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章 争执争吵
    好在沈夫人吞服的药丸并不算多,再加上罗主任抢救及时,虽然人是遭了一番罪,而且伤口又再次裂开了,不过终究是没有大碍。

    “主任,这也不能怪护士长吧?”手术室里,一旁的护士低声给护士长求情。

    在这个楼层工作的医生和护士,谁不知道沈夫人难伺候,整天阴沉着脸,虽然她从没有开口说什么难听的话,但是那趾高气昂的冷傲姿态,似乎她就是高人一等的女王,而她们就是匍匐在她脚底下的女奴隶。

    原本今天该小护士去病房送药的,但是她实在畏惧沈夫人,所以才哀求着让护士长替了自己送药,谁知道会出事。

    “这事必须给沈家一个交待。”罗主任也是无能为力,虽然沈夫人是自己吞药的,但毕竟是在护士长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再者医院这边肯定会推护士长出来顶缸,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说完之后,罗主任大步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这边一看到他出来,沈家的人立刻围了过来,沈父率先开口:“罗主任,思雪她情况怎么样?”

    “沈先生放心,洗胃之后已经脱离危险了,现在人还没有醒,沈夫人情绪波动太大,需要家属多注意一下。”罗主任大致将沈夫人的情况说了一下,看了一眼脸颊红肿的沈墨骁,摊上这样一个母亲,也怪难为沈总裁的,果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梅老爷子和老夫人悬着的心这才松了下来,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幸好是有惊无险。

    不过看着被推出来的沈夫人,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之前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一点肉似乎又不见了,两个老人家依旧心疼的凝着眉头,老夫人更是红了眼眶,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冲动呢。

    半个小时之后,沈夫人被重新安顿在病房里,梅老爷子这才低声开口:“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怎么又闹腾起来了?”

    梅老爷子也被这个不懂事的小女儿给闹的没脾气了,儿子都到了结婚的年纪了,结果当妈的还和当年在梅家做姑娘时一样,脾气又倔又拗,一言不合就闹腾,没个底线分寸。

    现在想想,梅老爷子忽然感觉年幼时的沈夫人虽然性子天真烂漫,但比起现在脾气却是温顺多了,看着脸色难看的沈家父子两人,梅老爷子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年在沈家过的太顺风顺水,丈夫温雅宽容,儿子能干孝顺,思雪的脾气倒是被惯的更大了。

    “外公,其实这都怪我。”黄子佩满脸歉意的走到梅老爷子面前,看了一眼昏睡的沈夫人,黄子佩将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之前沈姨虽然发了脾气,不过后来也冷静下来了,中午的时候睡着了,我以为没什么事了,这才回去做晚饭了,没想到沈姨……”

    “子佩,这不怪你。”梅老夫人是真心喜欢黄子佩这个姑娘,聪慧温顺,为人又孝顺,整天在医院里陪房,也不见她有任何的抱怨,今天这事怎么也怪不到她头上,要怪就怪自己的女儿一把年纪了还胡闹。

    梅老爷子识人无数,他自然看得出黄子佩并不是表现出来的这么温顺无害,但是老爷子同样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欢墨骁这个外孙,对思雪这个婆婆也是打心底的孝顺关心。

    沈家也是豪门世家,当家夫人如果真的是个懵懂天真的小姑娘,那才是麻烦,就如同他的女儿,要不是沈天刈真心喜欢思雪,个人作风也正,外面没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

    墨骁这个接班人同样是年轻有为,再者思雪还有梅家这个强大的后盾,否则她这个沈夫人的头衔早就坐到头了。

    “把拿药瓶找出来我看看。”梅老爷子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此刻眉头微微一皱,这个世界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

    沈父也责备的看了一眼沈墨骁,这事都是他和商奕笑惹出来的,明知道他母亲性情执拗又偏激,之前野山参被商奕笑抢走了也就罢了,回头送一瓶补药过来,还偏偏留下“商”这个姓氏,这不是故意挑衅吗?

