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5章 沈夫人怒
    沈家大宅。

    沈夫人阴郁着表情坐在客厅里,越想越是不得劲,一大早知道沈墨骁又去了营区探班,而且还和赵家谈了条件将齐澄盈女一号的位置给保住了,这让沈夫人气不打一处来。

    若是以往,沈父肯定会软言好语的劝慰着、开解着,可是这一次沈父却在楼上书房召开公司视频会议,无视了她的小情绪。

    而沈夫人在沈家强势惯了,性子又高冷,此刻再气,也不会拉下脸面主动和沈父说话,越憋着越是气愤。

    直到黄子佩打电话说过来拜访,沈夫人抑郁的情绪这才有所缓解,看了一眼静悄悄的楼上,沈夫人沉着脸,眼神愈加的清冷,带着无法言说的愤怒,她算是看明白了,丈夫儿子都靠不住。

    “沈姨,我买了锦缘的糕点,有您最喜欢吃的凤梨酥。”一进门黄子佩柔和的声音就打破了客厅孤寂的冷清。

    黄子佩将手里头的锦盒递给了一旁的佣人,眉目如画的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我早就想蹭沈姨的大红袍喝。”

    进门之前黄子佩忽悠不动声色的将沈夫人阴翳的表情收入眼底,此刻亲密的挽住沈夫人的胳膊,娇嗔的开口:“沈姨,你可不要舍不得啊。”

    “你哪一次来我舍不得了,你学茶道糟蹋了我多少好茶。”沈夫人终于笑着打趣了一声,越看黄子佩越是喜欢。

    比起乏味只喜欢赚钱的丈夫还有心思都在外面的儿子,和自己知趣品味相同的黄子佩如同小棉袄一般的贴心。

    锦缘的中式糕点口味偏重,但是配上顶级的红茶,刚好解了甜味,有了黄子佩的作陪打趣,沈夫人蹙起的眉头下意识的舒展开来,话题不自觉的就说到了沈墨骁身上。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了。”看到进门的沈墨骁,黄子佩打趣了一句,随后站起身来,“墨骁哥。”

    “哼。”知道沈墨骁是从剧组回来的,沈夫人刚刚的笑脸沉了下来,不冷不热的嘲讽一句,“怎么没有人留你吃饭吗?”

    黄子佩闻言拉了拉沈夫人的胳膊,笑着打圆场,“沈姨你和墨骁哥聊,我去厨房看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刚刚吃了糕点,我都快吃不下了。”

    看着黄子佩离开之后,沈夫人彻底阴沉了表情,对着沈墨骁也没个好脸色,“你还回来做什么?怎么不顺便去约个会,反正你眼里也没有我这个母亲了,我不打电话,你是不是从剧组离开之后直接就去公司了?”

    “妈,以后就算我结婚了,谁也越不过你去啊。”面对耍脾气的母亲,沈墨骁温声一笑,径自在沈夫人身边坐了下来,将一个黑色锦盒放在茶几上,“回来路上看到你最喜欢的和田玉胸针。”

    “我不稀罕。”冷哼一声,沈夫人看都不看茶几上的锦盒一样,依旧绷着脸抱怨,“你要是听我的话就不要和那个女人再来往,墨骁,我是你母亲,我难道会害你吗?等你结婚之后你就知道门当户对的重要性。”

    沈墨骁也不接话,沈家并不需要自己的婚姻来锦上添花,母亲当年下嫁,这已经成了她的心结,她总感觉自己这辈子没有嫁好,所以将这个心结就强加到了自己这个儿子身上,希望自己按照她期望的那样,娶个门当户对的妻子。

    看沈墨骁这消极怠工的态度,沈夫人气的心脏都疼了,猛地站起身来,“行,你翅膀硬了,我不管到你了,但是只要我在沈家一天,齐澄盈那女人就别想进门!”

    丢下威胁的话,沈夫人大步向着厨房方向走过去,再留下来,沈夫人担心自己会被这个儿子给活活气死。

    叹息一声,沈墨骁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一想到商奕笑那彪悍泼辣的性格,沈墨骁已经不敢想象以后沈家会是什么情景,果真暂时隐瞒着感情是对的。

    午餐结束之后,沈墨骁就回公司了,沈父也回到楼上书房继续工作,看着离开的父子两人,感觉被无视的沈夫人气的脸都变色了,“子佩,你看看,他们现在都当我是隐形人了。”

    “沈姨,沈叔和墨骁哥工作忙,我爸去年调到a省工作,一个月就回来一次,有时候会议多了还不回来呢。”黄子佩笑着劝慰着,亲昵的坐在她身边继续道:“沈姨不嫌弃,以后我多来打扰,不嫌弃我烦就行了。”

    “我巴不得你天天过来呢。”慈爱的拍了拍黄子佩的胳膊,沈夫人原本抑郁的心情倒是舒缓了几分。

    可是一想到沈墨骁思思念念的人是齐澄盈,大早上丢下工作去剧组探班,可是黄子佩来家里了,他却吃个午饭就走了,说是回公司开会。

    其实沈夫人心里头明白沈墨骁这是间接的在拒绝黄子佩,也是不将自己这个母亲放在眼里,但凡他在乎自己的感受,就不会对子佩这么冷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