的话,我可以在医院外找个酒店住下来,每天白天再过来。”

    虽然大家都劝了,可是商奕笑态度坚决,胖子和高哥也没有说什么了,钱科长也没有办法,留不留下来那也是商奕笑的自由,只要她不违背医院的规定,难道他还能禁止商奕笑探视病人吗?

    等一切都安顿好了,都已经快四点半了,钱科长将一百万转给了商奕笑,又热情的将她送到了医院旁边的酒店,客套了一番之后,这才转身离开了。

    离开了医院这边,将车子缓缓的停靠在路边的停车位商,钱科长拨打了张秘书的电话,“张秘书,你说的不错,这个商奕笑绝对有问题,她竟然还要留下来陪房!”

    医院规定只有家属才能进入重症监护室陪房,所以商奕笑不能进去,但是她可以留在外面,非亲非故的,商奕笑这么热心,怎么看都很诡异。

    “这个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张秘书挂断了电话,此刻翻看着面前的文件,虽然时间挺短,不过商奕笑的情况还是很好调查。

    三年前的中考状元,因为商家人的阻碍,最后没有去读高中而是去了和江省打工,据说是在一个富商家里当保姆,说是当保姆,其实就是看房子而已,晚上可以上夜校,今年考上了连青大学医学专业。

    “每个月给商家人八千块,自己手里头还有一百多万。”张秘书讥讽的笑了起来,估计这不是普通的保姆,还要陪雇主睡觉吧,否则三年的时间哪能存下这么多钱。

    不过因为商奕笑从没有多家里人说过雇主是谁,夜校的同学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当保姆,所以时间这么短,张秘书也没有查出来。

    当然,这也属于正常,毕竟舍得花几百万包养一个小保姆,对方肯定是不差钱的大老板,包养的事情也做的神秘,一般人绝对查不到对方的身份。

    看完资料之后,张秘书起身向着总裁办公室走了过去,奢华的办公桌后坐的正是东源集团的老总孙平治。

    “孙总,魏大国被送去重症监护室了,商奕笑的来历已经查清楚了,我估计她应该是目睹了车祸,想要趁机敲诈。”张秘书结合资料得出这个判断。

    商奕笑自己的说法是她下了车,可是司机却遭遇了重大车祸,她心里过不去,毕竟如果不是送她去东源大酒店,魏大国也不会遭遇这一场几乎致命的车祸,所以商奕笑才表现的这么积极,似乎真的想要弥补一下。

    “商奕笑中午十二点的车子回到商家,在商家大吵大闹了一番,连警察都惊动了,我不认为商奕笑会有这么善良。”人都是会变的,商奕笑小时候或许真的善良软弱,所以连高中都没有上就出去打工了。

    可是这三年的时间,商奕笑估计就是被一个富商给包养了,性格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变得狠辣了许多,而且吵架的时候竟然还能想到用手机录音,这样的心机和谋算,张秘书可不认为她会是个十九岁的单纯小姑娘。

    孙平治放下面前的文件,抬头,目光平静的看着汇报情况的张秘书,“你是说她虽然看到了车祸,却没有证据,所以才想要保下魏大国的性命,这样她就是目击证人了。”

    如果魏大国死了,商奕笑即使看到了车祸,可是没有实际的证据,她的话即使警方也不会采用。

    但是如果魏大国活下来了,东源集团想要摆平这一起交通肇事案件,不单单需要魏大国更改口供,商奕笑这边同样需要给封口费。

    “年纪不大,脑子转的倒很快,胆子也不小,难怪能考上连青大学。”孙总慢悠悠的开口,脸上完全看不出表情变化。

    “这一次的经济会议对我们东源集团非常重要,如果能得到鼎盛集团的投资,那么我们东源集团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孙平治原本平静的语调却陡然狠辣下来,“如果兆丰这一起车祸被人故意爆出来,那损失就不可估量。”

    “孙总,我明白,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张秘书明白的点了点头,鼎盛集团是国内医药业的翘楚,如今黄家和沈家联姻了,鼎盛集团必定会更上一层楼。

    如果东源集团能和鼎盛合作,那绝对是质的飞跃,而这个时候一旦传出来小少爷孙兆丰酒驾致人重伤,而且除了喝酒,还吸了点粉,这等于是天大的丑闻,合作肯定就泡汤了。

    “魏大国必须立刻处理掉,商奕笑那边你亲自过去试探一下她的情况,她不是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吗?既然是学医的,又是我们市的人,东源集团可以资助她一下。”孙平治说完之后,视线再次看上手中的文件,比起这点小事,还是和鼎盛集团的合作更为重要。

    商奕笑在酒店八楼的餐厅吃的晚饭,对于不速之客张秘书的出现,商奕笑没有一点诧异,自己今天表现的如此奇怪,东源集团如果还没有反应,那说明之前是自己想多了。

    可是此刻张秘书的出现,让商奕笑也肯定了之前的判断,肇事司机绝对不是躺在县医院里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

    “商同学你好,敝姓张,在东源集团工作,商同学称呼我张秘书就可以了。”自我介绍了之后,张秘书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目光扫了一眼桌子上精致的菜肴。

    虽然商奕笑是一个人吃晚饭,可是却她点了两菜一汤,青椒牛柳、炒三鲜还有一个鸡蛋羹,这说明她很会享受,也侧面证实了过去这三年商奕笑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小保姆,否则她舍得一顿饭一个人吃两三百块。

    “张秘书,你好。”商奕笑微微一笑,脸上流露出一股圆滑和世故,完全不像是一个即将上大学的小姑娘。

    “晚上冒昧打扰主要是为了感谢商同学白天在医院垫付的一百万,否则一旦魏大国出了意外,这就是我们公司的责任。”张秘书愈加的感觉商奕笑有些深不可测,不过终究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张秘书也没有太将她当回事。

    “为了表示谢意,这是我们公司的一点心意,听说商同学考上的也是医学专业,我们东源集团在帝京也有一个生物制药研究所,到时候商同学完全可以来我们研究所工作。”张秘书说完的同时将一支一百万的支票推到了商奕笑面前。

    明人不说暗话,商奕笑如果识趣,她自然就会收下支票,到时候等魏大国一死,商奕笑也就不会再纠缠下去。

    至于日后,她如果真的来了东源集团工作,随便制造一个陷阱,等抓到了她的把柄,就再也不用担心商奕笑会乱说话了,也算是一劳永逸了。

    张秘书锐利的目光盯着商奕笑,却见她只是淡淡的扫了支票一眼,即使看到了一百万这个数字,眼神都不曾变一下,太过于平淡和随意。

    “无功不受禄,张秘书太客气了,还请将支票收回去。”商奕笑慢条斯理的吃了一口菜,笑着继续开口:“我也只是心里过意不去,毕竟魏大叔要不是送我去酒店,他也不会出车祸,我照顾他也是情理之中。”

    一个小姑娘对一百万都不动心,这只说明了一点,她不是不贪财,而是想要狮子大开口!张秘书眼神晦暗了几分,弄死魏大国很容易,毕竟他的伤情很严重,随时都可能死亡。

    但是商奕笑这里却有点麻烦,东源集团的竞争对手一直盯着呢,哪家制药公司不想和鼎盛合作,这个时候接二连三的出事,一旦被敌人察觉到了,那就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