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冲突升级
    当保镖在一旁开路,董家大少董家辉带着董岚出现在众人视线里时,原本有些噪杂喧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剧组的众人对飞虹娱乐的总裁董骏驰比较熟悉,他生性风流,对女伴情人一贯也大方,不少女人都存着抱上董骏驰大金腿的念头,这样一来至少能换来一些好资源。

    “那是董家大少?”角落里,有人低声问了一句。

    董家最出名的自然是董岚和董骏驰,但是大家却也明白董家真正的继承人是董家辉,只不过他深居简出,几乎从不会在娱乐场所出现,因此剧组的众人只能从他和董岚有些相似的五官判断对方的身份。

    “应该是,听说董二少很少穿西装。”旁边的人回了一句,羡慕的目光看向走在董骏驰身边的董岚,“董大少是不是来给岚姐撑场子的?”

    之前在剧组的时候,董岚没少刁难商奕笑,现在商奕笑背后有沈总裁,董大少说不定就是来给董岚撑腰的。

    “或许吧,陈导不是说了沈总裁晚上也会出席杀青宴嘛,董家估计怕岚姐吃亏吧。”感慨的语调里充满了羡慕嫉妒。

    董岚是衔着金汤勺出生的,她们是没法子去比,可是商奕笑算什么,她不也就是剧组里最普通的小演员,怎么就入了沈总裁的亲眼,飞上枝头当凤凰了,人比人可真气死人。

    “陈导,晚上好。”董家辉向着走过来的陈导客套的寒暄,视线扫过全场,没有看到沈墨骁,但是当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商奕笑和谭亦时,董家辉目光沉了沉。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今晚之后,董家必定是颜面扫地,但一时的低头能换来董家的平安,就算是再大的屈辱,董家辉也要忍了。

    “董大少,晚上好。”陈导一惊,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今天上的杀青宴该不会又要出问题了,陈导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就是个导演,想要拍一部贺岁剧,为什么感觉这么难呢。

    “陈导不用特意招呼我,我带小岚过去和商小姐打个招呼。”面上看不出半点的不对劲,董家辉说了一声之后,眼神警告的看了一眼不甘的董岚,带着她向着商奕笑和谭亦走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剧组的众人再次小声嘀咕起来,“看吧看吧,董大少果真找上商奕笑了,估计是要给岚姐出头了。”

    “得了吧,说不定是来修复关系的,商奕笑现在可是沈总裁的女朋友。”虽然幸灾乐祸想要看商奕笑倒霉的人居多,不过很少一部人也还是有脑子的。

    当初董岚不敢和齐影后正面冲突,不就是因为沈总裁的面子,虽然这事闹了个大乌龙,不过商奕笑的身份摆在这里,说难听点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董大少怎么可能和商奕笑过不去,那不是和沈总裁交恶吗?

    “商小姐。”董家辉微微颔首,态度放的很低,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坐在商奕笑旁边的谭亦,只不过董家辉明白他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他也识时务的没有和谭亦交谈,而是选择了商奕笑。

    “小岚被我们惯坏了,之前在剧组的时候多有得罪,还请商小姐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小岚。”董家辉的声音并不算大,可是现场一片安静,大家都好奇的竖起耳朵想要知道董大少说了什么,所以这道歉的话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不是吧,董大少不是来撑腰的而是来化干戈为玉帛的!

    原本还指望商奕笑会倒霉的人不由很失望,不过心里都明白,只要有沈墨骁在,别说董家了,放眼和江省也不可能有人和商奕笑过不去,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董大少客气了,董小姐是董家的千金,脾气不好也正常。”商奕笑坐在沙发上都没有起身,只是冷淡的客套了一句。

    商奕笑此举看起来非常失礼,就算是仗着沈总裁的面子,她也不能不将董大少放在眼里啊,没看到董大少还站着,她竟然坐着不动。

    不少人暗自咬牙,若她们是沈总裁的女朋友,绝对不会像商奕笑这样没规矩,丢了沈总裁的脸。

    商奕笑这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董大少看的是沈总裁的面子,她还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啊,贱人多矫情!