    保镖快速的从垃圾桶里将药瓶的碎片给翻了出来,虽然被沈夫人给砸在墙上摔碎了,好在是实木地板,再加上沈夫人大病未愈,力气也不大,瓶子只是碎了几块而已,瓶底还是完好的。

    梅老爷子接过碎片看了一眼,白色的瓶底是一个古篆刻的“商”字,一般人看到了估计不认识,但是沈夫人毕竟是世家名媛,从小也喜欢钻研这些,看到这个“商”字,梅老爷子也能想明白沈夫人为什么这么气了。

    “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坏心眼那。”老夫人忍不住的开口,明知道思雪气性大,却故意送这么一瓶药来气她,这幸好没闹出人命来,否则的话……

    “好了,人没事就好。”梅老爷子连忙安抚着声音都哽咽的老妻,之前沈夫人说商奕笑故意挑唆,让他们母子不和,梅老爷子是不怎么相信的。

    毕竟他相信沈墨骁的眼光,而且他也见过商奕笑,那绝对是个一身正气的小姑娘,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其实到现在,即使看到这个“商”字,梅老爷子也认为只是个巧合,但是他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给沈墨骁下狠药,让他彻底断了和商奕笑之间的关系,而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

    “墨骁,多余的话我不想说,可是但凡你为你母亲考虑一点,你暂时还是断了和那姑娘的来往。”梅老爷子难得疾言厉色的和沈墨骁说话,将心底的内疚深深的压了下来,在女儿和外孙之间,梅老爷子终究还是选择了自己的女儿。

    沈父也没有想到商奕笑还有这样的手段,此刻看着沉默的沈墨骁,火气蹭一下涌了上来,“外公的话你难道没有听见吗?你是不是真的要害死你妈才安心?”

    似乎陷入到了众叛亲离的境地,沈墨骁看着脸色煞白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再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和无可奈何。

    面对面色严肃的外公,眼眶微红、满脸祈求的外婆,再看着盛怒的父亲,沈墨骁终究不愿意放弃和商奕笑之间的感情,“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

    笑笑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沈墨骁无比坚定的告诉自己,可是他也清楚商奕笑身上藏着秘密,她从不说,而且遮掩的很好,几乎没有露出任何蛛丝马迹,沈墨骁也从过问,但是这一刻,他莫名的有些动摇了。

    说完之后,沈墨骁转身向着门外走了过去,沈父脸色再次一变。

    “算了,让他去吧。”梅老爷子沉声开口,叹息一声,若不是思雪钻了牛角尖,一次一次以死要挟,梅老爷子也不会这样强势的逼迫沈墨骁这个外孙,但是为了保住女儿的命,他只能对不起外孙了。

    商奕笑只知道沈夫人吞了药被送进手术室抢救了,她并不清楚沈夫人是因为自己送的那瓶药,只当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和沈墨骁中午出去吃饭了,还故意关了手机,这才一时愤怒又干出这样偏激的事。

    回到住所,商奕笑耷拉着脑袋,整个人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想到沈夫人,商奕笑就无比头痛,打不得、骂不得,偏偏又没办法讨好,简直比她遇到的最难缠的敌人还要棘手。

    窗户外天色暗沉下来,商奕笑在沙发上枯坐了两个多小时,越想越想烦躁,看着响起的手机,商奕笑有气无力的接起电话。

    “笑笑,晚上需要我过来做晚饭吗?”隔壁的屋子目前是邋遢大叔和替身暂住着,如果商奕笑需要出任务,替身就告诉代替商奕笑留在家里头掩人耳目。

    “不用了,我不饿呢。”商奕笑摸了摸肚子,已经瘪了,可惜她一点食欲都没有。

    “笑笑。”替身站在二楼的窗户边,看着相距不到十米的商奕笑的房子,“笑笑,你暴露了身份,是不是打算隐退了?”

