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全新开始
    山脚下,照射灯和汽车车灯的光芒交汇在一起,看到沈墨骁出现冯局并不奇怪,即使沈总裁已经结婚了,可是只要他不是薄情寡义的男人,商奕笑和沈总裁有过一段感情,现在人意外惨死,于情于理沈总裁都会来一趟。

    “梅老爷子,没有想到惊动您老了。”冯局原本打算和沈墨骁打声招呼,谁知道他人直奔一旁的尸体而去,冯局也理解沈墨骁此刻的心情,向着被沈父搀扶的梅老爷子走了过去,至于黄父则留在车上没下来,也是担心刺激到沈墨骁。

    “怎么回事?确定了吗?”远远的看了一眼,梅老爷子面色沉重的询问。

    沈墨骁结婚之后,梅老爷子对商奕笑其实也是由几分愧疚的,他甚至和沈父说过,日后若是商奕笑这边遇到什么事,让沈父多看护一番。

    毕竟沈墨骁不方便出面了,他已经是黄子佩的丈夫,沈父出面则让人抓不到错处,更何况这一次沈家和梅家也算是欠了商奕笑一个人情,否则汀溪山庄的案件,沈夫人想要抽身可没那么容易了。

    冯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单膝跪在地上如同雕塑一般的沈墨骁,这才回道:“法医初步判断商奕笑是高空坠落而亡的,凶手用强酸腐蚀了尸体,然后将尸体埋在这边,估计是要毁尸灭迹。”

    只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尸体还没有完全腐烂就被意外发现了,否则日后即使发现了,也只会成为一具无名尸,谁能联想到商奕笑身上。

    “你去看看墨骁。”梅老爷子拍了拍沈父的肩膀,墨骁这个婚结的太突然也有几分蹊跷,梅老爷子原想着不管是什么原因,结了婚,墨骁就会负起这份责任,日后他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谁曾想商奕笑突然被害了,她一死,墨骁的心只怕真的已经死了,活人永远都争不过死人,梅老爷子重重的叹息一声,愈加的为沈墨骁这个外孙担心起来。

    双手不停的颤抖,沈墨骁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已经腐烂不堪的尸体,虽然尸体大部分的肌肤都已经被强酸给腐蚀了,好在左边脸颊还算完好,即使沾染着尘土和污秽,沈墨骁依旧能清晰的确认她的身份。

    “墨骁,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让她走的不安心。”沈父只看了一眼尸体就收回了目光,劝说的话根本毫无意义,沈父只好转移话题,“墨骁,目前最重要的是查出凶手。”

    沈墨骁伸出握住那已经冰冷的甚至腐烂的手,甚至不敢用力,被强酸腐蚀的肌肤已经皮肉脱落,再加上又掩埋在地下十多天,尸体的触感可想而知。

    不过沈墨骁却像是握住了珍宝一般,眼神是那么小心翼翼,表情温柔的让人动容,只是嘶哑悲恸的声音泄露了他此刻的情绪,“笑笑……”

    沈父心里头颤了一下,想要阻止,可是看着沈墨骁那悲恸到极点的脸庞,要说的话又堵在了喉咙里。

    这一刻,沈父忽然感觉自己失去了这个儿子,曾经那个让他引以为豪,温雅俊朗的儿子已经随着商奕笑的死亡而消失不见了。

    “沈总,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你这样容易感染。”走过来的冯局硬着头皮劝了一句,虽然他年轻的时候办案也处理过不少尸体,可是说实话,冯局也不敢用手去碰触。

    商奕笑生前也算是清秀漂亮,可是变成了一具半腐烂的尸体,这真的是一点美感都没有了,红颜骷髅正是如此。

    “我送笑笑最后一程。”就在所有人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嘶哑而暗沉的声音响起,沈墨骁眼角泛红,猛地仰起头将泪从眼眶里逼了回去。

    片刻之后,沈墨骁终于松开手,目光温情而眷恋的凝望着装尸袋里的人,然后缓缓的将拉链拉了起来,表情是那么郑重而温情,只可惜死者长已矣,却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悔恨。

