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4章 潜伏失败
    暗夜,和江省最大的会所。

    “三少爷,听说您要来,上个星期刚到的一箱子好酒都给您留着呢。”经理谄媚的笑着,侧身让几个陪酒的公主依次进了包厢,“好好伺候三位贵少。”

    “行了,甭他妈的废话了,将酒都送上来。”嘴巴里叼着烟,双腿架在茶几上,一副纨绔模样的赵庆不耐烦的骂了一句。

    自从上一次被赵老爷子从营区带回来,赵庆直接就被关禁闭了,直到今天中午他母亲恳求老爷子,晚上的时候才将赵庆放了出来。

    不过赵老爷子也特意说了一句,如果赵庆再闹出事来,这一次就不是关禁闭这么简单了。

    “别只送酒,也送些特色菜过来,我都快饿死了。”赵庆被关禁闭了,身为他的跟班小二胖过的倒是很滋润。

    赵庆一离开陆军旅,小二胖一个电话打回家里又哭又闹的,家里心疼这个小儿子,也立刻将人接回来了,小二胖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一般,在家里吃吃喝喝,日子过的那叫一个逍遥滋润,体重也蹭蹭的长了五斤。

    今天知道赵庆被放出来了,小二胖原本乐淘淘的想要出来给赵庆大肆庆祝一番,可是看到自己身上的横肉,小二胖也不傻,赵三少被关紧闭了,可是自己却吃的肥圆滚胖的,这不是膈应人嘛。

    所以从早上开始小二胖就饿着不吃饭,一口水都没有喝一口,就这样饿到了晚上,整个人看起来都蔫了,再加上穿上宽松的t恤,倒也没看出来长胖多少,饿到现在的小二胖感觉自己都能吞下一头牛。

    “行了,你们俩都过去伺候三少爷。”郑明宇不屑的看了一眼饿死鬼投胎的小二胖,将凑到身边的公主推去了赵庆那边,自己端起茶几上的红酒喝了一口,这才开口道:“表哥,这一次你也是无妄之灾,这杯酒我敬你,表哥以后都会顺顺利利的。”

    谁能想到商奕笑竟然是沈墨骁的正牌女友,赵庆之前设计绑架商奕笑,幸好没出事,否则就不是被关禁闭这么轻的惩罚了,但即使如此,刘海泉也因为这件事失踪了,赵家等于失去了一个得力的属下,赵家上下也对赵庆有些意见,幸好被赵咨勋给压下来了。

    “哼,沈家可不太平,可惜了没有办丧事!”赵庆阴沉着脸讥笑一声,端着酒杯和郑明宇碰了一下,然后仰头一口干了,看得出被关禁闭这段时间赵庆是多么的憋屈郁闷。

    “沈墨骁是不是傻啊,怎么看黄子佩比那个商奕笑漂亮多了。”小二胖咬着铁板牛肉含混不清的嘀咕着,满口的肉香让饿了一天的小二胖终于活过来了。

    赵庆恨不能黄家和沈家反目成仇,这样一来,赵家就能坐收渔翁之利,大哥在赵家的地位也等于坐稳了,可惜沈夫人逢凶化吉了,黄子佩也就手掌受伤了,两家还顺利联姻了,这对赵家也是个不小的压力。

    郑明宇又给赵庆倒了一杯酒,眼神示意旁边的两个公主陪赵庆好好喝。

    “三少爷,我喂你喝酒啊。”左边的公主娇滴滴的开口,整个人无骨蛇一般黏在赵庆身上,右手端着酒杯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将樱唇凑到了赵庆的唇上,将半口酒亲密的喂到了他口中。

    “是啊,三少爷,你这段时间不来,我们可想你了,今天我可是求了徐姐好一会儿,才能过来陪您。”坐在右边的女孩一边撒娇,一边将雪白的小手在赵庆的大腿上挑逗的抚摸着磨蹭着。

    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就火热暧昧起来,小二胖埋头大吃着,郑明宇坐在角落里慢悠悠的品着酒,赵庆被关了这些天,这会火气都被撩出来了,直接将一个公主摁到了地板上跪着,让他伺候自己。

    而会所外不远处的巷子里,商奕笑看着远处灯火明亮的会所,“确定人在这里?”

