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8章 争执升级
    “这就是从吴旭电脑里找到的资料?”商奕笑震惊的翻看着手里头的文件,越看眉头皱的越深,最后抬头看了一眼身侧的谭亦,“他为了找董家报仇,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吴旭纵然是一个黑客,但是面对董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他的力量终究还是太渺小了。”谭亦倒是有几分佩服吴旭行事的果决,虽然说疯狂了一些,可他的目的达到了,也算是给他的母亲外公包括他们这个分支惨死的所有人报仇雪恨了。

    手中的几张纸宛若千斤重,商奕笑不由想起在精神病院的吴旭,幼年惨遭虐待的生活,后来和董家虚与委蛇,如今彻底疯掉将所有苦难和伤痛都忘记了,这对吴旭或许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能抓捕董家人了吗?”商奕笑目光渐渐转为了冰冷之色。

    这三天她虽然一直留在这个隐秘的据点,而且为了保密性,商奕笑的手机也暂时关机了,虽然和外界断了联系,可是董家这三天上蹿下跳的四处找关系的事,商奕笑还是知道的。

    “可以收网了。”谭亦点了点头,他虽然同情吴旭的遭遇,可或许是天性薄凉,也或许是因为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谭亦几乎没有什么感情的波动。

    而商奕笑却不同,她看起来性格大咧,其实内里却是柔软敏感,即使是对吴旭这个陌生人,他的遭遇依旧让她义愤填膺。

    “我是不是不算一个合格的特勤人员?”商奕笑也知道自己不该有情绪不波动,一个优秀的特勤人员,她应该是没有感情的武器,只会不折不扣的执行上级下达的任务指令。

    特勤人员最忌讳就是在任务里掺杂了私人的感情,这样不但危机到自己的生命安全,甚至可能导致整个任务的失败。

    谭亦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商奕笑,修长如玉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目前为止你所有的任务都是优,所以不用杞人忧天。”

    早就知道谭亦的级别高出自己许多,他能调出自己的档案也并不奇怪,此刻被安抚到的商奕笑不由的笑了起来,心里头那种钝钝的闷沉感也随之消失。

    她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可她终究是一个人,也有自己的感情,她能在任务里做到客观甚至冷血,但是私下里她却无法真正的把自己当成一个没有思想没有感情的兵器。

    “雷霆的要求不算高,你这样的就可以了。”谭亦这话一说出来,商奕笑脸上原本释怀感激的笑容顿时僵硬住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自己这个水平只配留在雷霆?

    商奕笑黑着脸,气愤不甘的瞪着谭亦,她就该知道这个男人没这么好心!雷霆要求不高,那敢情换一个部门,自己这样肯定是不合格?

    看着气的够呛,却又没底气反驳的商奕笑,谭亦勾着薄唇再次笑了起来,落在她肩膀上的手顺势揉了揉商奕笑的脑袋,让她彻底成了炸毛的小猎豹。

    “你别小看人!”商奕笑一下子站起身来,顺势避开谭亦乱揉的手,对着他那明显轻视的目光,商奕笑恶狠狠的开口:“老头子说了,可有不少部门想要将我调过去,老头子一直舍不得放我走呢。”

    “特调一局知道吧,我的几个手下都是特调一局影卫队出来的。”谭亦这话一出口,商奕笑的表情已经从恼怒转为了震惊,然后是满满的崇拜和羡慕。

    “特调一局的?”声音猛地提高了三度,商奕笑激动的一把抓住了谭亦的手,“你没骗我?我听老头子说那里是变态集中营!”

    雷霆的人的确很强,可是再强他们也只是血肉之躯,据说特调一局的那批人神出鬼没,身手精湛的不似人类,对危险有着本能的感知,被称为变态集中营。

    眸光下移,扫了一眼抓着自己手不放的商奕笑,谭亦难得起了戏谑的心思,“其实真正的精锐都在我大哥那里,特调一局基本都是从他那里刷下来的不合格的人。”

    商奕笑目瞪口呆的瞅着谭亦,呆愣愣的眨了眨眼睛,只感觉今天受到的冲击有点大,曾经老头子为了激励他们,所以将特调一局的训练计划表和他们的完成成绩弄来了。

    整个雷霆,除了商奕笑勉强能达到标准之后,其他人都不合格,所以她刚刚听到特调一局才会那么的激动和兴奋。

    但是此刻,听到谭亦说特调一局的这些人竟然是另一个部门不合格的,被淘汰下来的,商奕笑几乎怀疑谭亦是在戏弄自己,怎么会有人那么强?

