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5章 我女朋友
    包厢里,商奕笑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只可惜包厢的隔音效果太好,除了不时能感觉到门被重物给撞到之后的震动声,其他情况都听不到。

    “煮茶要静心。”谭亦的声音很悦耳,清朗里带着一种穿透力,似乎能直达人心。

    商奕笑无语的看了一眼灯光下眉目俊朗如画的男人,好吧,人家帮了自己,也该好好煮茶感谢一下。

    相对于包厢里茶香四溢的清雅环境,包厢外则是热闹多了,别说几个喝多了的纨绔,就算再来几个也不够顾岸打的,一时之间,痛苦的哀嚎声在走廊里响起。

    “你给老子等着……”带头的纨绔忿恨的嚎了一嗓子,又捂着胸口躺在地上喘着粗气,之前在包厢被商奕笑下黑手揍了几拳,当时商奕笑还顾虑着自己的潜伏任务,所以算是手下留情了。

    可是顾岸就没这么客气了,看着被打纨绔还敢叫嚣的放狠话,顾岸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对方的胸口上,冷傲一笑,“行那,够种,我就在这里等着,今晚上谁不来谁就是孙子。”

    “几位几位,有什么话好好说。”收到消息的经理急匆匆的跑过来。

    只可惜顾岸动手的速度太快,经理过来时,几个纨绔已经被顾岸收拾一顿了,好在一眼看去都是皮外伤。

    “来的正好,把这几个闹事的弄走,下次再敢闯进小爷的包厢,就不是揍一顿这么简单了。”顾岸挑着眉梢,凶狠的对着被保安扶起来的几个纨绔丢下威胁的话,直接打开包厢门走进去了,然后砰一声将门又给关上了。

    会所经理傻眼的瞅着已经关上的门,妈的,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在董家的地盘上还敢这么狂,这不是糊涂胆大就是来头很大,根本不将董家放眼里。

    “几位,这好好的怎么弄成这样了?”没有理会离开的顾岸,经理收回目光,随后一脸无奈的看着几个纨绔,好在身份都不是很高,出不了什么大事。

    “你和我说这里面是谁?”带头的纨绔一把抓住了经理的衬衫领口,估计是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痛的一个踉跄,整个人直接趴到了经理身上。

    一把将人扶住了,经理眼中有着鄙视一闪而过,有三个家里是开公司的,不过规模也就那样,二流都算不上,还有两个家里有长辈在体制内工作,不过职位也不算太高。

    这几个虽然嚣张的狠,但是在经理眼中也就算三流的纨绔子弟,再者也没闹出人命,就是写皮外伤,经理态度就显得有点敷衍。

    若是赵庆那样的身份,经理此刻早就将人送医院检查了,哪里还敢这样耽搁。

    “几位少爷你们先休息一下,我让医生过来看看,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经理笑着打着圆场,示意保镖将几个纨绔少爷扶到一旁去休息,这才低声道:“出什么事了,好好的怎么闹起来了。”

    一个保镖快速的走上前来将事情说了一遍,说到底不过是几个纨绔少爷喝嗨了,想要对进去打扫收拾的服务员动手动脚,也不知道怎么就闹起来了。

    “当时不知道谁把灯关了,包厢里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是谁打到了谁。”在经理严厉的目光下,陪酒的公主也不敢隐瞒。

    可是当时那么黑,只听到几个纨绔不时痛苦的惨叫一声,叫的她们心里头发慌,跟闹鬼似的。

    经理听完事情经过之后,脸色黑沉了几分,对这一旁的手下开口:“去查一下是哪个服务员去包厢服务的,再查一下这个包厢里的客人是什么背景。”

    不管如何出事了,会所这边肯定要处理,如果这个包厢里的客人身份一般,那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几个纨绔少爷,这个责任是要承担的。

    但是相反的,如果包厢客人来头不小,会所这边肯定要给他们开脱,毕竟董家的会所也是由规矩的,也是几个纨绔先来到这个包厢闹事的,说白了被打也是活该,相信他们家里头也不敢抱怨。

    但不管经理偏向哪一方,导火索的女服务员肯定要被推出来顶缸。

    “经理,那个女服务员进了这个包厢。”一旁保镖低声开口,一听到动静他们就赶过来处理了,只不过那个女服务员动作很快的进了包厢,几个纨绔这才踹了门,最后被揍了一顿。

    经理明白的点了点头,不管如何先将包厢客人的身份查清楚了再说,左右人都在自己的地盘上,跑不了!