    不等一旁的警员帮忙,沈墨骁径自将尸体打横抱了起来,血红的一双眼看着冯局,“我送笑笑过去。”

    意外死亡必须要经过尸检,沈墨骁不会让她死不瞑目,但是这一切他都会亲自处理。

    梅老爷子和沈父都没有开口阻止,就见沈墨骁将装尸袋动作轻柔的放到了汽车后座上,然后自己坐到到驾驶位上。

    关上车门之后,突然,一股悲痛到无法压抑的哽咽声从汽车里隐隐的传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梅老爷子和沈父也无比的心酸,如果不是痛到极点,墨骁怎么会失声痛哭,可是如今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商奕笑离开了,她将墨骁的心也带走了,从此之后活在人世间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半个小时之后,沈墨骁发动汽车驶入到夜色之中,余下的人都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沈家大宅。

    沈夫人焦躁不安的坐在沙发上,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商奕笑的尸体怎么会被发现?鹤翔不是说都处理好了,怎么会这样。

    “说不定是董家下的手?”语调里透露着压抑不住的喜悦,黄母完全没想起半个月前举行婚礼的时候,商奕笑出现在酒店的一幕,这会儿只顾着高兴。

    黄母继续的开口:“董家就是被商奕笑给害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董家虽然垮了,可要弄死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董家是半黑半白的家族,现在沈黄两家又联姻了,商奕笑的靠山就没有了,董家说不定就趁机弄死商奕笑报仇来了。

    “妈,一会墨骁哥就要回来了,你别提这个,你和我爸先回去。”黄子佩打断了八卦十足的黄母,自己宁可商奕笑一辈子活着,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也不愿意看到她现在就死了。

    虽然人死了也就没有威胁了,可是黄子佩更担心沈墨骁从此封闭心扉,那自己这桩婚事就真的有名无实,只能夜夜独守空房。

    梅老爷三人很快回到了沈家,黄父在山脚下的时候就没有下车,担心刺激到痛失所爱的沈墨骁,这会他甚至存了将黄子佩带回黄家的念头,沈墨骁那样自律的男人都能悲恸到失声痛哭,子佩留在沈家,说不定会引起墨骁的仇恨。

    不过黄父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不管如何,子佩已经嫁进来了,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好在子佩一贯敏锐聪慧,也懂得分寸,想必不会出什么大事。

    “尸体真的是商奕笑?”一看到进门的梅老爷子和沈父,沈夫人倏地一下站起身来,目光急切的看向两人,没有见到沈墨骁,沈夫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尸体真的被发现了。

    “墨骁今晚上估计不会回来,都先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梅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沈夫人,隐隐的总感觉到有一点不对劲。

    “外婆,妈,我送你们去休息。”黄子佩的心思都在沈墨骁身上,倒也没有发现沈夫人的异常。

    商奕笑的死讯如同一滴水落到了油锅里,将原本平静下来的和江省又炸的沸腾起来。

    “死了?哈哈,死的好!”董岚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兴奋的拍着手,脸上是大仇得报的痛快。

    如果不是商奕笑那个贱人,自己还是董家的大小姐,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可是如今董家垮了,她虽然也是衣食无忧,却只能整天窝在家里,出门都怕被人认出来一顿嘲讽和讥笑。

    董骏驰丢下酒瓶子,半醉半醒之下打了个哈欠,“你高兴什么?商奕笑死了,沈墨骁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都和黄子佩结婚了,又怎么可能真的在乎商奕笑。”董岚讥讽的开口,连日阴霾的心情终于飞扬起来,又好似恢复到往日那嚣张跋扈的董家大小姐。

    “二哥,商界豪门这些富家子弟不都爱在娱乐圈找几个漂亮的女明星玩玩、逗乐,这些年也的确有几个真爱的,可是最终还不都和沈墨骁一样无疾而终。”董岚大笑着,“说不定就是黄子佩弄死了商奕笑。”

