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静静的听着你吹(第三更)
    何佳丽没想到,会看到玉溪,在一看玉溪和何睿几人相熟的模样,何佳丽明白了,难怪二哥一家子不帮忙,心里却疑惑的很,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何老太指着玉溪,“你怎么还在这里,我昨天说了,我是不会同意的,你死了心吧!”

    玉溪挥了挥手,露出小白牙,“何佳丽,还就不见啊!”

    何佳丽脑子嗡嗡直叫,总有种超出掌控的感觉,尽量和蔼的道,“妈,这是小溪,我闺女,你瞎说什么呢!”

    何老太瞪大了眼睛,被吓到了,一想到昨天的表现,何老太口吃了,“你,你是,小溪?”

    玉溪一脸真诚,“老太太,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和何睿有关系的,给你介绍下,这是我表哥,我叫吕玉溪,您好女儿不要的死丫头。”

    何睿兄妹三人,“.......”

    雷音,“........”

    何老太捂着心口,难怪闺女私下说,想要掐死这丫头,果然讨厌,僵着笑容,“你就是小溪啊,我是外婆,昨天外婆不知道,才说了不该说的话,你都长这么大了,快让外婆看看,想死外婆了,你都不知道,我一想到你,天天的抹泪,没有亲妈在身边,受了不少罪吧,后妈没一个好人。”

    玉溪指着何佳丽,“老太太,你这么说,考虑过你闺女的感受吗?她才是恶毒后妈的典范。”

    何老太,“.......”

    雷音接了话,“呀,原来你知道你闺女干的事啊,我以为,你们一家子眼睛都瞎了呢!”

    何老太,“.......”

    玉溪,“雷音啊,你是永远叫不开,装瞎的人,有些人,为了钱,装瞎算什么,让他们装死都行呢!”

    何老太气到了,一像无敌手的人,被两个刚成年的丫头挤兑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何佳丽扶了下快要气晕的母亲,眼含泪光,“小溪,我知道你恨妈妈,可也不能撒气在外婆身上,你要骂,就骂我好了,都是我罪有应得。”

    玉溪腻歪的很,“别装母爱了,早八百年前就知道我是谁了,你健忘,我可没健忘,你也别装了,直接说,王导给你什么好处了,我比较感兴趣这个。”

    何佳丽瞪了眼雷音,一定是这丫头告密的,“小溪,王导来只是说了你的童年,我才知道,你小时候过的多么苦,小小年纪要做饭,还要下地干活,都是妈妈的错,我知道错了,给我个机会补偿。”

    玉溪抬手,“停,求你别说了,一会我还要吃午饭,别让我反胃了。”

    何佳丽,“.......小溪,我真的错了,当年。”

    玉溪打断了话,“别说当年了,如果有后悔药,你也不是后悔当年丢了我,而是后悔当年没掐死我,你是什么人,我最清楚,我也把话撂着,你跪下,我都不会原谅的,永远不会原谅,我说的是永远,记住永远。”

    何佳丽清楚的看到了这孩子的恨意,恨不得撕了她,惊恐的退后了一步,在想说话,已经不敢开口了。

    玉溪的眼里,已经没有耐心了,只有无尽的冷漠,厉色的眼神带着刺骨的寒意,好像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何佳丽腿肚子都有些哆嗦,不敢在看了,“我,我先回去,我会等你想明白。”

    玉溪看着何佳丽转身,嘲讽的道:“你不用惦记王导的许诺了,他的许诺不会兑现。”

    何佳丽走了,玉溪看着傻站着的雷音几人,“锁门走啊,我肚子都饿了。”

    雷音抖了抖胳膊,“小溪,你刚才的表情真吓人。”

    玉溪搂着雷音的脖子,“我告诉你啊,这年头,老实人怕无赖,无赖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你看,我一变表情,何佳丽就害怕了。”

    雷音想想的确是,“还是你有办法。”

    玉溪笑着,没接话,她是真的恨啊!

    中午在羊肉馆吃的饭,羊杂汤分量足,美味,吃的肚子都圆了。

    回去玉溪挑了一些礼物给雷音,“里面的酒是给雷老爷子的,吃的是给你的,我就不过去了。”

    雷音,“行,那我先回去了。”

    玉溪点头,“恩,后天寝室开门了,我就回去。”

    “好,寝室见。”

    第二天,玉溪带着礼物去看两位老爷子了,玉溪进门,两位老爷子正在下棋呢!

    年老爷子丢了手中的棋,“你这丫头,来就来,还拿吃的。”

    王老爷子不干了,“老小子,我马上就赢了,你以为小溪来了,你就能逃。”

    年老爷子撇着嘴,“我是怕你输。”

    王老爷子,“我静静的听你吹,继续。”

    年老爷子,“.........”

    最后年老爷子惨败,王老爷子心情好的不得了,嘴里咬着鱿鱼干,“就是这个味。”

    年老爷子抢了过去,“这是小溪给我的。”

    王老爷子,“不要脸,写你名字了?”

    玉溪收拾完,王老爷子招招手,“别忙活了,过来坐一会。”

    玉溪洗了手,“好,王爷爷,我和你说点事。”

    王老爷子,“王八蛋又去找你了?”

    玉溪把何佳丽的事说了,“王爷爷,我觉得,威胁是没用的,只要没落实,王导是不会放弃的。”

    王老爷子气的咳嗽了几声,“我知道了,这事交给我处理,哎,我只是想把东西留给君玟,反而给你们带来的麻烦,既然君玟不要,我也不用拖了。”

    年老爷子撇嘴,“我早就说君玟不会要的,你还不信,还想着死了立遗嘱给君玟,就你精明,你看看,都是你那点钱弄出来的事。”

    王老爷子吹胡子了,“我心疼孙子想留东西,有错?呸,你以为我是你呢!一穷二白的。”

    年老爷子不干了,“老子一穷二白,过的也高兴,像你,亲儿子不亲。”

    王老爷子敲桌子了,“老小子,你人身攻击,还有,什么叫一点钱,没见识,要是一点钱,王八蛋能一直惦记。”

    年老爷子一辈子没好奇过,突然好奇了,“你倒是说说,你到底有多少家底?也让我开开眼。”

    玉溪的耳朵也竖起来了,眼巴巴的看着王老爷子,她也好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