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 各方寻找
    “赵丰寅经商的能力只是一般,但是他野心勃勃,他的儿子赵凯同样觊觎赵家继承人的位置。”许久的沉默之后刘海泉终于开口。

    “赵丰寅和董家合作,靠走私谋取暴利,一开始老爷子是反对的,但是赵家资金链出现了问题,老爷子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不过还是安排了几个人过去负责和董家的合作。”

    赵老爷子等于是将赵丰寅这个小儿子给摘出来了,到时候即使被查出来了,也有下面的人去顶罪背锅,再加上赵家的地位,这污水怎么也泼不到赵家头上。

    走私的确是暴利,董家有货源和门路,再有赵家在上面罩着,打通各个环节,这等于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而且安全性极好,谁敢去查赵家的货物。

    当商奕笑打开门走出来时,等的焦急的邋遢大叔往门里探头一看,刘海泉依旧坐在椅子上,只是头已经耷拉了,死前的表情倒很安详平静。

    “我说这份文件是真的?真是赵老爷子下了套害了刘海泉?”邋遢大叔好奇的看向商奕笑,能让刘海泉这样的硬茬招供真心不容易。

    这样的人不怕死,所以只有攻心,但是一旦攻心失败被他察觉到了,那基本上就不可能撬开他的口了。

    审讯了几个小时,商奕笑此刻也有几分疲惫,看了看手中的文件自嘲一笑,“你认为赵老爷子会留下如此明显的把柄,这么多年过去了,什么痕迹都被抹除干净了。”

    “所以你骗他?”邋遢大叔瞪大了眼睛,手中的香烟烧到手指都没有感觉到痛,也对,这么短的时间里,小丫头就算要调查赵家,估计也查不到什么。

    “也不是骗,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这件事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真的。”商奕笑摇摇头,有些同情的看着已经死去的刘海泉,他帮着赵家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从以前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变成了如今这样一个阴沉狠辣的杀手,就这样死了赎罪也好过牢狱之灾。

    “将他好好安葬,他也是识人不清。”商奕笑摇摇头,赵老爷子如果不是心虚,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刘海泉依旧接触不到赵家真正的核心和机密,这说明赵老爷子在防备刘海泉。

    这或许就是做贼心虚吧,即使已经抹除了所有的人证和物证,但赵老爷子依旧不放心,害怕刘海泉日后会知道真相。

    所以刘海泉虽然在赵家权利很大,很受赵老爷子的重视,但是真正的机密和核心,刘海泉依旧无法接触,刘海泉一直恪守本分,从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但是商奕笑这样点破之后,所有以前想不通的一切似乎都明了了,赵海泉这才开了口,而他的手上也沾染了无辜人的生命,一命赔多条人命,刘海泉也认了,否则就算上了法庭,他依旧会被判处死刑。

    商奕笑这边进展顺利,而外面却已经乱套了,商奕笑的失踪让江海峰和陈导都暴怒了,谁都清楚这事是赵庆做的,但是没有证据,他们能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商奕笑落到了赵庆手里头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明知道赵庆盯着商奕笑,你还将人带出去!”陈导也顾不得其他,对着齐澄盈就是一通乱吼,若不是她将人带出去了,赵庆再狂妄也不敢在营区对商奕笑下手。

    “陈导,这事和我们盈姐无关,商奕笑下车是去找我了,也就几百米的路程,谁知道就出事了。”经纪人琳达挡在了齐澄盈前面,将一切罪名自己担了下来。

    “陈导,我很抱歉,这是我的失误,我一定会尽全力找到商奕笑的下落。”齐澄盈并没有给自己开脱,而是选择了积极补救,“我已经通知沈总裁了,有了沈总裁的帮忙,或许我们能更快的找到人。”

    齐澄盈已经将话说到这份上了,陈导也不好再苛责她什么,毕竟这事的罪魁祸首是赵庆,而且商奕笑躲过了这一次却躲不过下一次。

    看到陈导舒缓下来的脸色,齐澄盈知道自己身上的嫌疑洗清了,谁也想不到商奕笑是被自己故意哄骗出去的。

    另一边办公室里,江海峰脸色阴沉的骇人,眼中压抑着狂暴的怒火,“赵庆还没有过来吗?”

    之前知道商奕笑失踪的消息,江海峰立刻就让人去将赵庆叫过来,只可惜半个小时都过去了,赵庆人还没有从宿舍过来。

    “冷静一点,现在着急也没有用,监控那边已经查了,巷子那边是监控的死角,我已经派人去询问了,看看有没有人看到什么。”赵明华面色也不太好看,眼底压抑着焦虑。

    毕竟当初商奕笑会指控赵庆先动手在食堂打架,这也是自己逼迫的,如今商奕笑失踪了,赵明华难辞其咎。

    “齐澄盈是不是故意的?”江海峰性子虽然暴烈,但能坐到今天的位置,江海峰并不傻,商奕笑是在中午两点多失踪的,可是齐澄盈却没有第一时间报告,反而自己在外面找了三个多小时,白白耽搁了最佳救援时间。

    赵明华叹息一声,齐澄盈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并不清楚,但是赵明华可以肯定齐澄盈至少是故意拖延了时间。

    趋吉避凶是人之常情,一边是只手遮天的赵家三少爷,一边是娱乐圈呆傻木讷的小角色,不用想也知道齐澄盈会选择帮谁。

    “大晚上的江旅找我做什么?难道是特批我明天不用训练吗?”姗姗来迟的赵庆心情极好,看着江海峰愤怒的表情,赵庆只感觉大快人心,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了。

    “赵庆,杀人是犯法的,不要以为有赵家护着你就能无法无天,一旦查出来了,即使是老爷子也保不住你!”江海峰拍着办公桌怒斥着,怎么就有这样的人,仅仅因为一点小冲突小龃龉,他就敢杀人。

    赵庆嘲讽的笑了起来,挑衅的看着暴怒的江海峰,态度要多恶劣就有多么恶劣,故意提高着嗓音回答,“江旅,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指控我杀人,那得有证据,否则我可以告你诽谤!”

    “赵庆你也不要着急,江旅只是担心失踪的商小姐。”赵明华笑着打着圆场,看赵庆这得意满满的态度,不用想也知道商奕笑就是他绑架走的,只是找不到证据,赵明华和江海峰想要帮忙都无从下手。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江海峰一脸怒容的接起电话,“什么?沈墨骁来了?我知道了,立刻放行,将人带到我这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