    包厢里,顾岸诧异的看着茶几上色泽清亮的热茶,虽然他说不讲究这个,但终究是世家子弟,商奕笑茶艺的好坏顾岸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一仰头,咕噜咕噜将一杯茶灌了下去,淡淡的茶香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煮茶的火候掌控的恰到好处,顾岸打量着穿着工作服的商奕笑,“董家的会所难道连服务员都要培训茶艺?”

    如果说是那些陪酒的公主懂点茶道,顾岸倒不会太奇怪,顾家也经营一些消费场所,茶艺这一块就必须接受专门的训练,但也不会严格到连收拾打扫的服务员都要培训。‘

    董家这个会所虽然看着高档,其实内里肮脏的很,和顾家那种真正优雅高档的休闲消费场所有着本质的区别。

    “喝你的茶。”谭亦笑骂了一句,而商奕笑则主动又给顾岸倒了一杯茶,刚刚他去揍人了,想必也口渴了,有茶喝也不用继续盘问自己了。

    这感觉怎么有点奇怪啊!顾岸再次端起了茶杯,不解的看了一眼谭亦,又看了一眼商奕笑,明明这两个人看起来有云泥之别。

    一个是优雅高贵的世家公子,一个是穿着蓝色工作服的服务员,而且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材没身材,可是看着谭亦和商奕笑,顾岸总有种被塞了一把狗粮的感觉,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很诡异,但又离奇的默契。

    咚咚咚,包厢的门再次被有节奏的敲响了,顾岸这才收回了疑惑的眼神,“进来。”

    会所经理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被揍的很惨的纨绔,一众保镖也跟着走进了包厢,董家地头蛇的架势已经亮出来了。

    之前商奕笑动手那也遵循打人不打脸的原则,当然,这不是她有风度,而是打在脸上伤口太明显,更何况,人体真正让人又痛又不致命的地方并不在脸上,所以商奕笑绝对是下黑手了。

    可是顾岸就完全不同,一拳一拳对着几个纨绔的脸上招呼了过去,这会几个人脸肿的跟猪头三没什么区别,鼻青脸肿,有的嘴角破了,有的鼻子还在流鼻血,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走廊里灯光暗,我还真没注意,哈哈,早知道我也收几分力气,你们顶着这张猪头脸回去,估计你爹妈都不认识了。”顾岸一个没忍住笑喷了,桀骜不羁的脸上半点同情心都没有。

    被揍的几个纨绔脸刷的一下阴沉到了极点,眼中喷着愤怒的火光,虽然医生检查了都是皮肉伤,也给他们上了药,可还是会痛啊,更何况丢了这么大的面子,以后他们还怎么出来玩。

    “干嘛?不服气啊,不服气我们继续单挑。”眉梢一挑,戾气从飞扬的眉宇里流露而出,顾岸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不服气今天老子就打到你们服气为止。”

    “你说什么?”谭亦优雅一笑,薄凉的眼神轻飘飘的向着顾岸看了过去,“一段时间不见,小岸你这辈分倒是长了。”

    面对几个纨绔有多么嚣张,面对谭亦这个二哥就有多么怂,顾岸头皮一麻,刷的一下收回了腿坐直了身体,谄媚的笑着,“二哥,这不是口误嘛,您老就当没听见。”

    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在二哥面前自称老子啊!想到这里,顾岸眼刀子咻咻的向着几个纨绔射了过去,都是这个混蛋害得自己口误,当时就不该手下留情,直接将他们打的不能下床。

    商奕笑好奇的看着变脸如此快的顾岸,随后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谭亦的脸上,这绝对是老天爷的亲儿子,这五官是精雕细琢的,再加上通身优雅尊贵的气度,怎么看都是人中龙凤。

