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 挨了一刀
    “我拿手机去外面。”商奕笑一把接过沈夫人手里头的手机,然后头也不回的从灌木丛里跑了出来,咻咻的向着远处跑了过去,总算是将手机拿到了。

    今天这些歹徒真正要对付的人是沈夫人,她的手机里已经被监控了,所以商奕笑只要拿着手机跑出去,就会被这些歹徒察觉,他们都会追着商奕笑离开,躲在灌木丛里的沈夫人和黄子佩也就安全了。

    至于大厅里的那些贵妇和千金小姐,她们都不是歹徒的目标,所以这些歹徒绝对不会对她们动手,否则伤了这些人,即使沈家不追究,这些家族也会联合起来追查,暗中部署这个计划的人绝对不敢犯众怒。

    “人向东边跑过去了。”果真商奕笑才跑出去不到一分钟,领头的歹徒已经收到了消息,看着手机上的定位显示,趁乱带着几个手下快速的向着东边追了过去。

    汀溪山庄这边三面环山,空气极好,到处都是高耸入云的大树,利用环境的便利藏人倒是非常容易的。

    听到先后传来的急促脚步声,黑暗里,躲在树后的商奕笑平静的看着冲过来的六个歹徒,估计是铁了心的要弄死沈夫人,此刻六个人将小丑面具都除下来了。

    “沈夫人,出来吧,你藏着也是没用的。”领头的歹徒阴冷冷的开口,黑暗之下,一双眼里迸发出浓烈的凶光,对着身后五个手下打了个手势,五人快速的分散开找人。

    而领头的歹徒则是拨通了手机,商奕笑手里的手机应声响了起来,呼啦一下,六个歹徒直接向着右边冲了过来。

    “怎么是你?”当看到商奕笑拿着手机时,领头的歹徒脸色阴沉的骇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了这样的变卦。

    “大哥,我们是不是上当了?”另一个手下低声说了一句,按理说手机是在沈夫人那里的,现在这情况,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沈家洞悉了他们的阴谋,所以来了一个调虎离山?

    领头歹徒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人埋伏在四周,看来只是巧合,商奕笑应该只是拿着手机出来求救,但即使如此也让领头歹徒无比暴怒和烦躁,谁能想到最后关头出岔子了。

    “老大,我们还是先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另一个手下有些不安的说了一句,

    他们都是亡命之徒,但是能活着谁愿意去死啊,现在回去杀人的话,想要撤退就难了,汀溪山庄的保安都是些练家子,他们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领头的歹徒何尝不明白这一点,此刻恨不能将拿着手机的商奕笑给撕碎了,但是考虑到兄弟几人的安全,领头歹徒眼神一狠,厉声开口:“将杀她了,我们撤!”

    听到这话,五个手下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虽然早就将命给大哥了,但是如果真回去的话,即使杀了沈夫人,自己绝对是必死无疑。

    可是现在撤了,还打劫了这么多昂贵的首饰,等脱手之后,蛰伏给两三年再报仇也不迟。

    “想走?有那么容易吗?”夜色之下,商奕笑咧嘴笑着,表情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

    六个歹徒此时终于发现不对劲了,一个普通女人面对他们六个暴徒,为什么一点都不害怕?

    说时迟,那时快!商奕笑身影如同猎豹一般突然扑了过来,站在最前面的暴徒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感觉脖子后剧烈一痛,整个人就软在地上昏过去了。

    高手!领头歹徒在震惊之后回过神来,怒声一喝的对商奕笑发起了反攻,心里头用上浓烈的不安,“大家联手!”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像是几个小时一般漫长,黑暗之中激烈打斗的人影如同暗夜的鬼魅,不时能听到一声痛苦的闷哼声。

    “别想死啊,活着才有希望。”放倒了最后一个歹徒,看着领头歹徒眼中的死志,商奕笑一脚踩在了他的手腕上,然后将锋利的匕首给踢到了一旁。

    “你到底是什么人?”躺在地上,浑身的关节都像是被商奕笑给拆了,领头歹徒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商奕笑只怕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

    “谁派你们过来的,别和我说是沈夫人,她可不会找你们过来杀自己。”商奕笑蹲下身来,看着领头歹徒那微微一缩的瞳孔,很是无语的摇头,手上动作却是极快的将他的下巴给卸了下来。

    “怎么就那么想死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商奕笑长叹一声,无视着领头歹徒那恨不能吃人的目光,直接一脚将人给踢晕了过去,这才看向姗姗来迟的几人。

    吴经理毫不意外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六个歹徒,其实五分钟之前他已经过来了,只不过一直在暗处没有出来。

    “这些人劳烦吴经理带回去了。”商奕笑笑眯眯的开口,指了指昏过去的领头歹徒,“嘴巴里藏着药丸,估计其他人都是听命行事,估计也就这个领头的能审出点情况来。”

    “我明白。”吴经理点了点头,敢绑架沈夫人,暗中策划部署这一切的幕后人身份绝对非同一般,所以其他歹徒估计什么都不清楚,领头的歹徒即使知道一点情况估计也不多。

    就在此时,联络器里忽然传来邋遢大叔的声音,商奕笑脸上的笑容倏地一变,寒光从眼中迸发而出,声音陡然狠戾起来,“你说什么?人怎么样?”

    “有点危险。”邋遢大叔此刻也十分的暴躁,商奕笑事先侦查过了,歹徒这边就六个人,都已经追着她走了,按理说沈夫人和黄子佩应该安全了。

    不过商奕笑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让邋遢大叔在暗中保护沈夫人和黄子佩的安全,这倒不是她心善,对情敌都这么用心。

    而是因为黄子佩毕竟是黄家女儿,黄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苗,如果黄子佩在沈夫人的聚会上出事了,黄家和沈家绝对会成为敌人,商奕笑这么做也是为了沈墨骁考虑。

    原本该万无一失的事竟然还是出了变故,沈夫人胸口挨了一刀,而且刀口紧邻着心脏,情况异常的危险,这要是一不小心就真的闹出人命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