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3章 线索中断
    “谁敢用一个神经病去暗杀,这也太冒险了。”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里面团缩在角落里的灯光师吴旭,商奕笑都忍不住要佩服幕后人艺高胆大,这种风险都敢冒。

    纯白色的房间从地板到墙壁都是那种特制的软绵橡胶,目的就是防止病人会撞墙自杀,房间没有窗户只有天花板上的灯散发出惨白的灯光,天花板的四个角落还都安装了监控探头,随时监控着病人的情况。

    “吴旭在行凶之后至少吞服了半瓶芬哆呐,因为发现的太迟,药物完全摧毁了他的大脑神经。”谭亦也很是无奈,当时吴旭误伤了沈夫人之后就被山庄的保安扣押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吞了这么多诱发精神病的药物。

    等后来神经科的专家给吴旭进行详细的检查,通过血液的检验才知道他血液里含有大量的芬哆呐,这种药物能让普通人变成精神病。

    吴旭本来就有抑郁症,一直靠药物维持着,人才能正常生活,现在吞服了诱发药物,吴旭就变成这样这幅模样,说是神经错乱一点都不为过。

    看吴旭这模样,商奕笑不用想也知道是问不出什么来了,而吴旭的个人资料,商奕笑早就仔细研究过了,同样没什么问题,如果说真有什么不正常的话,只有一点吴旭从小生活很苦,说是悲催都不为过,这在早些年的农村也很正常。

    “你说他是不是和齐澄盈有什么深仇大恨?”商奕笑出了精神病院之后,忍不住的开口:“我们会不会将问题想复杂化了。”

    谭亦侧过头,狭长的凤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商奕笑。

    “好吧好吧,你不必用看猪的眼神看着我!”商奕笑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她也知道自己在说蠢话,吴旭口服的芬哆呐是国外的禁药,国外管制的都那么严,国内就更别说了,基本上是找不到的。

    吴旭如果真的是个普通人,只和齐澄盈有私仇,他怎么能弄到这种禁药,这可不是花点钱就能弄到。

    “那你说会不会是黄子佩想要弄死齐澄盈?”商奕笑又忍不住的开口,从谁获利谁动手的原则上来说,黄子佩的嫌疑是最大的,黄家也绝对有这个本事。

    “事发三天之前,黄子佩曾经去过沈家大宅一趟,第二天沈夫人就打了电话回帝京梅家,不过接电话的人是梅家的一个老管家。”谭亦这边一开口,商奕笑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过来了。

    看着不眨眼望着自己的商奕笑,谭亦嘴角勾起浅笑的弧度,“可惜这个管家出意外死了,线索也断了。”

    “你!”商奕笑气的两眼喷火,他这不是故意耍人吗?

    倏地扭过头看着车窗外,商奕笑在心里各种诅咒扎小人,等情绪平复下来了,这才没好气的开口:“那六个歹徒的审讯情况怎么样了?”

    之前潜入山庄的六个歹徒都被吴经理给控制住了,然后在警方的人到来之前,将六个歹徒秘密转移出去了,对外而言这六个人依旧潜逃在外,但是商奕笑知道他们是落在了谭亦手里头。

    “他们交待了什么情况吗?”商奕笑来了精神,对着谭亦谄媚的笑着,“如果还没有招供的话,我可以帮忙的,当年我审讯考核这一块可是拿了五a。”

    一个女人对衣服首饰没兴趣,对金钱财富也没兴趣,倒是对审讯如此兴趣盎然,这嗜好也真是够独特的。

    “死了一个还剩下五个活的。”谭亦话音落下,毫不意外的收到了商奕笑鄙视的眼神。

    “别和我说领头的那个死了?”猛地想起什么,商奕笑瞪圆着眼睛瞅着谭亦,对上他那张冷静无波的凤眸,商奕笑哀怨的嚎了一嗓子,整个人有气无力的倒回在座位上,“这日子没法子过了。”

    六个歹徒,估计也就领头的知道一点内幕,结果人还死了,余下的五个歹徒不管怎么审,绝对是一问三不知。

    “梅家的那个管家是怎么死的?”商奕笑感觉自己承受了十二点的暴击,这线索一条一条的断,这还怎么查下去啊。

    关键是现在局势这么乱,说是风声鹤唳也不为过,雷霆这边也不得不暂停了对臭鼬的调查,毕竟水太浑,一不小心就会将商奕笑暴露出来。

    “山庄抢劫案一发生,老管家就出车祸意外去世了,因为沈夫人在医院抢救,殷管家的死也没有引起梅家人的在意。”谭亦原本不会介入地方上的案子,这一次不过是因为商奕笑牵扯进来了,而且汀溪度假山庄是他的地盘。