    只不过想到顾岸爆了粗口之后的怂样,商奕笑彻底明白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真正的狠人可不是一副凶相,很有可能就是这样优雅俊美的小白脸模样。

    “两位,虽然之前文少几人踢门多有得罪,但这位先生出手也太重拿了。”经理开口打破了包厢的平静,话里的意思已经偏袒几个纨绔了。

    “行了,不用废话了。”带头的文少此刻气焰又嚣张起来,之前是这个小子太能打,他们没有察觉吃了闷亏,但是现在不同了,只要这个小子敢动手,会所的保镖可不是吃素的。

    而且他也通知了家里头,自家的保镖就在外面候着呢,随时都能报仇雪恨,当然地点肯定不能在董家的会所,这点规矩他还是知道的。

    “二哥,你看人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顾岸眼中战意蒸腾,不过有顾岸这尊大神杵在这里,即使被几个傻了吧唧的纨绔给挑衅了,顾岸也不敢直接动手。

    商奕笑发现不管是当时在医院里情况那么危机,还是此刻面对来势汹汹的几个纨绔和董家保镖,面前这个男人永远都是云淡风轻的优雅淡漠,似乎什么事都入不了他的眼。

    这让商奕笑心里也不由的犯嘀咕,刚刚他为什么要帮自己,按理说这个男人绝对能干出见死不救的事情来。

    “两位,你们和文少的私事我们会所不方便介入,你们可以私下里谈。”即使包厢里的火药味十足,战火似乎一触即发,经理依旧半点不在意,话锋一转的继续开口:“但这个服务员还请两位交出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在我们会所犯了事自然要接受处罚。”

    吃柿子捡软的捏!真够没种的!被点名的商奕笑依旧站在谭亦身边低着头没有挪动一步,左右潜伏任务已经失败了,肯定是没办法再和徐红接触了,所以商奕笑也没什么顾虑,大不了撕破脸,将这些人狠揍一顿再离开。

    原本神色清冷的谭亦此刻眼神忽然微微一变,虽然这变化及其细微,可是坐在一旁的顾岸还是察觉到了,不由一愣,竟然能让二哥生气?这绝对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小岸,既然有人要和你讲规矩,那你就教教他们什么叫做规矩。”谭亦轻笑着开口,清朗的男音无比悦耳,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后背一阵发寒。

    顾岸呆愣愣的看着发话的谭亦,妈的,二哥绝对是鬼上身了!

    “怎么?没听见,还是让我动手?”谭亦再次看了一眼顾岸,难道是自己这段工作太忙了没有训练小岸,这反应速度越来越迟钝了。

    “哪能劳驾二哥您动手,他们还没这个资格!”顾岸蹭一下站起身来,火急火燎的对着几个纨绔就冲了过去。

    让你发呆!让你不听话!二哥最后看过来的眼神好可怕!顾岸已经可以想象等待自己的将是多么悲催的下场。

    经理从来不知道还有人敢在董家的地盘上闹事,可惜经理都来不及生气发怒,顾岸的拳头已经对这他的面门就过来了。

    场面彻底乱了!保镖一拥而上,顾岸就跟脱缰的野马,打的那叫一个痛快!

    商奕笑瞅着坐在沙发上不动如山的谭亦,眼中的敬佩之情如同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这彪悍狂放的风格太对自己胃口了,看着大杀四方的顾岸,商奕笑也感觉拳头痒痒了。

    “坐着吧,这事和你没关系。”谭亦指了指一旁的单人沙发,示意商奕笑坐下来,她潜入到会所的目的谭亦明白。

    这是担心自己对沈夫人出手,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接触徐红,从徐红口中挖出一些情报,只可惜出师不利。

    “反了,真的反了!”捂着流血的鼻子,经理大失风度的叫喊起来,可惜混乱里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又被人接连踩了几脚,经理痛的哀嚎起来,手忙脚乱的往门外爬了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董家的保镖将走廊这边守的苍蝇都飞不进去一只,甚至惊动了其他包厢的客人,估计大家都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狠人敢在这里动手,这是不想活着离开和江省了。

    越打人越多,顾岸虽然身手极好,可是也架不住人多啊,此刻,坐在沙发上的商奕笑一边给谭亦倒茶,一边同情的看着手脚都有些脱力发软的顾岸。

    “要不就停手吧?”商奕笑声音不自觉的弱了三分,自己这怂的!