    “那是什么部门?我怎么没听说过?”呆愣了半晌之后,商奕笑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以为自己已经知道够多的了,没有想到还是如此孤陋寡闻。

    “想知道?”谭奕清朗的声音里充满了魅惑,看着商奕笑将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不由笑出声来,在她充满希望的期待之下终于开口:“傻丫头,这可是特级机密,连你们雷霆的老头子都不知道,你的级别远远不够,乖乖待在雷霆吧。”

    “你……你……”再次被戏弄的商奕笑,忿忿的瞪着谭亦,不带他这样欺负人的!

    可是商奕笑也知道自己的确级别不够,但是好奇心被吊起来了,商奕笑感觉心里头就跟猫抓的一般。

    五分钟之后,看着坐在一旁看文件的谭亦,商奕笑蹭蹭的挪了过来,无比谄媚的笑着,“你就透露一丢丢资料给我呗,那个部门什么代号?他们都强到什么程度?多少透露一点啊。”

    只可惜谭亦三缄其口,商奕笑就跟个尾巴似的追在他后面,见到谭亦就问一次,耐性极好,坚持不懈,最后谭亦实在懒得理会她了,直接将人打包丢车上赶出了据点。

    他绝对是故意的!商奕笑恶狠狠的嘀咕一句,油门一踩,上亿的顶级跑车咻一下蹿了出去。

    不过为了不暴露据点的位置,商奕笑还是多绕了半个小时的路,确定即使有人看到了车,也无法判断她到底去哪里了,这才方向盘一打向着住所方向开了过去。

    三天的时间对商奕笑而言是眨眼就过了,毕竟更加深入的调查董家,那厚厚的一大垛资料就够商奕笑看三天的。

    尤其这三天,技术人员一直在破译吴旭的电脑,深挖他藏在暗网上的秘密,所以即使手机关机了,太过于忙碌之下,商奕笑都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当然,这其中也有她故意逃避沈墨骁的乌龟态度,只不过谭亦难得好心的没有戳穿。

    汽车一开到小区这边,商奕笑就发现暗中有人在自己的住所盯梢,不是董家的人估计就是赵家的,商奕笑也不在意,将车门一锁,晃动着手里头的车钥匙向着不远处的房子走了回去。

    “商奕笑回来了?”董家书房里,董荣成放下手中的棋子,面色显得有些的阴沉。

    虽然三天前董家的宴会因为谭亦和商奕笑的捣乱而草草收场,之后董荣成按照赵老爷子的指示,打算直接杀了谭亦灭口。

    这一招虽然铤而走险,可是有了赵家的庇护,即使上面来查,人已经死了,所有证据都消除了,即使董家最后也付出一些代价,却不会伤到董家的根本。

    更重要的是以前董荣成只能和赵家二房合作,和江省谁都知道赵家真正掌权的是大方,老爷子退下来之后的接班人是大房的赵咨勋。

    而这一次和赵老爷子合作,董家就会和赵咨勋搭上关系,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董荣成这边突然行动,就是想要打谭亦一个措手不及,谁曾想派出去的人都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且现场也被清理了一遍,完全看不出打斗的痕迹,就好似这些人从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围堵过谭亦一般,围堵的失败让董荣成也有些的不安,好在事情牵扯到了赵家,董家不是孤军作战。

    “父亲,说不定商奕笑和张洋只是虚张声势。”董家辉这三天忙到没时间合眼,总算是将董家账面上那些走私得来的资金都过了明路,即使上面查起来,这些也是合法收入。

    当然,董家辉也知道这些经不住深入推敲,不过有赵家在前面顶着,董家辉不怕那些人调查。

    “赵家有意和解,家辉你去一趟,和商奕笑见个面,探探张洋的态度。”董家辉并不知道围堵的事情,董荣成也不打算告诉他,不过能和解,他自然不愿意兵戎相见,即使为此付出代价也是可以的。

    董家辉眉头一皱的看向董荣成,他没有忘记之前谭亦和商奕笑对董夫人的指控,如果要和解的话,那是不是要牺牲母亲?

