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怼人,嘴下留情 (第三更)
    周玲玲为了这事,昨天不知道掉了多少头发了,她也希望表妹能有好办法,本来死寂的心又活了,“什么办法?”

    玉溪指着脸,“就是脸面,周光明要脸面,厂子也是要脸面的。”

    周玲玲脑子要成浆糊了,“你说的通俗些!”

    玉溪激动的道:“一个厂子树立正面形象要靠很多年的积累,可一个厂子的负面形象,可能一个错误,顷刻间瓦解,周光明作为老板,品行不端,一个老板代表的是企业的形象,这个企业,还能被人信任吗?”

    周玲玲放下菜刀,“继续说。”

    玉溪思路如泉涌,“周光明也怕刘敏的肚子被发现的,我们就多拍一些照片,周光明不给钱,那好,直接把照片卖给报社,在撰写一篇稿子,稿子不要写家庭伦理,要写能引起官方重视的,主要内容写厂子的运营,从管理者入手,写一些弊端,在侧重抨击周光明,我还就不信了,当一个厂子没有品牌的时候,这个厂子该如何。”

    周玲玲激动的转了一圈,“周光明要是被抓了典型,他苦心的经营就完了,我也不用怕他,手里的把柄不用再留着,可以给他致命的一击,他要是不给钱,他面临的就是牢狱之灾和无尽的欠款,小溪,你怎么想到的,这个办法太好了!”

    玉溪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也是知道,我是首影的,看的最多的就是娱乐新闻,听的最多的就是各种流言,流言多了,有的我都信了,报纸的力度很大的,有的假的写的跟真的似的,我从这里得到的启发。”

    周玲玲噗呲笑了,“我是跟不上时代了,才知道,还有引导的手段。”

    玉溪干笑了一声,“带节奏,只是带节奏,只要手里攥着照片和录音,周光明不敢耍心眼的。”

    周玲玲心里恶气少了不少,“何止不敢耍心眼,还要老老实实的给一半的财产,小溪,表姐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玉溪眨着眼睛,“那就早点给我找个表姐夫,给表姐夫落实了身份。”

    周玲玲傲娇了,“谁叫他笨,窗户纸都捅破了,喜欢也说了,坐了一个多小时,愣是不跟我说,让我当他女朋友,你说气不气人。”

    玉溪,“.......活该单身。”

    周玲玲,“活该。”

    玉溪噗呲笑了,她是真的服了陈池了,白瞎了她的助攻了。

    早上八点,陈池来接人,两个眼睛跟熊猫似的,可见一晚上都没睡好。

    玉溪一直盯着看,陈池不自觉的摸了下脸,“在看什么?”

    玉溪幽幽的道:“看笨蛋,我见过最笨的。”

    陈池,“.......”

    他回去就想抽自己了,能不撒盐了吗?

    玉溪懒得再看了,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着,等给年君玟写信写上。

    陈池咳嗽一声,“你表姐,昨天说什么了吗?”

    玉溪,“直接问表姐。”

    陈池,“她不是在家吗?问你也一样。”

    “那就回去问。”

    陈池,“.......”

    他听到了浓浓的嫌弃!

    玉溪当没看见,看着窗外的景色,已经进入工厂区了,这边规划的不错,厂子远离城市,远离田地和河流,不会造成大面积的污染。

    还能看到货车进进出出的,特别的壮观。

    车子很快停下,陈池带着玉溪进去,玉溪被镇住了,“陈大哥,你家是不是本省最大的布商啊!”

    陈池,“不是最大的,最大的不在省城,在怀市。”

    玉溪,“有机会去看看。”

    陈池指着,“前面就是车间了,要进去看看吗?”

    玉溪摇头,“我又不懂,不进去了,我看看布就可以了。”

    “那好,去样品间。”

    样品间有检查的工人,陈池拿出几块,“你看看,这是两种机器的。”

    玉溪看不懂有什么区别,不过布料好不好,她是能看出来的,都是好布料,又问了各种布料的价格。

    玉溪沉默过后,“残次品也是能卖钱的吧!”

    陈池,“恩。”

    玉溪咋舌,她是落伍了吗?现在追姑娘,要这么大手笔吗?先是残次品布,后是股份。

    一定是她太贫穷了,所以限制了她的想象。

    玉溪好奇了,“我听表姐说,昨天你承认,空白信纸是你写的,你怎么想邮寄空白信纸的?”

    陈池挠了挠寸头,“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所以没敢写,我想等我回来了,我把以前的信纸从新填满。”

    玉溪,“.......你昨天一定没把这话说给表姐听,否者表姐,一定不是见了鬼的表情。”

    陈池,“........没说。”

    玉溪呵呵了,“你该庆幸,表姐没把空白信纸当恐吓信报警。”

    陈池,“.......”

    玉溪放下手里的布,“不是我的脑容量不够,是你的脑回路太清奇了,我等凡人不懂。”

    陈池,“.......”

    玉溪,“大侠,您多保重,不对,我不能黑大侠,这会是大侠被黑的最惨的一次,哎,您保重。”

    陈池,“.......”

    他终于明白,年君玟和这丫头在一起了,两个人怼人能怼死人。

    回去的路上,玉溪看着陈池僵硬的脸,很有善心的没在开口。

    回到家,玉溪喜滋滋的进门,表姐刚出口,卡住了,“呦,让我看看,活的狼狈什么样子,好丑,伤眼睛。”

    陈池,“........”

    诡异的平衡感,谢谢这丫头,对他嘴下留情。

    周光明黑着脸,胖胖的手指指着玉溪,“你,你父母就这么教育你的?”

    玉溪气场两米八,“教育的好吧,羡慕吧,可惜,自己长歪的人,是不会有高尚品格的,只能仰望,来,给你看看,机会只有一次,今天免费。”

    周玲玲噗呲笑了,“小溪,我觉得,应该收费,有些人,一辈子都只能仰望好品格。”

    玉溪点头,伸出手,“看一眼一百,已经三百了。”

    周光明指着姐妹两个,“周玲玲,你还当我是你爸吗?”

    周玲玲,“我爹已死,你可烧纸找他!”

    玉溪默默的提表姐竖大拇指,厉害了,我的姐!

    周光明要吐血了,“好,你没拿我当爹,我也不用客气,刘敏我们走。”

    玉溪在周光明路过的时候,伸出一只脚,只听咚的一声,玉溪无辜的收回脚,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陈池,“.......”

    周光明也没看清,主要肚子胖,挡住了脚,骂了一声晦气。

    周玲玲关上门,憋着笑,对着玉溪道:“雷音找你,好像有重要的事,挺急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