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盗取 (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陈池打量着玉溪,“没想到,年君玟还老牛吃嫩草啊。”

    玉溪,“.......我成年了。”

    陈池终于笑了,“那也是老牛吃嫩草。”

    玉溪不发表意见,她和年君玟的确差七岁呢!

    周玲玲问,“你们一个队的?”

    陈池点头,“一个队的,我这个副队长没下来,他小子也上不去,去年,我们两个一起受伤的,说来,要不是年君玟救了一把,我可不止断了两根手指了,他的伤,也是为了救我受的,真没想到,还有这个缘分。”

    玉溪终于知道,年君玟的伤怎么来的了,可又感慨,“的确,挺有缘分的。”

    陈池轻笑一声,“年君玟不声不响的,都有对象了。”

    玉溪抬起手,“错,不是对象,是未婚妻,我们订婚了。”

    陈池,“........”

    突然觉得扎心了,他早回来的,都没行动呢,年君玟就订婚了!

    玉溪突然笑了,哈哈,这点,陈池比不过年君玟。

    周玲玲觉得陈池有些可怜了,解释着,“他们从小就是认识,订婚不意外。”

    玉溪笑的更大声了,表姐的刀子,扎的狠啊,陈池和表姐也是认识的。

    陈池,“........”

    吕大姑笑眯眯的,“原来还有这个缘分呢。”

    真是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陈池挠着头,“姨,我喜欢玲玲。”

    吕大姑,“早就看出来了。”

    陈池,“.......”

    玉溪更乐了,大姑也是补刀的。

    突然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这层窗户纸也算是捅破了,也算喜事。

    录像机安放好,一点痕迹都没有,玉溪竖着大拇指,“厉害。”

    陈池拍了下手,“用的时候,提前打开就好了。”

    吕大姑拿出果汁,“都坐下喝果汁。”

    玉溪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蜜桃味的,她最喜欢的,喝了半杯,“该谈正经事了。”

    陈池看向周玲玲,周玲玲道:“这丫头来,不仅是为了规划店的未来,也是来谈合作的。”

    陈池明白了,“你要和我谈布的生意?”

    玉溪点头,“对,首先感谢上次的帮助,让我们赚了钱,可日后,我们不能一直用残次布,这对日后的生意不好,所以来,想谈谈布匹的事,希望能谈个合理的价格。”

    陈池,“我听你表姐说,做服装道具是你的注意?”

    玉溪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陈池笑着,“别紧张,没什么问题,我只是觉得注意不错。”

    “谢谢。”

    陈池继续道:“我挺看好道具服装的,这样,我以布匹入股怎么样?布匹不要钱,我还能给一些资金投资,但是股份占百分之三十。”

    玉溪表情严肃了,“你要入股?”

    陈池点头,“对,我要入股,我去当兵,其实就算是放弃了家里的厂子,厂子一直由我弟弟管着,我退伍回来,也没想过要争,厂子里有我的股份,不仅够买你们用的布匹,多余的钱,可以做投资。”

    玉溪默算着股份,如果真是这样,玉溪的占股会直接降到百分之二十多,陈池会成为最大的股东。

    玉溪眯着眼睛,在商言商,“我们也有钱去买布匹,其他家的厂子也可以,并不需要你的,这点希望你能够清楚,百分之三十不可能,我们没想过一次性做大,并不需要多大的投入,你的提议,对我没有吸引力。”

    陈池也没想过要一次谈成功了,“百分之二十五,这是我能让的最低标准。”

    玉溪很光棍,“我还是刚才的话。”

    陈池锁着眉头,“你们想做大,至少三四年,有我的加入,会更快成功。”

    玉溪指着自己,“首先,我是大一的新生,我有三四年可以慢慢打拼,你的提议,我不考虑。”

    陈池认为,没有谈不成的买卖,只有谈不拢的条件,“百分之二十,你们需要布匹量很大,我在拿五万块钱,这是我的底线了。”

    玉溪不心动是假的,免费的布啊,又投入了五万,她再也不用考虑资金的事了,可却没答应,在陈池和表姐身上来回打量着,猛然明白过来,陈池为什么一定要入股了。

    陈池一看就是有打算的,就算不能管理布料厂,一定有自己的打算的,反而入股她这里,明白了,哦了一声。

    陈池本来挺好的心态,有些崩了,这丫头看出来了。

    玉溪喝了剩下的半杯果汁,“用心良苦啊!”

    陈池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也是发现,周玲玲很喜欢道具服装的工作,每次和他说起来,眼睛都闪动着星星。

    而且,一旦离婚案结束后,厂子是回不去了,一定要有事情做才行,他入股加快道具服装的发展,道具服装的生意会忙碌起来,也能让玲玲快速的投入新的生活。

    陈池气势虚了,“百分之十五。”

    玉溪弯着眼睛,早晚都要有人入股的,陈池又不是外人,还最低的价格,“成交。”

    她再不答应就是傻子了,这么说来,她占了表姐的便宜呢!

    周玲玲皱着眉头,“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陈池有些手足无措了,“没,没什么。”

    玉溪想翻白眼了,陈池做了这么多,竟然什么都不说,难怪一直暧昧期,该!

    玉溪转了下眼睛,“表姐,陈大哥都是为了你才入股的,说不定,日后,还要拿着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当聘礼呢!”

    周玲玲接触厂子久了,股份最清楚了,脑子一转,忙摆手,“这怎么行,如果这样,我岂不是占了四十三的股份了,我从来没想过要盗取你的劳动果实。”

    玉溪真没想这么多,她光计算自己的了,再一看陈池傻眼的模样,玉溪抽了抽嘴角,这位也没多想的。

    玉溪倒不在意,谁管理都一样,她想得多,日后她有别的工作,不可能一直忙着道具服装的,的确需要人管理,雷音的性格需要人领导,不适合,反而表姐最合适,眼睛亮了,“表姐,你管理挺好的。”

    周玲玲忙摆手,“我不能,我不能。”

    陈池也懵了,不知道该如何说了,这是送命题,他一个说不好,得罪人,他算是看出来了,玲玲很在乎这个表妹,说不定日后还要求着小表妹呢!

    玉溪看着尴尬的两个人,眨了眨眼睛,“表姐,你刚才把股份加在一起了,是不是,你打心眼里接受陈大哥了啊!”

    周玲玲脸红成了猴屁股,“我,不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