    “家辉,你身为董家日后的继承人,你必须知道什么叫做大局为重!”董荣成声音陡然冷厉了三分,如果不是之前商奕笑的指控,董荣成都不知道自己枕边人竟然如此狠辣,背着自己做了那么多。

    犹豫挣扎着,可最终却还是被内心深处的权势和董家的一切所取代了,董家辉站起身来,“爸,我这就过去。”

    董荣成走过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原本冷厉的表情也放缓了几分,“家辉,事情还不到那一步,再说你母亲即使真的犯了罪,那也有法律的制裁,到时候即使锒铛入狱了,我们也可以私下来照顾好她,而董家一旦出事了,倾巢之下没有完卵,那才是真正的噩梦。”

    原本心底还有几分不甘和怨气,此刻董家辉却完全放了下来,“父亲,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的确,如果董家不出事,即使母亲曾经做的事情东窗事发了,以董家的势力依旧可以庇护母亲,但是如果董家垮了,那什么都没有了,到时候母亲才是真的遭罪。

    这边董家辉离开书房之后,另一边主卧里,因为董夫人被董荣成禁足了,董岚护着母亲,偷偷将手机视频打开放到了书房角落里,此刻也清楚的听到董荣成和董家辉父子俩的对话。

    “妈,爸他是什么意思?他难道要向商奕笑低头?”董岚不敢相信的听着手机另一头传来的对话,脸色骤然大变着,“大哥竟然不劝着爸?”

    董家就是董岚嚣张跋扈的资本,她也一直以董家的身份为荣,可是今天头顶上的天像是坍塌了,她那强大冷酷的父亲竟然要对商奕笑低头,甚至要牺牲她的母亲?

    同样被董岚拉过来偷听的董骏驰脸色也阴沉了几分,他毕竟不是没脑子,只会嚣张霸道的董岚,经营飞虹娱乐这些年,董骏驰更加明白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父亲既然选择屈服了,那必定是因为董家面临的是不可能战胜的强敌。

    “二哥,你说爸是不是糊涂了?”董岚一把抓住董骏驰的胳膊,求助的看向一贯娇惯自己的二哥,脸上写满了烦躁和不可置信。

    “商奕笑她算个什么东西,就算她攀上了张洋,难道张洋来头就那么大,我们董家就怕了?我们还有赵家啊,在和江省,谁能大过赵家?”

    “好了,小岚,你冷静一点!”董骏驰冷声斥责了一声,一开始他也和小岚一样愤怒,这可是他们的母亲,是生他养他的人,董骏驰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董夫人锒铛入狱。

    可是此刻董骏驰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大哥能想明白的事,董骏驰自然也想通了,如果真的牺牲一个人能保全董家,董骏驰虽然难受却也会接受。

    “二哥,难道连你也疯了?”董岚猛地站起身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容冰冷的董骏驰,在这个家里她和董骏驰的关系最好,除了工作的关系之外,也是因为董骏驰最为娇惯她,可是董岚没有想到有一天二哥会用这样冰冷的语调训斥自己。

    “好了,小岚,不要和你二哥吵。”一直沉默的董夫人何慜此时缓缓开口,目光温柔的看着暴跳如雷的董岚,轻轻的拍了拍她胳膊,“这件事交给你爸和大哥来处理,你和骏驰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董岚还有些不甘心,可惜董骏驰却警告的看了她一眼,“妈,我和小岚先下去了,晚上的时候再来看你、”

    “去吧。”董夫人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着一儿一女离开之后,她脸上那老好人般的笑容陡然阴狠下来,董荣成真的是狼心狗肺!他竟然要牺牲自己换取董家的平安,他们可是做了三十五年的夫妻,到头来自己却成了他牺牲的棋子。

    表情扭曲的狰狞着,董夫人狠狠的攥紧沙发上的枕头,目光阴冷的看着窗户外,既然董荣成不仁,就不要怪自己不义!

    !分隔线!