    “徐红和鲍达明分开之后并没有重操旧业,也担心鲍达明的仇人会找上自己,好在她厨艺不错就一直在会所后厨帮忙,这家会所是董家的产业,估计鲍达明以前打过招呼,所以徐红在这里很安全。”邋遢大叔也好了不少精力才查到鲍达明的相好徐红的消息。

    “里面管的很严,外人基本混不进去,徐红吃住都在会所里,每个星期只能出来一次,而且还都是三四个人一起。”

    出入这家会所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客人,安全性和保密性是首要的,客人一旦喝多了,估计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会说一点,一旦这些泄露出去了,那就麻烦了。

    董家在这一块管的非常严,这些陪酒的公主和少爷基本没有人生自由,外出购物也都有人看着,防止他们将消息泄露出去。

    当然,如果不愿意干了,也可以转去后勤工作,在后勤工作三年就可以完完全全的离开会所了,毕竟有三年时间的沉淀,以前听到的一些秘密就不算是秘密了。

    “放心吧,我会注意安全的。”商奕笑莞尔一笑,接过邋遢大叔递过来的文件夹,大步走出暗巷向着不远处的会所走了过去。

    会所大堂,

    “应聘的?”大堂这边的经理看了一眼商奕笑,拿过她手里头的资料翻看着,随后又在自己的电脑上核实了一下信息,确定没有任何问题,这才开口道:“你的工作目前是收拾打扫包厢,一般都是客人离开了再去,不过有时候中途也要进去收拾。”

    “我知道了刘经理。”商奕笑点了点头,看起来就是个涉世不深的大学毕业生,为了高额的工资才来这里工作的。

    来会所应聘的人都要经过董家的摸底调查,确定没有任何问题才能通过,大堂经理看商奕笑这单纯的模样更加放心,不过还是疾言厉色的叮嘱。

    “在包厢里不管是听到了什么或者看到了什么,都给我将嘴巴给闭紧了,要是传出什么话来,你绝对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被吓的一个哆嗦,商奕笑瘦黄的脸上有着惊恐不安之色,不过想到一个月一万多的工资,还是点了点头,这一次神色显得更加认真,“我知道的,我一定不会乱说话的。”

    “行了,你出去跟着桃姐,听她的调配。”经理摆摆手让商奕笑离开了办公室,随后又拿起电话和负责后勤的桃姐交待了一番。

    一个小时之后。

    “小姜,你和倩倩去686包厢收拾一下,记得,里面可是贵客,进去之后低头做事,别东张西望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桃姐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穿着紧身的旗袍,妆容艳丽,眼神却显得格外的严厉而刻薄。

    “是,桃姐。”倩倩明显是个活泼的性子,可是看得出她很畏惧桃姐,说话的时候都是低着头不敢看桃姐。

    商奕笑跟在倩倩后面,两人出了办公室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倩倩也一下子活泼起来了,“你是新来的,一会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686包厢的门一打开,浓烈的酒味和烟味伴随着一股**之后的**气息混合在一起,商奕笑掀开眼皮子扫了一眼,果真不是冤家不聚头!

    “快点将骨头都收拾了,送点水果,再送点牙签肉上来,这牛肉够味。”小二胖终于吃饱了,这会心满意足的摸着鼓鼓的肚子,示意商奕笑和倩倩将桌子上残余的垃圾收拾干净。

    商奕笑动作迅速的将骨头空酒瓶都一一收了起来,倩倩一眼就看上了坐在一旁的郑明宇,在会所工作一年多了,倩倩见的大多是那些脑满肠肥的中年人,有钱归有钱,实在是又老又丑的。

    有时候很多纨绔子弟也会来这里,但是基本都是会所里那些公主陪伴在所有,这些陪酒的公主要长相又长相,要学历有学历,身材也是一流的,手段更是不少,有了她们珠玉在前,倩倩这种负责打扫的服务员没有哪个阔少会看上。

    而今天包厢里,几个公主都坐在伺候赵庆,郑明宇端着酒杯靠坐在沙发上喝酒,看起来有种遗世独立的清高冷傲,再加上那一身顶级名牌的衣服,手腕上价值不菲的名表,还有那年轻俊朗的脸,让倩倩忍不住的心跳加快。

    咚咚咚,包厢的门忽然被敲响了。

    郑明宇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看了一眼勾引自己的倩倩,“你过去开门看看谁来了。”