    以前商奕笑和沈墨骁在一起非常低调,外界根本不会注意她的存在,即使有任务,也有替身帮忙打掩护,可是现在商奕笑的恋情曝光了,她就成了焦点,这个时候即使有替身帮忙遮掩,也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是啊,等我隐退了,你也能自由了,不用再当我的替身了。”商奕笑打趣了一句,她明白身为替身的难处,没有人身自由不说,一言一行都要模仿自己,平日里更是需要保持低调,不引人注意。

    商奕笑一旦隐退,替身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生活,再也不用无时无刻的将自己伪装成另一个人,甚至都不能交朋友,更无法谈恋爱。

    “笑笑,你不用考虑我。”听到肯定的回答,替身脸色变了,眼睛里冒出一股子疯狂之色,没有了笑笑,那自己算什么?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就是笑笑的影子,永远都是她的不可分割的另一半,如果笑笑离开了,自己要怎么活下去?

    “傻丫头,你才多大啊,大学通知书估计都快下来了,九月份你就可以读大学了,到时候你也该有崭新的人生了,你家里那些事也影响不到你了。”商奕笑轻声开口,为她即将而拥有的崭新生活而感到高兴。

    替身没有再开口,眼中的犹豫和疯狂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激烈的交缠着,一想到她的家人,替身和商奕笑八成相似的脸上露出狰狞的冷意,那些算什么家人?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都是吸血鬼!

    她的家人只有笑笑!只有她会关心自己会照顾自己,她这辈子的出生就是原罪,或许老天让她活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让她遇到了笑笑。

    “好了,不和你说了,晚上没事你也出去逛逛。”看到了手机上的微信提示,商奕笑挂断了电话。

    打开了信息一看,竟然是沈墨骁发过来的,

    商奕笑刷的一下满血复活,从沙发上起身,直接拿着手机就向着门外走了过去,夏日的傍晚有着晚风阵阵,带来一股清凉。

    站在小区门外等了几分钟,果真看到了沈墨骁的座驾缓缓开了过来,商奕笑压抑不住脸上的笑容快步迎了过去,“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你妈没事了吗?”

    以往不管多么累多么疲倦,看到商奕笑明亮的笑容,沈墨骁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那是他最渴望拥有的温暖,可是如今,这份笑容依旧不变,但是沈墨骁却无法再汲取到任何力量了。

    沈夫人一而再的偏激行动,让沈墨骁身为人子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和无可奈何,他知道自己无法放开笑笑,可是他同样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去自残自杀。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明显感觉到沈墨骁目光的复杂,商奕笑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安的感觉在心底升起。

    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沈墨骁目光沉痛的看着面前的商奕笑,“笑笑,今天你送的药是哪里来的?”

    难道沈夫人知道那药是自己送的,然后被刺激到了?商奕笑眉头皱了皱,第一次感觉到沈夫人是如此的无理取闹,不可理喻。

    “是我拜托一个朋友,从他那里拿到的。”商奕笑也没有了见面的好心情,目光平静的看着满脸疲惫的沈墨骁,“你妈知道了?黄子佩说的?”

    “不关子佩的事。”沈墨骁并不是维护黄子佩,只是这件事的确和她无关,相反的,如果不是子佩在中间周旋,只怕自己和母亲之间的关系还要更恶劣,说不定母亲会更加极端。

    商奕笑脸色沉了下来,她也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幼稚,可是对一个霸占着沈墨骁未婚妻名头的情敌,商奕笑不可能有什么好态度。

    尤其是听到沈墨骁语调里的维护,商奕笑只感觉一把无名怒火蹭一下在脑海里燃烧起,“行,不关黄子佩的事,是我不该无事献殷勤,惹到你母亲,害得她又遭了罪!”

    “干脆我们一拍两散,你和黄子佩把结婚证一领,估计你妈什么病都好了。”怒火上涌,商奕笑口无遮拦的话直接脱口而出,他夹在中间很辛苦,可是自己难道好受吗?

    看着情敌整天在他面前晃悠,在他家人面前晃悠,甚至所有人都认为黄子佩是沈家的准儿媳妇!是他沈墨骁的妻子!

    商奕笑感觉自己要不是顾忌沈墨骁的感受,她早就将黄子佩给痛扁一顿了一顿,管他有理没理,至少自己痛快了。

    “笑笑!”被商奕笑这轻易出口的分手两个字给刺激到了,沈墨骁脸色刷的一下阴沉下来,连日来压抑的情绪似乎也控制不住,“我并不是责怪你,可是笑笑你的药瓶下面印着你的姓,你该知道我母亲的脾气!”