    董家辉同样心存不悦,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小岚,还不给商小姐道歉。”

    一时之间,董岚只感觉莫大的屈辱和难堪,自己站着,商奕笑坐着,自己还要向她低声下气的道歉!

    虽然现场一片安静,可是董岚却感觉到无数嘲讽的目光向着自己看了过来,尤其是余光一扫,当看到不远处幸灾乐祸的齐澄盈时,董岚心里压抑的怒火瞬间飙升到了极点。

    “小岚!”董家辉眉头一皱的加重了语调,她果真是被家里给惯坏了,该说的道理都已经说过了,小岚这个时候如果还敢胡来,董家辉不介意对你她实行家法。

    “我……”身体气的直发抖,董岚刚说出一个字就无法再开口,看着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的商奕笑,董岚面色狰狞的扭曲着,凭什么要让自己和这个贱人道歉!她不过是沈墨骁的玩物而已!

    就在此时,一道轻柔的声音从门口处响了起来,黄子佩搀扶着沈夫人,笑着开口:“陈导,晚上好,冒昧打扰了。”

    “沈夫人,黄小姐?”被点名的陈导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怎么这些大人物一个一个的出现,剧组就想要半个杀青宴庆祝一下,招谁惹谁了。

    不管心里如何吐槽,陈导还是快步的迎接过来,“沈夫人身体痊愈了吗?”

    “多谢陈导关心,我已经没事了。”面对外人,沈夫人依旧保持世家贵妇的清冷和高傲,“听说墨骁在这边,我和子佩吃过饭就顺路过来了。”

    “沈总裁还没有过来,是陪朋友用餐去了,估计晚一点会到。”陈导赶忙回了一句,这是哪门子顺路啊,分明是来者不善。

    可是沈家的家务事,陈导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在心里祈求沈墨骁快点出现,否则沈夫人和商奕笑这里只怕要起冲突了。

    董岚看到沈夫人和黄子佩的这一刻就如同看到了救命恩人一般,原本满含怨气的狰狞表情快速的收敛下来,反而显得极其乖巧,“沈夫人,黄小姐。”

    “沈姨,这是董大少,这是董小姐。”黄子佩微微点头,然后搀扶着沈夫人走了过来,也向她介绍两人的身份。

    沈夫人目光打量的看了一眼董家兄妹两人,点了点头,直接无视了旁边的商奕笑,“原来是董家的,你们这是在?”

    一看沈夫人看都不看商奕笑一眼,董岚不由看到了希望,立刻回答:“之前在剧组和商小姐有些不愉快,大哥让我来道歉。”

    “你是董家大小姐,身份摆在这里,即使工作里有些冲突,那也是正常,哪里需要上纲上线。”沈夫人冰冷的目光刀子一般看着坐在沙发上依旧没有起身的商奕笑,面容显得更加冷漠。

    “商小姐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真的非同一般了,都能逼迫董家千金道歉,看来哪天我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商小姐,是不是也要当众给你赔礼道歉?”

    沈夫人这话句句诛心,从常理而言,她是沈墨骁的母亲,是长辈,商奕笑日后嫁入沈家也是她儿媳妇,可是沈夫人却说要给商奕笑赔礼道歉,这分明是将她架到火上去烤。

    “沈伯母,您身体没有完全康复,不要为了我生气,看在沈总裁的面子上,我道歉就道歉吧。”董岚故意的落井下石,火上浇油的点出她道歉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沈家。

    “我倒不知道墨骁和商小姐有什么关系?”表情陡然一变,沈夫人言辞犀利的冷声斥责,随后拉住了黄子佩的手,原本冰冷的眼神瞬间变得慈爱起来。

    “子佩才是我沈家的儿媳妇,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别以为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就可以飞上枝头,和墨骁认识就敢仗势欺人,那以后真的和我们沈家有牵扯了,那岂不是要造反了!”

