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恨意升级
    董夫人的被抓被审,让董家辉三兄妹有些内疚和自责,但是当董荣成在审讯之后被拷上了手铐,董家三兄妹的脸色就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他们心里都明白董家完了。

    “商奕笑,你这个贱人!”董岚情绪失控的吼叫起来,如同疯婆子一般向着商奕笑冲了过去,狰狞的脸上满是疯狂之色,“你说过会放过董家的,商奕笑,你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小岚!”董家辉眼明手快的将发疯的董岚一般抱住了,自己难道不恨吗?可是董家大势已去,这个时候再得罪商奕笑,只会加速董家的灭亡。

    董骏驰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愤怒的目光看着商奕笑,好在他还能克制情绪,“商小姐,之前你和董家的约定不是这样的!”

    易二爷的事情,董夫人和董岚是完全不知道的,至于董骏驰,董家辉虽然没有透露易二爷的身份,但是多少透露了一点内幕,董骏驰原本以为这件事以董夫人的被抓而结束,没有想到商奕笑竟然赶尽杀绝。

    “董大少。”商奕笑平静的看着董家辉,“有些事董二少和董小姐不知道,但是你是清楚的,吴旭外公、母亲到他们这一支三十多条无辜的生命,这件事不可能被掩埋。”

    卫延亭这一支的人他们不仅仅是无辜的平民百姓,他们更是对华国有着贡献的平民英雄,可是他们没有享受一天美好的生活,没有得到国家和人民的认同和称赞。

    就因为董家的自私自利,他们被囚禁,被逼自杀,这是一笔血债,血债必须血偿,董荣成的父亲,当年的直接罪人已经死了,但是董荣成还活着。

    董家辉眼中仅有的一点光亮快速的湮灭,因为他清楚董家的罪大恶极,这个罪行一旦被公开,董家必定是千夫所指,即使赵家也不可能给董家求情,他们罪有应得!如果只是秘密审判,董家辉他们或许还能东山再起。

    “他们死都死了,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董岚愤怒的嘶吼着、咆哮着,爷爷当年做了什么事,那是爷爷犯下的罪,她凭什么让整个董家来赔罪,“商奕笑,你是公报私仇!”

    商奕笑眼神陡然冷厉下来,一股子煞气迸发而出,“董小姐,你从小到大享受的每一分钱都是别人的血和泪,今天你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那是因为我们不想深究,否则你以为你们董家有谁能逃得过法律的制裁!”

    被商奕笑身上的威势所震慑,董岚张了张嘴,却是无法说出一个字,在暴怒疯狂之后,董岚才感觉到了真正的害怕和不安,她不想沦落为贫民,更不想坐牢,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她该过着人上人的生活。

    董家辉和董骏驰都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他们比董岚更成熟也知道的更多,董家的老底既然被翻出来了,那么一切都是回天乏术了,不幸中的万幸是至少他们兄妹三个还好好的活着,没有锒铛入狱。

    “多谢商小姐高抬贵手。”董家辉满脸苦涩的道谢,一个多月前,他还是人人羡慕的董家大少,世事如棋,如今他只怕连个普通人都不如了。

    董骏驰拖着傻愣愣的董岚,董家兄妹三人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旁听室,再留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他们回去准备准备,或许还能留下一点钱或者珠宝首饰,至少不用流落街头。

    沈父目光复杂的看着商奕笑,一开始知道她这个人存在的时候,沈父只当她是个有城府的女孩子,但身上肯定也有优点,否则墨骁不会对她一往情深。

    可是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或者从沈家前任总裁的角度考虑,沈父依旧认为黄子佩更合适沈墨骁,家世背景也好,学识能力也罢,甚至说长相品性,黄子佩都是上上之选。

    但是刚刚看着气势张扬威慑住董家三兄妹的商奕笑,沈父在她的身上看到了独特的一面,商奕笑性格里有一股寻常女孩子没有的坚韧、冷傲、铁血,她是一个有棱有角个性独特的小姑娘。

    而黄子佩或许太平常了,和其他豪门千金没什么区别,真要说的话黄子佩比她们或许更加优秀一点,可是从男人的角度而言,她也是寡淡乏味。

    “言而无信,仗势欺人。”沈夫人阴测测的丢下八个字的评价,在沈夫人看来董家人固然可恶,但是商奕笑之前既然答应了董家不会追究,甚至逼迫着董岚道歉,现在却出尔反尔,分明就是个小人。

    最让沈夫人看不惯的是,商奕笑明明失信于董家,却还故作宽容大度放了董家三兄妹一马,让他们对她感恩戴德,享受这种高人一等的可笑快感!