    商奕笑一愣,谭亦第一次把药给商奕笑是当初在营区的时候,她脚踝扭伤了,谭亦的药膏效果极好,而且药瓶本身也精致的像是上好的瓷器,瓶子底部的确有一个黑色古篆刻的字。

    但是商奕笑并不认识,她也没有在意,毕竟现在那些瓷器也好,文玩也罢,制造者都会留下自己的标记。

    “所以呢,你认为我故意去挑衅你妈?故意去气她,害得她吞药自杀?”看着神色冰冷的沈墨骁,商奕笑只感觉心里头被人扎了一刀,明明痛到连呼吸都困难了,可是思维意识却是如此的清醒,让她无法逃避沈墨骁带来的疼痛。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墨骁知道她不会用这样阴暗的手段,或许这只是巧合,可是结果却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商奕笑冷着脸笑了起来,“不,你错了,我就是故意的,我只是受不了这样继续僵持下去,长痛不如短痛,还不如挑破窗户纸,沈墨骁,我和你妈估计这辈子都不能和平共处的。”

    有时候看到沈墨骁夹在中间为难的时候,商奕笑的确有种跑到医院去和沈夫人开撕的冲动,她就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妈,不同意也就不同意吧,每一次都以死相逼,她还真敢对自己下手。

    有这样逼迫自己儿子的母亲吗?不就是看沈墨骁孝顺!吃准了这一点,所以她才使命的折腾,商奕笑冷笑,只可惜自己并不是绵软性子的女人,她也不会去医院低声下气的去求沈夫人成全。

    沈墨骁看着连眼神都冰冷下来的商奕笑,第一次感觉到了眼前的人是如此的陌生,她满脸的冷笑,眼神冰冷刺骨,带着莫大的嘲讽和冷漠,沈墨骁能感觉到商奕笑这话里的真实性,她是真的厌恶自己的母亲。

    “笑笑,那是我母亲。”沈墨骁语调沉重的开口,“我不求你去迎合她,但是至少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来处理。”

    “你知道我脾气不好,我也不喜欢被人指着脊梁骨叫小三,沈墨骁,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商奕笑冷漠的转身离开,他要求自己给他时间,这说明他心里的天平已经偏向了他母亲。

    不就是敢寻死觅活吗?商奕笑咧嘴笑着,好像自己怕痛怕死一样,自己要不是心疼他,分分钟给他来一个自残,两边都要死人了,看看他到底会选择谁!

    看着离开的商奕笑,沈墨骁张了张口,可是终究没有喊出声,这段时间笑笑也累了,彼此冷静冷静也好。

    走进小区转弯之后,商奕笑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却依旧清晰的听到背后传来的汽车发动声,直到声音远了,小区安静的让人窒息,商奕笑仰头看着夜空自嘲一笑,自己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为什么要装的这么坚强,装的不会受伤一般!自己就该和沈墨骁一哭二闹三上吊!让他也知道自己有多难受,看到他的家人接受黄子佩,他的外公言辞犀利的驱逐自己,他的父亲指责自己闹的沈家家宅不宁,似乎所有的罪都成了自己的!

    商奕笑不怨恨梅老爷子和沈父,因为寻死觅活的沈夫人是他们的女儿和妻子,可是沈墨骁凭什么来质问自己?全世界都认为自己错了,他只会让自己等待,可是等待的过程对她就是无言的伤害。

    晚上七点,黑暗一片了,商奕笑姿势不动的坐在沙发上,心里头乱糟糟的,无法言说的憋屈感和烦躁感让商奕笑感觉脑子都要炸了。

    啪的一声,客厅的灯突然被打开了,刺眼的光线之下,商奕笑下意识的眯起眼看向走进来的身影,“你怎么来了?”

    谭亦反手关上门,冷眼看着盘膝坐在沙发上,凌乱着头发,一脸暴躁的商奕笑,“你这种状态,有人入侵,明天这里就是凶杀案现场。”

    谭亦进来时并没有刻意隐藏气息,可是商奕笑竟然没有发觉,这说明她真的不在状态,这对一个特勤人员而言是致命的危险。

    自知理亏的商奕笑扁了扁嘴,看着谭亦放在茶几上的餐盒,挑着眉梢开口:“你这是派人盯梢我了?”