    听到沈夫人毫不留情的嘲讽和训斥,剧组的众人都有些傻眼了,原来沈夫人根本不认可商奕笑啊,不过看到美丽端庄的黄子佩,大家又感觉理所当然,这才是门当户对,商奕笑算什么东西。

    就在众人或是嘲讽或是讥笑的目光看向商奕笑时,坐在一旁的谭亦安抚的拍了拍商奕笑的手,随后冷声一笑,“原来这就是董家赔礼道歉的态度,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笑笑,我们回去吧。”

    谭亦站起身来,商奕笑自然也跟着起身,至于故意刁难自己的沈夫人,商奕笑选择了无视,她没有被人打了左脸还将右脸送上去的癖好。

    这是沈墨骁的母亲,得,她忍了,但是至多也就是沉默而已,再多的退让商奕笑也不会去做。

    董岚嘲讽的冷笑一声,没有了沈墨骁这个靠山,她倒要看看商奕笑还怎么嚣张!沈夫人和黄小姐来的真是太及时了。

    一看谭亦脸色变了,董家辉就知道大事不好,沈夫人的出现也在他的意料之外,董岚告状的速度太快,董家辉拦都拦不住。

    “小岚,立刻道歉!”董家辉一把抓住了董岚的胳膊,阴沉着表情怒斥着。

    见她还僵持着不动,董家辉手上猛地用力,冰冷的眼神凶狠的看着不甘心的董岚,一字一字冷声开口:“道歉,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黄子佩表情微微一变,她以为董大少带着董岚来这里道歉,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沈家,至于谭亦的身份,赵老爷子查到了,梅老爷子也查到了,但是和江省的其他人,包括黄家都没有查到。

    黄父也有些好奇,但黄家没有什么人脉关系在部队,所以黄父并不清楚谭亦的身份,虽然他之前也暗示了沈父,想要打探打探,却被沈父不动声色的敷衍了过去。

    毕竟易二爷的身份倒不算太棘手,关键是易二爷不可能对赵家出手,所以梅老爷子认为易二爷上面肯定是帝京某个大人物。

    因此沈父不可能轻易透露易二爷这个身份,黄子佩知道能开得起顶级限量跑车的男人不可能是个普通人,但是不管对方家世如何,在和江省还轮不到其实世家做主,因为黄子佩倒也忽略了谭亦在董岚道歉这件事里起到的决定性的作用。

    听到董家辉怒斥的话,沈夫人错愕一愣,她以为自己给董岚出头,董家辉这个小辈至少是感激自己的,但沈夫人没想到前脚自己给董岚撑腰,后脚就被董家辉将脸打的啪啪响。

    “大哥?”董岚吃痛的喊了一声,她胳膊都要被大哥给掐断了,可是对上董家辉阴冷骇人的透露出杀机的是眼神,董岚脸色刷的一下苍白了。

    “道歉!”董家辉表情阴郁的骇人,董家是不如沈家,也很忌惮沈家,但是沈家还没有这个威势让董家这样低头道歉。

    可是看着要离开的谭亦,董家辉知道今晚上这事一旦处理不好,董家遭遇的将是灭顶之灾,董家一旦毁了,小岚她还有什么资本去嚣张去跋扈。

    “董大少不必生气,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相信商小姐也不会揪着不放。”黄子佩聪慧的警觉到了不对劲,董大少态度如此坚决,难道是因为商奕笑旁边的这个炊事兵张洋?

    黄子佩这话一出,在场众人再次将焦点转移到了商奕笑身上,她若是识大体就不应该死揪着董岚道歉的事情不放,否则就显得自己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了。

    “抱歉让黄小姐猜错了,董岚不道歉,今天这事就没完了。”商奕笑朗声一笑,刚站起的身体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副等着董岚道歉的嚣张模样。

    听到这话的黄子佩尴尬一笑,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任性。

    沈夫人则是气的面色铁青,董家辉不给她面子也就罢了,商奕笑竟然也敢让她下不了台!

    这还没有嫁到沈家就敢和自己对着干,她若是真成了沈家的儿媳妇,沈家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吗?

    “好,很好!”气到极点,沈夫人声音都发颤,她一把拉过旁边的董岚,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坐着的商奕笑,“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让董岚道歉!”

