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章 作死能手
    眼神阴翳的赵庆在烟雾之下一张脸狠戾的骇人,郑明宇目光诡异的闪烁了两下,随后也瞅着香烟凑了过去,“表哥你说的对,江海峰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我们赵家的一条狗而已,我们就弄死那丫头,江海峰他能怎么样?”

    “刘叔已经来了,我就和江海峰好好玩一把!”赵庆态度悠然的喷吐着烟圈,只要刘叔一出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真的要弄死那丫头?”小二胖怯怯的开口,放下啃了一半的鸡翅膀,目光有些迟疑的道:“会不会闹太大了?”

    虽然小二胖也挺讨厌江海峰的,天天往死里训练自己,还让食堂不给自己吃肉,不过对于商奕笑,小二胖也就嘴上咒骂几句,他真没想过闹出人命,这也太过了。

    赵庆和郑明宇对望一眼,都懒得理会吃货的小二胖,要不是他父亲还有点用,要不是小二胖好使唤,他们怎么会要这个蠢货当他们跟班。

    宿舍外,隐匿在黑暗之中,偷听的商奕笑目光危险的闪烁着,还想弄死自己?原本以为只是三个睚眦必报的纨绔而已,没有想到赵庆这么歹毒,一出手就要自己的命,只是不知道他口中的刘叔有没有这个本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赵庆三人喝啤酒、抽烟闹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睡觉,这还是因为白天被教官训练狠了,否则不到凌晨两三点,他们都不会上床睡觉的。

    十分钟之后,精准的避开了入口和走廊处的摄像头,商奕笑身影鬼魅一般接近了门口,拿出开锁的工具,捣鼓了几秒钟之后只听到咔嚓一声轻响。

    商奕笑推开门,一股子难闻的烟味和酒味扑鼻而来,床上的赵庆三人呼呼大睡着,根本没有发现有人潜入了。

    拿出之前携带的白色塑料瓶,商奕笑将瓶口对准了赵庆口鼻处,拔下了瓶盖,瓶子里黄色的烟雾挥发出来,大部分烟雾被睡着的赵庆给吸到了身体里。

    完事之后,如同来时一般,商奕笑的离开也是无声无息的,中招的赵庆不知道,而和商奕笑同一宿舍的戴芸同样不知道商奕笑半夜溜出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营区起床的号角声就响起来了,戴芸原本还嫉妒商奕笑可以休息两天,毕竟剧组的拍摄太累了,不过此刻看到商奕笑肿的跟猪蹄一般的脚踝,戴芸心里立刻就平衡了。

    商奕笑穿着拖鞋,一瘸一拐着走着路,“芸姐,你替我和陈导请个假,我去医院看看脚,一晚上过去肿的更厉害了。”

    “行了行了,你快去医院吧,我会给你请假的。”戴芸幸灾乐祸的开口,商奕笑这个蠢货就没这这么大的福气,还想多露脸上镜,呸,报应到了吧!陈导如果一生气将商奕笑赶出剧组就更好了。

    离开宿舍之后,商奕笑又瘸着脚去了江海峰的办公室,“江旅,昨晚上不小心将脚扭伤了,我得去医院一趟。”

    “怎么肿的这么厉害?”办公桌后的江海峰眉头一皱的站起身来。

    虽然在日常训练里,那些士兵受伤都严重多了,但是那些都是糙老爷们,别说扭伤了,就断是胳膊腿断了,江海峰也不会多在意。

    但是他对商奕笑一直有些内疚,此刻她露在七分裤下的小腿又白又细,脚踝却红肿的厉害,鲜明的对比之下,让看着的江海峰都感觉痛了,“我派人送去你医院,就让张洋那小子送你。”

    枉费之前自己还特意给张洋制造机会,结果这小子不但不知道把握,连人姑娘家的脚扭伤了都不帮忙处理一下。

    “江旅,我自己去……就行了……”商奕笑苦着脸看着已经拨通了电话的江海峰,莫名的有种挖了坑将自己给埋了的悲催感。

    “让张洋来我这里一趟。”江海峰粗犷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恼火,商奕笑越是如此客气,江海峰对谭亦越是生气,身为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

    办公室里,商奕笑生无可恋的坐在沙发上,浑身散发出哀怨的灰暗气息,当听到门口传来熟悉的嗓音时,商奕笑头皮一麻,下意识的绷直了身体。

    “昨晚上你是怎么回事?”江海峰一看到谭亦这个罪魁祸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狂吼,“人小姑娘扭伤了脚,你不知道将人送去军医那里?你看看现在都肿成什么样了?”

    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商奕笑无比心虚的抬头向着被训的谭亦看了一眼,对上他那看透一切的诡谲眼神,商奕笑欲哭无泪的低下头,不作就不会死!

    狂轰乱炸的咆哮完了,江海峰恨铁不成钢的对着谭亦摆摆手,“赶紧的送商小姐去医院看医生。”

    “是。”领下命令,谭亦向着快缩成一团的商奕笑走了过去,无视着她那副小怂样,“商小姐,我送你去医院。”

    为什么感觉这个男人是要送自己去太平间呢!骑虎难下的商奕笑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实在笑不出来,只好又低下头,认命的跛着脚站起身来。

    “还傻愣着做什么?扶一下啊!”怒吼声再次响起,看着无动于衷的谭亦,江海峰感觉自己都要被这个手下给蠢死了!

    亏得之前自己和明华还认为这个张洋来历不明,需要密切注意,现在看看这就是个脑子不开窍的蠢蛋。

    不管他是哪个部门派下来的,只要没娶媳妇,就该抓住一切机会啊,想当年自己的媳妇就是被自己死缠烂打给追到手的。

    真的不用扶!商奕笑感觉自己上辈子一定挖了江旅家的老祖坟,所以这辈子江旅才会这么坑自己。

    在江海峰怒火冲冲的目光里,谭亦脚步上前,长臂揽住商奕笑的腰,感觉到她瞬间绷的跟木桩子一样的身体,一抹笑意从眼底一闪而过。

    ------题外话------

    忽然无比的同情笑笑,这得多悲催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