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7章 蓄意谋杀
    “我母亲那边交给我处理。”沈墨骁握着商奕笑的手沉声保证着,母亲的脾气他这个当儿子的知道,小时候对自己都如此冷淡疏离,更别说是对不受待见笑笑了,沈墨骁不想她受委屈。

    如果是以前,商奕笑肯定会相信沈墨骁的话,但是如今她内心却是迟疑的,只是看着他疲惫的俊朗脸庞,心又软了下来,“我知道,我会等你处理好的。”

    听到这话,沈墨骁这才感觉周身的疲倦消散了不少,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到是沈夫人打过来的电话,沈墨骁忍不住的皱了一下眉头,将电话给挂了,“好久都没有陪你出来了,我们就在这里逛逛。”

    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依旧是沈夫人打过来的,沈墨骁这边刚挂断,铃声再次响起,这就是沈夫人的执拗,沈墨骁敢挂,她就能一直不间断的打过来。

    “你接吧,或许有什么事。”商奕笑说了一句,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黄子佩一个人回医院了,沈夫人估计是气不过,所以打电话让沈墨骁回医院。

    抱歉的看了一眼商奕笑,沈墨骁刚接起电话,另一头沈夫人冰冷的质问声已经传了过来,“墨骁,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让子佩一个人回医院,我不记得我曾经将你教导成这么不懂礼数的人,子佩是你的未婚妻,是我的儿媳妇,墨骁,你马上回医院给子佩道歉!”

    “妈,我下午公司还有一个重要会议,下班之后我再来医院看你。”沈墨骁真的不明白同样是梅家的孩子,为什么两个舅舅和大姨都那么好相处,唯独自己的母亲如此的偏执爱钻牛角尖,甚至性情偏激到对自己的孩子自残自杀来到达自己的目的。

    公司要开会?沈夫人脸色阴沉的骇人,一想到之前黄母说黄子佩和沈墨骁去给她买人参来补身体,当时沈夫人被奉承的心情极好,谁知道黄子佩却一个人回来了。

    虽然她说墨骁因为公司的紧急电话回了公司,可是沈夫人又不傻,一听这话就知道是黄子佩给沈墨骁找的借口。

    再加上一旁黄母急着表功,问人参买到了没有,品相上好的野山参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若不是想要和沈家联姻,黄母其实都舍不得让出这跟野山参。

    黄子佩表情微微一变,这一下什么都瞒不住了,沈夫人之前有多高兴儿子和媳妇孝顺自己,现在就对沈墨骁有多么失望,丢下黄子佩跟着商奕笑那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走了不说,连给自己补身体的人参都让出去了。

    “行,你下班回来吧,我就在医院等你下班回来!”沈夫人怒极反笑着回了一句,啪一声挂断了电话,随后将手背上的点滴给扯了下来,“你们俩别拦着我,我儿子都不管我的死活,我还怕什么!”

    “思雪姐,你何必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呢,墨骁还是很孝顺的,其实都是被那个狐狸精给挑唆的。”黄母急忙拿着药棉给沈夫人摁住手背上出血的针孔,故意的贬低商奕笑。

    “我看姓商的那小姑娘心机深的很,思雪姐你是大家闺秀,再加上沈大哥爱护你,你不知道外面小姑娘那些肮脏的心思。”黄母越说越来劲,压低了声音对沈夫人分析。

    “你说哪有这么巧的事,子佩才知道人参的事,就被商奕笑给抢先一步了,我看一定是墨骁不小心说漏嘴了,商奕笑那狐狸精故意提前去将人参给买走的,而且她一个娱乐圈的戏子能有多少钱,我估计这些钱都是她哄骗了墨骁,从他那里得来的。”

    几百万那!黄母自己都有些动心,她虽然是黄家的夫人,可是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动用几百万,沈家是真有钱,可惜偏偏墨骁那孩子太蠢,钱都被商奕笑给骗了。

    “妈,你想太多了,只是巧合而已。”看黄母越说越离谱,黄子佩不得不打断了她的话,“沈姨,你别听我妈的话,她最近看宫廷宅斗剧看多了,什么都阴谋化了。”

    黄母虽然没什么脑子,不过她也知道黄子佩这是在刷沈夫人的好感,此刻故意不满的提高了音调,“我难道说错了吗?商奕笑但凡尊重你沈姨,就该来医院照顾沈姨,接受不接受是一回事,商奕笑根本就没这个态度和诚意!”