    有沈夫人给自己撑腰,董岚低着头保持沉默,估计之前被董家辉那阴鹜的眼神吓到了,董岚也不敢起其它幺蛾子。

    董家辉第一次发现传言果真不假,沈墨骁的母亲脑子就是进水了!这是他们董家的事情,和沈夫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她在这中间搅合个屁啊!

    沈夫人和黄子佩如果不出现,董岚已经道完歉了,然后什么事都没有了,偏偏沈夫人自作主张的给董岚强出头,让场面彻底僵持住了,商奕笑和易二爷不会对沈家如何,可是他们董家已经危在旦夕了。

    “沈夫人,这是我们董家的事。”若不是顾忌沈家的地位,董家辉的话就没这么客气了。

    被一个小辈指责自己多管闲事,沈夫人气的肠子都打结了,就算当年梅家遭遇变故,她不得不下嫁商界沈家,也没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

    “沈姨,你消消气。”黄子佩连忙安抚着快背过气的沈夫人,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是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坐下来的沈夫人阴冷着表情开口,董家辉不给自己面子,沈夫人无话可说,但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商奕笑!

    对上沈夫人那阴狠扭曲的眼神,商奕笑感觉自己流年不利,躺着也能中枪,明明是她自己多管闲事对了脸,偏偏也能迁怒到自己身上。

    董岚没有想到不管是董家辉还是商奕笑都这么不给沈夫人面子,大势已去之下,董岚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只能开口道歉:“对不起。”

    “轻飘飘的三个字可不是道歉的诚意。”谭亦冷声开口,董岚虽然道歉了,可是眼中依旧是忿恨不甘,日后若是让她寻到了机会,董岚绝对会报复回来,既然如此,谭亦不介意让她长点教训。

    董岚一愣,猛地抬起头,愤怒的看着谭亦,自己已经道歉了,他还想要怎么样?

    董家辉倒不认为谭亦在故意刁难,就刚刚那一幕,谁都看出来小岚不是真心诚意的道歉,现在道歉不过是没有选择了。

    想到此,董家辉突然摁住了董岚的肩膀,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之下,董家辉抬腿撞向董岚的后膝盖窝。

    没有防备之下,董岚扑通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回过神来之后,董岚愤怒的挣扎着要起身,可惜肩膀上董家辉的大手就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将她死死的摁在地上。

    “五分钟之后再让小岚起来。”示意保镖上前按住歇斯底里的董岚,董家辉已经放弃让她主动道歉的念头,易二爷只是要给商奕笑讨回一个公道,要的只是一个态度,董家辉就将姿态放到最低,这就是董家的诚意。

    气的够呛的沈夫人此刻错愕一愣,给她倒了一杯水过来的黄子佩也怔住了,谁都没有想到董家辉竟然做到这种程度,让董岚当众跪着道歉,而且必须跪足五分钟。

    “你们放开,让我起来……”董岚失心疯一般的叫喊着,努力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道歉对她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屈辱,而跪着道歉让董岚压在心底的愤怒彻底爆发了。

    “再多说一句,卸掉她下巴。”董家辉声音冰冷的下达命令,目光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大吼大叫的董岚。

    在来酒店之前,董家辉还将董岚当成自己的妹妹,所以愿意和她讲道理,但是此刻,董家辉已经彻底失望了,她只知道享受家族带来的富裕生活,却从没有想过回报家族。

    沈夫人这一次真的是气的胸口都疼了,跪着的董岚丢脸,沈夫人认为自己比董岚还要丢脸,尤其是在商奕笑面前,沈夫人感觉自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沈墨骁和顾岸就在酒店楼上的包厢用餐,毕竟顾岸明天早上的飞机,一想到马上就要接受谭亦魔鬼般的训练,顾岸仰头又喝了一口酒,“今宵有酒今宵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包厢的门忽然被敲响了,沈墨骁回头一看,却见酒店的经理表情诡异的走了过来。

    “沈总。”经理是真的很纠结,楼下剧组的人不知道沈总就在这里用餐,可是负责接待的经理是知道的,现在楼下都乱成一锅粥了,经理不得不硬着头皮来找沈墨骁,“沈夫人不久前和黄小姐也到了,董大少和董小姐也在。”