    谭亦也派了人盯着殷管家,不过他毕竟是梅家的老管家,也算是梅老爷子的心腹,即使谭亦这边也不能冒失的去抓人,谁知道老管家竟然车祸去世了。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色,商奕笑不屑的哼哼着,一切分明都是有预谋的,否则怎么一个一个都赶在这个点死亡了。

    谭亦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将一份调查报告丢给了商奕笑,然后又重新发动了汽车,“殷管家在开车途中血压突然升高,导致脑部血管破裂发生了车祸,所以谋杀的可能性很低,应该是自杀。”

    能成为梅家的管家,而且取得梅老爷子的信任,梅管家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一般人想要谋杀他并不容易,所以在调查了梅管家有个私生子,而且对方很早就定居在国外,在梅管事死亡前的一个星期,这个私生子收到了一笔巨额转账。

    虽然这笔钱经过了国外好几个银行转账,但是谭亦最终确定了这个秘密账户就是梅管家在国外的账户,里面所有的钱都转给了他的儿子,这说明梅管家早就存了死志,在自己死之前将后事都处理好了。

    “所以现在等于什么线索都没有了。”商奕笑第一次感觉和江省和自己犯冲,这绝对是八字不合啊,否则这些破事怎么会接二连三的发生。

    “沈墨骁的母亲绝对是个知情人,你可以将她从医院绑走,然后悄悄的审讯一下,满足你的变态嗜好。”谭亦朗声一笑,灯光师吴旭疯了、领头歹徒鲍达明死亡,殷管家车祸自杀,明着看所有线索是断了。

    可是沈夫人绝对是其中的一个关键,而且沈家目前的安保提高到了最高级别,不管幕后人是谁,这个时候绝对不敢出手暗杀沈夫人,所以算起来她也算是唯一活着的知情者。

    商奕笑原本还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此刻猛地坐直了身体,原本嬉皮笑脸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而认真,商奕笑戒备的打量着开车的谭亦,可惜没办法从他那伪装的脸庞上观察到任何情绪波动。

    他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沈夫人的确是知情者,但是从私人感情角度而言,商奕笑绝对不可能去审问沈夫人,可是她不做,不代表谭亦不会做,商奕笑不会忘记他骨子里的冷血和薄凉。

    商奕笑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干笑着开口询问,“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你说呢?”没有正面回答,谭亦将方向盘一转,汽车向着她的住所开了过去。

    诡异般的沉默在车厢里蔓延,商奕笑根本无法判断他话里的真假,一颗心只能忐忑不安的上下躁动着。

    半个小时之后。

    将商奕笑送回了住所,谭亦开车离开了,看着扬长而去的越野车,商奕笑暴躁的一脚踹了墙壁上,她原本打算这段时间不去医院,暂时避开沈夫人,让沈墨骁处理好沈家的家务事,可是谭亦这么一搅合,商奕笑是真的担心。

    虽然沈家的安防很严格,可是商奕笑相信只要谭亦打算动手,就算医院的保镖再增加十倍,也绝对拦不住一直训练有素的精锐队伍。

    沈夫人的情况当时虽然凶险,但是在抢救过来之后,其实就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好好调养着就可以了,只不过沈夫人太过于闹腾,伤口崩裂了三次,否则再待一个星期她都可以出院了。

    “墨骁,你去带外公外婆还有子佩去外面吃饭。”沈夫人心情很好,从沈父口中得知梅老爷子亲自开口放话了不准商奕笑进沈家的门,沈夫人感觉自己比吃了灵丹妙药还舒服,这会儿一到午饭的时间就催着沈墨骁招待几人去吃饭。

    “妈,我留在这里,让爸过去。”沈墨骁之前和梅老爷子谈了一个多小时,老爷子的态度很明确,不管他日后有什么选择,这段时间必须顺着沈夫人的意思来。

    而且沈墨骁就算要和商奕笑在一起,也只能徐徐而图之,除非他真的不在乎沈夫人的死活,对外公最为敬重,在听完了梅老爷子的分析之后,老爷子又以长辈之躯恳求沈墨骁这个晚辈,让他看在他和老妻年纪都大了的份上,不要让他们二老白发人送黑发人。