    可惜看着站在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顾岸,商奕笑感觉识时务者为俊杰才是真谛,这一位绝对是杀人不眨眼,太凶残了。

    “耐力太差,缺乏训练。”谭亦姿态优雅的品着茶,轻飘飘的丢出一句评价,小岸就是拼命三郎,前半个小时勇猛彪悍,到后面就疲软无力,这个缺点就该掰过来。

    正动手的顾岸听到这话双腿一软,二哥这是不等回帝京就要弄死自己吗?顾岸一脚踹开冲过来的保镖,走廊的地上已经堆满了被他揍晕过去的保镖。

    顾岸不能下死手,董家估计也顾虑着在公开场合,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动用武器,所以双方都是靠肉搏,只不过顾岸这边只有一个人,董家的保镖却是用人海战术,打倒了一个后面还有数十上百个保镖等着,绝对能活活将顾岸给累死。

    一个小时之后,顾岸满头大汗,双脚已经软的快没力气了,董家这边也没有再派保镖过来,双方算是暂时休战了,只等最后董家主事的人过来。

    “二哥,我以后绝对不飚脏话,我保证回家之后每天增加训练一个……不,两个小时!”顾岸这个桀骜不驯的大少爷,此刻苦巴巴的站在谭亦面前,就跟罚站的小学生一般,这模样是要多怂就有多怂。

    谭亦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打电话让沈墨骁过来处理一把,就当是偿还之前救了沈夫人的人情。”

    “我知道了。”顾岸虽然诧异谭亦为什么不让自己暴露身份,不过二哥怎么说他就怎么做,绝对不敢有任何质疑,这会他的手脚都是酸软的,揍人揍到想吐的地步,二哥真的太狠了。

    走廊外,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保镖,跑出来看热闹的小二胖惊恐无比的瞪圆了眼睛,“我的天哪,这是哪位猛人干的,这也太狠了吧,我刚刚数了数,足足揍晕了四十八个,这还不加上半途醒了自己溜走的。”

    赵庆和郑明宇也有些的诧异,这个会所是董家的地盘,敢在这里闹事的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董家不将这个场子找回来,那就丢脸丢大发了,不过对方敢动手,只怕也是有恃无恐。

    “表哥,要不我去看看?”郑明宇存了想要拉拢对方的心,不管这是什么人,想必身份不可能有赵家高,打着赵记得名头替对方化解了这场恩怨,收服了这样的猛人,日后那些见不得光的事也有人替他办了。

    “三少,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小二胖眼中满是崇拜之色,要是能收了这个猛人当保镖,以后在和江省还不是横着走,谁敢和自己过不去,将猛人放出去,绝对打倒一片。

    赵庆也存了收服对方的心思,毕竟泉叔因为绑架商奕笑的事已经消失不见了,赵庆也知道这是刘海泉将所有罪责揽到自己身上所以逃走了,没个一年半载的人是不可能回来的。

    这样一来赵庆手边就缺了可以用的人手了,如今碰到这么能干的猛人,赵庆也心动了,当然,他也只当动手的顾岸是某个来会所消费的客人所带的保镖,到时候不管是用钱还是用赵家的名头,赵庆都铁了心的要将人要过来。

    “赵三少,前面太危险了,你?”经理早就在混乱里被打晕过去了,这会负责这边的是董家一个堂口的老大邵雄。

    但是不管平日里在那些小弟面前多么的高高在上,这会儿邵雄也不敢托大,只能让保镖将走廊团团给围住了,只等着董家的人过来处理。

    “行了,你让人让开,再危险还敢对我动手吗?”赵庆高傲的冷哼一声,率先迈开步子向着包厢方向走了过去,不管对方是什么来路,赵家的名头一搬出来,是龙都要盘着,是虎也得蜷着。

    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顾岸这一次彻底蔫了,无精打采的瞄了一眼,不管进来的是谁,他都没力气揍人了。

    一想到回去每天加两个小时的训练,顾岸顿时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自己一定要在和江省多待几天,一旦回帝京那就生不如死,二哥肯定会找人看着自己,就算没有人看着,顾岸也不敢偷懒,二哥越来越可怕了!