    另一边,赵咨勋和沈墨骁同样都得到了商奕笑回来的消息,说起来这三家也算是和江省的三巨头,但是谭亦带着商奕笑离开之后,整整三天的时间,三家都没有查到他们的下落,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谭亦的强大和可怕。

    回到熟悉的住所,商奕笑看着摆放在架子上的多肉植物,她挺喜欢养花养草,可惜自己却没多少耐性,再加上不管是在剧组还是出任务,商奕笑是三天两头的不在家,就算是好养活的多肉植物也会被养死。

    后来沈墨骁找了个园艺工人,每隔一个星期就来商奕笑的住所一趟,照顾这些多肉植物,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这些多肉长的异常好,一个一个看起来都肉嘟嘟的,格外的招人喜欢。

    沈墨骁的确很好,温和、体贴,还包容自己的坏脾气,连很多细节都能注意到,商奕笑倒在沙发上,想到沈墨骁过去的种种体贴,商奕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可是他同样孝顺,顾全大局,当沈家和自己有冲突的时候,沈墨骁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这个时候,商奕笑多希望沈墨骁就是个霸道嚣张的纨绔,不会考虑那么多,他只会不顾一切的维系这段感情。

    当门铃声响起时,商奕笑将烦躁的情绪都丢到了脑后,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向着门外走了去。

    商奕笑回来之后,得到消息的沈墨骁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她手机关了三天,沈墨骁就整整担心了三天。

    此时一看到开门的商奕笑,沈墨骁原本焦躁不安的情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一把抓住了商奕笑的胳膊,急声询问者,“你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三天!”

    沈墨骁冰冷着峻脸,因为太过于焦躁之下,手上的力气失控了。

    “抱歉,手机关机了。”忽视了胳膊上的疼痛,商奕笑看着不再完美的沈墨骁,原本烦躁的心里却多了一份暖意,终于能看到他情绪失控了,至少这说明他在乎自己。

    这三天的时间,虽然据点需要保密,但是商奕笑的手机也是做了特殊的改装,可以杜绝外人的追踪,再者她真的和谭亦好好说,打个电话给沈墨骁也是可以的。

    只不过商奕笑的犟脾气上来了,她不想去思考自己和沈墨骁之间这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所以干脆乌龟的将手机关机了,然后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董家资料的调查里,似乎这样就不用去想不用去烦了。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沈墨骁暴躁的吼了一声,对上商奕笑平静的脸,原本堆积的怒火咻一下又消散了。

    沈墨骁猛地将商奕笑拉入到了怀抱里,用力的抱紧她纤瘦的身体,似乎这样才能汲取到自己战斗的力量,“笑笑,我不是要对你发火,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不管张洋是什么来路,他得罪了董家,甚至得罪了赵家,那都是他的事,沈墨骁不会在意,他只是不希望商奕笑被牵扯进来,不希望她被张洋利用了,最后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纵然有再多的怨气,此刻听到沈墨骁示好的话,商奕笑的心也柔软下来,拍了拍他的后背,“进去再说吧。”

    客厅里,看着沈墨骁眼下的灰黑色,商奕笑也不由的心疼起来,不管是自己这三天的消息全无,还是为了沈夫人的事,沈墨骁这段时间只怕过的比自己还要煎熬。

    “喝点茶吧,你都快成国宝大熊猫了。”商奕笑将茶放到了沈墨骁面前,想到这会已经过饭点了,“午饭吃了没有?”

    明显察觉到她的心情变好了,沈墨骁又恢复了往常温雅俊朗的姿态,笑睨着商奕笑“你会做?”

    “吃不死人就是了。”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嘲笑自己的沈墨骁,商奕笑厚颜无耻的咧嘴笑着,她的厨艺仅限于将食物煮熟了,至于口感什么的,那就不用想了,说是猪食也差不多了。

    “笑笑,别忙了,我让人送外卖过来。”沈墨骁拉住商奕笑的胳膊将她按坐在身边,这才正色的开口:“笑笑,这段时间你和张洋不要再来往了。”