    赵庆今晚上出来也算是去去晦气,所以并没有叫其他人,打算明天晚上和那班子纨绔子弟好好的乐呵一下庆祝庆祝,这会儿有人敲门的确很奇怪。

    “怎么是你?”赵庆一把推开趴在身上的公主,诧异的看了一眼进来的赵德宝。

    一段时间没见,原本意气风发的赵德宝像是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瘦了不少,胡子拉碴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眼下浓郁的黑灰色,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三少爷,这一次你可真要帮帮我啊。”赵德宝哭丧着脸,扑通一声跪到了赵庆面前,虽然他比赵庆大了五岁,可是赵庆是嫡系,他只是旁系,而且这一次赵德宝得罪了沈墨骁,已经澄了赵家的弃子。

    “三少爷,我都是被沈墨骁给害了。”赵德宝这副惨样虽然有一半是装出来博取赵庆的同情,可另一半的确是愁出来的。

    当初在汀溪山庄,赵德宝只不过想要狠狠的敲诈一下度假山庄,捞上一笔横财而已,谁知道最后踢到铁板了,陷害商奕笑不成反而被沈墨骁给盯上了。

    赵咨勋自然不会为了一个二房旁系的人和沈墨骁过不去,更何况赵德宝这一次是明着陷害商奕笑,不处理了他,不给沈墨骁一个交待,只怕沈家也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自然而然的,赵德宝就被赵家放弃了,赵家二房倒是想要捞人,可是沈夫人还在医院里,外面的事都是沈墨骁负责,如果是赵咨勋出面,沈墨骁或许还会给几分面子,赵家二房的分量还不够。

    听完赵德宝的话,赵庆脸色也是格外的难看,一脚踹在了茶几上,对着赵德宝一副怂样的赵德宝也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怒骂,“你眼皮子到底有多浅?为了一点钱就和沈墨骁过不去,我们赵家什么时候这么穷了!需要靠你出去勒索才能过下去!”

    之前赵庆绑架商奕笑只不过为了出一口恶气,弄到最后,商奕笑安然无恙,负责绑架的刘海泉顶下所有罪名消失了,即使这样赵庆也被老爷子关了紧闭,这还算是沈墨骁看在赵咨勋的面子上,高抬贵手没有追究。

    轮到赵德宝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沈墨骁也不可能一而再的不追究,赵咨勋也想要趁机时警告一下赵家二房,所以撞枪口上的赵德宝就悲剧了,目前已经被停止调查了,上面只要一查,赵德宝的结局只有一个:锒铛入狱。

    “三少爷,我这不是不知道嘛,谁能想到沈墨骁那么没眼光,就挑中了个黄毛丫头。”赵德宝是真的怨念,商奕笑那么不出色的一个小艺人竟然是沈墨骁的女朋友,这谁他妈的能想到啊,他要是知道,就算找老天借几个胆子,赵德宝也不敢陷害沈墨骁的女朋友。

    黄毛丫头的商奕笑无语的犯了个白眼,这些纨绔都是一样的尿性,出了事都是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是啊,沈墨骁的眼光也太奇怪了。”小二胖附和的点了点头,怎么看商奕笑也没齐澄盈好看那,身材就差了一大截,齐澄盈那高挺的身子,前凸后翘,又白又长的笔直双腿,找女人就该找这样的。

    “行了,你起来吧。”赵庆同样很憋屈,不过他能怎么办,大哥已经交代过自己离沈墨骁远点,否则出了事倒霉的还是自己。

    赵德宝从地上爬了起来和郑明宇不动声色的对望一眼,随后各自收回目光,看起来两个人就像是没有交集一般。

    “三少爷,你要是不帮我,我这一次可就死定了。”赵德宝以前没少和赵庆鬼混,他年长五岁,而且脑子算是灵活的,赵庆虽然纨绔,性子跋扈,其实比较好哄骗,赵德宝没少借赵庆的威名给自己捞好处,两人关系也算是不错。

    赵庆之前喝了不少酒,这会有点微醺,这边刚揉了一下太阳穴,倩倩眼珠子一转,低声开口道:“厨房今天熬了菌汤,醒酒效果不错。”

    “送几盅上来。”郑明宇也不可能让赵庆真的醉了,否则今晚上他何必将其他想要过来的纨绔都婉拒了人,让大家明晚上给赵庆庆贺,今晚上人少才能哄骗赵庆。

    倩倩得意一笑,对着收拾茶几的商奕笑颐指气使的开口:“快点收拾干净,然后去厨房送点菌汤过来。”