    “再说了她如果是个好的,墨骁和你沈姨的母子关系怎么会越来越恶劣了,这分明就是她故意在中间挑唆的,男人嘛,最见不得女人哭哭啼啼扮可怜,商奕笑多会装,整个娱乐圈的人都被她给骗过去了。”

    看了一眼黄子佩,见她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黄母就知道自己作对了,这些话她能说,可算是子佩却不能说,“最关键的是她明知道你沈姨需要人参补身体,她偏偏故意将人参给买走了,都没说让墨骁送过来,我看这个商奕笑就是故意的,她这是在挑衅呢,想要气你沈姨呢,将墨骁养到这么大,结果他被一个认识一年多的女人就给拐走了,连自己母亲的身体都不顾了。”

    黄母说话语速快,噼里啪啦一阵说,看到沈夫人的表情更加的阴沉,黄母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目的达到了就成了。

    “沈姨,墨骁哥最孝顺你了,人参的事真的是巧合而已。”黄子佩柔声的开口,拿过一旁的点滴轻柔的给沈夫人重新扎上了。

    她也不是学医的,不过天天来医院里照顾沈夫人,知道她不喜外人近身,所以黄子佩特意和护士学了怎么扎针打点滴,怎么给伤口换药。

    看着尽心尽力照顾自己的黄子佩,再想到故意买走人参的商奕笑,沈夫人冷冷的开口:“子佩,你不用给墨骁说好话,在他心里商奕笑那个女人排第一位呢,我这个母亲也得靠边站。”

    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最难调和的,在婆婆看来媳妇就是抢了自己儿子的坏女人,身为一个好媳妇那肯定要三从四德,伺候好男人照顾好孩子,然后再包揽所有家务,然后还要孝顺好公婆,当然了,班肯定也是要上的,不上班难道让自己儿子一个人累死累活的养她吗?

    到了沈夫人这里,商奕笑别说不达标准了,她根本就是居心叵测,看上了沈家的家世,还想挑拨自己儿子和她这个母亲成为仇敌,偏偏她还成功了,要强好胜的沈夫人怎么能咽下这口恶气。

    另一边商厦里,沈墨骁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心里头有些不安,总担心沈夫人又会闹出什么自残的事情来,而沈夫人自己受伤,最伤心的自然是梅老爷子和老夫人。

    “算了,我先回去了,你去医院吧,不管如何等你母亲身体痊愈了之后再说。”商奕笑眯眼一笑,拉着沈墨骁的手晃了晃,清澈的眸光里不见半点埋怨之色,“去吧去吧,你也注意休息,别太劳累了。”

    如果面对的是其他人其他事,不管多困难,沈墨骁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无可奈何,偏偏那是生他养他的母亲。

    “我先送你回去。”沈墨骁抱歉的开口,终究还是放不下沈夫人。

    “不用了,我打个车就行了,又不顺路,你去医院。”商奕笑笑着拒绝了,眼眸深处隐匿着一丝疲倦和烦闷,那是沈墨骁的母亲,连沈墨骁都没办法,自己又能怎么样?

    送商奕笑上了出租车,沈墨骁疲倦的揉了揉眉心,随后向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明明阳光如此明烈,可是沈墨骁却总感觉一股阴云笼罩下来,让他完全看不到前路。

    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商奕笑,热情的开口:“小姐,那是你男朋友啊,看起来就是个精英人士,能在这片商业区上班的都不简单那。”

    和江省经济繁荣,历史底蕴深厚,这一片的商业区可以说是寸土寸金的闹市区,坐落在这里的公司都是全国五百强的大型企业集团,能在这里上班,年薪最低一年也得二三十万。

    后座上商奕笑脸上强撑的笑容收敛下来,她没有输给齐澄盈,也没有输给黄子佩,可是最终却输给了沈夫人,除非她愿意一直这样一年接着一年的耗着。

    但是沈夫人那偏执固执的性格,即使商奕笑愿意耗下去,只怕沈夫人都不愿意,她只会用更偏激的手段逼迫沈墨骁履行和黄子佩的婚约。

    见商奕笑不答话,司机也没有再开口,一脚还没有来得及踩油门上,后面一辆车突兀的开了过来,司机动作迅速的踩在刹车上,这才避免撞上超车的越野车,“急着投胎啊,怎么开车的!”