    谁会为了一个戏子放弃联姻?沈墨骁计算再喜欢商奕笑,难道他真的舍得黄家的家业?黄家就黄子佩一个女儿,和她结婚了,就等于将黄家收入囊中,和商奕笑的感情能值几个钱。

    大门忽然被人推开,董家辉面色冷沉的走了进来,董家倒台之后,他靠着手头仅有的钱弄了个科技公司,经营的是网络游戏,虽然和董家的产业无法比,但是发展前途还是不错。

    “大哥。”董骏驰和董岚都坐直了身体,他们两个好面子,董家一倒台,兄妹两人都不愿意出去遭人白眼,所以只有董家辉一个人在支撑。

    “商奕笑的死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吧?”董家辉揉了揉眉心,看着董骏驰和董岚错愕一愣,悬着的心这才松了下来,沈墨骁不会放过杀害商奕笑的凶手,还好和他们无关。

    董骏驰和董岚这才想明白这一点,两人连忙否定了,“大哥,和我们真没关系,我们虽然痛恨商奕笑,可是人走茶凉,我们就算想要找她的麻烦也没这个实力,更何况商奕笑和那个易二爷暧昧不清的,我们更不敢这个时候动手了。”

    不是不报复,而是不敢现在报复,要是过了两三年,易二爷玩腻了商奕笑,沈墨骁和黄子佩也婚姻美满幸福,商奕笑彻底没了靠山,董家肯定不会放过她的,但是绝对不会选在这个时候。

    “行了,到时候如果警察找你们谈话,就都实话实说。”董家辉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他也在思考商奕笑的死因。

    此刻坐在办公室里,赵咨勋手中的茶杯哐当一声掉在地上破碎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警卫员,“你说谁死了?商奕笑怎么可能死?”

    前几天赵咨勋亲自带着部队出去大练兵,隔绝了和外切的所有联系,今天早上才回来,赵咨勋这才迟了一天得知这个消息。

    “尸体是在昨天晚上被发现的,沈墨骁已经去现场确认了……”

    赵咨勋失神的坐在椅子上,对于警卫员的话似乎已经听不到了,她怎么会死?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商奕笑眉宇飞扬的模样,那么一个鲜活的生命竟然就这么离开了。

    片刻后,回过神来,赵咨勋沉声开口:“你留心一下案情的进展情况。”

    “是。”警卫员领下命令转身离开了。

    五分钟之后,赵咨勋挂断了赵老爷子的电话,还好不是赵庆做的。

    按理说易二爷虽然离开和江省了,可是沈墨骁婚礼当天他却是出现了,和沈墨骁甚至起了冲突,看起来是在给商奕笑出头,前后也就半个月的时间,不应该有人敢动商奕笑。

    赵咨勋也不明白,不过他还是瞬间拉回了心神,打开桌上的文件开始忙碌起来。

    !分隔线!

    刑侦大队。

    冯局是亲自处理商奕笑被杀的案子,此刻办公室里汇报案情的几个属下眉头紧锁,一个一个如丧考妣的模样。

    “冯局,沿途的交通探头都已经排查了,没有找到任何可疑车辆。”虽然排查的工作量巨大,但是冯局重视这个案件,他们自然也是加班加点的工作,可惜没有任何收获。

    另一个手下也紧接着汇报情况,“发现尸体的兰山是开放性景区,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这个时间段的工作人员我们都已经询问过了,来这里的都是登山爱好者和宿营的爱好者,没有看到可疑人物。”

    抛尸的地点选为免费开放的景区,无形里就增加了案子的调查难度,目击者都找不到,而且商奕笑的尸体已经被强酸腐蚀了,肯定是需要借助工具装裹尸体的。

    所以凶手不可能是白天进入景区,时间肯定是选择在深夜,这个时候山上基本是没人了,所以也找不到任何目击者。

    冯局头痛的看着面前毫无进展的案子,“商奕笑回来之后的行踪确定了吗?”

    旁边的手下摇摇头,“机场那边只确定了商奕笑是当天中午的飞机抵达的,然后搭乘出租车离开了机场,根据出租车司机的回忆,商奕笑是在商业区下的车,再之后的行踪都找不到了。”

    商奕笑的行踪都无法确定,更别指望能查到第一凶案现场,冯局想到此就更觉头疼痛了,能用的线索实在太少了,或者说凶手的行事非常缜密,将所有的线索都抹除干净了。

    一办公室的调查人员都是一筹莫展,冯局更是一个头两个大,“法医那边确定了具体的死亡日期了吗?”