    梅老爷子之前也对沈墨骁透露了张洋的真正身份,国际上赫赫有名的易二爷,黑白两道通吃,一贯我行我素,以贩卖情报消息立足。

    据说易二爷和国外不少黑道势力还有一些战乱国的势力关系都非常密切,这样的人物是真的很危险。

    “笑笑,他这一次看似要对付董家,只怕真正的目的是要对赵家动手,将你牵扯进来,不过是为了让沈家也牵扯进来。”沈墨骁自从知道了谭亦的身份和目的之后,对他就没有了任何的好感。

    这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沈墨骁不愿意商奕笑和对方接触,这些人太过于阴险狠毒,说是杀人不眨眼也半点不夸张。

    “他没利用我。”商奕笑知道目前所有人查到的都是易二爷这个身份,可是商奕笑知道谭亦在字里行间透露出了更多的信息情报。

    比如他之前提到了特调一局,后来又提到了他的大哥,商奕笑明白以谭亦的谨慎和精明,这不可能是说漏嘴的,而是他故意告诉自己的。

    易二爷也只是一个掩饰的身份,可是这些商奕笑不可能告诉沈墨骁,而且如果他动了赵家,此消彼长,赵家势力被削弱了,沈家和帝京梅家却可以趁势起来。

    商奕笑也知道沈墨骁的二舅舅就一直在部队,而且发展的很好,这就是一个机会。

    所以即使沈家和梅家不帮忙,日后也能收到莫大的好处,但是如果沈墨骁主动帮忙了,这样一来,日后的好处就更大了,只是这些话商奕笑多不能明着说。

    “笑笑。”沈墨骁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商奕笑的固执他是知道的,但是这件事非同小可,沈家一旦牵扯进来,那影响就大了,沈墨骁再在乎商奕笑,他也不能拿沈家来冒险,不能让梅家也搅和进来。

    商奕笑看着不认同的沈墨骁,犹豫了一下,一把抓住了沈墨骁的手,注视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的开口:“你相信我的判断,他真的没有利用我,而且赵家被削弱了,对沈家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当固执的人碰到一起,一旦起了争论之后,那就是谁也无法说服谁,此刻商奕笑和沈墨骁就是处于这种僵持的状态。

    半个小时之后。

    “笑笑,就当我求你,不要再和张洋有接触了。”沈墨骁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笑笑步入危险里,可是她却那么固执不听劝。

    沈墨骁第一次感觉商奕笑这脾气真的要改改,“他根本是不怀好意,只是在利用你!”

    确切的来说是利用笑笑将是沈家扯进来,沈墨骁绷着峻脸,目光严肃的盯着依旧固执的商奕笑,知道她性子的沈墨骁只能下一剂狠药,“笑笑,你如果看重我们的感情,还在乎我,就不要和张洋再有任何的接触!”

    “够了!”商奕笑无从解释谭亦的身份,但是她也不希望沈墨骁这样误解对方,“我们现在都不冷静,等冷静下来再说。”

    看着起身去了卧房的商奕笑,沈墨骁疲惫的靠在沙发上,余光一扫,看到茶几上的文件夹,沈墨骁皱着眉头拿了起来。

    当看到上面的调查资料之后,沈墨骁猛地站起身来,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抓着文件夹直奔卧房而去。

    商奕笑正如同困兽一般在卧房里来回走动着,谭亦的身份她肯定不能说,但是她更不希望沈墨骁和对方作对,最后让沈家蒙受了损失。

    一抬头,商奕笑看到沈墨骁手里头的文件夹,眼瞳紧缩了一下,麻烦了!自己竟然忘记将文件夹收起来。

    “这就是你这么信任他的原因?”沈墨骁脸色异常的难看,愤怒的将手中的文件夹丢在了床上,目光失望又痛心的看着商奕笑,“笑笑,我母亲虽然有门第之见,可是她深居简出,她怎么可能和那些歹徒合作?而且那些歹徒当夜就被张洋抓走了,你竟然一直瞒着我!”

    沈墨骁一直在追查汀溪山庄的事,只可惜那六个歹徒作案之后就“逃之夭夭”了,找不到歹徒,所以根本无从查起。

    沈墨骁真的没有想到商奕笑竟然如此信任谭亦,甚至到了隐瞒自己的地步,而且看到资料里调查的所谓真相,沈墨骁就无法相信,汀溪山庄的事件的主谋竟然是自己的母亲!