    商奕笑扶着座椅坐稳了身体,一看前面的熟悉的越野车,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她今天是要去见徐红的。

    “我下车了。”商奕笑将一百块递了过去,打开车门下了车,直接拉开越野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越野车重新启动,商奕笑看了一眼随意放在后座上的塑料袋,目光重新落在了开车的谭亦身上,商奕笑谄媚的笑着,“要不那人参就切一半给我?”

    不管黄子佩有没有去告状,那毕竟是沈墨骁的母亲,如果这野山参真的有用,商奕笑还是希望可以给沈夫人送一点过去。

    “人参没有,参须倒是可以给你。”只可惜面对商奕笑这谄媚的模样,谭亦的回答依旧冷酷无情,想要人参那铁定是没门。

    送人参过去沈夫人都不一定会收下,更别说参须了,商奕笑敢肯定自己要真的送过去了,沈夫人肯定认为自己是故意埋汰她挑衅她,到时候绝对又是一场世界大战。

    商奕笑一下子又蔫了,耷拉着脑袋,前途果真是一片黑暗,难怪雷霆每年都会去挑选一些资质好的孤儿回来培养,实在是单身狗太多,商奕笑以前还叉着腰嘲笑他们,得,说不定自己很快也会沦落为单身狗的一员。

    看了一眼蔫了吧唧的商奕笑,谭亦忽然笑了起来,“行了,别装可怜了,这人参是用来炮制药丸的,等炮制好了到时候送你一点,省的糟蹋了好定西。”

    商奕笑蹭一下抬起头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谭亦,想到他之前丢给自己的那瓶消肿的药膏,那可是好东西,这用人参制成的药丸子。

    想到这里,商奕笑眼睛都冒光了,“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绝对两肋插刀没有二话。”

    “让你弄死沈墨骁呢?”谭亦毫不客气的补刀,看着商奕笑目瞪口呆的模样,顿时感觉心情愉悦了不少,快乐果真就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这男人就没一句好话!商奕笑生无可恋的瞅着谭亦,他就有那种让你瞬间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本事。

    董家的皇爵会所被查封了,里面所有工作人员暂时都被看押起来了,而且上面直接绕开了和江省,所以董家即使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依旧没办法打听到任何消息。

    汽车开出了市区之后又疾驰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来到一处武警大队每年用来训练新兵的综合大楼。

    每年新兵入伍,地方上为了不让这些新兵蛋子出去丢了本省的脸面,都会提前一个月将人召集到综合大楼这边先训练一番,站站军姿,学习怎么打理个人内务,至少得会叠被子。

    谭亦将工作证递了过去,门口负责看守的士兵仔细核对了之后,这才敬了个礼,然后将车子放行了。

    “长官下午好!”负责看守的尉官估计是知道谭亦的身份,此刻立刻站直了身体敬礼,“报告长官,徐红已经提到二楼办公室。”

    “我自己过去。”谭亦带着商奕笑直奔二楼而去。

    整个综合大楼都已经戒严了,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在各个角落,可是商奕笑却敏锐的感觉到暗中还潜伏着一些人,这些才是真正的精锐力量。

    估计这些士兵只是从某个营区调过来的,暗中潜伏的人才是上面特殊部门派下来的,连赵家的关系都没办法渗透,商奕笑打量着走在前面的谭亦,他看起来年纪也不大,这级别已经高的吓人了。

    徐红不安的坐在凳子上,会所突然被查封,所有人都被带走了,大家都吓了一跳,而且每个人都是被单独关押的,每天饭菜也都会送到关押的宿舍里,无法和外面联系,任谁都会感觉到惶恐不安。