    商奕笑眼睛一亮,原本还想着找机会混到厨房里去,然后接触一下鲍达明的老相好徐红,这会机会就来了。

    商奕笑快速的将茶几上的垃圾都收拾到了垃圾袋里,随后退出了包厢。

    会所为了给客人营造一种完全的环境,并没有安装监控探头,但是保镖却非常多,几乎每一条走廊,每一个电梯口都有保镖守着。

    “行了,去吧。”检查了商奕笑的工作证之后,保镖这才放行让她去了厨房。

    虽然来会所的客人都是寻欢作乐的,但是会所的厨房依旧聘请好几个五星级大厨,中式西式的菜色糕点一应俱全。

    “你稍等一下,菌汤已经好了。”说话的女人正是徐红,身上有股洗尽铅华的朴素,快速的将四盅野菌汤放到了托盘上,“现在还有点烫,得稍微放凉一点再送过去。”

    “好的。”商奕笑随便和徐红聊了几句,这才知道这菌汤一盅竟然是888元,就这么一小盅,商奕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如果让自己来喝,估计一次能喝六七盅,然后万把块就没有了,果真是暴利啊。

    等了几分钟,菌汤凉了一些,这样送到包厢里,这些贵客就可以一口喝了,之前有服务员考虑没这么周全,直接将滚烫的菌汤送到了包厢,客人原本就喝的醉醺醺的,直接一口灌了下去。

    虽然最后只是喉咙轻微烫伤,但是这个服务员据说被整的很惨,说是家破人亡都不为过,后来会所的这些服务员愈加的谨慎小心,唯恐出了一点意外。

    徐红刚端起托盘,可是脚下却突然一滑,哐当一声,四盅菌汤摔在了地上,浓郁的香味弥漫开来,徐红的脸刷的一下苍白起来。

    “呦,徐红,你这一次可麻烦了,赔钱是小,关键是让客人久等了。”另一个女人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凭什么徐红在厨房都做一些轻巧的活计,她们却要累死累活的,都是半老徐娘了还勾引男人,呸,活该赔钱。

    鲍达明将徐红送到会所之后,拜托了董家一个堂口的大哥关照徐红,当初鲍达明救过对方的命,再者这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对方自然一口应承下来,徐红有人罩着自然过的不错,可也引起了其他人的羡慕嫉妒。

    “你别担心,菌汤还有很多,而且这是我不小心打碎的,不会扣你的钱。”徐红强撑着笑容安抚了似乎被吓到的商奕笑,快速的从蒸锅里又端出了四盅菌汤。

    “我来打扫。”商奕笑像是才回过神来,快速的拿起扫帚将地上的碎瓷片给扫干净了,徐红也拿了拖把,两人之间关系一下子像是拉近了不少。

    “切,还不是勾引男人换来的肮脏钱。”刚刚幸灾乐祸的女人此刻嫉妒的嘀咕着,四盅汤都抵得上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了,徐红真是财大气粗。

    又等了一会儿,商奕笑端着托盘离开了厨房,走廊里,刚刚正在陪酒的一个公主正靠在走廊里抽烟,看到商奕笑过来了,斜挑着眉梢走了过来,“等一下。”

    见保镖没有注意这边,公主快速的揭开盖子,将一个白色的药丸丢到了汤里,然后用汤勺迅速的搅拌了两下。

    “这个给赵三少。”公主警告的看了商奕笑一眼,见她还懵懵懂懂的有些害怕,不由恼火的低骂一句,“看什么看,助兴的东西而已,会所里公开的,别多嘴,否则老娘撕烂你的嘴巴。”

    要是会所的老服务员,公主还不敢这样威胁,毕竟虽然药物是会所里发的,只会助兴,甚至没什么副作用,但是毕竟没有得到客人的同意,这算是私自下药,就算客人不追究,会所这边一旦知道也会将她吃不了兜着走。

    可知道商奕笑是今天才来的新人,再加上一旦搭上赵家三少爷,那自己以后绝对是前途无量,小姑娘这才铤而走险的给赵庆下一点助兴的药物,反正无伤大雅,至多让赵三少今晚上勇猛无比,可以金枪不倒的一夜七次。