    当然了,商奕笑本身如果有这个本事,沈夫人也不说了,可她不过是仗势欺人,说难听一点就是狗仗人势,拿着鸡毛当令箭。

    一想到商奕笑这种种糟蹋到极点的品性,沈夫人感觉自己就是死也不会让她进沈家的门。

    商奕笑瞅着一脸阴沉,鼻子不是眼睛不是的沈夫人,很想直接爆个粗口回两句,可是想到她是沈墨骁的妈,再加上沈夫人大病初愈,这会脸色还是惨白惨白的,商奕笑一扭头,靠,忍了!

    冯局再次回到旁听室,毫不意外董家三兄妹已经离开了,冯局表情为难的看了看沈夫人,只感觉自己背上背了个定时炸弹,但是工作还是要做的,“沈先生,不如我们移驾会议室,稍微休息一下再详谈。”

    冯局是真的弄不懂沈夫人,她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主动找鲍达明这样的歹徒打劫自己,差一点就闹出了人命,也幸好是她福大命大。

    沈夫人表情再次阴冷下来,下意识的握紧了手,可惜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

    会议室门口,看着走在后面的商奕笑,沈夫人只感觉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我们沈家的事,冯局,我不想看到不相关的人,否则我就要回去了,有什么事和沈家的律师交谈。”

    看着又出幺蛾子闹脾气的沈夫人,冯局脚步上前的解释,“沈夫人,商奕笑也是汀溪山庄事件的当事人,她有权利留下来。”

    “对了,黄小姐可以暂时留在外面吗?有些事黄小姐不方便听。”冯局留下商奕笑不说,转而阻止黄子佩的进入。

    表情错愕了一瞬,黄子佩表情变得极为难看,可是立刻又恢复了正常,“好的,冯局你不用客气,沈姨,我就在外面等你。”

    沈夫人哪里眼睁睁的看着黄子佩受辱,可惜这一次她还没有开口,一旁沈父搀扶她的手却微微的用力,冯局既然开口了,那必定是有原因的。

    会议室里,或许是心里有鬼,或许是不满冯局将商奕笑留下却将黄子佩赶走了,沈夫人黑着脸,眼神阴沉,独自坐在椅子上,摆明了是不合作的冷漠态度。

    “沈夫人,还请你详细说一下你和鲍达明联系的事。”冯局开门见山的问道,连黄子佩都被留在会议室外,而且这一次冯局也没有让手下来记录,说明这一次的谈话只是私下进行的,也算是给足了沈家面子。

    沈父眉头皱着看着非暴力不合作的沈夫人,他也不愿意相信,可是转念一想沈夫人的确能做出这种蠢事来,“思雪,你还是说吧,左右没有外人在,不要耽搁了冯局查案子。”

    “有什么好说的?”沈夫人恼怒的回了一句,冷眼恶狠狠的看着商奕笑,咬牙切齿的开口:“现在你高兴了?将我耍的团团转,你高兴了吧?”

    “我并不知道鲍达明和董家有什么关系,这事我是找殷管家帮忙的,我本意就是要揭露齐澄盈的真面目。”沈夫人想的很简单,找个沈家的仇敌,制造一起假的打劫事件。

    齐澄盈果真如同她猜测的一般,在危险的时候,她只顾保护自己,自私自利,人性的丑陋展露无遗,甚至最后还将沈夫人推出来挡刀子。

    沈夫人的目的也达到了,所有人都知道了齐澄盈宽容温柔背后的自私冷血,可是有什么用呢?齐澄盈就是个挡箭牌,沈墨骁的女朋友根本不是她,沈夫人可以说是白忙活一场,惹了一身骚。

    冯局和沈父对望一眼,两个男人都很是无语。

    不管沈夫人做了什么,她终究是沈天刈的妻子,这个烂摊子他还是要收拾的,“冯局,这事你看?”