    杀人动机找不到,商奕笑的行踪也无法确定,所以案发点也找不到,尸体又被强酸腐蚀了,什么可用的线索都没有。

    “因为强酸严重腐蚀了尸体,导致死亡时间的判定有些误差,不过法医那边说死亡时间应该就在7月25号到28号,26号正是沈墨骁结婚的时间,商奕笑很有可能是在这一天被害的。”

    但凡杀人不是因为仇杀就是因为情杀,或者是为了钱,商奕笑的情况能排除钱财这一点,至于仇敌商奕笑的确不少,但是经过这几天的排查,董家兄妹都有不在场的证明。

    黄家如果要动手肯定是派人,但是从常理而言,黄子佩即使仇视商奕笑,也不会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手,黄家人没有那么蠢。

    “冯局,有重大发现!”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兴奋的喊声,这个案子查了几天一点线索没有,今天终于有了关键性的突破。

    “冯局,刚刚物证科传来的消息,腐蚀尸体的强酸和上个月一个案子里的硫酸,经过鉴定成分完全相同,这是卷宗,死者戴芸也是娱乐圈的小明星,据说和商奕笑的关系还很不错。”

    戴芸之前在闹市区开车冲撞到了人行道上,好在没有造成重大伤亡,戴芸下车的时候手里头就拿着一桶强硫酸,原本是打算泼向在场的路人。

    可是戴芸脚步却踉跄了一下,身体摔倒的同时,一桶硫酸劈头盖脸的浇了下来,戴芸当场死亡。

    “这个案子也是我处理的。”冯局翻开着卷宗,当时闹的有点太大,影响恶劣,冯局按照上面的指示尽快结了案,死者戴芸因为受了刺激,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最终害死了自己。

    冯局接过化验报告看了起来,腐蚀商奕笑尸体的硫酸和戴芸当天泼的硫酸成分一样,冯局猛地抬起头,“我记得当时没有追查到硫酸的来源。”

    戴芸那个案子,冯局也的确查了,没查出任何的疑点,最终只能归结于戴芸神经有问题,当时没有查到硫酸的来源,冯局也没有多想。

    如今回过头来一看,这个硫酸只怕是有人提供给戴芸的,之后又用硫酸腐蚀了商奕笑的尸体。

    “立刻所有可能提供硫酸的地方去排查,务必要将硫酸的来源找到!”冯局沉声下达着命令,找到了硫酸就找到了凶手。

    另一边,酒店房间。

    此刻坐在一旁的商奕笑身形消瘦,脸色也是重伤未愈的苍白,眼神比起过往更为阴暗了几分,脸上还有微整容之后的一些痕迹。

    “我说你真的不让易二爷帮忙?”邋遢大叔收回目光,那一位可是说了,只要笑笑愿意,可以强行将尸体带走,没必要让沈墨骁处理后事。

    虽然计划是易二爷安排好的,但是一想到间接的凶手是沈墨骁的母亲,邋遢大叔依旧感觉膈应的很,不想让沈墨骁处理后事,脏了那丫头轮回的路。

    “没有必要,人死如灯灭。”商奕笑在微整容之后,再加上气息的阴沉,看起来就和之前的替身一模一样,而她也打算暂代她的身份,或许这也是一种缅怀和纪念,她为了自己而死,自己为了她而活。

    见商奕笑已经有了决定,邋遢大叔也不说什么了,转身将包里的东西都放在了桌子上,“这是小丫头身份证还有录取通知书,银行卡手机也在这里,老头子说了,你身体估计要修养半年,正好给你一年的假期,好好享受大学生活吧。”

    以前在雷霆都是接受填鸭式的教学,现在笑笑身体和精神都遭受了重创,休息一年也好。

    “对了,小丫头的那些家人你也知道,一个一个都不是东西,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好,真的要回去?”邋遢大叔当年和商奕笑还假装混混将那家人给狠揍了几顿,现在笑笑代替她身份回去,就要面临那些极品的家人和亲戚。

    商奕笑勾起嘴角,笑容却显得冰冷而阴沉,轻微的声音里却透露出诡异的杀气,“你难道认为我会任由他们动手?”