    而且被抓的六个歹徒是帮助董家和赵家二房走私的海上人员,这就是说自己母亲和董家、赵家的人合作,制造了汀溪山庄事件。

    “可是鲍达明这些人就是你妈找来的。”商奕笑之所以一直不说,一来是牵扯到了军方的机密,二来是不想让沈墨骁为难,沈夫人毕竟是他的母亲。

    “够了,笑笑!”沈墨骁一声怒斥打断了商奕笑的话,原本俊朗的脸庞此刻寒霜密布,低沉的声音也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所以你宁可相信一个外人,不愿意相信我的母亲?”

    丢下质问的话,沈墨骁转过身大步的向着卧房外走了去,难怪笑笑竟然如此信任张洋,原来她已经先入为主的相信了张洋提供的调查资料,认为一切都是自己母亲所为、

    大步离开商奕笑的住所,上了车的沈墨骁冷沉着峻脸发动汽车离开了,他失望的不是笑笑相信了张洋所编造的真相,以张洋的本事,别说以假乱真的一些所谓证据,就算是更庞大的骗局他都能部署的滴水不漏。

    沈墨骁真正失望的是商奕笑竟然选择相信了一个外人,她看到这些调查资料,竟然不曾询问自己,不向自己求证。

    在自己为了这段感情如此努力,左右为难的时候,她竟然一直置身事外,甚至宁可和外人合作,不惜将沈家拖下着庞大的漩涡里,笑笑她为自己考虑过吗?

    屋子里,看着快步离开的沈墨骁,商奕笑呆愣愣的倒在床上,片刻之后,警觉到不对劲之下,商奕笑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

    卧房外的脚步声近了,商奕笑眯着眼,当看到走到卧房门口的熟悉身影时,商奕笑如同被戳破的气球,咻一下又倒回到了床上,“你什么时候来的?偷听到多少了?”

    “感觉丢脸了?”谭亦笑着看着蔫了吧唧的商奕笑,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将沈墨骁丢在一旁的调查资料收拾了一下放到了床头柜上,“行了,快起来吧,赵咨勋和董家辉也快到了。”

    “我不起来。”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商奕笑拿过一旁的枕头直接摁在了自己脸上,遮挡住脸上受伤和失落的表情。

    沈墨骁宁可相信他的母亲,却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话。

    这样的认知对商奕笑而言是致命的伤害,或许这也是职业病,商奕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不被信任和背叛,而沈墨骁摔门离开的动作就说明了一切。

    看着倒在床上拿着枕头盖住脸的商奕笑,谭亦莫名的感觉到了几分心疼,刚刚沈墨骁和商奕笑的争吵,他在外面都听见了。

    她和谭果一样大的年纪,谭果那丫头和秦豫在一起的时候,即使吵架了,也从不会委屈自己,也从不会像她这样,只能独自的舔舐伤口。

    谭亦伸手抓着商奕笑的胳膊,微微一个用力将人从床上拉了起来,对上她诧异的表情,谭亦摸了摸商奕笑的头,忽然将人摁在了自己怀里。

    “等事情结束之后,沈夫人那边我会给你想办法。”谭亦沉声开口,大手安抚的拍着商奕笑的后背,“沈夫人不过是讲究门当户对,到时候让我母亲认了你当干女儿,别说一个沈夫人了,就算是梅老爷子也会上赶着请求你嫁给沈墨笑。”

    商奕笑身体微微一僵,也不知道是因为谭亦突如其来的拥抱,还是因为他这一番话,但是不管如何,商奕笑心里却是无比的感激和温暖,至少在这样难受的时候,她不是一个人,还有人会安慰她。

    明显感觉到商奕笑紧绷颤抖的身体,谭亦叹息一声,他一贯性子薄凉清冷,或许商奕笑平日里表现的太开朗坚强,忽然看到她这受伤的模样,谭亦竟然有些于心不忍,“你要是看沈墨笑不顺眼,到时候整个帝京的贵少随你挑选,绝对能从东城门摆到西城门。”

    商奕笑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微微一怔扎谭亦也就松开了手,商奕笑退出他的怀抱,瞅了他一眼,“你当这是公主挑驸马呢?”