    “鲍达明已经死了,他和沈家的确有些仇怨,如果说他只是为了报复沈家而制造了汀溪山庄的案件也在情理之中。”冯局卖了沈父一个面子,这也算是死无对证了。

    不过冯局话锋一转,示意的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商奕笑,“这个案子上面都在盯着,沈先生,如果上面不追究的话,我自然可以帮忙。”

    说到底,如果商奕笑高抬贵手,沈夫人这事遮掩着眼也就过去了,就好比董家的事情,商奕笑并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将董荣成夫妻给抓捕归案了,没有追究董家三兄妹的罪责。

    “我宁愿去坐牢也不会求她的!”沈夫人忿恨不甘的开口,让她向董家三兄妹那样低声下气的去求商奕笑,门都没有!

    “那冯局就公事公办吧。”商奕笑直接站起身来,估计她说的太干脆,沈夫人盛怒的脸庞错愕的僵硬住了。

    沈父只感觉无比的头痛,一旁冯局侧过头看向窗户外,就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要说董家辉也算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

    可沈夫人实在是没脑子,她其实只要态度好一点,想必商奕笑也不会为难她,偏偏沈夫人有求于人还端着高姿态,得,商奕笑是个泥人也有三分火气,现在局面僵持住了,谁也下不了台了。

    沈夫人反应过来之后,气的够呛,看向商奕笑的目光凶狠的喷着火光,“那好,我倒要看看谁敢将我抓起来,哼,真当我们帝京梅家没有人了!”

    按照沈夫人高傲孤僻又清高的性格,她是不屑用家世压人的,估计这会被商奕笑给气狠了。

    商奕笑看着放狠话的沈夫人,沉默片刻忽然开口道:“沈家那么多仇人,为什么殷管家会找到鲍达明,你以为这只是巧合或者失误吗?那是因为鲍达明是铁了心的要杀了你,当然,顺便能杀了黄子佩就更好了。”

    看着还是冥顽不灵的沈夫人,商奕笑直接下了一剂狠药,“董家和赵家二房如果只是走私,事情能闹的这么大?赵家也是要脸的,走私虽然是暴利,可是关键是走私的钱有一部分被秘密送到国外去了,干的是什么事我不用说了,但是牵扯进来,别说帝京梅家,就算是两个梅家也得完蛋!”

    商奕笑实在懒得理会脑子不清的沈夫人,转身向着会议室外走了去。

    屋子里,沈父面容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他不由的看向对面的冯局。

    “沈先生,你也知道我目前就是个办事的人,这一次调查都是上面一手主持的,否则赵家也不会如此被动,所以这么机密的消息我也是才知道。”冯局苦笑一声,这可是机密啊,看来商奕笑真的对沈家高抬贵手了,否则牵扯到这么敏感的事件里,沈家和梅家只怕都在劫难逃。

    外面阳光明亮的刺眼,七月中的天气已经燥热的让人有些受不住了,不过商奕笑倒是心情不错,估计之前被沈夫人给弄的异常憋屈,刚刚在会议室里怼了她几句之后,商奕笑总算感觉舒畅了。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加密信息,商奕笑将方向盘一转直奔邋遢大叔所在的地点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

    “笑笑。”开门的是商奕笑的替身,不需要为商奕笑掩饰,所以她今天看起来和商奕笑并没有那么相似。

    “九月份就要去大学了吧,到时候我争取少出任务。”商奕笑笑着拍了拍替身的肩膀,这丫头才十九岁,上的是夜校,家里那些破事和当初吴旭遇到的相差无几。

    商奕笑都很难相信这年头了还有这么重男轻女的,小丫头因为五官和自己很相似,在接受雷霆的招募之后,经过了培训和考核,最后还做了微整容,这才成了商奕笑的替身。

    也正是因为如此,小丫头白天打工晚上去夜校,家里一毛钱学费不给不说,还隔三差五的找她要钱,一大家子都是成年人,有手有脚,竟然找一个小姑娘要血汗钱,商奕笑好几次没忍住,和雷霆里的几个同伴装成了混混,将小丫头的堂哥大伯他们狠狠的揍了一顿。