    别说只是重伤未愈,就算真的缺胳膊少腿了,那些人,商奕笑依旧可以轻松收拾了。

    看着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的商奕笑,邋遢大叔叹息一声不再开口了,抛开和江省的这些破事也好,左右都和笑笑无关了。

    商奕笑走的干净利落,就如同普通出来打工的十九岁的小姑娘一般,背着一个普通的双肩包,手里拖着行李箱,没有再戴眼镜。

    走在等候列车的旅客人群里,商奕笑习惯性的低头,齐刘海就遮挡住了她的眼睛,略显得蜡黄的肤色,和微微扁平的鼻梁,乍一看和过去的商奕笑很像,但是仔细一看又处处不像。

    她此刻的下巴更尖细一下,嘴角也没有了往常上扬的弧度,气息更为的阴郁,更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

    半个小时之后动车离开了站台。

    当手机响了起来,商奕笑拿起电话,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不由的冷笑,太过于阴沉的气息,让坐在一旁的旅客下意识的往外侧挪了挪。

    “妈,我已经上车了,还有三个小时就能回来了。”因为做了声带手术,此刻商奕笑的声音更尖细,也更符合她十九岁的年纪。

    “笑笑啊,你之前虽然是给人家当保姆,名声是不好听,但是工资高,你真的要上大学?”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显得更加的怯弱,不安里带着微微的不赞同。

    “笑笑,不说大学学费和生活费那么贵,就算以后毕业了,你还是要出去工作,还不一定有这么高的工资。”这话听起来也没错,但是对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而言却太过了。

    全市中考第一的成绩,却没有去市重点高中,因为家里拿不出学费,所以她初中毕业已经十六岁了,办了身份证也能出去打工了,否则上了高中还要去上大学,最后还是要出来工作。

    还不如一开始就去打工,多赚六年的钱不说,技术也成熟了,日后工资更高,当然了,高中大学的学费也都省下来了。

    商奕笑讥讽的勾着嘴角冷笑着,吴旭被吴老二夫妻虐待,那是因为他们不是亲生父母,可是电话另一头的却真的是替身“商奕笑”的母亲,如假包换!

    “妈,我的学费我会自己赚。”商奕笑冷淡的回了一句,这三年,商家人都知道她白天去当保姆,晚上去夜校上课,因为每个月都按时将工资打回去,所以也就没有人让她回来。

    但是一旦要去上大学,这份高工资的保姆工作肯定要辞掉了,而最重要的是一旦上了大学,有了见识,说不定就脱离了商家的掌控,这些如同吸血鬼一样的人,怎么舍得让被他们剥削的摇钱树离开。

    电话另一头的商母怯弱的想要反驳,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最终只能失望的挂了电话。

    商奕笑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当初自己和沈墨骁说过,如果日后有了孩子,她一定会当一个尽职的母亲,因为她自己是个孤儿,是在雷霆长大的,和她最熟悉的替身虽然有父母家人,却是在苦水里泡着长大。

    所以商奕笑才会那么坚定的要当一个好母亲,让自己的孩子幸福快乐的长大!誓言犹在耳畔,可是转眼间却是物是人非!

    商奕笑自嘲的勾着嘴角冷笑着,之前自己要退役,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被爱情俘虏了,其实商奕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她给未来的孩子一个安宁的家庭氛围。

    特勤人员常年不在家里,甚至随时可能牺牲,商奕笑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成为遗孤,如今想想或许是自己手上沾过太多的鲜血和人命,所以注定了她会孑然一身。

    商家住在白鹳县的老城区,二十多年的老楼,格局原本就小,七十个平凡不到,两间卧室外加厨房卫生间还有一个不大的客厅。

    “怎么样?笑笑怎么说?”明明不过早上九点多,一大家子都留在客厅里坐着,没有一个人去上班,说话声尖利的老太太正是商奕笑的奶奶。

    被婆婆这样可怕的目光盯着,袁素文有点不安的低下头,佝偻着身体,声音更加的微弱,“笑笑她想上大学。”

    “这个天杀的小贱胚,她生下来就是糟蹋钱的啊!”商奶奶愤怒的一下子站起身来,指着袁素文就尖声怒骂着,还不是抬手狠狠的拍打在她身上,“作孽啊,那么高的工资,说不干就不干,她这是要上天那!”