    包厢里,商奕笑端着托盘进来了,下药的公主又娇滴滴的偎依到了赵庆身边,半点看不出刚刚威胁商奕笑时的凶悍,见商奕笑将下药的菌汤端给了赵庆,这才满意的收回了目光。

    “三少爷,这一次你一定要救我啊。”知道这地方够机密,赵德宝也没有什么顾虑,再次哀求的看向喝汤的赵庆。

    “不是我不帮你。”野菌汤香味浓郁,刚好可以一口喝,赵庆喝了几口,这才阴霾着表情开口:“你得罪的可是沈墨骁,我怎么帮你?你求我还不如去求黄家。”

    如果是其他人,赵庆还可以说说情,赵家的面子一般人都要给,可是沈墨骁却不同,这是和自己大哥平起平坐的角色,赵庆再纨绔跋扈,他也知道在沈墨骁面前自己是半点面子都没有的。

    黄家和沈家是联姻关系,而且黄子佩也算是救了沈夫人,如果黄家愿意开口,赵德宝的事情应该可以从轻发落,但是黄家就一个千金黄子佩,她是什么身份,赵德宝算什么身份,两人一点交集都没有,想要求到黄家也没有门路。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看着在借酒消愁的赵德宝,郑明宇挥挥手让商奕笑和倩倩,还有几个陪酒的公主都下去。

    在离开的瞬间,商奕笑瞄了一眼茶几下面,刚刚安装的窃听器一切正常,商奕笑这才跟着心有不甘的倩倩一起离开了包厢。

    没了外人,赵德宝喝了几杯酒之后,忽然暴躁的将酒杯啪一声摔在了地上,恶狠狠的道:“反正要死,我不如拉着商奕笑那个贱人一起死,沈墨骁不是宝贝她么,不知道人死了他会不会殉情!”

    “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说不定商奕笑死了,沈墨骁一辈子都不结婚了。”小二胖嘿嘿的笑着,他虽然纨绔,也就爱吃吃喝喝,看到顺眼的女人自然也会嘿咻一番,不过害人的心思真没多少。

    郑明宇对着赵德宝举起酒杯,“你要是真敢这么做,我佩服你,沈墨骁一辈子不结婚,那和黄家绝对会成为仇敌,这对我们赵家反而有利,而且你只要动手动的干净,不留下任何把柄,估计还能将商奕笑的死推到黄家身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赵庆此刻坐直了身体,浑身有点燥热,可是精神却异常的亢奋,赵庆其实一直都憋着一口怨气,尤其这一次被关禁闭,让赵庆对商奕笑那是恨到骨子里去了,偏偏又不能报仇,这怨气下不去也上不来,憋得他异常难受。

    “有什么不敢的,左右也是个死,老子搏一搏,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了!”似乎喝多了,赵德宝扯着嗓子嚎了一句,眼睛血红血红的,泛着凶光,似乎真的要弄死商奕笑报仇,然后嫁祸给黄家,一举两得让自己脱身。

    “商奕笑死了,你去国外躲几年,等事过境迁再回来,说不定真能逃过一劫。”郑明宇似乎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扭头看了一眼沉思的赵庆,将算计的凶光隐匿在了眼底,“表哥,你说是吧,德宝哥敢动手,我们就凑凑钱走走门路让他出国避风头。”

    “都是戴芸那个贱女人害得我啊,否则我怎么会盯上商奕笑!”赵庆没有说话,赵德宝又灌了一口酒,将怨愤撒到了戴芸身上,当初如果不是她说商奕笑木讷好控制,赵德宝即使要敲诈,也不会选择陷害商奕笑,毕竟他对剧组也不了解。

    “德宝哥你可以借刀杀人那,让戴芸去当这把刀子,事发之后你立刻出国。”郑明宇笑着调侃了一句。

    赵庆此刻眯着眼,越想越感觉能成功,赵德宝利用戴芸杀死商奕笑,到时候嫁祸给黄家,这样一来,沈墨骁即使查,最后也只会查到赵德宝身上。

    而商奕笑一死,赵庆就可以报仇了,再者沈墨骁一旦不愿意和黄家联姻,两家就等于结仇了,这对赵家也有利,想到这里,赵庆不由的兴奋起来,自己派人善后一下,转了几手,绝对查不到自己头上。

    “三少,我先走了。”赵德宝砰的一声将空酒杯放到了茶几上,喝的有点多,身体都晃荡着,含混不清的道别一声就向着外面走了去。

    在茶水间窃听的商奕笑眉头皱了皱,怎么听都感觉赵德宝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在怂恿赵庆对自己下手,而郑明宇也在打边鼓。