    “我没有关系的,大学的时间也很宽松,而且我会申请到外面住。”替身腼腆一笑,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商奕笑,在她黑暗寂寞的生命里,笑笑是她唯一的阳光和温暖,为了笑笑,她可以放弃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住外面也好,方便一点。”邋遢大叔坐在沙发上,双腿架在茶几上,一手夹着烟抽了一口,“要我说你也别告诉你家去了哪个大学,省的他们吸血鬼一般盯着你不放。”

    当初去揍人,邋遢大叔首当其中,实在是小姑娘和笑笑太相似了,每一次看到她被那些极品家人给欺负了,邋遢大叔总有种商奕笑被人欺负的感觉,怒火蹭蹭的就涌了出来。

    “我知道,笑笑你们忙,我去给你们做饭。”替身笑着向着厨房走了过去,背对着身后的商奕笑和邋遢大叔,原本乖巧害羞的表情转为了冰冷,眼中满是讥讽,那些人再也不可能伤害她了。

    客厅里,商奕笑不满的瞪着又吞云吐雾的邋遢大叔,“你早晚有一天会被香烟给害死!”

    “人老了,压力一大,总得找个途径发泄发泄。”邋遢大叔厚脸皮的一笑,瞅了一眼商奕笑,“我不像你生活精彩,谈个恋爱都快将和江省给闹翻天了。”

    “别提了,早上在会议室我直接和沈墨骁的妈撕破脸怼了几句。”商奕笑叹息一声,臭脾气要不得啊,估计沈家又鸡犬不宁了。

    “就沈夫人那个性,要是我早就将她气死了再气活过来,然后再气死一遍。”邋遢大叔不屑的撇了撇嘴,他们家的笑笑要身手有身手,要长相有长相,配给沈墨骁都糟蹋了,他妈竟然还起幺蛾子!

    这幸好是笑笑,邋遢大叔感觉沈墨骁但凡找了个普通的小姑娘,估计都要被沈夫人给折腾死了,沈夫人的脑子简直就是进水了,人偏执又愚蠢,这也就罢了,关键她还自以为是,最让人无语的是整天用死来吓唬沈家人。

    雷霆每年都有十个死亡名额,他们活的那么艰难,偏偏有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整天要死要活的,除了伤害自己的亲人,伤害在意她的人,她这样寻死觅活外人会在乎吗?

    “不提她了,吴旭的身份确定了吗?他真的暗中在帮助臭鼬?”商奕笑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要找的中间人竟然就是吴旭。

    “老头子那边已经确定了,就是吴旭将商界那些人老总的消息告诉了臭鼬,然后臭鼬会在国外行动。”邋遢大叔将香烟摁灭了,拿起一旁的文件翻给商奕笑看。

    “不过吴旭挑的这些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人,表面上冠冕堂皇,背地里却做了不少的坏事,基本上手上都沾着无辜人都人命。”

    听着邋遢大叔的话,商奕笑快速的翻阅着资料,以前她只知道臭鼬这个臭名昭著的组织会在国外抢劫华国的商人,手段奇极其残忍,不过商奕笑倒没有深挖这些被杀老总的资料。

    “吴旭的性格还是偏激了。”邋遢大叔感慨一声,不过也难怪,任谁有那样的身世和经历,不成神经病才奇怪,“他的黑客身份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不过吴旭调查董家也很是危险,应该是臭鼬给予了他安全保障。”

    这也算是与虎谋皮,吴旭将国内这些富商的消息交给臭鼬,臭鼬派人保护他的安全,不让他在调查董家的过程里被发现。

    “而且我查了董家的电脑。”邋遢大叔指着笔记本上的电脑屏幕,“看到了没有,董家的走私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董家的人负责盗墓和在黑市上购买那些古玩文物,然后交给修复师进行修复。”