    以前大哥也很可怕,可是自从有了书意嫂子之后,顾岸感觉大哥虽然还是那么可怕,但是他们可以曲线救国啊,嫂子的枕头风一吹,十次至少有五次可以逃过一劫。

    二哥什么时候找个二嫂啊!顾岸偷偷的瞄了一眼谭亦,这么风华绝代的二哥,一定要找个温柔如水的嫂子,那种各种心软善良的二嫂!

    赵庆原本目光在包厢里看了看,没找得到人。

    小二胖更是迫不及待的找了一圈,“那个将几十个保镖都干翻了的猛人呢?”

    姿态慵懒坐在沙发上的谭亦一看就不会是保镖之流,至于商奕笑穿着服务员的工作服,直接被忽略了,最后就剩下顾岸一个。

    但是此刻顾岸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而且就顾岸手腕上的那块表,那可是全球限量版,小二胖盯了半年多,在家里求爷爷告奶奶的,可惜最后虽然弄到了买表的钱,但是他身份不够,全球限量八十八只,小二胖根本买不到。

    “这位先生面生的很,不知道贵姓?”赵庆居高临下的对着谭亦开口,问话里带着不可一世的高傲,“敝姓赵,赵庆,和江省赵家。”

    这种场合顾岸最懒得应付,再加上有谭亦在这里也轮不到顾岸开口,所以他无比鄙视的瞄了一眼自报家门的赵庆,还和江省赵家,哼,就算是赵老爷子过来了见到二哥也得喊一句谭二少。

    “原来是赵少爷,抱歉,我只是个中医,很少来和江省。”谭亦姿态慵懒的回了一句,听起来似乎孤陋寡闻并不知道和江省赵家代表什么意思,但是那言语里轻淡之味却说明他根本没有将赵家放在眼里。

    一个中医?这么说他不是世家子弟?虽然说谭亦气息尊贵雅致,可是一听对方是个普通人,赵庆感觉自己被耍了,脸刷的一下沉了下来。

    身为负责敬业的小跟班,小二胖眉头一皱的指着谭亦,“这是赵三少,以前不认识没关系,现在你知道了,你还不快站起来请三少坐下!”

    虽然小二胖这语调挺嚣张的,不过看得出他并不是仗势欺人,而是提醒谭亦不要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赵庆懒得再开口了,姿态极其高傲,如果是豪门子弟,他或许还要寒暄几句,但是一个普通人,自己要带走他的保镖,相信对方不敢说一个不字。

    看着赵庆这样目中无人,郑明宇暗自一喜,态度恶劣的指着顾岸,“刚刚就是他将会所的保镖都打走了吧,身手不错,我们三少正需要一个保镖,就你了。”

    这态度就跟古代豪门挑选奴仆一般,选中了你,那是给你面子,还不赶快磕头感谢。

    “我?保镖?”顾岸火气蹭一下上来了,可是余光瞄到坐一旁的谭亦,咻一下又蔫了,没好气的道:“你眼睛瞎了吗?想要让我当保镖,你还付不起这个钱。”

    赵庆眉头一皱,自己是狂是嚣张,那是因为他是赵家嫡系,他有嚣张的本事,就算他绑架了商奕笑,但是沈墨骁不也要给赵家三分薄面,最后将罪责推到刘海泉身上。

    “你算个什么东西!”赵庆冷嗤一声,不屑的看着狂傲不羁的顾岸,原本还想收服他当个心腹手下,没想到他不知好歹!

    “表哥,和这种人置气跌了身价,一会董家人就过来了,我们何必静观其变。”郑明宇阴森森的笑着,在董家的地盘上闹事,他们还想手脚齐全的离开吗?