    咔嚓一声开门声响了起来,徐红猛地抬头看了过去,好在商奕笑和谭亦看起来都不像是坏人,徐红紧绷的表情这才松缓了几分。

    “鲍达明你认识吧。”见谭亦一副甩手掌柜的姿态,商奕笑只好接下审讯的工作,将文件夹里鲍达明的照片放到了徐红面前,“关于鲍达明的情况,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说完了你或许就可以离开了。”

    徐红似乎没有想到他们要问的竟然是鲍达明,而不是董家的情况,沉默片刻之后,徐红缓缓开口:“我以前是个陪酒的……”

    鲍达明后来做了海上生意,说白了就是走私,替董家走私谋取暴利,不过鲍达明不算是董家的人,双方只是合作关系,一船货物顺利运到国外了,董家就会支付鲍达明高昂的运费。

    但是如果中途出了什么事被抓了,那么和董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鲍达明要承担下所有的罪名,即使这样,董家依旧有些不放心,所以将性子绵软好拿捏的徐红送到了鲍达明身边。

    徐红家境普通,从小就出来打工,家里五个姐妹就一个幺弟,父母思想又封建,典型的重男轻女,“我们几个姐妹打工的钱都给了小弟,不过上大学费用太高,最后我不得已才下了海。”

    只可惜徐红的小弟就是个无底洞,董家让人稍微引诱一下,徐红小弟就沾上了赌博,并且上瘾了,一下子就欠下了几百万的高利贷,所以徐红被送到鲍达明身边之后,半点不敢违背董家的意思,一直替董家监视着鲍达明。

    “后来还是达明告诉我,我才知道小弟会欠下高利贷都是被董家设计的。”徐红说到这里,眼中依旧没有对董家的忿恨,或许这就是普通人的悲哀,明知道那是仇人,但是仇人太强大,甚至都不敢去恨,因为代价承受不起。

    鲍达明虽然知道了徐红的身份,对她一如既往的好,两人感情很快就升温了,而且董家监视鲍达明也只是以防万一,并不是真的要控制他。

    “你听鲍达明说过和谁有仇吗?他在做走私生意之前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徐红说的这些情况,商奕笑之前也都查到了,她最想知道的是鲍达明和沈家有什么仇恨。

    沈夫人找到殷管家,让他安排几个人制造假的抢劫案,目的自然是为了让齐澄盈露出真面目,沈夫人的目的也的确达到了,在危险的时候,齐澄盈只顾着保护自己,而黄子佩却义无反顾的保护沈夫人,对比之下,高低立现。

    可是沈夫人却没有想到殷管家早就被人收买了,他安排了鲍达明这个原本就和沈家有仇的人,是想要趁机对沈夫人下手,说不定也想要弄死黄子佩。

    这样一来,等日后案子查清楚,所有歹徒都指认沈夫人,沈家不但名声扫地,和黄家也会从世交变成仇敌。

    “没有,达明从不和我说以前的事,也不和我说董家的事,他说我知道的越少越安全。”徐红摇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她也明白这是鲍达明对自己的保护。

    “这个人你认识吗?”商奕笑将灯光师吴旭的照片放在了桌子上,可惜吴旭彻底疯了,否则至少能知道他到底是要杀齐澄盈还是想要杀沈夫人,吴旭是不是事先知道鲍达明的行动,他究竟是谁的人。

    徐红拿起照片仔细的看了看,又快速的回忆着,最终还是摇摇头,“不认识,以前在酒吧会所的时候没有见过,后来我和达明在一起,也没有见过这个人。”

    虽然成功接触到了徐红,可惜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问道,鲍达明或许真的是要保护徐红,因此才什么都不告诉她。

    徐红又被待下去了,商奕笑看着谭亦,“外界根本不知道这鲍达明等人已经被我们抓到了,要不我们来一个引蛇出洞?”