    否则他怎么知道自己晚上没吃饭?

    “你以为赵家和黄家真的不会对你动手?”谭亦回了一句,看着商奕笑的小爪子向着饭盒伸了过去,毫不客气的拿着筷子敲在她手指头上,惹得商奕笑吃痛的嚎了一嗓子。

    “手上都是骨头,很痛!”商奕笑缩回手,不满的瞪了一眼谭亦,这男人真是十足的龟毛!这饭菜明明是给自己吃的,不就是伸手想要拈一块牛肉吃嘛,他有必要真狠吗?

    她还有理了?谭亦鄙视的看着商奕笑,“洗手再吃饭。”

    好吧,谁让自己糙,而他这么优雅!商奕笑认命的起身去厨房洗了手,然后化悲愤为食欲,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不时挑衅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谭亦,他再嫌弃自己啊?

    看着商奕笑吃的满脸油光,谭亦嫌恶的皱了皱眉头,随后冷声一笑,“你信不信我让你饿三天!”

    故意拿出在雷霆食堂抢饭抢菜姿势的商奕笑一下子像是被人摁住了暂停键,此刻呆愣愣的瞪圆了眼睛瞅着谭亦,见过狠的,她就没见过这么狠的!

    而且商奕笑敢肯定这男人绝对是说到做到!什么怜香惜玉,什么绅士风度,在他身上统统没有!杀人不见血说的就是这种男人!

    “我说你……”

    “食不言!”

    好吧,自己当哑巴,不说话只饭吃!商奕笑忿忿不甘的低下头吃起迟来的晚饭,破规矩这么多,真不知道哪种女人能受得了这男人,啧啧,说不定会打一辈子光棍!活该!

    十五分钟之后,商奕笑吃饱了,也终于能说话了,“我说你是不是故意坑我?那药瓶底下怎么会有我的姓?”

    幸好沈夫人还在医院里躺着,所以即使吞药了,也能及时送去洗胃抢救,这要是一不小心闹出人命来了,商奕笑真的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在追求你啊,自然要先干掉沈墨骁。”谭亦朗声开口,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商奕笑,狭长的凤眸里闪烁诡谲的光芒,让人捉摸不透他这话的真假。

    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商奕笑无奈的瞅着谭亦,很没脾气的认怂了,“长官,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您老看不上我,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不过你绝对是故意不提醒我!”

    商奕笑不是迁怒的人,药瓶底下的“商”字绝对只是巧合,但是一想到沈墨骁就因为这一点却迁怒到自己身上,商奕笑就感觉好笑。

    自己如果真想刺激沈夫人,当面就开撕了,何必用这么委婉的手段,再说了那可是古篆刻,沈夫人对这个有研究才认识,否则一般人能认出那鬼画符才怪。

    虽然沈墨骁没有明着说责怪自己的话,但是商奕笑不傻,她能感觉到,他或许也只是迁怒自己不该这么不严谨,可是送药是自己的好心,谁又在意了?领情了?

    “这么相信我?”谭亦半眯着眼,姿态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看得出心情不错。也对,任谁好心好意的送东西,不被领情反而被迁怒,都会不高兴。

    商奕笑点了点头,虽然她一直感觉面前这个男人阴晴不定的让人捉摸不透,而且还是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心机腹黑男,甚至到现在他连个姓名,真实面容都没有露出来,不过商奕笑可以肯定他不会用这样不上台面的手段。

    对待工作和任务,这个男人也许手段凌厉果决,但是对待私事,他应该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或许是不屑吧。

    “这瓶子是个老匠人制的,上百年的祖传手艺,早些年动乱的时候分为了两支,一支是制陶,一支是修复瓷器。”谭亦手里装药的瓷瓶拿出去绝对连当艺术品拍卖,制陶上色的技艺也算是不外传的一绝。