    今天这事闹的这么大,除非用赵家的面子,否则这两个人不死也要重伤。

    董岚和董骏驰今晚上就在自家的会所招待几个导演,之前陈导这部电影,董岚处处被齐澄盈压了一头,董家也算是丢了面子,所以自然要在其他地方将场子找回来。

    “二少你放心,我这部戏绝对能大火,预计票房不会低于五个亿。”导演兴奋的开口,他早就想要拍一部和欧美科幻大片相提并论的华国大片。

    但是众所周知拍科幻片前期投资非常大,各种高科技的道具,后期还要电脑制造各种特效,一般投资商根本不愿意投资,毕竟谁也不能保证票房。

    没有想到董二少竟然愿意投资,而且一开始就打算投资一个亿,后期不够还可以追加投资,这让导演兴奋的连连举杯敬酒。

    “这部戏就让齐澄盈当女主角吧。”董岚端着酒杯笑着提议,眼中满是恶劣的嘲讽之色。

    齐澄盈也有今天那!以前董岚被她压了一头,心里头一直憋着一股子怒气,可是在娱乐圈里的地位不如齐澄盈,她背后还有沈墨骁保驾护航,董岚再不甘心也只能忍着憋着。

    商奕笑正牌女友的身份曝光之后,董岚一开始还有些嫉恨商奕笑走了狗屎运,后来想通了就乐了,比起商奕笑,董岚自然更痛恨齐澄盈这个死对头。

    现在齐澄盈丢了这么大的脸,董岚比吃了仙丹还要高兴,之所以推荐齐澄盈当女主角,这不过是董岚的施舍,更确切来说是她对齐澄盈的羞辱,没有了沈墨骁这个男朋友,齐澄盈还怎么和自己斗!

    就在此时包厢的门忽然被敲响了,董骏驰的秘书快步走了进来,低声在他耳边将事情说了一遍,“二少爷,这事只怕还需要你出面处理一下,赵三少也在包厢里。”

    董骏驰站起身来,对着导演说了一声,随后带着秘书直接出了包厢,“赵庆怎么搀和进来了?”

    “赵三少是后来听到声响才出来的,我估计刘海泉失踪之后,赵庆手底下就没有可以用的人了,大概是想要收拢闹事的人。”秘书在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就猜出了赵庆的意图。

    “他倒是打的好算盘,踩着我们董家的脸面给自己招收手下。”董骏驰冷笑一声,明显看不上赵庆这样的纨绔,但是董家毕竟比赵家低了一头,明面上也不好撕破脸。

    董骏驰带着秘书刚到包厢这边,董岚也跟了过来,“二哥,我和赵庆也算是有几分交情,说不定可以打个圆场。”

    “行,一会你见机行事。”董骏驰也没有反对,小岚跟着也好,可以一个人唱黑脸一个人唱白脸。

    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董骏驰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谭亦,他不是赵庆这种眼高于顶的纨绔,谭亦这气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赵庆的如意算盘只怕是落空了。

    “二少爷,小姐,就是他将文少几人给打了,后来又将我们的人给打了。”之前被揍的很惨的经理一直到董骏驰和董岚过来了,连忙推开医生忙不迭的跑到了包厢。

    “技不如人就不要说出来丢人现眼,我一个干翻了你们几十个保镖,我都没有告你们以多欺少,你们脸皮得有多厚才能站在这里找我们讨要说法。”顾岸一看经理那张猪头脸就忍不住乐了,虽然揍人揍到手背都肿了,不过这结果还是挺喜人的。

    挥手让经理退下了,董骏驰笑着看向谭亦,“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董二少你也别套近乎了,这位比我们还要狂。”赵庆嗤笑一声,董家和赵家二房关系好,自然就和赵咨勋的关系差了,赵庆再纨绔也知道谁是敌人谁是家人,因此对董骏驰也没什么好脸色。

    见谭亦的确没有寒暄的意思,董骏驰也不生气,在和江省,在董家的地盘上还敢这么狂,那肯定是有所依仗,这样的人,董骏驰更不可能得罪,“事情经过我已经听说了,文仲临他们先闹事,两位动手也在情理之中。”

    赵庆一听这话直接嘲讽的出声,“董二少,别人都欺到你们董家头上了,你们还能忍,我真佩服啊。”