    整个案子到这里等于是进入了死胡同,商奕笑眼中寒光闪烁,目前只能剑走偏锋了!利用被抓的歹徒将幕后人吸引出来。

    “鲍达明在行动之前就吞服了胶囊药丸,如果行动成功,他在胶囊被胃酸融化之前注射血清,人就安然无恙,如果行动失败,一旦胶囊被胃酸融化,里面包裹的毒液会在三分钟之内造成死亡。”

    谭亦倒不是怕冒险,只可惜引蛇出洞的办法行不通,“其他五个歹徒不知道毒胶囊的事,他们也不知道鲍达明是听从谁的命令,同样不知道如何和外界联系。”

    “那接下来怎么办?你查封了董家的会所是为了什么?”商奕笑可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谭亦查封会所是为了让自己顺利接触徐红,难道是为了调查董家?

    想到董岚之前千方百计的要挤走齐澄盈,让董家投资陈导的电影,商奕笑忍不住的猜测,“你是不是来查董家走私的事?”

    走私就是暴利,如果上面真的要严查走私这一块,董家估计收到了风声,肯定要提前做好准备,短时间之内账目上那么多钱该怎么处理?

    一旦相关部门来查账,董家如果圆不了谎那就麻烦了,所以董家才急着将这些走私得来的钱投入到娱乐圈,成功的洗白之后就不怕被查了。

    谭亦凤眸平静的看着商奕笑,目光深邃而锐利,似乎能看到人的内心深处。

    商奕笑原本面对谭亦的时候就有点怂,这会被他这么直白的盯着,商奕笑心里头直发毛,摸不准谭亦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不安着。

    “那什么,你有话就说。”吞了吞口水,商奕笑避开了谭亦的目光,以前上审讯课程的时候教官就有说了,精通审讯的老手,他甚至不需要开口,就这么看着你,就能知晓你隐藏在内心的秘密。

    身为雷霆刺头的商奕笑当时就反驳了,“教官,如果被看几眼就怂了,那绝对是天生的胆小鬼,多看几眼又不会少块肉,干我们这一行的,谁会这么怂啊!”

    当年的话说的激昂有力、振振有词!现在就有多么的打脸,她就被成功的看怂了,没胆气啊。

    “你不是要接触徐红,我这不是给你提供便利了。”谭亦莞尔一笑,姿态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眉梢轻挑,眸光深情,“冲冠一怒为红颜。”

    冲冠一怒杀红颜还差不多!商奕笑听的头皮直发麻,明明谭亦笑容优雅,浑身一点危害性都没有,可是商奕笑却感觉自己像是被恶魔给盯上了一般,寒气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让她不自觉的高度戒备起来。

    谭亦站起身来,立刻感觉到坐着的商奕笑身体立刻反射性的紧绷起来,这让谭亦眼中笑意更深了几分。

    一步一步,随着谭亦脚步的接近,商奕笑感觉他的脚步声是踩在自己心脏上一样,莫名的让人发慌,瞬间进入到了一级战备状态的商奕笑瞪圆着眼睛看着越走越近的谭亦,他到底要干什么?

    修长的大手抬起,然后落在商奕笑的肩膀上,感觉到她身体肌肉紧绷的跟石头一般,谭亦低下头,狭长的凤眸里笑意盎然,故意压低的嗓音听起来无比魅惑,“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在追求你吗?”

    “长官……”声音已经开始结巴了,商奕笑可怜巴巴的瞅着谭亦,身体绷紧的就跟快断裂的弓弦一般,妈的,怂就怂了!这样磨人神经真受不了!“长官,你不要开玩笑,有话您好好说!”

    在这样下去,商奕笑感觉自己早晚要得心脏病,忒吓人了!

    难怪以前听人说分手离婚都不算什么事,只要好聚好散就行,最怕的就是遇到个神经病,到时候纠缠不清才麻烦,说不定一个冲动还能砍死你全家。

    这会看着诡谲莫测的谭亦,商奕笑真切的体会到这话的真谛,你根本摸不清他的思维啊,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这感觉真够吓人的。

    “董家走私是事实,不过缺少实证,而且赵家二房和董家是合作关系,要查董家有点麻烦。”一瞬间,谭亦似乎又恢复了正常。

    说白了就是要动董家的话必须有铁打的证据,这样一来,即使赵家也不可能护着董家,但是一旦查不到证据,那么赵家肯定会干涉,打草惊蛇之后肯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且让董家赵家有了警觉性,他们一旦销毁过去所有的不利的证据,到时候再想查就比登天还要难了。

    “那你还查封了董家的会所?”商奕笑忍不住的开口,既然知道赵家和董家的关系,他这样贸贸然的查封了会所,不就是等于打草惊蛇了吗?