    沈墨骁眉头一皱的站起身来,董家人来了倒无所谓,沈墨骁相信在知道了易二爷的身份之后,董家不会再不长眼的去招惹商奕笑。

    可是一想到沈夫人也在场,沈墨骁表情阴郁了几分,母亲不好好留在家里养身体,她又想要干什么。

    “去吧去吧,反正我们也吃的差不多了。”顾岸万分同情的看着沈墨骁,沈夫人已经发展到跟踪的地步,看来墨骁的感情之路真的是充满了坎坷和荆棘。

    沈墨骁和顾岸一走进大厅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气的差一点厥过去的沈夫人猛地抬头看向走过来的沈墨骁,压制不住的怒火像是找到了发泄口。

    “这就是你要找的女朋友?你看看像什么样?”沈夫人气愤的站起身来,顾不得贵妇的仪态,拿手指着商奕笑就开骂:“她这是要气死我才甘心!沈墨骁,你要还认我这个妈,今天你就明确表态,否则以后沈家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商奕笑表情无辜的看着沈墨骁,自己真的没说什么做什么,只可惜他妈气量太小,管闲事可惜董家辉不买账,然后就被气到了。

    “妈,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沈墨骁轻拍着沈夫人的后背,刚刚酒店经理已经大致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沈夫人为什么这么气愤,沈墨骁明白,笑笑的确很无辜,只可惜她也是寸步不让,否则局面不会闹得这么僵。

    “我不回去!”脾气上来的沈夫人一把甩开沈墨骁的手,看着商奕笑那无辜的表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分明就是在看自己的笑话!

    “墨骁,你现在就表态!”深呼吸着,压抑下胸口处狂暴的怒火,沈夫人越看商奕笑越感觉面目可憎,终于忍不住的厉声怒斥,“我这辈子就没有见过你这么恶毒的女人,仗势欺人!恃强凌弱!虚伪恶毒!”

    被点名批评的商奕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再骂下去,自己就成了连地球都要毁灭的坏人了。

    “沈夫人慎言!”谭亦眉头一皱,冷声打断了沈夫人尖利刺耳的叫骂声。

    商奕笑沉默,可是谭亦却没有这么好的脾气,此时他身体微微上前挡在了商奕笑的面前,冷笑的讽刺回去,“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听到沈夫人你破口大骂,堪比泼妇!看来梅家的家教也不怎么样。”

    错愕一愣,半晌之后反应过来,沈夫人脸色倏地一变,愤怒的看向当众指责自己的谭亦,声音拔尖了几分贝,“你说什么?”

    这辈子沈夫人梅思雪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名声,她是帝京梅家的女儿,是世家名媛的典范,只可惜最后却被沈家用卑劣的手段逼迫着嫁入到商界。

    若不是商奕笑太让人气愤,沈夫人认为自己不会情绪失控,这一切都是商奕笑这个女人的过错,所有的事都是她挑起来的,但是被谭亦指责自己没有教养,沈夫人气的浑身直发抖。

    “张先生也请慎言!”沈墨骁扶住气到站不稳的沈夫人,原本俊朗的表情也冷漠下来,“这是我们沈家的家务事,和张先生没有关系。”

    “我说这位先生,人家小夫妻有点矛盾,或者是婆媳有点矛盾,那都是他们家的事,你又不是太平洋警察,管那么宽做什么?”顾岸喝的有点多,此刻感觉面前的人影都有些的晃悠,不过一想到自己因为这个易二爷被勒令回帝京,顾岸看他愈加的不顺眼。

    谭亦危险的眯着凤眸,看着喝的醉醺醺还敢晃悠到自己面前的顾岸,眼神变得愈加的诡谲冰冷,小岸的胆子倒是不小。

    “哥们,我没说错吧,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挖人墙角可是不道德的。”顾岸哥俩好的搭上了谭亦的肩膀,看了看他,怎么有种看到二哥的感觉?