    “你只能当我们家的小公主,你上面还有一个大公主呢。”看着她终于不是半死不活的状态,谭亦也跟着笑了起来,“高兴了吧,以后沈墨骁欺负你,直接揍他。”

    “那你呢?我也能直接开揍?”商奕笑趁机反问,他可没少戏弄自己。

    忽然有种挖了坑把自己给埋了的悲催感,谭亦微微一怔,认命的回答:“行,我们家的规矩就是男人随便揍。”

    看到他吃瘪,商奕笑这下是真的高兴了,眼底有着羡慕之色一闪而过,他应该有一个非常和睦幸福的家庭,难怪他之前说了沈夫人和他的母亲没法比。

    前脚沈墨骁离开了,得到消息的赵咨勋这才带着董家辉在十分钟之后登门,毕竟他们希望通过商奕笑和谭亦达成和解,商奕笑就是一个桥梁的作用。自从暴露出她和沈墨骁的恋情之后,就没有人认为商奕笑真的是娱乐圈里那个木讷呆笨的小演员。

    “大少,商奕笑会同意吗?”董家辉也有些的不确定,商奕笑能搞定沈墨笑,这绝对不是个普通的女人。

    “先看看再说。”赵咨勋回了一句,看着没有关上的院门径自走了进去,董家辉紧随其后。

    商奕笑的这套房子并不算大,胜在是独门独院的住所很清净,而此刻,走进院子的两人透过东边的窗户,清楚的看到卧房的床上,谭亦正抱着商奕笑,姿势亲密而暧昧。

    董家辉错愕一愣,和赵咨勋对望一眼,没想到商奕笑这个女人竟然这么风流,前脚沈墨骁才走,她后脚竟然和这个张洋在床上搂搂抱抱,这胆子也太大了。

    还是说商奕笑发现没办法改变沈夫人的态度,知道沈墨骁这里没希望了,所以立刻就巴结上这个张洋,不过这位易二爷的身价可不比沈墨骁差。

    卧房里,商奕笑一抬眼看着窗户外的两人,表情微微一变,还说是世家子弟呢,都不知道摁门铃吗?还直接闯到院子里!

    客厅,赵咨勋和董家辉坐在沙发上,等着在卧房整理衣服的谭亦和商奕笑出来。

    “赵大少,董大少,两位可是贵客。”五分钟之后,商奕笑大大方方的从卧房出来了,‘谭亦依旧面无表情的跟在商奕笑身后,若不是知晓他的身份,估计都会被他这普通的容貌给欺骗了,谁能想到这就是国际上亦正亦邪的易二爷。

    赵咨勋率先站起身来向着谭亦伸出手,“易二爷,久仰大名。”

    “请坐。”谭亦只是冷淡的看了一眼赵咨勋,嘴上说的客气,却根本没有和他握手。

    若是被其他人这般轻视,赵咨勋必定会不高兴,但是这位易二爷来头很大,关键是赵咨勋现在还摸不清楚他真正的目的,按理说赵家的事即使有人要查,那也是帝京高层派人来查,和这位易二爷是八竿子也打不着。

    “易二爷,我母亲的事情我们董家也是才知道。”董家辉虽然有些不忍,但是为了保全董家,他不得不放弃董夫人,“还请易二爷高抬贵手,不管什么条件我们董家一定会答应。”

    “董先生严重了,该查的查,该抓的抓,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只不过是个跑腿的而已。”谭亦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清朗的声音透露出和善的笑意,但是听在董家辉耳中却如同催命符一般。

    赵咨勋眸光微微一沉,此刻的谭亦再没有了之前那种平凡普通的姿态,他身上的那股子邪气和煞气让赵咨勋知道来者不善。

    “不知道是哪路大神和董家过不去,还请易二爷指一条明路。”赵咨勋示意董家辉稍安勿躁,易二爷说白了也是个生意人,不过他做的最多的还是情报生意。

    赵咨勋怀疑是不是赵家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有人花了大价钱请这位易二爷出手,当然,会拿董家开刀,不过是为了从赵家二房找到突破口,从而一举对赵家展开攻击。

    ------题外话------

    谭二哥这绝对是在温水煮青蛙……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