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别有用心(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得了,这回越描越黑了,陈池反而激动了,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好了,灌了一杯的果汁降温。

    玉溪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处对象,她和年君玟也没这样啊!

    她觉得,她把陈池的反应和年君玟说了,年君玟一定高兴,这次写信的内容有了。

    周玲玲瞪着玉溪,“别转移话题,我们在说股份的事。”

    玉溪又给自己倒了杯果汁,“表姐,你别急啊,你想想,早晚要有人投资的,与其别有用心的外入,倒不如陈大哥呢!说不准是未来的表姐夫,一家人,放心。”

    周玲玲耳朵红了,到底听了进去,不急了,“那也不行,你的想法,才有了店,这里面你的心血最多的,谁能保证未来呢!”

    玉溪明白表姐的话,表姐是怕,怕因为利益,未来变了质。

    “表姐,首先,我有自己的工作,我是编剧,我还想当名编剧呢,说不定,还当个导演呢,我的重心早晚会偏离的,与其交给不认识的人,不如交给表姐呢,表姐对我这么好,一定不会坑我的,表姐,我说的对不对。”

    周玲玲理智告诉她,表妹说的都对,与其交给别人,不如交给她,“可。”

    玉溪打断了,“没什么可是,再说了,表姐又没嫁给陈大哥呢,你们的事八字还没一撇呢!到时候再说呗,不要为没发生的事烦恼,而且表姐,百分之十五啊,我们赚了,不答应,有便宜不占,我会睡不好觉的。”

    陈池,“.......”

    周玲玲一想,她有些庸人自扰了,“说不定,我们不可能的成,的确应该答应下来。”

    陈池,“.......”

    姐妹两人聊,能不能先避一避他,扎他心了。

    玉溪嘴里的果汁差点没喷出去,万分同情的看着陈池,这位的追妻之路更漫长,点蜡!

    事情都谈妥了,玉溪这次来的目的,超额完成,找出钢笔和纸,没用上半个小时,合同就写好了。

    玉溪递给陈池,“仔细看看,有遗漏的说出来,没问题就签字,等我回去找律师公证下就可以了。”

    陈池接过合同,看着一条条列举的清清楚楚,“你写的到顺手。”

    玉溪,“写的多了,自然就顺手了。”

    陈池发现,年君玟找了个厉害的媳妇,好吧,这是他未来的小姨子。

    陈池扫了一遍,利落的签上了名字,“好了。”

    玉溪和周玲玲也签上了字,微笑着,“还差雷音的,等我回学校,雷音签字公证后,给你邮寄回来。”

    陈池,“我不急。”

    玉溪嘿嘿笑着,“那明天去厂子看看如何?我想看看布匹。”

    陈池,“好。”

    玉溪拿着合同,“那我回屋子了,你们聊,慢慢聊。”

    周玲玲恨不得抓着表妹揍一顿,陈池却觉得,有个助攻的人不错。

    玉溪睡了一觉出来,陈池已经走了,周玲玲正在摘菜,玉溪洗了手过去帮忙,“嘿嘿,表姐,陈大哥人真的不错,你们落实关系了没啊!”

    周玲玲拿着芹菜杆敲了下玉溪,“就你精怪,我的事,你就别管了,明天去看了厂子,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玉溪算着日子笑着道:“我也要提前回去,店面也要整理,两天后就走。”

    周玲玲道:“行,这几天,我陪你好好逛逛。”

    玉溪笑眯眯的,“表姐,这里结束了,你和大姑来首都,我帮你们看房子啊!”

    周玲玲,“好,你有时间帮我看看,最好离小学近一些的,周垚要上小学了。”

    玉溪,“要平房,还是楼房?”

    周玲玲沉思着,“楼房吧!”

    玉溪想到这两年一直在拆房子,“表姐,你看买平房如何?首都去年拆了不少的房子,有的面积大的,分了好几套,当做一种投资也好,你看呢?”

    周玲玲意动,“真的?”

    玉溪点头,“真的。”

    周玲玲,“那就买平房,我和你透个实底,我妈手里也没多少现金了,能够买套房子就不错了,剩下的钱,也仅够日常开销了,要是真的买平房,还能剩下一些,给我妈开个小店什么。”

    玉溪,“离婚,不是能够分一半财产吗?”

    周玲玲脸上有着忧色,“我在会计部工作,资金的流水,我最清楚了,别看厂子不小,看似很多的钱一样,其实除了还贷款的,真没有多少的现金,我怕到时候给的是股份,周光明用股份折现,每年的利润做手脚,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玉溪瞪大了眼睛,“还可以这么操作?”

    周玲玲,“当然可以,周光明出具凭证没钱,直接用股份,合情合理。”

    玉溪没开过厂子,这个不懂,抿着嘴,“不能由大姑提议卖了厂子吗?”

    周玲玲摇头,“不能,厂子借了银行的钱,不能随便卖的。”

    玉溪才发现自己想的简单了,“那大姑岂不是白高兴一场?”

    周玲玲幽幽的道:“我没和妈说呢,我怕她受不了,早年就是太相信周光明了,家里的钱都是周光明攥着,现在都不知道藏哪里了,离婚能的到这个房子不错了。”

    玉溪,“大姑手里不是攥着周光明的把柄吗?”

    周玲玲点了下玉溪的鼻子,笑着,“这个把柄是我们日后安慰过日子的保护,离婚是万不可拿出来的,真的拿出来了,我们手里没有一点的依仗,周光明要是纠缠不清,我们还过不过日子了。”

    玉溪明白了,这个把柄万不得已不会用的,她挺郁闷的,还以为离婚能扒下周光明的皮呢,“不对,表姐,周光明给股份,你可以卖了股份。”

    周玲玲,“想的太简单了,周光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他放出消息,都要给些面子的,谁能买明知道有问题的股份?”

    玉溪耷拉着脑袋,“我觉得,自己想的还是太浅薄了,玩不过商人,你这边有办法,人家说不准有十几个坑等着你呢!”

    周玲玲拧着玉溪的脸,“好了,你还是个学生,这里有我呢,就算弄不到一半的财产,我也会尽可能的扒周光明一层皮。”

    玉溪低着头,郁闷的洗着水池里的胡萝卜,脑子快速的想着办法,突然丢了胡萝卜,“表姐,表姐,你刚才说,周光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对吗?”

    周玲玲拍了下胸口,“你吓了我一跳,对,我是说过。”

    玉溪笑了,笑的特别的开心,“我知道,怎么对付周光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