    谭亦不在意一笑,目光透过玻璃窗户看着远处湛蓝的天空,“明面上要查董家的确需要证据,但是你看我查封皇爵会所需要证据了吗?直接避开赵家就可以了。”

    所以谭亦真的要动手,不管有没有证据,他都可以直接将董家给查了,至于赵家,还没有这个权限来过问这件事,就算赵家不服气又怎么样,查都查了,赵家还能翻了天不成。

    商奕笑呆愣愣的看着谭亦,果真够狂!这是董家,背后还有一个赵家,他说查封就查封,真够解气的!

    想到这里,商奕笑神色忽然微微一变,既然他都敢直接查了董家,不管有没有证据,那么他如果想要审问沈夫人,同样也不需要顾及沈家和梅家的。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去医院?商奕笑不认为沈夫人有多聪明,估计只要一审沈夫人就会露馅。

    “别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准备一下,后天我们去吴旭的老家一趟。”如果徐红这里没什么线索,就只能再去吴旭那里查了。

    商奕笑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吴旭在市区的住所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住所里什么都没有,这一点反常,对一个有严重抑郁症的人而言,他也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

    吴旭没有深交的朋友,和家人关系淡漠,手机和电脑也用的很少,那么吴旭说不定会写日记什么的,来宣泄自己内心的痛苦,但是他的住所找不到只言片语,这就说不通了,也许去他的老家能查到一点线索。

    和江省最近不平静,最大的风波就是汀溪山庄打劫的事,六个歹徒潜逃在外,而且沈夫人差一点被杀,关键是到现在沈家和警方都没有查到有用的线索。

    当然了,如果说好消息那也有,沈墨骁和黄子佩联姻的事情通过沈氏集团的公关部正式发了公告,沈夫人还在医院,外界不好找沈家打听,但是黄家侧面证实了联姻的消息。

    而今天,各大媒体都被几张照片给刷屏了,照片拍的正是沈墨骁和黄子佩在国际大厦用餐的场景,媒体都认为两人好事近了,毕竟沈夫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至于约两人出来见面的第三者董骏驰,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看起来真的像是两人在约会一般。

    约会的照片热度还没有下来,又一组照片通过沈氏集团的公关部发了出来,照片里黄子佩正在照顾躺在病床上的沈夫人,两人关系融洽,不像是婆媳更像是母女。

    走在大街上,商奕笑看着手机上的新闻,自嘲的勾了勾嘴角,现在真的像是陷入了一个怪圈,沈家其他人,包括沈墨骁的外公和外婆都将黄子佩当成了沈家儿媳妇,似乎想要无视沈墨骁的意见,造成一个既定事实。

    就在此时,危险的感觉逼近,商奕笑回头一看,却见一辆无牌照的汽车向着人行道开了过来,见到商奕笑回头,汽车不但没有减速,司机反而油门一踩向着商奕笑加快速度冲撞过来。

    “啊!”

    “小心!”

    行人惊恐万分的叫喊起来,疯了一般的向着四周逃窜着,躲闪不及的就被汽车撞飞了,听到四周的惨叫声,商奕笑停下了动作,自己如果再跑,车子追过来只会造成更多的人受伤。

    “快躲开啊!”看到商奕笑停在路中间,似乎被吓傻了一般,有逃开的路人惊恐万分的喊叫着,可是却已经太迟了,汽车眼瞅着就撞过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汽车要撞到的一瞬间,商奕笑身体就地一个翻滚,惊险万分的避开了冲撞的车头。

    倒在地上的一瞬间,商奕笑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快速的扎到了汽车前轮胎上,身体直接滚进了车底下,快速的将汽车制动泵的管道给割断了。

    没有撞到商奕笑,司机再次打着方向盘,想要掉头再来第二次冲撞,只可惜汽车发出嗡嗡的闷沉声,却是没有挪动半分。

    商奕笑从车底下爬了出来,而惊恐万分的路人中有两个男人一把冲到了驾驶位上,车门竟然没有锁,两个暴怒的男人直接将疯狂的司机给拽了出来。

    “打死这个疯子!”有受伤的人愤怒的喊了起来,刚刚差一点就被撞死了,如果汽车是失控也就罢了,司机撞倒路上了,不但没有踩刹车,竟然还加油门撞过来,这根本就是谋杀!