    沈墨骁最终只能点头同意,就如同梅老爷子说的一样,除非他真的眼睁睁的看着沈夫人自残或者自杀,看着外公和外婆老来丧女,否则他只能继续隐忍下去。

    “你爸也过去,我这会困了,有护工在就行了。”沈夫人折腾了一个早上的确疲倦了,更何况她是铁了心的想要梅老爷子和老夫人站在自己这边,所以自然要提供机会让二老和黄子佩这个孙媳妇多接触接触。

    沈墨骁还想拒绝,他并不想在这么敏感的节骨眼上和黄子佩有太多的暧昧接触,这种和家长一起吃饭的新闻一旦曝光出来,外人肯定以为两家好事近了,这对笑笑会造成无形的伤害。

    只可惜沈墨骁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就接到了梅老夫人请求的诚挚目光,沈墨骁只能点了点头,他如果不同意,母亲肯定又会闹腾,一旦伤口裂开,最伤心和担忧的肯定是外公和外婆。

    目送着一行人离开病房,沈夫人感觉心情就更加愉快了,这才是她想要的结果,没有商奕笑那个女人,沈家才能如此的和谐。

    医院大门外,不远处,汽车里,商奕笑坐在驾驶位上,远远的看着医院方向,她实在不放心谭亦,但是又不想刺激到了沈夫人,商奕笑只能守在大门外。

    远远的,当看到一群人在保镖的陪同之下从医院大门口走出来时,商奕笑抓着方向盘的手猛地一紧,大门口的一幕刺的人眼睛都疼了。

    “外婆,这边有一家地道的江南小馆,菜的口味极好,外公和外婆一定会喜欢的。”黄子佩亲密的搀扶着梅老夫人,两人有说有笑的,倒真像是亲密的祖孙俩辈。

    虽然午后阳光炎热,不过道路边的绿化带上种的都是高耸的乔木,浓密的枝叶遮天蔽日,树荫下阵阵清凉,完全感觉不到炎热,而且餐厅距离医院走路也就五分钟,所以一行人才会步行过去。

    梅老爷子和沈父并肩走着,老爷子也仔细的打量了黄子佩,说实话,按照老爷子自己的喜好,他却是更喜欢商奕笑那样性格,眼睛透亮干净透露着坚韧,笑容明烈,性格也直爽。

    黄子佩条件很好,可以说是世家名媛的典范,她可以当好沈家的少夫人,日后也能很好的抚养孩子,但和黄子佩这样聪慧精明、事事把握着分寸、进退得宜的世家千金交往,却不会激出爱情的火花。

    “墨骁,你可要好好谢谢子佩这孩子。”梅老夫人柔声的开口,慈爱的目光看着身侧的黄子佩,她的右手上还残留着没有愈合好的伤疤。

    那么危险的时候,这孩子能冲上来抓住凶手的利刃,就冲着这一点,梅老夫人也认为沈墨骁不能辜负了人家,更何况沈氏集团已经发表了两家联姻的新闻,如果无缘无故的悔婚,这怎么对得起人家姑娘。

    “外婆,我知道。”沈墨骁无法对外婆说什么,梅老夫人性情最为温柔慈爱,对沈墨骁这个外孙也是打心眼里疼爱,沈墨骁可以冷言冷语的拒绝沈夫人这个母亲,却无法直白的拒绝头发苍苍,却一心为了自己考虑的外婆。

    听到这话,梅老夫人柔柔的笑了起来,这样就挺好,思雪也喜欢这个儿媳妇,而且老夫人也发现黄子佩真的是很好的妻子人选,容颜、家世、学识一样都不差,关键性子也温温和和的,聪明却不张扬,对长辈也孝顺。

    梅老夫人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梅思雪这个小女儿,她也是当婆婆的人,清楚的知道如果婆媳不和,那就是家宅不宁的根源,思雪不喜欢商奕笑那个姑娘,如果墨骁坚持下去,沈家都要弄散了,还是这样最好了。

    隔着车窗玻璃,远远的看着黄子佩和沈墨骁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梅老夫人,商奕笑自嘲的笑了起来,将无法形容的苦涩深深的压到了心底。

    走着走着,沈墨骁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可是目光向着四周一看,除了人流和车流之外,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刚刚那一瞬间,心头却像是有什么被扯动了一般。

    “墨骁哥,快进来吧。”黄子佩站在门口催促了一声。

    梅老爷子和老夫人也停下了脚步,沈墨骁迟疑了一瞬间,随后快步向着江南小馆的大门走了进去,或许只是自己多心了吧。

    汽车里,商奕笑依旧自虐的看着几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直到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商奕笑这才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声音轻快的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呦,大叔,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吗?”