    “那后来呢?”商奕笑来了兴趣,也再次肯定谭亦的身份不简单,能让这种匠人给他私人定制装药的瓷瓶,这身份可不低啊。

    “战乱时期,制陶的这一支打算归隐以求自保。”毕竟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人的性命都不保了,又有谁会去买精美的瓷器。

    可是修复古玩瓷器的那一支却不愿意就此龟缩,国难当头,但凡是有血性的人都该保家卫国,所以一支归隐了,一支却利用祖传的手艺敛财,然后将钱都捐出去了,只求能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

    那个年代,每一寸黄土都被鲜血染红了,好在最终依旧取得了胜利,这一支当年弟子鼎盛,可是到了和平年代,却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十几人,大多数人都死了,好在祖上的技艺保留了下来。

    只等着稳定下来之后,还可以招收徒弟,将本门的技艺发扬光大,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祖传的技艺却被黑心人给盯上了,最后他们没有死在战乱的年代里,却被迫害在胜利之后。

    “制陶的这一支出山之后也开始打听另一支同门的消息,只可惜得到的却只有噩耗。”谭亦语调平淡的开口。

    即使后来谭亦有心帮忙,只可惜年代久远,当年的人将所有痕迹都抹除了,所以谭亦也是无能为力。

    “老匠人在所有瓷器下面都会留一个商字,意为在商言商。”这也是老匠人心灰意冷的醒悟,当年自己当了缩头乌龟,可是至少将祖上的技艺和弟子都保存下来了。

    同门这一支为国为家,牺牲了那么多弟子,可惜最终却被奸人所害,技艺断绝,弟子死绝,老匠人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只用在商言商四个字表明自己这一支以后的处世态度,不谈国不谈家不谈情,只认冰冷的金钱利益。

    商奕笑听完之后,一脸生无可恋的无奈,“所以我这是无妄之灾?”躺着都能中枪!

    “我可以替你去沈家解释。”谭亦似乎也感觉自己有些不厚道,毕竟商奕笑没认出瓶底的字,谭亦的确是知晓的,他的恶趣味导致商奕笑被沈家人误会了,也被沈墨骁迁怒了。

    “算了吧,俗话说解释就是掩饰。”商奕笑百无聊赖的摆摆手,沈夫人会相信那才怪呢!而且就算没这破事,沈家人也认定了黄子佩。

    用最俗的话来说:不是自己不好,只是自己不合适!

    “真惹火了我,我就跑去医院告诉沈家人,当初鲍达明那六个歹徒就是沈夫人自己弄来的。”商奕笑恶狠狠的开口,看得出的确是厌烦了闹腾的沈夫人。

    谭亦看了一眼商奕笑,“然后呢?你怎么知道的?暴露自己的身份?”

    “所以这就是我的报应啊,我一开始就对沈墨骁隐瞒了这么多,老天爷看我不顺眼了,派了沈夫人来折腾我。”商奕笑有气无力的靠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挫败,难怪雷霆单身狗那么多,谈恋爱果真太磨人了。

    谭亦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窗户外的漆黑的夜色,“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走吧走吧,帮我把门关上。”商奕笑点了点头,反正他也知道自己的底细,她也懒得客套。

    出了商奕笑住所的小区,谭亦余光往右侧的灌木丛扫了一眼,迟疑了瞬间,却终究没有过去制止,径自向着停在不远处的车子走了过去。

    安静的客厅里,商奕笑叹了一口气,谭亦的到来让屋子充满了人气,可是他人一走,四周安静的让商奕笑感觉到憋闷,看着茶几上的手机,想到沈墨骁疲惫的俊脸,商奕笑终究没有主动联系他。

    !分隔线!