    “对,打死他!”

    “先报警!”

    “快叫救护车。”

    众人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司机被愤怒的路人推倒在地上,头上的鸭嘴帽和墨镜在推搡里掉落下来,当看到司机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时,众人不由的傻眼一愣。

    戴芸?商奕笑混在人群里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毕竟刚刚大家都以为她是被吓傻了,才会站到路中间忘记跑,比起其他头破血流的路人,商奕笑身上连个擦伤都没有。

    “商奕笑,你不得好死!”戴芸愤怒的叫喊着,整个人疯了一般的从地上爬起来,路人还以为她要逃,立刻又将她推倒在地上。

    “都给我让开!”再次摔在地上,戴芸歇斯底里的叫骂着,突然拔出了锋利的匕首,对着围拢的人群猛地一挥,众人被吓的快速后退。

    趁着这空隙时间,戴芸一把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塑料捅,随后拔掉了盖子,“都给我让开!”

    疯狂的吼叫着,戴芸将匕首往人群里一丢,拎着塑料桶就向着商奕笑的方向快步跑了过去,眼中闪烁着疯狂的杀机。

    看着掉地上的匕首,商奕笑脚尖一抬,将匕首向着戴芸踢了过去。

    刚刚戴芸丢掷匕首,虽然看起来疯狂,其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但是被商奕笑踢出去的匕首却向着戴芸的右膝盖直接飞了过去。

    膝盖骨被匕首撞到,剧痛之下,戴芸身体猛地一个踉跄,再加上她双手高举着塑料桶,身体失去了平衡,右膝盖跪地的同时,双手一个失控,塑料桶里的液体对着自己劈头盖脸的浇了下来。

    “啊!”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皮肉被浓硫酸烧掉的兹兹声同时响起,甚至冒出了阵阵白烟,伴随着**被烧的诡异味道。

    “是硫酸,是硫酸,大家快让开!”离得近的路人闻到了味道,再次惊恐万分的喊了起来,所有人刷一下连连后退,将中间让出了一大块空地。

    而商奕笑也跟着人群退到了后面,刚刚虽然戴芸是往她这个方向跑过来的,但是商奕笑身边同样站了七八个路人,所以并没有察觉到戴芸是在针对她。

    尤其是戴芸之前那么疯狂的踩油门撞人,现在又是拿匕首,又是拿硫酸,大家都感觉这就是个疯子,报复社会的疯子。

    硫酸的腐蚀性太强了,戴芸又是自己从头顶上浇灌下来的,五官当场就被硫酸给腐蚀了,脸部和颈部的皮肤也都被烧掉了,整个人如同怪物一般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抽搐了几下之后就没有了动静。

    “这是死了吧?”看着戴芸那恐怖的惨样,有人低声问了一句,幸好她自己摔倒了,否则这硫酸要是对人群泼过来,还不知道多少人要遭罪。

    “估计是死了,耳朵鼻子都烧掉了。”胆小的人已经不敢看了,画面太血腥可怕,空气里弥漫着诡异的味道。

    商奕笑退到人群外,拨通了邋遢大叔的电话,“替我将和平路这边的监控销毁掉。”

    虽然戴芸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商奕笑并不想节外生枝,而且事发突然,前后也就两分钟不到的时间,路人都被吓坏了,也没有人来得及拍照。

    “还有能拍到人行道上的店铺,如果有探头一起销毁掉。”商奕笑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随后迈步离开了,大家反应过来之后就有人开始拍照拍视频了,好在她离开的及时,并没有人注意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