    而等这些文物找到了国外的卖家之后,就交给鲍达明通过海上线路运输出去,“你看到这些文件了吗?我进行了转码,里面都发现了wx两个字母,这也是吴旭黑客的代号和标识,吴旭就是董家辉口中那个神秘的魔术师,他一直参与了董家的走私活动。”

    “董家会信任吴旭,是因为臭鼬能给他担保的?”商奕笑明白的点了点头,没有臭鼬这个组织的保护和遮掩,吴旭不可能打入董家的走私团伙内部,那么上面即使要调查董家,也缺少很多关键性的证据。

    “董家虽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但直接的导火索还是吴旭。”邋遢大叔一耸肩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吴旭为了报仇以身饲虎,也说不上对或者不对,不过最终结果他还是报仇了,毕竟董家是彻底垮了。

    “对了,笑笑,易二爷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董家和赵家二房走私的暴利,其中十分之一到底用在什么地方了?”邋遢大叔一手亲密的揽着商奕笑的肩膀,裂开嘴巴笑着,看不出笑笑魅力这么大,一下子就和易二爷这位神出鬼没的大人物勾搭上了。

    “不清楚,他没说,我也没问,估计现在是不想打草惊蛇。”商奕笑摇摇头,她估计易二爷来到和江省的真正目的就是调查这笔巨额资金的去处。

    “笑笑啊,你还是心软了。”邋遢大叔笑眯眯的看着商奕笑,眼神却陡然锐利了几分,可是立刻又转为了一贯的随性和懒散。

    既然这件事还处于调查阶段,甚至是保密阶段,商奕笑却有意无意的泄露给了沈父听,不知道的人只当商奕笑当时是故意和沈夫人对着干,让她下不了台。

    可是邋遢大叔却知道商奕笑的性格,笑笑分明是让沈家和梅家做好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如果上面真的要彻查,鲍达明毕竟是沈夫人找来的,中间联系的人是梅家的殷管家,如果有心人用这件事做文章,沈家和梅家或许不会出大事,但说不定也会元气大伤。

    沈墨骁的两个舅舅目前仕途正好,也处于事业关键期,一旦遭遇了这样的挫折,梅家的发展至少要滞后十年。

    “我会找老头子领罚的。”商奕笑小声的回了一句,不管是什么样的惩罚,自己也认了。

    !分隔线!

    沈家大宅。

    书房里,梅老爷子听完沈父的话,神色沉重了几分,他凝眉思索了片刻,正色的看向沈父开口:“思雪出事之后,我和你母亲就急匆匆的赶来和江省了,后来我才知道老殷出了车祸意外死亡了。”

    当时梅老爷子并没有多想,虽然殷管家是梅家的人,可是梅思雪这个小女儿危在旦夕,一个管家的意外死亡,梅老爷子也没有精力去关注。

    “现在想想这一切都是一个局,将我们沈家和梅家都拖下水了。”梅老子此刻也是一身的冷汗,沈夫人找了几个歹徒制造了汀溪山庄的打劫事件,这事虽然不妥,不过对沈家和梅家而言并不大事。

    但是一旦沈夫人死了,黄子佩也死了,沈家和黄家的联姻就黄了,这对沈家而言是一个损失,而且没有了沈夫人,沈墨骁要和商奕笑在一起就容易了,这就让沈家无形里失去了强大的联姻对象。

    别小看这一点,世家豪门为什么会联姻,门当户对四个字只是最浅显的解释,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希望给家族找到一个强大的可以信任的盟友,所以联姻是最快捷最稳妥的方式。

    沈父明白的点了点头,给梅老爷子倒了一杯茶,“按照商奕笑的说法,这个事目前看来到董荣成的被抓,董家的破灭就结束了,可实际上却会深入调查下去。”

    不调查了,最多沈家受牵连,但是一旦继续调查,梅家就等于被牵扯进来了。

    “走私都是暴利,其中确有一笔钱流入到了国外,天刈,这个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弄不好那就是叛国罪。”梅老爷子叹息一声,这一次,沈家和梅家都欠了商奕笑一个天大的人情。