    “不过这个服务员是我们会所的员工,我们也需要给文家一个交待。”无视了挑事的赵庆,董骏驰看了一眼商奕笑,虽然有些疑惑她怎么能坐在沙发上,毕竟就算眼前这个男人好心帮了她一把,但服务员就是服务员,也不可能和对方平起平坐。

    顾岸也瞅着谭亦,二哥一会是不是要威武霸气的将这个奇怪的服务员也带走,是会所的员工又怎么样,二哥要保的人,天王老子来了也带不走。

    “小姜是我女朋友,之前和我闹了点矛盾,所以才会来这里打工。”谭亦云淡风轻的给出了一个完全不合情不合理的解释。

    顾岸一口气没有吸上来,捶着自己的胸口呛咳着,不敢相信的看着谭亦,二哥一定是鬼上身了!明明该展示威武霸气的一面,二哥为什么要用这种最不可信的借口。

    还女朋友!顾岸感觉自己要眼瞎了,怎么看这两位也没有任何相配的成分那,二哥那周身的气度,顾岸感觉真的弄个仙女才搭。

    而商奕笑穿着最普通的工作服,皮肤暗黄,还有一点雀斑,鼻子也有点塌,低着头,丢大街上都找不出来,这样的人给二哥提鞋都不配啊,怎么能用女朋友这种没有人会相信的借口。

    商奕笑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事啊!她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从一开始他出手帮自己就非常奇怪,现在竟然用这种理由,商奕笑都怀疑面前这男人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自己从头到脚怎么看都不像是他女朋友。

    其他人同样是非常无语,见过撒谎的,但是没见过这样光明正大撒谎的,这是把大家都当成傻子糊弄吗?

    “怎么?不行吗?”谭亦慵懒一笑,忽然站起身来,此刻董骏驰几人才发现坐着的谭亦虽然气势不凡,但是站起的谭亦更具有威压,估计这是超过一米八的身高带来的压迫感。

    他要干什么!商奕笑这会正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走过来的谭亦,商奕笑心里头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要闹腾了,幸好我追过来了,否则今晚上就出事了。”谭亦弯下腰,一手摁在商奕笑的肩膀上,看着她连呼吸都屏住了,戒备的盯着自己,谭亦莞尔一笑,一手宠溺的在商奕笑的头上揉了一把,然后顺势将她拉了起来,“行了,和我回去吧。”

    自己一定是在做梦!顾岸不敢相信的看着谭亦那修长如玉的手握着商奕笑因为伪装而显得暗黄的手,二哥虽然不像秦豫那样有严重的洁癖,可是这么多年了,除了家里人之外,顾岸还真的没看过谭亦和谁这么亲密过,又是揉头发,又是牵手的,顾岸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

    谭亦的表情太坦然太从容,让董骏驰等人都忍不住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想错了,面前这两人就是男女朋友!沈墨骁看不上黄子佩,看不上齐澄盈,最后挑上了商奕笑。

    眼前这个俊雅高贵的男人会挑上一个面黄肌瘦的服务员也不奇怪啊,现在是不是都流行好男人都找丑女人。

    商奕笑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看不出这个清冷的男人手却是暖的,回过神来之后,商奕笑虽然很想将手抽回来,但是刚有轻微的动作,谭亦一记眼神飘了过来,商奕笑刷一下停下了抽手的动作,怂了!

    包厢的门忽然再次被推开了,董骏驰几人回头一看,当看到沈墨骁和黄子佩时,不由错愕一愣,他怎么来了?

    “沈总裁,黄小姐。”虽然不知道沈墨骁的来意,董骏驰却还是笑着迎了上来,“还没有恭喜两位好事将近,到时候我一定奉上大礼。”

    沈墨骁想要否定,可是这样的场合,如果自己否定那就等于是打了黄家的脸,让黄子佩日后无法见人。

    “董二少客气了。”黄子佩微微一笑算是接下了董骏驰的恭贺祝福。

    谭亦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商奕笑,明显能感觉到她身上的失落气息,这小丫头看着强势,现在看起来倒像是受伤的小野兽,怪可怜的。

    商奕笑深呼吸着,压抑下看到黄子佩和沈墨骁并肩站立的刺眼一幕,明知道这两人不会有什么,但心依旧会钝钝的难受,堵的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