    “大叔,替我查一下郑明豫和赵德宝,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商奕笑低声对着联络器说了一声,按理说郑明宇是赵庆的表弟,又是一起长大的,他应该以赵庆马首是瞻,可是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

    联络器另一头邋遢大叔立刻着手调查起来,也派了人跟踪从会所里出来的赵德宝,他看起来醉醺醺的,可是眼力好的人还是一眼看出来赵德宝是在装醉。

    “你去566包厢收拾一下。”倩倩原本以为今天能搭讪郑明宇这个贵少,谁知道对方根本没这个意思,倩倩失落的同时直接将火气撒到了商奕笑身上,两个人的工作让她一个人去做。

    “好。”商奕笑快速的拿起托盘和干净的抹布出了茶水间。

    566包厢同样也是一片乌烟瘴气,几个纨绔大少玩的比赵庆的包厢还要凶,几个陪酒的公主更是衣裳不整,空气里弥漫着情事后的气味。

    “你说沈墨骁是不是看多了美女,所以才要找个青菜萝卜。”一个纨绔大声的笑着,一手夹着烟,一手在陪酒公主的胸口游移着,看得出心情极好。

    “说不定是那里有问题呢,不敢找世家名媛,所以只能找个普通人遮掩遮掩。”另一个纨绔嘿嘿的阴笑着,言语里满是嘲讽之色。

    平日里沈墨骁那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将同龄人死死的压在下面,他们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卡,沈墨骁就是精英中的精英,一众纨绔面对沈墨骁时是各种敬畏害怕,屁都不敢放一个。

    但是到了私人场合,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如今难得能看到沈墨骁闹出来的笑话,这些纨绔就跟吃了激素一般,各种yy奚落。

    “说不定青菜萝卜更有味道呢。”一个胖子忽然将目光看向正在收拾的商奕笑身上,这些公主漂亮归漂亮,但是玩多了,真的腻味了。

    估计是沈墨骁带来的效应,此刻胖子忽然也想要玩玩普通女人,这也算是追一把时尚潮流。

    “妈的,老子也来试试看!”带头的纨绔将身边的女人推开了,随后将淫邪的目光看向商奕笑,恶毒一笑的将手机丢到了酒杯里,“你怎么回事,竟然敢弄坏老子的手机,说吧,该怎么赔?”

    “那当然是肉偿了!”几个纨绔哈哈大笑的起哄着,其实他们根本不需要这种拙劣的小手段,只要他们看上了,这个服务员不答应也得答应。

    我今天出门绝对没有看黄历!商奕笑低着头,抓着抹布的手紧了紧,自己才和厨房的徐红接触,还要通过她了解鲍达明和沈家的纠葛。

    商奕笑真的担心谭亦为了查清楚案子,直接将知情的沈夫人绑架走,毕竟灯光师吴旭彻底疯了,殷管家也自杀车祸死亡了,领头的歹徒鲍达明同样死亡,只有相好的徐红或许知道一点情况。

    汀溪山庄事发的时候,商奕笑能感觉到鲍达明对沈夫人的仇恨,这绝对是沈家的仇敌,只可惜商奕笑不能暴露自己,她又担心谭亦那边会动手,所以如果从徐红这里能了解到一些情况,谭亦那边就没必要找上沈夫人了。

    “妈的,你耳朵聋了吗?”等了半晌没看到商奕笑有反应,带头的纨绔一脚踹在茶几上,不过眼中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明显就是磕了药之后的亢奋。

    若是这些陪酒的小公主们,只要他们一开口,脱衣服的速度那叫一个快,现在突然看到一个反抗的,倒是激起了这些纨绔的征服的野心。

    “我只是服务员!”商奕笑惊恐万分的喊了一嗓子,突然站起身来,拔腿就要往外面跑。

    “还敢跑!”

    “拦住她!”

    包厢里六七个纨绔兴奋的大笑起来,还真有意思啊,难怪沈墨骁宁可放弃黄子佩也要找个普通人。

    包厢里瞬间就乱了,几个纨绔大笑着,陪酒的公主们嫉妒的同时,也加入了围堵商奕笑的行列,好在包厢面积够大,混乱里,商奕笑啪一声将灯给关了。

    “想要玩女人!”黑暗一片里,商奕笑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在一个纨绔的腹部,夜黑风高正好下黑手!