    顾岸猛地甩了甩头,定睛一看,一张普普通通的脸,估计也就这眼睛和二哥有点相似,看的人心里头直发毛。

    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顾岸喷了一口酒气到了谭亦脸上,“哥们,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要是缺女人,我给你找一个,别缠着我兄弟的媳妇,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放完狠话,顾岸一手还嚣张的拍了拍谭亦的胸膛,看着挺瘦,没想到身材锻炼的不错,胸肌饱满结实,应该是个练家子。

    “喝的不少啊?”谭亦轻声开口,在顾岸不解的目光里,忽然一拳头狠狠的砸在顾岸的腹部,不等顾岸反应过来,一脚将人给踹翻在地上。

    呕!喝了不少酒,又吃了不少菜,顾岸只感觉胃部在各种翻腾。

    谭亦蹲下身来,一手摁住顾岸的后脖子,笑的无比危险,声音陡然冰冷,“喝多了就滚回去睡觉!”

    砰的一声闷响,顾岸脑袋被谭亦摁住砸在了地板上,力度不小,直接将人砸昏了过去,看到顾岸终于消停了,不耍酒疯了,谭亦这才感觉舒坦多了,果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沈墨骁正在安抚差一点气的伤口都痛的沈夫人,结果没将人给安抚好,就看到顾岸被谭亦给踹出去了,然后又被砸晕了。

    沈墨骁的表情倏地一下阴沉下来,顾岸是他的死党,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堪比兄弟,原本沈墨骁这段时间就憋屈的厉害,可是一边是商奕笑,一边是沈夫人,沈墨骁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无计可施。

    对于谭亦,沈墨骁的确没任何的好感,此刻一看到顾岸吃亏了,沈墨骁终于也爆发了。

    前面还在震惊谭亦的凶残,后面就看到沈墨骁脸色阴冷的上前,商奕笑不由快步挡了过去。

    “笑笑,你让开!”看到商奕笑挡在谭亦的前面,沈墨骁只感觉心扎了一下,这让原本还有三分理智的沈墨骁,此刻已经完全被愤怒和嫉妒冲昏了头脑。

    “你冷静一点!”商奕笑看着暴怒的沈墨骁,他的朋友被打了,他就会克制不住的冲上来,自己和沈夫人起冲突的时候,他如果也能这样就好了,可惜那是他母亲,自己只怕永远都等不到这一天。

    谭亦一手搭上了商奕笑的肩膀,将人拉到了一旁,目光冷傲的看着沈墨骁,“怎么?沈总裁想要和我动手?”

    谭亦态度很温和,声音很悦耳,可偏偏给人一种挑衅的冷傲,一手指了指还倒在地上的顾岸,“如果沈总裁不介意趴地上的话,我自然也不介意活动一下筋骨。”

    好吧,直接开打了!

    商奕笑叹息一声,无奈的看着场地中间无比幼稚打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商奕笑之前和谭亦动过手,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商奕笑也是惨败。

    至于沈墨骁,他的商业头脑或许一个顶商奕笑两个,但是论起打架的本事,这就是业余和专业的区别,而谭亦则是专业教练,完全没有可比性。

    董家辉拉着董岚退到了角落里,旁观了这一幕之后,董家辉脸色舒缓了不少,沈家一旦和易二爷交恶了,这对董家而言反而是一个机会。

    黄子佩也没有想到沈墨骁和谭亦说打就打了起来,一时之间,她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站在人群里的商奕笑,这两个男人是为了她而打起来的。

    即使黄子佩再理智再聪慧,可是身为女人,终究会有虚荣心的,被两个家世不凡、优秀杰出的男人争抢甚至打斗,商奕笑还真是好运。

    沈夫人已经被气狠了,她再对沈墨骁有意见,这也是她的儿子,看着谭亦一拳又一拳的招呼到沈墨骁的身上,沈夫人在心疼的同时,不由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到了商奕笑身上。