    一旦帝京高层深入调查,鲍达明虽然是董家的人,但却是和殷管家有关系,就算没有再多的证据,紧凭着这些,梅老爷子两个儿子的前途只怕就毁了。

    他们一个五十二岁了,一个四十九岁,都处于事业最关键的时期,一旦被搁浅了,这辈子的前途基本也走到头了。

    而且梅家几个小辈只怕也会受到影响,最关键的是没有了父辈们在前面保驾护航,小辈们想要出头太难了,这看似无关紧要的一个布局,就等于生生摧毁了梅家。

    “天刈,你去劝劝思雪,这段时间让她留在家里休养,黄家那边也暂时不要过来了,一切等事情结束了再说。”梅老子又交待了沈父几句。

    现在他们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那么就可以提前布局了,如果暗中的敌人真的要动手,沈家和梅家也不会被打的措手不及。

    等沈父离开书房之后,梅老爷子端着茶杯许久的沉默着,直到华灯初上,手里头的茶杯已经完全凉了,梅老爷子缓缓的站起身来活动着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僵硬身体。

    “商奕笑那个小姑娘不简单啊。”梅老爷子感慨的开口,如果姓商的小姑娘只是攀附了易二爷,这么机密的消息对方绝对不可能透露出来。

    卧房里,沈夫人脸色阴沉的躺在床上,越想白天的一幕,越感觉到憋屈,商奕笑凭什么用那么施舍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还想让自己低头向她道歉!

    “你和商奕笑怄什么气,自己身体重要。”梅老夫人柔声的安抚着闹脾气的沈夫人,轻拍着她的胳膊,“墨骁刚出差,你就一个电话打过去,你让墨骁的工作怎么办?”

    “工作重要还是我这个妈重要?商奕笑都踩在我头上了!”沈夫人尖声开口,语气里充满了怨气和愤怒。

    梅老夫人轻蹙着眉头,儿女都是债!商奕笑那姑娘也不是好的,她既然想要和墨骁在一起,为什么对思雪这个婆婆不孝顺一点,但凡她服个软,多讨好一下思雪,说不定关系就不会这么僵了。

    就在此时,卧房的门被推开了,沈父刚刚结束了和沈墨骁的通话,不管商奕笑有心的还是无心的,沈家和梅家都要承这个人情。

    “哼!”看到沈父,沈夫人头一扭,绷着脸,依旧不满在商奕笑顶撞自己的时候,沈父竟然一句话都不帮自己,儿子已经和她离了心,难道丈夫也要偏袒商奕笑吗?

    “你们聊,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有。”梅老夫人声音都是温温柔柔的绵软,估计谁也想不到她会有沈夫人这个执拗清高冷傲的小女儿。

    沈父在床边坐了下来,这才开口道:“我刚和墨骁通了电话,让他先处理那边的工作暂时不用回来了,思雪,汀溪山庄的事情墨骁会和商奕笑沟通的,这事不会牵扯到你。”

    知道自己不用给商奕笑道歉,沈夫人依旧板着脸很是不高兴。

    沈父已经习惯了沈夫人这脾气,几十年都是这样过的,“这段时间你好好在家休息,外面不太平,我就让子佩那孩子过些天再来探望你。”

    黄家的心思并不单纯,这一点沈父也明白,就算日后沈黄两家真的联姻,黄子佩很有可能还是向着黄家的。

    沈夫人对黄子佩好的将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董赵两家走私的暴利,有一部分钱财是秘密送到国外去的,这个消息非同一般,沈父担心沈夫人会告诉黄子佩,一旦传出去了,坏了上面的布局,那就麻烦了。

    沈夫人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沈父,“沈天刈,你竟然要软禁我?为了讨好商奕笑,你竟然要软禁我?”