    一声惨叫响起,反而激起其他几个纨绔的追逐感,商奕笑毫不留情的趁黑下毒手,将所有人狠揍了一遍之后,一片混乱的叫喊声里,商奕笑快速的打开房门。

    “妈的,这个女人跑了!”如果说一开始只是享受追逐征服的过程,但是混乱里,被人揍的快吐了,几个纨绔也没了玩闹的心思,眼神那叫一个恶毒。

    潜伏任务失败!商奕笑砰一声将包厢的门给关上了,冲到门口的纨绔躲闪不及,一头撞到了结实的木门上,鼻子撞狠了,鲜血刷一下流了出来。

    走廊里的保镖警觉到了不对劲,快速的走了过来。

    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商奕笑眼神微微一变,急中生智的打开旁边包厢的门立刻走了进去。

    咦?不同于之前两个包厢的乌烟瘴气,此刻这个包厢里幽雅的像是茶楼一般,商奕笑错愕的看着坐在一旁品茶的顾岸和谭亦。

    “出去!”顾岸放下茶杯,脸色不悦的说了一句,在会所这种场合,这样闯入的女人抱着什么心思顾岸用脚趾头想也明白。

    好吧,自己伪装的太好了!商奕笑无奈的低着头,为了能混进会所,她代替了原本想要应聘的小姜,自己这张脸和小姜的脸有八成相似,沈墨骁的朋友认不出自己并不奇怪。

    可是这个时候出去,想到自己刚刚制造的混乱,商奕笑头皮一麻,自己果真不适合在色情场所潜伏,控制不住脾气啊。

    顾岸原本都想直接将商奕笑丢出去了,谁曾想谭亦却忽然开口了,“既然来了就替我煮茶吧。”

    “二哥?”顾岸傻眼的看着身边气息优雅的谭亦,二哥素来不喜欢和外人接触,即使回到帝京,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柳叶胡同,基本不会出去应酬,更不会喜欢这些攀高枝的女人,尤其还是这种场合的女人。

    商奕笑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谭亦,这是第二次和这个男人见面了,当初在医院的时候,这一位连沈家和黄家的面子都不给,不留情面的回绝黄家的结交,最后沈夫人调养的药方还是沈墨骁拜托了顾岸,然后才拿到的。

    他会有这么好心?商奕笑心里头七上八下的,对上谭亦似笑非笑的凤眸,商奕笑快速的低下头,算了,只要不暴露了,暂时就留下来吧。

    煮茶这种事,商奕笑学过,茶艺也算精湛,只是她自己很少弄,喝白开水更方便,即使要喝茶,至多也就是丢一把茶叶到茶壶里,开水一冲就完事了,正经的煮茶流程走下来太繁琐。

    二哥这是鬼上身了?顾岸不明白的看了一眼云淡风轻的谭亦,只可惜无法从这张俊雅的脸上看出任何的情绪,顾岸只好低着头看商奕笑煮茶。

    咚咚咚,包厢的门忽然被敲响了,还不等顾岸反应,外面的人砰的一脚踹在了门上,明显是来找事的。

    “二哥,我去看看。”顾岸眉头一皱,先是莫名其妙的闯进来一个服务员,二哥竟然诡异的让人留下来煮茶,现在还有人踢门,顾岸感觉今晚上真是多事之秋。

    “什么事?”刷一下将门打开了,顾岸语气不好的开口,走廊里挤了不少人,会所的保镖一脸歉意站在最后面,而站在门口的几个纨绔则是无比的嚣张,当然,如果不看他们脸上的淤青就更有气势了。

    “滚一边,让那个贱人出来,老子今天不弄死她!”带头的纨绔恶狠狠的开口,身体却微微佝偻着,一手还摁在了胯间,看得出最脆弱的地方之前绝对遭受了暴击。

    顾岸虽然脾气暴烈,但他从来不是主动惹事的人,可是一旦人惹到了他头上……

    顾岸反手将门给关上了,挑着眉梢冷傲一笑,“让我滚,你还不够资格!”

    “找死!”带头纨绔恼火的怒吼一声,之前还想猎艳一番,谁知道混乱里不知道被谁踹了几脚,这会儿还有一个拦路虎,带头纨绔眼中喷着火,不过倒还有一点理智,“兄弟贵姓那?看着面生的很。”

    能来会所消费的都不是普通人,纵然再生气,也要先摸清楚情况,否则一旦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那就惨了,听说赵三少就因为得罪了沈墨骁,之前一直被关禁闭了,这事几个纨绔家里拿出来当例子告诫他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