    商泉和妻子毛婷婷对望一眼,两人向着主卧室走了过去,关上门,隔绝了外面商奶奶越骂越难听的声音,毛婷婷一脸高傲的开口:“看到了吧,我就说你那侄女在外面心野了,每个月打八千块钱回来,你们眼皮子浅,都以为商奕笑被你们牢牢的抓在掌心里,现在后悔迟了。”

    “我的心肝宝贝儿。”商泉明明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却跟急色鬼一般抱着毛婷婷又是亲又是摸的,“我哪里想那丫头心大了,不过你放心,她人回来了,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行了行了,别闹了。”毛婷婷一把推开商泉,一脸正色的开口:“这事你可要办好了,不单单是二十万的好处费,关键是还能给你找份正式工作呢,虽然只是开车的司机,可那也是有编制的,是给卫生保健局的领导开车的。”

    “放心吧,孙悟空可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商泉一听到二十万眼睛都冒光了,自家家的这个棋牌室生意就一般,主要是赌钱的人都喜欢借钱,借钱的多,还钱的少。

    商泉肯定没钱借出去,所以来他这里打麻将和打扑克的人就少了很多,都是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老太太,打的也小,每天还要供应一餐中饭,一个月累死累活的也就赚个两三千,这要不是商奕笑每个月打八千块回来,估计这家里老老小小的都要喝西北风了。

    中午十二点。

    桌子上难得摆满了一桌子的菜,袁素文还在厨房里忙碌,她今天是晚上九点到明天早上六点的班,再加上老太太松口了,袁素文这才拿了一百块钱去菜市场买了不少菜回来。

    “呦,我们家的大学生回来了。”看到低头进门的商奕笑,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商泉阴阳怪气的讥讽了一声,看她这唯唯诺诺的模样,也不像是翅膀长硬了不服管教的,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笑笑回来了。”听到声音,毛婷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目光刷一下落在商奕笑身上的双肩包和行李箱商,“果真去了外面见世面了就不同了,这行李箱医托就跟都市人一样。”

    “哼,没事就会糟蹋钱,拿个蛇皮袋子不能装东西吗?”商奶奶垮着脸,一副挑剔的模样,“你是哑巴了吗?回家不知道喊人?还真当自己是客人。”

    “妈,笑笑也是累了。”毛婷婷走上前来,一把拿过商奕笑手中的行李箱,“笑笑把包拿下来我放到房间里去,你去洗个手吃饭。”

    商奕笑抬起头,目光显得阴沉,“谢谢小婶。”

    话音落下,看着迫不及待将自己的行礼都拿回卧房的毛婷婷,再看着也不玩手机游戏,同样兴冲冲回房间的小叔商泉,商奕笑眯着眼,他们这是想要将自己包里的钱搜刮走吗?

    “笑笑,饿了吧,马上就开饭了。”袁素文擦去脸上的汗水,目光喜悦的看着归家的商奕笑,整整三年的时间,她前后一共回来过两次,好在每个月都按时将钱打回来,袁素文也知道她在外面过的很好,毕竟在那些富商家里当保姆,吃的喝的住的肯定都是好的。

    “嗯,我去洗手。”商奕笑正色的看了一眼袁素文,态度依旧显得有点冷淡。

    不过她在商家一贯就是如此,袁素文也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妥,更何况十六岁离开,十九岁回来,中间也就过年的时候匆忙回来过两次,也算是整整三年不见面,商奕笑即使更异常,商家人也不会发现。

    卧房里,将门反锁了,毛婷婷迫不及待的打开双肩包,“没有,看来应该在行李箱里。”