    说到最后沈夫人的声音都拔尖了,她愤怒的看着如同陌生人一般的沈父,如同看到了被关押在审讯室里的董夫人,为了巴结讨好商奕笑,董荣成这个丈夫和他的三个孩子就牺牲了董夫人,任由她锒铛入狱。

    当时在旁听室里目睹了这一切,沈夫人还暗自叹息,董夫人识人不清,董家人为了利益就这么将她舍弃了,这事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沈天刈绝对不可能这么无情无义。

    可是沈夫人没有想到这才到晚上,自己的脸就被打肿了,为了讨好商奕笑,为了保全沈家不受牵连,沈天刈竟然要软禁自己,杜绝自己和外面的联系,甚至还不让子佩上门探望自己。

    “你冷静一点。”沈父无语的看着发脾气的沈夫人,她怎么听不懂呢,“我不是软禁你,我是让你暂时不要和黄家联系,这件事非同小可,半点消息都不能泄露出去。”

    “这还不叫软禁?那什么叫软禁?”沈夫人叫嚣的喊了起来,愤怒的一把推开床边的沈父,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沈天刈,我父母还在这里,你竟然就敢这么对我,你怎么敢!”

    “你冷静一点……”沈父解释的话根本来不及说出口,沈夫人已经如同疯子一般歇斯底里的叫喊起来。

    将床头柜上的东西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沈夫人愤怒到极点,也伤心到了极点,所以她的情绪彻底失控了,看向沈父的目光充满了仇恨,“你让开……”

    听到卧房里的打砸和吵闹声,梅老爷子和老夫人也吓了一跳,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闹起来了。

    一把推开卧房的门,梅老叶子就看到沈夫人抓着沈父的衣服又哭又闹的,不由的沉了老脸,“梅思雪,你给我住手,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泼妇都没有你这样的!”

    “爸。”猛地一回头,看到门口的梅老爷子,沈夫人就如同看到了救星,所有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声音都哽咽起来,“爸,沈天刈为了讨好商奕笑,她竟然要软禁我!”

    梅老爷子怔了一下,对上沈父无可奈何的眼神,梅老爷子就知道这肯定是沈夫人又在无理取闹,“行了,这和天刈无关,是我让天刈这么做的。”

    叫嚷撒泼的沈夫人错愕一愣,似乎不敢相信最疼爱自己的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也不是软禁,只是让你留在家里,最近不要和外面联系。”梅老爷子和沈父有着同样的担忧,商奕笑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他们,让他们事先有个准备,但他们绝对不能让沈夫人将消息泄露出去。

    沈夫人对黄子佩太好了,估计什么话都会告诉她,所以梅老爷和沈父才决定让她不要和外面联系,谁知道沈夫人一下子就偏激了,如同泼妇一般的又吵又闹。

    眼神几乎有些呆滞,沈夫人愣愣的看着面容严肃的梅老爷子,半晌之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爸,你也要我让商奕笑低头?”

    “好,我知道了,为了沈家和梅家,我同意了,你们都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静!”沈夫人重新躺会床上,眼角是酸涩的泪水,但是这一刻,她死死的攥紧放在被窝里的拳头,原来这就是众叛亲离的感觉。

    沈父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梅老爷子制止住了,他的女儿他知道,性子太执拗,让她冷静一下也好,反正现在她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等所有人离开之后,沈夫人表情从痛苦慢慢转为了愤怒,最终化为了对商奕笑刻骨的仇恨,她还是赢了,不但抢走了自己的儿子,如今连她的丈夫,她的父亲都被抢走了。

    沈夫人可以想象有一天商奕笑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嚣张模样,她最引以为傲的家族,如同也偏向商奕笑,不甘心!浓浓的不甘在沈夫人心里头发酵着,她怎么能让商奕笑如此得意猖狂!

    !分隔线!

    半夜时分,商奕笑听到手机的铃声,不由的睁开眼,“喂,哪一位?”

    “商小姐,我是吴旭。”

    当电话另一头的男音传来时,商奕笑蹭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睡意都没有了,“吴旭?”

    商奕笑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关押在精神病院里,而且已经疯了吗?“吴旭,你找我有什么事?”

    “本来我是想要找帝京派下来的调查员,可惜他的身份太机密,即使是我也无法破译找到他的任何消息,所以我只能打电话给商小姐你了。”吴旭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的阴沉,但是绝对是调理清楚,半点没有神经病的迹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