    灯光师吴旭并不是和江省市区的人,他的老家在下面一个县级市的小村子,四面环山的村子经济落后,后来旅游业发展起来了,村子里经济才好了一点,只是村子的风气依旧保守而封建。

    早上八点,商奕笑拎着行李包刚上了谭亦的车子,不远处的灌木丛里再次传来咔嚓咔嚓的按快门的轻微声响,虽然躲藏的人做的很隐秘,可是却依旧逃不过谭亦和商奕笑的眼睛。

    “放任不管?”谭亦看了一眼将包丢到后座,坐到副驾驶位上的商奕笑,“我昨晚上离开的时候也有人蹲点拍照。”

    余下的话不需要谭亦多说,今天早上他们在一起离开,偷拍者用这些似是而非的照片绝对能编造出无比狗血的偷情戏码,如今的商奕笑不再是娱乐圈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冠上了沈墨骁女朋友的身份,这些照片要是发出去,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

    “拍就拍吧,省的我还得解释去处。”商奕笑已经懒得去管偷拍的狗仔了,还故意将车窗玻璃降了下来,“我可以肯定这狗仔肯定是黄子佩派来的,也就沈墨骁那混蛋以为青梅竹马是个好妹妹!”

    商奕笑倒不是认为沈墨骁没脑子,会被一个女人给骗到了,相反他很精明,看人也很准,可是黄子佩同样心思沉沉,商奕笑估计从小到大黄子佩都不会做让沈墨骁反感的事。

    虽然她不掩饰对沈墨骁的感情,但绝对恪守不纠缠、不胡闹、不给对方添麻烦的原则,甚至在沈夫人和沈墨骁闹矛盾的时候,还在中间调停,替沈墨骁说话,这样一来,沈墨骁很难对黄子佩有什么反感的地方,说不定还有几分感激和愧疚。

    这就是黄子佩手段高超的地方!商奕笑自愧不如!她也做不到她那种程度,看着自己从小到大喜欢的男人有了女朋友,还能这么理智。

    这破事要是落到自己身上,商奕笑感觉自己要不挥刀斩断情丝,要不就光明正大的去抢人,抢输了自己也就死心了,还放长线钓大鱼,黄子佩真的好耐心。

    汽车离开小区之后,偷拍的狗仔又对着小区拍了几张照片,这才急匆匆的上了车离开了,一个小时之后。

    飞虹娱乐。

    “大小姐,我刚刚拍到了……”狗仔谄媚的一笑,快速的将手里头的单反拿了出来,调出了刚刚拍到的照片,“昨晚上也拍到了一些,这是今天早上拍到的。”

    因为皇爵会所突然被查封,而且什么消息都打探不到,董家闹的人心惶惶的,董岚在陈导那边的戏是晚上的,所以她也来了公司坐镇,这个狗仔是她的死忠手下。

    董岚在娱乐圈,董家自然要给她保驾护航,狗仔王大志就是其中一个,他的小道消息特别灵通,哪个明星和董岚起冲突了,王大志绝对能偷拍到不少隐秘照片,放到网上之后,然后让自己的水军开始造谣生事给董岚出气。

    “商奕笑是脑子坏了吗?她竟然还和这个炊事兵勾勾搭搭?”董岚讥讽的开口,之前在剧组都在传商奕笑和这个炊事兵有一腿,当时董岚也没有在意,毕竟商奕笑也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和这个炊事兵在一起正好。

    谁知道她竟然是沈墨骁的女朋友,现在看到这组照片,董岚感觉商奕笑真的是脑子进水了,沈家根本瞧不上她,她还敢在这个时候闹绯闻,心可真大啊。

    “大小姐,说不定她是故意的,之前我不是拍到了沈总裁和黄小姐在国际大厦共进午餐的照片吗?”王大志不认为能勾引沈墨骁的女人会是个没脑子的,他想的更深,“商奕笑这样做,估计是想要刺激沈总裁,让他吃醋。”

    毕竟和江省上上下下都清楚,沈夫人不待见商奕笑,黄子佩又整天在医院照顾沈夫人,商奕笑反其道而行之,勾起沈总裁的好胜心,男人嘛都是这样,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

    董岚认同的点了点头,这会儿她也不认为商奕笑是剧组里表现的那么木讷呆笨了,“就按你说的去做,将水搅浑,能让沈家和黄家联姻失败就更好了。”

    董家和赵家二房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沈家和他们两家在商界也是竞争关系,如果沈黄两家联姻,局面对董家肯定不利,所以能搅黄最好,不行也就算了,至少给沈墨骁添点堵。

    王大志拿着单反相机离开了飞虹娱乐,上车之后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这才发动汽车离开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