    “急什么,看看钱包里有多少钱?”商泉一把拿起床上的钱包,打开一看,大失所望,一百块都不到的零钱,然后就是身份证和一张银行卡。

    “你蠢那,现在谁带那么多现金出门,肯定是存在手机商。”毛婷婷瞪了一眼商泉,将包里的手机摸了一出来,一看是最新款的果x,不由震惊的开口:“这个至少**千呢,你还说你侄女将钱都打回来了,她肯定贪污了许多钱,否则怎么买得起这么贵的新款手机。”

    “妈的,这个小贱人良心还真是大大的坏!”商泉此刻也恼怒的骂了一句,手机设置了指纹锁,他也打不开,不过依旧将手机揣在了自己口袋里,“一会我就让商奕笑将指纹锁打开,我这个小叔都没有用上好手机,她倒是先用上了,也该孝敬孝敬我这个长辈。”

    “行了行了,先打开行李箱找东西要紧。”毛婷婷自然也眼红新手机,不过她更精明了,等商泉把手机弄回来了,到时候不就是自己的了,现在让商泉出面更好,死老太太最偏心的就是商泉这个小儿子。

    “妈的,行李箱也要密码。”商泉一脚踢在行李箱商,看着上面的密码锁火气直冒,“把锤子拿过来。”

    毛婷婷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行李箱看起来很高档,估计三四百块钱呢,砸了多可惜,我们以后一家三口出去玩正好能用。”

    商泉的怒火这才退了下去,一把抱住毛婷婷亲了一口,“还是我老婆最聪明,最会勤俭持家,走吧,我们先出去,先把手机弄过来再说。”

    自己拿破手机玩个游戏总是卡,现在有了果x,那速度肯定是溜溜的,一个手机就相当于自己棋牌室三个月的收入,所以商泉之前在殷红也没钱买。

    “笑笑啊,你这手机设置了指纹锁,你先解开,让小叔玩几天游戏。”商泉拿着手机走了出来,对着老太太不解的目光开口解释道:“妈,这可是今年才出来的新手机,上网速度特快,九千多呢,我可舍不得买。”

    老太太一听这价格,一下子就炸了起来,随手抄起桌子商的碗就向着商奕笑砸了过去,破口大骂的叫嚷起来,“你这个天杀的小贱人,用这么好的手机你也不怕折了你的寿,谁准你这么糟蹋钱的!这可是我们老商家的钱那!”

    侧过身躲开飞过来的碗,商奕笑抬眼看向幸灾乐祸的商泉,“手机给我。”

    “妈,你别骂了,我就用这手机,把我的老手机给笑笑,她一个小姑娘用这么好的手机只怕会被小偷惦记上。”商泉笑着劝了老太太一句,随手将手机递给了商奕笑,“先解锁,然后开机密码什么的都取消了。”

    接过手机,商奕笑嘲讽一笑,“这不已经被小偷惦记上了。”

    此话一出,客厅里刹那安静下来,商泉几乎以为自己是听岔了,呆愣愣的看着回嘴的商奕笑,“你说什么?”

    商奕笑没有再开口,却直接将手机放回了自己休闲裤的口袋里,。

    刚被小儿子安抚下来的老太太再次一蹦多高的向着商奕笑扑了过去,抬手就向着她扇了过去,“你这个没教养的小畜生,你竟然敢这么和你小叔说话!看我不打死你!”

    商泉也彻底沉了脸,别看他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其实骨子里和老太太一样,自私自利又刻薄,只不过这些破事都由老太太挡在前面,商泉只需要坐享其成就行了,谁知道今天竟然被商奕笑给气到了。

    直接抓住老太太的手腕,商奕笑倒没有想到她竟然有一把子力气,不过商奕笑丝毫不在意,反手直接一推。

    扑通一下,叫嚣撒泼的老太太直接一屁股跌坐在沙发商,人肯定没事,只不过气不顺,整个人都疯了一般的叫骂着,“你竟然敢打我!”

    商泉此刻也蹭一下站起身来,铁青着脸,眼神狠辣,“你一个孙女竟然对亲奶奶动手,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这是要上天了!”

    “他小叔,笑笑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不小心……”看着这混乱的一幕,袁素文连声开口,脸上满是慌乱不安之色,可身体却缩在角落里。

    看着嘴上不停的说,却没有上前护着自己的袁素文,商奕笑眼中的讥讽之色更浓了几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