    电话另一头的邋遢大叔根本没听出商奕笑声音的不对劲,将刚刚查到的情况说了出来,“笑笑,我深挖了一下三个人的资料,殷管家是梅家的人,有些东西短时间内不好查。”

    但是歹徒首领鲍达明虽然隐藏的很深,但是雷霆的情报系统也非常发达,所以邋遢大叔还是查到了不少情况。

    鲍达明的来历没有人清楚,二十年前他突然出现在了和江省,最开始只是看守酒吧的小混混,因为他很能打,讲义气,对手底下的兄弟很好,短短三年不到的时间,鲍达明就发展起来了。

    “十年前鲍达明忽然就销声匿迹了,有传言说他被仇家追杀意外死亡了,也有人说他金盆洗手了,还有传言说他惹到不能惹的敌人,然后躲起来了。”邋遢大叔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查到这些情况也真不容易。

    “其实鲍达明是走了海上路线,跟着船出海跑船了。”因为常年混迹在海上,所以外界就没了他的消息,邋遢大叔滑动着鼠标继续开口:“鲍达明搭上了一个走私团伙,一直从事走私活动。”

    “别和我说这个团伙和董家有关系。”商奕笑问了一句,董家的生意大家都心里有数,鲍达明能销声匿迹整整十年,他进的这个走私团伙肯定非同一般,机密性非常高,放眼看去也就董家有这个本事。

    “是,鲍达明成了船长,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偶尔也只是在码头上活动,外界几乎没有人知晓他的情况,不过根据我的调查,鲍达明倒不是董家的人,双方算是合作的关系。”这也是因为董家行事谨慎小心,如果鲍达明真的被抓了,也不会牵扯到董家身上。

    说白了就是董家提供一些文玩古董,鲍达明负责用船运到海外,事情结束之后,董家支付给他一笔可观的运输费,当然了,如果中途出了意外,鲍达明也要全权负责,一个人将所有的罪责都揽下。

    “所以还想要深挖鲍达明的情况,必须要动一动董家了。”这也是邋遢大叔打电话给商奕笑的原因,浅显的东西调查起来并不困难,但是董家是地头蛇,势力盘根错节,想要深入调查鲍达明就要费工夫了。

    商奕笑不由想起董岚之前千方百计的要将齐澄盈赶出剧组,听说董家的飞虹娱乐连上亿的投资金都准备好了,而且还放出话来,如果不够的话,董家还会追加投资。

    “替我查一下董家的账目,董家估计有一笔巨额的黑钱,想要将这些钱合法化。”商奕笑目光里闪烁着精光,走私是暴利,但是董家也不想因为钱而被查,可是董家也绝对舍不得放开这块大肥肉。

    所以飞虹娱乐就应势而生,商奕笑忽然想到了谭亦,这一位来和江省也是为了调查什么事,但不管是要查什么,董家肯定会收到消息,即使不是冲着董家来的,想必董家也担心会波及到自身。

    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董家身子不正,自然害怕被调查,商奕笑现在唯一想不通的是,沈夫人和这件事里的牵扯,借给董家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对沈夫人出手,唯一敢这样做的只有赵家了。

    “查董家还可以,赵家只怕有些困难。”邋遢大叔也认可商奕笑的推断,可是赵家却不同,即使是雷霆,也不可能硬撼赵家,尤其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不过我查到鲍达明有一个相好,一年前突然分开了,如果袭击沈夫人的事鲍达明早有预谋,他一年前的分手或许是有意而为之。”

    “将地址发过来,我马上过去。”商奕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医院大楼,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派一队人守在医院这边,我担心沈夫人的安全。”

    “我马上安排。”邋遢大叔并不在意商奕笑是为了公还是为了私,不管如何沈夫人也是知情人,鲍达明是殷管家安排的,如今殷管家死了,沈夫人或许知道一点情况,这样一来保护沈夫人的安全就非常有必要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