    “都是你这个贱人害得!”沈夫人阴冷着表情怒斥着,愤怒的目光里充满了对商奕笑的痛恨和怨愤,要不是她,墨骁还是那个孝顺自己的儿子,他会和子佩结婚生子给沈家开枝散叶。

    可这一切都被商奕笑这个女人给毁了,她害得墨骁和自己母子不和,如今还挑拨外面的野男人对墨骁动手。

    “沈夫人,我忍让你,那是因为你是沈墨骁的母亲。”商奕笑冷淡的看着斥责自己的沈夫人,虽然说是个人都应该尊老爱幼,可前提是这个长辈值得尊敬。

    “沈姨,你别生气了,和她生气不值当,担心气坏了身体。”黄子佩看着沈夫人脸色如此苍白,气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也忍不住的担心起来,毕竟是她陪着沈夫人出门的,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黄子佩也有责任。

    “商小姐!”安抚下愤怒的沈夫人,黄子佩端着美丽的面容,眼神冰冷的看着商奕笑,“你怨恨沈姨不同意你和墨骁哥的感情是一回事,但是沈姨是你的长辈,而且身体还没有痊愈,你但凡有半点在乎墨骁哥,还请你不要再刺激沈姨。”

    “子佩,你不用和她多说什么,她恨不能将我气死。”沈夫人阴冷冷的开口,为了不让商奕笑的奸计得逞,自己绝对不会再上当了,自己真的死了,她不是就可以当堂入室了!

    自己要好好活着,坚决不让商奕笑这个女人进沈家的大门,她的儿媳妇只能是子佩!

    谭亦抬手挡下沈墨骁的拳头,余光扫了一眼不远处对商奕笑放狠话的沈夫人,目光嘲讽的看着暴怒的沈墨骁,“连自己的母亲都无法搞定,让她接二连三的受辱,沈墨骁,你有什么资格当她的另一半?”

    被戳中了软肋,沈墨骁微微一怔,脸颊上挨了谭亦重重的一拳,踉跄的后退了好几步,抵到了桌子边缘这才稳住了身形。

    “笑笑,我们回去了。”看着被揍的很惨的沈墨骁,谭亦感觉痛快多了,朗声一笑的招呼着商奕笑。

    话不投机半句多!商奕笑看着不远处擦拭嘴角血迹的沈墨骁,两人默默的对望着,明明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可中间却好像有着跨越不过的鸿沟,自己在这边,他在另一边,咫尺天涯!

    商奕笑向着谭亦走了过去,两人并肩向着门外走了去。

    血腥味在嘴巴里蔓延开来,看着离开的商奕笑,沈墨骁忽然有种要是去她的感觉,可是沈墨骁还没有开口,一旁黄子佩却抢先说话了。

    “墨骁哥,沈姨伤口有些痛。”黄子佩目光急切的看向沈墨骁。

    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沈墨骁快步的上前,一把扶住脸色苍白,似乎很难受的沈夫人,“妈,我送你去医院。”

    “行了,死不了,你少气我几次就好了。”沈夫人喘息着,看着脸上红肿,嘴角破裂的沈墨骁,也不由的放缓了语调,“回去休息就好了,你怎么样?伤的重吗?”

    这种情况下,沈夫人伤口痛,顾岸还趴在地上昏睡着,沈墨骁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已经看不到商奕笑的身影了。

    半个小时之后,顾岸被酒店经理送到了楼上的房间休息了,董家辉带着董岚也离开了,沈墨骁担心沈夫人的身体,和黄子佩一左一右的缠着沈夫人也走了,一切都平息下来了。

    “陈导,这怎么办?”胖子副导演请示的看向陈导,虽然说是杀青宴,可是现在还有谁能静下心来啊。

    “让大家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对了,交代下去,不想惹麻烦的都给我口风紧一点,今晚上的事半个字都不要漏出去。”陈导表情严厉的交待了一声。

    不管是董家的笑话,还是沈家的冲突,他们看也就看了,如果要传出去了,那这个代价绝对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酒店外,坐在车子里,商奕笑静静的看着沈墨骁上了车,然后汽车快速的消失在夜色之中,曾经她以为爱情是甜蜜的,即使有苦恼有争吵,那也是两个人的事,无伤大雅。

    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商奕笑一巴掌,或许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但是结婚绝对不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